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占中相关案件情况通报:韩颖等人取保候审获释

2015年5月30日,因声援占中被北京当局抓捕的维权人士徐崇阳、韩颖被取保候审,今日早间本网报道过刘惠珍、姜流勇、李冬梅获取保候审出狱,另外姜家文、张瑛(张玮珊)、冉崇碧三人可能也已经取保,需要进一步证实。

至此,因声援香港全国已知人员,还有15人仍继续被关押,他们是::王藏、张淼(女)、朱雁光、追魂、李玉凤(女)、宋泽、谢文飞、王默、苏昌兰(女)、天理(陈启棠)、王永红、郭玉闪、何正军、叶晓铮、张圣雨共15人,其中北京9人,广东6人。

徐纯合被枪杀,在京访民发起“活着感谢党中央”活动

2015年5月30日 星期六:黑龙江省庆安县丰收乡丰满村残疾农民徐纯合带着82岁老母亲和三个7岁以下孩子,在购票乘车遭暴力维稳并被维稳警察李乐斌枪杀后,不仅李乐斌获得领导的表彰,党的最高级别的喉舌新华社、央视等也连续报道徐纯合的种种劣根,更是以不完整的、甚至有重新补拍嫌疑的所谓“现场监控视频”来充分肯定了李乐斌的枪杀行为。

目前,庆安枪杀案已经有20余位寻求真相的公民观察团成员和律师被行政拘留,更有人权捍卫者吴淦先生和柴宝文先生被刑事拘留!为了感恩自己还没有象徐纯合那样被枪杀,同是被维稳的“新黑五类”李巧珍、葛志慧、罗国仙、何茂珍、王金兰、孙金秀、蔡志国、高时才、裴国栋、周文明等,在北京发起我们今天还“活着感谢党中央”、“不进监狱就天堂”的活动。

北京市丰台区的葛志慧因2010年7月16日房屋遭强拆和上访被开发商雇凶打伤至残,自杀未遂多次,刑事拘留3次,治安拘留5次,非法传唤(每次限制人身自由24小时)更是不计其数。葛志慧说:警方经常随心所欲编造各种罪名对我进行栽赃陷害。目前,被迫害的无家可归一无所有,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倾家荡产,夫离家散,这一切都是政府拜所“赐”。多年来一直遭到北京丰台公安分局岳各庄派出所警察威胁恐吓,监控、软禁,2015年4月6日还遭到一辆警车(京A9625)跟踪,警车故意把我逼到逆行车道制造车祸撞我孤儿寡母未遂,想尽一切办法要让我永远息访息诉。时至今日我孤儿寡母每天在恶梦中惊醒。虽然我因拆迁被打伤致残,但是我还要感谢党!感谢中央政府!我还活着……!

黑龙江省甘南县巨宝镇红旗村高树才,1992经政府批准和许可,花大量人力、物力、资金开垦102亩废弃荒地。1997年二轮土地承包时甘南县县委县政府不顾中共中央‘大稳定’‘小调整’延期三十年不变,以及个人开发荒山,荒地延期五十年不变的政策,抽回102亩土地承包经营权而打乱重分。多年来无数次上访到市、省、中央政府无果,万般无奈之下于2002年4月26日到北京市东城区北池子大街81号朱镕基府邸自焚,未遂后被总理府家奴救下移交地方劳教二年,加期半年。2005年春节到中南海上访被北京移交地方劳教二年。2014年3月2日发微博谴责中央政府镇压访民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一个月。同样遭到威胁,跟踪、恐吓、殴打、骚扰、监听、监控。现在北迫害的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无家可归,一无所有,居无定所。

