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谎言被揭穿 民众声援法轮功

日本的浅草是东京著名的观光地,终年游客熙熙攘攘,每年前去观光的游客多达上万人之多。8月31日,日本法轮功学员在浅草繁华街举行了反迫害游行,明白真相的世人公开表示支持法轮功

法轮功的游行队伍在上午11点出发,途经最热闹的浅草雷门,吸引了众多的游人和市民驻足观看,还有游客拍照留念。明白真相的世人对法轮功常年和平反迫害的行为表示支持。
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张先生说,他知道法轮功好,非常支持法轮功。

张先生:〝在国外,你比如说在日本包括在美国,言论比较自由,因为他们是民主国家嘛,民主化进程比较高,国内的民主化还没有起步。(法轮功)崇尚和平这个是全世界人民的愿望,全部都是应该支持的,这是没有疑问的。大家都会支持的。国内老百姓未未必知道(法轮功)的真相是什么,这还要大家继续努力。〞

15年来,日本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以各种和平的方式向当地的民众和从中国大陆来的游客讲述法轮功在中国遭受迫害的真相,越来越多的世人觉醒。

井田女士:〝现在跟以往不一样了,我在大阪城景点那里讲真相,以前退党的人数寥寥无几,因为受中国共产党的毒害太深,现在不同了,每天都是以前的十倍二十倍往上涨啊!并且退党的人和明白真相的人,他们用自己的真名来退党啊,我在我们的本上写上自己的名字,我叫什么,我要退党!〞

张女士:〝现在的情况比起以前好多了!人们都觉醒了,薄熙来、王立军的事情一曝光,大家都知道了真相。法轮功是好的!〞

几位在景点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都谈到,现在每天三退的人数都在增多,为了让更多善良的中国人不再被中共的谎言蒙蔽,他们在今后会更加用心做的更好。

中国大陆是强迫失踪受害者最严重的国家

大陆维权律师高智晟。(网络图片

8月30日是“强迫失踪受害者国际日”。 自从中共江泽民于1999年7月迫害法轮功信仰团体以来,中共610办公室在大陆各省、市、县、区均设立了所谓法制教育基地(即黑监狱、洗脑班)——专门用于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异议人士和维权上访人员。

336万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 打压依旧

在江泽民的“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的指令下,监狱、劳教所、洗脑班成为迫害法轮功信仰团体的主要场所。而劳教所、洗脑班都是中共强迫失踪法轮功修炼者以及维权民众进行酷刑迫害的法外之地。随着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死致残事件曝光后,中共于2013年末被迫取消了劳教制度。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和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打压并未停止过。

2014年3月《明慧网》报导,中国大陆共有约449个洗脑班。2013年下半年明慧网报导,被中共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达1044人,是2013年上半年的5倍多(上半年不完全统计为181人)。

另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上半年共有2,987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这些绑架分布大陆30个省市自治区,其中山东、吉林、北京、江苏、上海、重庆、安徽、甘肃的绑架数量翻倍。

15年来,在江泽民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群体灭绝政策下,法轮功信仰团体成为中国人权迫害最严重的团体。

据《正见网》初步估算,中国大陆约有336万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残酷镇压中失去生命;约118万人是被中共“高压逼迫”致死,占35%;约218万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关押迫害”致死,占65%。在被中共“关押迫害”致死学员中,其中57万被“拘留”致死,50万被“劳教”致死,47万被“非法抓捕、审讯”致死,34万被“判刑”致死,34万被“洗脑班、精神病院、黑监狱”致死。

为法轮功学员要求人权的律师高智晟遭酷刑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成为中共的禁忌和高压线。谁敢站出来为法轮功人员要求人权,就成为中共残酷打击的对象。为此,很多有良知的正义人权律师都曾遭受过法轮功学员所遭受过的迫害。

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因为法轮功学员做辩护,并三次以公开信的方式上书中共领导人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而遭受中共疯狂打压。

在2007年被当局监禁期间,他被警方残酷殴打、电击阴部、香烟熏眼睛、生殖器插牙签等酷刑,其残暴程度震惊国际社会。 他在《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中提到,对他用酷刑的警察称:“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

2006年12月22日,高智晟被当局以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被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他虽免于入狱,但从2009年开始,他和家人受到长时间软禁。

