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艳华在北京被刑事拘留期间遭受“关小号”等酷刑

5月19日,在北京的江苏省徐州上访维权者于艳华,到北大看望女儿时被北大派出所传唤,后被移交到西城区右安门派出所,当晚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后又改为“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羁押在西城区看守所。
在看守所内,于艳华被提审多次,提审官指控她“聚众结伙作案”。于艳华坚持认为自己并不是罪犯,而是上访维权人士,同时要求看守所保障基本的生存权。因此被戴上手铐脚镣。由于于艳华患有严重的风湿,在看守所内穿着棉衣,还被囚室里的牢头狱霸打骂。她与一同被关押在看守所内的吉林维权人士张继新一起,绝食抗议当局的非法关押,两人因此被戴上手铐脚镣,于艳华被单独囚禁在小号3天。
据于艳华讲,小号内只有手掌宽的一个窗口,用来送牢饭。在小号内,空气稀薄,在送饭时她只能用眼睛对着窗口看一下房间的外面,戴着手铐脚镣的于艳华在小号内躺了3天,出现精神抑郁,感觉生不如死。
在关押37天后,6月25日于艳华被取保候审。虽然获得了自由,但于艳华说身体出现多种不适,感到焦虑和惊恐。无缘无故地被刑事拘留,让她更意识到自己的上访诉求解决无望。
据本网信息员了解,自5月18日开始,北京警方大肆抓捕各地的上访维权人士,一个月的时间仅在北京地区就刑事拘留近30人。据于艳华介绍,这一时期被刑事拘留的上访维权人士,要么是参与了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街头行动,要么是具备一定的文化素养在访民中有很大的影响力,长期参与各项维权活动。因此,在园博会开幕的那天开始,警察抓人,并不是说你犯了什么罪或做了什么事,而是警方统一行动对长期在北京的各地维权人士进行打压。
6月25日被关押在北京西城看守所的近30名各地上访维权人士,在被刑事拘留37天后,相继被取保候审。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辽宁维权人士赵广军、陕西维权人士吕动力等人,却立即又被丰台看守所收押。

河南强拆受害人李耀民被限制人身自由并遭暴力殴打(图)

6月27日上午,河南许昌市魏都区丁庄乡北关村二组强拆受害者李耀民到魏都区信访部门反映诉求,下午两点就被魏都区丁庄乡的数十个工作人员控制软禁在家。当天晚上,这些维稳控制人员曾警告李耀民,如果出门人身安全就不会有保障。
6月29日上午10点50分左右,李耀民骑着电动车在买菜回来的途中突遭一辆轿车的拦截,只见车上有四个陌生人,其中三个男子下车,一个男子将骑在电动车上的李耀民拖下车,另外手持钢管和橡胶皮警棍的两个男子开始对其实施暴力殴打,最终导致李耀明头部受伤缝数十针,胳膊、关节多处被打伤缝针,身体其它部位均有淤血、肿胀。事发时,李耀明曾拨打110报警,但是不知何故恰巧那时他的手机却无法呼叫。无助的李耀明只好自己用手捂住头部伤口拖着遍体鳞伤之躯到魏都区北大派出所报案,要求警方立案调查。随后李耀民因伤势严重被送往许昌市医院住院治疗。
居住在许昌市北关村的李耀民,房屋于今年4月18日遭到暴力强拆,到各部门多次诉求无果。得知中央巡视组将到达许昌,准备向巡视组反映情况,不料却被当地政府24小时限制其人身自由并受到“人身安全没有保障”的威胁。
李耀民妻子:13598982305



四川郫县因拆迁村民接二连三惨倒血泊中(图)

