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力哈木写百页二审申辩书:一审判决书列举的证据错误百出 不出庭证人证词前后矛盾

本网获悉:今天(2014年10月29日)上午,李方平律师会见了伊力哈木,被戴着脚镣的伊力哈木针对一审的判决书,写出了自己100多页的二审申辩书。

李方平律师在微信中说:“今天(2014年10月29日)上午会见还戴着脚镣的伊力哈木,他谈到判决书列举证据的错误百出、以及不出庭证人的证词前后矛盾,为此写了100多页的二审申辩书。他拿着这叠厚厚的书写材料,笑着反问我:‘会有用嘛?’我无言以对,只能安慰他,权做解释说明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管用了。”3

百名三线学兵连成员在陕西省政府门前集会维权声援李乃堂

2014年10月28日,星期二,是三线学兵争取权益公平日,虽然天下着小雨,百余名来自西安、咸阳年近花甲的老兵依旧聚集在新城广场陕西省信访局门口请愿维权,争取权益公平,要求政府落实相关待遇。老兵们坚持维权诉求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

因为参与维权,2014年2月,陕西三线学兵连维权代表李乃堂(老兵们称他为九班长)被西安方面以 “非法聚会罪”逮捕。现在已经被关押了八个月。

9月中旬,西安碑林法院又把案子退回检察院要求补充侦查。维权老兵们气愤的表示,法院一不开庭审理,二不判决,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就是这样不明不白的被拘押着。

面对警方的高压,参与广场散步的老兵表示,要用事实说明遭到关押的李乃堂只是维权的参与者而并非组织者,相信李乃堂是无罪的,学兵维权合法正确。

当年去参加建设襄渝铁路时,三线学兵连学员都只有十六七岁,而修路工作危险繁重,曾经导致多人死亡和伤残,现在学员们要求维权补偿。三线学兵连学员曾经多次大规模在陕西省政府门前集会上访。曾有大量三线学兵连成员因参与维权遭到当地各部门的维稳控制。3

张磊律师会见郭飞雄,郭在看守所被虐待情况无改善

2014年10月24日下午,维权律师张磊在广州天河区看守所再次会见了郭飞雄。

据郭飞雄对张磊律师说:天河看守所对他的监管环境还是没有改善,至今没有放风,监室也严重拥挤超标,扣留他的书籍至今也没有给他。

据张磊律师说,上次会见后,他向天河区检察院进行了控告,但天河区检察院没有依法履职,监督看守所纠正违法行为。张磊律师表示:将考虑控告天河区检察院检察长不履行法定监督职责,涉嫌玩忽职守。

邵阳网友看望狱中作家吕加平夫人

2014年10月16日,邵阳地区部分网友相约来到邵阳市吕加平家中,看望吕加平先生的夫人于鈞艺老人。吕加平,一个敢说真话的自由作家,由于发表了一些抨击江泽民文章,2011年5月13日,被北京市以煽动巅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目前吕加平在邵阳市监狱服刑,在邵阳的监狱高墙内身体每况愈下,网友呼吁当局对吕加平应该基于人道立场刻不容缓给予保外就医。3

律师微博第一案将闭门听证

本网获悉:因转发评论微博,游飞翥律师被重庆市律师协会处罚。重庆律协在2014年10月8日向游飞翥律师发出了听证通知书,决定于2014年10月17日上午10点举行不公开听证。

据陈建刚律师的微信: “游飞翥律师因为转发陈建刚律师的微博被重庆市律师协会处罚案,现已经确定听证时间,2014年10月17日上午10点在重庆律协5楼会议室举行不公开听证。游飞翥现已经委托著名律师周泽、王甫担任代理人,陈建刚将作为证人出庭作证。不公开的听证,本人见识有限,第一次听说。”

2014年9月15日,重庆市律协向游飞翥律师送达了听证权利告知书,称游飞翥律师因2014年7月1日转发并评论带有诋毁侮辱共产党的言论的行为,拟给予其通报批评的处分。

