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异议人士:薄熙来罪有应得 杀人偿命

中共官媒公布了对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双开、移交司法的决定和他的主要罪名后,引起大陆民众强烈反响,人们奔走相告、拍手称快,认为薄熙来罪有应得,应该依法严惩。

9月29日,西安异议人士付升表示,薄熙来罪有应得。

(录音):现在老百姓希望尽早公布它的犯罪事实。因为它的罪行比谷开来王立军要大的多,谷开来都判死缓,(由于)它对国家法律的蔑视,造成了这么大的社会动乱。它还是很高的领导人,知法犯法,利用法律造成了如此灾难性的后果,我相信,千刀万剐老百姓都能理解。党纪我们管不着,是你们自己的,国法是一定要追究的,中国有句话,“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犯什么法,那么就按法律程序来惩罚它。应该公开审判,可以公开旁听,也可以叫律师公开介入。我认为判死刑是不为过的。就是(无论)你判死刑还是无罪,都要向全国老百姓公开,叫老百姓心服口服,让犯罪嫌疑人也要心服口服。

付升认为迫害法轮功是薄熙来最大的罪行。

(录音):9月中旬联合国都召开了这么大的听证会,全世界都感觉到非常惊讶,(官方)连一句都没有提,应该把这个脓包挤出来,为我可怜的中国着想,为老百姓着想,把这包袱放下来,一定要把法轮功的真相公布于众。这样才能获得世界人民的谅解。可以说也是中国人民给他们一次机会、也是世界人民给他们的一次机会,看看他们怎么处理。法律高于一切,任何团体和个人,不可能跨越法律之上,这又是一块试金石,我们来看一看。

周永康是薄熙来背后的指使者,应该一查到底、依法追究。付升说,

(录音):如果它违反了法律,它也要受到法律的严惩。在薄熙来这个案子上,周永康既是参与者,也是见证人,而且还是支持者,现在从公布出来的资料看,都是这样。无论是谁,牵扯多少人,都要一查到底。希望这不是一句空话。不是侮辱全世界人民的智商、侮辱全中国人民的智商,根据法律最终来解决这些问题

(录音):罪有应得,也是一个大好事情,它的影响是很大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它和76年粉碎四人帮有点类似。当时把四人帮抓起来了,这个历史好象有点相似。我觉得这个事情大概要一个个做,就是要清除这些人,先把薄熙来抓起来,其他的人可能通过换届,先把它换下去再说。周永康下来,其它江派或者叫上海帮的都下来。以前清除四人帮一次抓4个,这次一次抓一个。如果他们要认真的顺藤摸瓜,先搞掉谷开来、以后王立军、再是薄熙来,一个一个往上抓。

艺术家/北京行为艺术吁废劳教 反被警察刑拘

北京宋庄艺术家邝老五和追魂周三上午在北京进行“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的行为艺术,被当局以“涉嫌扰乱社会秩序”刑事拘留,外界再度呼吁废除劳教。

图片:邝老五和追魂在街头展开行为艺术。(网友提供)

一直遭外界批评是恶法,不经审判的劳教制度近日再度引起关注,不少律师及民众都呼吁应当尽快废除劳动教养条例。

邝老五 追魂呼吁废除劳教被刑拘

北京宋庄艺术家邝老五和追魂周三上午十点在北京艺术园区宋庄开展“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的行为艺术活动,他们在街头打起“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的横幅,但之后被宋庄派出所人员带走。当局以所谓“涉嫌扰乱社会秩序”刑拘二人。同时被抓的还有追魂的妻子,但因为家中有6岁孩子,因此她先被放回家。

追魂的妻子周四上午前往宋庄派出所,获知了两人已被刑拘,她同时也存钱给他们。但当局并没有告诉她丈夫会被刑拘到几时。

她告诉本台记者:“邝老五他们做了一个条幅,说是要废除劳教并释放艺术家。结果当局就说他们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刚才我从派出所出来,他们告诉我两人已经被刑拘了,让我去给他们存点钱。其他的我也不知道太多。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你想发出一点自己和主流不相符合的想法的话,就可能遭受这样或者那样的打压,被当局制裁,被管制。就是没有好果子吃。而且他们对我是取保候审的,因为我有孩子。我也就在家安安静静的呆着看孩子吧。”

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周四在推特说“一位憨厚热情的藏族汉子丶一位执着探索的艺术家,喝酒喝到断片儿,唱歌唱到泪流,真性情中人!中秋临近,因为一次废除劳教的行为艺术,又被失去自由!劳教本该废除,行为艺术何罪之有?”

