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余名维权人士举行饭醉活动抗议截访捍卫人权(图)

3月30日,来自全国各地的百余名维权人士在不同的饭店举行饭醉活动。
因为政府腐败冤假错案堆积如山,百姓民不聊生。以带有创意性的饭醉方式进行抗议可以说是一个创举!更是维权人士们一种无奈的选择
个案解决起来很难,对一个家庭来讲就是天塌下来的事情,而政府却视而不见。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使诉求能够尽快解决,大家联合一起告状,被政府称之为:“串访”要打压!要被劳教、判刑。
在饭醉现场,大家打出“严惩违法劫访,誓死捍卫人权”的标语,这是维权人士们的最基本要求。
参加饭醉活动的各地维权人士有,吉林:邓志波、董奎红、从东明、张丽云、崔国君、王桂香;黑龙江:沈福田、刘杰、王秀芝;辽宁:赵广军、王素娥;内蒙:赵玉富、李景富;北京:葛志慧;广东:黎容好;河南:周鸟;浙江:应金仙等人。





河北上访维权者马丽君被关15天后与家中失联系

今天(3月30日)本网信息员获悉,河北省石家庄市上访维权人士马丽君于两会期间到北京治病,后被抓入马家楼黑监狱,在被关押15天后,今天下午忽然与家中失去联系,家属怀疑是否已经被警方再次拘留。

据马丽君的丈夫跟本网信息员反映:马丽君今天被关在马家楼第15天,昨天晚上说国家信访局要求各省就马家楼滞留访民的情况给国家打报告,今天一早马家楼警号042086的带共产党员标牌的警察和马家楼一个自称保安头的人带着一帮保安,以马家楼要消毒为理由,要把马家楼的滞留访民全部轰走,协助地方政府为不打报告创造条件。马丽君想给保安头照个相被制止了,此人是个大个子。据说是国家还要有领导来马家楼视察,他们为了掩盖马家楼滞留访民的真相,以消毒打扫卫生为理由,对滞留的访民进行大驱逐。上午8点多, 马丽君他们在马家楼门口,就这样马家楼的保安都不让待在那里,马丽君报了警,北京110警察043265和040437号接警将马家楼保安赶回了马家楼。今天从马家楼驱赶出几百访民,北京马家楼接济中心协助地方政府打压访民都是趁星期天或刮风下雨深更半夜,国家许多部门休息不注意他们的时候。下午2点多钟,马丽君等人被从马家楼赶出后和翟英俊、杨杰、宋文平、李胜元5人一起将各自的上访材料撒在了新华门门口,被警察带走。后来他们5人被带到府右街派出所等待处理。随后下午3点多钟,马丽君和李胜元被带到了厂桥派出所。再随后马丽君与其他四人的联系已断,之后马丽君打出电话说可能要被拘留。随后马丽君与外界失去联系。

据了解马丽君最后跟外界联系是下午5点半,到本网发稿时,马丽君家人仍没有联系上马丽君。

大陆蒙冤警察进京代表街头维权組图

3月30日北京消息:在北京维权的全国蒙冤警察代表,中纪委门前继续进行抗议司法腐败活动。

30日早上,来自河北省的田兰、周历、河南省的何祖华、武建华,黑龙江省的徐兆杰(蒙冤警察张国峰妻子)、张亚杰、于立胜,沈阳的马治国、赵宏炎,山东省的董才以及贵州省的邓朝霞(蒙冤警察谭家卫妻子)等,十几名在京的全国蒙冤警察代表来到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门前,打出“全国蒙冤警察反对司法腐败”、“蒙冤警察呼唤正义”和“全国蒙冤警察声援王登朝”的标语,继续进行抗议司法腐败的集体活动。

这是他们在京连续第三天进行的公开反对司法腐败活动,这些蒙冤警察表示:他们将继续在京举行反对司法腐败各项活动,用实际行动推进国家法制建设向前迈进。(网络图片

安徽异议维权人士在琥珀山庄饭醉声援张林父女(图)

3月30日晚18时许,安徽省部分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在合肥市琥珀山庄进行饭醉活动,并到异议人士张林与女儿被警方绑架、非法拘禁的住所和琥珀山庄派出所门前实地了解情况。
安徽省异议人士沈良庆、马粮钢,与维权人士王士祥、柴宝文及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应中国妇权义工姚诚邀请,到琥珀山庄美食一条街进行饭醉活动。在饭醉时大家畅谈中国目前现状及未来出路,并着重讨论了发生在琥珀山庄的警方绑架、非法拘禁张林、张安妮父女的情况。
在饭店饭醉结束后,众人到琥珀山庄85栋楼407号房,亲身体验张林、张安妮父女二人面对众多恶警的环境。
张林、张安妮父女被合肥警方绑架拘禁后,引起社会各界的极大震惊和愤怒,为了维护父女两人的生存权和张安妮接受教育的权利,各界人士纷纷发表抗议和声明,并谴责合肥警方的滥权违法行为。

