韩颖对海淀公安分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提起行政复议

3月9日,北京独立参选人韩颖、野靖环、野靖春、湛江等人来到北京市海淀区政府正式提交行政复议申请,对海淀公安分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提起行政复议。在全国“两会”期间,韩颖和野靖环在试图向人大会务组提建议的过程中,受到海淀公安分局警察殴打和辱骂。
据韩颖说,事情的起因是3月7日她和野靖环到北京贵宾楼饭店,希望向人大会务组提两条建议,一是公开人大代表的联系方式;二是定期接待群众访问。结果不仅没有见到人大代表,还遭受了不公正的对待。
韩颖说:“到了贵宾楼大厅和安检的说找会务组,他说就在那儿等。可是过了几分钟,东华门派出所的警察就来了,还有几个穿便衣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也没亮过工作证,就把我们强行带到东华门派出所。”
韩颖说她被强行押上警车后在万寿寺派出所被关到晚上7点多才获释。期间李健吾多次用下流言语辱骂她,态度十分粗暴,还抢走了她的手机,让她和家人、朋友失去联络达几个小时。韩颖说,派出所还有一个警长告诉她,直接找人大代表反映问题是犯法行为,有问题可以去找信访部门,不应该找人大代表。
韩颖的行政复议申请书
申请人:韩 颖 女 38岁 身份证:110108197312290021住址:海淀区巴沟南锁 联系电话:13521984144
代理人:野靖环 女 59岁 身份证:370303195301181741 住址:北京市海淀区四道口27号 工作单位:光彩集团(退休) 联系电话:13621293734
代理人:湛江 男 35岁 身份证号:110108197709090714 住址:北京市海淀区香山门头村348号 电话:13911777115
被申请人: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 法定代表人:尹燕京 职务:局长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长春路15号
案由:公安机关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侵犯申请人合法权益。复议请求:
1、请求裁定海淀区公安局万寿寺派出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
2、依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赔偿申请人韩颖被羁押1天的赔偿金201.66元。
事实与理由:
申请人于2012年3月7日上午11时左右,在北京贵宾楼大厅安检机前等待工作人员联系会务组时,被东华门派出所非法扣押(另行复议)。2点 多,万寿寺派出所民警李健吾来到了东华门派出所,要把韩颖带走。韩颖不走,说李健吾是她的管片民警,多次伤害她。而且是和野靖环一起来的,野靖环年龄大, 一个人在这里不放心。于是,东华门的民警就把我俩转移到派出所的餐厅,有一男一女两个民警看守。万寿寺派出所的警察李健吾再次要韩颖跟他走。韩颖说“你太 严肃了,我害怕。我不去,吓死我了,心脏都快出来了。都是你们的人,就我一个我特别害怕。”李健吾气急败坏,他的左手拧住韩颖的胳膊把韩颖从椅子上拖倒, 椅子也被拖倒在地上,野靖环刚站起来,李健吾的右拳就打在野靖环的左胸口,把野靖环打得坐回到了椅子上。
李健吾把韩颖拖拽出来粗暴地按到车里,就像对待囚犯一样;他还用下流的脏话侮辱韩颖;李健吾骂的最多的是:瞅你丫那操行,有点儿钱不知道怎么显摆了吧?操你妈,你妈逼,傻逼⋯⋯
韩颖的手机被李健吾抢走,与家人和朋友失去联系。
韩颖被非法限制在万寿寺派出所直到十九点多才恢复自由;期间李健吾等警察未声明任何理由、未出示证件、未出示任何文件、未宣布当事人的权利;态度粗暴、语言下流。在申请人没有任何违法行为的前提下,韩颖被海淀区公安局万寿寺派出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近5小时。为了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保障和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特申请行政复议。
此致 海淀区人民政府
申请人: 韩颖
2012年3月9日

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因73条找警方要求移民

3月16日,四川成都维权人士陈云飞因为看到中国人大会议通过刑诉法修正案草案,对秘密抓捕、失踪合法化而心存恐惧,因担心自己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失踪或活埋,于是前往成都公安了解政治移民中华民国台湾的有关事项,结果被推诿踢球,不了了之。陈云飞此举表达了一个普通中国公民对73条的正常反应,揭示出中国公民生活于恐惧之下的状况。

下面是陈云飞如实记录今天前往当地警方的情况:

所谓的新的“刑法”73条于2012年3月14日以2639票赞成,160票反对,57票弃权,高票通过。喜报传遍大江南北,各种国类媒体更是花枝招展,眉开眼笑。然结合我的实际-2007年以来,我一直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犯罪分子-我不寒而栗。再说各族人民掀起的向雷锋同志学习-对待同志要象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要象秋风扫落叶残酷无情-的高潮,我犹如掉进冰窟,又如坐针毡,更是热锅里的蚂蚁。

我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不外乎三条出路:积极配合政府,争取宽大;政治移民(发自内心说中华民国台湾是);等着被活埋。思前想后,宜早不宜迟,我直奔成都公安局而去。

下午快到3点,我急匆匆地赶到成都市公安局。

在公安局信访大厅,我全身哆嗦地用颤抖的双手,毕恭毕敬地递上我的身份证。正要说话,有人先开口了。

“来干什么?”(或许这样的语气,这样的问话方式更具中国特色。鬼子进村是问“什么的干活?”。而敌对反华势力盛行、垂死腐朽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公仆们总会低三下四问“我能帮你做什么?”)

感觉心头猛地一凉,小声胆怯地答道:“这么多年,我工作、学习和生活除了你们公安,从没有人管我过。我是来投组织的。”

“叫什么名字?以前来过?”

我指了指我胸前配戴的工作牌,答:“这是我工作牌。陈犯云飞,业余驯兽师。上访以前来过,但不是常客。”

“哦,是哪个单位?反映什么问题?”

我没说出被迫拆迁得七零八落的“陈式劳改农场”。见接待警员要记录,我告诉他,我这次来有两件事:其一,我想问管我的组织,我想去中华民国台湾定居,需要办哪些手续?第二,新的《刑诉法修正案草案》73条今高票通过,我那“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犯罪分子帽子还戴着,为配合组织、配合国家、配合73,我积极主动申请失踪6个月,以表明认罪服罚的态度。如可以,我申请该交哪个部门?

话刚说完,旁边一搞信访接待的警察接过话:第一条,你去问公安外事局。第二嘛,你去问司法局,或你律师。

“哦,谢谢。外事局我一会去。但这第二条,你们是我案子的办理单位,让我找不相干的人和单位,是不是又运动-踢球哦?”

“要有事,办案单位会找你,没找你,你来找,不是搅搔吗?”

“我那敢搅搔嘛,我是向组织、国家、73表明一个积极态度。你们警察局该不会向代表们建议修部《搅搔法》吧?!”

我心想,我来不是故意找你们工作人员的茬的,我们无怨无仇。我只是传递我的积极态度,希望接收并向组织转报。

见他们不会给我结果,我只得告辞,匆匆找外事局去。

到外事局,多个窗口反复询问,一警察告诉我,象我这样业务的是后台一专门警察办理。她答应帮我转达询问。几分钟过去,没动静,我主动给帮我传话的警花说:“我不认识办这案的警察哦,他(她)出来帮我介绍一下。谢谢!”

“帮你传话了,可能他忙。等一下。”近十分钟过去,没动静,我告诉警花:我只是询问,应该没这么繁琐吧。

“我也没办法,要不你到别的窗口问问”

“哎哟,你千万别踢我,你看我都问多个窗口才问到你这里。我再等就是了。”

又过了近十分钟,我乐呵呵地再次对警花说:劳你驾,看看他是不是睡着了。你看在你窗口办事的走了一个又一个,我在这里都快生根开花了。”

刚说完,有位小伙警察姗姗出来,走到我所在窗口。

我主动向他询问道:“你就是分管中华民国台湾事务的警察吗?”

“什么事?”斜着脑袋,青着脸,半睁着眼,轻蔑生硬地问道。他似乎在说,这么和谐的盛世不留下,非去那水深火热的地方定居,瞧瞧,问询这样事的就你一个。

“我想咨询一下,政治移民到中华民国台湾需要怎么办手续?”

“我们不需给你办什么手续,你直接去向他们申请。”我想,他们一定是指中华民国台湾。

“可我去不了啊!”

“你可以办旅游去,或探亲去。”

“哦,他们有个领事馆在成都就好了。谢谢!”

出得门,我想这条路也算走不通了。看来只有被活埋!

也罢,活埋就活埋吧。只是请求组织、国家在活埋的时候尽量立着别躺倒埋,以便节约土地。看,强征强拆的维稳大军好辛苦哦,不就是抢占那些土地吗?

