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九维权人士要求立案被阻拦入法院

2015年2月15日上午,上海维权者谢金华、金妹珍、郑培培、尹慧敏、徐佩玲、颜兰英、石萍、虞春香、吴玉芬等9人到上海市长宁区法院,欲进入立案庭立案,遭到门卫保安阻拦,法警警号310235也无任何理由阻止她们进入法院。

据了解:她们9人是2014年5月15日上海亚信峰会(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第四次峰会)上街拉 “亚信峰会成压信疯会,压信访压信仰压信息,请求习近平关注人权”的横幅拍照片发送到境外网站,后来被上海当局以“寻衅滋事罪”为名判刑8个月。

9名维权女英雄不屈不饶坐满8个月分别于今年1月15日、16日、17日、26日获释。获释后,她们继续联合捍卫公民权利,但在权大于法的社会环境里,她们和其他千千万万维权者一样诉控无门。

她们吁请请国际社会关注:
谢金华:13761738697
金妹珍:13621877658
郑培培:02153963826
尹慧敏:15000791985
徐佩玲:18121439381
颜兰英:18916134088
吴玉芬:13126574716
石 萍:13482412852;
虞春香:132696856353

无锡维权人士聚集拘留所,正月初五不迎财神迎冤民

正月初五(2015年2月23日),民间有迎接财神的习俗,鞭炮声声,好不热闹。但无锡维权人士一早聚集在无锡拘留所门前,手捧鲜花,燃放鞭炮欢迎席志英获释。

席志英系无锡访民,年前与无锡其他访民一起到北京。其中有九人在小年夜(2月17日)被无锡警方抓回原籍,三人被拘留,席志英与孙静芳各被行政拘留五天,杨国英被拘留十天。席志英初五释放。孙静芳初六释放,杨国英还被关在拘留所。孙静芳将提起行政复议申请。

2015年2月18日,农历除夕,无锡市公安局锡山分局对孙静芳进行传唤,大年初一对其作出锡公(北)行罚决字【2015】660号行政处罚决定,称“现查明:2015年2月17日中午,孙静芳在北京中南海周边非正常信访,扰乱该地区秩序,被北京公安机关查获并训诫”并作出拘留10天的处罚决定。

孙静芳不服,将申请行政复议。孙静芳所谓“在北京中南海周边非正常信访,扰乱该地区秩序”的认定,并无事实根据。既然北京公安机关已经作出训诫,无锡公安机关就无权拘留。拘留的条件是较重的违法行为,而训诫是针对轻微的违法行为,二者同时存在。否则,就会陷入自相矛盾的境地。3

黑龙江公民沈福田被警察打伤要求立案9年无果

沈福田是黑龙江省鸡西市城子河区人,系残疾人,2005年12月31日傍晚沈福田和左邻右舍的多位好友在他经营的话吧里玩扑克牌娱乐,近19点时鸡西市城子河区公安分局巡警队以吴天明为首的四人,没着警服没出示任何证件,突然闯进沈福田的话吧,以抓赌为名对里面的多人先是大打出手,接着就是非法强行搜身,

屋内参与娱乐的8人共搜出人民币692元,在沈福田和吴天明据理力争过程中突被吴天明重重地摔在水泥地上,由于头部着地致他当场昏迷过去。

多人被抓到警局后,由于大家根本就没有赌博,警方认定大家是娱乐不是赌博,沈福田被带到巡警队值班室后,昏迷中的他遭警察王老五的拳踢脚打,一名警察将沈福田踹到头部磕在暖气片上。直到第二天沈福田才被放出,由家人送往当地医院救治,后经法医鉴定当晚沈福田被警察殴打致轻伤。带头殴打沈福田的警察吴天明由于长期横行一方、知法犯法终至东窗事发后潜逃,后用钱平事后又调走还当警察。

沈福田无法忍受无辜被恶警伤害,在当地开始上访维权,但当地各个司法部门之间利益犬牙交错、官官相护、明目张胆地相互包庇,沈福田在当地上访维权举步维艰,被逼上访到北京。

当地公权机构怕他们的恶行被揭露出来,多年来不择手段地对他进行打击迫害,上访以来他5次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时长达120 多天。但沈福田仍然维权意志坚定,当地许以10万元买沈福田息访罢诉,遭沈福田断然拒绝,沈福田至始至终的全部诉求就是检察院立案依法处理他被警察殴打致轻伤,这是他的诉求也是他维护自己做人的尊严和人权的手段。3

 