北京金家村遭遇海军强拆,村民感叹海军就是海盗(多图)

北京市丰台区金家村在过去的十年中遭到了海军的强行征地拆迁,村民们为了维护权利坚持维权十年。其中金家村80岁老人张秀兰,因被强拆,爱人急死,儿子被打伤,现靠大家周济生存,一人住在村中寒冷不堪。      村民王玉民老人说:“海军以营休字【2004】213号批准征地169亩进行拆迁,在没有征地事实情形下,北京市政府就以2005京政地48号文进行了划拨批准,这合法吗,这个征字说明了什么,对于国有土地能称之为征吗,军队老干部住宅退休建设用地能叫军事用地吗,能无偿划拨吗?”      王玉民老人还说:“拆迁许可延续行政行为违法,我们丰台区金家村已申诉到北京市高级法院,理由是涉案工程项目被依法撤销,依据【行政许可法】第69条规定其工程项目批准书,本当自始无效,当然不可对就其颁发的拆迁许可证进行延续了,我们希望所有正义之人同我们一同等待该法院判决。      北京市丰台区金家村2003年8月拆迁,2005年10月才伪造了征地拆迁许可【注项目被撤销的情形下见2005、2、6京发改投资函079号】,期间海军不予安置,村民们不同意【价格是2450一平方米基准地价】就实施暴力强征,共打伤村民40多人,停水、停电、堵路多年,直接或间接致六人死亡。      因抗议强行征地的死者至今停尸在太平间长达5年(停在太平间的亡者叫张增祥,是村民高春青的爱人)。金家村近四十户被强拆,一户都没解决、北京市政府说全部解决了、而且我们十分满意。”      金家村的拆迁因为涉及军队,比一般的拆迁公司更加黑暗,村民们多年维权无果,求诉无门,只能在顽强抗争中感叹:海军就是海盗!





维权网信息员江滨系列报道维权人士迎接举牌勇士杨崇出狱

之一:各路维权网友纷纷涌向江西省九江市湖口县

早在2012年11月27日,在广东佛山谋生的江西省吉安市民主维权人士刘嘉青就毅然辞掉工作,单枪匹马远赴江西省九江市湖口县寻找失踪了半年多的举牌勇士杨崇。当找到了杨崇的大姐和大嫂,确认了杨崇被关在湖口县看守所几天之后的12月6日,他又与著名独立参选人、民主维权人士刘萍再次造访湖口,从而掀起了一股寻找、声援、救助杨崇的热潮。

在独立参选人魏忠平探监见到了杨崇,并确认了杨崇将于2013年3月21日刑满释放之后,3月19日,刘嘉青再次辞掉工作,专程赶往湖口去迎接这位举牌勇士出狱。3月20日一大早,他就从佛山至广州,绕道东莞去九江,再到湖口。若从广州直往九江要168元票价,而从广州经东莞到九江则只需96元车票,增添了转车的旅途劳顿却可省下72元路费。

为了寻找一位失踪的举牌勇士并迎接他的出狱,刘嘉青这位农民工可以毫不犹豫地两度辞掉工作;为了接济一位素不相识的民主维权勇士及其亲属,他可以几百几百地慷慨解囊,既给羁押于看守所里的杨崇个人账户上存钱,又给杨崇的大姐大嫂生活资助。而为了省下72元路费,他却不辞劳累绕道而行。正如他所说的该花钱时绝不小气,能省钱时绝不挥霍。

20日中午到达东莞时,刘嘉青接到广东维权朋友王爱忠的短信,告诉他周莉等人也去迎接杨崇出狱,已经到了九江市星子县,要他与其联系。他发了短信给周莉后,就接到了与周莉同去湖口的另一维权朋友陈茂森的电话。原来,为了迎接杨崇出狱,北京的周莉、广州的李小玲和肖青山、深圳的游贵、江西的陈茂森等五位维权朋友相约东莞,结伴而行。

周莉等一行五人19日从东莞出发,20日下榻于星子县游贵老家。游贵在深圳忙于营销业务,平常很少回家。这次回到家里却又顾不得与家人同享天伦之乐,次日清晨就匆匆与朋友赶到九江、再赶到湖口。在湖口,与同样是来迎接杨崇出狱的南昌网友毛云峰、熊睿相逢。毛云峰曾于一个多月前的一月底二月初与独立参选人、维权人士魏忠平等人到湖口声援过杨崇。

