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离奇死法不完全记录

在看守所有多少种死法?喝开水会发病死,上厕所会摔死,半夜做恶梦会吓死,睡姿不对会昏迷死,呆久了会发狂死,“躲猫猫”会玩死……雷人并不能服人,离奇死法挑战的是想象力,拷问的是公信力。

“扯野菜死”
云南曲靖富源县中安监狱一名服刑人员摔伤后死亡,狱方表示,死者是超越警戒线私自扯野菜,不慎掉下来摔伤的。

“针眼死”
2010年4月,山东文人于维平死在了看守所,尸检显示死者遭针类锐器反复刺戳胸部致心脏破裂。

“激动死”
陕西女子王会侠2009年底被警方带走,“问话”20小时后非正常死亡。警方称情绪激动紧张为死亡的诱发因素。

“证据不足死”
2010年,四川绵阳蒲泽民的案子经两次审理都因证据不足未能宣判,但蒲泽民最后却莫名其妙地死在了看守所。

“喝开水死”
2010年,一名河南青年看守所内死亡,尸体上有多处伤痕。警方称他是是在提审时喝开水突然发病死亡的。

“上厕所死”
2010年,内蒙古呼和浩特一名身上有多处伤痕的重刑犯莫名死亡,警方解释是他夜里上厕所时跌倒所致。

“妊娠死”
2010年,一名内蒙古19岁少女戒毒所死亡,劳教局称她因”异位妊娠”死亡,网帖所称“遭强奸殴打致死”不实。

“摔跤死”
2010年,江西一嫌犯在看守所死亡。警方先是称其系上厕所时摔倒猝死。医生称被逼造假。

“发狂死”
2010年,大学毕业生林立峰,在看守所待了不到24小时死亡。警方称他是“发狂而死”。

“做恶梦死”
2009年,武汉男子李文彦在江西看守所猝死,额头上有几处青紫伤痕。看守所称其是在半夜做噩梦后突然死亡。

“睡姿不对死”
2009年,福州学生陈某在拘留所猝死。警方称他睡姿不对,叫其不应,昏迷不醒,抢救无效,死亡。

“从床上摔下死”
2009年,20岁的福建青年温龙辉在看守所猝死。看守所称其是因为从床上摔下来,属于猝死或病理原因。

“洗澡死”
2009年,57岁的海南男子遭嫌犯群殴致死。警方称事发时,嫌犯叫他脱衣服洗澡,他不肯,遭殴打。

“鞋带自缢死”
2009年,盗窃嫌疑人邢鲲在派厕所死亡。警方称他系用纸币捅开手铐,用携带的鞋带自缢身亡。

“躲猫猫死”
2009年,云南男子李乔明看守所身亡。警犬称其与狱友玩“躲猫猫”游戏时,撞到墙壁而导致受重伤。

“睡梦死”
2008年,吉林王国春被警方刑拘。6天后其家人被告知,王国春27日凌晨在睡梦中自然死去。

四个月四颗“炸弹”可能改变中国

本文作者Paul Roderick Gregory为福布斯撰稿人,原文4月29日刊登于福布斯(Forbes)网站,原文标题为“四大震惊 可能改变中国”。)

在过去的四个月中,中共经历了四大震惊,这些冲击波可能会实质上影响到其在中国社会的“领导地位”。

首先,是在去年12月13日,广东乌坎村民起义,赶跑了地方的党领导和警察,夺得了乌坎的控制权。村民们被当局非法征地和警方的暴行激怒,在国家当局作出让步后,村民们设立了自己的代表。乌坎起义成为中国群体抗议的标志。

中国人民已经厌倦了腐败、冷漠及地方政府的无能。

第二,2月27日,一个关键性的政府智囊机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出“中国2030(China 2030)”与世界银行的合作报告。该报告认为,只有对私营部门放手,结束国有经济的优惠待遇,才能获得经济持续快速增长:政府的作用“需要从根本上改变”。一个月后(3月28日),国务院批准了金融改革的试点实验,让民营金融机构合法化,并允许公民个人到境外投资。

“中国2030”公开警告说,中国自诩的国家资本主义模式不能维持经济增长,不能带领中国进入下一个水平。一个步履蹒跚的经济会马上威胁到中共自称的领导地位。

第三,4月10日,重庆的共产党领导人薄熙来被解除职务,赶出了中央政治局。薄熙来象征着党内倾向国家主导经济和毛主义的派系。薄熙来是中共“八老”薄一波的儿子,但其太子党的地位也没能把他从政治偏差和腐败指控中“拯救”出来。薄熙来具有影响力的妻子也因涉嫌谋杀其英国商务助理而被拘捕。

