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乐教案张少杰牧师庭审结束将择日宣判(图)

被控“诈骗罪”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南乐教案张少杰牧师于4月29日再次开庭审理,庭审持续到今天(4月30日)上午,经过近三个小时的质证,张少杰牧师案程序全部走完,法庭宣布择日宣判。在5月5日之前,律师和张少杰会呈上辩护词。
4月30日上午8:30 ,从河南濮阳市看守所来的警车带着张少杰进入南乐法院,9:25分,张少杰的女儿闪闪和张少杰的妹妹进入法院旁听,张新云和李敦勇作为张少杰新的辩护律师参与了庭审,为张少杰牧师做无罪辩护。
在庭审中,拘留张少杰时出示的证明罪证,却没有出现在起诉书上,这种先抓人后找罪证的行为遭到律师当庭质问。
庭审法院门口戒备森严,道路两旁出现警察、便衣、宗教局局长、政府工作人员及不明身份人员,很多基督教徒被限制在家,基督徒赵未被带走,而在昨天,张少杰的大女儿张云云(张慧馨)也被强制失踪。
闪闪(张灵馨)说:“我爸在最后陈述中引用曼德拉的一句话——历史将记录我无罪。”
最近当局打压国内基督徒的态势明显加强,从4月23至28日,仅浙江省就有温州市平阳县箭岙教堂、舟山的白泉教堂、台州椒江区得恩堂、临海水洋教堂及乐清柳市垟洋天主教堂敬老院和温州三江教堂被强拆,而随着浙江拆迁十字架行政命令的推进,受迫害的基督徒群体估计还会扩大。
2013年11月16日上午,河南省南乐县教会张少杰牧师在警方没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强行从教会带走,家中遭到多次破门而入的查抄。同日,每周正常的传教活动被当局没有理由的限制,教会的20余名同工也被警方带走。南乐教案引起全国各地基督徒、律师及网友的极大关注。
图为倒下的三江教堂(网络图片

林昭墓被森严戒备 公民遭围困抓捕

4月29号是林昭逝世46周年纪念日。当天,大陆各地约200位维权人士前往祭拜,结果被悉数抓捕。第二天(30号),又有10余维权人士前往林昭墓祭奠,再次受到国保的阻挠,60多岁的湖南维权人士朱承志和广东维权人士张圣雨,坚持要到林昭墓前送鲜花,遭到数十警察拦截。截至当晚8时许,双方仍在对峙中。

广东维权律师刘士辉告诉本台,这十几位维权人士有的是从数千里的外地专程赶来祭奠林昭,但是当局用两道大铁门将他们隔离在外围。

【录音】我们昨天在林昭墓前面被他们出动了200左右的警察、特勤人员包围,暴力清场,关押了接近11个小时。今天我们想再去林昭墓拜祭一下,我们大概10来个人上山,张圣雨、朱承志他们买了一个花篮,被锁在第二道铁门里,他们用一个外压式铁丝网给圈禁起来了,上了铁索,有铁门。朱承志是坚持如果不把这束鲜花送到林昭墓,他就不肯离开那里。现在就跟警察处于一种对峙状态。

律师还透露,林昭墓附近的警察非常多。

【录音】而且我特别告诉你啊,就是在路口、马路对面,就有三个穿便衣的国保,喝止不让村民跟我们说话,他们非常心虚,他们在严防死守。有便衣国保,门口常年有一辆警车、一个躺椅,在上面、就是在山里面,有几十个警察在那里防守,重兵把守,就是在防守一个死人,已经逝去的人,非常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湖北赤壁维权人士陈剑雄28号抵达江苏,随后接连两天都被警方无证传唤。他对朱承志、张圣雨目前的处境,表示非常担心。

【录音】十几个警察现在就围着2个人了,朱承志老先生就坚持不下来,那个警察就坚决不让步,几十个警察围着他,那些警察态度很凶的,我就怕他们对朱老先生不利。尤其山上晚上又很冷,他坚持不下山,献一束花到林昭墓的墓碑下面,放在那里他就安心了,可以离开了,但是警察连这个愿望都不给满足,完全是无法无天的。几十个警察守着一个墓园,这象什么话?天下奇闻啊!

