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3日丁家喜案开庭前会议,律师受到无理限制

今天(331日)本网信息员获悉,北京因要求官员公布财产而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丁家喜案于43日在北京海淀区法院召开庭前会议,同时律师还受到法院对参加辩护的一些无理要求。
 
据丁家喜代理律师隋牧青先生说:“今天接海淀法院电话及短信通知,丁律案43日上午9点召开庭前会议。我对书记员表示,希望尽快确定开庭日期,不想专为一个可有可无的庭前会议奔波,费钱耗时。并再次强调绝不接受海淀法院对外地律师非法、可耻的安检。”
 
另据隋律师表示,日前他接到通知,丁家喜律案即将开庭,有关部门对律师辩护传递旨意如下:1、依法依规,遵守法庭纪律。2、不讲政治,不做政治辩护。3、不公开辩护意见,不接受采访。4 、律师接受安检。前2点接受,只是不懂何为政治辩护时时教育我们讲政治,怎么这里又不讲了?第3点是自毁声誉、饭碗,难。第4点最可耻,只许律师跪进法院。

维权人士刘喜珍、应立刚以取保名义获释

3月31日下午,江西维权人士刘喜珍、应立刚在被以“寻衅滋事”罪刑拘30天后,被北京房山区看守所以取保候审名义释放,出来后受到他们所在地新余钢厂接访人员的跟踪,被两人甩掉。
今年3月1日,刘喜珍、应立刚及另外两位维权人士,在北京房山区打出“乌克兰人民胜利,中国人民要宪政民主自由”的横幅,结果当天被房山区警方抓押。在审讯一天后,于3月2日被房山区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房山区看守所。
应立刚对本网信息员说:“跟他们一起被抓的两位维权人士也在昨天晚上释放一位后,今日释放他们两位之前两小时,又释放了另一位,现在还没有跟那两位见面,不知道是否受到身体伤害,但是他自己跟身边的刘喜珍没有遇到刑讯逼供等情况”。
2013年4月底,刘喜珍因与刘萍等人举牌呼应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及人大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而遭到新余警方拘押抄家。后来虽然被释放,但在新余刘萍、魏忠平、李思华被逮捕及开庭期间,刘喜珍受到严密监控。今年春节期间,刘喜珍前往北京与应力刚等人一起上访维权

中国律师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

3月31日,北京公民继续声援“溅三江”四律师。(网络图片

近期,中国四位人权律师关注黑龙江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事件遭绑架、酷刑,前往关注的声援团被当局维稳打打压。今天(3月31日),鉴于又有十多位公民被拘留,中国律师发出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依法会见!”

3月20日下午4点左右,王成、张俊杰、江天勇、唐吉田等律师、受害人及家属共30人,前往青龙山洗脑班,要求立即释放法轮功学员石孟昌、韩淑娟、蒋欣波等人。21日,四律师和7位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

此事立即引起社会舆论的极大关注,民间“失踪公民营救团”一批批前往当地,并和律师团一起为会见当事人向当局抗议。

继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后,王全章、王胜生(女)、付永刚三位律师也遭到绑架和残酷殴打。目前,翟岩民、张圣雨、陈剑雄、姜建军、赵远、张世清、刘星、孙东生、梁艳、李宝林、李大伟等11位公民被拘留。

今天北京律师陈建刚在网络上发起“征集不怕死的律师同去建三江”,明确附上一项条件:“不怕死。”因建三江已成为无法之地、恐惧之城。


3月31日,北京律师陈建刚在网络上发起“征集不怕死的律师同去建三江”,并附上一项条件:“不怕死。”(网络图片)

据了解,现已报名的律师有:陈建刚,北京律师;蔺其磊,北京律师;王宇,北京律师;葛永喜,广州律师;湖南律师,谢阳;广东律师,范标文。

近期,建三江当局全城戒备,任何进入建三江的车辆和行人,均经过严格盘查,对前往声援的律师和公民进行野蛮驱逐。今天,前方又发出消息,昨天前往建三江的于新永、黄敏鹏、谢文飞都已联系不上。

为争取会见权,曾绝食抗争超过48小时的李金星律师表示,中国律师的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依法会见!”

