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姬来松等四公民被更换罪名报捕

本网获悉,6月30日上午蔺其磊、马连顺等六位律师前往郑州市管城区回族区检察院讯问姬来松律师等人的案件报捕进展及反应律师意见时得知,一个月前被刑拘的郑州姬来松、方言、侯帅、石玉4位公民全部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报捕。

6位律师作为姬来松、方言、侯帅、石玉4人的代理律师,到郑州市管城区回族区检察院询问案件报捕进展及反映律师意见,众律师在立案科查询报捕罪名时,得知于2014年5月27、28两日以 “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抓捕的上述四位公民在本月25日已全部报捕检察院,报捕的罪名更改为“寻衅滋事”,是否批捕目前还没有结果。

1、2号左右会有结果。另外于世文、陈卫、邵晟东、董广平、常伯阳5人的代理律师今日没有在场,是否也以此罪名报捕还需要进一步核实,但是以此罪名报捕可能性极大。”

40多位维权律师接受家属委托,持律师证、会见函和委托书到关押他们的郑州市第三看守所申请会见各自当事人。但看守所以他们已经获得侦查机关书面通知,该案辩护人会见嫌疑人需要侦查机关许可为由,拒绝安排会见。

9为当事人的任何律师依法会见而提出控告。

湖南民主维权人士罗茜获取保候审

今天(6月30日)上午,本网信息员获悉,湖南省新宁县民主维权人士罗茜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拘押一个月后,当地国保通知其家人前去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将于今日下午回家。

罗茜是今年5月30日在被新宁当地国保接走旅游时,被忽然宣布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并随之家中被警方前去抄查。之后罗茜被异地关押于邵阳市洞口县看守所中。湖南警方展开了全方位对罗茜的调查,主要是搜集他响应纪念六四25周年的”重返天安门“活动。湖南警方在全省一直追查一份什么名单(估计是有意重返天安门看看的人员名单),但可能一直没有找到。后来警方又展开对罗茜所写文章的调查。最后可能在体制内一些能认清历史的良知未泯人士争取下,终于在今天湖南警方作出对罗茜取保候审的决定。

罗茜是前八九运动期间中国人民大学学生,因参与爱国民主运动,八九年被关押三个月。25年来,他两次被劳教,一次被判刑,多次被软禁、旅游、拘押。在他身上烙下了八九一代人的人生苦难。

郑州维权律师常伯阳律师被拘押超过一个月 女儿呼吁“还我父亲!”

今年22.
“六四”前,当局秋后算账,先后抓捕了于世文、陈卫、邵晟东、董广平、石玉(本名施平)、方言、侯帅、姬来松、常伯阳、等10980
常伯阳律师的女儿为此今天(6293232还是,整晚不能睡觉的折磨?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父亲是一名正义正直的律师。我只知道,郑州公安不顾宪法规定,口头篡改罪名,剥夺律师会见权,严重侵害人权。我只知道,拘留所外,还有十几名焦急的家属,还盼着他们的丈夫、夫人、父亲、母亲、儿子、女儿回家!”最后她向郑州警方要求释放其父:“还我父亲!”

联合国及美议员促中释放陈光诚侄子陈克贵(图)

联合国小组及美国会两党议员敦促中国释放陈光诚侄子陈克贵
图片: 众议员克里斯托弗·史密斯发表讲话。

联合国任意拘押问题工作组近日就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被中国当局囚禁一事作出裁决,认为这是任意拘禁,中国政府应立即无条件释放陈克贵,并对他进行赔偿。署名美国国会议员和陈光诚一起,星期三就此举行记者会,敦促中国遵守联合国小组的裁决。

美国国会共和党籍众议员克里斯托弗-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 和民主党籍众议员南茜-佩罗西 (Nancy Pelosi),星期三与流亡美国的中国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等一起,在美国国会大厦前的草坪上举行记者会,呼吁中国政府尽早释放自2012年年底以来被囚禁的陈光诚侄子陈克贵。

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2012年年底以“故意伤害罪”被山东省当局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半,目前仍在监狱服刑。此前的当年4月,陈光诚从山东临沂东师古村家中逃离当局软禁后,临沂双堠镇镇长张健带领多名不明身份者闯入陈光诚大哥陈光福家中,陈光福之子陈克贵在遭到攻击时持刀将张健等人砍伤。陈克贵被判刑后,其家人不服对他的判决,表示他是为了自卫而不得已拿起菜刀,对入侵他家的官员造成了轻伤。陈光诚也指控山东当局为了报复他逃往美国大使馆而对他侄子陈克贵下手,将其投入监狱。