之二:7名维权网友在看守所门口被围殴、被抢劫,仍坚持寻找杨崇

3月21日8时30分许,会师于湖口的两路人马、7名网友买好了鲜花、爆竹来到看守所那破烂不堪的大门前,他们打算放鞭炮并敲锣打鼓迎接举牌勇士的悲壮出狱。但刚刚放下鲜花并摆开爆竹正要照相时,就被冲上来的三十多名便衣人员抢夺鲜花、爆竹和手机等物品,并大打出手。7人中除双腿残疾,坐着轮椅的肖青山外,其余均不同程度被打伤。游贵被打翻在地拖了很远,衣服和手臂都被拖破了;毛云峰被一拳打破了眼镜,打肿了眼睛。

周莉赶紧拨打010110,向北京警方报案,李小玲则跑进看守所对门的双钟公安派出所报警求救。施暴的便衣人员大打出手并抢夺手机等物品后,都往派出所旁边的一条巷子里扬长跑去。派出所接警人员听说周莉等人是来迎接杨崇出狱的,就告诉他们杨崇天不亮就被放掉了,劝他们离开湖口。这时,周莉等人获悉杨崇出狱后没有回家,就在看守所斜对面的湖口县医院照顾住院的大姐杨初英。

一方面被打被抢不能就此罢休,一方面又要去寻找出狱后的举牌勇士杨崇。于是,7人决定兵分两路:周莉和李小玲留在派出所就被打事件讨说法,并索要报案回执和被抢夺的手机等物品;肖青山等5人则去医院寻找杨崇。为举牌,为助推公民社会的实现和民主法治的进程,杨崇实在付出了太多,其大姐也因杨崇的入狱奔波操劳而病倒了。为了资助并表达对举牌勇士的敬意,他们决心要找到举牌勇士。

之三:刘嘉青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杨崇及其大姐,并与其他几位维权网友会合

3月21日8时许,几乎与周莉等人同时赶到湖口的刘嘉青,接到魏忠平的短信告知:天不亮杨崇就被国保接走了。魏忠平与著名独立参选人、民主维权人士刘萍等一行五人,原本也是要赶往湖口迎接杨崇出狱。但是,21日清晨,他们在绕道修水时被持枪特警拦截,并被移送刑警留置盘问至中午。在手机尚未收缴之前,魏忠平赶紧联系了杨崇的大姐,获取了杨崇释放的相关信息后,再赶紧告知了刘嘉青。

刘嘉青去年年底见过杨崇的大姐,本来可以打她的手机取得联系。但他想,既然杨崇被国保接走,其家人很可能就会被限制与外界的联系。于是,他决定不打草惊蛇而直奔杨崇及其大姐家。但是,武山镇王莲常村的杨大姐家和杨家山村的杨崇家均是铁将军把门,他在两处都吃了闭门羹。他不得已只好拨打杨大姐手机,才知道杨崇在医院照顾她住院。于是,他赶紧找车赶回湖口县城,找到了看守所斜对面杨大姐所住的医院。

在医院杨大姐病房里,刘嘉青第一次见到了杨崇,并见到了肖青山等5位维权网友。听杨崇说这天天不亮(清晨5时许),他就被国保叫醒,说村书记来接他了。匆匆办完出狱手续后,国保就驱车将他送到武山镇。下车用早餐时,正好被其外甥遇见。外甥惊叫舅舅后,便告诉了其大姐因操劳忧伤过度病倒住进了医院。于是,杨崇顾不得进家门就赶回县城去照顾大姐住院。

杨大姐是位虔诚的基督徒,她亲眼目睹了那么多素不相识的义人纷纷前来声援、救助弟弟,就认定弟弟也是义人。自从弟弟因举牌被抓被关被判刑之后,村里人和亲属们大都不能理解弟弟的义行。对于刘萍等众多义人的声援和救助行动,不但不接受、不感激、不配合,还常常施以冷漠和嘲讽。只有大姐杨初英像崇敬、感恩保罗等基督使徒的传道一样,对刘萍等人的义举深表崇敬和感恩。

之四:被打被抢报案并做笔录之后,警方就是不给报案回执

近中午时,李小玲也赶到医院看望了杨崇及其大姐,只留了周莉在派出所继续讨说法。周莉说,有个叫彭江波的警官给她做了报案笔录,但不肯出具报案回执。这群义人离开杨大姐病房并午餐之后,杨崇就跟渔人跟随耶稣一样撇下住院的大姐,跟随他们再去双钟派出所讨说法并追索报案回执和被抢夺的手机等物品。

