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在港批评中共刑拘许志永只会迫使温和派转趋激烈 图

中国律师滕彪

中国律师滕彪

与律师许志永一同在大陆创办法律援助组织「公盟」的维权人士滕彪,29日在香港举行记者会,批评当局刑事拘留主张相对温和和理性的许志永,只会让外界对体制完全失去信心,使温和派转向激进。身为法学博士的滕彪日前与另一维权人士胡佳在深圳为胡庆生,但却被当局怀疑串谋声援许志永而被公安带走问话接近3个小时。

滕彪表示,许志永一直坚持合法、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从事维权工作,希望能够在体制内用法律框架维护公民权利,当局拘留许志永表明连这种理性温和的维权思路也不能走下去,呼吁国际社会关注。

从事维权律师工作的许志永,这个月16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引起法律界和维权界哗然。目前已经有过千人联署,呼吁释放许志永。北京公安指许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外界普遍相信是因为其声援在北京举牌呼吁官员公开财产的行动。

滕彪表示,许被拘留后,越来越多人对高层领导主动启动政治改革、法制改革不抱希望,但越来越多的人把寄望于民间力量,更多民间人士会从温和变成持激进的态度,“即使站在统治者的角度,打压许志永这样温和的维权人士也是愚蠢的,因为它会造成社会的激进化”。

滕彪又认为,当局拘留许志永,是一个明确的信号,就是对组织化、街头化的活动不会容忍,“在网络上发言是一回事,上街抗议是一回事”。但他又表示,官方的集中打压不可能阻止维权活动。他举例说,2011年“中国茉莉花”期间,很多维权律师、维权人士被秘密关押,维权运动一度进入低谷,但过后又再复苏,“无论是刘晓波、高智晟、许志永被抓,还是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这是由当下的社会、政治矛盾决定的”。

明报引述陪同滕彪出席记者会的城大教授郑宇硕表示,习近平上台后,要求大学“七不讲”、拘留许志永等事件让人感到“领导层没有打算从事政治改革,反而镇压、打压行动越来越严重”。民主党议员何俊仁表示,许志永等人2003年上书,成功说服当局取消收容制度,2007年许志永仍能来港演说,今年已被刑拘,显示中国人权一路退步。他说,反贪污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官员公开财产,现中共打压许志永等公开财产倡议者,显示其反腐“毫无诚意”。

“两参”老军人到政府请愿 浙江省信访局拒不接待

浙江慈溪市维权代表孙恩伟星期二致电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告知,60名参加过作战和核试验的老军人请愿,但是浙江省政府拒绝接待。

孙恩伟表示,老军人们请愿,呼吁中共党和国家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浙江省有关当局日前己打紧急电话到各县市通知全省老军人月底到省委请愿,要求各地作好准备。因而,有部分老军人难以脱身前往。

星期二上午,60名老军人突破封锁,成功抵达浙江省政府。政府官员让他们前往信访局,而在信访局登记后,又让他们到民政厅,信访局明确表示不接待老军人。

港人敦促释放许志永及新公民运动人士

港人敦促释放许志永及新公民运动人士

香港支联会、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独立中文笔会等5个团体7月29号下午召开记者会,敦促中共政府释放新公民运动发起人之一的法律学者许志永,以及其他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几十位公民运动参与者。 这些团体表示,将会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中共近期加紧打压人权。

据美国之音报道,中国活动人士许志永7月16日被中共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的指控被逮捕。许的律师说,他所犯的“罪”是他要求共产党官员对其财产透明化。但是他此前3个月一直被软禁在家里。《今日美国》说,许志永在去年发起了一项“新公民运动”,倡议中国实现法治与人权,鼓励民众支持这项倡议。之后,有15位人士公开支持许的倡议,令北京当局感到惶恐,最终他们被拘留。

中国知名法律维权人士、与许志永一同创办公盟的法学博士腾彪,由于自己的公开言论,被中共禁止继续从事律师职业,也被禁止在大学教书。滕彪周一在记者会上表示,许志永从2003年以来一直坚持合法、和平、理性和非暴力的维权,希望在体制内用法律框架维护公民权利。滕彪说,许志永博士和其他中国公民,想通过民间渠道,打击腐败,但如果民间团体在中国变得强大和具有影响力,就会被中共看作是一种挑战,中共是不会容忍这样的团体存在的。

腾彪说:“拘留许志永会堵死理性温和的维权思路,让更多的人对政改、法治失望,促使更多的人从温和变得激进,让那些权力受害者的处境更加艰难。”腾彪还表示:“当局拘捕新公民运动的参与者是想传递一个信息,就是不会容忍组织化、街头化的公民行动。但是,这不可能阻止民间的维权活动,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