2011年12月16日,在高智晟缓刑五年期到期之际,中共当局称其违反缓刑规定,再度把他送回监狱囚禁三年。这期间,当局以各种理由不让其家人及其律师会见。

2014年8月7日,高智晟出狱,但一直处于警察的监控之下。他的妻子耿和表示,5年来,他一人被关在黑房子里,没有任何阳光,晚上腿抽筋疼得无法睡;他被迫害的走路不平衡,像得了小儿麻痹症走路;体重从原本的160斤瘦成125斤;他从一个思维敏捷、处事果断、雷厉风行的男子汉变成如今只能嘴巴抖动着说几句话的人。

律师金光鸿被失踪 赴建三江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四律师被打断肋骨

曾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的北京维权律师金光鸿于2011年4月被失踪10多天。出来时记忆暂时缺失。他只依稀记得好像在街上行走时忽然被人控制,随后被关到看守所,再后来被送到精神病院,在那里被一些人殴打,也可能是精神病人殴打的,也好像被捆绑在床上过,被打针、吃药,由于一直不想吃东西,也被做过鼻饲。


大陆维权律师金光鸿。(网络图片)

2014年3月20日,中国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四人和九位法轮功学员家属,前往黑龙江农垦总局青龙山农场“法制教育基地”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3月21日上午,所有人被公安抓捕。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被国保警察吊起来殴打,次日,四位律师被当局拘留5至15日。四位律师被酷刑折磨得共有24根肋骨骨折。

中共在不计一切后果的打压法轮功中,使本不完善的法制进一步恶化,也殃及了上访维权的访民。


大陆维权律师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唐吉田。(网络图片)

六四”学生领袖:在中共眼里 任何维权都是在挑战中共

2013年11月9日,湖北访民阮积忠在北京街头被警察查出是访民,不由分说他被拘留了31天。其妻子在接他出看守所时也遭当局拘留。

阮积忠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在大陆,作为访民走在路上都会被拘留,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政府总是讲和谐社会,可是在我们眼中,这是喝老百姓血的‘喝血’社会。”

阮积忠的房屋和土地被荆州政府强征,他走司法程序打赢了官司,但政府就是不执行法院的判决,为此他上访了9年,多次被关押黑监狱。


六四民运学生领袖周锋锁。《大纪元》

原六四民运学生领袖周锋锁表示,在中共眼里,任何维权都是在挑战中共,不存在激进还是不激进的区别。第三种中间道路是不存在的:要么你是中共的敌人、要么就是它的奴才,或者把策略糊涂地当成了理念,那么就上了中共的大当。所以,高智晟律师当年就看穿这一切,而且在高压下敢于打破中共禁忌,非常令人敬佩。

台湾学生领袖声援香港“占中”运动

台湾太阳花运动的学生领袖林飞帆声援香港占中运动,他说在中共中央正式拒绝香港普选要求后,港人除了抗争自救别无他路。

林飞帆与发动太阳花运动的黑色岛国青年阵线成员目前正在美国访问,他通过“脸书”说很希望此时此刻能与香港占中运动并肩,“就如当初在议场时,你们远道而来的陪伴一样”。

今年三月由占领立法院议场引爆的太阳花运动,曾获得香港学生与活动人士的支持声援,他们当时对台湾民众提出警告说今天的香港,将会是明天的台湾。

太阳花运动的另一学生领袖陈为廷此前在七一占中时曾前往香港遭拒绝入境,他目前也同林飞帆一起在美国访问。

这些太阳花运动参与者这次在美国访问期间呼吁美国检讨其一中政策,他们并与包括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热比娅在内人士会面。

林飞帆在“脸书”上提到他在北美进行最后一场演讲结束后,同纽约的台湾、香港、中国、图博学生短暂聚会,他说在此一聚会上大家都意识到彼此的差异,但也更认识到彼此共通的处境:台湾、图博、香港、中国甚至澳门的公民社会,“共同的敌人很清楚就是中共政权”。

除了学生领袖外,台湾在野的民进党近日也发表声明说,台港互相砥砺,相互扶持与关心,才能确保双方都在稳定成熟中发展深化民主机制,让台港及两岸关系朝正常方向发展。

民进党说香港最近的政情发展,让该党对香港自由与法治的前景感到关注与忧心,该党并呼吁北京与港府,不要让香港的自由与法治再受伤害。

作为在野政党的民进党这类呼吁北京从不理会,相对于学生领袖的声援与民进党的呼吁,台湾真正具有代表台湾人民同北京与港府协商权力的国民党马政府,对香港占中一事则保持沉默。