到派出所后,他们却再也找不到一个穿警服的人。刘嘉青偶尔看到一个认识的便衣国保,那是去年他与刘萍在湖口县看守所声援杨崇后,将要离开湖口时,被双钟派出所追到汽车站拦截下来,再交给湖口国保大队做笔录的警察中就有此人。刘嘉青赶紧追上这位便衣国保,说明来意后,该国保明确表示不可能出具报案回执,也不可能马上归还手机。

这位国宝强调理由说,你们要在看守所门口放鞭炮并要敲锣打鼓,严重违反了治安管理条例。刘嘉青等人反驳:1.放鞭炮和敲锣打鼓违反了那条规定?何况还只是“将要”而尚未实施;2.退一万步说,就算是犯规了,警察就能打人并抢劫吗?便衣国保辩解说并非抢劫,只是“暂扣”。刘嘉青质问:不出具扣押单等法律手续能叫暂扣吗?

便衣国保马上说,我们将手机内存资料删掉后很快就会还给你们。但他去请示领导后却说要再过三五天才能归还,因为有4部智能手机必须经技术部门鉴定并确认彻底删除了内存资料后才能归还。刘嘉青等人要求警方出具扣押单,便衣国保装聋作哑不予回答,只是一再劝他们先回去,几天后就会将手机还给杨崇。刘嘉青问:如果杨崇现在就跟我们回广东呢?难道你们要用扣押手机等物品的方式把他扣下来吗?

便衣国保赶紧说,杨崇已服满刑期,他就是自由人了,我们绝不会用任何方式要挟、控制他。但马上就到清明节了,他应该会挂完清明后再出去,我们保证在他出去之前将手机还到他手上。周莉等人绝不同意,因为他们知道,凡不出具扣押手续的扣押物品几乎就是有去无回的。他们经历这种警察抢劫式的物品扣押实在是太多太多,如何还能相信警察呢?

之五:素不相识的南昌李姓网友驱车相救,慷慨相助

3月21日15时许,毛云峰因伤势太重,有点挺不住了,就由熊睿陪同先回南昌去了。16时许,有一位不愿公开名字的李姓南昌网友专程驾车从南昌来看望周莉等人,并想接他们去南昌。他说自己是89•64的北京学生,现在在南昌开公司,所以不便公开支持维权活动。他刚才在网上看到周莉等人在湖口看守所门口被打被抢的报道后很气愤,也很不放心,便开车赶过来了。

周莉等人知道在湖口的交涉不会有任何结果,在李姓网友的劝说下,就同意坐他的车去南昌,打算明天再去江西省公安厅举牌抗议。杨崇出狱快一天了,还没进过自己的家门,他顾不得回家就决意要与6名接他的维权网友一同去南昌。于是,他们就再叫了一辆出租车同行。正打算离开湖口时,李姓网友的车在看守所门口与一辆赣GM8511号当地轿车交汇时,互相刮破了一点漆。

当地车上的女车主仗着地头蛇的优势,气势汹汹地向李姓网友索要700元赔偿。李姓网友说,你若知道我们是为何而来,又有正义感的话,就肯定不会狮子大开口。见国保人员暗暗唆使纵容女车主叫价,刘嘉青就赶紧向女车主灌输公义理念。他说我们是来接杨崇出狱的,杨崇是举牌勇士,是你们湖口的骄傲。如此云云,女车主渐渐友善起来,最终400元搞定了这一纠纷。

18时许,周莉等人的乘坐驶出了湖口县城。一辆乘坐国保人员的白色商务车紧随其后,大约跟踪了半个多小时后才不见了。李姓网友很豪爽很健谈,一路谈笑风生,并在路上就打电话为周莉等人订好了晚餐和宾馆。周莉等人都是闯荡江湖的维权志愿者,都很感谢李姓网友的慷慨相助。但是,李姓网友的神秘出现及其难以猜想的动因,又难免让这群义人们多少有些戒备。

之六:在江西省公安厅门前举牌抗议湖口警方的暴行

李姓网友将周莉、李小玲、肖青山、杨崇、刘嘉青、陈茂森、游贵及其儿子游泽元八人安排在华盛商务酒店的213、215、216、218号房间住下。下榻宾馆后,大家就赶紧商定了明天去江西省公安厅举牌抗议等相关事宜。肖青山赶紧写好了一条“反对暴力,要求公安厅长舒晓琴公布财产”的横幅。