 

山东临沂兰山区法院刁难旁听人,被拆迁人法院抗议

今天(3月15日),维权网信息员接到山东临沂拆迁受害人投诉:山东临沂野蛮暴力拆迁受害人王丙乾,遭遇非法强拆4年至今没得到一分钱的赔偿,4年来不断到有关部门上访、诉讼、投诉未果,昨天却莫名其妙的坐到了被告席上,整个庭审过程中审判长孟波态度蛮横,多次违反法律程序,对被告提出的合理请求百般刁难,堂而皇之的袒护原告,整个法庭弥漫着临沂市政府权力的阴影,庭审过程“乌烟瘴气”。

3月14日上午9:30分,王丙乾和其两位代理人著名的拆迁诉讼专家倪文华先生及同为拆迁受害人的孔大华,前来旁听的30多位同样遭遇临沂市政府非法强拆的受害人一起来到传票上通知的“兰山区法院3号庭”,却被告知此庭已有安排,让他们一行30多人到只能容纳3位旁听人员的6号庭,遭到前来旁听的30多人的强烈反对,倪文华先生和他们据理力争:“我们是按照传票上通知的3号庭,10:00点开庭来的,如果有特殊情况需要改变,法院应该提前通知我们,并要在公告栏予以公告。”

经过一番争执,无奈,法院只好安排在3号庭开庭,30多位拆迁受害人参与了旁听。

据参与旁听的多位拆迁受害人陈述:庭审刚开始坐在原告席上的曲沂村民委员会主任刘海就旁若无人的离开原告席出去接电话,遭到被告代理人倪文华先生的质疑,审判长孟波居然大声呵斥倪文华是“纠缠小事”,倪文华质问审判长:“我也和他一样出去再进来行吗?”孟波居然说刘海是出去接电话,倪文华继续质问孟波:“刚才你已经宣布了法庭纪律,他作为原告擅自离开原告席出去接电话向法庭请示了吗?向审判长你请示了吗?你批准了吗?我对他这种公然藐视法律、法庭和法官的行为提出质疑,你居然还如此态度蛮横的对待我这是什么道理?”审判长孟波无言以对,极不情愿的只好说:“你说的有道理,我警告他行了吧,下面我们继续庭审”。

在接下来的庭审过程中,被告方列举了大量证据证明临沂市政府采用各种野蛮卑鄙手段违法强拆王丙乾的房屋,之后将责任转嫁给村委会,以权力指使村委会多次充当害民的工具以及此次违背村委会意愿的起诉。

被告提供的一份原告曲沂村委会主任刘海和原村委书记的电话录音中,刘海清清楚楚的说这一切都是市政府安排的,与村委会无关。

被告的另一代理人孔大华表示,强拆现场政府主要领导亲自指挥,警察和政府职能部门近千人参与,这些录像资料中都有清晰记录,这些人不是一个村委会所能调动的。另外他们还有很多证据证明,此次起诉是由市政府某些“领导官员”直接指使和以权力逼迫村委会的行为,而非村委会的本意,由于涉及一些官员的个人隐私,此次这些证据我们暂时不提交法庭,但临沂市政府和居委会相互勾结,侵犯老百姓利益,损害党和政府形象,践踏法律尊严的严重违法行为已大白天下,此案相关责任人不予追究不足以平民愤!”

倪文华要求法庭归纳本次庭审的争议焦点,以便就此问题进行辩论,审判长孟波却宣布法庭调查结束,遭到倪文华的强烈发对,倪文华指出庭审过程多次违反法律程序,并要求书记员一一记录在案,审判长孟波勃然大怒,说这个法庭是由我担任审判长而组织庭审的,就要按我的方法进行庭审,倪文华理直气壮的反驳她说我只知道庭审要按法律程序,而不是按审判长的个人意愿。

闻听此言审判长孟波勃然大怒,不顾审判长的尊严站起来指着倪文华厉声呵斥说:“你这是在攻击法庭。”

参与旁听的拆迁受害人对本网信息员说:“当时气氛非常紧张,孟波气急败坏的从审判长位置上站起来,不顾审判长的尊严,怒斥倪老师,我们很清楚他们的伎俩,就是想激怒倪老师和他吵起来,然后给倪老师扣上攻击法庭的罪名,实施他们的卑鄙勾当。”让我们感到佩服的是倪老师不慌不忙的说:“你不要给我扣帽子,你说我攻击法庭没关系,这里有录音、录像、原告、被告和旁听席上这么多人,请你指出我的哪句话攻击到法庭了,全国各地法院我去的多了,没见过兰山区法院这样审理案子的。”旁听席上群情激昂,很多人都质问孟波:“我们看的很清楚,可以作证,你说!”