本网28日报道四川省郫县团结镇石堤村村民为维护合法权益被黑社会暴打住院(成都市郫县黑社会张狂,又一村民头被打住进医院(图)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3/06/blog-post_8394.html)后,29日凌晨1点多,家住郫县三道堰镇程家船村14组60多岁的邱从国,也遭到灭顶之灾:因不同意不合理的房屋拆迁,在自家门前被三个不明身份人员残暴地打倒在血泊中。目前伤者入郫县中医院治疗,没任何人宣布对此事负责,医疗费也是伤者家人自己承担。      据邱从国女儿邱云讲:他们村搞小城镇建设,政府在村民们没同意的情况下将村民们的承包田以租代征集中收回,再出租给冠鑫公司。每亩租金仅给2000元(农民自己种经济作物年收入可达一二万)。房屋拆迁条件也苛刻。5月31日,镇拆迁办找邱从国谈判,全家人都拒绝同意签字。随后拆迁办主任张逊,及陈主任、王主任于六月中旬两次找其家人催谈拆迁之事。因补偿问题全家人仍没答应签字。      6月19日凌晨一点后,他们发现屋前屋后有大量烈性鞭炮爆炸后的残留物,大家立即预感到“强拆”前的威胁逼迁开始了。      6 月26日,拆迁办工作人员给邱云打来电话说:“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没有动你房子吗?”邱云答:不知道,反正我们人和房屋都在这里。拆迁工作人员威胁道:“那你就看我们怎拆你的家!”       6月27日同村11组,离邱从国的家五六百米远的牟姓村民的家围墙在深夜也被推倒,并遭到放炮威胁。      6月28日,邱云骑电瓶车上班,在快到单位的时间,突然前后两辆摩托车夹击疯狂向她撞了上来,车受到轻微损伤,她乘间隙骑车夺路逃命,凶手猛追到她上班单位门口,在她大呼“救命”同事们追出门外后,凶手们才逃之夭夭。      当晚,全家都活在惶惶不可终日之中。大人们决定通宵守夜渡过这不眠之夜。29日凌晨1点以后,邱从国正迷迷糊糊打盹,突然门外屋后传来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他感觉有人。等他出门一看,正有两人鬼鬼祟祟蹲着在倒腾什么,他迅速赶到他们面前,大呼:你们在干什么?与此同时,他闻到一股浓烈的汽油味,他接着大叫“你们要烧我们家房子吗?”并快速阻止凶手们正在打开瓶盖的行动。这样他们互相争夺起来。争夺中,凶手老羞成怒,拿出准备好的钢管、铁棒对他一阵猛打。等家人听到争吵呼救声赶到门外时,凶手们蹿上准备的汽车扬长而去。家人只见现场倒在血泊之中的邱从国及一整箱十几瓶装满汽油没打开完的汽油瓶。       在家人报警后,邱从国被送到郫县中医院抢救。目前伤者没有脱离危险期。警方也没给报案回执,也没给任何说法。医药费也由家人自己支付。由于家境贫寒,他们只得东拼西凑,昨天因欠费,医院就曾威胁:再不交费我们就只好停药了。
邱从国的亲友向全社会呼吁,请有正义感的同胞帮助这渺小、微弱、无助的家庭。请大家来阻止这一次次伸向村民有公权力支撑的“黑手”。同时也警告郫县政府、郫县公安分局,不要把村民逼上绝路!         邱云 成都市郫县三道堰镇程家船村14组,电话13980462980

广东东莞张华志在微博转发新疆事件遭恐吓骚扰

居住在广东省东莞市的新浪微博用户张华志先生,近日因在新浪微博上转发法新社记者拍摄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鄯善县鲁克沁镇的暴力事件图片及部分文字,于6月29日凌晨,遭到一伙分布全国各地的不明身份人士的电话恐吓。6月29日晚上约8点,东莞警方通过张华志先生的妻子传话,说要传唤张华志。
本网信息员多次打张华志的手机都无法与之联系上。
据了解,张华志在一家叫《进步社会》网站上被称为“西奴”。这网站还称“张华志在新浪微博公然支持恐怖分子被放纵”。
以下是张华志被屏蔽了的两条新浪微博:张华志-:~今晚因发条声援新疆的微博,已接到几个恐吓电话了。其中佛山电话18676587960 说要找我喝茶,其中上海电话只问一句姓名就挂机18918272875,其中重庆电话15223742789叫我公布住址,说一定要上门砍死我。哎,我很害怕!现代社会,我不想做林昭了![泪]2013年06月29日 01:14张华志-:已经是晚上八点,有警察找到我老婆单位传讯我了,怎么办?朋友们,以(如)果明天我微博不更新,请不要忘记我,谢谢你们的一路陪伴!爱你们的华志!