请全国人大代表调查上海5.15群体冤案酷刑及后遗症

上海5.15寻衅滋事群体冤案是在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高调“依法治国”的背景下,上海当局顶风作案,枉法治民,静安、徐汇、长宁、黄浦、浦东5个区的公安、检察院、法院遵照领导的旨意,在程序完全违法、铁证无犯罪迹象、民冤极大,连稍存一点良知的办案人员和知情的公检法人员都说是“搞僵了”的情形下,依然对9名维权人士石萍、虞春香(静安区),颜兰英、徐佩玲(徐汇区),尹慧敏、吴玉芬(长宁区),郑培培(黄浦区)、谢金华、金妹珍(浦东新区),全都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判决时已违法关押了7个多月),严燕文(长宁区)判处管制5个月(判决时已违法关押了2个多月,关押1日抵管制2日)。

这9女1男冤民,年龄最轻的50岁,最老的67岁(2014年),全都遭受公安办案人员和看守所警察的刑讯逼供和酷刑,至今刑满释放1个多月了,但遭受酷刑的后遗症还严重存在,如,关押在静安区看守所的石萍,在全身长满 “红色粒豆”(至今检查不出病因)、发高烧、血压高达240、身体难耐的情况下,还遭受白天黑夜连续十多小时在“黄灯”(小太阳强光灯)照射下,不让休息、不给水喝、不给吃饭的酷刑;回到监舍后也不让休息,吃剩下的馊饭;出狱已1个多月了,病情还是很严重,这两天高烧又发到了39.4度,医生说是血液里发出的毒。

上海公检法沆瀣一气,对抗中央,枉法治民,迫害访民的罪行罄竹难书,值此全国“两会”即将召开之际,恳请全国人大代表调查上海5.15群体冤案酷刑及后遗症。

石萍 联系电话:18221532679.3

南通法院竟逼迫80岁偏瘫老人亲临法院办理立案手续

本网信息员获悉:江苏南通法院故意刁难“民告官”的百姓,丧心病狂地要求近80岁的偏瘫老人张武功必须亲自到法院,才能办理立案手续。

据了解:近80岁的张武功老人患偏瘫已经20多年不能出门,因房屋遭侵权老人将房管局一纸诉状告到了法院。但苦于自己行动不便,只好全权委托自己的儿子和儿媳代理此案的一切事宜。

2015年2月10日至11日下午,张武功老人的儿子和儿媳夫妻2人,两次拿着父亲按着指纹的委托书、起诉状、父子关系证明、原告身份证原件等材料,到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法院替父亲办理诉房管局一案的立案手续,结果遭到法院的百般刁难和推诿,始终不给他们立案。

2月12日,张武功老人只得让儿子通过邮局将诉状和相关材料邮寄给港闸区人民法院。

2月16日,张武功老人收到法院退回的起诉状以及一份告知书。告知书称“请原告本人携带身份证原件及本案诉讼费人民币50元到法院,本院将依法审查核实并予以立案”。

据张武功老人的儿媳陈述:法院要求老人亲自到场,法院还要“依法审查核实”后才“予以立案”。万般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借来担架4个人抬着父亲到法院去立案。

2月17日下午14:00点左右,张武功老人让儿子、媳妇等人抬着到法院立案。他们经过一番复杂的安检程序后来到立案大厅,当时大厅内空无一人。等了很长时间,一位官员模样的人带着几个工作人员过来,后来得知此人是港闸区法院副院长、纪检组长陶冶。陶冶得知老人被抬到这里是按照他们法院的要求来立案的,当时就非常不耐烦态度蛮横地叫嚷:“你们不能过了节以后过来,你现在过来就是有意跟法院过不去,你要过节我们也要过节……….”。

突然,陶冶发现老人儿媳手中拿着手机,就厉声质问:“你是不是在拍?你没有经过我同意你凭什么拍我?”。老人的儿媳赶紧向他解释说:“我是拍我公公,我要证明他作为原告已经到过你们法院的事实”。

不由分说,陶冶指使两个工作人员强行抢去手机将刚拍的视频删除,双方发生争执,老人被气得血压突然升高,当时气氛非常紧张,老人的儿媳只好拨打110报警求助。

110出警警察到达现场后,陶冶的恶劣态度和粗暴行为丝毫未收敛,当着警察的面让人强行将老人抬出安检门外。

经张武功老人儿子的再三要求,碍于警察的面子,法院只好给他开了一张“暂收条”,载明:“收到张武功行政案件(两案)受理费100元,待正式发票开具后此条作废。”落款是“立案庭范斌”。

托口库区失地农民今到五凌公司电站大门口耍龙灯、敲花鼓维权贺新年

2015年2月26日星期四是农历初八,公司企业年假后上班的日子。托口水电站二百多失地维权农民组织舞龙队,打着“还我土地还我家园”的横幅,身穿维权文化衫到五凌公司电站大门口耍龙花鼓表演,表达托口水电站失地维权农民团结—致誓死捍卫土地家园财产维权到底的决心。