这位中共国家资本主义最招眼的实践者、带头人及啦啦队长,权力崩溃

第四, 4月27日,盲人异议人士、公民人权律师陈光诚,避过警卫,逃出其在山东农村被软禁的家,抵达北京,躲进了美国大使馆避难。陈光诚的出逃,显示了中国异议社群的成熟、付出精神和协调能力,这令中共及其安全部队感到尴尬。

从相对安全的美国大使馆,陈光诚可以告知中国人民他们的宪法权利,及告知国际社会,他及其家人遭受到中共当局下达的殴打和折磨命令。美国大使馆可以表达其对陈光诚人权状况的关切,这也不会直接卷入中国的内政。

这四个冲击波,发生在中共十八大即将到来的背景之下。届时, 2270名中共代表将“选举”中央委员会,并任命“令人垂涎”的政治局常委和党总书记,该人也将持有国家主席称号。

中共的党代会只有到一切完备就绪后才会召开。目前“十八大”还没有确切的日期,只是说2012年底。在前苏联,斯大林是等到他的鸭子全都列好队,才召开的党代会。现在中共显然还有一些收尾工作需要完成。

在这四个冲击中,有两个显示出,定期的“交接班”引发定期的权斗。“中国2030”和薄熙来案,正是幕后权斗背景下的表现结果。

公众的愤怒和(陈光诚)从美国大使馆内发出的那个新的令人振奋的声音,可能会点燃中国这个火药桶。对中共而言,陈光诚逃出的时间,简直糟得不能再糟了。

公开披露的薄熙来案,给中国这个火药桶追加燃料。此前,普通的中国人认为,腐败是一个地方事务。他们的市长或警察局长可能是腐败的,但至少在北京的领导人们还是希望国家好的。正如在斯大林“大恐怖”中的受害者,还呼吁斯大林救救他们,乌坎村民还对更高一级党的官员们报以信任。现在,他们从网上了解到,原来甚至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也可以和那些地方官员一样糟糕。

中共领导人们正试图避免出现意外事件,引发戏剧性变化。他们清楚,这样的事可能会发生,对此他们感到害怕。

陈光诚侄子: 我被一辆黑色汽车追杀

逃离山东东师古村的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的侄子、被中国当局指责砍伤公职人员“畏罪潜逃”的陈可贵星期天(4月29日)说,自己被人追杀,生命危急。与此同时,由山东律师刘卫国牵头、多位知名律师加入的律师团已初步组建,将正式代理陈可贵正当防卫案,为他辩护。

*陈可贵下落不明 称被追杀*

星期天晚上6时左右,律师刘卫国和陈可贵通了电话。陈可贵说,有一辆黑色的车一直追着他。自己感觉非常不妙。陈可贵说,他跑到一条小路上,好不容易才甩开那辆汽车。

刘卫国放下电话后立刻和一名助手从济南出发,驱车前往沂南。当晚10点多,刘卫国对美国之音说,他和陈可贵的通话很仓促,当时陈气喘吁吁的,听起来很恐慌。刘卫国说,目前陈可贵的手机关机。他无法知道陈所在的确切地点,只能在附近等待,希望陈会再同他联络。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天也多次拨打陈可贵的手机,但他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正当防卫 希望得到合理辩护*

现年31岁的陈可贵是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的儿子,也是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村民。陈可贵说,陈光诚出逃的消息他并不知情。陈光诚逃走几天后,看守发现他不见了,恼羞成怒起了报复的念头。

星期四(4月26日)深夜,双堠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张健带人翻墙进入陈光福家。陈可贵在一段被放到网上的录音中说,在这伙来路不明的人中他只认出了张健。陈可贵说,这些人用很粗的棒子殴打他和家人。为了保护家人,他挥起两把菜刀向他们砍去。因为担心被这些人抓住打死,陈可贵砍了人之后便从家中跑了出来,并在一个自称安全的地点报了警希望自首,但警察迟迟没有出现。

陈可贵在那段录音中说,自己的行为完全是正当防卫,并非故意持刀杀人,希望可以得到合理的辩护。他同时表示,非常担心自己的安全。他哭着说,当局很可能开枪把他打死。

事发后,沂南县人民政府的官方网站说,陈可贵砍伤政府干部及工作人员,目前畏罪潜逃,当地公安机关正抓紧追捕。

山东律师刘卫国也认为,陈可贵的处境目前非常危险。他对美国之音说,对于当局可能对陈可贵采取什么手段,他完全无法想象。

陈可贵妻子刘芳通过网络视频向社会求助,希望全社会都来关注她家的事。她说,自己和丈夫都感到非常无助,很绝望。这段视频已经被中国网站删除。刘芳的手机目前也无法接通。

*律师团呼吁当局正视陈光诚事件*

另一方面,在刘卫国的牵头下,多位知名律师已经组成律师团,将作为陈可贵正当防卫案的辩护人和代理人。这些律师包括广州的陈武权、上海的衣铁军、北京的腾彪、王誓华、梁小军、江天勇等。