黑龙江维权人士赵景洲、陈惠娟家面临强拆(图)

今天(6月28日)本网信息员获悉黑龙江哈尔滨市维权人士赵景洲、陈惠娟所住房屋在当局先是欺骗性将回迁变成搬迁后,又一再变更拆迁补偿条款情况下,使赵、陈及许多拆迁户质疑当局拆迁的合法性,为此一些住户拒绝搬迁,结果面临被强拆危险。赵景洲家住房目前面临被强拆状况,赵景洲与陈惠娟发出:“强拆的脚步再次向我们逼近 ”的呼吁。

据赵景洲、陈惠娟介绍:2010年3月22日,我们所居住的哈尔滨市香坊区通乡街89号,东西两侧的都被张贴了拆迁公告,11月份开始陆续地有居民交房搬家走人。可是,这批交房的居民签协议时,将自己所有证件交到对方手里,对方写好后递出来,居民签名即完成。可是居民回家后才发现,回迁变成了搬迁。拆迁方的解释为:“一样的,搬迁即为搬走、拆迁。”可是我们都知道一字之差谬之千里。可是此时被拆迁居民下跪、哭嚎,丝毫打动不了拆迁方铁石般的心。

2011年拆迁赔偿标准提高,由原来无照房每平米折合人民币800元,变成10平米算7平米。又吸引一部分居民踊跃交房。

可是到了2012年,标准再次改变,一房内兄弟数家在此居住的,可以购买回购房,50㎡17.5万元。

上述的所有标准并不是人人可以享受,会因人而异的。

既然征地前已经向城市规划、国土资源等部门办理了“①建设项目批准文件;②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③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④拆迁计划和拆迁方案;⑤办理存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出具的拆迁补偿安置资金证明。”为什么不向大家公示?又岂可一变再变?

因此我们质疑。首先被拆迁的居民没有看到上述五个文件,并不知情自己的权利。而拆迁方为了利益最大化,故意隐匿,暗箱操作,损害被拆迁方的合法权益。

2013年5月13日,一位自称是动迁办男士打电话,要我们去动迁办取文件。赵景洲回答到“我家的狗还没喂那,没时间。”有邻居换的干净利索地去了,取回来的竟然是哈尔滨市住房保障管理局下达的:应裁通知书。

为了反抗强拆赵景洲曾定于2013年6月6日10点10分,在我家召开抗强拆现场大会,并通过网络发出邀请函,欢迎大家参加。

虽知第二天派出所黄教导员即到我家拜访,劝赵景洲取消邀请,迫于情面,赵景洲当着黄教导员的面发出取消邀请的通知。但到了6月6日仍有朋友来到我家,使我们倍感温暖。我们将提前准备好的横幅悬挂房前,“市民有权利和义务‘参股’改建自己的城市”,“中国公民反强拆哈尔滨现场会”, “反对开发商勾结政府独霸房市谋取暴利”。虽然有警车、警察造访,但没有发生冲突,没有人出面制止我们。

6月28日10点,天下着毛毛雨,门外有人喊:“老赵……老赵……”。出门一看,只认识其中一人是委主任,一男士称是动迁办的给我们送东西,一个女孩子举起手中的摄像机,赵景洲一看就明白了,无名之火从胸中升起,这是动迁办在为自己抢占公民的财产做铺垫,送哈尔滨市住房保障管理局下达的“裁定书”,为其强拆披上所谓“合法”的外衣。这些人在赵景洲的斥责声中灰溜溜地走了……

我们静候着政府强拆的推土机、钩机的到来……为了捍卫我们的私有财产,我们寸步不让!