审判长孟波又一次无言以对,但拒绝接受倪文华总结争议焦点就争议焦点进行辩论的要求。倪文华只好要求书记员将这些如实记录在案。

参与旁听的多位受害人都说,庭审刚开始就有一位30多岁的很有派头的人物坐在旁听席前排正中,法庭两边站着几个年轻的,很明显是市政府人员,原告胡搅蛮缠,审判长明显偏袒,整个法庭上弥漫着市政府权力的阴影,庭审过程“乌烟瘴气”。

庭审结束后30多位拆迁受害人在法院门前扯着“抗议政府把村委会当枪使!”、“法院不要受政府左右!!!”、“临沂市政府:还我家园!”的横幅抗议临沂市政府违法暴力拆迁,利用权力指使村民委员会充当害民工具,凌驾于法律之上,干预法院司法公正的违法行为。

临沂市兰山区法院审判长:孟波 0539-8222490

部分参加庭审的拆迁受害人:

王丙乾:13954488926

孔大华:13953918726

刘汝排:13355086818

秦玉玲:15863998257

范 伟:13563942136

李守仁:13608996929

杨自娥:13854929904

郁纪英:15253910839

卢秋梅:13666395696

黄永璨:13589650036

魏秀芬:13954927979

王汝兰:15969912992

张 峰:13954405225

程立花:13969969198

陈建华:15153983294

魏兰玉:13954927979

刘国慧:15564215129

马举年:13583958759

曹荣华:15854929935

张双印:13563947803

刘文美:13969982673

王新华:13905396438

两会期间倪文华等山东维权人士呼吁废除劳教制度

孙文广教授等看望被劳教的李红卫

(维权网信息员亦然报道)3月6日,维权人士倪文华、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等20位维权上人士向全国人大呼吁:废除现行的劳教制度。呼吁书认为,劳教制度可以不经立案侦查、起诉、审判程序,随意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权,明显违反中国的宪法规定。
呼吁书发出后,部分维权人士受到警方的谈话。
目前仍深受劳教迫害的维权人士李红卫的丈夫陈清泉在电话中说,李红卫被劳教后,因不服劳教行政复议后,再到法院起诉劳教委,按照相关法律,法院应当在7个工作日内给予答复或立案,或下达不立案裁定,然而事隔7个多月过去了,基层法院并没有给予任何的回复,这使得李红卫无法向上一级法院继续申诉。
近年来,民间呼吁废除劳教制度的呼声很高,公安机关或政府部门不经司法审判,可以任意以各种理由对访民、维权人士、异见人士进行劳教,而劳教制度的受害者往往求诉无门。
以下是倪文华等山东维权人士的呼吁书
全国人大:
我们呼吁:废除现行的劳教制度,理由如下:
1.按我国的劳教制度可以不经立案侦查、起诉、审判程序,随意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权利。这明显违反我国宪法规定。
2.我国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3.中国的劳教制度是非法剥夺、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制度,是剥夺公民表达、集会、结社自由权利的制度,该制度建立于1957年“反右”时期,已有约400万公民被劳教。
4.中国的劳教所已成为“黑监狱”的代名词。劳教制度严重威胁公民行使权利,在维权者、上访者、异见人士中制造恐惧。劳教制度必须废除。
 山东济南维权人士李红卫,因遭暴力拆迁,多次去北京上访,她不但为自家冤屈上访也帮助其他人申诉冤情,她的维权已超出个人利益,她不是“济正”的受害者,却为济正受害人奔走呼号,济正人在泉城广场聚会,她去参加。警方出动了八十辆警车150名警员,抓了三个人,其中一人就是李红卫。公安对她说“再去北京就劳教”,但李红卫不屈不挠。2011年7月,当局对她作出劳教1年9个月的决定。所谓的“罪名”竟是: “反党、反政府、反社会主义制度,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危害国家安全!”。而真正的原因仅仅是,2011年1月,她到济南英雄山广场宣讲冤情而已。
 李红卫在维权者中很有代表性。我们要求释放李红卫。
 2012年3月6日
签名(手机号):
倪文华:15098846917
张强:13156007233
袁静:86077520
张序珍:15550032915
陈清泉:13012992453
左佳:13012992453
孙万宝:18653130255
郭峰:13806403776
任嫂子:0531–88961191
陈彭莲:13047482125
陈德利:15564171661
伊士萍:15168801089
刘桂芹:13006573078
尹燕秋:15562552500
巩磊: 15552501388
刘东秀:13153018133
刘宝珠:15964001022
商立军:13645414100
张金凤:13285418528

