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贾灵敏律师团”秘书陈华欣、孙倩被以冲击国家机关罪名抓捕

2015年6月26日,“贾灵敏律师团”秘书陈华欣女士,被自称许昌、郑州联合办案的警察,以”冲击国家机关”罪名带走,截止6月28日,家属尚未收到通知。现在最新消息:6月26日20:00将陈华欣刑拘,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羁押在许昌市看守所。

6月27日,郑州维权人士孙倩,在家中被20人带走,未出具任何手续。

据郑州维权人士说:事情可能缘起3月28日贾灵敏案行政庭开庭一事。3月28日,贾灵敏行政庭开庭的消息朱孝顶律师微博上发布了开庭消息,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十人,前来许昌法院门口围观,因突然不开庭,提出抗议,后人员全部散去。却近三个月后,警方突然旧事重提,前来抓捕但是的“涉案人员”。

6月以来,中国大陆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等国家级媒体,不断的操作因围观人员被捕事件,“徐纯合”案起,引起的“屠夫”案,“翟岩民”案,无不指向对群众围观社会热点案件的严厉打击,甚至“屠夫”竟然从行政拘留转为刑事拘留,后又以“煽颠”“寻衅滋事”“诽谤”三罪报捕,甚至将几年前已经结了的屠夫父亲案,在重新捡起,加以追诉,无不彰显当局的报复心理。

现在,又将因法院无故延期开庭而提出抗议的郑州维权人士华欣等人抓捕,明显是对中国公民围观社会热点事件的打压。

王小琍诉常州西湖街道办即将开庭

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定于2015年7月1日上午9点公开审理王小诉常州市武进区西湖街道办事处案。王小琍请求法院:依法撤销被告常州市武进区西湖街道办事处作出的《关于王小琍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王小利是女权维护者,为维护农村出嫁女的合法权益,多次起诉行政机关了。

王小琍系原常州市武进邹区夏萧南坟头41号村民,该村委会理应享有该村村民同等待遇。2008年,王小琍所在的村征地拆迁,村民因此失去了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土地。村委会有义务按照征地拆迁政策给每个村民缴纳社会保险费等,以及派发股份和红利。但该村委会歧视妇女,其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封建思想余毒,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男女平等之原则,将村民分为“本地女村民”和“外嫁女村民”,在法律之外创造“外嫁女”概念,以王小琍是“外嫁女”为由拒绝给举报人缴纳该社保费,以及派发股份及红利,违反了《宪法》第十三条和第四十八条、《物权法》第四十二条、《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二十二条和第二十八条、国土资源部《关于切实做好征地补偿安置工作的通知》、常州市人民政府【常政规(2014)6号】关于印发《常州市征地补偿和被征地农民社会保障办法》的通知的相关规定,侵害了王小琍作为一名女性村民的生存权、发展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且该侵权行为持续至今。

2014年12月24日,王小琍向常州市武进区西湖街道办事处举报如下内容:1、居委会(原村委会)扣发征地安置补偿费;2、未为农村出嫁女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3、未对出嫁女分配集体经济股份与分红,剥夺农村出嫁女的合法权利。

常州市武进区西湖街道办事处于2015年1月22日,作出了《关于王小琍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王小琍认为该《答复意见》明显违法。

1、对于王小琍的举报,村委会不按有关举报程序处置,而是按信访处理,犯了张冠李戴的逻辑错误。

2、《答复意见》系公文,却无发文字号,违反《党政机关工作处理公文条例》第八、九条规定,属于形式违法。我认为,行政行为既要内容合法,也要求形式合法,缺一不可。

3、《答复意见》第二条中的部分内容有:①根据武进区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相关规定;②根据所在集体经济组织(村民小组)讨论结果,你(王小琍)不属于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的对象。其错误在于:①所谓“武进区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相关规定”,语焉不详,为明确该“相关规定”的文件;②对于王小琍是否属于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的对象问题,未明确“所在集体经济组织(村民小组)何人参加了讨论?何时进行了讨论?记载该讨论结果的文书?”