梁小军和江天勇律师都对美国之音表示,目前最重要的是要找到陈可贵的下落,得到星期四夜间发生的事情最准确、最详实的一手材料。江天勇同时表示,希望中国当局能真正面对陈光诚事件,展开彻底调查,不能再固守旧有思路。

【唐子】消除左右对立

中共承传从光照帮到苏共的反宪政运动,从1926年闹农会到迫害法轮功持续至今近87年的血债,尤其毛周所谓革命时代的红卫兵暴乱运动10年、邓江改革时代迫害法轮功的所谓“反邪教”13年,由官而民,山寨江湖人心败坏默许中共作恶,左右派内斗而伤残理性,被互相谩骂的争斗幻术操控,惟有通过审判江泽民,善心苏醒交鸿运。

看中苏,解体中共和解散苏共的路截然不同。苏联实践列宁所谓十月革命道路的国际暴乱主义歪理,聚合由红军刺刀威逼的10几个东欧、中亚国家,通过华约国际组织推广照帮的反宪政运动,牵制欧美力量,促成中共的红卫兵造神运动和改革开放劫财运动。清算斯大林主义,为东欧共产党在1989年吸取中共六四血案的教训理智地终止独裁和苏共1991年解散铺路。中共没有及时清算毛泽东思想,导致六四血案发生,胡温唯有审判江泽民以脱罪。

从1926年中共彭湃在广东闹农会杀民众开始,直到活摘法轮功学院人体器官卖钱、强拆民房逼人自杀,中共以共产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改革名义夺人性命的血债总计87年,无论左右派都有血债:左派有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反右文革等运动以革命名义欠下的血债,右派有四清揪斗农村走资派、六四镇压学生运动和以“反邪教”为名迫害法轮功欠下的血债。

中共就这样跟苏共的路越来越不同:苏共1940年代跟英美结盟反法西斯,把宗教信仰权利还给了东正教,极权专制的党只剩下政府外壳;1950年代赫鲁晓夫清算斯大林主义的罪恶,苏共最后剩下老人特权苟延残喘,为1980年代戈巴契夫实行民主政改和叶利钦分裂苏共以及最终解散苏共、解体苏联铺了路。中国大陆拆笼子政府没有这样的路可走。

从1920年张国焘执笔写《中国共产党宣言》,到吴邦国去年在人大宣读的五不搞,中共80多年来一直承传德国光照帮反人类文明的邪道衣钵,是个邪教乱党,传邪说、打内战无恶不作、穷凶极恶,在江西、东北、淮海杀人比日本人还邪毒,至今仍压迫着儒道佛三教,绝对不允许中共党员脱党信奉孔孟之道、老庄教诲和释迦牟尼所创佛教,不准反共。

1980年代至今33年,部落酋邦的严管生活在“改革开放”的口号声中逐渐松驰,工厂、公司的福利越来越少,中国人经过审批性的签证可以出国旅游甚至移民,但大陆的新共工氏部落•酋邦并没有恢复中华民国形象或日本近现代文明式的脱亚入欧。各城市大红旗依然高高飘扬,1990年代更在中共各级官员办公桌上搁上小红旗,大陆成了红旗山寨国。

1980年代的特征:中西文化对话,民心大体一致,台湾多党共和的宪政和平转型。1980年代回归中华文化交融、民心思变大体一致的社会变革道路被六四血案堵死。迫害法轮功失败后,中共以维稳政治等同为和谐社会,不准我们过问政治,人民被当成猪似的对待,以身体欢乐为幸福,理论思考只准在数理化等专业领域,不准批判马列主义。政府笼子插红旗的山寨江湖,官民普遍以食色为幸福。中共统治大陆63年,毛泽东时代27年,尤其红卫兵运动10年,以暴乱的斗争哲学培育狼人般凶残狠毒的言行。中共通过把中国人变成谩骂一切却眷恋享乐的大大小小、男女老少的鲁迅和李敖,共产党在东欧和中亚就红旗落地了。

红旗落地,共产党在东欧和中亚穷了,但人民互相谩骂批斗没了,生活也普遍提高了。中共山寨国却党富民穷。1980年代中国大陆10年所谓改革开放,搞“经济特区”圈地引资,太子党由此倒卖红头文件暴发致富,比民国以前的地主和资本家更富却普遍缺德,不理会儒道佛三教教诲,为了快速致富不惜毁坏五岳及全国江河的山川资源,20年来大陆充斥血汗工厂环境污染,人心败坏默许中共维持镇压六四学生运动23年和迫害法轮功学员13年。

