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连州维权村长范水河释放后又被逮捕(图)

刚刚获悉:广东连州维权村长范水河,于大年初三(2月12日)被检察院批准逮捕,罪名还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另一村民范瞬辉也一同被批准逮捕。另还有一位村民被刑事拘留,罪名都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

据连州市大洞村村民说:他们于大年初三,打算就政府抢劫他们“后山的地下河资源”一事去北京上访,结果村长和其他几位村民被政府从火车站截访回去,之后他们就被羁押起来。
范水河在因为12年10月3日被刑事拘留的,但在逮捕以前,当局同意给他取保候审回家,谁知这次因为打算去北京上访,而又被直接批准逮捕。(详见本网12年10月18日报道:广东维权村长范水河被刑拘(图)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0/blog-post_8315.html)
据当地村民说:他们受到连州当局的威胁,说不许他们接受外界的采访,并经常派人到村里来摸底,谁接受采访谁就会遭到打压。
另据村民透露,目前已经为几位被捕人员聘请了律师,律师也已经投入到工作中了。

安徽国保暴行令人发指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chunlva:昨天上午10时,二个人民警察敲安徽著名民主人士张林在合肥住处的门,随后不久就强行要求张林去琥珀山庄派出所办理暂住证,然后几名不明身份的凶汉冲进房间抢走张林的手机、钥匙,并对张林非法强制搜身。张林一再提醒,自己幼年的女儿下午3点半放学,自己要去接她,否则可能形成人道灾难。但合肥琥珀山庄派出所警察竟然在张林不在场的情况下,派出四名警察,绑架了张林的女儿!不给张林见一面。

张林的女儿张安妮,竟然独自被琥珀山庄派出所警察关押了3个半小时。这是明显的犯罪行为!别说张林的女儿非常无辜,就是有什么的罪行,陌生的警察也没有权力把她单独拘禁,而拒绝监护人的陪同。

张安妮一直到今天中午才获得自由。期间多次遭到合肥琥珀山庄派出所警察的暴力拉扯,以及强行把她单独押上面包车遣送出境。张安妮已经离开蚌埠市蚌山小学,转到合肥琥珀小学,而且已经入学三天。仅仅因为合肥国保藐视法律,不想让张林住在合肥,就残忍地剥夺了其10岁女儿的受教育权利!

他们抢走张林的钥匙,竟然在张林不在场的情况下,非法搜查张林的住处。张林的价值千余元的手机被抢走且不归还,另外张林一家三口人的本月生活费3900元也不翼而飞!张林和二个女儿,仅有的住处是一位合肥友人提供的,而且两个女儿都在合肥上学,琥珀山庄派出所竟然把张林一家强行驱逐出境,而且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

张林和女儿获释后,路上女儿问张林,“他们为什么那么野蛮?他们为什么不许我上学?他们把我吓死了!我长大以后非杀了他们”!

株连在合肥隆重登场!张林10女童张安妮竟然受到株连,被琥珀山庄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禁。张林当时就在派出所指出他们是一伙不折不扣的黑帮!他们不仅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就伤害张林,竟然还祸及张林的女儿!

现在,张林已经决定,鉴于合肥琥珀山庄派出所对其10岁女儿张安妮犯下的绑架罪、非法拘禁罪、虐待罪提起诉讼,公开征求法律援助!张林这一生,因为捍卫良心,受到了无穷无尽的迫害。现在合肥国保竟然敢将黑手伸向张林10岁的女儿,绑架她、粗暴对待她、单独拘禁、关押到晚上8点钟都不给她晚饭吃、剥夺她上学的机会,是可忍孰不可忍!

