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宏圣彤康集资受害人上访无门申游行

西安市宏圣彤康投资受害人2、3百人于12月25日去市政府上访,这天是规定的市公安局局长接待日,但访民在寒冷中等待2、3个小时也没见到接访的局长。他们打算向市公安局提出游行申请,进行维权抗议。访民说,他们是在宏圣彤康公司与政府合谋设计的这场集资骗局中成为了受害人。

据全体上访的宏圣彤康投资受害人发贴表示,12月25日星期二,是西安市公安局局长接待上访日,2、3百集资者一上班就早早赶到西安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可是等了两三个小时,也没见到接访的局长,这已经是第四次了。前三次在局长信访接待日上访,情况也是这样,连局长的影子也没见到。连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局长的影子也见不到。

由于上访大门紧闭,现场上访民众决定向西安市公安局提出游行申请,进行维权抗议,争取媒体和社会各界的广泛了解、同情和支持。当场有三四百人表示同意申请游行,下一步他们将着手进行此项活动。

据西安知情人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他们已多次去陕西省政府请愿,要么见不到官员,要么就是派出大量警察威吓上访民众,甚至推撞访民,还撕扯横幅,被宏圣彤康公司诈骗的民众大部份是老年人,25日在零下五六度的严寒中傻傻地等了两三个小时,最终还是被政府捉弄了。

目前,他们最担心政府将这起非法集资案定为传销案,使其受害人变成涉传销的违法人。不仅血本无归,还会被打压。

据了解,2012年6月4日,《陕西日报》图文并举,对陕西宏圣彤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全面系统报导,打着弘扬中华中医文化,打造健康企业母舰——陕西宏圣彤康健康产业发展的虚假招牌,进行欺诈活动。

这篇报导首先对宏圣国际集团董事长潘侵存、下属的子公司陕西宏圣彤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乔伟两人的学历、资历、学术成果、业绩、获取的荣誉进行了介绍,

当地政府媒体在宣传中说,宏圣国际集团已经在洋县建立有机示范基地12个,认证有机食品12大类45种,产品已打入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公司生产的保健品都是通过中草药提 纯精炼的,这些中草药都是通过国家有机认证的,这是宏圣彤康公司最大的优势。

宏圣彤康公司吸纳投资人的资金,按笔记算,每笔27600元,签了协议投入后,每星期给返还2000元。宏圣彤康公司开始还能按星期支付返还金,但是从2012年4月起,返还金就逐渐减少到每星期1000元、800元,到7月以后,就完全停止了。投资人打电话询问,宏圣彤康公司人员哄骗拖延,位于西安高新区的玫瑰大厦等处宏圣彤康公司办事机构已见不到总经理乔伟的踪影,只有一些雇佣的工作人员应付、哄骗。两个多月来,投资人成了受害者,宏圣彤康公司与政府合谋设计了这场骗局!

大陆蒙冤警察和维权民众在京召开联谊会

点此看大图片
来自全国17省市42名维权人士参加了大陆《警民联谊会》。(图片:访民提供)

12月31日,本台收到来自大陆的投书,报导了12月30日《首届维权警民元旦联谊会》在京召开的情况。内容如下:

来自全国17个省市的42名维权人士踊跃出席了今天的《警民联谊会》。

联谊会上,蒙冤警察代表何祖华警官,首先发言。他代表全国蒙冤警察发表了讲话。他说:作为一名蒙冤警察,今天很荣幸地参加来自全国各地的维权群众在京维权警民联谊会。

今天来自全国各地的维权民众,都有着遭遇司法迫害、被非法剥夺人权、被剥夺财产权、受到强行迫害的经历。

今天我们蒙冤警察和全国的维权群众走到一起来了,今后我们全国蒙冤警察还要同全国的维权群众团结起来,共同反对司法腐败。因为团结起来才能有力量,有力量 我们才能反对司法腐败,团结在一起反对司法腐败,我们才能有胜利的希望。我们全国蒙冤警察参加这个联谊会,……反对司法腐败的具体行动。司法腐败不除我们绝不收兵;冤假错案不纠,我们绝不罢休!