刘士辉律师认为,公民祭奠林昭纯属个人行为,不应该受到公权力干扰,甚至“被失踪”。

【录音】本身呢,你们第一天戒严,你们暴力清场,那么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人数也少了,你没有理由继续把林昭墓继续圈禁起来,禁止来自各地的网友对他进行祭奠,这个事情是说不过去的。本身祭奠某某人是个私权行为,不涉及公权,公权你不应该随便介入这种事情。林昭是中国民族的英雄,她本身是为反专制、反暴政牺牲的,大家就是表达纪念的这样一种情怀,这应该是合情合理,也是合法的。那么他们这样设置铁丝网,本身是违法的,这已经是国家公权力在明目张胆的违法;这里面也能够看出来,他们是非常心虚的。

据了解,29号,大约有200位公民去墓园准备祭奠林昭,结果被警方悉数抓走;广东律师唐荆陵目前仍下落不明,手机无法接通。

习近平新疆考察乌市火车站发生爆炸

新疆乌鲁木齐火车南站星期三晚间七点钟左右发生爆炸事件。据报目前有50多人受伤, 救护车正在将受伤人员送往医院。目前还不知是否有人在爆炸事件中死亡。事件发生在习近平在新疆考察期间,事件的起因引起外界猜测。

据报导,4月30日晚上7点左右,新疆乌鲁木齐火车站南站前面的广场发生爆炸。有网民通过互联网上传了爆炸事件现场的照片,有目击者看到乌鲁不齐火车站聚集了很多军警,警方已经封锁了现场。

新疆自治区中医院的一名医生告诉记者:“人是都送到我们这里来了,我们正在给治疗的治疗,该处理的处理。”

大陆媒体报导,南站派出所透露,初步统计有50多人受伤。医院不愿意透露死亡数字。

大陆网友称,目前新浪微博已经开始大规模删贴,涉及爆炸现场照片的都已经被删。不过,在其他社交和门户网站,仍然可以看到大陆网友不断上传爆炸现场的照片。

据了解,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正在新疆考察,事件发生在这个敏感时候,事件的起因令外界猜测。

目前,尚未知新疆乌鲁不齐火车站爆炸事件发生的时候,习近平等中共最核心的成员是否已经离开新疆。

今年3月,云南火车站也发生砍人事件,导致30多人死亡。有海外媒体报导,事件是由曾庆红及江泽民集团策划。


图:30日晚7时许,新疆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爆炸,当局称有目前50多人受伤。

图:30日晚7时许,新疆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爆炸,当局称有目前50多人受伤。

图:30日晚7时许,新疆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爆炸,当局称有目前50多人受伤。

图:30日晚7时许,新疆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爆炸,当局称有目前50多人受伤。

图:30日晚7时许,新疆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爆炸,当局称有目前50多人受伤。

图:30日晚7时许,新疆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爆炸,当局称有目前50多人受伤。

图:30日晚7时许,新疆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爆炸,当局称有目前50多人受伤。

王立军逃进美领馆前9天 姜维平一文耐寻味(图)

2014年4月28日   王立军逃进美领馆前9天 姜维平一文耐寻味(图)   姜维平

砸2700亿「唱红」,薄熙来让重庆魔性大发的历史时期!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2012年1月28日姜维平写了下面这一篇文章,9天之后王立军逃进了美领馆。2014年4月28日,现任总理李克强去重庆主持召开座谈会,要求重庆为中国经济持续发展提供重要支撑。既然薄熙来“唱红”能用去2700亿元,现在重庆搞建设若说没钱,那是想干什么,大家都懂的。)

虽然,重庆媒体肉麻地吹捧薄熙来的唱红打黑,编造虚假的领先数字,欺骗老百姓,但华龙网有关地方财政亏空1000亿的消息,还是泄露了秘密,震惊了世人,重庆“政府”已成了“冰岛”的破产政府,所不同的是,它国是经济危机造成的,薄熙来是为了谋取上位“唱红”挥霍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说他花了2700亿,这是凭空捏造的吗?尽管,他没有细化公开这笔惊人的开销,但我还是根据官方公布的数字和有关报导,进行了科学的测算和评估。