安徽异议人士张林10岁女儿被警拘禁 民众谴责

临近“两会”, 中共当局加紧打压异议人士。安徽蚌埠异议人士张林先生日前在合肥遭警察非法搜查,这期间,他10岁的小女儿被警察独自关押在派出所3个半小时,最后,他们都被强行驱逐出合肥市。维权人士谴责警方的行为,不仅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一点仁道。

遭强行驱逐 女儿被非法拘禁

张林先生是安徽蚌埠异议人士,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在安徽合肥上大学,小女儿原和父亲一起住在蚌埠。为了方便照顾两个孩子,今年过完年后,张林借住朋友在合肥琥珀山庄的房屋,将小女儿也转到了琥珀小学读书。

然而,张林日前横遭迫害。28日,他在微博中讲述了他被警察非法搜查和女儿被拘禁的经过。

27日上午10时,二个警察来敲门,要求张林去合肥琥珀山庄派出所办理暂住证。可不久,几名不明身份的彪形大汉冲进张林房间,抢走他的手机、钥匙,并对他非法搜身。后来,在他不在场的情况下,警察又搜查了他的住处,抢走他价值千余元的手机,另外还有3,900元、他们一家三口人一个月的生活费也不翼而飞。

张林被控制后,一再提醒警察,他的女儿下午3点半放学,要去接她,否则可能形成人道灾难。令张林先生意想不到的是,琥珀山庄派出所竟然派出四名警察,在他不在场的情况下,绑架了他的小女儿,并不给他们见面。

张林的女儿张安妮今年才10岁,竟被警察独自关押在派出所3个半小时。“这是明显的犯罪行为!别说我的女儿非常无辜,就是有什么罪行,陌生的警察也没有权力把她单独拘禁,而拒绝监护人的陪同!”张林在微博中说。

后来,张林和小女儿都被派出所警察强行押上面包车驱逐出合肥市。张林透露,女儿在遭非法拘禁期间,多次遭到警察粗暴拉扯;后来女儿问他,他们(警察)为什么那么野蛮?他们为什么不许我上学?他们把我吓死了!我长大以后非杀了他们!

张林先生表示,因为捍卫良心,他曾遭受到当局二十多年的迫害,没想到现在警察还把黑手伸向他的女儿,残忍地剥夺了一个10岁女童的受教育权利,并非法拘禁。

张林先生指中共警察是一伙不折不扣的黑帮!他决定提起诉讼,希望律师能提供法律援助。

28日下午,大纪元记者致电琥珀山庄派出所,询问拘禁张林先生小女儿的事,值班警察没有否认,但表示不能接受采访。

维权人士:不仅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一点仁道

合肥维权人士周维林先生告诉记者,因为张林先生民主人士的身份,一直被政府视为维稳对像;目前临近中共要开两会,当局更加紧张。“他们(合肥警察)不愿让张林在合肥呆着,因为有负担,要盯着他。”

周维林先生谴责警方驱逐张林、并单独拘禁张林十岁的女儿的行为,“不仅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一点仁道。”

民众也纷纷声讨警察的恶行。

“西洲在何处”说:警察连孩子都不放过,怎么回家面对自己的孩子,恶,极恶!

“圣地一哥”表示:黑社会争斗都不会累及家人,这个政府连黑社会都不如。

“做一个人类—合肥22”讥讽道:不要用人类的立场解释魔鬼爪牙的卑鄙!

曾被当局构陷入狱四次 累积坐牢13年

据《维权网》的报导,张林先生生于1963年6月2日。1979年9月,他以安徽蚌埠考区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取清华大学。

1989年,张林因支持和参与89民运,被判刑两年。至今,他共被当局构陷入狱四次,累积坐牢13年之久。

2007年,张林30万字的自传体作品《悲怆的灵魂》,被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授予“狱中作家奖”。

2009年3月,澳洲的《自由圣火》网站把2009年年度的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授予给尚在狱中的张林。同年8月,张林获释出狱。

2009年张林出狱后,仍积极推动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当局以剥夺政治权利为由,禁止他接受境外采访,不准参与任何人权活动,不准和民运圈的朋友联系,不准离开蚌埠市。

沈阳维权人士赵玉德因披露被劳教事实被警方抄家并带走(图)