值得一提的是,该《答复》自相矛盾,西湖决定一方面承认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就是村民小组成员。另一方面,又否认王小琍(村民)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显然是自相矛盾。

王小琍向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申请,武进区政府于2015年3月23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驳回王小琍复议申请。王小琍不服,向武进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湖南湘潭市色织染整厂上千名党员因下岗老无所养而集体退党

2015年6月29日,据湖南湘潭市色织染整厂职工自助会代表张林才(男,60岁)说:拥有1003名员工的湘潭市色织染整厂是一家国营老企业,也是湘潭市重点维稳单位,由于下岗职工老无所养,他们与地方政府的矛盾无法调和,势同水火。

绝望无助的员工在与政府发生的多次冲突中,都遭到残酷打压,现在他们已经绝望已极,该厂所有党员决定集体退党,其中少数党员具有几十年党龄了。

贵州农民唐二妹参加大截访活动增添维权信心

贵州农民唐二妹,其房屋和耕地遭贵阳宏德置业有限公司勾结市乌当区政府与法院勾结强拆强抢,上访维权屡遭截访挫折,但这一次参加了由上海集访团、山东集访团、湖北集访团领衔的全国大集访活动后,感受了抱团取暖的力量,增添了坚持依法维权信心。

据了解,刘冬华、唐二妹夫妻是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东风镇后村上寨村民,原有土地10亩,房屋面积480多平米,在折迁中开发商故意压低补偿标准,导致双方无法达成协议。然而政府与法院为了开发商的利益,采取暴力手段,于2013年10月16日凌晨2点私闯民宅,将其一家人非法拷上手铐,逼迫夫妇二人在房屋折迁协议书上签字,夫妇二人在逼迫下选择服毒自杀和吞食打火机,乌当区法院执行局局长江红见状,将夫妇二人及全家带离折迁现场,抢劫了家中现金其他贵重物品。

房屋被强拆后,刘冬华、唐二妹夫妇一直在当地维权,无果。后被迫多次来北京,但在中途被当地非法强行拦截回去。这次唐二梅再次辗转多次来到北京,在各个信访部门反映地方上官商勾结巧取豪夺,但中共中央各信访窗口都相互推诿,荒谬绝伦地要唐二妹到回去找当地解决。

唐二妹说:如果回当地可以解决问题还用千里迢迢辗转多次来到北京吗?如果地方官员有依法行政的意识,我的土地和房屋还会被强拆强抢吗?唐二妹表示,通过这一次的大集访活动,自己将以坚定不移的信心维权到底。

唐二妹电话:18785030334.
3

凌晨大雨中,洛阳五户三处房屋遭遇偷拆

2015年6月25日凌晨,天下着大雨,三十余不明身份的人开着铲车,拿铁棍等,将熊桂荣、熊荣光、熊怡萍三户位于洛阳市老城区东南隅柳林街5号大院内的3户房屋偷拆。同时,韩世柱位于东和巷6号院7号、刘海英的12号房屋偷拆。家具和生活用品全埋在废墟之中,雨淋水泡。

凌晨1点10分,受害人向110报警,洛阳市公安局老城公安局治安接警后,直到1点40分才赶到案发现场,作案人早已逃之夭夭。警察将受害人带到该治安大队,有一位警察对受害人作了笔录,但拒绝出具受案回执单。

在此之前,熊桂荣、熊荣光、熊怡萍等不服洛阳市老城区人民政府作出【2013】35号《关于洛阳古城(老城区东西南隅历史文化街区)保护与整治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文件提起行政诉讼。老城区政府一审败诉,双方皆提起了上诉。在上诉期间,熊桂荣、熊荣光、熊怡萍等韩世柱、刘海英等五户在凌晨的大雨中遭遇了偷拆。

山东临沂冤民闵现国一路乞讨徒步赴京伸冤

2015年6月25日,山东临沂“冤民万里行”的发起人闵现国,踏上了“一路乞讨徒步赴京伸冤”的漫漫长路。

5年前,闵现国是临沂当地一个坐拥近千万元固定资产小有名气的沙场老板。后遭人妒忌并买通当地警方,将闵现国构陷冤狱近2年,沙场被恶人霸占。

出狱后,闵现国一无所有生活陷入极度困境。他忍辱负重坚持不懈地为自己的冤案奔波,艰难地找到了被构陷的确凿证据以及当时办案警察的违法罪证。

从此,闵现国开始了投诉、控告的漫漫维权路,常年奔波在艰难的上访维权路上。让闵现国气愤地是,几年下来,被他控告的违法办案的警察依然逍遥法外,自己反而成了当地政府的重点稳控对象,长期被监控和限制人身自由。