赵景洲 18845168964

陈惠娟 13059021791

公平买合理卖买卖不成仁义在

欺价买我不卖政府你找皇军来

民房必保






矛盾都是共产党搞出来 维吾尔流亡维权者呼吁加强汉维民众相互理解 图

m0628-grp图片:荷兰维吾尔人协会负责人拜合蒂亚.

六月二十六号在中国新疆南部再次发生暴力伤亡事件。针对这一事件,流亡荷兰的维吾尔维权人士再次呼吁加强汉维两个民族民众互相理解的重要性,赞扬最近有中国汉族作家有关这一问题的著述。

六月二十六号,在中国新疆南部再次发生暴力事件,据新华社最新报道总计死亡35人。这个消息使得中国的维吾尔族地区的问题再次引起欧洲社会强烈的关注。

中欧荷兰,是目前流亡的维吾尔族民众在欧洲人数最多的地区之一。在荷兰他们不仅有自己的维吾尔族协会,和荷兰人共同的支援维吾尔族协会,而且很多地方政府为这些组织提供了办公室,文化活动地等。为此,有关这次暴力事件记者采访了维吾尔族协会的负责人居住在阿姆斯特丹的拜合蒂亚先生。

拜合蒂亚先生首先对记者说,“我们维吾尔族地区两天前在南部地区又死了二十多个人,听说汉族和维吾尔族人在互相残杀。一个月前在维吾尔喀什巴楚地区也死了二十多个人,都是被警察、共产党开枪打死的。这些情况,这些矛盾都是共产党搞出来的。你们可以去了解一下,我们维吾尔族地区每五十公里都有警察检查,过马路汉族人可以过去,只要是维吾尔族就检查他的身份证、护照:他是外地人还是大陆人。他们还到各个村庄,到各个基层,到每家每户搜索、查户口,高压控制。”

关于目前这种状况,拜合蒂亚说,“现在目前这种状况,是我们维吾尔族地区从历史上到现在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我小时候看二次大战有关德国的片子,马路、街道上到处是德国士兵,我们维吾尔族地区今天的状况就是这样,可能西藏的状况也是这样。所以我们维吾尔人感到愤怒,到处像高压锅一样好想要爆炸。”

尽管发生如此严重的事件,但是拜合蒂亚说,他感到还是有些好的信号,因为在国内已经出现有汉族作家呼吁理解维吾尔族民众处境的文章。对此他说,“昨天我看到了一篇文章,我感到维吾尔人有些希望了。一个汉族作家在国内,他把维吾尔族地区的不平等状况详细、全面地写了一下。我看了很高兴,因为汉族作家开始写维吾尔族人的问题,在国内这是一个好的现象。

我希望我们汉族朋友,维吾尔族人、西藏人我们以后多联系,多交谈,多讨论:我们维吾尔族人以后怎样活下去;西藏人怎样活下去;汉族同胞在共产党的高压下怎样活下去,我们共同找一个出发点。”

上海市民沈艳秋世博园旅游被刑拘37天取保候审,无任何手续

上海市民沈艳秋向本网信息员控诉:她于5月18日到北京永定河畔旅游,当时那里正召开世界圆林博览会,未作任何事情,被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拘留了37天后因证据不足,于6月25日下午14点30分释放,释放时西城看守所不给任何手续,没有释放证,没有刑拘证,也没有取保候审证明,只口头告诉她是因“证据不足”检察院不予批捕,而对她进行取保候审。       据沈艳秋说:释放的时候,上海驻京办派了四名着装警察到西城看守所,直接将她接出来押回上海,于28日上午八点到达上海,同样没有给他任何法律文书。
沈艳秋说:与她一起被从西城区看守所接回上海的,还有另外一个叫做陈载忠的男性,还有个女的不认识,但都没看到出具法律文书。
沈艳秋还说:因为她没有在刑事拘留证上签字,所以北京当局没有给她,但说已经传真给了上海警方,但上海警方同样不给她释放证和拘留证。
就这样沈艳秋在没有任何犯罪事实的情况下,被非法拘留了37天后释放,没有拿到任何法律手续,沈艳秋表示: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据住在上海的著名网络作家李华平(挪威森林)介绍:沈艳秋是上海维权人士,平常倡导官员公开财产,支持教育公平,在六四前曾经在北京声援刘远东、丁家喜,这次被刑事拘留可能与此有关。

