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日照村民王立波讲述遭遇暴力强拆

近日,本网信息员收到山东省日照市莒县靳家园村村民王立波的投诉称:当地政府违法拆迁,官员雇佣刑满释放分子和社会闲散人员,采用暴力手段不断威胁骚扰老百姓,肆无忌惮地夜袭民宅和实施血腥恐怖的血拆。
王立波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一场恐怖血拆:5月14日晚22:30分左右,当地政府官员协同指使其雇佣的一批社会闲散人员以及多名有犯罪前科和刑满释放的人员,携带木棒、铁棍和刀具,以施工为由强行对我家强制拆迁。
当时,为引起不必要的伤害,我哥哥王立新代表全家出去想和他们谈判“和平解决”。
我哥哥刚一出去就被开发商李国栋和王会军指挥的打手们团团围住。只听其中一人大喊一声:“打! ”,暴徒们抄起手中的木棍、铁锹等,朝我哥劈头盖脸打过来……
我和大姐拼命呼救并不顾一切冲出去救护我哥,慌乱中我大姐被几个暴徒围住,暴徒手中的一块砖狠狠的朝我大姐头部后脑勺打去,我大姐当场倒在血泊中晕死过去。我哥因躲闪暴徒刺过来的刀子,手指和身体多处受伤,浑身鲜血淋淋。
暴徒们见有闻讯赶来的村民不断聚拢过来,赶紧收拾凶器跑了。在村民的帮助下拨打了110报警和120急救,把我哥和大姐送往医院抢救。
令人气愤的是,接警后出警的公安人员,以我作为现场目击证人需要到派出所了解情况为由,将我从晚上23点左右一直扣押到第二天下午17点左右才放出来。
后经医院鉴定,我哥身上多处受伤,小指韧带被利器切断,中指韧带损伤严重,右手终生残废,我大姐头部重创严重,好多天昏迷不醒。
王立波:13963332501

胡佳:以反人类罪把劳动教养告上国际法庭

中共全国人大28日正式通过废止劳教的决定。中国著名维权人士胡佳认为,不能对中共废止劳教掉以轻心,而是应该追究劳教罪责,把劳教制度的罪恶及在劳教中对人民施以酷刑者以反人类罪告上国际法庭。

胡佳接受希望之声采访说,不要被中共废止劳教而蒙蔽,劳教罪恶施行者及在各个层面参与的那些直接责任人,都应该受到起诉,受到国际刑事法庭的审判。

【录音】我们绝对不能在这一问题上就放开手,就让劳动教养制度随风而逝了,不是这样的,应该把它告上国际刑事法庭,应该让劳动教养制度存在时候的那些实施者,每一个施加酷刑的警察,下面的政法委的一任一任的书记,通通的应该要受到法律的追究,通通应该站在审判席上,受到刑事追究。

胡佳说,中共对劳教所谓的废止,就是代表它退隐而已,证明中共完全没有承认劳教的罪恶。

【录音】它(中共)完全不承认有任何过分之处,有任何违法之处,有任何国家犯罪之处,劳动教养制度应该追究,这种反人类罪的,这样中共戕害国民的一种手段的劳动教养制度。直到目前,还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以及上访维权者因为他们上访,在里面深受酷刑,那些施加酷刑者受到法律的追究,这个远远不是完结的时候,劳动教养现在就应该是穷追猛打。

他说,只要是有司法管辖权的民主国家都可以把劳教制度的罪恶及直接责任人诉诸法庭,在中国内也应该起诉,但可能难以立案,但这不是成败的关键。

【录音】你起诉它 给它压力,它就会有这种压力,惶惶不可终日,它就要夹着尾巴做人,不能把这个恐惧都给老百姓身上。【录音】中共官员掌握的政法权利,就是实施过民间迫害的,一个都跑不了,一个都跑不了。它们比纳粹还厉害,就应该享受和纳粹一样待遇,你就是社会的任何一个角落就应该把你找回来,绳之以法。怎么能够让他们逍遥法外呢,这些人怎么可以逃避清算呢?

胡佳批评,劳教确实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不过, 中共从来不会放弃迫害人民的劳教利刃,它早已留有后手,目前已有很多方式作为劳教的替代品,才宣称所谓“废止劳教”。

【录音】黑监狱仍然是大行其道,在北京就是这样明目张胆的,马家楼,这些东西不稳当当的出在哪里吗,还受到中共政府的支持,作为北京维稳的不可互缺的工具。那些北京的黑保安公司,驻京办,有哪一个在这里受到了波及吗,没有。还有就是说那种精神病院,这也是长期使用的方法,精神病院仍然有不少所谓政治狂,法轮功信仰者呀,在有就是第三种手段,它可以滥用刑诉法73条和83条的秘密加强款,我可以关押你半年,就半年期间,连劳动教养所都不是,没有律师的介入,没有人能知道,公检法那些人是怎么对待你的。最彻底的与此衔接的就是那些口袋罪,就是刑法中的比如说,聚众违反公共场所秩序,聚众冲击国家机关,寻衅滋事,集会,以及所谓敲诈勒索,反正怎么样都可以找到的罪名,来针对以前那个(劳教)。