香港支联会主席、立法会议员李卓人说,今年10月联合国将对中国人权状况进行4年一次的检讨,支联会等团体将就许志永等人被打压的事件向联合国投诉。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表示,中共当局进一步打压公民运动,是将国家推向堕落,将社会推向高度冲突的状态。

《今日美国》说,许志永近日写道:越来越多的事实让民众觉醒…为了自由、公正与爱,中华民族将重生,“这是一条漫长、艰难而未走过的路,但它是引领中国走向光明与未来的路。”

吉林维权人士邓志波被刑拘37天肝病得不到医治致肝腹水(图)

5月18日是世界园林博览会在北京开幕的日子,就在这一天数十名各地维权访民被北京公安抓捕、刑拘。且被北京市公安局定性为“5·18事件”。
就是这一天下午约4点,吉林维权人士邓志波走在北京天坛公园北门的马路时,被北京警察抓走,当晚被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刑事拘留,羁押在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在被关押期间,邓志波反复对办案警察强调自己患有肝硬化、肝囊肿等多种疾病,必须每天按照服药以控制病情。得到的回答是:“里边有药”。但到了北京西城看守所,根本就不给用药,看守所也不通知家属送药。导致邓志波停药后,肝硬化等病情加重而无法医治,生命没有任何保证,被关押37天走出看守所时,已出现严重的肝腹水。
邓志波被刑拘的罪名是“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当时邓志波走在马路上并没有去园博会,聚众的事实没有,证据没有,那么公安局又是依据什么定的罪呢?刑拘37天后邓志波拿到一张“取保候审通知书”,上面明确写着:“我局正在侦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因犯罪嫌疑人证据不足,不批准逮捕”。在没有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将公民任意关押,不顾其患有严重的肝病,不对其疾病给予应有的治疗,看守所完全漠视人的健康和生命,导致邓志波肝病加重,出现肝腹水。
目前邓志波虽然获得了取保候审走出看守所,但恶化的病情需要医治,但却无能力支付昂贵的医治费用。
各地上访维权人士获知邓志波的遭遇后,纷纷前往探望,并准备就邓志波的病情向有关部门讨说法。邓志波自己也表示:不管遇到什么打压,都会继续维权直到讨回公道为止。

近三百名上海民众到国家信访局请愿被关久敬庄(组图)

7月26日下午,是上海维权者向国家信访局集体控告上海市人民政府的日子(每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已经形成了惯例)。
上海294名(详见签名单)维权者在炎热的夏天,克服了高温的气候,坚持千里迢迢到国家信访局集体控告上海市政府渎职、民生问题久拖不决。
下午2时,294名维权者都已经到达国家信访局门前的胡同里,大家忙于在集体控告市政府的签名单上签名。这294名维权者有各种不同的遭遇和共同的目的。大家的遭遇是:在上海当地遭到官商勾结暴力抢劫土地房屋、谎言欺诈、家破人亡、人身伤害等。大家共同的目的是:要求尊重法律!保障人权!还我公道!还我财产!
在上海官官相护、诉控无门的维权者们来到国家信访局等待希望有领导出来接待,又一次希望变失望,等不到领导的接待,却等来了警察和保安的驱赶。维权者被赶上停靠在国家信访局胡同口马路边上的公交车里,装满6车,送往久敬庄黑监狱,大家高唱《国际歌》以示抗议,之后有上海驻京办工作人员接出放走后再也不顾你死活。这样反反复复、年复一年地跑国家信访局对帮助解决民生问题起到了什么作用?其实,上海维权者已经觉察到国家信访局形同虚设,是一个忽悠民众的谎言场所、是一个钱权交易市场。那么,为什么还要到国家信访局集体控告呢?上海294名维权者认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赋予公民的权利,我们只是不愿意放弃《宪法》赋予我们的这个权利”。
越来越多的民众醒悟,民生问题久拖不决的真正原因所在就是独裁体制,它不受民众监督,它依靠国保、公安、国安、武警、协警和社会闲杂人员等不明身份者维持“社会稳定”,其结果只能导致更加的不稳定。
民众希望早日和平转型,实现民主、自由、人权、宪政、法治,争取拥有一个所有中国人共同享有的公平合理、和平稳定、自由民主的生存环境。
