左派得“民心”齐心骂人,以粗俗为荣,视文明为虚荣,让欧美和日韩宁愿认可中共政府。右派有心求民主,却相互不妥协不合作,被中共间谍和党文化分化瓦解,有心启蒙民众,却无力理性论证问题和阻止中共继续迫害六四学运和法轮功,致使薄周得以身居高位作恶。

左派与右派在英国、美国、日本等国的议会里,如同人的身体的左半身和右半身、上半身和下半身、后背和前胸,互相依存,相结合而构成一个完整的整体,彼此虽有差异却苦与甜似的不可分离。

党文化洗脑后,中共左派如同恶性肿瘤,从心肺、鼻喉组织里生长出来,却要毁坏它们,非吃掉(吃不掉就弄残)右派的良心和理性才舒心,项羽似的沐猴而冠却无豪气反暴政,右派普遍成为性情中人,卢梭或尼采似的自律能力极弱,少有伏尔泰、孟德斯鸠似的理性中人。

英国科学哲学家艾耶尔说:传统是本能通向理性的桥梁。中共的恶毒在于,通过从鲁迅到毛泽东的反传统的文化革命,首先毁坏儒家礼教传统维系的长辈和老师的经验权威,接着教晚辈和学生与之战斗。

人难免有争斗。中国人却不再和为贵,民不畏死的反暴政传统在反右运动之后消失。法轮功横空出世,复兴了反右前民不畏死的中华传统,却在1999年到今天的13年被中共左右派共同视为封建迷信,听法轮功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命”就闹心,不愿做中共历史罪恶的污点证人,宁愿分担中共的血债,最终被中共邪教伤残理性思维。老共青团员、老少先队员活了40、50岁仍然爱争辩,搞不懂为何超龄不算真的退了,为何应该自己声明退团退队

中共所谓左派与右派被互相谩骂的争斗幻术操控,各说各的党话,都跟自己和他人过不去。共产党是邪教为内核的乱党:乱党中的极品,欠着人类的血债。中共是血债党,所欠人民的血债从1926年闹农会起,再到1927年至1936年12月底在江西的10年内战、8年抗战中在陕北、华北和苏北农村骗农民的运动,战后4年内战,最后从1950年土改直到1999年迫害法轮功持续至今的63年。审判江泽民,中共左右派争斗烈火立刻烟消云散似的熄灭。

温家宝访波兰中国被讽刺已成集中营

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逃奔自由事件曝光,恰逢中国总理温家宝到访波兰奥斯威辛(Auschwitz)纳粹集中营参观,并大发感想称要借鉴历史、“维护人的自由、尊严、安全和幸福”。有网民轰温只管在外吹水,无视国内现状,“自己的国家都快变成人人要逃离的集中营了”!

前日,即陈光诚成功逃出被非法软禁一年多的家,并对外发布致温家宝三点要求、唿吁温过问地方当局逼害无辜,滥耗国库事件时,温正在波兰奥斯威辛纳粹集中营纪念馆参观。温发表谈话称,奥斯威辛的不幸是全人类的不幸,“它告诫人们,只有记住历史,才能建设美好的未来”。

温家宝又称,“要反对战争、恐怖、种族灭绝和一切罪恶,维护人的自由、尊严、安全和幸福”;并说:“那些曾对人类造成灾难的国家必须正视历史,以史为鉴,才能得到国际社会的尊重。”温还在纪念馆留言簿上写道:“不懂得历史就没有美好的未来。”

有舆论指,未知温家宝在说这些话时,是否知道他的国家又发生一宗逃出黑暗、投奔自由的事件。有网民说:“陈光诚和重庆前副市长王立军的行为无疑等于宣告,这个国家已经快沦为纳粹集中营那样的地方!”

人权负责人:中美1-2日内解决陈光诚问题

4月30日,据BBC报道,美国的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透露:中美之间可能将在接下来的一到二天之内,就陈光诚问题达成协议,北京和华盛顿方面都希望能够在周四(5月3日)开始的中美高层对话之前解决陈光诚问题。

傅希秋表示,此信息是由一位接近中美两国政府的消息人士提供。

据英国《星期日电讯报》4月29日的报道说,陈光诚的朋友表示,他是于4月27日下午到北京的美国驻华大使馆寻求庇护的。报道说,陈光诚逃走后,前往北京的美国驻华大使馆寻求庇护,在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举行前夕加剧了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紧张关系。

