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市访民王平起诉公安滥用权力,曾赴京集体控告公安

015年4月27日上午,合肥市包河区滨湖新区访民王平就其今年三月、四月两次赴京上访被合肥公安行政拘留之事到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已经受理。

合肥市一些访民因在地方难以解决信访诉求而赴京上访,经常被合肥公安以赴京上访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扰乱单位秩序为由予以行政拘留的行政处罚。据悉,四月份合肥市约有二三十访民在京联署集体控告合肥公安对访民赴京上访打击报复,而王平就曾参与此事。

访民对政府滥用公权力侵犯访民权利,尤其是公安滥用权力对访民行政拘留此前多采取信访表达诉求,维护权利,而信访制度难以救济公民权利;而访民采取行政诉讼维权意味着访民法律意识的提高,当更多的中国人法律意识提高,并能依法起诉政府机关的侵犯公民权利的行为,对推动法治、维护公民权利有着莫大的意义。

3

附王平两份行政起诉书:

行 政 起 诉 状
原告:王平,男,1969年1月1日出生,汉族,居民,现住合肥市包河区滨湖新区滨湖和园1栋1708室,户籍所在地:合肥市包河区烟墩街道王墩社居委三队161号,居民身份证号:340122196901014071,联系方式:13515602127。
被告:合肥市包河区公安分局,法定代表人:局长王万成
地址: 合肥市包河大道118号
案由:不服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区公安分局在没有训诫书,没有任何违法行为的情况下,违法对我进行10日的行政拘留。
诉讼请求:
一、撤销被告人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合公包(滨)行罚决字【2015】10238号《行政处罚书》。
二、确认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2015年3月8日至2015年3月17日对上诉人的九日拘留行为系违法行为。
三、判令被告承担行政诉讼费用人民币50元整。
事实与理由:
一、公安机关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概念混淆。
公安机关对原告行政拘留九日处罚的主要证据是: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分局的训诫书.而3月6日10时许,原告在天安门地区附近上厕所时遇到安检时自称是上访人,警方称安排一个地方住,然后安排我到天安门分局后送马家楼国家信访接济中心后,由合肥市信访局接回合肥。在此期间原告没有收到北京警方任何训诫书,仅见有人散发一张纸,上面印有训诫内容,随手就拿了一张。被告人在没有训诫书,且即便有训诫书也不是认定原告行为上有违法行为的证据,更没有违法扰乱任何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而事实则是原告于2015年3月6日确实因为“土地征收等问题”去北京上访,但在天安门广场附近期间:
1、原告并无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行为。
2、原告也没有不听劝阻的,情节严重的行为,更无证据证明有此种行为。
3、本案的《训诫书》原告没有收到,更没有北京警方对原告训诫。且《训诫书》根本上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行为证据,故应予排出。
综上,被告认定的主要证据《训诫书》,如果有,在内容上仅是告知原告法律规定,警告或劝阻、教育原告不得违反相关规定,并未认定原告行为已经违法,或者认定原告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具体行为,但被告作为公权力强力部门,竟然以子虚乌有的《训诫书》混淆为行政相对人行为上的证据,因而被告对原告的行政处罚无任何事实,无任何证据,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条“设定和实施行政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第五条规定的“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从事实上是不能成立的。
二、被告对原告在北京的行为无管辖权,系适用法律错误。
本案的管辖权应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条:行政处罚由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具有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管辖的规定。而原告的行为在北京,如果原告上访的行为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也是扰乱了北京的公共场所秩序,应由北京公安机关给予行政治安处罚。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对原告的行政处罚违反了上述规定,属于无效的行政处罚,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的“没有法定依据或者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
综上,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合公包(滨)行罚决字【2015】10238号《行政处罚书》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概念混淆,没有法律依据。据此原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一百零二条等法律条款,特向贵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贵院依法判处:合肥市包河区公安分局的严重违法行为;维护公民人身自由不受非法限制的权利,为原告恢复名誉,消除影响,捍卫法律尊严。
此 致
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
起诉人:
2015年4月 日
附:起诉书副本一份。
证据目录:
1、 合肥市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复印件一份
2、 合肥市公安局拘留所《解除拘留证明书》复印件一份。
3、 合肥市包河公安分局《公安机关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