曾和邝老五追魂一起参与活动,并于周三周四两天都去探望他们,却被当局关押五个多小时的诗人王臧向本台表示:“我也被他们关了五个多小时,因为他们说我也有参与。我们在参与活动之前和追魂一起到邝老五家相聚并拍了照片,但是相机被他们收掉以后我们里面很多的合影和照片和视频都被他们搜到了。我觉得这次是一个很好的艺术作品,我对此是非常赞同和认可的。政治不能压迫艺术,艺术应该创作自由。况且废除劳教是一个必须的东西,这是他们自己定的一个非常邪恶的,违反宪法,侵犯人权的一个制度。艺术家在创作行为艺术作品的时候,是一个艺术行为,任何干涉都是非法的。”

废除劳教呼声再起

中国大陆近期废除劳教的声音不断高涨,然而被“非法”劳教的案例却没有停止发生,不少访民因为家中房屋被强拆,去北京上访,遭地方维稳人员抓捕之后,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劳教。在今年六四期间,北京艺术家华涌和郭珍明在天安门广场举行艺术活动悼念六四二十三周年,也遭到当局人员抓捕,其中华涌被移送劳教一年零3 个月。

劳教制度存在争议是因为当局可以不经过法院受理审判,公安局只要凭着一纸“劳动教养决定书”就可以轻易让民众服刑丧失自由。

据了解,有地方派出所还以劳教者数量作为年终奖励的指标。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

艾未未怒斥在中国无公义

中国政治异见分子,维权艺术家艾未未被中共控以逃漏税,艾未未不服提出上诉,北京法院周四(9月27日)二审裁定艾未未败诉。艾未未表示,在完全没有听证和不让他本人出庭的情况下就做出判决,实在没有公平正义可言。

周四(9月27日)上午,坐落在北京朝阳区的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艾未未的上诉作二审宣判。艾未未早上抵达法院,但得到的结果是没有任何听证过程,只有直接宣判。艾未未表示,法院从来没有给他申诉的机会。

中国维权艺术家艾未未:“我从没想到法院这样枉顾事实,这样不合理的,这么欺侮人。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完全不尊重事实,没有给我们辩护的任何机会,也完全不考虑纳税人的权利。”

艾未未在案件审讯及一审宣判时,都被拒出庭。

今年55岁的中国维权艺术家艾未未说,法院没有按照法律规定提前三天书面通知他和他的代表律师关于开庭的日期,故意导致他的律师不能为他出庭辩护。

中国维权艺术家艾未未:“他们甚至没有告诉我们今天要庭审,只是通过电话告诉我们。法律规定他们得提前三天以书面通知,因此我们的律师们没有时间到,有的不在,有的去法国,所以我们只得自己来聆听判决。”

尽管艾未未呼吁此案能获得公开审理,但社会学家认为中共这么做,试图是为了压制这位维权艺术家不要自由发表言论,因为他曾多次批评中共政权对法律和公民权利的藐视。社会学家表示,中国的法院是中共控制的,持异见者的诉讼案件几乎无法成立,上诉也通常被驳回。

中国维权艺术家艾未未:“大家认为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结果。’这是真的。今天的结果不是我们应该得到的。中国应该每天进步,但实际上并没有。我们都仍然生活在一个腐败的法治系统,没有公正正义。”

有媒体报导,中共政府藉此案要艾未未保持沉默,但却事与愿违,反而引起公众的同情而帮他交纳税款。约有30,000人汇款给艾未未,帮他支付了845万元人民币(约134万美元)的巨额欠税。有些支持者甚至把钱折叠后 ,塞到纸飞机里射到他家。

防暴警察夜袭广东华二村上百人受伤

中国广东潮安县彩塘镇华二村,村干部在村民不知情之下偷卖了很多地,村民没有分到一毛钱,村民们在4月20日上访市潮安政府后,9月22日县公安局副局长来到村里,遭到上千村民围堵讨说法,半夜派出300防暴警察毒打并驱离村民,导致100多村民受伤。

华二村土地被村官偷卖,村民几个月来到镇政府和县政府上访无果的情况下,4月20日100多名村民到潮州市政府上访,要求归还土地。9月22日潮安县公安局副局长傅旭亮到村里时被村民围着质问,夜里政府派出300防暴警察毒打并驱离村民。