托口水电站移民涉及二省四市县,包括湖南省的洪江会同芷江与贵州的天柱县,多是少数民族生活地区。因香港上市公司中电投控股的五凌电力强征强拆违法上马商业开发的托口水电站。托口人民持续十年进行维权抗争,在反抗强拆强征土地的斗争中有九人自杀抗议,数十人被判刑拘留。3

圣观法师(徐志强)、黄静怡“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3月5日开庭

本网获悉:武汉中院王楠法官来电告知刘正清律师:圣观法师(徐志强)、黄静怡“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定于2015年3月5日上午9:00点开庭。

圣观法师和黄静怡是2014年5月17日在武汉香格里拉酒店与朋友吃饭时遭到当地警方抓捕,随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6月二人被正式批捕。

2014年5月17日中午,圣观法师、黄静怡、马强、陈建雄,以及其他多位武汉公民朋友在香格里拉酒店聆听佛法举办宴会,众人刚到酒店不久就被警方包围抓走,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一个月后马强陈建雄等六人取保候审,圣观法师和弟子黄静怡被批捕,罪名不变。

圣观法师(徐志强)、黄静怡女士简介:

圣观法师俗名徐志强,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1989年民运时为西安工自联负责人,因此获刑1年。

2001年他出家为僧,法号圣观。

2006年在江西宜春化成寺担任监寺期间,因为”六四死难者”举行超度仪式以及推动寺庙财务公开,遭到数十名警察进寺驱逐。

2009年他在湖南浏阳红莲寺任住持时,因筹办胡耀邦纪念活动被免职。

2011年, 他在印度德里拜见了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德国之声当时电话采访圣观法师时,他曾表示与达赖喇嘛就刘晓波、中国民主进程、中共对西藏高压统治及佛法、宗教自由等问题进行了交流,他也表示:”对政治的探讨是每个佛法修行者的份内事。

黄静怡,本名黄芳梅,原系武汉市某药厂员工,从事文宣工作,曾拜著名播音主持焉激烈先生为师,长于音乐,痴于佛教,倡言公民,推行公益。热情参与武汉公民的同城活动,还去过曲阜和建三江参加活动。

2014年5月17日,为师傅圣观法师送行赴宴,被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传唤刑拘。

2014年6月25日,被该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过年七常委玩〝失踪〞 习王或未歇息暗酝重大行动

中共政治局常委在除夕集体露面后,过年7天均停止了公开活动,〝消失〞在公众面前。不过,前任胡温在这7天却天天在基层不回家。与此同时,大陆各大网站也连续7天以习近平、李克强的旧闻做头条。不过,观察人士认为,即使在休假期间,习王也并没有真正停歇,不停的在释放节后〝打虎〞信号,酝酿节后的重大行动。

过年7常委集团〝失踪〞

2月1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北京举行团拜会,七常委集体亮相,其后集体〝失踪〞七日。习近平等7七常委的工作记录在中共新华社官方报道中,停留在2月17日。据港媒说,六常委倾巢而出,仅留李克强在京。

去年过年长假,7常委也曾像今年一般全数〝消失〞。对照前任胡温,却有不同。胡温在任十年,没有过年都在外〝下基层〞。习中央的不循旧例,同时也显示了习近平大权在握。

香港《明报》透露,按照往年惯例,温暖的南方,是现职和退休领导人度过年度假的最佳选择,而广东的深圳、珠海,海南的三亚则是一众中央大员及其家人休假的首选。另外,据传有人在深圳见到过习近平的夫人彭丽媛,据此可以推测,习近平一家三口或很有可能到深圳陪老母亲过年。

2月17日,习近平在新年团拜时强调,过年是〝万家团圆、共用天伦〞的时分,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都要注重家庭、注重家教。回家过年、吃年夜饭等都是中国传统过年的习俗。

习近平在过年7天没有公开露面,大陆网站也没有更新关于习李公开活动的头条。多数网站头条仍是〝习近平领导力前所未有〞、〝盘点李克强民生‘对账单’〞这些新闻。

过年期间习王频发〝打虎〞信号

不过,虽然习近平休假7天〝消失〞,但〝习近平领导力前所未有〞这条新闻长踞在各大网站头条,传递出重大信息。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理事会(CFR)日前举行研讨会,探讨习近平时代中共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前驻华大使洪博培认为,习近平在最近几位中共最高领导人中,在相当大程度上展示着〝前所未有〞(unprecedented)的权力。他预期,中共的反腐会从像周永康那样的退休高官转向在职官员,这对中共的体系来说是新的富有挑战性的阶段。