2月27日下午15:22分,家住沈阳市苏家屯区北桥松路的访民赵玉德,被苏家屯公安分局解放派出所数名警察从家中强行押往派出所。
据赵玉德刚被警察带走之前给本网信息员发的短信说,是他近日在新浪博客上公布了2009年6月至2010年9月被当地公安局劳教一年三个月的事情。今天警察就来找他了,将他的电脑抄走,当地派出所的电话是024——89813115。
据了解,赵玉德,男,生于1949年11月14日,满族,高中文化,原沈阳市农垦总公司浑河农场下岗工人。2003年11月,沈阳市农垦总公司下属企业浑河农场实行并轨改制后,当局没有妥善安置职工,农场的几十名职工便选举出赵玉德、聂福芹、王久海三人为代表,不断到区、市、省、北京上访,三人由此受到关注被当地政府截访,于2009年5月7日被告诫,于2009年6月16日被刑事拘留,关押在苏家屯区看守所。
沈阳市苏家屯公安分局以赵玉德、聂福芹、王久海三人涉嫌煽动扰乱社会秩序为理由,将赵玉德处以劳教一年三个月,2009年6月16日至2010年9月15日。而聂福芹、王久海则处以劳教一年,所外执行。
赵玉德从劳教所出来之后,近日在新浪博客上发布了他的劳教案情。2013年2月27日下午15:22分,苏家屯公安分局解放派出所出动数名警察,抄走赵玉德的电脑及有关资料,并将赵玉德家中强行从家中带走,押往派出所问话。
赵玉德家人手机:13080834983
图:赵玉德劳教书



在京上访维权人士要求罢免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图)

全国两会临近,各地进京上访维权的访民不约而同的聚集到南站永定门长途汽车站,针对司法腐败举行抗议活动。2月27日访民打出的横幅是:最高法院下达违法通知书 侵权访民强烈抗议罢免王胜俊院长!
上访维权人士中,特别是程序走到最高法院的,手拿证据被最高法院立案后又拒之门外。一张没有审理结果的通知书把当事人至于死地。地方法院、政府腐败官员以此为借口打压迫害当事人。问题得不到解决,反被诬陷为“无理访”,随之而来的就是拘留、劳教、判刑,被关黑监狱、被失踪……
河北段淑兰:刑事案件的受害人,一双儿女被杀害分尸,公检法认定是一个未成年小孩儿作案。此案被四次发回重审,至今见不到公正的审理结果。最高法院立案后只发一张通知书,没有审理结果。在维权的路上段淑兰被多次打击报复拘留。
辽宁王福全:是凌源保险公司创始人,人险科科长。因举报公司官员腐败,遭打击报复,被捏造(矿工)事实开除公职,后改为辞退。案件经法院审理,一审法院违反“举证责任倒置”的法律规定,程序违法;朝阳二审法院将劳动争议案作出“朝民房终字”判决书无效;辽宁高院未依法再审驳回申请剥夺诉权构成侵权;最高法院8年未收当事人一页申请,作出违法通知。王福全妻子贾凤芹,为洗清丈夫冤屈上访维权被劳教三年。这是对举报人王福全实施打击报复的继续。
天津郑建慧:爱子因校园暴力致残,被告全责,法院在其“待诊”情况下一次性结案,至今她爱子仍在住院并拖欠巨额医疗费无法偿还。2004年司法部鉴定,纠正了天津两个“错鉴”,最高法院2006年立案后六年没有审理结果,却出了阴阳卷。一个13岁儿童维权13年无果。在揭露公、检、法、司对案件联合造假的事实,被打击报复拘留五次。负债累累的郑建慧现在流落北京以乞讨为生。郑建慧说:“我们胜诉了,胜的那么凄惨,胜的那么悲哀!胜到我无家可归,胜到我沿街乞讨”。
这一件件带血的案件,体现出司法腐败的猖狂。从上到下根本不纠正错案,受害人的权益得不到保护,却因寻求司法公正处处受迫害,因此大家强烈要求罢免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
抗议活动开始时参加的人很多,但因警察在北京南站、永定门长途汽车站附近驱赶维权访民,导致部分签名的人没能参加照相。
参加抗议的上访维权人士有:吉林:邓志波、张丽云、丛东明、王丽艳、杨忠和、赵云侠、王国平;辽宁:林明洁、王全福、来玉华、刘广兰、张德才;黑龙江:杜青艳、陈秀娟、张宝珠、王宝林;河北:段淑兰、催娃侠、吕桂荣、刘明杰、赵敏、梁秀敏;河南:王春堂、王玉枝、文秀金、孙巧英;江苏:邵云黎、汤树秀、张冬梅;福建:范景南、张继明;湖北:黄玲;湖南:张树跟;四川:邹长菊;广东:冉崇碧;内蒙古:杨金芝;上海:项文寅、程玉兰;天津:郑建慧;陕西:吕动力等人。