本网将持续关注该案的进展。

8

安徽民主维权人士沈良庆、尹春因声援香港占中遭刑事传唤并抄家的详细经过

本网连续报道安徽民主维权人士沈良庆、尹春因声援香港占中遭刑事传唤并抄家的事件,本网信息员今天(10月6日)下午联系到安徽省合肥市民主维权人士沈良庆先生,详细了解到他于昨天遭到当地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传唤,并被搜查抄家,传唤从昨晚上6点至第二天零点15分,家中被抄走台式电脑与相机。与此同时,尹春先生也遭到了同样的传唤和搜查。警方说这次刑事传唤原自沈良庆与尹春两在网络发布声援香港争普选的声明与图片。

2014年10月5日晚,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尹春因为声援香港学生和市民占中行动遭警方打压,分别以寻衅滋事传唤、抄家。传唤结束时,沈良庆还被告知因涉嫌寻衅滋事犯罪被刑事立案,要求随传随到。

当天下午5时许,沈良庆出门买菜,看见小区门口有几部警车,感觉有点可疑。从超市回来,他拿出手机对警车拍照时,出现大批着装警察,一名便衣掏出警官证,告诉他是辖区芜湖路派出所所长黄升云,奉命对他进行传唤。沈良庆问有没有传唤证,他说有。沈良庆说:既然有传唤证,我把东西送回家,给狗弄点吃的就跟你们走。警察要跟他一道回家,他提出警方没有搜查证不得进入私人住宅。回到家里,他赶紧拨打尹春手机,通知他自己被传唤。然后通知一位朋友,如果被捕会请警方把小狗交给他代养。晚上6点至第二天零点15分,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在芜湖路派出所对沈良庆进行传唤;基本同一时间段,警察到尹春家将他带到望湖路派出所传唤至第二天零点40分结束。

讯问时,沈良庆告知警方:按照中国政府已经签署的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四条之规定,人人有权不得自证其罪,换成通俗说法就是“你有权保持沉默”,希望警方先告诉他究竟因为什么事构成寻衅滋事,然后才能确定说什么。警方说是因为网上公开发布举牌支持香港人占中信息危害社会稳定,构成寻衅滋事。

沈良庆表示此举为了公开表达对港人支持,愿意承担由此带来的一切后果,同时事关他人,应该分清责任,愿意如实陈述。于是坦承:我认为香港学生和市民在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确立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框架内,通过和平占中这种方式行使言论和集会游行示威自由权利,表达一人一票真普选政治诉求,是完全合法的,梁振英当局用催泪弹暴力清场是滥用国家暴力,因此决定用剃光头、举牌方式公开表达对港人的支持。因为自己没法拍照,就喊尹春到我家帮忙拍照,使之介入此事。这件事我是主谋,一切后果应该由我承担,希望你们不要为难他。我愿意承担责任并不意味着这件事违法,我是在宪法范围内行使言论和表达自由,并不构成寻衅滋事,你们以此为借口对我进行传唤、调查,已经侵犯了我的宪法权利,涉嫌徇私枉法。

讯问快结束时,警方告知沈良庆涉嫌寻衅滋事犯罪被立案侦查,要随传随到。然后出示检查证带他到家中搜查,扣押了台式电脑主机和照相机等物品。

也是昨天晚上6点多,有人冒充邻居以漏水为借口要求进尹春门查看,遭到拒绝。接着他家两次被断电。然后又有人以警察身份敲门,尹春核实身份后开门,警察进门出示了传唤证和检查证,对住宅进行搜查,扣押了台式电脑主机和平板电脑,然后带到望湖路派出所讯问。

讯问时,警方问尹春举牌支持占中是谁提议的,尹春说我们两人都有这个想法,于是就共同表达,不存在谁提议的。他告知警方:占中是香港人表达自己政治诉求的一种合法方式,我们用举牌方式表示对这种诉求的支持。你们以思想观念的表达问罪,侵犯了人的基本权利,违背了世界文明潮流,我们的行为跟犯罪完全无关。