华二村村民表示,村干部偷卖了很多地,其中一笔100多亩的地,按照当地土地市价每亩为500到600万元,村民权益受损好几亿人民币,村民们4月20日到潮州市上访,9月22日公安局的人来村里,不抓贪污的人,被上千村民包围讨说法,到了半夜很多村民回家睡觉,还剩下三、四百村民,300个防暴警察就进村,拿着盾牌警棍见人就打,不同程度的受伤有100多个,现在还有2个在医院治疗。

村民指出,村里有80000多人,原有的2000多亩土地,每人分不到一分地,七、八年来,土地陆续被政府征收和村干部变卖完毕,村民未分到一毛钱。

村民说卖地的钱是人民的血和肉啊,村干部人民的血和肉都吃了,有的耕地都到现在七、八年了也没有开发,全都荒芜了,现在村民一分地都没有了,村民只好出外谋生,所以村民才会去上访,政府就整天派警察到村里来抓人。

防暴警察奇袭使100多名村民不同程度受伤,其中老年妇女接近一半。已经是当老祖母的村民陈舜音,遭警棍打在头上血流满面,差点丧命,还好被村民紧急送医。

华二村另一位女村民表示,村里面到底被卖多少地呀,村民都不知道,村民肯定不同意卖地,但也无可奈何,22日晚上,围堵公安局副局长的很多村民就被防暴警察打了。

当地治安队向记者否则此事,村委会也拒接记者电话。

华二村原有2000多亩土地,这几年来被政府征收数百亩土地,剩下的地,有数百亩被村委会低价出租,由于帐目不公开,实际被卖多少地还不清楚。村民表示已经查出村委把30多万元卖地款做为奖金进行瓜分。


(图片:村民提供)


(图片:村民提供)


(图片:村民提供)


(图片:村民提供)


(图片:村民提供)


(网路图片)


(网路图片)


(网路图片)


(网路图片)


(图片:村民提供)


(网路图片)


(图片:村民提供)


(图片:村民提供)


(图片:村民提供)

十八大临近当局封网 国际组织促解封

随着十八大临近,北京当局除了加强对异议人士和访民的打压外,还加强了对信息流通的封锁。18大期间中国内地除封锁网络外,还加大力度删改网站内容、封锁翻墙软件、微博等国内网站,以及限制手机短讯传播及准备封闭数据中心机房。国际媒体权益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本周一在华盛顿发表声明,敦促中共当局18大前,停止新闻封锁和阻碍外国记者从事新闻报导。

本次网络封锁出现很多以前从来没有出现的现象,比如国内使用Gmail出现困难。据了解,这次国内封网主要体现在:一是浏览网站的难度有所加大;二是本次网络封锁将主要针对电信营运商。

具体做法是封闭数据中心机房,也就是除了政府人员以外,所有网站人员和硬件都不能进出机房,以防止十八大期间出现人为性的网络破坏。同时, 一些网站诸如〝六四天网〞网站遭人入侵,网站内容被更改。

香港记协主席胡丽云:〝中共每一次在关键时刻,一些重大事情的时候,他们不会那么容易,放手,让媒体有一个自由去报导所有的事情。〞

不仅国内的论坛、微博遭到封锁,连国际大媒体诸如《纽约时报》、《彭博新闻社》因为报导即将接任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的家人拥有大量财富以后,现在在国内,无论中、英文都无法搜索,显然已遭到封杀。

全球自由信息运动创办人张新宇:〝他这种新闻封锁也好,就是他的自然的一个, 在共产党这个行为当中,一个自然的行为,也就是他是必然这样做的。因此我觉得,相比之前一段更严重了,所以国际组织发出呼吁。 〞