报名参加的葛永喜律师表示,有朋友发英雄帖,呼唤律师前往建三江提供法律帮助,但鉴于建三江警察就是黑社会,前往建三江的唯一条件是“不怕死”。谭嗣同:不有行者,无以图未来。不有死者,无以酬圣主。他说把“无以酬圣主”改为“无以醒世人”,并表示:“我怕死,但我去建三江。”

同时,他敬告黑社会:“本人葛永喜绝对去建三江,在这里威胁、辱骂,只能使我更加坚决。有本事你亮出身份,道出姓名,在建三江与我单挑,看看到时谁会上树!”

建三江当局的黑社会行径引发社会各界的抨击。上海律师富敏荣律师表示,某种意义上讲,建三江事件是劳教制度废止后法治与反法治力量最为激烈的一次对决。

有民众表示:“建三江、平度事件已触犯政治底线,两地官员不受惩,意味着中国国家公义不复存在,这样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

还有民众表示,律师们在建三江奋战,向邪恶声讨,全体人民要知道、要明白、要支持,他们在冒死为人民争取权利。


广西律师和公民继续声援溅三江四律师。(网络图片)

建三江为何成为法外之地?一张图揭秘

点此看大图片一张图揭秘建三江农垦总局,敢于视法律如儿戏、肆意滥捕酷刑折磨公民,把建三江变成法外之地原因。(网络图片)

中国黑龙江建三江行政拘留了为洗脑班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援助的四位维权律师后,3月29日再抓了在建三江抗议声援、坚持要求会见被拘律师的一批公民和律师。建三江农垦总局为何成为法外之地?一张图揭秘其中原因。

3月21日,建三江警方突然绑架四位人权律师和一批公民,随后现场传出被行拘四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都遭到酷刑折磨。张俊杰被行政拘留5天后,被打断三根肋骨。另三个律师,行政拘留15天,消息说唐吉田胸口出血,王成律师被警方皮鞋掌脸并伴耳光、恐吓等。

建三江警方的恶行和胡作非为,引起全社会极大震惊和愤慨、谴责。中国各界律师和公民自发组建公民营救团亲自赴当地救人。

从3月25日起,营救律师团在七星拘留所前连续绝食抗争超过50小时后,公民营救团改静坐守夜,一直在现场接力坚守。3月29日一早,人们发现坚守在现场的三位律师和一批公民全部被抓,现场只剩下警察。

现场声援者告诉《新唐人》:当天凌晨三点,建三江警察突然出现在拘留所门口,将付永刚、王全章、王胜生律师及其他十余名公民绑架,用胶带将他们双手从背后捆住,带上黑头套拉到勤得利公安分局,做笔录做三个多小时。传唤证是付永刚等人涉嫌组织非法集会,讯问谁组织的、谁支付经费、你是如何来的、和谁一块等。

现场声援者还揭露,面对每天不断涌向建三江的营救声援的各地律师和公民,黑龙江警方设置多道关卡,在距离建三江大约四公里处,有四、五辆警车停在该处设卡进行检查,先查行车本再查身份证并进行登记,盘问进城什么事?

这次事件中,全国律师协会不仅不关注,反而阻扰律师代理建三江案,因此有律师倡议解散本届全国律协。还有律师炮轰中共喉舌要求其直播。

29日,中共前警察徐兆杰,马新丽去建三江并向行凶警察们提出劝告,同时向全国警察同仁发出呼吁说:〝我们蒙冤警察呼吁警察同仁,别再践踏法律!你们如果再违法,以后会比我们现在还惨,当官的保不了你们,你们会成为替罪羊,所以别再迫害维护法律和正义的律师们!别再迫害全国维权人士!希望你们能把枪口抬高一寸!〞

各地公民和律师们也纷纷拉横幅声援被拘、被酷刑的律师和被抓捕的公民们。

建三江为何成为法外之地?