讯问结束后,警方送尹春回家时,又进行一次补充搜查,没有查到任何东西。

8

郭飞雄今会见律师 感谢各界支持 坚决控告天河法院违法及法警虐待

本网获悉:2014年10月8日星期三上午,郭飞雄在看守所会见了律师张磊,表达对各界支持的感谢,将坚决控告天河法院违法及法警虐待。

据张磊律师微信:“10月8日上午,作为郭飞雄新的辩护律师,我在天河看守所与郭飞雄进行了三个小时的会见,郭飞雄先生感谢外界的关注和支持,感谢前任辩护律师陈光武、张雪忠为他案件所作的诸多努力。他表示对天河法院违反法律规定损害辩护权利的行为、押解法警对他戴黑头套、背铐的虐待行为将坚决控告。”

“新公民案”袁东获释,北京维权人士打横幅迎接

2014年9月30日10点50左右,被关押了一年半的北京公民袁东,走出了看守所大门,刑满释放,北京维权人士姜流勇等数十位公民前往看守所门口迎接,他们打着横幅“欢迎袁东从小监狱回到大监狱”,迎接英雄回归。

据悉广东维权人士李小玲也赶到北京欲前往迎接,估计只能去家里见他了。

10点51分,维权人士姜流勇发出消息:“我和袁夫人已将袁冬从青龙桥派出所接出,现他们已回家,暂时不方面与大家见面联系,长假之后再与大家见面畅谈。”

袁冬于2013年3月31日与张宝成、马新立等公民在北京西单广场举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随后被北京警方带走以涉嫌“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后又改为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提起公诉,于2014年1月27日在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2014年1月29日上午,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对参与西单举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维权人士袁冬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袁冬提起上诉。4月16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对该案二审作出宣判,维持原判。袁冬是继许志永之后第二个新公民运动案件中被终审判决的公民。

8

“十一”上海三位盲人访民天安门广场抛洒上千份上访材料

2014年10月1日,上海3位盲人访民陈永成、胡忆中、鲍长兴,在其他4位上海访民的陪同下,乘坐99路公交车途径天安门广场时,从车窗向外抛洒了1000多份控诉上海市政府违法和腐败的上访材料。

当天下午16:35分,来自上海的陈永成、胡忆中、鲍长兴3位盲人访民,在强拆受害人吴士豪、顾秀英、李桂娣、朱美英等人的配合,在北京当乘坐的99路公交车行驶到天安门广场金水桥附近时,他们从车窗向外抛撒了1000多份上访材料。

当时,几十名现场执勤的警察和武警蜂拥而上,将他们乘坐的99路公交车拦住,强行将陈永成等7名上海访民抓到天安门附近的派出所。之后,陈永成等7人被送到久敬庄关押。

据了解,陈永成等7名上海访民都是上海市政府违法行政、暴力强拆和司法黑暗的受害人。陈永成因残疾人福利待遇和基本合法权益长期被政府弄虚作假剥夺而上访3年,期间,因上访他竟然12次被拘留。

胡忆中、鲍长兴和其他几位访民,都是因房屋遭上海政府野蛮强拆,财产被洗劫一空人遭暴力殴打而上访多年。几年来,他们无数次地奔波在上海、北京之间的维权路上,受尽磨难但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

千里迢迢流落在北京街头,“十一”天安门广场的热烈气氛深深刺疼了他们的心,回想自己这些年饱受的折磨,他们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7人相约乘坐99路公交到天安门广场抛洒上访材料,抗议上海地方政府和北京当局沆瀣一气,惨无人道打压迫害访民的罪行。

发稿前本网信息员联系上陈永成得知,他们7人已经从久敬庄出来,目前还在北京,他们表示稍作休息后,还要以自己的方式继续在北京揭露上海的腐败和黑暗。陈永成这个本因受社会关爱的残疾人,因上访已经被拘留12次,他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他的悲惨命运,关注访民目前不断恶化的生存环境!

陈永成:13817302789。
鲍长兴:13918951246。
吴士豪:13482871233。
胡忆中:13918053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