安徽维权人士孙旭东拒绝出庭审判

2月26日下午,原定在安徽省利辛县法院开庭审理孙旭东涉嫌“诈骗”罪案,结果孙旭东因要求异地审理的条件没有得到法院答应,孙旭东坚决拒绝出庭,法院只好另择日开庭。

据孙旭东案代理律师朱久虎先生说:原定昨天下午2点半开庭,当利辛县法警前往看守所提孙旭东时,孙旭东因要求异地审理的条件没有被答应,因此孙旭东拒绝出庭。最后法警只好放弃提人。法院也只好作出另择日审理决定。法院法官考虑在近日请孙旭东的妻子到看守所劝说孙旭东,这样可能在未来十日左右定下开庭。

孙旭东,男,1949年12月6日出生于安徽省利辛县,1976年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后在利辛县广播电视局从事编辑、记者工作。长期关注社会弱势群体,经常帮助权利受到侵害人写上访材料。2005年因为给访民写上访材料被法院以诬告陷害罪、诈骗罪和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刑五年,据其妻子王西阳称,证人是被利辛警察威逼之下按警方要求作出的(当年这些人给她写过证明材料,因多次搬家而遗失),入狱期间曾托人带出伸冤信发在天涯社区等网站

出狱后,2012年3月14日,孙旭东被利辛县公安局刑拘,(《拘留通知书》利公通字【2012】367号,《逮捕通知书》利公刑通字【2012】217号)“涉嫌诈骗罪”。据其妻子王西阳获悉可能是因之前利辛县30多访民到亳州市信访局集体上访之事引发,30多人中有李莉、朱长荣等3人上访材料为孙旭东所写,故官员认定集体上访事件是孙旭东指使的。

从种种迹象来看,这次抓捕孙旭东并意图通过涉嫌诈骗罪来将其判刑,与2005年那次将孙旭东入罪手段极其相似,是警方诱骗上访人而构陷孙旭东。孙旭东面对再次被构陷,绝望之中坚定了以死抗争的决心,坚决要求避开利辛县,异地审理自己的案子。在遭到法院拒绝后,他就坚决拒绝出庭。

四川崇州羊马村民保卫土地被控罪,公民代理成功争取出庭辩护权(图)

据崇州羊马村民向本网信息员透露:今天(2月27日)下午2点30分,崇州法院组织了一次庭前会议,主要讨论关于刑事诉法规定的“非法证据排除”问题,和公民辩护人的出庭辩护问题。