网路流传一张图,揭秘建三江农垦总局敢于视法律如儿戏、肆意滥捕酷刑折磨公民,把建三江变成法外之地原因。

图片中是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建三江听取农垦总局原局长隋凤富(现已转任黑龙江人大副主任)的工作汇报。

网民们指出,周永康的的余孽不死心,这张图揭示了建三江为何成为法外之地的秘密。

自2012年重庆事件爆发后,前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周永康谋反、淫乱、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罪恶全面曝光。

去年底,已传出周永康已被双规,而近两个月中共官媒对周永康更是大揭底,其家属和亲信也已纷纷被抓捕。

网民们质问,周永康已被控制了,610头子李东升也被抓捕了,为什么对法轮功的打压反而变本加利了?到底是谁还在迫害法轮功迫害帮法轮功维权和声援的律师和公民?

28日,108位中国公民联署对黑龙江农垦总局党委书记等提出控告。他们发布《致最高检对隋凤富等绑架、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等罪的紧急控告书》,寄往最高检和黑龙江高检。

控告主要有二点,1,依法追究被控告人绑架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的刑事责任;2.立即撤销黑龙江农垦北大荒商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设立的黑龙江农垦总局及各级政府、公检法部门、青龙山洗脑班黑监狱。

大陆官员低价处理或转移房产 登记制近落空

大陆官方公布的全国住房信息联网,实行不动产统一登记制下,大陆官员使出各种招数――纷纷以低价处理豪宅、别墅,或转移房产,使得不动产登记制近乎落空。

官员低价处理豪宅或转移房产

据大陆媒体报导,广州番禺区某一知名楼盘因处于好地段,教育及生活配置成熟,近期,此楼盘的二手房交易市场急速“升温”。中原地产的一位业务经理介绍,此小区是10多年前的楼盘,共有100多栋别墅,开盘时开发商就以“成本价”、“友情价”将这些别墅卖给一些官员、“关系户”等。

这位经理说:“当时的出售价格是只要30万元至40多万元就可购得一栋200平方米左右的别墅。现在一套别墅最少七八百万元。这位业务经理还表示,与面积相同的别墅相比,该小区远远比市场价有优势,价格低于50万元~100万元不等。”

北京海淀区万寿寺路一家中介机构的业务经理说,有很大部份交易确实是官员抛房的“特征”,他们一般要求一次性全款付清。有看房者看上了一栋价格是3800万元的别墅,近日卖主急降了200万元。

在官员们抛售房产潮中,北京北五环外有一家地产中介近期更挂出“家庭内部过户免费谘询”字样的条幅。其中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这是针对某些官员的“暗示”,将房产过户到亲戚名下,即可以达到安全转移。

大陆不动产登记制近乎落空

据《华夏时报》3月20日报导,广东某市一位国税局官员透露,目前他名下的房产就只剩下一套房,其余的已经全部处理完毕;他认识的很多官员也已相继通过各种方式把房产处理完了,有多套房产的官员会卖掉大部份,或者换名转移,最多留一两套。“谁会等着联网后上面查到自己,傻子也不会这么干。”

虽然当局称要“建立全社会房产、信用等基础数据统一平台”,但同时又把住房信息联网制的实现时间定至2020年,这让住房信息联网看似简单却又难以企及。

严正学夫妇欲为曹顺利塑像被带走多日

人权捍卫者曹顺利于2013年9月14日被北京警方羁押,至2014年3月14日被迫害致死后,引起民间及国际社会的极大震惊和悲愤,人们以各种方式纪念这位为中国的人权事业献出宝贵生命的伟大的女性。北京民间艺术家严正学、朱春柳夫妇准备为曹顺利塑一座雕像,但却被警方带走,与外界失去联系多日。
据了解,3月24日晚,多位朋友联系严正学夫妇无果,随后,有确切消息传出:严正学、朱春柳夫妇被警察带走,只有两人作出“不再为曹顺利塑像”的保证后才能获得自由。
由于无法联系严正学夫妇,目前两人究竟由何部门带走、被关押何处、身体状况如何都不能获知。
自曹顺利病危被送进重症监护病房抢救以来,王玲、吴田丽、刘晓芳、李英之等多位探病的维权人士被刑事拘留,各地尤其在北京的维权人士和异见人士,受到警方的传唤、威胁,警告不许以任何方式悼念、评论曹顺利。社会活动家胡佳等人被囚禁在家中无法自由出行。

五百余名上海维权者集访国家信访局,谢金仙受重伤(图)