行 政 起 诉 状
原告:王平,男,1969年1月1日出生,汉族,居民,现住合肥市包河区滨湖新区滨湖和园1栋1708室,户籍所在地:合肥市包河区烟墩街道王墩社居委三队161号,居民身份证号:340122196901014071,联系方式:13515602127。
被告:合肥市包河区公安分局,法定代表人:局长王万成
地址: 合肥市包河大道118号
案由:不服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区公安分局在没有训诫书,没有任何违法行为的情况下,违法对我进行10日的行政拘留。
诉讼请求:
一、撤销被告人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合公包(滨)行罚决字【2015】10487号《行政处罚书》。
二、确认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2015年4月13日至2015年4月23日对上诉人的10日拘留行为系违法行为。
三、判令被告承担行政诉讼费用人民币50元整。
事实与理由:
一、公安机关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概念混淆。
公安机关对原告行政拘留10日处罚的主要证据是: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分局的训诫书.即4月9日原告到北京市府右街非法信访。而事实是原告于2015年4月9日确实因为“土地征收等问题”去北京上访,但在府右街附近期间:
1、原告并无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行为。
2、原告也没有不听劝阻的,情节严重的行为,更无证据证明有此种行为。
3、本案的《训诫书》原告没有收到,更没有北京警方对原告训诫。且《训诫书》根本上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行为证据,故应予排出。
综上,被告认定的主要证据《训诫书》,如果有,在内容上仅是告知原告法律规定,警告或劝阻、教育原告不得违反相关规定,并未认定原告行为已经违法,或者认定原告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具体行为,但被告作为公权力强力部门,竟然以子虚乌有的《训诫书》混淆为行政相对人行为上的证据,因而被告对原告的行政处罚无任何事实,无任何证据,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条“设定和实施行政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第五条规定的“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从事实上是不能成立的。
二、被告对原告在北京的行为无管辖权,系适用法律错误。
本案的管辖权应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条:行政处罚由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具有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管辖的规定。而原告的行为在北京,如果原告上访的行为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也是扰乱了北京的公共场所秩序,应由北京公安机关给予行政治安处罚。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对原告的行政处罚违反了上述规定,属于无效的行政处罚,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的“没有法定依据或者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
综上,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合公包(滨)行罚决字【2015】10487号《行政处罚书》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概念混淆,没有法律依据。据此原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一百零二条等法律条款,特向贵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贵院依法判处:合肥市包河区公安分局的严重违法行为;维护公民人身自由不受非法限制的权利,为原告恢复名誉,消除影响,捍卫法律尊严。
此 致
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
起诉人:
2015年4月 27 日
附:起诉书副本一份。
证据目录:
4、 合肥市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复印件一份
5、 合肥市公安局拘留所《解除拘留证明书》复印件一份。
6、 合肥市包河公安分局《公安机关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

安徽省老民师刘丰业办理养老保险难,养老保险猫腻多

本网多次报道的安徽省肥东县老民师刘丰业长期为养老保险待遇上访,为养老保险待遇问题,他曾多次给中国人大张德江委员长、中共中央纪委王岐山书记寄发挂号信反映问题,又给合肥市政府寄信反映诉求;此前的2013年8月2日安徽省信访局给他一转办函告知由肥东县信访局按规定处理。而该县信访局将刘丰业的问题交八斗镇负责处理,八斗镇则交盛岗村委会处理;刘丰业获悉如果要办理老民师养老保险则需缴纳3万5千元的保险费,可刘丰业孤身一人,身有残疾,无财产,且有巨额债务,又怎能拿出这笔巨额费用呢?

