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维权人士举牌要求清算周永康

7月29日上午9时,湖北、安徽、四川、宁夏等约上百访民来到北京南站,打出 “拥护中央严惩刽子手周永康” 的横幅。(图片来自《权利运动》)
29日上百访民在北京南站举牌,表达严惩周永康的诉求;30日四川绵阳8名访民在公交车站举牌,表示支持清算周永康及其爪牙。有大陆民众明确表示:“什么时候(中共)这个黑帮瓦解,我才会欢天喜地的。”

上百在京访民举牌要求严惩周永康

7月29日上午9时,湖北、安徽、四川、宁夏等约上百访民来到北京南站,打出 “拥护中央严惩刽子手周永康” 的横幅,北京南站有一些持1.5米长铁棍的保安巡逻,访民们拍完照片立即离开。

湖北访民阮积忠对《大纪元》表示:“周永康在位政法委这十几年来,政法委的公检法系统极其腐败,他们权力太大,根本不把老百姓放在眼里。我们打赢了官司,法院不执行;我们走信访程序,可是从地方到北京的信访系统是整个一条线地‘忽悠’我们,我们从几年到几十年的被骗来骗去,直至人被拖死,最后不了了之。周永康下台,我们高兴,同时也都聚集在北京观望。”

“我们访民把国家信访局、人大信访办和中纪委信访办所在的胡同称为三骗胡同,现在基本不去那里了。去到那里,就会被地方接回,然后就是拘留,或者关到黑监狱里迫害。共产党根本不讲法律。老百姓就是被当官的以法律的名义玩弄。”阮积忠表示。

在北京的内蒙古访民巴玉环表示:“听说周永康贪污了老百姓的很多钱,这么大的‘老虎’都被打了,下一个‘老虎’就到江泽民了。我们还是希望打完‘老虎’能够解决我们的问题。我的问题一天不解决,我就一天坚持上访。”

四川访民街头举牌支持清算周永康

据《自由亚洲》报导,7月30日下午,四川绵阳8名访民到绵阳公园外的公交车站举牌,打出 写有“支持清算周永康及四川爪牙”等内容的横幅,表达支持清算曾经在四川执政期间制造了很多冤假错案的周永康。


7月30日下午,四川绵阳8名访民傍晚到绵阳公园外的公交车站举牌欢迎周永康下台。(图片来自《六四天网》)

7月30日下午,四川绵阳8名访民傍晚到绵阳公园外的公交车站举牌欢迎周永康下台。(图片来自《六四天网》)

500访民要求见中央巡视组遭清场

据《六四天网》报导,31日上午,500访民来到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所在地——北京市体育馆排队等候接待。上午十点,巡视组大门关闭。于是访民中有人开始穿状衣、摆地摊、举状纸,齐声高呼要求见巡视组,“打倒腐败。打倒贪官”。随后警察开始清场。两车人被带到久敬庄,其他人被驱散。


31日上午,500访民来到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所在地——北京市体育馆排队等候接待,遭警察暴力清场。(图片来自《六四天网》)

“什么时候这个黑帮瓦解,我才会欢天喜地的。”

南方街头运动的维权人士张圣雨表示:“周永康落马,对民主运动、维权会有积极影响。我感觉,高层有意图,习近平在做政治上的改变,而且力度会很大。”

而多次参加公民维权活动的吴斌表示:“周永康落马,我没有什么高兴的,因为中共就是个黑帮,个别官员下台,它的维稳体制没变,一切都不会改变。如今它疯狂地镇压言论自由,像个野兽似的疯狂镇压百姓,它维持不了多久了。”

“我们的微博经常被删,网络被断,百姓不用做什么、说什么就被拘留,‘寻衅滋事’是个万能的‘罪’,谁都可以被套上。对这个体制抱有希望的,在我眼里,都是幼稚的。什么时候这个黑帮瓦解,我才会欢天喜地的。”吴斌说。