蒙冤警察何祖华、周历被羁押37后获取保候审

6月19日,因参观园博会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罪”已刑事拘留37天的蒙冤警察周历、何祖华于6月25日晚上先后获取保候审获释。
据本网信息员了解,25号当天下午,西城区预审科电话通知周历及何祖华所在地公安局负责人,要求前来办理取保候审手续。晚上9点,河南新乡驻京办的工作人员来到西城区看守所为何祖华办理取保候审手续,手续办完何祖华在取保书上签字时发现被取保候审的原因是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不予批准逮捕。同晚11点58分,周历所被在的河北省厅、石家庄市公安局及当地政府接走。但是周历并未在取保候审书上签字,因不知道具体取保原因遂向当地部门多次索要取保材料未果。
6月19日上午11点左右,蒙冤警察何祖华、周历在北京南站地铁站遭遇多名警察盘查,随后二人被带往右安门派出所。晚上5点,周历、何祖华被以“寻衅滋事”刑事拘留,羁押在西城看守所。次日,看守所又将刑拘罪名更改为“涉嫌聚众扰乱社会公共秩序”。在看守所,周历经历六次提审,每次他都质问警察自己究竟在哪里聚众犯罪,实施了的 哪些犯罪行为,而对方都没有回应,预审警察只告诉他是北京采取的安全措施。
据何祖华了解,这次有30多个访民和他们一样被刑事拘留,25日之前都陆续从西城看守所获释,但有一部分人从西城看守所获释后,外界仍无法与之联系。

上访维权人士强烈要求释放杜斌,废除劳教(图)

杜斌的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揭露了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对上访维权人士、对异议人士、法轮功人员的酷刑及奴工迫害的黑幕,杜斌因此于5月31日被秘密抓捕,目前羁押在丰台区看守所。
多年来杜斌一直从事媒体工作。他的镜头对准的是社会最底层的民众,他的笔和镜头揭露出中国社会的黑暗面,他的行动推动着中国社会走向法制化的进程。他的奔走呼吁强化了中国民众要求终止劳教制度的声浪。杜斌多年来长期跟踪拍摄上访维权者们的生存与抗争和遭受的非人的迫害,因此深受上访维权群体的敬重,大量关注中国弱势群体的文字和照片也激怒了当局。
杜斌被抓捕的消息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国内维权人士对此更表示极大的愤慨!大家多次抗议当局抓捕杜斌,6月25日再次打出了《反迫害要人权劳教违宪依法废除 杜斌无罪释放!释放!!释放!!!》的标语声援杜斌,抗议当局对杜斌的抓捕迫害。要求公开事实真相,还杜斌自由。

维权人士邓志波等多人被刑事拘留37天后获释

本网刚刚获悉,5月18日,吉林维权人士邓志波、张继新,辽宁维权人士赵广军,河南蒙冤警察何祖华在被北京警方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刑事拘留,在被羁押37天后4人相继获释。
本网信息员在与邓志波通话时,他还被限制在吉林省驻京办,邓志波只说肝积水严重需要马上就医,但吉林驻京办坚持要把他送回当地。随即电话挂断。因此邓志波的肝病严重到什么程度,在看守所内是否获得了治疗都无法获知。
本网信息员也分别与赵广军、张继新的亲属取得了联系,赵广军被限制在辽宁省驻京办内,张继新被控制在吉林省驻京办内,但两人表示可能很快就会从驻京办获得自由。
另外,刚刚获得自由的王素娥在电话中告知:王素娥、毕和英、张舒梅都于25日晚从西城区看守所获释。
由于刚刚走出看守所的维权人士们都是被所在地的驻京办从看守所内接出的,所以在电话中他们只是向亲友简单地报一个平安,详细情况还需进一步的了解。
目前仍有被刑事拘留被羁押在西城区看守所的吕动力、周历、金惠玲、应金仙、李贵锁、许乃来等人无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