2014年11月,忍无可忍的闵现国发起了“冤民万里行”活动,只身一人历时1个月,骑自行车一路经江苏、安徽、上海、浙江等地,宣讲控诉自己的遭遇和临沂司法的黑暗。

2015年2月27日,休整后的闵现国再次骑单车开始了他的第二次“冤民万里行”活动。他此次的目的地是去北京伸冤,计划沿途宣讲自己的遭遇和揭露临沂司法的黑暗。

3月1日上午,闵现国正骑单车行走在赴京途中的淄博地界,被一路追踪而来的临沂当地的2辆警车拦住,几名警察和便衣强行将闵现国拖到车里劫持回当地。

被劫持回来后,闵现国一直处于被监控和限制人身自由之中。

6月25日,闵现国身背旅行帐篷,冒着风雨徒步踏上了第三次“冤民万里行”的征程。

此次,闵现国计划去北京伸冤。因生活所迫,他只得背起帐篷徒步行进,沿途一路乞讨缓慢行进。

本网信息员发稿时联系闵现国得知,目前他一路风餐露宿还行走在山东境内,一家路边店老板听了他的遭遇后刚刚给他提供了饭菜,让他饱餐一顿。

闵现国:15054927857
3

南通黑监狱政府信息公开案,张华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2015年6月22日,南通张华通过邮寄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上诉状,请求:1、依法撤销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通中行初字第00023号行政判决;2、改判依法确认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政府【2014】港闸依复第66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违法,并责令被上诉人按上诉人的要求公开政府信息。

2008年7月25日,张华在江苏省高院内被南通当地政府抓回南通,关进黑监狱,至10月8日释放,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达75天。张华因为房屋被强拆而上访,同时,还将南通市政府告上了法庭。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省高院开庭结束后,南通当地政府抓走张华,上演了一曲被告政府在省高院内抓原告拆迁户的荒唐剧,其维稳费惊人,具体数额始终是个谜;哪位领导下令抓张华,也是个谜。张华利用政府信息公开作为平台,决心揭开这个谜。

2014年8月29日,张华向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政府提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公开:1、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政府派人到南京抓张华,是谁批准的?2、张华被关押在中华园宾馆、南通江海村等地宾馆的费用清单。3、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政府与秦灶街道办事处对张华实施维稳的费用。

2014年9月1日,港闸区政府作出【2014】港闸依复第66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称:“你所申请的“关押在上述宾馆的费用清单”等3项信息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所指的政府信息。”很明显,港闸区政府难以答复,而是借故逃避责任。张华坚持维权,并坚持对侵权行为进行追责。

为此,张华向南通市人民政府提起了行政复议申请。南通市政府维持原行政行政行为。张华不服,在法定期限内向原审提起行政诉讼。

张华认为:原审程序违法。

1、张华于2014年就向原审提起行政诉讼。原审于2015年1月9日才立案。

2、原审判决超过了审判期限。即使按2015年1月9日立案,到6月5日作出判决,无论从新或旧的《行政诉讼法》规定的审结期限,都明显超期。旧《行政诉讼法》规定的审结期限为三个月;新《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二规定第(三)项和第八十三规定,政府信息案件应当在立案之日起45日内审结。原审的判决大大地超过了审判期限。

3、原审一方面不准张华的代理人代理;另一方面却准许不符合代理条件的叶光为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政府代理。张华委托陆镇平和倪文华代理,并提交了社区推荐函,但原审不同意其代理,却不能说明法定理由,并在事后卑鄙地要求社区撤销该推荐函。张华又委托曹胡萍代理,并提交了推荐函,原审依然不准代理。但对于叶光(非港闸区政府工作人员)明显不符合代理人条件,原审却准予其为港闸区政府代理。原审一再践踏法律,肆意剥夺公民代理权,实属罕见。

4、郁娟法官应当回避而未回避。3月26日,原审收到张华的回避申请书。主要内容是,张华被港闸区政府关在宾馆期间,郁娟法官前往送达判决书。张华向郁娟法官求救,但郁娟法官置之不理。对于公民的人身权利受到不法侵害时,郁娟作为公务员不进行营救,也不报警,丧失了法官的良心,应当回避。因本案涉及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政府信息,郁娟是代表南通中院执行任务,故其行为视为南通中院的行为,故南通中院的法官应当全体回避!