广州200多名环卫工人罢工静坐维权

广州律师吴魁明因代理广州200多环卫工人的维权案件,28号上午被警方传唤到派出所问讯,全程警方没有出示工作证件和传唤通知书,也没有说明吴律师被传唤的理由。不仅如此,警方还以公安局的所谓“规定”非法采集吴律师的生物信息,侵犯公民隐私权。

广州律师吴魁明29号接受本台采访时,讲述了他被带到大学城小谷围派出所后的经历。

【录音】我被带走之后,他们(环卫工人)就比较激动,也有些人很害怕,有些阿姨都哭了,后来他们就步行到了派出所,后来应该也没有离开。他们(警察)坚决不让我走,意思是要采集“生物信息”,当时我就拒绝了;拒绝了他们就是不让我走,后来我就答应了去打指模,结果他们又说要照相,照完了之后他又说要拿我的手机和我的卡,还要拿棉签在嘴巴里采集唾液。

据了解,大学城环卫作业承包商“广电物业”因在今年的竞标中失败,将于8月31号撤出大学城,但200多位环卫工人的具体去向迟迟未做妥善安置。因此,这200多工人集体到广州大学城的管理委员会附近静坐维权已有多日。吴律师说:

【录音】旧公司的环卫工人他们工作很多年嘛,他们的社保、补偿、还有工作安置的问题,旧的公司就不给解决,所以他们环卫公司就要求旧的公司把旧合同的权利履行完结,再来谈跟新公司签合同的事情。我昨天是第一次去,实际上我后来才知道这个事他们已经等了好多天了,在那里静坐吧,实际上就是罢工。

吴律师还透露,此前,工人们曾多次到广电物业公司、街道相关部门表达诉求,但都遭到推诿、敷衍或避而不见。

【录音】他们也写了好多要求,市啊、省总工会和有关政府部门,他们跟原来公司提出要求,原来公司就不理他们,所以他们求助于工会那些人,但是工会那些人也就是打打电话,说“行行行”“来来来”,但是也不见他们来……所以他们就一直这么坚持。他们希望请一个律师去参与这种集体谈判,以后要是诉讼的话,参与他们的诉讼,所以我就接受了他们的委托。

吴魁明律师28号起接手环卫工人的维权案件,结果当天就被派出所非法传唤。

【录音】我昨天等他们选代表,因为人比较多嘛,结果代表还没选出来,我这边就被传唤到公安局去了。他们(警察)也没有给我一个书面的东西,他们也没跟我讲是什么名堂、什么理由(传唤我),但是后来做笔录时,我是看到笔录上他是以(所谓)“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的理由传唤我,(传唤时间)大概超过5个小时。

据环卫工人反映,他们从8月21号开始集体在GOGO新天地罢工抗议,并打出横幅上面写着“日晒雨淋九年合同终止,不承认工龄,请政府帮帮我们”。至8月26号,环卫工人们开始汇集到广州大学城的管理委员会附近静坐抗议,但依然无人理睬。

8月27号,有工人代表给广东省总工会主席黄业斌打电话,要求其关注工人的权益,并得到承诺说下午来。但下午工人们等了许久也未见省总工会人员的踪影。于是,工人们开始愤怒的声讨广东省总工会,称他们食言、戏弄工人。

此事引来许多大学生围观,学生们对工人的遭遇深表同情,并有学生表示会呼吁更多的大学生前来声援。随即,大量警察开始驱赶学生,并欲抓走2人,被环卫工人们拼死阻拦,争执中,一名工人被打伤入院。

上海公民潘志明在人民公园宣传民主自

2014年7月23日中午,从小喜欢独立思考问题,喜欢研究人类发展史的上海公民潘志明在上海人民公园向民众宣传民主自由理念。

潘志明追求民主自由,有忧国忧民的思想,他在研究中发现,我们这个中华民族最大的发明创造,不是四大发明,而是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绝无仅有的专制制度。在这样的专制下,农民土地遭掠夺、居民房屋被强拆、知识分子丧失了创造力。而为中共皇帝服务的大臣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丧失尊严和人格,无思想、无操守,老老实实当奴才,卖命效力,以获取得功名利禄,一旦有了机会,他们就大肆贪污腐败,把老百姓创造的财富占为己有。