18大以来,全国蒙冤警察冤案,至今没有得到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足够重视,我们的冤案至今没有人过问。希望我们的冤案引起中央领导重视,期待媒体采访与调查。

上海著名维权人士吴玉芬女士,代表上海多名进京维权人士,给新的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进言:18大以来,全国蒙冤警察冤案,至今没有得到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足够重视,我们的冤案至今没有人过问。希望我们的冤案引起中央领导重视,早日解决访民的问题,同时期待媒体采访与调查,……。

在十八大会议期间,被河南省平顶山市政府截访者打死的访民张耀东的姐姐张耀花今天也出席了会议。她表示:弟弟张耀东被截访者活活打死,凶手受到地方政府的恶意包庇,没有追究法律责任。进京访的目的是:坚决要求新的党中央,依法督办这起命案,依法追究打人者的法律责任,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她还表示:期待媒体关注与调查,希望张耀东被害案,在中国访民当中,不再发生!

全国各地维权人士在会上踊跃发言,用自身的亲身经历和痛苦遭遇,表达着:痛苦不堪的上访经历,每个维权者都期望新一届国家领导人,正视、重视访民们的合理合法诉求,尽快合理合法的处理好每一起涉法涉诉上访案件,早日平反冤假错案,还公道、人权与受害人,还正义与民,依法治国,以民为本,让成千上万、多年在京上访、无家可归的冤民们,早日返回家园,过上幸福生活!

律师到上海市监狱医院会见董国菁受到重重阻挠

上海维权人士董国菁被劳教后,受到各界的极大关注。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尚宝军律师受其家属委托,两次前往上海会见董国菁无果,受到各方的重重阻挠。
据了解,上周四尚宝军律师到徐汇区看守所要求会见董国菁时,被告之人已不在看守所。于是尚律师从看守所赶到公安分局、辖区派出所、劳教局,各部门都是相互推诿。周五,尚宝军律师再次到徐汇区看守所,表明董国菁是从看守所被带走的,看守所应该给一个明确的答复。
中午尚律师接到看守所电话同意出具会见手续。下午3点左右,尚律师和董国菁的妻子一行人到达位于浦东新区周浦镇的上海市监狱医院,不料监狱医院要求必须有两名律师才可会见,并称3点以后不能会见。尚宝军律师指出监狱医院的规定违反相关法律,医生表示没办法。最后医生说自己拿着委托书让董国菁签字,如此,在律师未能见到当事人的情况下,由医生拿着相关的文件让董国菁签了字。
925日董国菁被警方从家中带走后,家人没有得到任何董国菁被关押的信息。董国菁为什么要住院、患的是什么病、具体哪天住进的监狱医院、目前身体状况如何,家人都无从知道。这令董国菁的妻子极为担忧,由于董国菁此前被关押时受过酷刑折磨,这次又两次阻止律师会见,家人有理由怀疑董国菁被羁押时再次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
董国菁多年来参与废除劳教、要求公民诉权、为被关押的上访维权人士呼吁等维权行动,是冯正虎倡导的“我要立案――维护公民诉权”活动的代表之一。925日被上海市徐汇区国保从家中带走,因“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刑事拘留,1025日上海市劳教委以15日王扣玛的母亲忌日,董国菁伙同王扣玛拜祭为由将其劳教一年。

四川暴力征地 维权代表胡金琼被村官打伤

近期,四川省双流县东升镇白鹤社区接连发生政府官员暴力征地事件,维权代表胡金琼,因阻止不明身份人员在自家自留地非法强行施工,遭该社区书记罗洪虎等人殴打,向媒体求助。海内外媒体多次曝光罗洪虎恶行,其仍无所收敛,于12月27日再次带领数十人前往胡金琼家土地强行施工,胡金琼及家人阻止,均被不明身份人员暴力殴打,导致3人受伤。

记者于12月27日下午14时至15时,曾2次致电胡金琼进行采访,均听到现场剧烈吵闹,胡金琼为阻止非法强行施工,以命相搏:“我今天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捍卫自己的土地,你不要动,你要动,我就会……打死我,就和我没关系了。”只听一个男人的声音:“怎么不要动啊?要动……”

胡金琼的朋友干兴艳告诉记者,12月27日下午,她现场目睹胡金琼及其家人,因保护自留地,抵制社区非法强征,遭该社区书记罗洪虎带来的百多人围攻,胡金琼及其丈夫被罗洪虎煽动不明真相的百姓殴打,甚至胡金琼的公公,年近80岁的老人,都未能幸免,被打倒在地,满身泥尘。胡金琼不得已向现场警方报案,但警察只现场伫立观望,不予制止。干兴艳愤而指责其暴行,竟遭数十人围攻。
虽经胡金琼及家人的以死相争,怎奈人微力薄,仍没能保全自家仅0.66亩的自留地。在政府官员横征暴敛之下,三座祖坟被强行迁出,自留地被社区书记罗红虎等人强行抢占。仅留给胡金琼一纸白条,说明胡金琼家的自留地面积为4分(0.4亩),无端少了0.26亩,且并无一字提及补偿。