参加“感恩”活动的访民们说:作为吃纳税人,喝纳税人的中共政府,理应保护纳税人,可它们不但不保护纳税人,而且,用不作为的信访属地管理的方式,纵容地方政府家奴贪污腐败,巧取豪夺,横征暴敛,鱼肉百姓。中央领导人腆着脸高喊依法治国,但通过在光天化日之下贫民徐纯合乘车遭警察枪杀案,周秀云讨薪被警察扭断颈椎死亡案、冀中星被爆炸案和其它访民遭镇压事件,典型就是警察治国,军队治国.
3

向上海访友学习,山东昨日成立集体访

2015年5月29日,在国家信访局所在的“三骗”胡同,来自于全国各地的访民达3000余人上访规模,维稳警察与截访专班也忙的不亦乐乎。昨天之所以又一个盛况空前的“和谐”盛世,主要是上海访民每月最后一周约定俗成的集访日子,又有山东省成立的第一次集体访加入。

暴力维稳与维稳经济利益链的形成,早已经证明党的信访制度的破产,没有多少上访冤民相信通过上访能够解决问题,只有通过在信访窗口下不断曝光信访这样一个人治制度的罪恶与腐败,才能够让人民彻底觉醒,从而触动体制向法治的改革,这就是上海访民发起集体访的目的,并长期坚持的动力。

对上海访民通过集访来揭露信访制度的腐败与罪恶的方式,山东也于昨天由林秀丽、李玉、袁玉凤等40余人成立了集体访,青岛的林秀丽说,我们访民要向上海访民学习,这次是山东访民的第一集体访,以后每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山东访民都会在国家信访局集体访!

希望并相信下个月山东集访的参与会更多。
3

因要求彻查徐纯合案真相 湖南衡阳人权捍卫者邵凤平肉摊遭取缔

2015年5月26日星期二,本网获悉:因要求彻查徐纯合案真相,湖南衡阳人权捍卫者邵凤平遭当局报复,其经营的肉摊遭工商选择性取缔。

衡阳市南岳区人权捍卫者邵凤平(网名“自由-飞歌”)平时卖肉为生,日前,声援徐纯合事件,和其他人权捍卫者一起拉起“彻查枪杀徐纯合凶手,还宪法公正”横幅要求公正调查。

今天市场管理有关部门借所谓的市场整顿为名,对邵凤平摊位强制不许摆肉摊。当然市场整顿作为市民理应配合,但是别的通道都有摆肉摊,为何只针对一弱女子。

邵凤平都表态只要不是针对个人打压,别的肉摊都进去了,她无条件配合工作,十分通情达理。但还是被强制取缔,这是当局对她发声要求彻查徐纯合案真相的报复,变相打压人权捍卫者的生存权。
3

律师争“江西乐平特大死刑冤案”阅卷权抗争已进入第十五天

2015年5月11日,张维玉等人权律师为“江西乐平四名特大死刑冤案”的再审,依法到江西省高级法院要求阅卷被拒绝。愤怒之下,张维玉等律师决定抗争到底。到今天(5月26日)已经进入十五天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几十名律师、公民分别赶到江西省高级法院,声援张维玉律师。

这起案件是2000年5月24日发生在江西乐平的抢劫、强奸、杀人、碎尸案,公安局两年没有线索。后法院仅仅以口供,将此案四嫌犯黄志强、程立和、方春平、程发根判死缓。

但此案却是一起“八无案”:1、无作案时间。2、无指纹鉴定。3、无犯罪工具。4、无埋尸现场。5、无分尸现场及痕迹。6、四人无身溅血迹之陈述。7、无赃物去向。8、无共同故意。且被告之间毫无交往。此案口供完全是因酷刑逼供,屈打成招。开庭审理时四被告又翻供。案件反复审理。

十年后的2011年11月17日,真凶方林崽被抓获。2013年12月次案一审开庭,方林崽供认其杀害郝强的犯罪事实。

案件存在诸多疑点,真凶出现!理应依法重审黄志强、程立和、方春平、程发根案。原审认定的一同案犯汪深兵现已取保候审,足以说明此案指控的法律依据严重不足。否则共同抢劫、强奸、杀人、碎尸犯罪,汪深兵取保候审,其他人判死刑?这明显的与法、与理解释不通。

