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见人士王小宁已获释出狱

被中共当局以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判罪服刑10年的中国异见人士王小宁星期五(8月31日)早些时候获释回家。

王小宁的妻子俞陵在电话中透露说,王小宁凌晨被从北京第二监狱释放,比官方的释放时间提前了数小时。

王小宁因在互联网上发表批评中共政府的文章被问罪,互联网巨头雅虎承认其中国分部曾配合当局调查并提供了资料。07年雅虎公司向王小宁家人道歉并做了赔偿。

吉林访民郭洪伟在铁道部门前被殴打后却遭传唤

831日上午,被上海驻京办及警方殴打入院几个月的郭洪伟,再次就被殴打一事到铁道部反应情况求助,不料武警、警察及保安十余人对郭洪伟实施殴打,致郭洪伟无法动弹躺在铁道部门前2个小时。中午12点左右,羊坊店派出所的警察把郭洪伟抬上警车,围观群众以为警察会把郭洪伟送到医院救治,警方却直接将郭洪伟带到派出所传唤。
北京知名维权人士曹顺利和东北上访维权人士沙桐梅、杜红听到郭洪伟被殴打及扣押在派出所的消息后,急忙赶到羊坊店派出所询问情况。派出所的齐姓所长称,郭洪伟是因为“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被传唤,正在调查。
访民吉林郭洪伟和母亲自今年45日在北京火车站为救助被上海驻京办非法扣押的毛恒凤等人而被上海官员殴打致伤,住在北京同仁医院走廊已经140余天,因无钱医治郭洪伟的母亲已近瘫痪。郭洪伟多次到铁道部上访,希望能追查打人凶手,支付医疗费。
目前,曹顺利、沙桐梅、杜红等人正守候在派出所,焦急地等候着消息,郭洪伟的母亲肖蕴玲还在医院走廊,需要有人护理。

国航飞机返航探密 欲逃高官真是他﹖

2012/08/31/20120831105351294.jpg
当飞机返回北京机场时,机场到处布满了警察,大批警察已到机场等候。(网络图片

2012/08/31/20120831105351795.jpg
全体乘客返回候机厅等待飞机重新起飞。(网络图片)

前两天刚看了风青杨分析的为何贪官们总是能成功出逃?昨天就爆出CA981被迫返航是因为高官私自离境﹐真是巧得很﹐难怪分析会直指政治局级别的高官﹐一般的官员能弄出那么大动静吗﹖中国国家安全部门亲自过问﹑要求CA981航班往回飞。

8月29日,中国官方称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由北京飞往纽约的A981航班(机型747)因受到威胁,在起飞后飞行7个多小时后迫返回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降落。

CA981航班究竟受到什么样的“威胁”要在飞行了7个多小时后被迫返航?

薛海的分析很有意思:”据一位曾在南方航空公司驾驶过波音757的、化名为程祥的业内专家分析说,从专业角度来看,这架飞机不像是只受到炸弹威胁或者是受到非常紧急的威胁这一类的。如果受到炸弹威胁或者紧急威胁之类,它就会选择就近的机场去降落,而不会再返航回来。我们可以排除一点就是更类似于查人,而不是查炸弹。

那么,这位“私自离境”的中共相当政治局级别的高官又是谁呢?旅美时事评论家伍凡作了一个大胆的猜想:这位“私自离境”的中共相当政治局级别的高官就是薄熙来。伍凡说,如果真有政治局级别,我做一个猜想,会不会薄熙来给他们放掉了?政治局委员这一级别的,如果没有受到巨大的压力,受到生命的威胁或者是受到羞辱,他不会跑,不需要跑。除非你受到陈良宇、陈希同这种威胁,那有机会他也要逃跑了。那么现在受到最大威胁的那就是薄熙来了,他又是政治局委员这一级。

伍凡猜测薄熙来的理由有二个:一是他是政治局委员这一级别;二是他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和生命的威胁。在中共政治不透明的情况下,我宁可相信伍凡的大胆猜测。

如果“私自离境”的这位相当于政治局级别的高官真的是薄熙来,那么中共国安部门迫使CA981返航,则算是成功避免了一起比王立军事件更具爆炸性的政治事件即薄熙来事件。

不过,中共不要高兴的太早了。

虽说是中共成功避免了一起“薄熙来事件”,但问题的重点并不仅仅在于薄熙来脱逃本身,而是在于谁放了软禁中的薄熙来。

是谁放了软禁在北京家中的薄熙来呢?