据新华网2011年6月30日报导,重庆搞了一场红歌会,地点是在重庆市奥体中心,报导称,演员共多达40000多人。我把此次红歌会的费用测算如下: 第一: A,演员工资、误工补贴费、医疗补助费、化妆费200元/天,共计5天(4天排练,一天奥体大合唱),小计:4000万元人民币。B,交通费40000人,所需公交车每辆车可坐40人,则共需1000辆车,公交车每天(租金、油气费、各项费税、驾驶员工资等)500元,6月29日公交车需要花费50万元(交通费只算大合唱一天,排练交通费不计) ,小计50万元人民币。C,食宿费(只算两天。包含涪陵、万州、黔江、城口等外地演员),平均每人100元,则共需要400万元,小计400万元人民币。40000多演员在唱红歌中花费为4450万元。

看,这是一笔多么触目惊心的数字啊!还有呢!第二, 据重庆华龙网报导,有来自全国各地包括港台地区90支合唱队8000人参加,再细算一下,A,8000人工资、误工费、补助费300元/天,共计5天(4天排练,1天奥体大合唱),小计1200万。B,包括港台地区的交通差旅费(含乘飞机、火车、汽车、轮船往返费和重庆市内交通费用等)平均每人1000元,小计800万元;C,在重庆的食宿费(只算两天),平均每人100元,小计80万;来自全国各地包括港台地区的8000人在唱红歌中花费为2080万。

第三,据重庆华龙网的2010年6月30日的报导,当日有10万人唱红歌,减去上述以计算过演员和来自全国各地包括港台地区的人数4万8千人,还有5万2千人,他们分别来自重庆市各地。A,按平均每个普通人100元/天,总计5天(4天排练,1天奥体大合唱),包括工资、误工费、补助费、夏天清凉医疗补助费、排练场租费、排练交通费等,小计2600万。B,5万2000人需要公交车1300台,每台500元,则需65万元(交通费只算奥体大合唱一天,包含驾驶员的工资),小计65万元C,食宿费(只算一顿便当),平均每人10元,小计52万;来自重庆各地的5万2000人在唱红歌中花费为2717万。

第四, 2011年6月29日,重庆市奥体中心10万人唱红歌的其它费用综合如下:A,服装费,10万人,每人50元,小计500万;B,大红旗共1000面,每面50元,小计5万;C,手摇小红旗,10万面,每面1元,小计10万元;D,租赁场地费,每人50元,含水电费、音响设备、场内横幅制作费,广告费、清洁费,小计500万(说明,如,王力宏、王菲、谭咏麟、刘德华等明星演唱会,平均票价500元每张,其中每人平均票价中含约100元的场租费。)E,治安管理费,需要警察、协警维护秩序和指挥交通,约1000人,每人150元/天,小计15万;F,协调管理费,含筹备策划费,通信费、低值易耗品费用、办公费、多次协调会议费用(协调范围含重庆市主城区,涪陵、万州、黔江地区的区县街道居委会,企事业单位,军队,大专院校,全国各地、港台地区的政府及演出单位),小计100万。总之,2011年6月29日一场红歌费,就唱掉了人民的血汗钱约10377万元。

由此可见,薄熙来“唱红歌”一下子就挥霍了民脂民膏上亿元。请问,这是为了“民生”和“共富”吗?那么,在他的鼓动和逼迫下,重庆“唱红”唱了多少场次呢?

2011年11月25日,《重庆晨报》的一篇报导称,重庆文化建设成绩单:举行23万余场红歌传唱活动,文章中特别强调,重庆一共举行了23.58万场次具有一定规模的红歌传唱活动,以上述的奥体中心红歌会为例,一场就花掉了约10377万元,那么,剩下的规模较小的活动加在一起,是多少呢?难道23.58万场不同类型,参与市民达2.87亿人次的活动只花掉了2700亿吗?以6月29日推算,薄熙来执政重庆从2008年6月份唱红歌运动以来,历时三年半时间,是不是挥霍了人民的血汗钱几千亿?重庆市政府为唱红歌,是不是背负数千亿的债务?235800场“唱红歌”花费2700亿哪里算多?何兵的估算一点没冤枉薄熙来啊!