肖青山是一员举牌抗议的猛将,他嫉恶如仇,对贪官和邪恶膨胀的公权力恨之入骨。他曾因在法院跳楼抗议枉法裁判被劳教过,之后,他便长期坐着轮椅南征北战、周游各地,呼吁惩治腐败,推进政改。在横幅上加上了要求官员公布房子、黑钱和私生子等等内容后,他才觉得有点解恨。

次日(3月22日)9时许,周莉、李小玲、杨崇、毛云峰夫妇、刘嘉青、游贵等人推着轮椅上的肖青山,来到南昌市阳明路133号江西省公安厅大门前。他们展开横幅后,肖青山就高呼口号——反对暴力!舒晓琴公布财产!×××公布奸夫!公布私生子!公布房子!公布黑钱!要求省长鹿心社制止暴行,惩治腐败!一名武警马上赶来制止并询问诉求,听说是投诉湖口公安的,就把他们带去公安厅信访处。

周莉、李小玲和毛云峰作为代表被带进去了,其余4人在外等候。3位代表向接访他们的一位信访处副处长要求:1.湖口警方无条件归还手机等被抢物品;2.出具报案回执;3.赔礼道歉;4.赔偿相关损失和医药费用;5.依法限期告知立案与否及其法律依据。该副处长表示会调查核实。3位代表申明将在南昌租房驻扎下来讨说法,不达目的决不收兵!并且,将成立江西民间维权工作室,帮助江西的冤民、访民伸冤维权!

之七:杨崇在刘嘉青陪同下赶赴新余看望一直关注、声援他的刘萍等新余网友

3月23日,周莉和李小玲就接到了江西省公安厅的约谈电话,他们应约于下午3时20分许到了公安厅信访处。但接访人员只说归还手机,并且,还要他们自己去湖口领取。周、李都是出了名的刚烈女性,她们表示必须将手机送到南昌来!必须赔礼道歉!必须赔偿损失!她们撂下这几句话起身就走人。接着就去租房子,就去购置被盖和炊具、餐具等生活用品,并对外发布江西民间维权工作室将在南昌开展工作的网络消息。

看来要驻扎南昌打持久战了。这时,杨崇心里记挂着两个女人。一个是多次到湖口声援、救助他的刘萍姐姐;一个是为他入狱后四处奔波,操劳病倒,住在医院的大姐杨初英。尤其是听说刘萍姐因为要接他出狱特意推迟了胆结石切除的手术时间,听说将于3月24日做手术,便于23日在刘嘉青的陪同下赶到了新余。后来,医院强调刘萍名气太大,没人敢给她主刀,便将手术安排不断往后推,推迟到了29日上午。

杨崇和刘嘉青在刘萍的病房里以及刘萍家里,与刘萍、魏忠平、李思华、李学梅、苏美生等众多新余的维权朋友广泛交流维权心得,并将周莉等维权网友迎接杨崇出狱被打被抢的详情向新余维权朋友陈述了一番;刘萍也将新余朋友去迎接杨崇出狱在修水被拦截、被滞留、被盘问等等情形向杨崇、刘嘉青进行了描述。他们畅所欲言,倍感亲切,纷纷表示以后在维权路上要多联系、多互动、多保重。

李思华见杨崇瘦得可怕,和在广州天河举牌时照片上英武壮实的他相比真是判若两人,初次见面简直不敢相认。杨崇苦笑着说,他比坐牢前瘦了30多斤。李学梅等人便纷纷问他,是否在号子里被虐待?杨崇凄然不答。李思华也曾被冤判8年,对狱中的残暴虐待刻骨铭心。他知道,凡遭遇虐待越惨烈者越闭口不谈自己狱中的悲惨,一是因为那些被侮辱的情景羞以启齿,一是每每想起就会心里滴血!

之八:维权网友在新余与南昌两地间往来看望和声援,互表关心和敬意

3月25日,杨崇因记挂病床上的大姐,便依依惜别了新余的维权朋友赶回了湖口。在网上看到周莉、李小玲、肖青山真的在南昌租房驻扎下来向湖口公安讨说法的信息后,刘萍、魏忠平、李思华三位独立参选人既敬佩他们的“死磕”精神,又担心他们的人身安全,便决定去南昌看望并声援他们。

26日晚上,刘萍、魏忠平和刘嘉青到南昌;27日早晨,李思华作好了老娘和女儿的生活安排后,随即也赶了过去。27日上午,周莉和李小玲再次被江西省公安厅约谈,刘嘉青推着肖青山也一同去了。游贵赶去深圳处理公司业务了,他表示将尽快赶来南昌共同声讨湖口公安的暴行。