观察者认为,习近平向外界传递自己目前权力〝前所未有〞,显然正酝酿着一个重大行动,而这个行动需要〝前所未有〞的权力去支撑。

十八大以来,习王一路高举反腐大旗清剿江系腐败利益集团。时至今日,已经到了决战时刻。时政评论家,哥伦比亚大学李天笑博士在近日指出,目前习近平抓捕江泽民的条件已经具备。同时,上天留给他的时间也不多了,习近平反腐面临的风险有增无减,抓捕江泽民宜早不宜迟。

对洪博培预料,习近平打完前常委级别的〝大老虎〝周永康后,将会转向打更高级别的官员——现任常委,分析认为,现任江派常委刘云山、张德江和张高丽已经是岌岌可危。

与此同时,过年期间,中纪委网站没有停歇。2月23日,继此前发文〝已布好局〞要深入反腐后,中纪委再度刊发题为《反腐〝一阵风〞那只是传说》的文章,文章出现了当前处于〝决战时刻〞的说法,并称〝腐败问题和政治问题已经相互渗透〞,正在严重危害习近平的领导和所谓〝团结统一〞的局面。

海外分析人士指,这是当局在释放节后或将有重大政治行动的信号。

中共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在2月23日接受香港《凤凰卫视》的采访中表示,2015年反腐中像2014年一样的大老虎还会有落马的。

七常委〝失踪〞七天有原因 官媒会错意?

今年过年七日长假期间中共政治局七名常委集体〝失踪〞,有别于胡锦涛、温家宝多年落基层与民众过年的惯例,外媒认为,不少地方官和官方媒体并未领会习近平、李克强的新规。

2月17日,中共高层在北京举行团拜会,七常委集体亮相,其后集体〝失踪〞七日。习近平等七常委的工作记录在中共新华社官方报道中,停留在2月17日。香港《明报》曾披露,今年中央政治局七名常委中,只有李克强一人留守北京,其他人都离开了北京。

本月17日,中共高层在北京举行过年团拜会,七常委集体亮相,其后集体〝失踪〞七日。习近平在团拜时罕有地表示,〝过年是万家团圆、共用天伦的美好时分〞,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都要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

《苹果日报》刊发评论指,习近平的这番说辞似乎是为七常委过年时不再走访基层作铺垫。胡锦涛、温家宝主政十年,年年过年不回家,都在基层〝与民同乐〞。中共党媒始终把高官不休假、下基层慰问,吹捧为政治传统、政治道德。不过,习、李主政后,显然有改弦更张的打算。

文章表示,中共政治局七名常委今年过年七日长假期间再次集体〝失踪〞,有别于胡锦涛、温家宝多年落基层与民众过年的惯例,似是以实际行动回归〝注重家庭〞的习俗。可笑的是,对习近平、李克强的新规,不少地方官并未领会,依然在演出过年慰问清洁工、公安的政治秀,官方新闻媒站也不习惯没有习、李新闻的日子,坚持用他们的旧闻轶事作头条。

据了解,去年过年长假,七常委就没有公开露面,但因官方媒体、网站持续报道习、李过年前下基层慰问、拜年消息,七常委〝失踪〞并未引起太多关注。

近百公民因给习近平拜年被强行押上囚车

本网信息员获悉:除夕夜,北京警方出动大批警力,在中南海新华门附近,先后将近百名来此给习近平和中央领导拜年的公民押上囚车,送到中国最大的黑监狱“马家楼救助站”关押。

据山东公民卢秋梅、姜明利透露:除夕夜,她们在北京长安街偶遇了几位来自陕西的朋友,大家都是来给习近平和中央领导拜年的,因为中央一年来的反腐工作让老百姓大快人心看到了希望,老百姓从心里高兴和感激,就想以最传统的拜年方式表达自己的感情。结果他们刚到新华门附近,就被北京市府佑街派出所警察粗暴抓捕,连拉带拽强行押上囚车,送到了马家楼救助站关押。

大年初一早上7点多,卢秋梅、姜明利等被关押在马家楼救助站的人被驱逐出来。
在马家楼救助站,卢秋梅和姜明利了解到,在她们周围当晚和她们一样因为到新华门给中央领导拜年被囚车押送到这里关押的有近百名公民。

对此,卢秋梅和姜明利非常愤慨,她们坦言:“顾名思义,囚车是押解犯人的车辆,我们给习近平拜年不知法犯何律、罪在哪条?北京警方居然用囚车强行押送我们,这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的事!”

卢秋梅和姜明利表示,她们将依法追究北京警方滥用职权的违法行为,希望法律界的朋友能为他们提供法律上的援助。

3

图:姜明利被押在囚车内

姜明利:18653957126
卢秋梅:13666395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