试问,在中国一个比较贫困落后的城市搞这些花架子,为了什么?我多次分析过,不妨再概括一遍,第一,因为他的父亲是跟着毛泽东闹革命的,“唱红”是证明他本人谋取上位的合法性,他的家族贪腐的正当性,他根红苗正的虚伪性;第二,“习李接班体制”挡住了他上升的仕途,他不希望社会安定,也怕中国平稳过渡,所以,他急盼社会动乱,而“唱红”可以唤醒暴力革命的意识,加重群体性事件的暴力化倾向,以便他乱中夺权,揭竿而起,所以,他现在只做三件事,1,到处送铜像,奉承拉拢军队;2,不断扩充警察队伍,成为地方武装;3,鼓动大学生,收买一批梁效式的文人,加紧操控媒体,忽悠老百姓;第三,军内党内有一大批太子党,尽管他们分成许多派系,但没几个人敢于全盘否定毛泽东,故利用死人压活人成本最低,效果最好,旗帜最高,欺骗性最大。

接下来的问题是,薄熙来整天搞阶级斗争,不干正事,不抓经济,没有效益,“唱红”的钱从哪里来?为了弥补唱红歌的数以千亿的财政亏空,必得通过“打黑”黑打的群众运动掠夺财富,于是,他像文革先杀刘少奇一样,先杀了贪官文强,吓傻了腐败的司法机关的公务员,彻底绑架和砸烂了公检法,又通过李庄案阻吓了律师们的质疑,通过李晓枫案限制了媒体舆论的监督,一下子成立了270个专案组,聚集了7000多人,搞了上百个铁山坪式的打黑基地,重庆遍地渣滓洞,却没有一个“江姐”,因为薄熙来徇私枉法,没有底线,史无前例。

王立军由东北小城市的副市长,三级跳一样成为直辖市的副市长兼公安局长,万千宠爱于一身,一切都是薄熙来的恩准,为了报恩,他替主子卖命和咬人,肆无忌惮地践踏民主法治,用公权力操纵公检法,以“涉黑”的名义,东拼西凑、包装了近600个所谓涉黑涉黄团伙,大肆抢劫民企和人民的财产,重判所谓“黑老大”,如,彭志民、黎强、李俊、李修武、马当、王天伦、周祖云、陈明亮等成百上千的民企老板,采取暗箱操作,卑鄙恶劣的司法判决,罚款、追缴、没收其资产上千亿。而重庆法院所谓“涉黑”案判决书上,“涉黑”资产合法与非法界限混淆不清,罚款、追缴、没收等用词模糊,对执行单位没有明确规定,全部是由酷吏王立军操纵下的重庆市公安局随心所欲、无法无天的抢夺,薄熙来治理下的重庆没有民主、法制可言,人民生活在“敢怒不敢言”的一片红色恐怖之中。他们正是在唱红歌的噪音中,抢走和私分了民企的“大蛋糕“,引起了空前可怕的“跑路”潮,光是忠县就有61个追逃小组,“跑路”的嫌犯把电话卡都一度买断了,可见“二次文革”来势汹猛。也就是用这些抢来的钱,再加上政府税收的钱,堵住2700亿的大窟窿的。

与此同时,重庆的老百姓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善良轻信的人民,千万别被廉租房规划和户籍改革,“地票”等花架子,蒙住了眼睛。就拿小学生来说吧!最近中央电视台播放了《开往春天的列车》的新闻纪录片,其真实地记录了重庆丰节县一群山村儿童的求学经历,孩子们上学每天要往返8个多小时,翻山越岭,全是步行,还得忍饥挨饿,准备鞭炮,途经野猪岭,必得吓退动物野兽的攻击,才能抵达目的地,那破败的校舍,还不如薄熙来留在大连仲夏苑别墅的外墙和传达室。

如果这是文字报导,或是我写的,薄熙来可以说这是造谣,是海外敌对势力的诽谤和污衊,但现在,这是中央电视台的现场实录啊,我看了两遍,差一点失声痛哭。薄熙来,让我说他什么好呢?他管不了自家开法拉利豪华车的薄瓜瓜,我认了,如今的独生子的确不好领导,但是,他指挥不了重庆市委市政府吗?他站在张文彬前面挥舞红旗,亲自指挥唱红,很有“组织能力”。为什么不把“唱红”的2700亿,用在学校的孩子们身上呢?难道他的孩子是肉长的,别人的孩子就不是血肉之躯吗?原来,他鼓吹的“民生10条”,“共富12条”全都是无耻的谎言啊!