参与庭前会议的人描述:九名“犯罪嫌疑人”(包括四名在押的何霞、刘强、周修刚、李勇,和五名取保候审的被告人邓玉芳、何小萍、吴莲英、晏永红、刘孟加)全部到庭,郑建伟等四位律师辩护人,和幸清贤等十多位公民辩护人除两位临时有事未到庭外也全部到庭参与会议。一名检察官也到庭参加了庭前会议。
会议开始后,法官要求各公民辩护人提供:自己没有法定的不能担任辩护人的三种情况的证明,(即正在被执行刑罚或者依法被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人,不得担任辩护人)。遭所有公民辩护人强烈抵制,拒绝提交。
多名公民辩护人认为:这是法庭故意刁难公民代理人,要求法官秉公执法。
公民辩护人曾荣康提出:他去了户籍所在地要求派出所出具证明,但派出所说他们没有义务出具这样的证明因此拒绝出具,所以要求法官出具书面材料要求派出所为他开证明。。
公民辩护人幸清贤向法官提出:法律没有明文要求辩护人自己证明自己没有这三种情况的规定,因此,公民辩护人没有证明只有有这三种不得担任辩护人的法定义务,因此,这个举证责任应当是公诉人或者法官来承担。
最后法官采纳了各位公民辩护人的意见,所有公民辩护人均获准作为本案自己当事人的辩护人,拿到了出庭通知书和起诉书副本。
之后幸清贤提出:既然同意我们作为辩护人出庭,公民辩护人要求阅卷,但法官说,法律规定的是;公民辩护人是否阅卷,需得到法官的许可,至于是否许可,将研究后给予答复。
随后幸清贤表示,既然同意我们作为辩护人,如果我们不能阅卷,也就不能很好的保护被告人的正当合法权益,希望法官认真考虑,并及时通知公民辩护人阅卷。法官当面答复一定会认真考虑,是否同意也一定给予答复。
据当事人回忆说:当初他们聘请的公民辩护人向法院递交了相关手续后,法官要求各位当事人向法庭出具证“辩护人与被告人之间朋友关系的证明”也被各位公民辩护人抵制,拒绝出具,公民辩护人我们是朋友,如果当事人自己都不能证明,谁还能证明?。    后法院才改为提交辩护人本人没有法定的不能担任辩护人的三种情况的证明。
在证据排除环节,几位已经阅卷的律师纷纷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审判长也认真听取了律师的意见,并一一作记录在案。
四位律师当庭也一致向法官提出:由于本案程序和实体上多处违法,甚至连基本证据都不能成立,纯属虚假案件,是崇州政府钓鱼执法,因此,为了不扩大对被羁押人的伤害,,要求对在押的四位被告人取保候审。
法官让几位律师写出书面的申请,并答应在法定期限内一定给予答复。
据了解:本案是因征地而起,从2006年6月21日起,崇州羊马政府开始通知村民要实施拆迁,但一直没有正式的批文,但却多次对他们的土地实施了非法的毁坏行为,还有多人被打伤,报警后警察出警却不作为,2012年7月12日下午三点左右,他们挡获了正在毁坏他们土地的推土机,并打电话报警,但却不追究故意毁坏土地的违法犯罪分子,于是村民们扣押了推土机,并向崇州市公安局反映情况,要求立案侦查,并给他们书面答复。但还是没有任何人受到追究,于是他们又想成都市相关部门反映情况,还没得到答复,8月1日,其中七人到四川省信访部门反映情况,却被崇州警察到省信访局抓回,并对多人实施殴打,然后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了13人,后有四人被释放,另外五人取保候审(因被抓走的很多是夫妻两人,被抓后家里孩子无人照看)
检察院的起诉书上写到:经依法查明:被告人何霞、刘强、周修刚、李勇、邓玉芳、何小萍、吴莲英、晏永红、刘孟于2012年7月12日至2012年8月1日期间,以崇州市人民政府征收位于崇州市羊马镇凌翔社区二组的集体土地不符合有关政策为由,聚众阻碍”四川长坤置业有限公司”在崇州市羊马镇凌翔社区二组的工地正常施工,强行扣留施工方一台装载机长达20日之久,并将施工方的一辆装载机部分部件损坏,并持械与施工队伍、公安机关出警人员对峙,殴打、谩骂他人,影响十分恶劣,严重扰乱了“四川长坤置业有限公司”工地正常施工秩序并造成施工方重大经济损失。……本院认为,被告人何霞、刘强、周修刚、李勇、邓玉芳、何小萍、吴莲英、晏永红、刘孟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在情节恶劣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聚众让乱社会秩序罪追究刑事责任。




因开两会浙江民主党人高海兵被国保传唤

2013年2月26日星期二下午3点许,浙江杭州民主党人高海兵在工作岗位被杭州国保强行带去杭州文新派出所“约谈”两个小时,约5点才将高海兵放回工作岗位。

据高海兵说,这次国保“约谈”他两个小时,就是警告他在两会期间不要上访,不要乱说话,不要搞聚会,不要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等等。否则,就要面临严重的后果。