由于近期来国内政治局势愈发敏感,特别是曝出包括王立军、薄熙来事件令18大的权利交接异常复杂。相信到十八大召开时,中国的网络自由将面临更为严峻的考验。

成都四名上访维权者遭多部门推诿被截访

910日至20日,周成群、李廷惠、曾少梅、陈伦珍等人在北京上访期间,遭到了一系列不公正对待。
据周成群说:她们于910日早上630分到达北京,先后到1、北京正义路邮局交信到中央各部门。2、到中组部登记身份证。3、到国土部填表登记。4、到农业部登记。5、到北京治安总队作身份证登记。
911日她们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建设部登记上访反映各自的问题,没想到建设部的接待人员工作太度十分恶劣,拒不接待,她们在接待窗口不断的诉求,工作人员就是不理,愤怒的她们,拿起手机对其录像,说要投诉接待工作人员,最后工作人员才发表登记。
这位接待人员没有佩戴工作牌,只是自己说自己是七号工作人员,同时这位七号工作人员还对周成群等人说:一个月以内,我会把你们的情况从网上给你们发回四川成都市,但最后还是你们区政府来解决。
913日周成群、李廷惠、曾少梅、陈伦珍等四人,天还未亮就到国家信访局排起长龙等待信访登记,很辛苦的排了5个小时,终于排到信访第三接待窗口,结果第三接待窗口工作人员告诉周成群、李廷惠说回四川去,我们830日已经把你们的情况转回去了。所以没接待她们,更沒有领表登记。
912日四位访民到了中纪委登记,第四接待窗口未带证的工作人员又将他们推到国家信访局,如此推诿,令大家感到解决问题无望。
917日上午,李廷惠、周成群、曾少梅、陈伦珍到全国妇联填表登记,后周成群向她们反应成都市锦江区政府侵吞《成都装饰布厂》的集体资产和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渎职侵权,但妇联的人没作任何表态。
914日她们又到国土资源部填表登记,接待工作人员告诉访民周成群,你们这个城镇集体的房地产还是回去找当地政府,拒绝作进一步的调查了解。
918日,四川成都访民周成群、李廷惠、曾少梅、陈伦珍在北京力学胡同被警察挡获送进府右街派出所。晚上9点左右被送进九敬庄。深夜11点被四川驻京办押到托月宾馆。
919日在北京托月宾馆呆到下干5点,四川驻京办把双流、成都共计17上访维权者送到北京火车站西乘晚上632的火车开往成都。
920日晚930分,四川驻京办工作人员和成都访民到达成都火车北站,各区都到北站住京办工作人员处签字接访民。
唯有锦江区成龙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不知姓名)和成龙派出所的张警官二位人员在驻京办处签了字。据周成群说:那位不知姓名的办事处工作人员还对他们进行辱骂,所说的话难以入耳。一位张警官吼道:你们愿意可以马上再去北京上访

10月11日到18日 维权人士被劝离开北京 或涉十八大

中国维权人士胡佳向BBC中文网表示,他的一些朋友被国安人员要求10月11日到18日不要待在北京,否则便要受到监控。

胡佳说,虽然无从判断当局最终的决定,但十八大很可能就在这个星期召开。

胡佳, 曾金燕

胡佳说,当局曾向曾金燕提出,如果胡佳愿意禁声,当局可以考虑让他到香港短暂探亲。

据胡佳表示,随着中共十八大即将召开,包括扫荡上访人士在内的安保措施已经开始。

胡佳称,他已被软禁,且目前情况比2007年十七大举行的时候更为严厉,不但完全不能出门,别人也不能来探访。

他说,他的网络在本月中旬开始已经不能使用,电话也被监听,估计这个情况将持续到十八大结束。

不能赴港

香港媒体周四(27日)报道称胡佳未能获批准到香港照顾已经前往当地的妻子曾金燕和女儿胡谦慈。

报道说,胡佳批评北京市出入境部门要他先签署保证书,才能获批港澳通行程。

他对此向BBC中文网表示,虽然有关部门没有直接提出保证条件,但按照惯例就是不能发表批评中共政府的言论、不能接受采访等。

胡佳透露,当局曾向曾金燕提出,如果胡佳愿意禁声,当局可以考虑让他到香港短暂探亲,但他拒绝。

他说,由于他拒绝接受国保警察邀请“喝茶”的软性施压,也不会主动去找他们,所以当局只能透过别人来给他压力。

据胡佳表示,他已经两次申请护照等出境证件,但公安局均说上级命令了不能受理他的申请。

胡佳说,曾金燕已在本月初开始以研究生身份到香港逗留两年,如果她再念博士,便将在香港多留4、5年。

胡佳并说,曾金燕是不想女儿接受洗脑教育才带着她去香港。

恩施维权人士胡体和获取保候审回家

今天(9月27日)湖北省恩施州白果乡维权代表胡体和在被关押5个月后,被当地执法部门取保候审释放回家。胡体和专门通过网络联系,特别表达了对“维权网”长期给予他们当地维权的关注与支持的衷心感谢,同时对律师为他们所作的依法有力辩护表示谢意!