胡金琼于2008年,因375平方米商铺和390平方米住房被双流县东升街道办事处非法强拆来,开始踏上维权之路。期间因上访,多次被殴打、关黑监狱,至今问题仍没得到解决。这次,又因双流县东升街道白鹤社区书记罗洪虎,以修小区安置房为名,在没有任何合法拆迁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抢占胡金琼家修有三座祖坟,占地0.66亩的自留地,引发该暴力强征事件。

一直关注此事件的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义工黄琦告诉记者:胡金琼是成都知名的维权代表,在2008年汶川地震后,胡金琼的合法住房被当局以所谓修建安置房的名义强拆。在此以后,当局一直拒绝给予任何赔偿。在目前调整农村土地赔偿政策的大环境之下,成都双流县当局一意孤行,希望在政策调整完成之前,将土地尽快征收。况其双流县自持为前中央负责人的重点关注单位,公然挑战中央权威,在十八大后极为罕见。

据悉,胡金琼被暴力强征土地事件,并非个案,在四川省双流县东升镇,与胡金琼一样被政府恶霸强行拆除房屋、抢占土地的,有数十人之多。他们也都表示,将继续支持和帮助胡金琼依法维权,不向官匪恶霸低头。

记者曾数次拨打双流县东升镇白鹤社区书记罗洪虎,双流东升镇党委书记王帝凡电话,均无人接听。

胡金琼表示,虽然黑恶势力横行,官匪一家,被暴打成伤的她仍无所畏惧,将继续维权到底:“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把我的财产和土地拿回来。”