据英国媒体此前猜测,一种可能的妥协是,在逃脱过程中受伤的盲人陈光诚将被送往美国接受治疗,像1989年六四事件后到美国大使馆寻求庇护的方励之那样。

据报,被送往美国的还可能包括陈光诚的妻子和女儿。

奥巴马正在考虑陈光诚案

美国主管国土安全事务的总统助理约翰•布伦南(John O. Brennan)在4月29日接受《福克斯周日新闻》采访时承认,奥巴马正在考虑如何在陈光诚一案中,既兑现对人权的承诺,又取得平衡继续维持与中国的关系。他是白宫首位就陈光诚出逃一案进行公开发声的官员。

布伦南在《福克斯周日新闻》栏目中说:“我们正在非常密切的和涉入该事件的有关人员进行合作。”他说,美国政府正在寻求“一种合适的平衡”,“我想,总统正在尽一切可能来平衡我们对人权的承诺,保证全世界所有的民众可公开和自由地表达心声。”

陈光诚案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引起共和党对民主党中国大陆政策不够强硬的质疑。已锁定今年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麻萨诸塞州前州长罗姆尼(Mitt Romney)发表声明,敦促奥巴马政府采取一切措施,确保陈光诚和他的家人不会再遭到迫害。

罗姆尼表示,美国的外交政策必须处理侵犯人权的问题,美方必须在促进中国大陆改革和援助自由的行动中,扮演坚强的角色。

据悉,美国国务卿克林顿、财政部长盖特纳将于周四在北京同中国副总理王岐山、国务委员戴秉国举行中美年度战略与经济对话。

寻美国保护 前有方励之 后有陈光诚

现在很多中国人都在思考:为什么中国人每到危难,不分阶层都要跑到美国使领馆寻求保护?陈光诚逃出被政法委控制的山东临沂老家之后,据传已经进入美国大使馆。大陆海外的民主人士分析,他和方励之当年非常相似。他们认为,陈光诚揭露的政法委迫害民众的事实,能够帮助胡温拿下周永康,推动中国的政治局势,同时,他们呼吁美国政府保护陈光诚,向世界展示,美国不是帝国主义,而是主持正义的国际警察。

陈光诚逃出之后,通过视频,向中共总理温家宝喊话,其中曝光了他受政法委残酷迫害的大量事实。这让人们联想起,1989年当代中国民主运动领导者方励之出走美国大使馆的事件。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主持人刘因全:〝方励之先生他当时为了逃避中共的迫害,跑到美国领事馆去的,陈光诚先生也是这样。而且美国领事馆也都给予了保护,方励之最终来到了美国,我相信陈光诚先生也会这样。我相信美国政府也会全力的保护他,结果也会相同。〞

原山东大学历史学教授的刘因全认为,这次陈光诚揭露政法委的迫害,将促成胡温最终拿下周永康

刘因全:〝这一次陈光诚事件是一个划时代的事件,他很可能比王立军事件对中国的政局的冲击还要大。王立军谈出了薄熙来、周永康这一个贪腐集团和黑社会团伙,对陈光诚进行迫害的所有这些单位和个人,他的最高领导者是周永康。胡温利用民意,抓住天时,对他进行处理,周永康很难招架得住了。〞

中共建政后不是一直都在宣传〝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还有〝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吗?现在为什么中国人每到危难,不分阶层都要跑到美国使领馆里去寻求保护呢?

大陆自由撰稿人、原《河北人民广播电台》编辑朱欣欣:〝不管官方几十年来诋毁美国、妖魔化美国、反美宣传,中国的民众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比较而言,美国主持正义、主持公正,什么制度真正的是符合人性的。所以说陈光诚到美国大使馆再次证明了,中共的反美的宣传不可能欺骗和愚弄中国人的。不是他的物质如何,关键是美国有一个自由的、民主的、先进的社会制度,是令人向往。〞

刘因全表示,陈光诚这一次到美国领事馆,说明中国的司法太黑暗,他知道向中共那边去上访,没有任何前途,甚至会遇到生命危险。刘因全认为,中共政府,特别是周永康领导的政法委,就是一个黑社会。无论人民、官员,已经对它彻底失望。

刘因全:〝陈光诚这一次到美国领事馆,是给了美国政府很好的一个机会。美国政府完全可以大张旗鼓地对陈光诚进行庇护,这样也会向全世界表示,美国还是有正义感的。这样就会洗刷一下美国政府在王立军事件中的不作为给美国政府带来的阴影和耻辱。〞

刘因全分析,让陈光诚顺利离开中国,周永康一定会从中作梗,并嫁祸于胡温,不过,他认为,胡温不会受他阻挠。刘因全乐观期待陈光诚到达美国。

采访/刘惠 编辑/李莲 后制/周天

After Fang Lizhi, Chen Guangcheng
Seeks Protection from the U.S.