毛云峰的妻子是北京人,他父亲22日晚8时许,故意灌得半醉去钻车轮,以死相逼要他离开南昌、离开这些所谓危险的、“与政府作对”的维权朋友,逼他去了北京。听说毛云峰是名儿科医生,撇下3岁的小孩去接素不相识的杨崇出狱,被暴殴致伤后仍坚持到省公安厅进行抗议,并带上了支持他但胆子小的妻子,刘萍等新余的维权朋友们实在敬佩有加。

刘萍、魏忠平、李思华、陈茂森留在这间江西民间维权工作室兼住所静候周莉、李小玲等人的约谈结果。刘萍等人很敬佩李小玲的勇气和公义精神,她痛失两子,小儿子被绑架撕票已4年多了,凶手至今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她没有沉浸于个案的悲痛之中,而是坚强地投身公益维权和公民运动。两个多月前的元月5日,她与肖青山等6人冒着寒风大雪到湖口县看守所、检察院和法院举牌抗议对杨崇的司法迫害,并全程关注或参与了对杨崇的声援和救助。

这次的约谈比23日略有进展:湖口那几名曾经嚣张的国保乖乖地将手机送来了,但全部的手机内存资料被删得干干净净;省公安厅也表示会将房东预收了半年的房租等各项费用悉数退还或补偿,希望他们尽快离开南昌各自回去。难道打了就打了,抢了就抢了,手机内存也删了就删了吗?周莉和李小玲等人表示,湖口警方不赔礼道歉,不出具报案回执、不赔偿医药费用,我们决不偃旗息鼓,决不退房收兵!

得知刘萍29日上午做了胆结石切除后手术后,下午,在南昌设立了维权工作室,与湖口公安较真的周莉、李小玲、肖青山、刘嘉青、陈茂森5人就赶到新余看望刚下手术台的刘萍。对于刘萍等人在新余轰轰烈烈开展的独立参选和公益维权活动,他们由衷钦佩,强烈支持。

29日晚上,参与湖口迎接杨崇出狱的5名维权朋友与新余的众多维权朋友聚集在刘萍病房内外,一边关心安排刘萍手术后的护理轮班,一边交流维权心得。他们纷纷表示一定要与公安等公权力的暴行抗争到底,努力将公安等国家机关的公权力关进笼子里去,叫他们不敢乱打人,不能太嚣张!

上海市民第91次向市人大请愿要求诉权(图)

3月18日下午2时,上海市民为了捍卫法律尊严、维护公民诉权,第91次集体向上海市人大常务委员会请愿。这种公民行动已经坚持近2年了,仍然没有进展。
活动当天,有56名(名单详见附图)市民为了维护公民诉权,第91次请求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履行法定职责,监督上海三级法院对当事人的诉状依法立案或者裁定。
大家推荐的5名代表是:朱国美、徐丽英、庄秀珍、孙翠芳、周海琴。
5名代表得到了费老师的接待,费老师问:“在地方上(政府)谈过吗?”。5名代表答:“地方政府只是说补偿车费、误工费”。费老师有点同情心地说:“这不是实质性的问题”。代表们要求费老师帮助解决实质性的问题,费老师仍是这句“会反映上去的”老话。
参与第91次“我要立案——维护公民诉权”行动的56名市民代表要求市人大领导心忧天下、关注民生。
“我要立案——维护公民诉权”行动请与下述市民代表联系:冯正虎(13524687100)、焦东海(13801802454)、鲁  俊(13651817422)、赵迪迪(13482668387)、朱金娣(13042111402)、沈佩兰(13764885120)、王扣玛(13601929155)、【为十八大稳定被逮捕】童国菁(13917920278)、【为十八大稳定被劳教】崔福芳(13564097383)、【为十八大稳定被劳教】王蓉华(13162424968)、 邱贵荣(15001903401)、 刘洪贤(13524850369)、郑培培(02153963826)、孙建敏(13671947476)、陈建芳(15026516445)。
2013年3月18日


上海维权人士为魏勤捐款,并在看守所外声援(图)