六四翻版?外媒报香港街头目击中共军车

据报导,周四凌晨,香港繁华街区目击到中国军车。本周日,“占中”组织者计划举行集会。泛民主人士批评,军车的出现旨在彰显军事威慑。

据法新社援引《苹果日报》报导,周四(2014年8月28日)凌晨,在香港繁华的佐敦和油麻地目击到至少四辆人民解放军装甲车。

目前正值香港政改引起激烈辩论之际。北京承诺香港2017年普选特首,但特首候选人由亲北京的提名委员会决定。泛民主人士认为,这一规定使得对大陆当局持批评意见者无法成为候选人。

亲民主的“占中”运动表示,如果当局拒绝公民提名特首候选人,将动员数千名抗议者“占领”金融区中环。

本周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宣布有关香港政改的决议。“占中“组织者计划届时举行集会。

香港泛民主派议员毛孟静(Claudia Mo)表示,相信装甲车的出现旨在在抗议活动前对民主人士进行威慑。她向法新社表示:“这是在显示军力,以吓退即将举行大规模公民抗命活动的香港市民。”

“占中”发起人之一陈健民向法新社表示,“占中”运动不会被吓退。“中央政府有目的地制造恐惧,来吓退我们的支持者。”

香港政府拒绝就目击军车一事表态,人民解放军未立即回应法新社的问询。

自香港主权移交北京以来,中国陆军和海军在港设有基地,但通常保持低调。

对港人来说,坦克有特殊的专制象征意义。在多次香港民主游行中,活动人士时常制作坦克模型,以呼应1989年六.四事件中著名的“坦克人”照片。

在苹果日报相关报导后,有读者评论说:“哦不,真要成为六.四的翻版。”“如果他们使用武力镇压占中,结果会不堪设想。”

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时,中英双方达成的协议中赋予香港公民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保障。

大学生声援广州大学城环卫工罢工

广州〝大学城〞200多环卫工人罢工静坐,进入第十天,他们提出的要求安置和补缴社保等诉求,至今物业公司、工会和当地政府都置之不理,但罢工引起了大陆大学生的关注,目前已有750名来自大陆各地高校的学生签名声援。

据了解,由广州〝中山大学〞学生发起的支持环卫工维权征签活动,已获得750名学生的签名。28号,在罢工现场,有两名大学生差点被警察带走,环卫工为保护学生,与警察冲突,一名环卫工被打伤,代理律师被带走。

〝中山大学〞龙姓学生:〝广州大学城这边特别臭,我们昨天、前天有去人(声援环卫工)。〞

广州〝大学城〞环卫工人的罢工静坐从21号开始,起因是原先的承包商“广电物业”今年竞标失败,对200多位环卫工人未做妥善安置。这些环卫工有八成是妇女,因为〝大学城〞拆迁失业了,政府安排她们就近就业。

广州大学城店家史先生:〝老东家没有中到标,31号就到期了,新的物业公司接管,重新签定新的合同,她们9年的工龄就可能会没有,跟老的公司续约的话,她们又是本地村民,不愿意调到别的地方去,政府也不管。〞

环卫工的代理律师吴魁明,28号被警方传唤数小时后释放。吴魁明表示,大陆工会形同虚设,对环卫工的求助用拖延的办法进行敷衍。

广州律师吴魁明:〝向工会提出他们的诉求,工会电话说愿意协助,愿意来人,实际上都没有任何的动作,听说番禺区的工会愿意谈判,到现在根本就没有。〞

近日,广东同时还有东莞数百环卫工人罢工、深圳光明新区公明街道200多环卫工人罢工。25号东莞环卫工人被打,有九人住院,一批大学生已经赶往探视。

程海律师遭停业一年185名律师联名声援

北京市昌平区司法局于2014年8月22日告知程海律师,拟对程海律师处以停止执业一年多行政处罚,理由是程海律师在出庭为丁家喜先生辩护时,扰乱庭审秩序,干扰庭审正常进行。对此中国维权律师表示,丁家喜先生等人被指控犯罪完全是违法公权力对争取合法权利的公民进行迫害,8月26日已有185名律师联名声援程海律师。

185名声援的律师认为,在面临法庭审理程序严重违法,经过多次努力律师仍然无力阻止违法程序继续进行时,离开法庭前往法律监督机构提出控告,这完全是在履行律师的法定职责,是为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是为了捍卫法律正确实施,也是为了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程海律师表示,海淀区人民法院和司法局判断程海律师扰乱法庭程序并勒令其停业一年的做法并无法律依据。