胡体和是当地执法部门以他身患高血压为名,而于今天办理取保候审出来。他还说到4月28日被当地警方抓捕时,受到了殴打,导致自己头部受伤,后来验伤为脑萎缩。这次出来他将进一步治疗,并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权利。

与胡体和同案被逮捕的还有另一名维权人士蒲甲宽。蒲甲宽的家人也到有关部门追问蒲甲宽的情况,但有关部门表示要请求上级再作决定。

胡体和与蒲甲宽都是为了维护当地村民的土地权利,而于今年4月28日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逮捕,后被起诉,于本月19日在恩施法院开庭审理。北京律师黎雄兵等前往代理,为他们依法作出无罪辩护。

为征地开枪 盘锦杀人警察接受采访为自己辩护

辽宁省盘锦市征地拆迁事件中,开枪射杀村民的警察在政府人员陪同下接受新京报采访,称当时下意识开枪想控制局面,并未想到要打要害部位,随即引起舆论和网民的批评。而家属和村民目前被当局监控,外界仍然无法听到他们任何陈述与声音。(潘加晴报道)

 

本台一连两日拨打被警察开枪打死村民王树杰家的电话,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其儿子和邻居的手机,也无法接通。

《新京报》的记者周二去过王树杰家,称其家门口有12名人员拦阻,不让记者进入。下午5时,在当地政府官员陪同下,记者进入王树杰家,并访问了王树杰的妻子姜洋。

姜洋说,稻田的事情已达成协议,他们谈的是房子补偿的问题。被问到王家是否拿到400万元救助金时,姜洋只回应说,“你别问我了。我心脏不好。”但整个访问都未有提及其夫被开枪击毙的情况,以及事发的经过。

报道指,官方否认强行征地,称协议已签,并向记者出示了王家与政府签订的协议书。但当记者向兴隆台区政府提出要采访王树杰的大哥王树龙或者其父亲王再元两人予以核实有关这份协议书的真伪,以及占地纠纷的情况时,该区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因为这两人都在21日的开枪案件中涉嫌犯罪,目前属于公安侦查阶段,不方便安排采访。

《新京报》的记者又在医院访问了开枪的警察张研,张研声称,当时王树杰的大哥王树龙向他身上泼洒汽油,剩下都倒在了自己身上,还拿出一个打火机,冲著他过来,而王树杰的父母就向他挥动着镰刀,期间,他曾拿出胡椒喷剂,喷了一下,又朝天鸣了一枪,以示警告。

张研称,他当时看见稻田里的人群中蹿出了一团火。这时,王树杰的父亲王再元也跑过来拽他,不让他进去。他又向天鸣了一枪,但被手持镰刀的王再元砍伤了他的左手,有好几处伤口。张研称,当时身上著火的王树杰朝著他就扑了过来,他朝天鸣了一枪,但王树杰并没有停止,继续往前扑。

他说﹕“离我还有一米左右时,我觉得事态紧急,因为如果他扑上来,我的身上已经泼了汽油,会立即著火,我只好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想开枪控制局面,并没有想著要打哪个部位。”

当局事后检查了张研手枪,称张研弹夹里一共有6发子弹,其中3发是朝天鸣枪,一发走火,一发射击了著火的男子,还剩一发。

不过张研的开枪说法,随即引起舆论和网民以至律师在网上的批评。河南记者何光伟在其新浪微博上说﹕“不能只凭警察张研一人说话﹔如果王树杰尸体尚在,就验尸查枪眼﹔如果你们已毁尸,警察的话就是放屁﹔谁定性张研是合法开枪﹖必需要严惩﹔你们非法征地在先,不管王有无反抗,张出警都不合法﹔毁坏即将收割的稻谷,必需要严惩﹔征地中的官商结,更要严查。”

同日,官方新华社亦发表文章,批评一些地方政府徵地迁拆出现矛盾,引发冲突,是权大于法造成。文章称,一些地方政府罔顾中央三令五申,违反基本法律程式,滥用权力干预经济活动,侵犯农民财产权利,几乎是所有徵迁冲突的实质。报道称,由于传统的发展模式,一些地方常常在三季度蜂拥而起,抢专案、赶工期,为此绕开土地利用管理的法律法规程式。

新血债 地方政府无法无天征地 警察打死村民

湖北隋州巿隋县厉山镇因开发商派黑社会人士打伤村民引发数十名村民到县政府上访,期间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村民被打致一死一伤,一村民被拘捕。当局指死者因心脏病死亡,但村民指死者是被警察打死。