Now many Chinese are thinking: Why do the Chinese always
choose to seek protection from the U.S. diplomatic unit?
Chen Guangcheng is rumored to have entered
the U.S. Embassy in Beijing.
Prior to this, Chen had succeeded in escaping from his hometown
while being controlled by the Political and Legal Affairs Committee (PLAC)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Pro-democracy activists in China and overseas analyzed that
Chen’s path was very similar to Fang Lizhi’s in 1989.
Chen’s revealing of PLAC’s persecution against the Chinese
may help Hu and Wen to remove Zhou Yongkang.
And that will advance China’s political situation, activists say.

They called for the U.S. government to protect Chen Guangcheng,
to show its image of an international police upholding justice.

In his video talk to the CCP premier Wen Jiabao,

Chen Guangcheng exposed plenty of persecution by PLAC
of him and his family members.
This makes people associate Chen’s flight with
Fang Lizhi’s fleeing to the U.S. Embassy in 1989.
Fang was then a leader of China’s pro-democracy movement.

Liu Yinquan (Chair of China Social Democratic Party):
“At that time, Mr. Fang Lizhi fled to the U.S. consulate in order to escape the
CCP’s persecution.
So did Mr. Chen Guangcheng.
And the U.S. Embassy gave both of them protection.
Mr. Fang finally came to the U.S., and I believe Mr. Chen will.

I also believe that the U.S. government will give him
full protection, so the result will be the same for him, I think.”

Liu, former history professor at Shangdong University,

thinks that Cheng Guangchneg’s uncovering of PLAC’s crime
will push Hu and Wen to take down Zhou Yongkang.

Liu Yinquan: “Guangcheng’s episode is a landmark.

It probably gives a harder hit to China’s political situation
than the Wang Lijun Incident did.
Wang Lijun revealed the corrupt group and mafia-gang led
by Bo Xilai and Zhou Yongkang.
The top figure behind all those authorities and individuals who
persecuted Chen Guangcheng is just Zhou Yongkang.
So if Hu and Wen could seize this opportunity to move against
Zhou, he would be hardly able to resist it.”

Since the CCP took power, it has restlessly publicized that

“U.S. imperialism has never abandoned its intention to
destroy us,” and “we are combating bourgeois liberalization”.
Why did Chinese of different ranks always choose
to seek protection from the U.S. embassy or consulate when they were in danger ?

Zhu Xinxin (Freelance in China): ” No matter how
the regime has defamed and
demonized the U.S. in its propaganda over decades,
all the Chinese people have come to know the truth.
That is, comparatively speaking, in this world, the U.S. is
upholding justice, and they have understood that the U.S. is a humane
establishment.
So Chen Guangcheng’s entering into the U.S. Embassy
once again proves that
the CCP’s anti-American propaganda has failed in deceiving
and fooling the Chinese people.
What attracts the Chinese is not the life of material wealth
in the U.S. but its free, democratic and advanced social system.”

Liu Yinquan adds that Chen Guangcheng’s escape
also indicates that China’s judicial system is too seamy.
Chen knew that there is no way out in petitioning the CCP’s
top leadership, which might even put his life at risk.
Liu thinks the CCP’s regime, in particular, the PLAC headed
by Zhou Yongkang, is an exact likeness of a mafia society.
The Chinese people and officials have all been thoroughly
disappointed with it, Liu comments.

Liu Yinquan: “Chen Guangcheng’s event creates
a favorable opportunity for the U.S.
The U.S. government can vigorously grant asylum
to Chen with good reason.
This will build for the U.S. an image of upholding
justice in the world.
And it will be helpful to offset the shadow and shame caused
by the U.S. government’s inaction in the Wang Lijun Incident.”

Liu Yinquan figures that Zhou Yongkang will hinder Chen’s
leaving China and will shift the blame onto Hu and Wen.
While at the same time Liu doesn’t think that Hu and Wen
will be blocked by Zhou.
Liu says that he is optimistic to see Chen Guangcheng’s
arrival in the U.S.

