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维权人士旁听刘士辉律师诉浦东公安分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案庭审纪实

人权律师刘士辉诉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案已于2014年9月23日下午1时45分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29法庭开庭审理。刘士辉律师在庭上指证被告出具的都是虚假、伪造的证据。2个保安的笔录几乎一样,明显两份笔录的证人是按照被告的要求作的伪证,因此证人不敢在笔录上捺印,更不敢出庭作证。《行政处罚决定书》等法律文书不是原件,而是彩色复印,刘律要求真伪印章做司法监定并记录在案;被告出具的几页照片中根本看不到原告在现场。

刘士辉律师依《宪法》第三十三条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第三十五条里有集会的自由的法律条文,怒责被告滥用职权陷害守法良民,严重侵犯人权,将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整个庭审好像是刘士辉律师在给大家上法律课,2个年轻的被告代理人没有与刘士辉律师辨驳,只是静静地听刘士辉律师普法,审判长也没有打断刘士辉律师说话,但有中年女审判员2次打断刘士辉律师说话。庭审结束后,刘士辉律师看庭审笔录时发现书记员记录不完整,自己就写在里面。

刘士辉律师说:“我清楚我的官司赢不了,但大家都知道我不是输在法律上,而是输在制度上。我打官司不为输赢,只为见证。”

参加旁听部分见证人:朱文俊、姚亚娥、杨伟明、王生芳、毕和英、张翠珠、姚巧珍、李维玲、徐小妹、周雪珍、周国淮、周永华、周敏文、孙洪琴、孙小琴、乐森萍、韦开珍、朱金娣、赵健、蔡孝敏、孙宝妹、陈建芳、赵国彪及李玉芳的丈夫(李玉芳反腐败求生存被判刑正在狱中受难)、石萍的丈夫俞忠欢(石萍因拉 “请求习近平关注人权”的横幅而被逮捕正在看守所受难)、陈小明的妹妹陈伟华(陈小明为别人伸张正义,代理行政诉讼的案子,并把上海当局欺压弱势群体的罪恶在网上曝光,而被上海当局暴打冤死已7年未讨回公道)。

刘士辉律师和到场的见证人没有在法院门口拍集体照,因为周围早已有警察和保安虎视眈眈准备抓人,便衣在拍照。刘士辉律师和见证人离开法院各自回家,同路的几个人走到世纪大道广场拍了一张集体照。纷纷要求与刘士辉律师合影留念,表示同情刘士辉律师为被公权力迫害者伸张正义而2009年被剪牌、今年4月份被驱赶出广州的遭遇。

刘士辉电话:18510545432。

证人作的伪证中提到陈建芳不愿意交诉讼费,但没有说明“不愿意”的原因是什么?请看报道链接:
上海法院以陈建芳缴不起诉讼费为由强制其撤诉(图)

8

参加唐荆陵母亲追悼葬礼的各地朋友今被当局赶走 唐荆陵仍未能奔丧

本网获悉:全国各地为唐荆陵母亲办丧事的公民们今(2014年9月26日星期五)被迫一离开唐荆陵老家。

据艾晓明老师微信:“因主持丧事的唐律师家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从广州、湖南、上海、武汉等地赶来的公民朋友,在凌晨一点分乘政府派出的两辆面包车离开姚家村。”

因不能再送唐妈妈一程,广州诗人彼特(发誓代唐荊陵披麻带孝者)在老人遗像前伏地三叩首,无语告别。

截至发稿,唐荆陵律师仍未获能回老家为母亲奔丧。

广西2000老兵维权 与千警对峙(组图)


8月26号起,广西各地及广东深圳大约2000参战老兵连续两天聚集在河池市政府和法院维权。(网络图片

8月26号起,广西各地及广东深圳大约2000参战老兵连续两天聚集在河池市政府和法院维权。参战老兵抗议政府官员贪污腐败,滥用公权关闭老兵企业等,并要求解决待遇太低的问题。当局出动了上千警察与这些参战老兵对峙。

据网络消息,8月26日上午9点,来自广西各地县〈市〉以及广东深圳的2000名参战老兵集结在广西河池市。上午9时至11时,有60个参战老兵集结市中级人民法院代表参与旁听,上午11时许到市河池市人民政府,要求与市委书记和市长对话。下午3时许继续集结在市政府。然而,从上午11 时到下午6时都没有任何官员接见老兵,市政府却出动大约1000多警察与老兵对峙。老兵们在市政府广场打地铺过夜,持续维权。一名广西参战老兵表示,今年已经有三次上访北京的行动,分别在2月25号、4月28号、 8月11号。

网上曝光的图片显示,数百名警察站在政府大厅门前,不让这些参战老兵踏近政府大厅一步。参战老兵也拿着“反官僚,反腐败,要求面见书记、市长恳请主持公道”等标语维权,并组织签名活动。直到晚上,他们在政府大厅前打地铺过夜。