中国政府就此上书联合国任意拘押问题工作组表达立场,称“有关陈克贵是出于自卫而砍伤官员的说法没有事实根据”。

据总部位于华盛顿、致力于为囚犯维权的民间机构“现在自由”组织星期三透露,本月早些时候,联合国任意拘押问题工作组对陈克贵案作出的裁决说,中国当局对陈克贵的任意囚禁是违背世界人权宣言的。该工作组要求中国政府尽快采取行动予以纠正,尽早释放陈克贵,并为他在其被囚禁期间所经受的痛苦和磨难予以经济赔偿。

“现在自由”的负责人贾里德-跟瑟 (Jarred Genser) 在记者会上传达了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的上述裁决。他说:

“我想在这里强调一点,中国政府决定在联合国打这场官司,他们也向联合国任意拘押问题工作组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和立场,但结果很简单,他们失败了。中国政府喜欢声称它是一个遵守法治的国家,但现在联合国的一个独立和公正的机构作出裁决,对陈克贵的拘押是违反国际法的。中国政府应该积极相应联合国机构关于立即释放陈克贵的呼吁,以及履行他们对美国政府作出的、停止迫害陈光诚及其家人的承诺。”

陈光诚在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政府对他家人的迫害,不但违反了其对美国政府作出的承诺,而且很明显,也违反了国际法。现在是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陈克贵、纠正过去所犯错误的时候了。陈光诚说:

“当时中国政府曾承诺要停止对我们一家的迫害,并承诺要对迫害我们的官员进行调查和处理,但到现在为止它不但没有这么做,而且陈克贵仍被关在监狱里。现在联合国已做出了明确的、中共违反人权的决定,中国到底还想不想在全世界立足?”
史密斯众议员在记者会上称赞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所作出的裁决意义重大。他说:

“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经过精细的调查研究后,得出了一项非常重要的裁决。该工作组的裁决显示,中国当局对陈克贵的囚禁的确是任意的,同时也是残酷、可怕和不合情理的。中国渴望成为一个大国,但如果一个国家如此对待其公民,那它就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国。我们与联合国一道,敦促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陈克贵。我们要求美国行政部门,特别在即将举行的美中双边战略对话上,提出释放陈克贵的问题。”

史密斯还提议,美国政府从现在起应该改变对华策略,把人权问题纳入双边关系的各个方面。

民主党籍众议员佩罗茜表示,中国当局对陈克贵的做法不是一个自信政府的行为。肆无忌惮地虐待和恐吓人权活动人士的家属是错误的。

“被旅游”——中共牵制维权人士的新方法(图)

沙漠
宁夏西北地区的腾格里沙漠。

据英国《卫报》6月26日报道,中共退伍军人召集人和社会活动家何德浦不得不离开北京,踏上了海南热带岛屿的旅游路程,当然,全程都有警察陪伴。

这是一种钳制异己的不寻常的方式。何德浦只是数十位维权老兵其中的一位,已被迫旅游好几次了,曾去过阳光普照的沙滩酒店,著名的旅游景点和高档餐馆等。
这种以旅游的方式制止维权者的申诉行为经常发生,以至于现在有了新的词汇:“被旅游”。

今年57岁的何德浦从来没被指控犯过任何罪行,但是当局却把他送到2,300公里外的海南岛,并在那里呆上10天。“他们要确保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年度立法会议期间,我不在北京”,他解释说。

有八位社会活动家告诉法新社记者,近年来他们都被迫外出旅游过。

“每当国家有重要会议时,我就会被迫外出旅游”,许香玉说。她是因为被政府拆迁了房屋而没有得到任何补偿,为此,她已申诉了很长时间。早在2011年时,警察和法院工作人员们一起将许和家人送到海南旅游。

近十年来,中国国内的维稳经费不断攀升,超过了北京政府公布的军费开支。因为中国的执政党共产党为了维持其一党专制的统治地位,要不断地打压不同政见者,为此花费不菲。现在又有很多人站出来反对政府滥用拘留制度。