2012年1月28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组图:三亚警打人引发大规模冲突多人伤

29日,海南省三亚市凤凰镇羊栏村,十余名进村协警声称“抓赌”,持棍棒殴打无辜村民、路人,引发双方持械冲突,随后政府出动大量特警进村,鸣枪驱散村民,有多名村民被打伤。

4月29日晚上8时半,三亚市凤凰镇羊栏村,几名便衣协警与村民发生争执,打伤无辜路人,激起民愤,大批村民围攻协警。其后上百警察增援赶到,与数百村民大打出手。

场面失控,警方鸣枪多响,事件扰酿至30日凌晨才告平息,多名村民受伤。
拿手机在旁边录影的村民遭抢手机,穿着便服开枪的协警不知去向。

警方称,便衣协警抓赌,村民拒捕反抗引发警民冲突。

村民透露,29日晚羊栏所有的赌场都没开,是醉警发酒疯闹事打人引起冲突。网友@洛河真发帖,“今天羊栏所有的赌场都没开,所以不存在抓赌,晚上八点半时,几个喝多的协警,穿便衣,与村民发生争执便动手大人,另一个中年男村民走过来问怎么了,怎么在我店门口打架,结果就莫名被打了。”

@龙大大宝发帖称,“是谁给了你们这么傲慢的权利?让你们这些所谓的协警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轮棍棒和开枪来攻击这些手无缚鸡之力村民!有妇女,老人都莫名其妙的被打,路过的外地人也无意被木棍打到,图片上拿棍的就是那些人渣便衣协警,最后一张图就是便衣男子持枪对着市民叫骂!”


图:4月29日晚上8时半,三亚市凤凰镇羊栏村,几名便衣协警与村民发生争执,打伤无辜路人,激起民愤,双方爆发冲突。

图:4月29日晚上8时半,三亚市凤凰镇羊栏村,几名便衣协警与村民发生争执,打伤无辜路人,激起民愤,双方爆发冲突。
图:4月29日晚上8时半,三亚市凤凰镇羊栏村,几名便衣协警与村民发生争执,打伤无辜路人,激起民愤,双方爆发冲突。
图:4月29日晚上8时半,三亚市凤凰镇羊栏村,几名便衣协警与村民发生争执,打伤无辜路人,激起民愤,双方爆发冲突。
图:4月29日晚上8时半,三亚市凤凰镇羊栏村,几名便衣协警与村民发生争执,打伤无辜路人,激起民愤,双方爆发冲突。
图:4月29日晚上8时半,三亚市凤凰镇羊栏村,几名便衣协警与村民发生争执,打伤无辜路人,激起民愤,双方爆发冲突。
图:4月29日晚上8时半,三亚市凤凰镇羊栏村,几名便衣协警与村民发生争执,打伤无辜路人,激起民愤,双方爆发冲突。
图:4月29日晚上8时半,三亚市凤凰镇羊栏村,几名便衣协警与村民发生争执,打伤无辜路人,激起民愤,双方爆发冲突。
图:4月29日晚上8时半,三亚市凤凰镇羊栏村,几名便衣协警与村民发生争执,打伤无辜路人,激起民愤,双方爆发冲突。
图:4月29日晚上8时半,三亚市凤凰镇羊栏村,几名便衣协警与村民发生争执,打伤无辜路人,激起民愤,双方爆发冲突。
图:4月29日晚上8时半,三亚市凤凰镇羊栏村,几名便衣协警与村民发生争执,打伤无辜路人,激起民愤,双方爆发冲突。
图:4月29日晚上8时半,三亚市凤凰镇羊栏村,几名便衣协警与村民发生争执,打伤无辜路人,激起民愤,双方爆发冲突。