孙文广:13655317356

合肥访民刘丰业向人大反映农村黑社会化问题

合肥市肥东县访民刘丰业家庭,因在“三年自然灾害”期 间遭村干部迫害饿死六口人,其中学毕业后曾从事民办教师、省建公司建筑工人的职业,现因土地承包权、宅基地证、民办教师补贴、低保等问题长期上访,问题始 终得不到解决。通过自己的切身经历,刘丰业深感农村基层组织被宗族势力垄断,已经黑社会化,国家的法律、政策难以在农村实施,农民深受压迫,故于3月1日给第十一届人大五次会议秘书处寄信反映,期望获得人大会议的重视,解决农村社会的问题。
附刘丰业给人大会议秘书处的信
各位代表:您们好!
我叫刘丰业,男,现年60岁,安徽省肥东县人,我反映我被当地村干部迫害三代人的悲惨遭遇。现在他们仍在迫害我,对我反映之事拒绝解决而且殴打。残害百姓,长期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上面的政策根本得不到落实。
1、我乡村几代村干部从解放以来就迫害我父亲等六人直到猝死,仅剩三人后,因别的干部解救,才难以幸免。现在他们又迫害我们仅活的三人,具体迫害情况,我难以一笔说清。见附件(第一次控告诉状)
2、我死里逃生,幸存下来,在工作学习各方面刁难。是我的事一概采取挤压取而代之等手段。致使我走投无路,一筹莫展,大好的光阴流失至今单身未婚。
3、我多次向上级反映,乡镇村干部惟恐罪行暴露多次,拦截殴打。不让反映,好让他们保住乌纱帽,继续为非作歹。
4、由于没有人给我解决反映之事需到信访办,信访办将我反映情况传至乡镇村,结果反而遭到更大的报复,连续三年春节是在他们关押下渡过的。殴打成伤住院治疗在外乞讨。
综 合上述,我所受的折磨非笔墨所能描述下来,只盼望上面派一名真正为民办实事的人。我所反映之事,全国此类事甚多,在农村是普遍的事。由于他们势力大,所以 请各位代表研究讨论如何解决,改革开放几十年来,农村的黑势力太大了,农民现在经济上是解放了,政治上仍然尚未翻身。因为有他们这帮人自己中饱私囊,贪污 腐败,迫害掠夺我们这些无辜百姓。(以上所述本人承担法律责任,但千万不能传到乡镇否则将遭到更大的报复,有关我的事必须派一名领导亲自解决。批条字是没 有用的,不会解决和寄到乡镇一样)。
此致
控诉人:刘丰业
联系电话:15555475890
2012年2月15日

上海访民向两会递材料多人被抓,在圆明园景区诉冤情

今天(3月5日)本网信息员获悉:二会期间上海26名访民在向两会递交材料时被抓。另有14名访民,在北京圆明园景区打着横幅,向游人诉说自己遭遇的冤情,控诉司法腐败。

今天上海访民陈国贵、黄苏沪、张瑜、吴如云等19人赴人民大会堂,计划向“两会”秘书处投书材料,要求中央解决多年来被抢劫的房屋和财产。在距大会堂正门 一百米处遭到北京公安局的拦截,并被带到西绒线胡同37号询问,后送到久敬庄。访民常雄发在人民大会堂后门欲向两会递交材料时被武警截获,现被送到天安门 广场派出所。他们是继3月3日上海访民王志华、徐金芳、陶永芳、吴越萍、邵美珍、等六人在开幕式当天向两会“秘书处”递交材料被抓捕后,上海访民向两会 “秘书处”递交控诉材料的第二次集体行动。