因此,潘志明写了大量文章,向中共当局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讲述专制制度的危害性,希望中共当局与时俱进、还权于民,并且要求为六四民主运动平反。潘志明万万没想到中共当局竟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把他送进监狱,并且给他戴上精神病人的帽子,每天强行给他吃不明药物。而他一没有组织、二没有后台、三没有军队,只不过向中共政权严格控制下的新闻媒体寄了几篇文章,就遭到中共当局残酷的迫害。这只能说明中共政权已经到了弱不禁风到地步了。潘志明出狱后失去了一切,身体也由于被强制吃不明药物折磨跨了,连续动了三次手术,由于没有医疗保障,为了治病负债累累。潘志明父亲在心情压抑中生病过世。今年是潘志明出狱第十个年头,十年来饱受世态炎凉。潘志明表示要责问中共当局:“我替国人鼓与呼,要求民主自由有何罪?请中共当局给我一个说法”。

这几年来潘志明到上海市政府信访办、北京国家信访局讨说法,竟无人理睬他。潘志明非常悲愤地说:“难怪当年的大学教授方励之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现在的中国不如封建社会,在封建社会县衙门口都有一个大鼓,老百姓有冤可以击鼓鸣冤。而现在中国老百姓有冤却根本没有地方去申诉’。”

受尽了残酷的政治迫害的潘志明强烈呼吁:“同胞们,起来吧!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同胞们,请牢记,中国是我们13亿人民的,为了中国早日实现民主自由,大家一起努力奋斗,坚信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民主一定会战胜专制。”

反专制的民主斗士潘志明希望得到有正义感的中外媒体记者采访,
联系电话02156722460

8

紧急关注:江苏如皋维权人士孟海霞被

2014年7月26日下午16点左右,江苏如皋维权人士孟海霞被当地警察以“诽谤”罪传唤,现在如皋市公安局接受讯问。

据孟海霞丈夫说:警察来出示了“传唤证”传唤理由是涉嫌“诽谤”。最近,孟海霞做了几起海霞播报,她关注南通弱势群体,一直帮忙呼吁,应用自媒体,在微博上做“海霞播报”,播报群众的遭遇,一直坚持帮助底层百姓发声。当局这次说他诽谤,不排除是因为这些事件。

孟海霞是如皋的拆迁维权户,在维权过程中用自己的经验和知识帮助拆迁维权弱势群体,因此被当局恨之入骨。

8

41岁生日 胡佳称遭便衣禁止出门

继6月20日大陆维权人士胡佳被北京国保人员打伤后,25日,他在twitter表示,被便衣阻止出门。

25日,胡佳41岁生日。他在twitter表示,被便衣阻止。他称交涉3小时后尝试开车,但遭3名便衣一直紧贴车尾,最后他关掉引擎。

20日被打伤

胡佳于6月20日晚间7:30在twitter上表示:〝打110报了两次匪警,从市局转接到通州分局。现场的国保们嘲笑不已,是啊,共产党的天下,警匪一家。中仓派出所刘永利所长来出警了,给国保陪着笑,什么问题没解决很快就走了。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有高于其它警种的特权。我捡起被打飞的帽子,擦了手腕上的血,自己回家敷药。

6月20日晚间8:07胡佳在twitter上还表示:〝由于国保拒绝说明采取非法拘禁的原因,我只能判断这和过去两天我与海涛前往东师古以及今天发课税案庭审有关。我确实有计划去围观庭审,还准备了一袋子光诚的老妈妈送的花生,想带给艾兄、草场地和法庭外围观的朋友们分享。好吃又补充体能。遗憾……〞

胡佳说,上一次被暴力攻击并流血还是2007年12月27日,他被捕那天,北京国保总队下手。在看守所和监狱里戴过手铐和脚镣,关过禁闭室,但没有遭过拳脚。今晚这个纪录终止了。为执行非法拘禁任务,三个北京国保对他暴力相加。