浙江访民丁银娟屡遭公权死亡威胁,发表“我不自杀”声明(图)

丁银娟是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北海街道塘南村人,上世纪90年代她们一家人遭邻居、村支书朱阿国强占其35.17平米的房产,丁告到法院,一审胜诉但法院没有执行,反勾结朱阿国一起制造其丈夫欠钱的假案。并打伤丁银娟和她的未成年女儿。丁银娟屡次上告和上访,屡次遭到毒打和折磨。
2008年7月10日丁银娟被当地绑架回当地,构陷罪名被劳动教养一年。2014年3月11 日,丁银娟在全国人大上访时,被北京警察送到马家楼。不久,绍兴市驻京办负责人吴刚带了八个人将她从马家楼骗出来,说带她去见绍兴市信访局长,帮她解决上访多年未解决的问题。但一出马家楼,吴刚就将她押上一辆小车,直接送到绍兴市北海派出所。丁银娟的家属和妹妹闻讯来到派出所,但派出所不允许他们见丁银娟。警察没有给丁银娟传唤证,也没有说是口中头传唤,就以她多次在北京上访为由她进行了非法审讯。审讯完后,丁银娟认为笔录上所记录的不是她的原话,拒绝签字。于是,六名警察就将她按倒,强行抓住她的手指在笔录上按上指印。当天晚上,丁银娟被送到拘留所拘留十天。
近年来丁银娟及其家人屡遭来自公权力的死亡威胁,什么再告就弄死你,要你的家人小心点,你告的人用钱也能砸死你等等。联想到近些年多起莫名其妙死在公权力之下的冤魂,为了自己和家人能免遭厄运,特发表如下声明,这个声明既是对他们一家人基本人权长期遭公权力侵犯的泣诉,也是对当下暴政恶吏肆虐中华大地的控诉,更是她要将上访维权进行到底的宣言。