据悉,多年来中国各地参战老兵持续维权。中共当局把参战老兵维权行动,当做社会不稳定因素,把参战老兵列入重点维稳控制对象,对个别参战老兵的手机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动用警力和亲朋好友对其采取拦、堵、截、劝、恐吓等手段。

一名广西参战老兵高先生向海外媒体表示:“这次我没去,我们当地政府和公安不让我去上访,我们主要的诉求是要求政府解决参战老兵的待遇问题,中央只给我们每个月320块的生活费,太低了,地方再补一部分,有的地方不补,广西每个人才补25块,每年八一的时候调涨20块、30块,你看现在什么都涨,跟不上物价上涨,怎么生活?太不平了,上访很多年,没人管。”

另一名广西参战老兵高先生表示:“你看我们贪官这么多,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贪这么多钱,以前我们为党流血流汗,打战的时候落下病根,腿疼腰痠、风湿,什么病都有,以前说当兵回来会安排工作,结果农村的都没安排,现在我们老了,最起码要有生活保障嘛。”

香港占中行动大陆各地民众群起声援

香港青少年学生与市民2014年9月27发动争取真普选的占领中环行动。大陆各地的民众以各种不同的方式群起响应声援。

在北京的访民张玮珊冉崇碧等人打出标语:支持港人争取真普选,你们做,我们跟。

广州的网友独立中文笔会成员野渡剃头明志支持港人占中,并接力剃头行动与港人共荣辱。目前己知多网友公民小彪、黎建君、老莫等十多人参与。另外今天在岳麓山有网友欧阳经华、佟适冬、六月飞雪、铁子、谢长祯等十多人举牌支持港人占中行动。

敬爱的王荔蕻大姐剃发撑香港。 王荔蕻大姐言:“25年前还能在下班后骑着自行车去堵军车、给学生送饭,现在却只能剃个头表示支持而已,惭愧!”

8

全国各地朋友陆续抵达唐荆陵律师湖北老家吊唁唐母

2014年9月25日星期四。全国各地朋友陆续抵达唐荆陵律师湖北老家,吊唁唐母。全国各地网友在灵堂前拉起横幅,要求当局立即准许唐荆陵律师回家奔丧。横幅上写到:“释放人性,维护正义,强烈要求当局无条件允许唐律师回家奔丧。”

著名学者艾晓明也来到唐荆陵老家,吊唁其母。她在微信中悲愤地写到:“铁窗阻孝子痛失慈母,千里行公民疾呼放人!”“乡村小路向远方,千呼万唤未归人!唐荊陵律师慈母喻凤兰在乡亲和家人陪伴下度过在人间最后一个热闹的夜晚,棺木静静,散发出新鲜桐油的气味。”

本网强烈要求当局从中华传统出发、从人道主义出发,立即准许唐荆陵律师回家奔丧。

8

伊力哈木今已上诉 发表判后感言

本网获悉:2014年9月24日星期三,李方平律师在新疆乌鲁木齐看守所会见了伊力哈木。伊力哈木已经签署15页的上诉状,李方平律师将代为提交上诉。

同时,李方平律师记录了伊力哈木的判后感言,本网整理刊载如下:

伊力哈木说:

“1、我是为我们的民族呐喊,更是为中国未来呐喊。”

“2、进来前我一直担心自己承受不了严酷的环境。我担心自己会出卖我的良心、事业、朋友和家人。我挺过去了。”

“3、未来的监狱生活我没有经历过,但这将就是我们的生活、我的经历。我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能持续多久,我是勇敢的,我不会那么脆弱,如果传出自残、自杀,肯定是虚假的。

“4、看到判决书的内容,我反而认为自己应该肩负更大的责任。”

“5、我虽已离去,但我依然期待阳光、期待未来。我坚信中国会更好、维吾尔人的宪法权利必将得到尊重。”

“6、和平是上天赠送给维汉人民礼物,唯有和平、善意才能创造彼此的共同利益。”

“7、我24小时戴着脚镣、8个月只有三小时放风、有6个汉族已决犯陪监。境况不能说不严酷,但相对我的学生,还有很多被控分裂国家的同族被告们,无疑我又是幸运的,我有自己委托的汉族律师出庭辩护、家属可以旁听、我说出了我想说的话。我希望通过我的案件推动新疆法治化,哪怕是一点点。”

“8、我昨晚睡了一个8个多月来最好的觉。我从来没有发现自己内心居然这么强大。只是老母亲不能告诉她,你叫家里说判了五年就行了。昨晚旁边监室帕哈提(学生)在撞门、大声悲叹,我也听到有不断提押的脚镣声,或许他们也判了。”