上海55名公民在市信访办门前联名要求

2014年7月23日上午,上海55名公民在上海人民公园的市委市人大市政府信访办门前联名要求上海当局停止迫害,立即无罪释放上海维权者郑培培、尹慧敏、徐佩玲、颜兰英、金妹珍、谢金华、石萍、吴玉芬、虞春香、严燕文及18大前被刑拘后逮捕判刑的魏勤、王扣玛。

据了解:郑培培、尹慧敏、徐佩玲、颜兰英、金妹珍、谢金华、石萍、吴玉芬、虞春香、严燕文(王永凤、贺志美至今下落不明)等被逮捕的10名维权者中多数是遭遇强征土地、强拆房屋,医疗事故等冤案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不立案不裁定或者枉法判决。

多年上访无果。亚信峰会前他们因拉“请求习近平关注人权”的横幅而被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区分局刑事拘留,后来又被上海市长宁区检察院批准逮捕。庆幸的是郑培培的丈夫张兆年不惧强暴站起来依法维权,他每个星期到市政府信访办抗争3次,并写了委托书,委托北京人权律师李静林代理郑培培被“寻衅滋事”案,7月4日下午李静林律师会见了郑培培。

与郑培培同时被逮捕的另外有些当事人的家属拒绝写刑事诉讼委托书让人权律师介入提供法律帮助。

为什么如此恐惧,恐惧倒底对谁不利?
请消除恐惧,关爱你们含冤坐牢的家人。

8

山东上百择校生家长省政府维权遭警殴打

7月21日,山东省济南市三个学校的100多名择校生家长到省政府示威,抗议济南教育局招生新政策不公,要求取消择校生身份,遭警察殴打,3人受伤入院,其中一人手臂骨折。(网络图片
7月21日,山东省济南市三个学校的100多名择校生家长到省政府示威,抗议济南教育局招生新政策不公,要求取消择校生身份,遭警察殴打,3人受伤入院,其中一人手臂骨折。

所谓择校生是指户口不在学校学区内,须花费高价才能入读该校的学生。

7月21日,山东省济南市100多位择校生家长身穿白色背心,上写有“享受指标生待遇”字样,冒着30几摄氏度的酷暑高温,来到省政府门口示威,抗议济南教育局招生新政策对择校生严重不公。

现场警察与示威家长发生冲突,有三名家长被打,其中一个被打骨折。三名受伤家长被送医院。

择校生家长李先生对《大纪元》表示:“每个择校生都花了2、3万元不等的择校费才进入名校读书的,而且教育局赚的是大头,现在出台的新的招生政策,将济南80%的高中名校名额给了户口在学区的指标生,老百姓的孩子交完高价择校费后又做了高中名校录取的分母,这非常不公平。”

“以山东师大附小08年为例,毕业生700多人,427人是择校生,而新政策是省实验中学高中只从山东师大二附中招收80个学生,而且只能从户口所在地的指标生的300人中录取80人,择校生不能参与。就是说,择校生学习成绩再好也读不了实验中学的高中。”李先生解释道。

择校生家长为此曾四次维权。第一次家长们来到山东师范大学附小、第二次来到省政府上访、第三次到市政府上访,均遭到推诿。21日再次来到省政府上访,遭到警察殴打。

“我们的诉求是因为择校在前,应该是老生老政策,新生新政策,有个过度期限。”李先生表示。

大陆民众表示,家长只是想给孩子讨个公道,而警察却是这样对付手无寸铁的百姓。


7月21日,山东省济南市三个学校的100多名择校生家长到省政府示威,抗议济南教育局招生新政策不公,要求取消择校生身份,遭警察殴打,3人受伤入院,其中一人手臂骨折。(网络图片)

镇压示威家长的警察。(网络图片)