湖北维权人士郑大靖多次控告十堰市法院院长无果

湖北维权人士郑大靖在多年的维权过程中,遭受过关黑监狱、抄家、传唤、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等迫害,地方政府答应的解决其一家人生存、工作和学习的承诺至今已一年多仍无兑现。郑大靖自去年开始向湖北省各有关部门实名控告十堰市中级法院院长张忠斌无果,其行政诉讼也无立案或不立案的答复。郑大靖表示,地方政府久拖不兑现当初的承诺,意在是拖住自己,阻止他继续维权。
附:行政诉状   原告:郑大靖,男,52岁,汉族,住湖北省十堰市郧西县民联廉租房三楼。联系电话;15272275385.   被告:湖北省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张忠斌   诉讼理由:湖北省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本院公开发行《十堰审判》(2011年第3期总第25期)期刊上公开发表诬陷原告的不实言论,其主要言论有“郑大靖因与中国银行郧西县支行房屋优先购买权纠纷,不服法院判决上访。2006年以来,郑大靖进京非正常上访就达33批50人次,上访滋事地点主要是天安门、中南海、东交民巷、驻华使馆区等敏感地区,并且在北京多次串联其他地区人员上访,与境外反华势力相勾结,在境外媒体非法散布中国政府侵犯人权、政治腐败等攻击党和政府的言论。互联网上刊载了大量郑大靖的上访信息及跟帖。为了对郑大靖实施打击,郧西县公安局立案报请十堰市劳教机关拟对其实施劳教,并赴省沟通,但省劳教办听取汇报后未予批准认可。市集处办通过省集处办再次向省劳教办发出劳教建议同样无果。”由此看出十堰市中级法院以院长张忠斌为首的执法败类,不仅对原告的依法诉求置之不理,公然违法支持腐败暴恐分子,且在媒体上对受害原告进行公开的人身攻击和陷害,证明了十堰市中级法院院长张忠斌公然挑战法律、践踏法律、是典型的执法犯法行为,原告要求上级法院依法查清事实,还原告一个清白,并对原告造成的名誉、精神和身心伤害依法予以赔偿。   事实经过:原告原是中国银行十堰市分行郧西县支行职员,郧西县支行于2000年底被十堰市分行撤销,原告被强迫买断工龄,十堰市分行撤行领导小组当时对原告提出没有参加房改房的现有大小五间砖木结构住房问题的解决,撤行领导小组答复说,单位都不存在了,分配给你们的住房,以后向省行汇报后,作价卖给你们。这样一拖就是数年没有结果。   到了2005年4月前后,黑社会买主柯尊春、辜汉文两人仗着与腐败暴恐分子卢富昌的关系,雇人用白灰将原告住房到处写上“拆”字,随后组织大小流氓地痞30余人强行拆除原告住房,并引发打斗伤人事件。后经公安出警,使原告及原中行7户职工走上了十堰市司法不公的陷阱,十堰市法院一审和二审不仅剥夺了原告的最基本生存权,而且使中国银行郧西县支行一千多万元的国有资产被暗箱操作、非法贱卖,反而被十堰市中级法院枉法判成合法买卖的事实。由此引起了原告上访讨公道的艰难之路。   法院逼得原告一家人无处生存,被迫漂泊北京上访之际,又遭到时任郧西县县委书记卢富昌一伙腐败暴恐分子的绑架、关押、拘留、毒打等酷刑手段镇压,曾引起国内外媒体关注,《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实地到郧西县采访卢富昌等人后,以《“上访战”中的七龄童》为题进行了揭露,但腐败恐怖分子卢富昌仗着腐败权势,仗着同流合污的法院保护,仍有持无恐的继续残害原告。   特别是2007年9月7日,腐败暴恐分子卢富昌再次指示郧西县公安局调动大批警力前往北京,将原告绑架回郧西县,非法关押到废弃的寺沟烟草站内长达一年零三个月之久,期间,原告深夜躲在被窝里写了一份控告状,并托人向十堰市中级法院邮寄,当中级法院收到原告控告状后,不仅不立案查处,反而打电话到郧西县法院追问原告被关押控制在黑监狱内,原告所写的控告状是如何传到外面,并在互联网上登出。   2008年11月底,原告被腐败暴恐分子卢富昌放出后,于12月2日重返北京,原告将其被绑架关押一年多所受的酷刑经历向有关媒体披露,同时对十堰市中级法院执法犯法的可耻行径进行了公开揭露。   由于原告长期受到腐败暴恐分子卢富昌的残害和无处诉求的境遇,在被腐败暴恐分子卢富昌的非法关押中,遭到刑满释放犯的多次毒打,长期的身心摧残,使原告患上多种疾病,得不到及时治疗。   2012年11月,郧西县新一届政府领导,在“十八大”新一届中央领导下,落实“十八大”精神,终于给原告一家解决了生存住房问题。但是中央的反腐在地方依然没有取得成效,像张忠斌、卢富昌一伙地方腐败恐暴分子依然继续作恶,危害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   2013年6月3日上午,原告前往十堰市中级法院要求面见张忠斌院长,欲知被告所指控原告的犯罪事实证据,法院工作人员阻止原告与被告见面,指示要求按信访方式填写了一份登记表后,由信访接待人员王天航进行了面谈,王表示一定写出书面报告,汇报给张忠斌,原告至今躲着不见原告。   十堰市中级法院的枉法判决,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不仅不依法予以纠正,不对违法犯罪的腐败暴恐分子团伙依法制裁,反而对受害原告进行人身攻击和伤害。至此,原告恳请上级法院主持公道,依法澄清事实,铲除司法毒瘤,真正实现社会公平正义
至此,原告提出以下诉求:依法追究被告执法犯法的刑事犯罪行为;在媒体上公开向原告承认错误,并赔礼道歉;依法赔偿原告名誉精神和身体伤害损失150万元。                原告:郑大靖2013年7月28日

前往林昭墓祭奠的陈云飞等数百人被警方拦截拘押(图)