3月22日下午,上海维权人士顾永洪、郑培培、刘桂芳、吉吉、张燕红、陈建芳、丁菊英、申琴芳、刘淑珍、周菊仙、孙洪琴、陈桂荣、张翠珠、徐小妹、陆雅美、颜兰英等人带着55位维权人士(详见捐款签名单)为反腐维权被逮捕的魏勤捐款人民币1150元(附:捐款清单)赶到上海市静安区看守所,准备打在魏勤的账户上。看守所大门紧闭,大家就在大门外为魏勤打横幅声援:“ 魏勤无罪立即释放”、“反腐英雄魏勤无罪必须立即释放”。并朝看守所内高喊:“魏勤无罪”、“魏勤冤枉”、“立即释放”等口号,以此强烈抗议当局对魏勤的迫害。
魏勤1965年6月出生,离异后独自带16岁儿子生活。2002年2月,魏勤工龄已15年7个月被工厂无故辞退,生活陷入困境。2002年9月居住地动迁(举世关注的东八块地段),2004年6月22日按政策规定要求回搬而被非法强拆,从此走上充满血泪的上访之路。多年来,靠在外借房借款生活,至今未得到补偿安置。
魏勤不但自己依法维权,还为其他权益受到侵犯的人维权。她曾经为举世闻名的“杨佳案”的杨佳而被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拘留15天,后来又被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为十八大维稳,于2012年9月25日以“聚众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为由将魏勤刑事拘留,同年11月1日,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寻衅滋事”罪逮捕,魏勤被羁押在静安区看守所整整6个月。家属多次到静安区看守所欲给她送衣服和钱,看守所只收下衣服,不接受亲属寄给魏勤的钱,并拒绝家人会见。



曾4次被劳教的古稀访民谢玉花已被关黑监狱85天

今天(3月27日),本网信息员获悉:曾4次被劳教的河北保定古稀访民谢玉花被当地政府私设黑监狱非法关押已达85天,目前与外界失去一切联系。

近日,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多方为她呼吁,强烈谴责河北当局的违法行为。

据葛志慧透漏:1月2日,谢玉花在北京南站被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派出所带走,期间警方让谢玉花指认葛志慧是几起外地访民在北京聚会维权的组织者,遭到谢玉花的拒绝。之后,谢玉花被北京警方交给她户籍所在地的当地驻京办带回原籍。

回到原籍后谢玉花就被非法拘禁在当地一家宾馆内,期间谢玉花曾经用看守她的一名官员的手机给葛志慧打过一次电话,告知她自己被关在黑监狱的事。

葛志慧储存了这个手机号码,并多次向这名看守人员打电话询问谢玉花的情况,她说谢玉花身体很好,血压也正常。

葛志慧告诉本网信息员,一直以为两会后谢玉花就会被释放了,但至今没有她的任何消息,我担心她年龄大了,又曾4次被劳教,关押时间长了身体会吃不消,所以最近几天一直在给看守谢玉花的这名官员打电话,但她只要一听是我马上就挂断电话或者一言不发,我现在很担心她。

葛志慧呼吁社会各界关注谢玉花的安危,强烈谴责河北当局私设黑监狱关押谢玉花的不法行为,要求立即释放谢玉花,还谢玉花自由!

黑龙江上访维权者肖书君在北京举牌诉冤(图)