李大伟:冤案是怎样铸成的 让人民做一次法官

李大伟:冤案是怎样铸成的  让人民做一次法官
上网时间较长的老网民朋友可能还记得20014月,在国际互联网上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因在互联网上下载文章成为重要罪状,被扣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判11年重刑的李大伟吗?
本人就是李大伟,由于不妥协、不认罪,在狱中常年承受饥饿、病痛、禁闭、体罚、严管、不给放风,不给洗澡、不让见阳光等虐待,11年未能获得1天减刑。今年414日,终于完成了11年的凤凰涅磐,走出了高墙电网。
许多朋友都知道我被判刑,可是很少人知道我为什么被判刑?尤其92年,在一起涉毒案中,前后以贩卖毒品、运输毒品、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等六次给本人更换罪名被判刑冤狱的事实更是鲜为人知。今天,本人就借互联网一页,向身怀正义之心,曾关心我、帮助我的朋友们真诚的表示感谢!同时也将本人两次被冤狱的真实原因和判决书、控申状公诸于众,通过本案更深刻的揭示出我国目前司法体制存在的弊病。
我曾是一名公安干警,92年为了帮助吸毒人员戒毒,却在当时的天水市市委、市政府的某些领导人的强权干预下,迫使司法机关在于法无据的情况下前后五次给我更换罪名将我判刑。
95年,我第一次刑满后继续申诉,此时原天水市的某些领导人也以提升在甘肃省党政司等权力部门任要职。在他们的特权再次作用下,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了第六次给我更换罪名的再审判决,将原天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终身判决定的“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改为“运输毒品罪”,刑罚维持原刑期。
当你们看了本人两次被冤狱的判决书和控诉状之后,也许有人会问我“为什么这些官员们要如此加害与你呢?”。如果是仅仅看了本人前后两案的判决书,甚至更会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这么荒唐离谱与法律完全背离的两份判决书,不会是李大伟自己编造出来的吧?”。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当权者每当人为枉法的制造一起冤案,均与其腐败利益相关联,这在程维高、薄熙来等许多腐败官员的滥权行为中均以得到证实。我案也不例外,如果我本人或是我的家人没有触犯到这些官员的既得利益或是没有对他们违法滥权行为构成威胁,他们是绝无可能将我两次送进监狱的。
我遭此不幸的原因竟是我父亲为了防止腐败曾反对过天水市政府的某些领导将天水市中心广场地下人防工程未按照上级主管部门的要求公开选定施工单位,而是暗箱操作承包给了施资力量不佳的建筑企业。时任天水市人防办主任的我父亲及时的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了市政府的这一不正常的做法。为此,我父亲与市政府的一些主要领导有了较大的矛盾,可是市府大员们却奈何不了我父亲这为两袖清风抗战时期参加革命的老共产党人,便把报复的魔爪伸向了我这个无职无权的小警察。
此刻,我深深的认识到这不仅是我个人的不幸,更是共和国政治体制、司法体制的悲哀。司法被腐败权贵们所操控,变成了维护少数人利益、对正义者打击报复实施迫害的家丁和鹰犬。
为此,本人第一次出狱后,一方面继续申诉控告、帮助社会草根阶层维权,同时积极的从事推进国家的政治体制、司法体制改革的民间政治活动,将本人的冤案判决做为案例向社会公开,批评我国现行司法体制中存在的弊端。然而,引起诸多腐败权贵们不满和恐慌,尤其是制造我冤案的官员们,唯恐我案曝光后被追究、被清算。为了封住我的嘴,他们再次利用手中的权利和自己在体制内关系,不惜动用国家情报机关(即甘肃省国家安全厅、天水市国家安全局),采用编造事实、制造假证、利用伪证、指鹿为马、断章取义、滥用法律、违反诉讼程序、阻止辩护律师加入等卑劣手段,又给本人扣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再次将我送进监狱。
虽然,在本案的诉讼中,有许多办案的司法机关、司法人员能够秉持良心和正义、在很大程度上坚守法律人的原则和底线。天水市人民检察院起初坚持不起诉,两次将案件退回侦查机关天水市国家安全局、起诉后天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半年多不开庭审理。据我所知:天水市人民法院、天水市人民检察院曾共同给侦查机关天水市国家安全局做工作,要求天水市国家安全局撤回起诉意见书。但是面对强大的腐败利益集团与国家安全机关这一特殊的政法部门的强强联手,在现行司法不能独立的体制下,正义的力量显得是多么苍白无力呀!
今年十月份,我与其他蒙冤司法干警准备借十八大召开之际进京维权,并向新一届党中央谏言:惩治司法腐败,进行司法体制改革,建立独立、公正、透明、接受社会监督的司法体制。在京期间,本人向最高两院控告申诉,可是最高两院均未受理。他们让我回甘肃向当地司法部门控告申诉。本人两次被冤的判决、裁定均是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现在再向甘肃省司法机关控告申诉,这无疑是让被强奸的妇女,再去找强奸她的强奸犯,控告强奸案。设想,这样的控告会能讨到法律的公正吗?
在此无奈之际,本人只好将我两次被冤狱的判决书、控告申诉状公开。我国称之为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国家。今天我就让人民做公正的法官,给我作出公正的判决。
2012年12月28日

山东异见人士任自元狱中累计5年被禁见家人

山东异见人士任自元自20103月开始,一直被禁止家人探视,其父母近三年来从未收到过他的任何书信,更不知他在监狱中的状况如何。任自元入狱7年多以来,已经累计5年被禁止会见家人。
据任自元的父亲任汝生老先生讲,今年的10月底,再次到山东省监狱探视,再次遭到拒绝,没有任何理由,找到监狱管理处,根本没地方讲理,要求给任自元存钱也被拒绝,欲了解任自元的身体等各方面情况,被告之“不知道”,父母极为担忧他在监狱里的处境。
任汝生老先生说,任自元被关押7年多以来,累计差不多有5年都不让家人探视。有时理由是不服从监狱管理,有时没任何理由。在这快3年的时间,从家到监狱往返了十几次,希望能见到任自元,但一直被监狱拒绝会见。任自元连续被禁止与家人会见近3年来,父母从未收到过他一封家书报平安,由此看来,父母写给他的信也一样收不到。
此前,据监狱方向任自元父亲透露,任自元不服从监狱管理,原因是有一次官员到监狱参观,任自元反映监狱的管理情况不好,参观纯粹就是在做秀,生存环境比刚到监狱时变得更恶劣,包括伙食、管制等。
由于其父最后一次见到任自元是在2010年的3月,当时他的身体很不好,患有肺结核,身体消瘦,监狱方并未及时有效予以治疗,当年5月,家人接到任自元从监狱打出的电话,但只说一两分钟就被挂断,此后就再没有关于任自元的任何消息,这令其父母倍感担忧。
任自元,原山东省邹城市第十中学教师。2005510日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济宁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16日被以同样罪名逮捕。2006313日被济宁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判决书中称,任自元起草组织章程,纲领,筹备建立“中国大陆民主阵线”。明确提出“推翻中共之反动腐朽统治,推翻中共之意识形态和价值取向”,“组织、策划、实施了颠覆国家政权的一系列违法犯罪行为”。
任自元刑满时间为201559日,目前被关押在山东省监狱。监狱的通信地址:山东省济南市210信箱106分箱。