现在中国政府已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维稳”机构。据美国人权组织声称,今年6.4天安门镇压纪念日前夕,有15人被强制外出旅游。

“我是被迫外出旅游刚回到北京”,杨正学说。他是一位画家,经常批评政府。虽然他们支付一切费用,但是警察每天都跟着,他这次去的是宁夏西北地区的腾格里沙漠。“如果你拒绝去旅行,后果会很严重”,他说,“你必须得走。虽然身处旅游景点,但是你是被迫的,而且有警察跟着,所以根本没有心情欣赏风景”。

当中国的民众到北京上访,向中央政府告状地方政府的违法和腐败行为时,通常都会被非法拘留,关进黑监狱。在被殴打和虐待后,被送回家。对一些特别的人士,就采取逼迫旅游的方式制止他们维权。“强制旅游只是针对那些比较知名的社会活动家,而普通百姓就会被关进黑监狱”。美国人权观察家王玛雅说。

“这是一种非法监视行为”,她说,“强制旅游也是一种非法的削夺个人自由的方式”。

中国外交部经常对外宣称拘留社会活动家是在法律允许范围之内,而公安部却对此没有任何回应。

王容文,是一位四川西南地区的长期请愿者,曾三次在6.4天安门事件前夕被请出外旅游,在有6名伴游的情况下,去过天台山。在2012年中共党代会期间被带到了一间豪华酒店。但她觉得一点也不舒服,她说:“被迫旅行和被关在监狱里的感觉是一样的。

武汉维权人士发《图说天下》系列文章被拘遭威逼指证他人

武汉维权人士潘建敏因六四前夕在网上转发与平反六四有关的文章参与街头活动,被当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他的弟弟表示,国保威逼哥哥认罪并要他按照当局旨意供出幕后指使者。此外,上个月在武汉弘法时被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的圣观法师,目前在羁押中健康状况令人堪忧。

武汉维权人士潘建敏的家人向本台爆料称,潘建敏于6月3日被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被关押于青山区看守所。据当地国保告知其家属,潘建敏的“罪行”主要有三,一是参与街头活动,二是在网络上发布《图说天下》系列文章,三是在自己主持的一个网上论坛组织民众纪念“六四”。

潘建敏弟弟潘红胜周二对记者说,他上午刚和当地国保见面,哥哥的情况不乐观:“昨天晚上国保给我打电话让我今天上午去谈,说我哥哥的罪很严重。他问我为什么网上吵得这么凶,我是不是不配合他们(保密),同时他们希望我做我哥哥的工作,让他认罪,交代他后面的人。他说了几个人的名字,但我不太熟,但我听清楚有个姓秦的。他让我哥哥说是他们指示的他这样做的,那么他就可以作为从犯从轻处理。我问为什么潘建敏不指证他们?他说因为潘建敏很顽固,包庇那些人,还说要判潘建敏的刑。”

关注潘建敏的《图说天下》栏目的维权人士贾榀周二告诉记者:“以图片的形式表现社会事件、新闻热点,尤其是他的图片拍摄得特别独特。他的那个项目还是做得非常不错的,在内网传播非常广泛,尤其在qq、微博、微信。”

潘红胜还告诉记者,当局已经不再以“寻衅滋事罪”作为对哥哥的主要指控,而将改为“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现在问题的严重性在于,(他们说潘建敏等人的)言论涉及颠覆国家政权,什么多党执政、给六四平反、在网上推行宪政、直接指出共产党不好、说中国的内乱是共产党自导自演的,这就是颠覆国家政权。这是他们口头告诉我的。但我收到的拘留单上不是这样的。所以他到底什么事呢,?国保也没说清楚。从6月4号到现在也有很多人介绍了律师,今天也跟国保说了能不能请律师,他说现在在侦查阶段请律师也没用。”

据了解,现年50多岁的潘建敏在工程上做项目经理,长期参与武汉市街头民主运动。他的母亲现正在住院,其父亲也已有80岁高龄。

此外,上月17日在武汉香格里拉酒店弘扬佛法的圣观法师,被闯入的公安人员带走,后被以“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现关押在江岸区看守所。与圣观法师同时被捕的还有听他讲授佛法的马强丶陈剑雄丶万里和蔡丛富四人。圣观法师的弟子果实法师致信本台爆料称,一同被拘的马强(西域武僧)周一被释放,他透露圣观法师在狱中健康堪忧。