3月28日,525名上海维权人士到国家信访局集访,加上其他各地的上访维权者近千人,由于人多拥挤,通道窄小,保安还堵在通道,导致闵行区失地农民谢金仙受重伤被送往天坛医院救治。
据了解,到国家信访局集访的上访维权人士,大多是失地农民、强拆受害者、医疗纠纷未果、司法不公受害者,他们上访时间从十几年到一、两年不等,但诉求一直得不到应有的解决,于是大家相约,每个月的最后一个周五到北京国家信访局集访,以求各自的问题能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并依法解决大家的诉求。当数百名上海维权者集体交表后,都被送到久敬庄,随后陆续获得自由。
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在电话中介绍,出久敬庄后,得知谢金仙在天坛医院救治,急忙赶到医院。经过了解得知,谢金仙是被两名警察送到医院的,警察将她放在医院后离开。在医院有十多位各区的失地农民都在陪伴着谢金仙,大家打110和12345救助电话,都无人理睬。直到晚10点,十多位维权者都没有吃上饭,而谢金仙仍吐血不止。无助、焦急之余,大家非常义愤。陪伴在医院的上访维权者希望社会各界关注谢金仙的生命安危,关注上访维权群体的生存现状。

三维权律师处境堪忧 拘留所外持续声援

中国四位人权律师因关注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遭到酷刑折磨。截至28号,仅张俊杰一位律师获释。他向外界透露,被抓的第一天就遭到暴打。自从四位律师被拘禁后,建三江公安局七星拘留所外就持续有各地维权律师和公民24小时静坐守护,他们表示,会一直坚守到其他三位律师也获得自由。

四位维权律师当中被释放的律师张俊杰28号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他们四位维权律师被抓到后,就被强行分离关押、问讯,他在第一天就遭到一群便衣的围殴,其后日日被提审,目前腰部伤势非常严重。

【录音】“我现在是脊柱的三根横突骨折,所以我要住院。当时我们被带到公安分局之后,我们四个是被完全隔离的,所有的被殴打都是在讯问期间,在被拘留之前。当时的直接原因就是我要看他们的工作证,但是根本没想到我一个看他们证件的要求,会导致如此严重的后果。作为律师据理力争,是我们在依法维权,我们没觉得律师在这个过程中有什么过错。作为维权律师,我们关注的不仅仅是法轮功,我们关注的是所有的人权,人的基本权利。”

在七星拘留所外驻守的维权律师付永刚说,他们要求会见的请求已经递交六天了,但当局一直不给任何回复。

【录音】“我们现在就在建三江七星拘留所门外,现在已经是拘留第六天了,依然不允许律师会见。现在现场大约有接近20位公民,都在这里继续守候,等着会见,24小时等着,分分秒秒等着。我们推测他们不让我们会见的重要原因,我们猜测也有理由推测成立,另外三位律师也遭受殴打,遭受酷刑,致使身体有明显的外伤,或者还有更严重的事情,不让外界人知道。我们发起了守护行动,一直守护到三位正义的维权律师他们获得自由。”

现场的湖北维权人士毛善春向本台透露,建三江黑监狱外,当局设置两道封锁线,限制车辆及人员进出拘留所。

【录音】“他们不是设了两道警戒线吗,第一道不让我们坐着汽车进,他就是想限制交通;第二道是不让我们的食物和水进,然后我们就派了一个朋友在这里看着食物和水。他们在下午三点的时候,把这个朋友叫刘星绑到派出所去了。目前为止,还有现在值班的四个律师都在位,还有十几个公民在那里,轮换着值班。”

25号就赶到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声援的陕西维权人士康素萍,连日来也备受当局打击,甚至连投宿的旅店老板也被施压。

【录音】“我是25号来的,我就去拘留所看四位律师,没有见着,然后26号中午我又去了,他还说不可以看,然后就找了四个人、一辆车,把我拉出来强行扔到火车站了。当天晚上我住的旅馆就去了些警察,第二天的上午老板就跟我说,不能在那里住了……”

另据了解,山东维权人士于新永、张恩广在28号准备赶往黑龙江建三江农垦局拘留所声援律师时,在山东某机场附近的旅店中,遭国保警察强行拦截并带走。目前,两位维权人士的手机均处于关机状态。