据刘丰业反映,老民师的待遇问题政府曾于2004年左右要办理补助,后又要办理买断,最后要办理养老保险。刘丰业因其是1978年民办教师考试没有及格而被当时的肥东县革委会教育局教字(78)31号文件辞退的,而其一直工作到1980年,时间长达10年之久,此后又于1983年至1988在国企安徽省建三公司工作了5年。刘丰业反映近几年政府解决民办教师养老保险问题时,颇多一些以假充真的猫腻,一些没有做过民办教师的,甚至是文盲的人凭关系都办理了养老保险,而他真正做过民办教师的则没有办法办理养老保险。他为此到教育部门查档案,于2014年1月3日查出肥东县革委会教育局教字(78)31号文件,文件中附有辞退民办教师的名单,其中花张公社有11人,其中就有刘丰业的名字。

在刘丰业上访期间,安徽省教育厅工作人员对他声称老民师问题归县政府解决,不归教育厅解决。而县教育局及镇政府则曾要求其个人要承担3万5千元的个人缴纳的养老保险金才能为其办理。

老民办教师的养老保险待遇问题是计划经济时代遗留的问题,而国家的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险制度应有连续性,既要保障应当享有养老保险待遇的公民享受到养老保险待遇,保障公民老有所养,晚年活得有尊严,此亦是国家保障公民生存权,保障劳动者享受应有的待遇的法定义务。对老民师反映的养老保险问题,似应采取妥善办法,公正的解决,既要杜绝凭关系冒充老民师办理养老保险,又要保障真正的老民师享受到养老保险待遇。
3

黑龙江反腐斗士汪宝峰再次遭威胁被迫背井离乡

本网信息员获悉:因长期实名举报控告当地贪腐集团违法犯罪行为,被构陷入狱和打断双腿的反腐斗士汪宝峰,又遭威胁和骚扰,为他提供住处养伤的亲友家门窗玻璃全部被歹徒砸光,暴徒扬言:“上次打断他的双腿,下次要他的命!”

2005年,汪宝峰因举报当地贪腐集团官员非法种植数万株罂粟,并亲自守候和带领公安机关抓获了几名受人雇佣前来收割罂粟的工人。

汪宝峰的举报和控告激怒了那些贪腐集团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利,以莫须有的 “非法占用农用地”和“非法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先后2次将他构陷入狱被判6年徒刑。

2011年,刑满出狱后的汪宝峰不惧打压,又搜集了大量贪腐集团官员的贪腐证据。其中汪宝峰在网络上证据确凿地举报巨贪井东文(原黑龙江亚布力林业局前局长),把一千多亩价值近亿元的国有林窃为己有,并曝光了井东文的5套高档别墅和一处占地近百亩的供他来淫乐和敛财的淫乐窝(关东会馆),此事一经爆出在社会上引起一片哗然。

令人遗憾的事,对于汪宝峰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地举报的众多贪腐官员,有关部门只是走走过场,并没有真正查处任何一个贪腐官员。

2015年春节前夕,汪宝峰再次遭受打击报复,深夜遭一群不明身份人员的暴力袭击,当时被打断双腿险些丧命。

春节前夕的一个深夜,为汪宝峰提供住处养伤的亲友家遭暴徒袭击,家中所有门窗玻璃都被砸碎。事后有人通过汪宝峰亲属向他传话:“上次打断他的双腿,下次要他的命!”