“陈光诚让中国领导层面临考验”

4月29日认为,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从软禁中逃脱,“这个轰动事件的爆炸性在周末相当明显。尽管官方没有证实,似乎可以确定的是,陈就在北京的美国大使馆内。

“几天后就是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和财长盖特纳(Geithner)按计划出席美中两国每年一度的战略和经济对话,两国外交关系因而在走钢丝。对于两国相互关系而且对中美各自而言,这个棘手案子面临重大考验。”

让安全机构蒙羞

该报写道:“在陈2010年获释后,国家安全机构用围墙、监视器和密布岗哨将他的家变成了监狱。至于陈逃亡几天后都没有被察觉,直到他进了美国大使馆,这让安全机构的羞辱感更加一层。”

文章称:“被免职的重庆警察局长王立军2月份进入美国总领馆,从而推动薄熙来倒台,在中共内部引起一场地震。现在,这个新的外交纠葛来得不合时宜。然而陈是一位极受国际尊重的人士,尽管他没有任何可被指责之处,多年来却与其家人一道饱受最残忍方式的折磨。”

该报指出,“中国领导人面临考验,让薄熙来下台是以实施’法制’为理由,这在党和司法混为一体的中国根本不可能实现。对陈也应该正确使用法律,然而,权力中心对属下安全部门完全违法的折磨是间接批准的。美国人的卷入对中央高层是一次挑衅,同时,也为高层那些嗅出美国颠覆中国阴谋的势力提供了养料。

“陈并非真正的政治活动家,而是政权专横的受害者。他不愿人们将他逃入美国大使馆理解为寻求流亡,出境会让他的活动不能进行。然而,今后极其紧张而偏执的国家机构会让他不受阻碍地从事自己的事情,似乎也不现实。”

“正值一个关键时刻

《世界报》4月29日认为,“陈光诚避难美国大使馆,美国外交官不愿证实也不愿否认,随之而来的是北京和华盛顿秘密进行的外交争夺战。正值一个关键时刻,两国政府代表星期四在北京进行‘政治和经济战略对话’,这是两个超级大国的最重要双边峰会。

“两大世界经济强国关于货币、增长和金融所涉及的议题,会影响世界经济。而这位异议人士案不合双方的计划,尤其两国2012年都面临选举新领导人。

“或许因此它们对外才表现出若无其事来,北京下令全体官媒不得报道。西方外交官说,可能难以找到一个让双方都保全面子的解决办法。

史无先例的逃亡

该报说,“这位社会活动家的出逃没有先例。1989年6月5日,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和夫人逃进美国使馆寻求保护。北京已计划将他们作为1989年学生运动的策划者抓捕。经过1年谈判,当时的国家领导人邓小平1990年6月25日开恩允许他们流亡。

“针对陈却没有任何理由。作为所谓捣乱分子坐满4年多的监禁后,按照中国法律,他就是一个自由公民。北京可以让他呆在美国大使馆内,也可以让他出境,但陈不愿意。他在网上视频呼吁总理温家宝保护他妻子、女儿和母亲防止被报复。”

该报认为:“中国政府在陈案中出于政治稳定原因成为地方当局的帮凶,当陈2010年出狱后受到报复,政府从未干预。

“北京若想务实地解决此案,就得允许他全家出境并以此保护他们。”

成都拆迁户声援陈敏,要求警方严惩犯罪嫌疑人

4月28日,成都周边的被拆迁户闻讯温江市民陈敏的苗圃种植场被人盗抢,并听说该事件与政府有关,赶到几十公里外的崇州市江源镇玉成花木种植场,声援陈敏。

      

这些拆迁户们表示,如果真的是政府行为,坚决支持陈敏依法维权,如果是这个公司自己的行为,要求警方立即立案,追究违法犯罪分子的刑事责任。

      

据受害人陈敏说:事发后他们两次报警,后来又去派出所要求立案,但至今没有收到立案或者不立案的书面材料,甚至连一个报案的回执都没有。26日他们去派出所催促警方立案时,并同时再以书面的形式向警方递交了报案材料,警方说需要向上级请示后才能给陈敏书面的答复,但表示:最后不管是否能立案,都将给陈敏一个书面的答复。陈敏同时向崇州市公安局邮寄了书面的报案材料,但至今没有任何回应。

      

陈敏表示:她将依法向上级公安机关投诉,敦促警方尽快立案侦查,同时,节日将近,为了防止违法人员继续来破坏种植场,和抢走作案工具,她已经做了周密的布置,同时要求警方尽快做出决定扣押违法犯罪分子的作案工具,挖掘机和皮卡汽车。

      

据周边村民说:陈敏所在的周边地块早已于2009年就被当地政府以地震灾后重建学校的名义申请了征地批文,但至今没有拆迁公告,崇州市政府以一个“征收土地预公告”,就代替了“征地公告”强行要老百姓搬迁,当地大多数百姓出于惹不起政府的心里,只得在低得离谱的征地补偿协议上签字。村民们还向陈敏提供了2009年用于征收他们土地的 “崇州市人民政府征收土地预公告”。

  