记者周二致电马强,但电话无人接听。

而与马强联系过的果实法师周二向本台表示:“了解到师傅现在的情况也不太好,严重营养不良,。因为他是一个出家人,是个严格的素食者,但没有给他任何素食饮食上的保证,弄得他老人家只能天天吃榨菜,现在我们很担忧他的身体。现在不能会见。他身体本来就不好,又有糖尿病,血糖会高起来,现在营养又不良。这是一种很不人道的行为,要受到严厉的斥责。”

果实法师为救出师傅四处奔走求助,其间不断遭到当局刁难,而最让她担心的是,无法为师傅请到律师:“律师还没办法请,因为师傅是出家人,请律师要求必须是有亲属才能启动法律程序。看当局能不能给他自己一个权利,让他作为当事人去委托律师。但我们现在被切断了所有的通讯,就是说他的权利也被剥夺了。”

公民维权联盟声明:释放唐荆陵

大陆维权律师唐荆陵,被当局以涉嫌〝寻釁滋事〞的名义带走,已经30多天,日前,大陆民间组织〝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发表了一份声明,呼吁当局立即释放唐荆陵,请看以下报导。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为唐荆陵律师的安全状况深表忧虑,6月16号发表声明,呼吁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唐荆陵和其他受牵连的维权人士,同时,停止骚扰、传唤他的家属。

哈尔滨维权人士于云峰签署了这份声明。17号,他在接受《新唐人》采访时表示,唐荆陵不但是他的朋友,还是一位非常有正义感的律师。

哈尔滨维权人士于云峰:〝他经常的帮助公民维权,帮助被强拆的、侵占土地的公民维权,这么好的人居然被政府抓起来了,到现在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它们要把我们这样的律师拘留起来?〞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的声明还说,社会和谐和稳定不是由中共政府单方就能决定的,这需要与民间来互动,拘捕维权律师唐荆陵的行为,只会让今天不稳定的社会火上加油。

于云峰:〝如果这个社会都这样发展下去的话,今天它拘留了一个良心律师,明天再拘留一个良心律师,这个社会谁还敢说真话?就说当他被欺负了、律师被欺负了,我们都袖手旁观,明天、后天可能就欺负到你身上。这就是中国的社会。〞

于云峰表示,这次的签名都是大家自愿的,因为这是每个社会公民应该做的事情。他也希望更多的媒体能够关注大陆的良心律师。

长沙维权人士浣铁军被羁押期限又 “合法延长四个月” (图)

2014年6月17日,朱孝顶律师收到长沙岳麓法院书面通知,湖南长沙维权人士浣铁军“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因岳麓区检察院3月12日起诉后,以需要补充侦查为由,建议该案延期审理,岳麓法院6月11日(一审法定最长期限届满前一日)决定延期审理。据此,浣铁军被羁押期限又可以“合法延长四个月”。

浣铁军,网名@湖南锦旗哥浣铁军 ,强拆受害者。因不断上访,长期遭到当局的截访和迫害。他因和访民多人向长沙市信访局赠送“截访先进单位”锦旗,曾受到广泛的社会关注。2013年6月1日,浣铁军被警方带走,随后一直遭到刑拘关押。



紧急关注:八九学生领袖、维权人士王德邦被警方带走

(维权网信息员王冬见报道)6月17日上午11点多钟,居住在广西的八九学生领袖、维权人士王德邦再次被警方带走,具体原因不明。
王德邦被警方带走后,手机处于无法接通状态。此前的6月3日,桂林国保将王德邦带走控制两天,直到5号才允许其回家,这给即将高考的女儿和一家人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王德邦再次被警方带走,也许与他前几天发表的一篇《“六四”25周年诡异时局辨析》有直接关系。
王德邦:原北京师范大学85级哲学系学生,八九民主运动期间是高校对话代表团北师大代表之一,运动后期被推选为北师大学生自治会理论宣传部负责人之一。
六四镇压后受到审查与严控。自2005年开始从事自由写作和致力于关注中国人权状况及公民社会的建设,《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之一,《维权网》信息员,因关注异见人士、律师、维权人士、访民等群体人权被侵害的事实,近年来多次被传唤、抄家、强迫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