汪宝峰被冤狱后已经妻离子散无家可归,此次被打断双腿后,亲友都知道他“得罪”的人有背景怕受连累不敢收留他,唯一一个冒险为他提供住处的亲友此次家中遭到打砸,其他亲友就更不敢再收留他。

无奈,汪宝峰只得拖着残疾的双腿,艰难地逃离家乡流浪在外地。

汪宝峰透露,之前他曾用特快专递向中央有关部门100多次实名举报过当地贪腐集团的违法犯罪行为,但都石沉大海渺无音讯。现在他被打断的双腿还不能行走,但他表示等身体好些能行动后,还会继续举报那些贪腐集团的违法犯罪行为,为自已讨还公道。

汪宝峰:13206536698

上海市强制医疗所中朱金娣终于得见非法关押至今已106天的儿子沈佳君

2015年4月23日星期四下午1:30分,上海市强制医疗所,又名:上海市公安局安康医院(地址:上海市殷高路2号)允许探视病人2个小时。上海访民朱金娣见到了共被非法关押至今已106天的儿子沈佳君。被关押在强制医疗所6楼,跟监狱一模一样,有警察掌控一切,给人一种恐惧感。

朱金娣见过儿子后,提出要找儿子沈佳君的主治医生,一位警号005677姓施的警察接待了朱金娣,他问朱金娣:“你儿子怎么得这个病的?”朱金娣把儿子受到的伤害告诉了005677,儿子得病是因上海浦东新区陆家嘴的商铺在2008年11月被非法强拆,至今未得到任何安置补偿。2009年10月份,朱金娣因上访遭打击报复拘留一个月,抄家。其儿子遭到警察的威胁。朱金娣把儿子被监控和自己被打伤的照片也出示给005677警察看,警察问:“你儿子在家吃药吗?”朱金娣说:“在家里给儿子服中药治疗,2012年8月28日,我在北京最高法院申诉时被浦东新区沪东街道强制带回上海,关押黑监狱四个月。每次开会就派人看管。我儿子就在这种环境下得病。我们家没有这种病。”

朱金娣向警号005677提出要求将儿子带到外面的医院住院治疗,警号005677说他没有权,是法官说了算。

2015年1月8日沈佳君致人轻微伤被上海浦东公安分局滥用职权关押在浦东看守所刑事拘留51天。2015年2月27日因不构成犯罪,经浦东新区公安分局决定予以释放。其实,沈佳君并没有得到释放,而是被浦东新区公安分局带到强制医疗所继续关押至今。

朱金娣依法维权遭到上海当局的打击报复,恶意串通将其儿子关押在强制医疗所。2015年4月17日在浦东法院开庭当日宣判沈佳君强制治疗,当时休庭10分钟时,检察员和法官马超杰在一起商量后作出的决定。

朱金娣电话:130421114023

常州春江镇政府非法拘禁访民,常州朱玉妹再起诉黑监狱

江苏常州黑监狱受害人朱玉妹早在2009年曾经向新北区人民法院起诉黑监狱对其虐待,请求法院确认镇政府以办法制教育学习班为名,限制访民人身自由的行为违法。但该院既不立案,也不作出不予立案的裁定。

朱玉妹因拆迁上访,曾经二次被劳教,一次刑拘、取保候审,还被关黑监狱。但她从不屈服,坚持维权至今。

最近,朱玉妹请法律顾问拟就了起诉状将向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被告常州市新北区春江镇人民政府决定对举朱玉妹办法制教育学习班的行为违法,并由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政府承担连带责任。

朱玉妹在起诉状中,写道:2009年9月15日,被告常州市新北区春江镇人民政府制作了《告知书》,称“由于朱玉妹在征地安置补偿得以合理解决的前提下,借故在国庆60周年重要敏感时期再次进京非法上访。根据国务院《信访条例》、《江苏省信访条例》及有关政策规定,经研究,决定对朱玉妹举办法制教育学习班。”朱玉妹因此被非法拘禁28天。值得一提的是,朱玉妹的原告丈夫於纪兴于09年9月18日,到镇政府处要人,镇政府才出示了该《告知书》。