岁末公民“同城聚餐”在北京进行(图)

2013年岁末最后一次公民“同城聚餐”在北京进行。
北京著名维权人士胡佳赶来参加“同城聚餐”活动,上海、河北、苏州等地的公民,也赶到北京和各地维权人士一起聚餐。关注社会底层维权访民的李英之也来到现场。此次公民“同城饭醉”也有几名80后、90后的公民和在校学生,还有其他行业的北京公民参加。这次“同城饭醉”有各地在京维权人士:江西彭中林、朱菊如,辽宁袁文华、张桂荣,上海吴玉芬、郑培培、王永风,天津陈刚、郑建慧,江苏于艳华、冯红伟,广西韦亚妮,湖北徐彩虹,大连盛兰福,吉林李秋伟等45人。
在场的每个人都谈了自己的维权经历。特别是80后、90后的到来让大家倍感到中国的希望。今年全国各地的同城聚餐受到了严酷的打压,但岁末在北京聚餐现场社会各界人士的到来给了维权访民们极大的鼓舞。大家一致表示继续努力,为捍卫法律尊严,推动法制进程,维权到底。



 

北京市民胡光家被偷拆后失踪已10天

今天(12月31日),本网信息员收到北京访民发来的信息:北京市民胡光10天前被骗出家门,随后家中房屋被偷拆,所有生活用品和财产被埋在废墟下。当时胡光给朋友打出一个电话后就再无任何消息,现在她已经失踪10天了,好友多方寻找始终没有下落,请媒体关注胡光的遭遇!
据知情人透露:12月22日早上,家住北京市朝阳区将台乡58岁的市民胡光,接到开发商通知一会去接她看房子,看好房子后签定拆迁协议,让她到将台乡政府等候。
胡光信以为真按约定时间到达约定地点却没有找到联系她的人。她做梦也没想到这是开发商和将台乡政府设计好的圈套,胡光刚一离开家,早已埋伏在不远处的拆迁办官员指挥机械和人员,顷刻间就将她家变成一片废墟。
胡光回来后发现家已经变成一片废墟当时就傻了,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当时胡光给她的一个好友打了一个电话,告知家里发生的事情。胡光告诉好友房内有她多年积攒的几本珍贵纪念邮票;有她姥爷多年收藏的古玩字画;还有她的父亲(中共北京军区原司令员)多年收藏的古玩字画等大宗珍贵物品和所有生活用品。
当时胡光给朋友打电话时还说,早上被骗出家门时随身只带一部手机,现在手机已经快没电了,正说着通话突然中断。
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得知胡光的遭遇后随即赶往现场,只见胡光的家已经变成一片废墟,当时多方寻找却始终不见胡光。
葛志慧告诉本网信息员,自从胡光失踪后她四处打探却始终没有胡光的下落,她和胡光一直是好朋友,非常担心她的安危,希望有知道胡光下落的朋友和她联系,希望媒体关注胡光的遭遇!
图片:2013年12月19日,葛志慧看望胡光时给她拍摄的照片
胡  光:13141258403
葛志慧:13261499836
台乡政府:010-64371688

湖南洪江市政府降低补偿标准侵害库区移民利益

本网信息员12月31日从洪江库区维权人士处了解到,在托口电站库区移民从洪江市政府领取的实物补偿款中,稻田实物补偿的标准为每平方米2.58元。而根据湘政发[2009]43号文件《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公布湖南省征地补偿标准的通知》的规定,洪江市补偿标准分为四类,即Ⅰ类区35937元/亩,Ⅱ类区30017元/亩,Ⅲ类区26660元/亩,Ⅳ类区24948元/亩。但洪江市政府对辖区内土地没有按上述四区位进行公示过,对托口库区淹没土地补偿标准也没有进行公示和公开听证。维权人士还是从其他途径得知托口库区淹没土地是按Ⅱ类区30017元/亩的标准进行补偿。按这一标准计算,稻田实物补偿的标准应为每平方米2.81元,仅此一项,洪江市政府就在每亩稻田上少付给移民补偿款155元。托口镇被淹水田按官方上报的数据是12699亩,这样洪江市政府每年少付给库区移民的补偿款就达2百万元以上。而2012年湖南省政府又提高了征地补偿标准,按照新的补偿标准,洪江市Ⅱ类区应为每亩39000元,按此计算,2013年洪江市政府在每亩稻田上少付给移民补偿款717元,整个托口库区少付补偿款就达9百多万元,库区移民的合法权益遭受严重侵害。