5、2015年3月31日,原审以法院另有安排为由,改期开庭。原审故意不在开庭前通知当事人,致使外地来旁听人员白跑了一趟。改期开庭也不提前通知,而是在当事人及旁听者按时到达法庭后才宣布休庭,故意折腾当事人及其旁听者。当时,有许多外地旁听者白跑了一趟。

6、原审故意将行政庭审判庭内的显示屏拆掉,拒绝监督。值得一提的是,南通中院只拆除行政审判庭当事人席上的显示屏,而民事审判庭内的显示屏依然还在。原审之所以要拆除行政庭当事人席位上的显示屏,其目的是为了便于作弊,逃避监督。

张华还认为,原审判决含糊其辞,事实不清。

张华提供的证据是否与本案有关联性的问题。原审认为“对原告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对其主张的待证事实没有关联性,故不予采信。”张华提供的证据是否有关联性呢?原审没有反驳张华提供证据时的说明,却一口否定其关联性,令人难以信服。

张华提交的证据2,证明南通市政府向南通市港闸区政府下达的交办函,充分证明关押张华确有领导批示,且为港闸区政府获取保存,依法属于政府信息。
张华提交的证据3,即2008年8月27日南通市港闸区联席办公室《关于将张华从南京劝回的情况报告》,足以证明张华确实被限制人身自由,并被秘密关押在宾馆内。对此,所需费用即维稳费。被上诉人必然获取该政府信息。

原审认为:而从原告要求被告公开“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政府派人到南京抓张华,是谁批准的?其被关押在中华园宾馆、南通江海村等地宾馆的费用清单。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政府与秦灶街道办事处对张华实施维稳的费用”等内容来看,明显带有咨询了解的性质,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规定的政府信息。

张华认为,原审的上述判断,明显属于曲解法律。 首先,即使内容“明显带有咨询了解的性质”,也不能据此推断“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规定的政府信息”。对于公民来说,法无规定即自由。法律并没有规定申请不能用咨询的方式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上述条例规定的政府信息是指政府制作或者获取的信息,即为政府信息,与是否用咨询方式申请无关。其次,三项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内容,只有一项是咨询的方式,至少其他二项属于是政府信息公开的内容。原审也没有理由说明其他二项不属于政府信息。原审犯了“以偏概全”的逻辑错误。

汤玉清遭倒卖式截访,证实反腐触及不了截访经济链

江苏省镇江市曾经的劳动模范、屡受政府表彰的养鸡专业户汤玉清女士,在经过牢狱之灾后短暂休养,于2015年6月18日再顿进京伸冤维权,然而等待她的又是被雇佣的黑社会截访回地方拘留10天。

在北京,维权的访民只要到中南海周边邮寄反映情况的信访材料,都会被按照不成文的惯例给送马家楼维稳,然后通知地方驻京办接访。在地方驻京办接访的过程中,基本上都是雇佣黑社会将被维稳对象押回地方,从而形成了一条具有社会主义腐败特色的截访经济链。

当习近平提出反腐要壮士断腕、要刮骨疗毒时,最近又提出要在2020年前让2亿贫困人口脱贫。对习近平主席的决心,很多人认为严重破坏社会公平正义的、腐败透顶当截访经济链会被遏制,但现实又是如此的骨感,足以让2亿贫困人口在2010年前就能够脱贫的巨额财政拨款,依然在维稳经济链上哗哗地流入中共官员与黑社会的口袋!例如汤玉清的这一次被截访。

据了解,从北京乘坐高铁到镇江也就是470元,镇江市驻京办完全可以买票送汤玉清回镇江,但驻京办偏偏雇佣黑社会用专车押送汤玉清回镇江,而据汤玉清家属从押车的黑社会人员口中听到,这一次的押送给了18000元。毫无疑问,镇江当局在申请财政拨款时绝不会仅仅是支付给黑社会的这个数字。而汤玉清为了讨回养鸡场被强征强拆的补偿款,已不下20次被重复截访,如果用这些财政拨款来解决汤玉清养鸡场被强拆的经济损失估计都差不多了。

截访经济链依然存在且流行,说明习、王的刮骨疗毒反腐只不过是拍拍灰尘而已,对孽已形成多年的、具有社会主义腐败特色的截访经济链并没有给予丝毫的伤筋动骨。

3

因外地声援唐荆陵网友来访 深圳郭永丰被当局带走

2015年6月19日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煽颠案在广州中院开庭。全国各地网友闻讯纷纷赶往广州围观声援。

庭审结束后来自湖南、山东网友欧阳经华等人转道深圳拜访网友郭永丰。郭是深圳公民监督腐败监政网友的发起人。因发动广东民间社会揭发政府官员腐败违法情事曾被当局关押劳教。据欧阳经华反映因当局知道有外地声援唐袁王煽颠案网友来访,20曰一早就将郭永丰带走软禁。