深圳职工厂门口挂死猪维权 称猪急也跳墙

12月25日,广东深圳南山肉联厂员工在工厂门口扯起多条字幅,并在大门口的拱门上方吊死一头血淋淋的活肥猪,以表达诉求。(网络图片
大陆媒体报导,广东深圳南山肉联厂员工近日在工厂门口扯起多条字幅表达诉求,条幅写着一幅对联:“猪急也跳墙,还我宰猪场”,并在大门口的拱门上方吊死一头血淋淋的活肥猪引人关注。有民众对这种血腥的维权方式表示异议,但是,很多民众表示,目前生存艰难,员工这样做实属无奈。

肉联厂员工挂死猪维权

大陆媒体报导,12月25日,广东深圳南山肉联厂员工在工厂门口扯起多条字幅表达诉求,数米长的条幅写着一幅对联:“猪急也跳墙,还我宰猪场”。同时,在大门口的拱门上方吊死一头血淋淋的活肥猪引人关注。

有围观市民对此举表示异议,称“太过重口味”(编者注:重口味的人泛指对人们普遍接受不了的事物抱有兴趣的人。)

据报导,12月24日,欠下多家银行和债主逾亿债款的南山肉联厂董事长房金龙夫妇名下财产相关股权被公开拍卖,用以清偿债权人部份债务,竞拍者高某用个人名义以1.8亿元的成交价拍下。由此触发了该厂员工的不满情绪。

南山肉联厂相关负责人称,法院判决结果已经下来,但目前政府针对肉联厂关闭的相关补偿标准还没明确,厂方和员工都很迷茫和不安,希望有关部门尽快予以明确。

有员工代表称,公司即将迎来新老板,员工担心自身利益得不到保障,一旦肉联厂被关闭,近百名员工将会失业。

网民热议

挂死猪维权,可谓闻所未闻。该消息在微博平台发布后,吸引许多网民围观、评论。

不少民众对这种血腥的维权方式不能接受。

民众“顺心猴”表示:你维权把死猪吊起来,太没人性了。

民众“刘福涛”很不满:挂猪肉,讨人权!与猪有关系吗?猪也是受害者!罪不在猪,罪魁祸首另有其人。人哪,有时候就是分不清敌友!

但是,很多的民众表示,目前生存艰难,员工这样做实属无奈。

民众“依——然”称:中国有多少人连猪狗的生活都比不上,这不是贬低自己国民;这是社会的丑态!不要说可怜猪,等把你逼到那个时候指不定你都挂人头上去了!每天这么多负面新闻,看得我愤世嫉俗……

民众“小燕子”问:这年头咱百姓以这种“极端”的方式,想引起有关方面重视的事情还少吗?

民众“金子昂”感叹: 老百姓维权不折腾出点花样来全没人关注了,真是悲哀!

大陆各种极端维权方式频频发生

近几年,大陆各地兴起维权抗暴的高潮,但是,能引起重视而得到解决的寥寥无几。为了引起社会的关注,各种极端的维权方式频频发生。

《新闻晚报》近日报导,前几天,上海市的气温降至0℃以下,可是,王先生一行人却忍饥挨冻睡老板家门口讨薪。12月12日,王先生的老板李小姐突然将其经营的酒吧关门后消失,而很多员工已经被拖欠了两个月的工资。没其他办法,王先生和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一同找到李小姐妈妈家,在那里等着李小姐回来。有些人甚至睡在了其住宅的楼道上。

大纪元此前报导,福建省一对夫妻俩因房屋遭到强拆无家可归,经上访又得不到申冤,最后决定以死抗争。12月14日下午,他们在福建省政协和省人大附近点火自焚,结果一人全身着火,另一人着火面积稍小些,街上行人全都惊呆。后来官方封锁了消息。