伍凡分析,这件事情(有人放掉薄熙来)就凸显出中共在十八大开会之前非常非常的不稳定!非常紧张!非常紧张!调军队来保卫开会这本身就够紧张的,又出了这么一件事情。假如是薄熙来,等于是把这个会(十八大)砸掉了。你这个会开是要处理薄熙来嘛,你现在被处理的人跑掉了,这会不就砸了一半了吗?如果是薄熙来的话,如果真的有人要放薄熙来的话,那中共就是分崩离析了。

不过,也许“私自离境”的高官真的不是薄熙来,而是另有其人,那么这名高官又是谁呢?为什么官方至今依然紧紧捂着盖子呢?”

藏族烈女以死证清白 当局封锁消息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天祝县一位年轻藏族女职员,怀疑遭上司诬陷挪用公款,上周六在任职的银行门口喝下硫酸溶液,当场身亡,遗体本周一火化。事发后,当局封锁消息,死者家属与外界的联系被切断,其任职的工商银行天祝支行人员否认此事。记者致电死者的叔叔,电话两度接通后,无故中断。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导。

银行门前喝硫酸当场身亡

据本台了解,甘南州天祝县一位在银行工作的25岁年轻藏人,上周六在银行门口喝下硫酸,以死证明清白。据一位匿名的知情藏人星期四告诉本台,死者叫加羊梅朵,最近刚从深圳旅游归来,上司说她将银行的钱转到私人名下:“是在当地天祝县工商银行工作的,藏族,今年刚刚25岁,八月初她到广东旅游,回来后,工行的领导说她贪污了单位的钱,挪用了公款,单位里可能训了她一下,然后追问。那个女的一气之下,把硫酸喝了,又在身上泼硫酸后,身上衣服烧了,当时就死了。她就死在工行门口”。

知情者告诉记者,加羊梅朵是华锐藏区玛尼曲隆人,毕业于青海民族学院,两年前进入银行工作。她的父亲叫中热,母亲叫加休才让,都是五十多岁的农民:“是青海民族学院毕业的,她说她没有贪污,真的是没有挪用单位的钱,但是他们的领导强行把这个罪名加到她的头上,把她冤枉了,然后她抗议没办法,把硫酸喝下去。具体的你去调查一下,我说的都是事实,但是不是真的冤枉,是不是真的贪污了钱,或者没有,我也不知道”。

但是她也谈了自己的看法:“我是这样认为的,因为不是冤枉的话,不可能一个这样年轻的生命喝硫酸,泼硫酸(自杀)”。

她说,加羊梅朵的遗体本周一火化后,家人将其骨灰撒在了当地的扎西浪娃山中。

当局封锁消息 家属对外联系被切断

记者就此致电工商银行天祝支行查询,对方回答非常迅速,听似有备而来。
记者:是不是有位藏族女工作人员自杀?
回答:啊,没听说过。没有,没有这么回事。
记者:说是喝硫酸啊?
回答:确实没有过,不知道是不是别的地方的,我们这儿没有,我敢打百分之百的保票,而且用人格来担保,没有这回事,现在流言蜚语的多着呢,还有这么个事,无中生有。

知情藏人说,她是从死者的叔叔万玛处获悉此事。记者周四下午致电死者的叔叔万玛,接通后中断:“哎,您好,问一下加羊梅朵是不是出事了?。。。。。想问一下?”。

电话中断。记者十分钟后,用显示号码的手机,再次致电他,情况和前一次一样,但这次传出万玛的声音。
万玛:喂。
记者:您好,万玛。
万玛:喂,你说什么事?喂。
记者:问一下,您侄女的事情?