“9、(与妻书)我的爱人:为了我们的孩子,你要坚强,不要哭泣!不久的将来,我们还会拥抱在一起。你保重!爱你的哈木。”

8

刘晓原、李方平律师指今新华社发布的“伊力哈木分裂国家案庭审”纪实存在诸多不实和隐瞒 且法院在伊力哈木上诉期允许媒体曝光案卷证据属严重违法

伊力哈木前日(2014年9月23日星期二)被以所谓的分裂国家罪判处无期徒刑,激起了海内外舆论的强烈谴责。为此,新华社发布了“伊力哈木分裂国家案庭审纪实”链接:http://t.cn/RhjHUe3。伊力哈木的辩护律师刘晓原、李方平今在其微信中指新华社发布的“伊力哈木分裂国家案庭审纪实”存在诸多不实和隐瞒,且法院上诉期允许媒体曝光案卷证据属严重违法。

刘晓原律师:“今天(2014年9月25日星期四)上午,我在多家门户网站看到新华社发布伊力哈木分裂国家案庭审纪实的报道和视频。在视频节目中,竟然还把一些案卷证据材料(包括讲课视频)也给曝光了。为此,我给乌鲁木齐市中院刑一庭帕副庭长(本案主审法官)打了电话,非常严肃地指出,允许媒体曝光案卷证据严重违法,因为判决还没有生效,伊力哈木也提起了上诉。帕副庭长表示会向院领导反映。”

刘晓原律师:“我认为,这个纪实记得并不全,没有写审判员多次打断被告人发言,没有写证人不出庭作证,没有写庭审中有旁听人员打瞌睡。这是被指控为分裂国家集团犯罪案件,其他七个成员却不一并起诉审理,被指控的犯罪行为发生在北京,却由乌鲁木齐司法机关侦办审理。”

李方平律师:“有很多篡改,尤其所谓鼓吹暴力的。”

刘晓原律师提出:“在两天的庭审中,有三架摄像机全程拍摄。鉴于本案不涉及国家秘密,也不涉及个人隐私,且又是公开审理,能否请法院公开庭审的全部录像呢?”

快讯:唐荆陵母亲因儿子入狱忧郁过度于今日去世

本网获悉:唐荆陵母亲因唐荆陵一案而长期过度忧郁,于今日(2014年9月23日星期二)去世,老人家享年70周岁。

唐荆陵的夫人汪艳芳女士今日在微信中说:“唐荆陵母亲因唐荆陵关押今天中午突然去世,平时没有大病,只是一些小病,因唐荆陵被关押逮捕一直忧虑。今天突然接到此消息,非常震惊悲伤。老人今年刚过70岁生日。”

快讯:伊力哈木被判无期徒刑

本网获悉:今天(2014年9月23日星期二)中午一点,伊力哈木被判处无期徒刑。

据刘晓原律师微信:“三小时十分钟过去了,刚接到家属电话,说宣判刚结束。伊力哈木被以分裂国家罪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全部财产。伊力哈木说了一句,不服判决,抗议!就被法警押出法庭。”

上海维权人士迎接因举报上海市政府渎职而被拘留10日的谈玉华、何六妹、顾永洪归来

2014年9月22日上午,上海维权公民申琴芳、丁菊英、黄怡芳、孙宝妹、朱引仙等到上海市浦东新区(南汇)拘留所迎接因举报上海市政府渎职举报上海市政府渎职而被各非法行政拘留10日的举报人谈玉华、何六妹、顾永洪获释。

2008年10月14日,浦东新区三林懿德小圩26号谈玉华的丈夫赵鸿杰被从床上拖下来殴打,合法有效面积175平方米房子被强拆。2013年12月28日,谈玉华到中南海找领导提建议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5日、2014年3月8日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10日、2014年9月12日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10日。

何六妹房子被强拆,多年上访无果。曾被2次劳动教养、多次行政拘留。

9月9日,谈玉华、何六妹、顾永洪到北京举报上海市政府渎职,民生问题久拖不决。他们在北京依法维权被上海市政府驻京办截访人员强制带回上海行政拘留10日。

9月22日,在南汇拘留所门口,维权公民看见顾永洪走到门口被警察推上一辆社会车辆带走后下落不明。现得到顾永洪消息:他当天被警察带走后关押在浦东新区洋泾街道领导设立的黑监狱:位于浦东新区商城路2142号汉庭酒店426房间,有7、8个不明身份的人员看管,据其中一名看管人员透露:他们看管顾永洪到18大四中全会结束。但也不一定放,接下去还有一个会议,上级领导说什么时候放就什么时候放。

顾永洪现在正在遭受人民政府和人民警察联手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的迫害,《宪法》里写着“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字样是用来欺骗外国人的。 请关注顾永洪,联系电话:15900586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