12月2日,重庆市永川区中山路办事处玉清村月亮坡村民小组养殖专业户吴修华,为保护自己的房屋和猪场,点火自焚抵抗暴力强拆。

四川71岁教师代表集体请愿 刑拘50天后遭起诉

四川省射洪县民办教师维权代表滕树坤在今年中共18大召开期间被当地政府拘捕50天,星期一收到当地政府的起诉书。

据总部设在四川成都的六四天网的消息,四川省射洪县教师维权代表滕树坤的儿子滕毅打电话给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说:当局已经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起诉他父亲。本台记者接通了滕毅的电话,他表示,他父亲滕树坤是射洪县民办教师的维权代表。今年9月26号,他父亲在射洪的一家茶馆聚集民办老师喝茶,准备9月28号在射洪体育馆集中后出发去成都省政府情愿,要求改善民办教师待遇:

“后来县政府得知这一消息,他们就设了一个陷阱,说请我父亲去教育局谈话,然后就当即将他拘捕,把他关了起来。”

滕毅说,因为当时正在中共十八大召开的前夕,地方政府草木皆兵,一听说上访马上就把人抓起来再说:

“18大推迟到今年11月才开,当时我爸爸被关在拘留所里。关押他的人对他说,18大期间是不能放你出去的。今年10月1号,我就给我父亲申请保外候审,他们先不同意,以至到11月14才同意,我11月15号去签字担保,16号我爸爸才出来,当时18大已经在15号结束,他们认为再关押我爸爸已经没有意义。但是现在他们既然已经拘捕了我父亲,就不想将他无罪释放,因此我们在星期一就拿到了对我父亲的起诉书。”

滕毅说,射洪县法院的起诉书说:被告人滕树坤于1963年至1979年在本县大榆镇五家桥村从事民办教育教学工作。滕树坤对本县解决民办教师的待遇方案不满,于2011年6月23日至2012年8月29日期间,多次组织数十名民办教师集体到本县县政府、遂宁市市政府外广场违法上访,要求解决相关待遇。起诉书说滕树坤在2012年8月29日,组织50余人在遂宁市市政府外广场举标语谩骂公安警察和工作人员,严重扰乱党政机关的正常办公秩序,造成严重损失。滕毅说,这些都是莫须有的罪名:

“民办教师退休后没有任何退休金和救助金,很多都是70岁左右的老人,他们老无所养,政府根本不管他们的死活。”

四川成都的维权人士黄琦说,四川射洪的民办教师的退休待遇不公问题在中国不是一个孤立现象:

“全国各地民办教师退休后的养老待遇都存在严重问题,根据中国的教师法,教师的退休应该有相应的经济待遇,但是相关政策得不到落实,所以过去十多年,很多民办教师上访。”

黄琦说,这些已经退休的民办教师现在年纪都很大,应该解决他们的经济困难:

“必须考虑到现在中国经济实力增强,全民应该享受经济增长的成果,而不只是让贪官来享受经济成长的好处。现在这些民办老师年事已高,政府应该让他们老有所养。”

滕毅说,他父亲接到法院的起诉书非常担忧,他们家经济不好,也请不起律师,他本人准备在法庭为他父亲进行辩护。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朱承志案件被移送检察院起诉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已被关押5个月的湖南维权人士朱承志,“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案件,已正式移送检察院进行起诉,关注人士表示会扩大声援行动。(文宇晴报道)

疑因关注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之死,被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遭到逮捕关押5个月的朱承志,警方曾向家属口头承诺,最迟周二释放朱承志。

朱承志的妻子曾秀莲向本台表示,早上她致电国保查询,但对方称案件已移送到检察院,目前家属已聘请了律师协助,希望尽快让丈夫获释。她说:“没有说是今天出来,但通知说是到12月25日。今天9点多我打电话给国保,他跟我说案子已交到检察院去了,在敷衍我们。基本上是请了律师了。”

记者问:“有没有了解到朱先生在里面的生活么样?”