电话再次中断。记者稍后致电,无人接听。

知情藏人告诉记者,事发后,当局封锁消息,死者家人与外界失去联系。本周家属及亲属已向甘肃省委投诉:“他(万玛)知道这个事情是三天以后(本周一),他跟他们家人联系,他们家人都关机了,电话也打不通,所有的亲戚,还有家人现在投诉到了甘肃省委,他说,可能没有希望,他还说,你也知道我们老百姓说不过政府的”。

记者致电甘肃省委办公厅及省政府信访局,询问事件,对方表示:“这个我还不太清楚,我这边是行政办公室,今天上午都在开大会,您明天打到接访处那边问一问”。

洛阳二运千人上访 信访官惧外媒曝光

8月29日,洛阳市第二汽车运输公司职工约上千人去洛阳涧西区市政府信访局上访,职工认为,因为企业改制,许多职工失业,被买断工龄等,而失去生活来源。上访民众谈信访官员的暴力行为时,也有人说,她曾给海外媒体透露访民消息,一惯粗暴的信访官员惧外媒曝光,对她改变了粗暴态度。

上千人去信访局上访

洛阳二运职工郭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29日上午,二运职工代表交了上访诉求,信访局没有作答覆,周围都有许多警察,没有发生冲突。一惯打访民的洛阳信访局副局长何柯伟见职工人多势众,也没敢动手打人,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记者致电洛阳市信访局,就29日二运职工企业改制后面临生活上的困难,上千职工上访政府方将作何解决,接电话的某官员表示,他不知情,叫记者打电话找其他官员,但拒不提供联系方式。

访民谈洛阳信访局官员

郭先生说,上次他单独一人来上访,坐在接访室门口等待官员接访,他看见信访官员过来了,正在高兴时,结果官员上来就给他胳臂上一拳,并露出凶相,他问官员为何打人时,官员回答“滚蛋!”,后来听访民说,这个官员叫何柯伟,是信访局副局长,据反映他几乎打遍每个上访户。

洛阳市民邢璐表示,大纪元等媒体每次报导访民的事,洛阳政府都显得很紧张,大约今年5月份,她向大纪元记者透露了一个访民在信访局门前自焚身亡的事,结果警方和信访局官员都非常紧张,甚至惊动了市委书记。

官方找她谈过话,问她透露消息的事,她认为,这是发生在光天化日下的事实,大陆媒体被禁声,只有靠海外媒体揭露真相,信访局局长对市委书记说,邢璐是外语学院毕业的,国外朋友可多,此后信访局局长虽然还没有给她解决上访的问题,但对她的态度转变了。

官员改制业债下不顾民生

二运集团职工认为,由于企业改制后,各方面效益和待遇还不如从前,今年,洛阳二运的许多在职人员被“下岗”失业,临走时没有办理任何手续,也没有结清工资,至今连生活费也没有,有的工作了几十年,突然失去生活来源,叫别人一家老小怎么过,另外,洛阳二运许多职工被买断工龄,且买断金太低。

郭先生说,洛阳二运数千名职工积累的财富被集团官员贪腐,任意侵占为私有财产,对职工的各种集体诉求,集团公司和政府有关部门就用大话搪塞,如受金融危机影响,货源短缺,效益受到很大影响,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等。

企业改制前,职工都以为会越搞越好,没想到职工都成了改制的牺牲品,他认为,改制应当顺民意,以民生为准则,而各级官员却不顾职工死活大肆宣扬所谓改制业债。

据悉,去年,洛阳第一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洛阳市第二汽车运输公司、洛阳市汽车运输公司三家运输企业成立洛阳市交通运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洛阳官方宣称是“摸着石头过河”的大胆尝试,并声称改革进入“深水区”,好改的都改完了,剩下的都是“硬骨头”。

父亲上访遭拘留 女孩:我们要爸爸

上访遭拘留 少女:我们要爸爸
高敏与10的妹妹

【看中国记者杨蓉真采访报导】“我要我的爸爸回来。”电话那头高敏犹带稚气的嗓音说着。16岁的高敏,与10岁的妹妹,加上一个身体不怎么好的爷爷,没钱、没亲戚,作为家中经济与精神支柱的父亲遭到拘留,“爸爸何时能回来”成为他们心中的痛。