大批村民事后到县政府替死者讨回公道,并拉起写有“警察打死人”的抗议横额。(现场人士提供)

厉山镇星旗村一名村民表示,上周五(21日),数十名村民因征地问题到隋县政府上访,村民打了派出所所长一个耳光,激怒所长,与村民发生冲突,警察殴打村民,一名村民被打死,一村民重伤。目前该消息被封锁,网上发帖不少被删除,当局已安抚死伤者家属,也不承认警方打死村民。

他说:他们打了派出所所长一巴掌,然后他们就动起手来,所长下面的人可能想哄所长,为所长出出气,然后把村民打死。有一个死了,他们(警察)就跑了,有一个死亡两个重伤(一村民在早前被打伤)。

位于星旗村二组的厉山第一中学一名教师向记者指,她知道上周一组村民到县政府上访,有人死伤,这里很多人谈及此事。

 

星旗村民指,54岁村民李芳胜因得罪派出所所长,被警察殴打,医护人员到场指他已死亡,但当局指他死于心脏病。(现场人士提供)

星旗村网民发帖指,星旗村一组、十组农民农田被镇、村当局强行征用建商品房,在土地赔偿未有结论下,上周五早上十时,房屋开发商张明喜、彭立二人,带著掘土机及六十多名黑社会人士到征地现场,强行掘沟,村民张正英叫女儿、孙儿及媳妇,帮忙拔菜,并请求拔完菜再掘土,开发商与他们发生争执,令黑社会人士殴打张正英致重伤,目前在厉山中心医院治疗。

张正英受伤后,当天上午,大约三十名年约五十至七十岁的村民,赶到隋县政府上访,当时官员指有会议,叫他们到办公区等候。但开会后,领导不理睬村民,他们围著领导讨说法,此时警察和民众发生冲突,县公安局政委下令打人,二十多名警察殴打村民,所长对54岁村民李芳胜拳打脚踢,他倒在地上仍未停手,把他的头往地上撞,突然有人喊警察打死人,但一警察说不用管,仍继续打人。其后有人叫救护车,医疗人员到场检查李芳胜,指他已经死亡。死者弟弟抓著所长席光勇,他慌忙逃脱,其他警察亦逃走,村民发现另一55岁村民冯光法重伤,被送往巿一医院抢救。警方其后强行带走村民何迎春。死者李芳胜尸体在厉山中心医院,大批民众包围医院。

 

湖北隋县厉山镇星旗村数十名村民,9月21日因村民被开发商找人打伤,到县政府上访,与警方发生冲突。 (现场人士提供)

记者曾致电厉山中心医院,证实其中一名伤者张正英在该院留医。医护人员指,张正英没法走路,但不太严重,不用做手术,不清楚什么时候可出院。她说:不是特别严重,现在她不能走,不能行动,不是严重但是不能动,她有好多病,这要看她恢复情况。

就村民被警察打死,记者致电厉山镇派出所查询,公安否认有此事,并指有人造谣,他表示可向星旗村村民求证是否属实。他说:警察怎么会打村民,警察只会保护村民、保护老百姓,怎么可能把村民打死,这都是无中生有,就是那些人到处造谣。现在星旗村还有这么多老百姓,还有他的孩子、老婆,你可以直接找他们问,具体是不是警察打死,还是怎么死,那不是很清楚了。

记者又致电隋县县政府,一名官员指,就此事,他们已在网上通报情况,以政府网站公告为准。

隋县人民政府在网站指,星旗村40多名村民,因征地问题到县政府上访,上访村民情绪激动,一度堵住政府大院大门,不准工作人员进出,现场执勤警察维持秩序过程中,村民李芳胜突然倒地,送医院抢救后死亡,经医生初步诊断,他死于心脏病发,政府已成立应急指挥部处理事件。

隋县成立由县人民检察院为首,县监察局等部门组成调查组,从上周五(21 日)分别向现场的公安警察、上访村民、目击证人及医生取证,初步结论一是,上周五上午,隋县公安依法执行公务,过程中没有违法行为。二是,死者李芳胜因阻碍依法执行公务,被公安警察劝阻后不久倒地,送院死亡。三是医疗人员没发现死者有外伤,死因是心脏病,最终死因由法医鉴定为准。

 

上访村民李芳胜的尸体。(现场人士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