朱玉妹认为,被告常州市新北区春江镇人民政府决定对朱玉妹举办法制教育学习班的行为违法,理由如下:1、春江镇政府仅凭没有发文字号,也没有告知救济途径的《告知书》以举办法制教育学习班的名义,将朱玉妹拘禁在程新宾馆达28天;2、在举办法制教育学习班期间,被告镇政府对朱玉妹进行虐待。28天的拘禁,简直是暗无天日。一天二顿,每顿2个面包,一瓶水。20天不准朱玉妹上床睡觉,只能坐在椅子上,由二个男人轮流看管,且不准朱玉妹洗脸刷牙,连内裤也不准洗。3、被告镇政府的行为属于非法拘禁。

为此,朱玉妹向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政府提起了行政复议申请。但新北区政府作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书。2011年9月10日,朱玉妹向新北区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该院既不受理,也不裁定。

根据新的行政诉讼法之规定,朱玉妹将向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把常州市新北区春江镇人民政府和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政府一起告上法庭。

刘杰粮食被抢 黑龙江逊克公安称我们不管

今天(2015年4月27日)中午本网信息员得到著名维权人士刘杰消息,她说自己今天上午前往逊克农场公安局就日前粮食被抢事件报警后处理情况讨说法,结果公安局长公然说:“我们不管你的粮食抢不抢,我们出警就是看着别打架出事的。”刘杰的大豆目前被农场拦截到另一个晒场堆积,如果下雨淋湿,无人对此负责。

刘杰跟本网信息员说:“我今天上午10时,到逊克农场公安局去了,要求公安对我在25日下午多次报案,为什么晚间公安局才出警?为什么将我们卖的一车大豆,扣下没有卖?是什么原因给予答复。目前公安他们让司机没有通过我们把那车大豆扔到了逊克农场26队晒场了,如果天下雨将大豆临湿了,损失谁负责?我要求追究逊克农场场长派第七管理区的书记郑爱辉、主任杜建华带领10多人拦截抢劫我大豆的违法侵权行为作办案笔录,并且做出面书处理意见。结果公安局长林英山说:‘我们不管你的粮食抢不抢,我们出警就是看着别打架出事的。关于你家卖大豆的事,你们去跟拦截的人员协商去。’我说:‘你们公安局是听管理区领导的,为他们保驾护航的,他们五次抢劫我公民的合法财产,公安局不仅不出警阻拦,而且还帮凶抢劫。我们报案不予立案,真是助纣为虐,警匪一家,为隋凤富领导下的贪污腐败团伙服务。”

刘杰跟本网信息说:就是公安局长林英山于2013年8月13日以我“刘杰诽谤杜建华像土匪一样的向我们要钱,不给钱就抢粮”一事而抓捕我,并将我判刑。

著名民主维权人士刘萍狱中仍腹泻不止 称绝不认罪

2015年4月27日星期一,本网获悉:著名民主维权人士刘萍狱中仍腹泻不止,治疗没有效果,称绝不认罪。

据刚刚探监结束的刘萍女儿廖敏月说:“探望母亲已结束,得知腹泻还是每天最少两次,今日上午就腹泻了三次,说是可能看守所留下的后遗症,有就医,但是没有效果,每个月只能用500,不过她不工作可能就不能用,其他生活物资充足让大家不要担心,并向所有帮助过关注过他的朋友问问好,并表达感谢,并且,她希望接受律师对她被新钢公司开除一事的法律援助,因为目前家属和他本人都没有收到他的开除通知,但是所有的工资退休金都停止了。她希望能得到律师的法律帮助!最后她告诉我,她在监狱里面其他人对她一切都好,就有点类似猪一样被圈养着!”

刘萍女儿说:“最后,刘萍告诉大家,她至今不认罪!她坚信自己无罪!”