程海律师【录音】2011年1月27号我办理丁家喜的案子,斥责检察院阶段没有通知律师,这样剥夺了辩护人的律师权,剥夺了律师的辩护权,私自会见当事人,秘密审判的问题,法官和检察院严重违法拒绝纠正,就变成律师配合他违法了,律师就随即退庭来投诉控告,他认为我这个行为是扰乱法庭秩序,这个符合法律规定呀,律师退庭诉诸控告的权力,是律师法和宪法的规定,律师法第二条规定是要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实施。律师法第47条规定律师控辩过程受到阻碍可以向检察机关同级的还有上级的进行申诉投诉,宪法第41条规定律师也就是说公民可以对任何国家机关还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违法行为有投诉控告的权利。

而声援律师隋牧青认为,海淀区法院在审理丁家喜的案件中涉重大违法犯罪行为,是明知故犯的,对司法界影响恶劣,律师有权在非法庭审过程中退庭抗议。

广州隋牧青律师说【录音】海淀法院在这个事情上有诸多重大的违法和犯罪行为,这个不是说违法了,他是犯罪,他明明知道这样不对,但还是要这样做,影响是非常恶劣的,我们主要是说在庭审的过程中他这个重大的违法行为就非常的假,比如说那控方,不提交原件,只能退庭抗议,那么这个时候法庭威胁说,如果你退庭那么法院要对你进行控告,那是威胁,我们有权退庭,我们退庭抗议,就是因为程海律师也是退庭同样普遍的理由都是因为法庭的这种重大违法。

声援律师王成表示,在中国每当律师因为代理敏感维权案件,遭受日常生活乃至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本来就是经常现象,此次程海律师被停业是中共当局对他进行变相报复。

王成律师【录音】我当然支持程海律师了,就以这个文稿的内容为准的,有可能还是因为程海代理的那些敏感案件,然后可能是藉机对他是一个打击吧,法制管理不理想吧,律师们不论从这个办案遭受到这个种种刁难甚至说是人身安全也有重大的威胁,以及本人可能会无法正常职业,或者是被停业或者是注销证件吊销证件这个危险性都是存在的。吊销的这种是不能再恢复了,其他的从理论上讲都是可以恢复的,吊销注销的以前有人统计过,可能三四十个人大概有。

程海律师也进一步表示会对海淀区法院还有北京司法局进行控告,让他们取消这种违法判定,绝不纵容这种国家公共机关运用公权力对维权律师打击报复的行为。

江苏镇江访民马玉凤因“青奥会”召开被限制人身自由

2014年8月25日,本网信息员收到信息:江苏省镇江市润州区宝塔路街道黎明社区被强拆难民马玉凤,因“青奥会”的召开已经被当地政府安排稳控人员限制人身自由多日。马玉凤因房屋遭野蛮暴力强拆而上访,上访过程中多次遭打击报复被拘留。马玉凤不服向北京市公安局申请信息公开,证实了当地警方对她的迫害,也因此让当地政府恼羞成怒,对她更加严控。

据了解,2014年2月3日上午,马玉凤和同为强拆受害人的镇江访民汤玉清、朱金华、赵春琴、苗小美5人,在遭地方政府掠夺式强拆多方投诉未果的情况下,被迫到天安门跳金水桥抗议,被天安门公安分局以“天安门地区不是信访场所”为由予以训诫。

马玉凤、汤玉清、苗小美等5人,回到地方一个月后被当地警方以“北京公安案件移交转办”为由拘留10天。

为此,马玉凤向北京市公安局申请信息公开。北京公安给她的答复明确告知:北京公安在对他们几人实施处罚后,没有向镇江当局移交案件,让镇江公安再次进行一事两次处罚。

5月2日,马玉凤、汤玉清、苗小美因不服当地警方的处罚再次进京,在北京王府井举牌喊“打倒腐败”、“共产党万岁”等口号,被镇江市驻京办截访人员截回当地后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刑拘。

直到5月30日,马玉凤才被取保候审,而屡遭黑监狱酷刑迫害的苗小美和汤玉清被批捕,至今仍然被关押在看守所。

“青奥会”在南京召开前夕,当地政府加强了对访民的稳控,马玉凤也受到当地政府安排的社区干部的严密监控和跟踪,禁止她离开镇江。

 

因计划生育与农地纠纷上访被迫害致残的骆世茂再次进京维权

本网信息员收到湖南访民骆世茂的控诉,据他介绍:他是湖南永州市新田县十字乡马鞍塘村七组农民。1991年乡计生委打砸抢将其家摧毁。后又因农田纠纷被伤害案认为法院枉法开始上访维权