2012年8月13日,来自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齐村镇渴口村的高敏与父亲以及妹妹三人到北京上访,反应司法干警侵权的事。后于26日到北京香山游览,却被当地民警田劲(警号036683)等人带到香山派出所,当时已经中午,被带去的有10多人,其中有5、6个小孩子。

高敏讲述:小孩因为饿得有气无力,向民警田劲要求吃东西,没有受到重视,所以偷偷出去打了报警电话110,但警察一听是香山派出所,就直接把电话挂了,多次都是这样。后来他们向民警王晶伟(警号038291)要吃的,他不但没给,还把其中一个只有9岁的小孩打了一顿,当时她的眼睛受伤,看不清东西。

一位残疾人周前红出面制止王晶伟的暴行,也遭到殴打,大姆指被打断,头部流血。后来来了5、6个民警,拿着手铐想要把周前红铐走,但未能如愿。之后打了所有的小孩,有的小孩肚子痛,腿痛,眼睛痛,过程摄像头拍得一清二楚,在场的其它访民邓雁春,巫建英,廖杨红等人也可以作证。

当时他们不被获准看病,一直拖延到第二天(8月27日)早上6点,期间他们被限制在香山派出所不许外出、不许就医、没有给他们饭吃,也不叫他们见上级领导。高敏认为他们这是蓄意整人。

28日,高敏等人被带到海淀区看守所,其父亲及周前红遭拘留。高敏与其妹妹则被强制接回地方。高敏表示:上午8点左右,香山民警把周前红和他11岁的女儿周晶晶带走;她与父亲、妹妹三人则被他们当地驻京办的刘姓人士带至海淀区看守所,截至当时,他们已经四顿饭没有吃了。

下午3点多,海定看守所在没有说明原因的情况下拘留了高敏的父亲,高敏与妹妹想要与父亲在一起,被暴力强制隔离。高敏:“我们要求和爸爸在一起,因妈妈去世了,我们只能和爸爸在一起。香山民警还有地方政府人员就使用暴力把我和我妹妹由好几个人抬着、拉着、拽着、拖着上了接访的车。”她们被带回当地丢在路边,直到晚上7点多,才回到家。

高敏表示:目前没有父亲的任何其它讯息。她说:“什么通知单都没给我们,就说了一句话,你爸爸被拘留了。”她感到愤怒:“难到中国法律就说这样的吗?就这样欺负一个无辜的人的吗?就这样关押、看管或拘留就不要理由吗?不需要法律依据吗?”

高敏曾在数年前与父亲到北京上访,遭到政府人员扭伤脖子,住院3个多月,后来高中未能考好,目前未就学。数年前,因为父亲开始上访,后遭到政府人员在没有精神病的情况下送到精神病院,高敏的母亲由于担忧丈夫真的成了精神病人,惊吓之下一病不起,后来过世。这几年他们就是靠父亲打一点零工过活,生活艰难。

高敏的父亲高长里2001年4月因脊椎有病,请假医治,出院后单位违反《中国劳动法》条款,未发给7个月的工资,他到法院起诉,但遭到单位限制人身自由,胁迫他撤诉,非法拘禁期间长达9个小时,滴水未进。他后来向有关执法部门反映遭非法拘禁一事,被以“不是本部门管的事”推诿,后各级工会、人大、纪委也相互包庇。

2003年6月,高长里到省委上访,虽有《督办单》,区委、市委还是拖着不办。高长里在其博客写道:区委、市委的人告诉他“《督办单》是给上面人看的,不是给你看的,你不必知道结果,你可以上北京,上日本,上联合国上访,你的事,就是不办,他是什么官,人大代表,区长助理,我还想在干几年呢?”

上访遭拘留 少女:我们要爸爸
9岁女孩眼睛被打伤

上访遭拘留 少女:我们要爸爸
访民高前红头部被打出血

维权人士‘苦命鸳鸯’ 聚散离合终得“结婚”

中国无锡居民华春辉和河南的王译女士,经过一年多的等待和周折,终于在8月27日领到结婚证书,成为夫妻。他们表示,要相互扶持、继续维权事业。不过,已经举行了婚礼仪式并成家的武汉异议人士秦永敏和山西女子王喜凤,至今未能领到结婚证。