十多年来几十位律师要求重审此案。江西高级法院百般刁难阻挠,剥夺律师阅卷的权。持续十五天的抗争仍无结果。律师却在江西省高级法院遭到摔手机、辱骂。而江西高院院长对他们自己的违法行为就视而不见。而还在抗争的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们表示为了正义、为了公正他们一定会抗争到底。
3

广州网络作家梁勤辉(网名:尖刀)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起诉

2015年5月26日星期二,本网获悉:据吴魁明律师消息,梁勤辉(网名:尖刀)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起诉,5月4日,广州市公安局向检察院提交了起诉梁勤辉的法律意见书,意见书上起诉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广州网络作家梁勤辉(网名:尖刀)湖南省永州市蓝山县人,因发贴于2月3日遭广州市警方刑事拘留。梁勤辉因在起QQ空间上发表有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诋毁国家主席”等的言论,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他是又一个因言获罪的公民。

对于网络作家梁勤辉的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3

紧急关注:因关注“徐纯合案”被拘留的人权捍卫者刘星拘留所遭殴打 希望律师尽快介入

2015年5月26日星期二,本网获悉::因关注“徐纯合案”被拘留的人权捍卫者刘星拘留所遭殴打,需要律师紧急介入。

人权捍卫者渔夫王福磊说:“刚刚有其他被拘留的人放出来的消息,说道长(刘星)被打了,绝食后被送完医院短暂治疗后又被送回拘留所(绥化市海伦县水能拘留所即海伦行政治安拘留所),呼吁律师尽快介入庆安事件被拘公民案。”

人权捍卫者翟岩民发出呼吁:“各位律师,去年的三月当公民们听说四律师在建三江被拘被打公民们奋不顾身的前往建三江。今天十七位公民因关注徐纯合案在庆安被拘且传出老道刘星被打,希望律师们尽早介入!律师的及时介入,公民也许就少挨打少受罪!在此恳求各位律师了!”

对于因要求公布徐纯合案完整视频被拘留的人权捍卫者的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母亲为环境维权被抓,其两正常幼儿竟被政府关进儿童脑瘫院长达数月

2015年5月21日,湖南省石门县雁池乡雁池坪村村民覃艳平(联系电话:13790553807)投诉说:该村女维权人士王继辉致力维护环境安全,由于她长期向有关部门控告石门县雁池乡地方政府为了经济收益,肆意破坏环境的恶行,而引起地方官员的记恨和打击报复,自2015年初以来,她多次被抓、被关。

而她的两个幼儿,由于无人照料,被该乡政府丢进常德市儿童脑瘫福利院,强制同智障儿童一起生活长达好几个月。地方政府的行为严重侵犯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激起当地公众强烈指责和网民愤怒声讨。

济南李兴贵因截访者报案而被拘留,起诉公安机关今开庭

2015年5月21日,济南李兴贵诉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分局行政处罚案,在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李兴贵委托倪文华代理。

2009年2月以来,李兴贵苦心经营的济南康达尔制衣有限责任公司,位于济南市市中区麟祥街54、56号的厂房,连续遭遇了六次暴力拆迁。公司的厂房终于在陆陆续续的暴力拆迁中夷为平地,财产被毁,工人被暴打。李兴贵无数次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全无结果。

李兴贵走投无路,只得走上了艰难的上访之路。他多去北京上访,多次被截访。2012年7月11日,李兴贵因上访被拘留10日。这次被拘留也是因上访。李兴贵不服,经过行政复议后,提起了行政诉讼。

庭审中,被告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分局认为,李兴贵在中南海周围非法上访,被北京警方训诫三次,属于严重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作出对李兴贵拘留10天的决定。

李兴贵的代理人倪文华对公安机关提供的证据,一一指出其错误,并发表了质证意见:

首先,该公安机关对李兴贵的治安处罚无管辖权。虽然李兴贵的户籍在济南市市中区,但其居住的房屋早在09年遭遇了强拆,现住在济南市历下区,故市中区公安机关对本案的治安没有管辖权。退一步说,即使李兴贵的行为应当受到处罚,也只能由历下区公安机关管辖,故被告无权管辖。

其次,被告的办案程序违法。(1)本案治安案件的《受案登记表》记载是2014年5月14日受理的,但到2014年12月6日才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超过了法定期限。根据公安部125令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公安机关办理治安案件的期限,自受理之日起不得超过三十日;案情重大、复杂的,经上一级公安机关批准,可以延长三十日。办理其他行政案件,有法定办案期限的,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办理。”但本案治安案件半年才作出处罚,显然违反法定程序。(2)本案报案人王伟系原拆迁办工作人员,受拆迁办指派对李兴贵进行截访,截访不成就报案。也就是说,王伟本身就是截访者,截访不成,摇身一变就成了报案人。拆迁方既是强拆实施者,又是截访人,还能化为报案人,并有直接处理信访事项的权力,与信访局和公安机关勾勾搭搭,何来公正?(3)关于处罚的审批文件,是被告当庭提供的,且系复印件,原告方不予认可。

第三,被告公安机关认定李兴贵严重扰乱中南海周边公共场所秩序的说法,就根本站不住脚的。所谓“周边”的范围是模糊不清的范围。被告公安一方面认为李兴贵严重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另一方面又认定李兴贵只是受了三次训诫,显然是自相矛盾的。既然认定是训诫,就不存在严重扰乱。如果是严重扰乱,就不能是训诫。 况且,只有一次训诫是受案登记前作出的,另二次,是受案登记后作出的,与本案无关。故不存在严重扰乱公共场所的事实。

最后,被告公安适用法律不当。被告公安援引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但该规定所列举的公共场所名称,并不包括“中南海周边”。至于该规定提到“其他公共场所”是否包括“中南海周边”呢?倪文华指出,这里的“其他”并不等于包罗万象,也不能随意妄断,应当由最高院作出司法解释。被告公安虽然有治安处罚权,但没有司法解释权,无权对“其他”作出扩大解释。
3

八旬维权老妇胡宜兰北京走亲戚被殴打 信访局讨说法被辱骂

湖北省宜城市燕京社区的胡宜兰老太太,因2015年年3月1日,与儿子廖德伟到北京走亲,被当成上访人员被人欧打,于5月20日到宜城市信访局讨说法,却遭遇信访局工作人员梅晓峰等人的辱骂。

胡宜兰老人年已八旬,左下肢有残疾。今年3月1日,胡宜兰老人与儿子廖德伟到北京走亲,住在陶然亭同心宾馆,早上6点钟,母子二人到宾馆餐厅吃早饭,刚下楼梯,五、六个人拥了上来,连拖带拽的要抓胡宜兰老人,老人凭命挣扎,遭遇拳脚,拐杖、手表、帽子、鞋子都被打掉,老人被拖上一辆车子后,就在北京城乱跑,然后交给宜城市信访局的李昌元,李昌元通过黑保安将老人押回宜城后就不管不问。老人经过这一惊吓,终于心脏病发作,卧床不起。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后被强行出院。4月10日,胡宜兰老人再次到北京找丰台区公安局右安门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找李昌元解决问题,李昌元恐吓老人说:“你们再闹,就把你们关起来,关死你们。”这一次,老人再次被惊吓得住院治疗。

5月20日,胡宜兰老人就在北京被殴打一事,到宜城市信访局讨说法。信访局工作人员梅晓峰等人指着老人出言不逊,说:“你儿子就是忤逆不孝,带着老妈到处上访。你说我们打了你,你拿出证据。”第二天,胡宜兰老太太再次来到信访局,信访局工作人员却对老太太说什么“你说我们打了你,你到法院告我们啊。”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