7月21日,山东省济南市三个学校的100多名择校生家长到省政府示威,抗议济南教育局招生新政策不公,要求取消择校生身份,遭警察殴打,3人受伤入院,其中一人手臂骨折。(网络图片)

被打成手臂骨折的学生家长。(网络图片)

7月21日,山东省济南市三个学校的100多名择校生家长到省政府示威,抗议济南教育局招生新政策不公,要求取消择校生身份,遭警察殴打,3人受伤入院,其中一人手臂骨折。(网络图片)

被打伤的学生家长。(网络图片)

7月21日,山东省济南市三个学校的100多名择校生家长到省政府示威,抗议济南教育局招生新政策不公,要求取消择校生身份,遭警察殴打,3人受伤入院,其中一人手臂骨折。(网络图片)

7月21日,山东省济南市三个学校的100多名择校生家长到省政府示威,抗议济南教育局招生新政策不公,要求取消择校生身份,遭警察殴打,3人受伤入院,其中一人手臂骨折。(网络图片)

7月21日,山东省济南市三个学校的100多名择校生家长到省政府示威,抗议济南教育局招生新政策不公,要求取消择校生身份,遭警察殴打,3人受伤入院,其中一人手臂骨折。(网络图片)

择校生家长为此曾四次维权。第一次家长们来到山东师范大学附小、第二次来到省政府上访、第三次到市政府上访,均遭到推诿。21日再次来到省政府上访,遭到警察殴打。(网络图片)

 

江苏南通中院不批准回避申请,何永飞

2014年7月17日,何永飞诉南通市国土资源局不履行法定职责案,二审在南通中院开庭。何永飞委托张亮代理,但审判长徐锦平不准张亮代理,并指出张亮的代理不符合南通中院与司法局共同制定的《关于依法审查民事、行政诉讼活动中公民代理有关行为的若干规定(试行)》(简称:《若干规定》)。何永飞认为这《若干规定》本身就不合法,并认为审判长徐锦平剥夺了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不能公正审理本案,申请其回避。审判长徐锦平宣布休庭。随后,该院作出了《对申请回避的决定书》,驳回申请。
7月18日,南通中院向何永飞送达(2014)通中行终字第00175-1号《对申请回避的决定书》,驳回何永飞的回避申请。

何永飞不服,即将提起复议申请,请求依法撤销南通中院(2014)通中行终字第00175-1号《对申请回避的决定书》,重新作出符合法律规定的决定。

何永飞认为,南通中院行政庭审判长徐锦平不准何永飞的代理人张亮代理,非法剥夺了何永飞的诉讼权利,程序违法,不能保障公平审理本案,依法应当回避。该《决定书》主要存在以下错误:
首先,审判长徐锦平是否应当回避,应由院长决定。但该《决定书》没有院长的签章,故无效。

其次,该《决定书》适用法律不当。该院援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判人员在诉讼活动中执行回避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规定。但法律条款不是驳回回避申请的规定,而是“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发现审判人员违反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有权申请其回避”的规定。该法律条款第(六)项规定“有其他不正当行为,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审理的”,当事人就有权申请回避。审判长徐锦平非法剥夺何永飞的代理人张亮的代理权,也就是剥夺何永飞的委托权。何永飞就有权申请回避。故审判长徐锦平不准张亮代理,属于不正当行为,违反了最高院【2011】行他字第93号文件的规定。按照最高院上述93号文件,张亮可以作为何永飞的代理人。南通市司法局与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共同制作了《若干规定》,与《最高院93号文》的规定相悖。故该《若干规定》不能作为限制公民代理的依据。

此外,南通中院与市司法局共同制定的《若干规定》还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地方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不得制定司法解释性质文件的通知》(法发[2012]2号),蓄意剥夺了公民的代理权和被代理权。如此严重的违法行为,南通中院的法官应当全体回避,包括审判长徐锦平。

8

先被殴打后被恐吓 胡佳:不简单

点此看大图片大陆维权人士胡佳在遭到不明身份人士的袭击后,日前,有接连收到恐吓、敲诈的简讯、电话。(图片来源:胡佳推特)