王译、华春辉成眷属网友祝贺,领证结婚,这对一个正常合法的居民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但对于中国的维权异议人士来说,这么一个看似平常的程序有时则要经过艰难的抗争和付出。王译和华春辉就是这样一对被网友称为“苦命鸳鸯”的夫妻。

他们二人8月27日在王译女士的家乡河南新乡市领到结婚证书之后,网友纷纷表示祝福。此前华春辉8月20日刚刚被无锡警方解除劳教。

王译和华春辉的朋友、维权人士张永攀在推文里有这样一段话:有这样一对情侣,在即将领结婚证的那一天被公安局抓走。后女的被劳教一年,男的苦苦守候。女的出来后,男的被拘后转劳教因糖尿病所外执行。女的若去看男的,警察想尽各种办法阻止会见。这两年,两人墙里墙外相隔千里苦苦相恋,今日终于领到结婚证。这就是王译和华春辉的故事。

地方国保恼怒 提无理要求,王译女士8月30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首先对网友的祝福表示感谢。不过她告诉记者,尽管他们费尽周折领取了结婚证书,但是他们仍然放心不下。

因为“无锡国保听说了我们结婚,大发雷霆。它表示愤怒,说我们这边放行了,允许我们结婚了。无锡那边是不允许我们领证的。我们考虑到了无锡一直在作恶,如果说我去的话,我们领证,不能说百分之百,百分之99是领不到的。”

王译告诉记者,在无锡国保的压力下,她的家乡新乡市国保8月29日要求他们发声明说,正在申办结婚证,不让他们承认已经领证。王译夫妇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

王译说,这个证是经过了整整一年零十个月才拿到的,决不能让国保再拿了去。

她对记者说,她和华春辉今后会相互扶持,继续维权事业。

王译因言获罪,人称‘推特言论罪’第一人。

王译和华春辉原本计划2010年10月28日在无锡市领证,那天恰好是华春辉的生日。可是王译当天就被无锡公安局传唤,2010年11月15日被河南当地公安局判处一年劳教,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

王译2010年10月17日在推特上转发华春辉呼吁愤青们砸世博园日本馆的推文时,附加了一句“愤青们冲啊”。王译就是因为这句话被判劳教,她也因此被称为“推特言论罪”第一人。

在那之前王译积极参与维权行动,包括跟随北京的维权人士王荔蕻一起去福州声援福建三网民。期间还因为散发传单被抓过。

王、华先后被劳教,王译跟华春辉因为共同的理想于2007年相识相爱。王译被劳教之后,华春辉连续数月每天在推特上为恋人王译呼吁,直到他自己也被判劳教。

据博讯网,华春辉因为响应“茉莉花革命”于2011年2月21日被抓,2月22日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罪”刑拘,后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延长刑拘,最后被无锡警方以“煽动非法集会”处以劳教一年半。

2011年8月10日,华春辉因为患动脉硬化、糖尿病和肾病等疾病,获准所外执行。

华春辉:〝能跟相爱的人团聚 太好了。〞

王译2011年12月被解除劳教之后,几次试图跟华春辉团聚,都因无锡国保从中作梗没有如愿。无锡国保曾警告他们,如果擅自跟对方见面就再次将他们抓进劳教所。

华春辉同一天对美国之音表示,终于能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非常高兴。“能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两个人之间可以相互关心,相互扶持。这肯定有很大的好处。”

华春辉说,解除劳教之前,又无法见到王译,他非常苦闷,那时整天借酒消愁。

王喜凤:〝继续通过合法渠道尝试办证。〞

另一方面,一直被武汉警方以“非法同居”为由骚扰的著名维权异议人士秦永敏和王喜凤目前仍在为办理结婚证奔波。王喜凤8月30日对美国之音表示,因为户口首页至今没有恢复,她和秦永敏现在还被认为是“非法同居”。但事实上,他们已经在今年5月13日举行了婚礼和婚宴,除了几十名亲朋好友外据说还有警方人士也参加了婚礼。

王喜凤的户口所在地要求他们二人一道去山西原籍办理相关手续,但是秦永敏目前仍是监视居住,无法离开武汉。而王喜凤又不可能一人回到原籍,因为秦永敏担心她的安全,不希望她只身离开武汉。王喜凤表示,他们尝试了各条渠道,申办结婚证书,都走不通。现在他们只能寄希望通过上访这条路,但希望有多大,他们并没有把握。