一位当地村民好意告诉陈敏说:你要当心,这个四川鸿福建设的老总胡洪,很有背景,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带黑社会性质的人,“他以前是做沙石生意的,为了抢生意,动用上百人围攻竞争者,下手之狠,连老人小孩妇女都不放过。为这个事情据说他花了上百万的钱,摆平当地的官员,因此也没有受到追究”。

     

据陈敏说:与她签订土地承包伙同的生产队和村委会,现在根本不敢收她的土地租赁费用,陈敏给他们邮寄书面函件,叫生产队和村委会收取租金,但对方根本不做答复。

      

据传,该地块涉及一千多亩土地,至今未获得国务院的征地批文,整个征地行为均是违法的,当地很多政府官员应当已经涉嫌犯罪。

                        

附:陈敏报案材料

四川鸿福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毁坏并盗窃林木的报案材料

崇州市公安局:

2012年4月21号早晨6点,一伙犯罪歹徒约6—7人从后围墙翻墙进入我位于崇州市江源镇红土村二组玉成花木种植场,并毁坏围墙,非法控制守护苗圃的人员税长青,并对税強制搜身后非法绑架,将其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长达12小时左右。另一伙人约20余人,则带领车辆从毁坏的围墙处进入种植场,将场地内多年种植的高价值的大批树木抢劫并装上汽车运走不知去向。这伙犯罪歹徒除强行抢劫树木外,并严重毁坏约3000平米左右的各类树木,现场遍地是砍倒毁坏的树枝花木。至18点以后,我得知被抢劫后当即赶到现场,立即打110报警,江源镇派出所50多分钟后派人来到现场,警官曹猛和另一人作了简单笔录,并以周末警力不够为由拒绝作现场保护措施。派出所至今未依法立案处理。

 

次日又发生了四川鸿福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一伙人,又开来一辆长城牌皮卡小车(川AZ9C60)及带领鸿福建设公司挖掘机一台,再次侵入原告种植场内,在无任何政府批文,通知及合法施工手续的情况下,公然在私有种植场非法挖沟施工,将种植场挖掘得面目全非,使举报人遭受了重大经济损失。被当即挡获后,再次报了案。江源镇派出所派了二名警员到达现场了解情况,再次做了笔录,但至今未依法立案处理。之后,四川鸿福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胡洪总经理到我玉成花木种植场承认相关涉嫌犯罪的行为是他们公司的人所为。但是,胡洪却说 ,他受其他单位委派。

连续两天内发生的案情,是紧密联系一气呵成,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动用多台交通工具实施強制搜身、非法绑架、抢劫、破坏、犯罪手段与情节极其恶劣。 我初步估算,我崇州市江源镇玉成花木种植场的被抢劫和毁坏的设施和林木价值上百万元。

几天以来因影响较大,不少群众听闻后纷纷前来现场参观,无不表示强烈愤慨。我们现请求省、市政府、检察机关、公安机关及各新闻媒体介入调查,报导及高度关注重视。

举报人认为,犯罪歹徒与四川鸿福建设公司的抢劫破坏行为,已构成了严重的刑亊犯罪,公安机关应当依法立案侦察,并尽快抓捕犯罪份子,追回被抢劫的私有财物,并追究犯罪责任。我们现请求崇州市公安局依法扣押侵入现场的作案机械和车辆,希望尽快立案,深入调查侦破此案。并请求书面答复。

   

崇州市江源镇玉成花木种植场

举报人:陈敏    电话:13198537651

二〇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

 

合肥访民张绪珍在国家信访局被维稳人员控制在驻京办

4月27日19时许,本网信息员接在北京上访的合肥访民电话反映,张绪珍为丈夫韦朝芝被劳教一事于26日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在国家信访局门口失踪。28日上午韦朝芝之子告诉本网信息员,27日夜合肥市政府驻京办打电话通知,张绪珍在驻京办。29日凌晨有访民发短信称张绪珍在驻京办,政府人员说张绪珍是非法上访,目前正等待当地截访人员来接。

最近几日本网信息员多次拨打张绪珍手机,但始终是无人接听,故张绪珍极可能失去人身自由,而且手机亦可能被收走,至少不能随意接打电话。

事件回放:4月22日,合肥市维权人士韦朝芝的妻子张绪珍收到合肥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的《劳动教养决定书》,从中获悉韦朝芝被决定劳动教养一年六个月,理由是韦朝芝于2012年1月13日,1月15日到安徽省人大会议中心,梅山饭店等初上访,致使该单位不能正常工作。 23日下午16时,张绪珍接到通知要求她到合肥市经开区联合接访中心,在会议室,合肥市信访局官员欲与其拆迁补偿事宜,张绪珍坚决要求解除对韦朝芝的劳动教养,并称这是谈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前提,在协谈中张绪珍认为政府依旧没诚意,因此会谈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