她回答:“公安带她进去几次,精神都是一般,反正他这个人比较坚强的。”

网名“13亿公民”的卫小兵,周二早上曾到看守所接朱承志回家。他对本台表示,与另一网友向门卫表达来意后,对方突然显得非常谨慎,随即多名警察来到,把他们叫到警车上约谈,不久后便把他们送到火车站,要求离开。

卫小兵:“对方很警觉,也很敏感,一下子出来七、八个工作人员,强行把我们推到大门外,不让我们进去,钱也不让我们送去。后来又来了两车邵阳公安局的人,就把我们叫到车上,一句‘不方便跟你们透露’,就强行把我们送到火车站,中间就说很多威胁的话。”

卫小兵又说,他们担心当局会对非法审判朱承志,即使自身安全未能得到保证,但他们还是会继续进行声援。

Dissident_Wei_Xiaobing350.jpg

2012年12月25日,网友卫小兵和另一名网友到邵阳看守所,打算接朱承志时,被看守所人员赶出大门。(卫小兵提供)

至于一直关注朱承志,并为他呼冤的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表示她不能接受邵阳当局的做法,认为是在一直拖延时间,不排除会展开一系列的活动进行抗议,要求立即释放朱承志。

王荔蕻:“我们肯定不会罢休,我们很愤怒。肯定持续不断地声援朱承志,但具体做法暂时保密,肯定不会放弃的。当局一直在欺骗家属,拖延时间不让律师介入,主要想他们操纵这事情。”

因支持民运而被判刑关押超过20年的李旺阳,5月刑满出狱后疑因接受香港媒体访问,令邵阳当局加强对他的监控。6月初时,在医院接受治疗期间离奇死亡,经调查后当局坚称是自杀。

当时在现场拍摄了李旺阳图片和视频的朱承志,及后与李旺阳的家属、当地数十名的人士被监控,或被强迫失踪。当中肖勇被处劳教一年半,朱承志在被治安拘留10天后,因拒不写保证书又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转为刑事拘留,7月时以同样罪名遭到逮捕,关押在邵阳市看守所至今。

香港方面,支联会和社民连等分别连发起游行,抗议大陆打压异见人士,促请中央政府还在因维权人士自由,还要求立即释放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和刘霞。

对于朱承志的案件已移送检察院,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表示不可接受。他说,朱承志的罪名是莫须有的,他们会持续关注,不排除举行活动进行声援,要求邵阳当局立即把他释放。

川震维权代表李依乾被重判5年监禁 支持者与法院人员冲撞

川震灾民维权代表之一李依乾,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被法庭重判5年。李依乾和家属当庭提出上诉。200多名地震灾民到法院声援,期间因法院限制旁听人数,与法庭人员发生肢体推撞。(文宇晴报道)

2012年12月25日早上,大批北川县地震灾民来到法院,打算旁听维权代表李依乾的案件。(天网义工提供)

 

李依乾一直带领北川县地震灾民维权,被当局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名关押超过8个月,案件周二在当地法院一审开庭。在一整天的审讯后,法官当庭宣布李依乾罪成,判处有期徒刑5年。

李依乾的儿子李阳对记者说,父亲及家属不满判决,当庭表示要上诉。他说:“政府提供的证据都是伪证;第二,说我们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对企业造成伤害,为什么企业本身不告我们?第三,事情为什么发生在我父亲合理合法上访后,肯定事实不存在,政府利用法律打击公民的合法上访。我们当庭提出了上访。”

李阳还说,由于到场声援的村民众多,有200多人,大家都希望能入庭旁听,不过法院只准10人入内,但相反提供较多旁听位置给官员,因此引来大家不满,双方因此发生了肢体冲突。他说:“留下一个很小的门说安全检查,我们有百多人,反正百般阻拦。北川县组织很多体制内的人,他们可以进去,而且他们可以带手机、水杯,完全待遇不一样。庭审完后老百姓出来,有几十位跪在法院门口,骂法院是非法。”

为李依乾作无罪辩护的律师马小鹏说,在庭上,他向检方提出的多项证据,均就检控方的理据提出质疑,认为未能充分证明李依乾有任何违法犯罪的事实。不过法官还是作出了罪成的判决。根据家属要求,会作出上诉。他说:“现在是口头宣判,然后给我和被告人判决书,送达十天内才可以提出上诉。李依乾本人在庭上也提出了上诉。”

本台曾向北川县人民检察院致电查询,但电话没有人接听。

2008年发生汶川大地震后,其中重灾区北川县在重建过程中,出现拆迁、土地赔偿及干部贪污等问题。当时李依乾带领其他灾民,多次到省政府上访。汶川大地震四周年前夕,北川数十名灾民就安置及官员贪腐问题,再到北京上访,被大批截访人员在火车站拦截,双方发生冲突,数人受伤,包括李依乾在内的数人被拘留。随后李依乾家属收到当局发出的刑事拘留通知书,表示李依乾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羁押在北川县羌族自治县看守所。