2006年被北京市公安局京公朝决字4183号公安处罚决定拘留5天。2008年上访被乡长暴力殴打,还被新田县公安局新公治决字第39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拘押6天,又被永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2008永字劳决字第140号劳教决定书决定劳教1年6个月。

因迫害致腰部骨折,右脚只能靠拐杖走路。2013年因进京上访被地方拘留7天。这次他再次上北京上访维权讨说法,2014年8月23日连续到各有关部门递上访资料,也想法联系维权人士向网友披露他的遭遇。

8

山东村民遭遇强拆难立案,誓言要用生命捍卫权益

近日,本网信息员收到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九曲办事处三官庙村村民毛虎的投诉称:遭遇当地政府野蛮暴力强拆报警近1年,多方投诉一直难以立案,自己反而成了当地政府的重点维稳对象不断遭受打压和迫害。万般无奈下,毛虎表示将用鲜血和生命来捍卫自己的权益和尊严,希望媒体给予关注!

据了解,2013年9月30日凌晨1时许,当地政府指使三官庙村支部书记谷山明及其雇佣的30多名社会闲散人员,手持铁棍等凶器,雇佣挖掘机野蛮暴力强拆了毛虎家。

当时,毛虎从睡梦中惊醒刚一出来,就被10几个人围追过来,幸亏他跑的及时才幸免于难。
毛虎当时就拨打110报警并亲自跑到派出所再次报警,河东公安分局桃园路派出所出警后扣押了现场的两辆挖掘机,传唤了三名拆迁人员,但很快警方接到来自政府的通知将扣押的车辆和人员放走。

毛虎坚信野蛮暴力强拆他家的行为违法,强烈要求公安机关立案查处。而河东区公安局桃园路派出所却百般推脱不予立案,毛虎不断到有关部门投诉控告,问题不但没解决反而成为当地政府的重点稳控对象。

毛虎表示,当地政府的行为是法西斯行为,是赤裸裸的强盗抢劫行为,他将用鲜血和生命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希望媒体给予关注!

南京召开“青奥会”江苏维权人士孟海霞遭限制自由、被殴打

南京召开“青奥会”期间,江苏南通维权人士多人遭限制自由在家,不许出门,居住在江苏如皋九华镇九华居34组22号孟海霞也遭到同样的待遇,至2014年8月17日以来,一直被限制在家,甚至连其83岁的婆婆病重,需要去医院治疗也不被允许,后拨打110报警,反遭不明身份人员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将孟海霞殴打,目前,孟海霞还在被限制自由中。

据孟海霞介绍:“8月17日我和老公夏明礼在南京巡视组门口,被如皋市公安局九华派出所长孙康抢走手机,强制带回,在九华矛盾中心非法拘禁23小时后,送家里.少则十几个人,多则23人,24小时看守,限制我人身自由。

21号早上,我起床下楼发觉我婆婆在床上发出呻吟声,我走到床前,看她脸色特别差,呼吸急促。我立马打110救助,随后我大哥赶到,我们背着老人去医院,九华镇政府纪委书记吴欣荣百般阻扰,不许我带婆婆去医院,把我和婆婆拉倒在地。之后我们上了救护车。,吴欣荣带十来个人跟随我们到达。在九华医院门口,吴欣荣抓住我,同时命令他带的人把我带走。四五个人抓着我,吴欣在我头上打了两下,之后几个人把我拖在地上的水坑里,我浑身湿透,被他们带到九华派出所门口,派出所不肯进,吴欣荣等把我带回家里软禁。我打110报警,九华派出所民警马维到达现场,只和吴欣荣说了几句话就走了,我要求马维做笔录,马维扬长而去。我多次打公安局督察电话,下午三点五十,九华派出所葛教导员才来做笔录。 我上午九点四十左右给如皋市市委姜永华,九华镇书记曹阳,九华派出所长发信息,要求1,我要去医院检查伤情;2,看望我婆婆。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答复。我继续被软禁在家”。

22日早上,83岁的婆婆病重,我打110求助,警察来后叫了救护车,我们送婆婆去医院,却遭到九华镇政府纪委书记吴欣荣的百般阻挠,把我和婆婆拉翻在地。到达九华医院,吴欣荣带人对我实施暴力,把我拖地上水坑里后,四个人强行把我抬上车,带离医院。83岁的婆婆由于惊吓过度,血压升高,,头部血管堵塞,轻度中风目前在南通医院救治。

南通市委书记丁大卫13706291199,
如皋市委书记姜永华13912215588,
九华书记曹阳13813643288,
九华所长孙康13706273208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