3月26日,黑龙江省集贤县福利镇商业街的上访维权人士肖书君,在北京南站过道上举牌诉冤,控诉黑龙江集贤县政府腐败枉法。
据肖书君说,她曾经因为一家冤案多年上访没有解决而在清华大学跳楼自杀,后被北京好心市民报警救下,才放弃轻生的念头,坚持依法维权
以下是肖书君自述:
我家住在黑龙江省集贤县福利镇商业街,我叫肖书君,前一段因案上访多年都没有结果,还因地方政府扬言威胁,在北京不敢回老家东北过春节。有些想不开,所以去中关村清华大学跳楼自杀,后来被北京好心市民报警救下。      事情经过:我父肖兴诗,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复员转业到地方。1963年从大连来集贤县福利镇,当时我弟兄7人,全家9口人的生活只靠父亲一人,为给政府减少负担,我父亲带领全家人自谋生路,经县政府有关部门关照,让我家在县城商业街开设一小吃部,维持全家的生活。当时我家邻居中心储蓄所和我家从来也没有发生过纠纷。1995年中心储蓄所被现在邻居刘宝森买去了,因刘家多次非法扩建到我家窗下,被我父阻止,怀恨在心,就以强占宅基地为由,把我父亲告到县法院、市中级法院,都以土地权没有确定驳回刘宝森起诉。
2000年我父因病去世,刘宝森看我家兄弟在社会上孤立无援,执意强占我家早就使用的土地,据为己有。
2005年刘宝森又把我告上法院,以侵占土地为由,经法院审查后驳回刘宝森起诉。当时土地局副局长杨春雷偷着到法院做假,还帮刘宝森伪造一份假原始地基资料。当时他没有土地局法人代表的委托书,法官问他“你知道作伪证是违法的吗?”他说:“知道。”问他:“你代表谁?有委托书吗?”他说:“我代表土地局,我人都来了还用什么委托书?”。当时都有庭审记录。后来刘宝森向县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县政府经审查认证,刘宝森与中心储蓄所进行交易是违法的(《房地管理法》第39条规定):转让划拨国有土地使用权时,没有按规定审批并缴纳土地出让金,因而不予颁发土地使用证。
县政府在2006年8月3日做出政府复议决定书(2006)11号行政书,确认国土局行为适当。2006年9月20日,刘宝森向集贤县法院提出行政诉讼,请求政府颁发土地使用证,集贤县法院于2006年11月21日做出集行初字(2006)8号裁决书,驳回其诉讼请求。
2007年刘宝森有土地局副局长杨春雷帮助策划,让他请求县政府,对争议土地进行确权,县政府把事情交给土地局调查处理(当时副局长杨春雷已是正局长了)。县里还给我家下通知,县里开听证会,让我们在会上对争议土地听证、质证。我们都准备好了材料,可是一直也没有开听证会。等来的是经土地局争议情况调查意见书,说“经查,根据1988.8月哈测校平板仪测图,1992.6月权属福利镇1:1000地籍图( 电影 院版图)显示,我房子和土地都侵占刘宝森家土地,我向县政府提出异议版图是假的,因为1975年就建成的集贤饭店改为昌盛大厦,1988年测绘为什么没有集贤饭店而是一块空白。
2008年土地局长杨春雷怕作伪证的事情败露,帮助刘宝在县委、县政府里做个别人员的工作,县政府给我们家下来了一个《土地使用权属争议处理意见书》,说我家房子占用刘宝森家土地,我不服县里处理意见。2009年6月19日向县法院提出行政诉讼。2009年9月2日法院出示集行初字(2009)第12号行政判决书,维持县政府处理意见。在庭审中,有县政府人、土地局人、刘宝森,土地局人在庭审中承认由于工作疏忽,92年原始地基资料是2000年装订和填写的。
可是在判决书中说,虽然被告提供原始地籍资料存在瑕疵,被告不否认,只能说明当时土地部门卷宗管理不规范,说明不了原始证据缺少真实性。鉴于该原始证据专业性很强,应予以采信。我有庭审笔录为证。 我不服,向双市中级法院提出行政诉讼,双市中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对县政府(处理意见)不合法,也不适当,刘宝森到现在也没有拿出房屋买卖合同原件,在两院庭审中问他有买卖合同原件吗,他说没有,在庭审中有记录为证。
2009年我在北京被一伙自称是黑龙江省集贤县的工作人围攻殴打,落入河中后,那伙人就跑了,还有的人骂我“淹死你!”好心的北京市民报了警,我被119救起,120急救送往北京市朝阳区医院抢救治疗,我险此丧命溺水身亡。
2010年7月16日早5时30分,我家邻居伙同集贤县信访办主行盛华夏带领八、九十人,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先是在街头的两边100米拉了界线,不让人通行。后到我家中把给我看家的哥哥连推带打抬到商业街头,把我哥哥软禁2个多小时,我哥哥非常害怕,担心屋里还有我嫂子和3个月的婴儿。我哥哥苦苦哀求后,他们答应让我哥回去看孩子可以,但不许随意走动。我哥哥答应了他们,只要能回去看孩子做什么都行。我哥哥回去一看惊呆了,他们在我家后面房子墙上扒了个门大小的洞,还把我家后面的不少东西搬走,到现在不知去向。在屋里砌了一面墙,告诉我哥说一面留给我哥一面留给刘宝森。当时我嫂子也被关在屋内不让出来。后来我到县市政府部门上访都互相推诿,到北京上访也没有结果(我有当时在场证人证言和现场录像为证)。    2011年新年前10多天我家邻居刘宝森拿着菜刀和棒子,领着他儿子4、5个人到我家又砍又砸把我家门窗和玻璃都砸碎。我家邻居临时放 到我家卖的年货都被砸烂,扔的满地都是,共计1万多元,我家邻居刘宝森拒绝赔偿。我家邻居起诉到法院,到现在没有结果。前几天我哥到县里听说信访办主任盛华夏升官了,到经济局当正局长了,我非常想不通,这样的腐败贪官怎么还能升官,现在是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现在我的冤案也没有解决,还招到地方政府多次非法关押 打压报复。
肖书君  134392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