本月初,北川县人民检察院将李依乾一案退回公安机关侦查,期间也对家属进行游说,表示假若李依乾愿意签下不再上访等协议书,便释放他。不过遭到家属拒绝。

一直关注事件的“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发声明谴责法院做法,认为当局重判维权代表李依乾的违法举动,是为了掩盖5.12汶川大地震系列丑闻。这判决是对4年来揭露5.12系列丑闻人士的一种威胁。不过强调并不能影响天网协助地震灾民依法维权的工作。


四川地震灾区北川县村民、维权代表李依乾因带领灾民多次上访,被当局控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周二判处五年刑期。李依乾当庭表示要上诉。辩护律师说,控方的多项指控证据恰恰证明李依乾没有任何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庭审当天有数百名支持者到法院外声援。

图片:北川法院开庭宣判李依乾,民众到场声援。(六四天网)

被北川县当局关押八个多月的地震灾民李依乾,被控“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本周二上午在县法院开庭,至傍晚结束。到场旁听的李依乾的儿子李阳庭审结束后告诉本台,法官宣判后,父亲当庭表示要向绵阳市中院上诉:“判了五年,我们当庭提出上诉。我父亲有自我辩护,对他们指控的事实,捏造的事实,一概没有承认。我父亲在庭上阐述了自己被捕的原因:他是被秘密逮捕的,在火车上,因为上访;因为他的案件是指2009年,但逮捕是2012年,而所有的证据都是2012年四月(被拘留)以后的,所以站不住脚。我父亲指出,他们这个案件是为了打击上访而制造的案件。我父亲就提出,不管怎么样,我们以后还是要上访”。

被告及律师指判决不公

六四天网周二消息,在庭审过程中,李依乾的辩护律师马小鹏就检方提出的多项证据,提出十余项质证意见。在法庭辩论阶段,马小鹏与检方进行激烈交锋。律师指现有证据无法证明李依乾有任何违法犯罪的故意与事实,且检方提出的证据充分证明李依乾没有任何扰乱社会秩序行为。检方未能提出任何有力反驳意见。马小鹏按照当事人意愿做出李依乾无罪的辩护意见,要求合议庭按照法律判决李依乾无罪。

据现场天网义工介绍,李依乾的亲友与北川县有关政法机关工作人员到庭旁听,法院只允许四十进入法庭,而法院外有两百多位民众聚集声援李依乾,因被限制旁听,他们与警方一度发生肢体冲突。

数百支持者到法院外声援

李阳说,在庭上干部和家属的待遇不一,而数百声援者只能在法庭外:“庭审只给我们十个名额。对我们家属旁听进行阻挠,而他们自己安排有很多人大的人,还有干部。他还不允许我们家属带任何电子产品进去,但是他们的陪审员都可以带手机,带水杯。九点半到中午12点休息一个小时,下午一点开始到三点半,他们合议庭就商量裁决结果,等到刚才宣布的,大概15分钟前宣布(17点50)”。

记者:听说有很多声援者?

回答:对,有几百人,他们都不让进。

本台多次致电李依乾的辩护律师马小鹏,但显示关机。

天网抗议当局打压维权灾民

天网创办人黄琦对这一宣判表示抗议。他周二对记者说:“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强烈抗议当局为掩盖5.12汶川大地震系列丑闻,而重判维权代表李依乾的违法举动。该判决是对四年来揭露5.12系列丑闻朋友们的一种威胁,同时,全体天网义工,将不惜冒着当局再次打压的巨大威胁,继续帮助民众,依法开展5.12系列维权工作”。

李依乾今年3月7日凌晨与北川县地震灾民五十多人欲赴北京上访,被当局暴力拦截,4月被刑事拘留,至本月上旬,北川县检察院一度将李依乾案,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同时游说家属,倘若李依乾同意并签字保证不再上访,就可获释,遭到拒绝。据报,当事人及家属均认为,不会以所谓的妥协条件,换取自由。

m1225-ql11.jpg

图片:2011年9月20日,四川省副省长魏宏曾经登门看望李依乾。(六四天网)

2008年汶川地震后,重灾区北川县在灾后重建中,出现因拆迁及土地补偿引发的官员贪腐事件。李依乾与灾民多次到省政府及北京上访。对此,四川省副省长魏宏2011年9月登门探望李依乾和灾民,同时承诺会解决问题。但一年后,李依乾却因上访被逮捕及判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