而高海兵则表示:言论自由,上访和聚会自由等等都是中国公民的权利,受宪法保护,你们共产党的总书记习近平最近不是讲话说:“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总不能说一套做一套吧。中国现在粮食,水,空气都污染严重!你们共产党人总不会希望以后这片土地成为不毛之地吧。

你们做为一位人民警察,我希望能真正的做一名人民警察,本着良心做事,不要为某些腐败分子保驾护航。否则,怎么对得起子孙后代和列祖列宗呢?

陆公海赌王案 竟猫鼠勾结

中共中央正在推动反腐,大陆媒体近来报导牵涉多名省部级官员的〝公海赌王〞案,呼吁反黑、反腐不能〝灯下黑〞,警惕监守自盗,防范〝猫鼠勾结〞。

中国大陆新一期〝财经〞杂志报导〝公海赌王〞连卓钊的〝连氏无间道〞故事。此人在公海开赌场,行贿、涉黑、洗钱等前科累累,却总能以〝线人〞、〝合作者〞等身分〝闪转腾挪〞,甚至被法网锁定之际,也能得到〝关键人物〞通风报信,最后又以检举等〝功绩〞重获自由。

新京报今天刊登学者陶短房的文章说,连卓钊案曝光后,人们震惊于他涉案时间之长、跨度之广、胆量之大,和他名字密切联系的〝大人物〞,包括粤、浙原省纪律委员会书记王华元、〝南粤政法王〞陈绍基、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和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等,令人惊讶。

文章指出,在长串〝大人物〞中,除政界、商界和黑白两道的头面人物外,出现频率最高的是〝公家人〞─职司反黑、反腐,专门负责克制〝赌王〞之类涉黑人物、案件的中共政法、公安系统要人。

陶短房认为,若将〝赌王〞等涉黑人物比作〝硕鼠〞,上述〝公家人〞理应是专门负责捕鼠的〝猫〞,是〝硕鼠〞的天敌。但连卓钊事件中,〝硕鼠〞居然和许多〝猫〞做起朋友,而且一做就是十几年,实在令人触目惊心,堪称〝高级黑社会〞。

文章指出,由此可见,反黑、反腐不能〝灯下黑〞,应把警惕监守自盗、防范〝猫鼠勾结〞列为监督重点。因为〝猫〞是最容易受到〝硕鼠〞利益攻势的特殊族群。

十名上访警察被关久敬庄黑监狱(图)

本网信息员刚接到黑龙江徐兆杰手机短信得知:2013年2月25日凌晨2点,在北京上访的10名警察被大兴区公安局巡逻大队押往久敬庄黑监狱关押。

据徐兆杰说,2月24日下午四点许开始,他们10名蒙冤警察和全国各地的约70名访民在北京康庄路的舒漫迪歌舞厅庆祝元宵节,大家欢聚一堂,有说有笑在唱歌。不想大兴区公安局清源路巡逻大队却闻讯前来,没有理由就强行将他们带去清源路巡逻大队做笔录。2月25日凌晨2点,他们蒙冤10警察被大兴区公安局巡逻大队押往久敬庄黑监狱关押,其他访民被分开了,不知下落。

他们这10名蒙冤警察来自天南地北,四女六男,原来都是体制内的警察,有的因为举报公安局内部腐败被开除公职,有的女的丈夫只是因为忠于警察职责却被无辜入狱,正因为大家都受到当局不公正的打压,这种冤屈,这种相似的命运把他们联系起来。

这10名蒙冤警察分别是徐兆杰、何祖华、文秀金、曹月春、宋秀玲、李德成、房德胜、田兰、周历、荣彦宏。徐兆杰最后说,她被北京警察折腾了一夜没有睡,马家楼很冷。

徐兆杰手机:18645311020

何祖华手机:18790633998

田兰手机:15670760006

蒙冤十警察在马家楼照,右一为徐兆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