中共地方官被悬赏通缉 各地相应张贴行动(组图)

中国大陆,维权网民屠夫发起另类方式声援“南乐教案”,在网上发出对违法官员的“通缉令”,获得各地人士支持。有民众响应,呼吁上街张贴“通缉令”,指控官员不作为,存在违法行为。有参与者认为,此种方法能促使民众监督官员。

发生在河南的南乐教案,截止到目前据统计仍有14人被关押,包括,樊瑞珍、武贵山、赵志军、赵军领、闫贝贝,赵国立等。日前张翠霞,闫京学,闫利想等人则被释放。案件目前受到包括刘卫国等维权律师的关注,而本月初起律师在办案过程中多次受到地方官员指挥便衣人员殴打。

维权网民通缉地方官员警示官员别以为躲在背后就没事

活跃在网络中的维权人士屠夫(真名:吴淦)近日间发起对南乐当地官员的通缉令,对象包括南乐县公安局长霍培静和县委书记黄守玺。通缉令中称上述两人自2013年11月16日以来,抓捕二十几名基督信徒,不仅没有任何合法文书也没有通知被捕人士的家属。因此,悬赏提供揭黑证据者奖3万元人民币相关通缉公告留有屠夫的联系电话和邮箱方便知情者提供材料。

屠夫周一告诉本台记者,“此行动主要是告诫作恶的官员,别以为躲在背后就没有事:官员都是躲在背后,你必须把他揪出来,让他们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下这是最有效的。因为他们负有领导责任,如果不是他们纵容是不会发生这种事,不止是不作为,甚至涉嫌犯罪。对前去围观的公民以及援助的律师进行暴力殴打。需要用这种方法给其他地方警示,别以为躲在公权力背后就没事了。”

各地响应张贴行动控诉官员违法兼不作为

屠夫介绍这份通缉令有独特的设计,颇有古时候的官衙“悬赏令”的味道,十分引人注意。屠夫在社交媒体中,号召民众将这份通缉令打印下来,贴在大街小巷中,让各地民众知道“南乐教案”中有当局人员涉嫌违法。目前该通缉令已经被贴到泰山上,还有北京大学校门口以及厦门、苏州、广州等地的街头。

参与活动的江苏维权人士胡诚周一向本台表示:

“我认为公权力必须要有人监督,才能让他们更好的约束自己的行为。我在我们当地找了个地方拍了张照片,我觉得以这样一种方式既能保护自己又能达到目的。我拿着那张通缉令拍了张照就已经代表我把这个事情做到了,声援被打压的南乐将会。”

屠夫表示,如果南乐教案情况的变化,他将呼吁更多地方的民众加入张贴悬赏令的队伍中。


各地网民上传的张贴成果。(网络图片)


各地网民上传的张贴成果。(网络图片)

习近平视察临沂时当地官员殴打访民事件未果

2013年11月下旬,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视察山东临沂期间,当地官员夜闯民宅,疯狂殴打绑架欲求见习近平的访民徐大丽和卢秋梅。当时,卢秋梅和徐大丽的家人都拨打110报警求助,但警方至今也没有给出任何答复。
11月24日晚,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突降山东临沂视察,当地访民闻讯后非常兴奋相约次日一起去求见走群众路线的习近平。为防止访民次日求见习近平,当地政府启动紧急维稳体制,连夜布控严密监控访民。
当晚22:00点左右,临沂市河东区九曲党委和政府10多名工作人员及其雇佣的黑保安,夜闯最先获悉并告知访民习近平来访消息的暴力强拆受害人卢秋梅家,惨无人道地殴打卢秋梅和正在她家借宿的计生受害人徐大丽,之后又将徐大丽劫持绑架走3天。
当时,卢秋梅和徐大丽的家人相继拨打110报案求救,当时,所属辖区临沂市河东区九曲派出所也派人出警到现场了解情况。
事后,徐大丽和卢秋梅多次到九曲派出所要求立案查处夜闯民宅殴打绑架徐大丽的不法分子,但警方始终没有给出任何答复。
期间,河东区九曲党委书记赵杰几次找徐大丽“谈话”,狡辩殴打绑架徐大丽的人不是他们河东区的,并要求徐大丽违心地对外宣称自己没有被殴打和绑架,不是暴徒从卢秋梅家六楼上抬下来的,是她自己走下来的。