据悉:近年来上海司法腐败,造成2000多名访民常年奔波在上海–北京的维权路上,二会期间上海政府尽管加大了控制,围追堵截,但还是有近百名访民千方 百计辗转来到北京,希望在两会期间有机会能见到哪位关注民生和民权的代表,能引起有关部门和人大代表的重视,捍卫法律,维护公民诉权,保障访民的正当权益 免受侵害。

另据了解,北京为迎接两会,已经布置了严密监控,访民根本无法靠近人大代表,王扣玛,常雄发等14名访民,到达北京诉冤情,近日来到破损不全的北京圆明园 废墟,触景生情,深有感悟,他们展开“在京访民特向两会提议:依法行政彻底解决访民诉求”的横幅,纷纷向游人诉说自己的遭遇和司法的腐败。他们说:“我们 访民的家园、处境、真如眼前的圆明园一样残破现实,贪腐者比法西斯更恶毒,不择手段坑害弱势群体访民,在纠纷案中,公安残酷迫害、检察院捏造事实、法院肆 意枉法,地方政府忽悠访民。使我们诉求得不到根本解决,只能上北京绝地求生,作为中国公民的第57个名族“上访族”向“二会:提议,依法行政,彻底解决访 民诉求使“民生”问题能真正落实到访民现实中,我们期望二会成立“民生”问题督察机构,反贪污,救民生”。

图:上海访民在圆明园诉说冤情

常雄发:13671938029

王扣玛:13601929155

徐 玮:13022146679

吴士豪:13482871233

宋龙涛:13764214473

冯国沸:13671817439

陈春芬:18916076169

于义明:13641728508

周妙如:18930943495

仇志平:18930138715

王美莉:13032123413

徐顺福:13818366687

符理政:13816851686

李卫青:18916707182

郑建明:13918147183

网民致全国人大代表关于公布人大代表联系信息的公开信

在全国两会之际,网民发起“寻找人大代表”活动,试图找到人大代表的联系方式。但结果是令人失望的,目前的全国人大代表基本上都没有公开的、方便人民接触的联系方式。人大代表的本义是代表人民,如果不主动与人民联系,而人民甚至无法找到他们,“人大代表”到底在代表谁?就此,网民们发出了致全国人大代表关于公布人大代表联系信息的公开信。
公开信全文如下: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尊敬的代表们:
我们,一群关注中国民主法治建设和社会长远平稳发展进步的微博网友,吁请你们关注各级人大代表联系选民的这一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最重要的基础工作的落实情况。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人民代表联系选区选民,则是这一制度得以落买的基础之一(另一基础为人民代表的产生机制)。人民代表必须制度化、经常性、有效地联系选区选民;选区选民必须能够方便地接触联系代表自己选区的各级人大代表(县/区、市、省、全国人大),使得公民们能够向代表自己地区的人民代表反映问题,提出建议,报告政府行政分支和司法分支在运作中的问题,建议和参与影响人大代表的立法工作和监督行政、监督司法的工作。
但是,这个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最重要的基础工作,目前的落实状况相当地不能令人满意。我们遍访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除台湾省和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以外)人大网站,以及各省区市以下1—3个主要市县区人大网站共92个单位,结果是:无代表名单者48(其中7单位无网站,3个网站搜索到但进不去),有代表名单但无任何介绍着31个,有工作单位者12 (部分只有单位名称而无职务),只有山东潍坊有代表单位职务加上电话号码。
以上面的情况,在已访问的省区市以及其下的市县区人大中,无代表名单者52%(过半),有代表名单但无任何介绍者34%——这两种情况下(总计86%)选民根本无法找到他们的选区人大代表。有代表名单又有工作单位者只有13%——还不一定好找,因为只有姓名单位无工作职务。提供了完整的代表联系信息(含电话号码)的只有山东潍坊人大一个单位,占调查范围的1%。这样的情况希望引起全国人大的最高度的关注。希望全国人大能够立即就此订立相应的法规或者工作程序,要来各级各地人大一定要以规范统一的方式,在网站首页设立“代表名单”导航项目,通过链接提供具有完整联系信息(含电话并最好有电子邮箱)的代表名单,以方便选民寻找、接触、联系他们的人大代表,以保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落实。
经过广大网民的努力,已有三位全国人大代表:陈海啸(浙江)、迟夙生律师(黑龙江)、韩德云律师(重庆),表态支持“寻找人大代表”活动,并考虑在人大会上提出。网民们感谢三位代表,希望更多的代表理解、支持,也请网友们积极联系本省全国人大代表寻求支持!
此致
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