大陆维权人士胡佳在遭到不明身份人士的袭击后,日前,有接连收到恐吓、敲诈的简讯、电话,胡佳认为,这不是简简单单的遇袭、被恐吓,是中共当局设的局,打击公民行动者。

7月16日晚上,大陆维权人士胡佳在遭到不明身份的人袭击后,18日、19日、21日多次接到恐吓电话、及简讯。

胡佳说:〝7月18号晚上11点多,第一次接到了简讯,居然是有组织说对我遇袭负责,要我给他们准备50万,否则打断我的腿,还不准报警;19号又给我来简讯,告诉我,给我三天的期限准备钱;昨天(21号),他真的给我打来电话了,其中一个是给我发简讯的号码,完全是地痞流氓,张口闭口都是脏话。昨天第二个人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把敲诈的钱上升到100万,还说跟我有私怨。〞

胡佳表示,他不可能与人结怨的。据了解,胡佳在受到恐吓简讯之后,19号曾到派出所向朝阳分局的警察,出示过接收到的恐吓简讯,为当局提供线索,但是警察们表示,要等敲诈者提供银行帐号后才可以确认这是一个敲诈行为。而且在他出派出所,与朋友刚分开之后,立马又收到恐吓简讯。

他认为给他打电话的人、敲诈他的人是警匪一家的人。

〝我真的不认为这是巧合,那天的人对我的行踪是非常了解的,我认为有这种技术的除了国安就是国保,我觉得他们是在欲盖弥彰,有意或无意的告诉我,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掌控当中。〞胡佳分析道。

那么当局这样做的谜底是什么呢?

胡佳:〝他们在无法遏制我对他们的反抗,他们现在在想更大的阴谋,不仅让你感到这种痛苦、危险的压力,同时他们在藉助这些东西给你污名话,比如跟黑社会、跟毒贩子等结怨所以才造成这些问题。第二,这是国家黑社会势力营造的用黑社会的方法来打击公民行动者,想要用这种方法让我消声、低头,也是给其他反抗者制造恐怖。〞

但是胡佳表示,他不会屈服的,会奋力反抗。

广东清远维权人余建凤北京索要手机被

广东清远维权人士余建凤,因到看守所去索要两会期间,被刑拘时扣押在看守所的手机登物品时,被送往马家楼,后被当局接回,于2014年7月4日,由广东省阳山县公安局以“敲诈勒索”罪名刑事拘留,现关押在阳山县看守所,具体怎么敲诈勒索目前还不清楚。

据维权人士介绍:余建凤因年幼的女儿被强奸后的一系列判决和处置不公而上访维权,据说他女儿当时成绩非常优秀,但因被强奸而被开除学籍,她自己于2013年因网络上杨言要“炸政府”被警方控制20小时后罚款300元后释放,在维权的过程中,不计个人利益,多次积极勇敢参与各种公共维权事件,监督政府执法,并因此受到多次暴力殴打和非法拘禁,家里人也受到各种恐吓威胁,生活也变得穷困潦倒。但是,她依然没有后悔和退缩,始终坚定公共维权的第一线。

羊城晚报于2013年9月30日以《女儿遭强奸学校逼转学 她扬言炸政府只为讨公道》对她的悲惨遭遇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报道

报道称:“在南海西樵居住了24年的清远市阳山县妇女余建凤,9月25日被警方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带走(详见本报9月26日A7版),此前,她不满女儿在清远市遭强奸一案的处理结果,多次向中央、省级有关部门求助。今年6月她开始将案情发布在微博上,9月22日,她在网上扬言要炸毁清远市政府,引起警方注意。被警方控制约20小时后,余建凤被处罚300元并被释放。”

“28日,记者对话余建凤,她说扬言炸毁清远市政府只是希望能引起多方关注,虽然她不惧怕被拘留,但她不明白:为什么她女儿被强奸后遭遇不公无人理,而她发一句气话就被警方带走。”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