山维权律师预砸政法委避难

今30日下午本台记者,接到大陆民众电话,山东维权律师李向阳和当地良心商人杨海龙,被山东临沂市兰山区刑警大队中队长杨栋梁威胁、恐吓,到兰山区政法委要求见官员遭拒,情急下两位预砸政法委避难请关注。

李向阳表示因代理杨海龙案件,遭临沂市兰山区刑警队杨栋梁等人,多次打电话给李律师和杨海龙进行威胁、恐吓,要整死他们。前天27日把杨海龙朋友的女儿带走5个多小时,进行恐吓。今李律师和杨海龙下午到兰山区政法委要求见官员遭拒。

本台记者拨通李向阳电话:〝杨栋梁正对我与杨海龙追杀,我此时在兰山区政法委,领导拒不接见,今天下午官僚不接见落实相关问题,我就把政法委办公室砸了,让他逮捕我,因为我出去被追杀不如坐监。请关注!〞

傍晚7点多钟律师向本台记者表示,他们以回家,下午政法委副书记王书记会见了他们,但没有解决实质性问题。他们随时都会有危险,并声明不会退缩,绝不会自杀希望本台追踪他们的安全。

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在拘留所内病重被送回家

7月30日晚10点30分左右,被关押在北京市房山区拘留所的维权人士葛志慧因病情危急被强制送回她前夫的家中。
据葛志慧的前夫讲,差不多10点半钟,由房山区法院和房山区拘留所两方用车将葛志慧拉回家,当时见葛志慧病得厉害,说话都是有气无力,还没等反应过来,房山区法庭和拘留所的人就跑了。
本网信息员在与葛志慧的简短通话中得知,葛志慧拉痢疾已经一整天,拘留所的人都没事,所以她怀疑有人在伙食中做了手脚。行政拘留葛志慧15天的罪名是“扰乱法庭秩序”。
7月26日,家住丰台区的葛志慧专程前往北京市大兴区强拆受害者张憬民一家三口被以“妨碍公务罪”在房山区法院庭审的旁听。葛志慧等3名旁听民众因抗议法庭枉法被法警现场带走。随后,葛志慧被以“扰乱法庭秩序”行政拘留15天,关押在房山区拘留所内。

3年前,葛志慧已经是北京当地一个生活已经奔小康的小老板,当时月收入2-3万元,因拒绝接受不合理的拆迁补偿,拒绝非法强拆而被开发商雇人打残,房屋遭野蛮强拆,所有生活用品全被掩埋在废墟中。3年来,葛志慧拖着被打残的身体,一直奔波在上访维权路上,经常帮助流落街头的外地来京访民,参与各种维权公益活动,因而被当地政府视为不稳定分子,多次被殴打和关押,至今还在取保候审中。

杭州维权人士陈美佳与村书记抗争进入第七天,洗澡时被骚扰(图)

自陈美佳出院以来,因村党委书记杨月根拒绝报销医药费,陈美佳与村书记的抗争已进入第七天。
今年6月7日陈美佳从北京被押回杭州后,在彭埠高速路口,镇信访办主任周锋和普福社区(村)联防队的阿德来接她。陈美佳不肯下车,坚持要让杭州市政府驻京办的陈国友(警号33071086)把她的伤治好。周锋和阿德说,镇里和村会负责把她的伤治好。但是,陈美佳到富阳骨科医院治疗一个半月,镇里和村里从来没有来看过、问过。出院后,陈美佳到镇里去打镇委书记和镇长,要他们兑现承诺,报销两万多元医药费。但是书记、镇长来了个“大逃亡”,于是陈美佳只好到村里找党委书记杨月根,但杨月根却叫她“滚”,并让妇女主任带了三个人把她抬到二楼大厅,并掉空调,让陈美佳在那里“清蒸”。为了讨回公道,陈美佳在村委办公大楼已连续坚持抗争六天六夜。
7月29日下午3点半,村党委书记杨月根雇佣了三个外地闲人再一次将陈美佳抬出办公楼。陈美佳严正地告诉他们:“你们休想把我从这里活着抬出去,除非抬我的尸体!”这几个闲人见陈美佳不好惹,就停了下来。但是杨月根不甘心,晚上7点左右,陈美佳正在村办公大楼的洗手间冲凉,有几个男人猛敲洗手间的门,说要把她抬出去。陈美佳立即把这消息告诉了维权的朋友,朋友们非常气愤,准备到杭州江干区彭埠镇普福社区声援陈美佳。还有朋友表示,要让杨月根这个恶人“恶有恶报”!
因依法信访致访民的人身自由权和健康权受到严重侵害,陈美佳受伤事件引起杭州维权人士和访民的极大关注。据连夜赶到现场的梁丽婉说,现在有六个公安守住普福村办公楼,访民们进不去。
陈美佳电话:13083987824
杨月根电话:13605809881