今天(4月29日)是北大才女林昭被枪杀纪念日,全国一大批网友前往江苏苏州林昭墓祭奠,以表达哀思,结果遭到当地警方在通往林昭墓的各路口设卡拦截,数百网友被强制拘押到派出所中,无法到达林昭墓前。
据前往林昭墓祭奠的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先生说,今天苏州天气晴朗,全国各地赶往祭奠林昭的网友在前往林昭墓时遭到当地警方的拦截拘押,仅苏州胥口派出所就被抓押了上百人。在上午11点左右,陈云飞等人被从前往林昭墓的路上被关押进派出所,到中午他们一行在派出所中等待笔录,与陈云飞关在同一间房中有8人。
陈云飞说:“去年我前来祭奠林昭也是被这个派出所的警察关押,并且还遭到了殴打。今年这个派出所又关押了更多前来祭奠的网友。从了解的情况来看,今年比往年警方控制更严,在通往林昭墓的各路口都设了卡,可能没有什么网友能够到达林昭墓前祭奠”。



建三江受酷刑迫害的人权律师唐吉田住院治疗发突变(图)

人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于3月20日前往黑龙江省建三江“法治教育基地”依法解救被非法拘禁的受难公民,3月21日被建三江公安局七星分局绑架、非法拘留并施酷刑。
4月6日行政拘留15日期满后,遭受酷刑折磨的唐吉田律师于7日到解放军二炮总医院就医,拍片后诊断为:前胸部10处骨折,后胸部2处骨折。需住院治疗。4月16日唐吉田律师终于住进了解放军北京军区总医院。
医生检查诊断结果:除胸部骨折外,腰椎骨患有结核,医生多次建议手术治疗,并强调如不及时治疗,压迫神经可导致下肢瘫痪。并要求患者需绝对卧床休息,包括吃饭、上厕所都不能下床。护士长及护士也都非常认真,发现唐吉田律师如未按医嘱治疗都会立即提醒。
各界人士得知唐吉田律师住院后,也纷纷赶往医院慰问看望。
然而,4月24日下午2点后,一件突发事件却改变了这一切。4点左右,骨一科的主任、主治医师到病房,通知唐吉田律师:经院里研究,不做手术,保守治疗。本来院方经检查确诊为腰椎骨结核,多次建议手术治疗。现在却突然建议出院,手术也不做了,这令唐吉田律师及亲友们深感吃惊和不解。
4月25日早晨,医生、科室主任一起查房问准备如何?唐吉田律师只能说:出院。医生主任连说谢谢、谢谢!对医生、主任的这种反常举动,暂且不做解释。在办理出院手续时,本该能复印的客观病历,院方也不允许复印。化验结果、核磁共振片、CT片等医院一律师不难。主观病历即医生写的病历就更无从获得。院方给予的回答只是:半个月后方可去病案科复印。
联想到江天勇律师在行政拘留期满后,因遭受酷刑虐待身体一直严重不适,胸部等身体多部位疼痛。于4月7日前往北京军区二炮总医院就医,医院仅诊断为软组织挫伤。随后,江天勇律师的伤情不仅未见好转,反而有加重的迹象,为了进一步明确病情,江天勇律师只好在友人的陪同下前往天津医院继续检查。经CT检查结果,竟然是八根肋骨骨折。所以,唐吉田律师目前的病情及健康尤其是接下来的后续治疗令亲友们极为担忧。
唐吉田律师被医院莫名其妙地要求出院。无奈之余,他向一直关注他及受酷刑律师的各界人士表示感谢,称自己会及时检查、积极治疗,争取早日康复,回到工作中去。

上海访民第九次集访中纪委控告地方政府不作为和乱作为(多图)

由于上海存在许多损害群众利益、严重侵犯人权的现象,并且由此引发了大量信访问题,而且大量信访案件久拖不决。上海的上访群体自动形成了一个惯例,即每月的最后一个周五到北京集体信访,以期促成多年的诉求尽快解决。
2014年4月25日上午,按惯例每月底星期五,165位上海访民集体信访中纪委信访部门,控告上海地方政府不作为和乱作为的行为,提出必须着力解决发生在上海访民身边的腐败问题,对侵占上海访民利益等腐败问题开展专项治理,并立即彻底解决上海访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促进社会的公平正义的信访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