对于刘萍女士在狱中的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河南巩义法院公开审理,警方拒绝外地人在巩义住店

2015年4月23日,河南巩义法院发出公告,定于4月27日在洛河中心人民法庭公开开庭审理贾灵敏,刘地伟涉嫌寻衅滋事一案,允许旁听。

然而,2015年4月26日@郑州马连顺律师在微博上发出消息,并配视频:他们要在河洛镇的站街的宾馆登记入住,连续被两家宾馆拒绝,宾馆工作人员告知“接派出所通知,月底前只接待巩义本地人,外地人不接待。”马连顺律师只能住在巩义了。

根据视频内容显示:工作人员说是当地派出所派人专门来通知的。

不得已,现场很多维权人士,现在打算在巩义法院洛河中心人民法庭所在地洛河镇周边撑起帐篷。也有开车去旁听的群众,只能住在自己的车里。26日凌晨,当地下起了瓢泼大雨,不知道洛河镇警方想让这些外地旁听者住在那里?

据悉:截止2014年27日零点18分,来自全国各地参与旁听的群众,已经有接近二十人,在洛河镇的洛河中心人民法庭周边,因为下雨他们不得不收起帐篷找地方避雨。
3

贵州毕节杨家湾镇官员再次暴力殴打残疾访民

2015年的3月13日上午,贵州毕节残疾访民韩贤飞就曾被毕节市杨家湾镇纪委书记刘庆国、政法委书记周林、党委委员余安定、工作人员孙全宽4人因怀疑有可能要去省城贵阳上访而殴打。当时,刘庆国发号施令带头将韩贤飞打得遍体鳞伤后强行带到杨家湾镇医院后就不管死活的带人扬长而去。

2015年4月15日,韩贤飞因听人说中央领导要到贵州毕节来,为了能为自己讨一个公道和说法,她就决定从杨家湾镇坐车到毕节去。下午5点钟,当车开到兴隆垮山处,她就被杨家湾镇党委委员金光法和工作人员梅湾拦截,两人将她强行拖下车后,朝着她的头部一阵猛打,直到打得昏倒在地,然后又用冷水将她泼醒后拖回杨家湾政府,金光法甚至说,叫火葬场的车来拖去烧了就完事,后因其它访民的阻止,韩贤飞才捡回了一条命。

事后她到毕节市公安局报案,得到的答复是她告干部才被打的。到毕节市纪委,纪委的答复是,想告干部的人打死是应该的,并叫她滚出去。

受害人韩贤飞冒着生命危险再一次将官员暴力伤害她的事报导出来,是希望能够引起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对毕节杨家湾镇的官员们那种无恶不作,欺压百姓的暴力行径能够有所制止,不能让这些地方恶官再继续作恶了,也希望海内外各新闻媒体关注并声援。
3

黑龙江著名维权人士刘杰控诉遭违法迫害

本网信息员了解到黑龙江著名维权人士刘杰已经回到逊克农场养病维权,昨天(2015年4月23日)本网接到刘杰的控诉材料,揭露她遭到农垦贪腐头子隋凤富违法迫害情况。下面是刘杰的控诉材料:

我实名举报黑龙江省人大副主任兼农垦总局书记隋凤富等贪官,遭到了打击报复,隋凤富的腐败窝案农垦已经查出200多个大贪官了,隋凤富以权压法。指使黑龙江牡丹江农垦公检法对我公诉诽谤罪,到至今没有检察院的批捕令的情况下判刑,牡丹江农垦检察院2013年9月29日对刘杰涉嫌诽谤罪,“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我在密山市看守所被无罪释放,因为在隋凤富以权压法的情况下,牡丹江农垦公安局,农垦检察院作出不批准逮捕后又提起公诉,牡丹江农垦公检法在没有管辖权的情况下对刘杰枉法判刑,陷害实名举报人刘杰入狱,服冤刑一年六个月,经历了四个看守所。还住了75天宾馆,每天有10名警察看管。公款吃喝75天后把我判刑送进监狱,我经历了四个看守所和监狱的黑幕,受到了司法腐败的侵害历历在目,被折磨的病入膏肓,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我的冤案没有昭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