助村民维权 蒋援民被拘3月已无法站立

北京李方平律师于7月29日上午,到达海南三亚市第一看守所,看望为海南失地农民维权而遭当局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逮捕的深圳律师蒋援民。李方平表示,当局曾表示只要蒋援民不再参与三亚村民维权案,可以为他办理取保和不起诉处理。但目前已无法站立的蒋援民不希望自己是以任何妥协的方式获取自由,表示会坚持抗争到底。

本台综合消息,蒋援民因患髌骨软化症双腿瘫痪近三个月,双腿根本无法站立行走。看守所曾于6月中带他去海南省第三人民医院检查,他被诊断为髌骨软化症,他在看守所并没有获得应有的治疗,导致病情急剧加重,现时他双腿肌肉有明显萎缩的情况。

蒋援民对李方平说,曾有三方面的人来看守所劝说他,说只要他不再参与三亚村民维权案,可以为他办理取保和不起诉处理,如果不签书面的保证口头答应也可以。对于当局提出戴罪取保作条件,蒋援民表明为失地农民维权是律师的本份工作,绝不会因压力而屈服退出村民维权,坐牢多久都在所不惜。

李方平于5月3日,曾会见蒋援民了解他身体的状况后,便向办案单位递交办理取保候审申请书,但是至今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复。而蒋援民在获知律师为自己办理取保申请后强烈反对,他说不希望自己是以任何妥协的方式获取自由,表示会坚持抗争到底。

蒋援民是北京市汉威(深圳)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在今年1月15日,他在微博向同行发出呼吁,免费为海南的维权黎族村民提供法律援助;他在微博说,海南省三亚市天涯镇塔岭村大村村民为保护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辨取合法维权行动而被三亚市崖城公安分局在2012年12月6日非法抓捕了27人,今年1月14日被三亚市城郊检察院非法批捕10人。

由于蒋援民曾在网上揭露当地书记违法贪污,以及向有关部门反映公安介入土地纠纷、陷害刑讯的事实;今年3月他遭到当局报复,当局在网上发布批捕缉拿蒋援民的通缉令。他于4月17日从香港回深圳后,18日被三亚公安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拘,至今仍未获释。

据了解,到目前为止海南省三亚市崖城公安分局,已先后两次将蒋援民案件移交至检察院审查起诉,但是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退回侦查。

香港上千人游行促发展局长陈茂波下台 组图

香港民主派政团人民力量示威者推着讽刺陈茂波的道具游行(香港电台图片28/7/2013)

示威市民和政团质疑陈茂波试图隐瞒真相。

香港民主派政团游行,要求涉嫌在新界东北新市镇发展计划中涉嫌有利益冲突的发展局局长陈茂波与行政长官梁振英下台。

陈茂波家族此前被媒体揭发在新市镇发展范围内拥有农地,一旦被政府征地,将可获得可观赔偿。他在报道曝光后的解说也被认为是蓄意隐瞒真相。

参与示威的民众认为陈茂波身为发展计划的主事人却有囤地嫌疑,已不适合继续领导该项目;居住在发展区内的村民要求撤回新市镇计划。

主办方民间人权阵线说,星期天(7月28日)的游行有3000人参加,警方则说有2100人。

民间人权阵线发言人孔令瑜对BBC说,香港市民已经对陈茂波与梁振英失去信心,因此两人应当承担政治责任,辞去官职。

港府则发表声明称,政府理解市民对政府官员有很高的要求和期望,但陈茂波已遵从政府的利益申报与回避制度。

陈茂波(香港电台图片6/6/2013)

陈茂波强调自己仍获得部门同事支持。

陈茂波称,他与妻子许步明和儿子目前都没有拥有任何可能被征收的物业,但承认许步明曾把涉案的农地转售其弟弟。

一些政团在报道曝光后到廉政公署举报陈茂波。香港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星期天回应记者提问时称,无论涉案者是否政府人员,律政司都将公平公正处理事件。

陈茂波周末前对媒体称自己仍得到发展局内同事的支持,一些政界人士也为他说项。

立法会会计界间选议员陈健波星期天说,虽然陈茂波处理涉嫌囤地问题“手法不完美”,但并非贪赃枉法,仍然适合继续领导新界东北发展计划。

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星期六说,他认为陈茂波低估了这起事件的影响,但无须马上下台,而且动辄要求官员下台并不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