三大中共贪官的陪睡情妇都是〝三八红旗手〞图

近日,有大陆网友转发一则了《三大陪睡的贪官情妇竟都是〝三八红旗手〞》的帖文,披露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文强、铁岭市公安局局长谷凤、四川省教育厅长汪风雄等中共贪官的情妇,竟然都是所谓的中共〝三八红旗手〞,引发舆论哗然。有网友戏称:〝这样才配!〞

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文强情妇陈光明

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文强案发后不久,曾被坊间誉为重庆警界女杰的陈光明也因涉案而接受调查,并且承认了其文强情妇身份。

有报道说,陈光明因为涉及文强案再次接受调查,上次接受调查时她只承认了和文强是情人关系,随着对审讯文强的顺利进行,一些涉及陈光明的事件也暴露出来了。

陈光明曾被中共评为十七大代表党代表,全国十大女杰,全国劳模,〝全国三八红旗手〞,也曾是重庆乃至全国省级公安禁毒战线上惟一的女总队长。


四川省教育厅付厅长汪风雄的情妇苏洪曲。(网络图片)

原铁岭市公安局原局长谷凤杰情妇王雅彬

谷凤杰,原铁岭市公安局原局长、原铁岭市副市长,2011年5月被带走调查。涉嫌买官卖官,贪污受贿。谷凤杰被免职后,当地官方一直没有公开案情,涉案细节不为外界所知。

王雅彬原来是铁岭市公安局213研究所的一般工作人员,因为成为谷凤杰的情妇,2006年初,由原来的事业单位调入铁岭市公安局户政一站式办公大厅负责人。因为当时群众举报王雅彬在此期间贪污公款6万元,谷凤杰得到消息后,为了保护自己的情人王雅彬,竟然在一夜之间以公安局党委的名义宣布解散一站式办公大厅,还被日后提拔为铁岭市公安局社区警务管理支队支队长。

王雅彬获所谓的铁岭市劳动模范荣誉称号。2009年9月,王雅彬获得〝全国三八红旗手〞。还被提名参加了第六届辽宁省十大女杰评选。


原铁岭市公安局原局长谷凤杰情妇王雅彬。(网络图片)

原四川省教育厅付厅长汪风雄的情妇苏洪曲

四川省教育厅付厅长汪风雄被双规,涉案金额达4000多万元,被正式逮捕。汪风雄养了4个情妇,其中就有四川省教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苏洪曲。

四川省教科所原副所长苏洪曲在组织编写教材教辅工作中,收受四川科兴教育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现金10万元。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后,被作出有罪判决。

苏洪曲在2008年1月23日以200万注册资本成立了四川书缘教育图书发行有限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7月25日,这家教育图书发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进行了变更。由于涉嫌在中小学教科书渔利,同时自己出书,变相勒令各大学校购买。2008年六七月间,苏洪曲被拘,交代出汪风雄的问题

苏洪曲曾荣获四川省直机关〝三八红旗手〞。


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文强情妇陈光明。(网络图片)

〝全国三八红旗手〞是由全国妇联主办的,其表彰对象均是各个时期所谓的〝先进妇女典型〞,也是中共专项表彰妇女〝先进人物〞的所谓最高荣誉。因此,有网友表示,原来中共的女干部都是陪人家睡出来的……

人民万岁的世界2010:这就是中国的现状,政府已不可信任,人民应该怎么办?

工农后代:说明官员的道德败坏到了无法无天的时候.

lxp888:这些女人干部都是陪人家睡出来的?恶心啊~~~

我哭狼啸:〝三八红旗手〞、〝劳模〞也被铜臭和权力污染,被一群猪任意授受他人,出现这类怪现象就不足为奇了。只要权钱起作用,就难有净土,适应如今社会环境也就见怪不怪了。
yuzhuli11450:这些狗官、贪官、政治女娼妓都有共同点:坐在台上,道貌岸然,人模狗样;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满嘴仁义道德,一肚男盗女娼;不抓都是孔繁森,一抓都是王宝森