江西副省长被调查 曝有十余套房产数千万存款

近日,江西省副省长姚木根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据悉,姚木根有存款几千万、房产十几套来源不明,此外,还有多年发改委工作背景。外界分析认为,发改委的权力〝比较隐蔽〞,为腐败提供了温床。

据《21世纪经济报导》报导, 2014年3月22日,中共中纪委宣布姚木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据悉,因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调查。至于严重违纪违法的具体内容,中纪委尚未公布。

一位当地知情人士介绍说,姚木根是在参加一个会议时被带走的。在今年江西省〝两会〞期间,有关姚木根被调查的传言就已在政界流布,但在中纪委宣布前,其一直正常公开参与各项活动。

官方消息显示,被带走调查前姚木根分管江西省农业厅、林业厅、水利厅和国土资源厅。

一位对姚木根有所了解的省政府厅级退休干部认为,姚木根担任江西省发改委主任和副省长期间,〝审批权力很大,牵涉太多的大项目和行政审批〞。

其分管的农业系统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在干部财产登记时,姚木根没有将其在上海持有的一处房产(别墅)登记上报。

3月22日中纪委宣布姚木根被调查后的5个小时,曾担任过江西省政府副秘书长的郑克强(曾与姚木根在同一间办公室共事过),在其认证的微博上称,新年前就开始对姚个人申报情况进行调查了,听闻有存款几千万、房产十几套,来源不明。

报导称,3月27日,姚木根的妻子易安萍也被纪检部门带走,但尚不清楚是接受调查还是协助调查。江西省质量技术监督局一位有关负责人说,这几天易安萍没在上班,省纪委没有将情况通知他们。

易安萍为江西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处级干部,任该局法规处调研员。

一位知情人士说,姚木根妻子被带走调查,可能跟其名下持有大量股票有关。

报导透露,检索查阅有关资料发现,大陆证券市场上的确有一名叫〝易安萍〞的自然人曾是江西两家上市公司和云南一家上市公司前10名股东。

洪城水业2009年年度报告摘要显示,〝易安萍〞是前十名股东,持股0.27%,378700股;2012年11月发布的联创光电关于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显示,易安萍是前十名股东,持股0.29%,1057000股;罗平锌电2013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易是前十名股东,持股0.2%,371190股。

报导过程获悉,姚妻子易安萍在中信建投证券吉安市井冈山大道营业部开过户,在深交所和上交所账户状态均显示正常。尚无完整证据表明上述自然人与姚木根妻子是同一人。

在姚木根被调查后,有消息称,之前一直因矿产开发被村民举报的其二弟也传被调查。不过3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其任职县的县政府办公室了解到,其二弟仍在正常上班。

自去年7月巡视组进驻江西后,江西官场人心惶惶。而且就在巡视一周后,江西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许润龙很快落马,姚木根是中央巡视后江西第一个被打的省部级高官。

姚木根是土生土长的江西人,在江西财经大学毕业后,进入政府部门工作,曾任江西省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2007年至2011年9月,任江西省发改委主任,2011年5月任副省长,分管农业,直至落马前。

另据网路披露,姚木根的弟弟姚灵目,位居江西新余分宜县县委书记,不仅长期包庇一些人非法毁山盗矿,牟利数亿元,而且纵容手下欺压百姓,夺取他人山地,在当地引起民愤。据说,姚灵目仰仗的正是哥哥的权势。

姚木根简历显示,有多年发改委工作背景。

中共十八大以来,多位落马高官均有发改委工作背景,如前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河北发改委原主任刘学库、陕西省政协副主席祝作利等。

发改委的权力〝比较隐蔽〞,具体的监管或审批权难以统计,为腐败提供了良好的温床。

陕棉十厂职工维权无路 封堵正义厨具市场已达五个多月

本网信息员收到陕棉十厂全体维权职工的控诉信,诉说他们的维权处境和悲惨状况。以下是控诉信全文:

我们陕西第十棉纺织厂的职工,包括现已退休的职工,自从去年阻止了城西正义厨具酒店用品批发市场的开业典礼后,一直坚持封堵这个批发市场的出入口,要求政府公布正义纺织公司“收买”陕棉十厂的内幕,查处侵吞贪污,将陕棉十厂厂区的300多亩土地依法拍卖,所得用于补充厂职工的下岗安置,剩余款项上缴国家。    2001年7月,在陕西省政府的主导下,陕棉十厂宣告正式破产,三四亿元资产的企业,被在宣布破产前已租赁我们厂半年的民营企业——山东正义纺织印染有限公司,以7150万元的低价收买。破产后有三千多在职在岗职工下岗,只按工龄发给一次性工龄补偿费,每一年工龄正式工只给补偿1098.72元,合同工只有648.30元,医疗、住房、养老等基金缴纳一概中止。工作三四十年的职工,只领到三四万元的买断费,就与企业完全脱离关系,下岗职工生活陷入非常窘困悲惨的境地,自杀、卖淫、偷抢、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现象不胜枚举。这宗侵吞国有资产的案件,与当时的山东籍陕西省委书记有关。    正义纺织公司收买我们厂后一步步地压缩生产,遣散留用的800多职工,到2012年卖光了厂里全部设备。我们厂区占地400多亩,市值超过9亿元。在无任何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有90多亩被出卖,每亩210万元,卖地得1.9亿元。正义公司又将300多亩厂区用地改建为城西正义厨具酒店用品批发市场。   为阻止我们封堵正义厨具批发市场,正义厨具批发市场在市场房顶安装了高压水枪,对我们职工喷射,说是免费对出入的车辆冲洗。我们毫不退缩,坚守在水枪喷不到的地方,每天营业时间轮换封堵,休息日、元旦、春节也不中断。
陕棉十厂全体维权职工                                             2014年3月22日
2013年的有关文章                   陕棉十厂职工连续到陕西省政府请愿    我们原陕棉十厂的职工二百多人,10月22日、23日连续两天到陕西省政府请愿,要求解决国有资产被侵吞的问题,增加我们的买断费,解决我们的医疗、养老等问题。    陕西第十棉纺织厂建厂于1953年,是省属全民企业,有纱锭5万多枚,最多时有职工6千多人,年产纱和涤纶长丝1.1万多吨,布3千万米。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起,由于国家经济政策的转变、市场的变化,加之管理和贪腐问题,企业负债逐步增加,到1999年,总负债额为44345万元,企业以资不抵债为由申请政策性破产。2001年7月,在陕西省政府的主导下,陕棉十厂宣告正式破产,三四亿元资产的企业,被在宣布破产前已租赁我们厂半年的民营企业——山东正义纺织印染有限公司,以7150万元的低价收买。破产后有三千多在职在岗职工下岗,只按工龄发给一次性工龄补偿费,每一年工龄正式工只给补偿1098.72元,合同工只有648.30元,医疗、住房、养老等基金缴纳一概中止。工作三四十年的职工,只领到三四万元的买断费,就与企业完全脱离关系,下岗职工生活陷入非常窘困悲惨的境地,自杀、卖淫、偷抢、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现象不胜枚举。职工们提出的要求惩治腐败、清查财务、合理支付安置费、给统筹部门缴纳养老、医疗基金等要求没有实行,从2000年至今,多次到陕西省政府、省委上访,并多次封堵厂大门及厂附近的阿房二路和西安至兰州的公路。    正义纺织印染有限公司收买我们厂后一步步地压缩生产,遣散留用的800多职工,到2012年卖光了厂里全部设备。我们厂区占地400多亩,市值超过9亿元。在无任何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有90多亩被出卖,每亩210万元,卖地得1.9亿元。正义公司又将300多亩厂区用地改建为厨具酒店用品批发市场。至此,官商勾结,侵吞我们厂土地的目的完全显露。不经审批将生产用地改为商业用地是违法的。厨具酒店用品批发市场原定于2013年10月6日举行开业典礼,我们数百名下岗职工到场阻止,典礼未能搞成。    我们要求将陕棉十厂的这300多亩土地依法拍卖,所得用于补充厂职工的下岗安置,剩余款项上缴国家。
原陕棉十厂全体职工                                2013年10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