山东日照村民王立波讲述遭遇暴力强拆

近日,本网信息员收到山东省日照市莒县靳家园村村民王立波的投诉称:当地政府违法拆迁,官员雇佣刑满释放分子和社会闲散人员,采用暴力手段不断威胁骚扰老百姓,肆无忌惮地夜袭民宅和实施血腥恐怖的血拆。
王立波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一场恐怖血拆:5月14日晚22:30分左右,当地政府官员协同指使其雇佣的一批社会闲散人员以及多名有犯罪前科和刑满释放的人员,携带木棒、铁棍和刀具,以施工为由强行对我家强制拆迁。
当时,为引起不必要的伤害,我哥哥王立新代表全家出去想和他们谈判“和平解决”。
我哥哥刚一出去就被开发商李国栋和王会军指挥的打手们团团围住。只听其中一人大喊一声:“打! ”,暴徒们抄起手中的木棍、铁锹等,朝我哥劈头盖脸打过来……
我和大姐拼命呼救并不顾一切冲出去救护我哥,慌乱中我大姐被几个暴徒围住,暴徒手中的一块砖狠狠的朝我大姐头部后脑勺打去,我大姐当场倒在血泊中晕死过去。我哥因躲闪暴徒刺过来的刀子,手指和身体多处受伤,浑身鲜血淋淋。
暴徒们见有闻讯赶来的村民不断聚拢过来,赶紧收拾凶器跑了。在村民的帮助下拨打了110报警和120急救,把我哥和大姐送往医院抢救。
令人气愤的是,接警后出警的公安人员,以我作为现场目击证人需要到派出所了解情况为由,将我从晚上23点左右一直扣押到第二天下午17点左右才放出来。
后经医院鉴定,我哥身上多处受伤,小指韧带被利器切断,中指韧带损伤严重,右手终生残废,我大姐头部重创严重,好多天昏迷不醒。
王立波:13963332501

临沂政府抵赖强拆民房案,山东省高院裁定撤销原判(图)

12月20日,山东省高级法院向王丙乾送达(2011)鲁行终字167-2号行政裁定:撤销临沂市中级法院判决,责令其重新审理。
临沂市政府强拆了王丙乾的房屋。为此,王丙乾委托倪文华代理,向临沂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临沂市政府极力抵赖其强拆行为,并把强拆行为推诿给村委会的村民,而村委会也甘愿往自己的村民头上扣尿盆子,诬陷村民自发强拆王丙乾房屋。倪文华予以反驳,称即使村委会将强拆的行为推给村民,也不能掩盖临沂市政府强拆民房的事实。
王乾丙提供的照片虽然不能直接证明是临沂市政府强拆的,但照片中有警察、城管等多个执法部门,也能间接地证明是临沂市政府强拆的,如此强大的国家机器,只有临沂市政府才能调动。况且,王丙乾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不能莫名其妙地转移到临沂市政府的名下。但临沂中院以王丙乾没有证据证明临沂市政府强拆驳回王丙乾起诉。王丙乾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在山东省高级法院开庭。倪文华问临沂市政府:王丙乾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是用何种方式转移到临沂市政府的名下。临沂市政府无可奉告。倪文华指出,公民的土地使用权转移到市政府的名下,只有二种可能。要么通过协议;要么实施强拆。临沂市政府没有证据证明是通过协议得到王乾丙的土地使用权,只能是实施强拆得到土地使用权。临沂市政府敢做不敢承担,其公信力何在?
山东省高院以临沂中院事实不清为由,作出了发回重审的裁定。这意味临沂中院又增加了一起错判的案例。



习近平视察临沂时当地官员殴打访民事件未果

本网信息员获悉:2013年11月下旬,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视察山东临沂期间,当地官员夜闯民宅,疯狂殴打绑架欲求见习近平的访民徐大丽和卢秋梅。当时,卢秋梅和徐大丽的家人都拨打110报警求助,但警方至今也没有给出任何答复。
11月24日晚,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突降山东临沂视察,当地访民闻讯后非常兴奋相约次日一起去求见走群众路线的习近平。为防止访民次日求见习近平,当地政府启动紧急维稳体制,连夜布控严密监控访民。
当晚22:00点左右,临沂市河东区九曲党委和政府10多名工作人员及其雇佣的黑保安,夜闯最先获悉并告知访民习近平来访消息的暴力强拆受害人卢秋梅家,惨无人道地殴打卢秋梅和正在她家借宿的计生受害人徐大丽,之后又将徐大丽劫持绑架走3天。
当时,卢秋梅和徐大丽的家人相继拨打110报案求救,当时,所属辖区临沂市河东区九曲派出所也派人出警到现场了解情况。
事后,徐大丽和卢秋梅多次到九曲派出所要求立案查处夜闯民宅殴打绑架徐大丽的不法分子,但警方始终没有给出任何答复。
期间,河东区九曲党委书记赵杰几次找徐大丽“谈话”,狡辩殴打绑架徐大丽的人不是他们河东区的,并要求徐大丽违心地对外宣称自己没有被殴打和绑架,不是暴徒从卢秋梅家六楼上抬下来的,是她自己走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