上海维权人士朱金娣在黑监狱中绝食抗争

824日下午,上海访民朱金娣在北京最高法院正常上访时,遭到上海浦东新区地方政府派遣到保安人员绑架。825日晚上10时多钟,朱金娣被押回上海,关押在地方政府私自设的位于上海市浦东大道2900号金华旅馆103房间的黑监狱内,至今朱金娣已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5天。 因担心家中患忧郁症的儿子,朱金娣从828日开始进行绝食抗议。
朱金娣依法维权被拘留时曾经在监狱中绝食,今天朱金娣在黑监狱绝食抗议已经第3天。今天早上朱金娣打电话告诉朋友:自己在裸体抗议,一个男人当作没事似的在她房间里走来走去。朱金娣为抗议非法关押绝食后,上海当局派沪东街道政法委书记王纪兵、信访综治科韩俊到黑监狱,不但没有任何解决问题的诚意,还恐吓朱金娣:访民无论到北京或北戴河都是违法。
朱金娣说,她被关押在上海市浦东大道2900号金华(音同)旅馆103房间的黑监狱内,上海浦东新区沪东街道政府派6~7个保安把守门口,不让她出房门一步。据看守人员讲,要到18大会议开完才能放她回家。
朱金娣儿子的商铺在上海浦东陆家嘴,2008年被强拆。200910月份在中共建国六十周年之际,朱金娣因关注侵权个案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新区分局刑拘30日。朱金娣期满释放回家发现儿子目光痴呆、自言自语。朱金娣多次带儿子求医,都诊断为忧郁症。
朱金娣多次找有关领导反映因强拆商铺问题久拖不决,造成自己的儿子得了忧郁症。有关领导居然称“不是忧郁症,是对社会不满”。
朱金娣2002年私房拆迁安置中遭到法院枉法裁判而上访。在上访维权及关注其他访民的过程中,曾遭到过2次刑拘,多次被关黑监狱。由于上访受到监控、关押等迫害,她儿子患忧郁症,病情越来越加重。
此时,朱金娣又被关黑监狱,其儿子无人照顾。朱金娣非常担忧儿子的情况,遂以绝食和裸体进行抗争,请求媒体和社会各界正义人士紧急关注。
朱金娣曾因维权被殴打
儿子商铺强拆时朱金娣手持非《法抢夺民宅》的标语在原址抗议
朱金娣因关注侵权个案被刑事拘留

 

辽宁丹东卷款2亿跑路市委书记 官方证实早已离境

网传早已“跑路”的辽宁丹东市凤城市委书记王国强,经丹东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确认已于今年4月离境。此前网络传闻王国强卷款2亿出逃,与在美家属会合。官方沉默数月后不得不给了个说法。

辽宁和丹东有关负责人透露,王国强曾于2010年7月以赴美参加女儿毕业典礼为由,办理因私出国护照,因故没有成行。今年3月,王国强在美国驻沈阳总领事馆办理一年多次赴美签证,并于4月24日擅自与妻子谭某(丹东海关主任科员)从沈阳机场出境去美国。

王国强今年3月后就再没有在丹东市政府的公开报导中露过面。市委书记职位一直空缺,政府信息公开版面中搜索不到王国强、市委书记等字眼。而政府政务公开一栏的人事任免中并未提到任何关于王国强被罢免的消息。

近日网络上爆料王国强已经卷款2亿擅自离境,家属早已提前移居美国。而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致电市委办公室,问为何市委领导没有书记王国强名字,接电人回答说“我也不知道”,就挂掉电话。之后,记者又致电丹东市委组织部办公室,接电话人员回应,王国强为省管干部,其问题正在调查中,结论还没有出来,具体情况不清楚。

据媒体报导,丹东因海德供热事件引发市民投诉上访,而王国强因涉嫌收受海德贿赂而被调查。

丹东凤城市政府官网所有与王国强有关的信息都已清理掉。“领导风采”栏中显示原市长马延春已继任市委书记,“政府采购”栏正在维护中,“走进凤城”栏中仅留有2009年的大事记。从大事记看,2亿元相当于凤城年度财政收入的20%,而凤城百姓年度人均可支配收入大约为12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