这次619唐袁王煽颠案当局大为紧张,对各地网友围追堵截。邵阳新宁的网友罗茜在来广州的火车上被新宁国保截住带回新宁。长沙网友周伟被当局警告不准前往广州。在广州火车站接待各地网友的李小玲被珠海国保手机定位抓回珠海。顺德维权农民代表李碧玉被从广州街头绑架回顺德。开庭当日,有二十余网友被便衣与警察非法绑架关押在越秀山体育场。唐案家属曾被粗暴抓走。广州中院现场仍有百余网友突破围堵,打出标语抗议声援。

上海5.15群体冤民为因祭奠曹顺利而被拘的魏勤联系律师

2015年6月21日,上海5.15群体冤案冤民颜兰英、徐佩玲、石萍、谢金华、金妹珍、吴玉芬、郑培培等专程赶到浙江桐乡又转道海宁,见到了维权律师吕洲宾先生,商议为因祭奠北京人权捍卫者曹顺利女士而被刑事拘留的上海人权捍卫者魏勤女士的会见、解救、辩护等维权事宜。

今年3月25日,魏勤因在上海人民公园内和公园外与20余位维权人士举牌祭奠曹顺利,要求联合国彻查曹顺利死亡真相,举牌内容为:“纪念被迫害致死的曹顺利诞辰54周年”、“上海公民强烈要求联合国彻查曹顺利死亡真相”。3月28日维权网登载:““曹顺利维权团队”上海众成员街头拉横幅纪念曹顺利54周岁生日再次要求彻查死亡真相 ”,而于5月25日遭上海市黄浦区公安拘捕,翌日刑事拘留,关押在静安区看守所。同日被刑事拘留的还有解庆国、郭益贵、谈兰英;两日后王宗泽被刑事拘留;6月3日,毕和英被刑事拘留。此前,4月22日被刑事拘留的沈永梅已于5月21日取保候审;郭益贵也于6月10日取保候审;另获悉谈兰英也将于本月23日获取保候审。

近年,尤其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以来,大老虎周永康在政法系统的余党狗急跳墙、垂死挣扎,疯狂迫害维权人士、维权律师、异议人士、民主人士;如果说从前搞迫害还讲所谓的“程序”,而近年来,连这所谓的“程序”也不讲了,上海5.15群体冤案就是典型案例,长宁区公安用批准10人取保候审的法律条款申报,检查院竟批准逮捕;并于当日又乱用法律条款把其中7人移送至各自户籍所在区公安,了解此案的公、检、法、司人员都说此案“搞僵了”(意即程序乱来,严重违法);至于犯罪事实也是子虚乌有。

从制造个体冤案,到制造群体冤案;从讲程序,到程序严重违法:疯!疯!!疯了!!!

今年1月中下旬刚出狱的上海5.15群体冤案冤民尹慧敏、虞春香、严燕文、郑培培、石萍、谢金华、金妹珍、吴玉芬、颜兰英、徐佩玲等带着在狱中被酷刑严重摧残的病体与上海和外省市的维权人士、维权律师们并肩维权,他们积极为上海1.31群体冤案(1月31日上海千余访民集体到国务院信访办上访后在北京南站候车,当时及过后北京警方都没认为违法犯罪,上海公安却于2月中旬抓捕沈玉青、顾国平、孔令珍、乐峰、刘海林、黄月华)、上海3.25群体冤案即因祭奠北京人权捍卫者曹顺利女士而被刑事拘留的上海人权捍卫者魏勤、王宗泽、沈永梅、解庆国、郭益贵、谈兰英、毕和英和维权人士李玉芳、张翠珠、郎兆刚等冤民联系家属、聘请或联系律师、与公安交涉或控告公安和政府等,他们都尽力而为,他们再次呼吁请求全国各地维权律师、维权公民和媒体关注和支持上海1.31群体冤案和祭奠北京人权捍卫者曹顺利女士群体冤案,谢谢!

呼吁请求全国各地维权律师、维权公民和媒体关注和支持上海1.31群体冤案和祭奠北京人权捍卫者曹顺利女士群体冤案的维权公民名单及联系电话:

颜兰英:18916134088;石萍:13818313059;吴玉芬:13126574716;徐佩玲:18121439381;谢金华:13761738697;金妹珍:13621877658;郑培培:02153963826;尹慧敏:15000791985;严燕文:13816938662;虞春香:13269685635;颜秀兰:18001650595;俞忠欢:18221532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