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千人大集访遭上海当局层层拦截被非法关押,依法治国梦成噩梦

坚持了8年之久的每月底周五,上海访民集体上访中共中央、国务院、中纪委信访办,投诉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政府信访办不作为乱作为的依法信访活动,本月(7月份)遭到上海当局的层层拦截。

早在7月中下旬,上海各区县公安分局的国保、派出所的民警就对各自户籍或居住地的访民进行违法警告,警告访民不准参加每月底周五的集体上访活动,把访民的依法正常上访活动说成是越级上访、违法上访,是党和公安要严厉打击的,等等。其实,它们的警告、威胁行为才是违法行为。

下旬起,上海市和各区县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国保、警察和受雇的社会闲杂人员就在上海虹桥火车站、上海火车站拦截去北京的上访人员,还在火车上、北京南站、北京火车站进行拦截;尽管遭遇警告、威胁和层层拦截,但到了7月31日(月底周五)这日下午,还是有许多(估计逾千)上海访民或冲破重重拦截、或从各自隐蔽的住所出发赶往位于北京永定门西街的“三骗胡同”(中共中央、国务院、中纪委、全国人大信访办所在地),但不幸的是还是遭上海当局北京警察及保安的拦截,被绑架到大巴上押送到新设立的关押访民的位于北京通州的北京市召里接济站关押。

去年11月中共中央隆重推出“依法治国”梦,12月上海当局就枉判5.15集体冤案10名毫无犯罪迹象的冤民8个有徒刑,迎头痛击“依法治国”梦,给习近平一记响亮的耳光。随后采用比以往更严酷的手段打压访民,把访民的“依法治国”梦击得粉碎、成噩梦。

徐佩玲:18121439381;石萍:13818313059;谢金华:13761738697;
颜兰英: 18916134088;颜秀英:18001650595;金妹珍:13162146986;
吴玉芬:13166441832;沈利达:13501819853;刘海林:13918124062;
陈燕燕:13472883876;项文寅、杜青艳:17099239223;
黄月华;丁德元:18721388935.
3

上海人权捍卫者连续声援710被抓捕律师 声言愿与律师同囚

自从2015年7月9日凌晨3点,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王宇律师及“710抓捕律师事件”发生已10多天的2015年7月22日,上海人权捍卫者郑培培、虞春香、吴玉芬、徐佩玲等4人自己用胶带封住嘴巴,手持“大批律师被抓”的字,表情悲伤,站立不说话。

她们认为律师是为广大民众伸张正义争取权利而被抓捕,在这个自称“依法治国”的国家里,警察随时随地法外执行任务抓我们关进牢房,甚至随便开枪打死民众(徐纯合案等)。她们说:“我们被禁止为律师发声,被强迫沉默了10多天,我们能继续沉默下去吗?我们无法保持沉默。”

2015年7月26日,上海人权捍卫者虞春香、吴玉芬、郑培培、石萍(徐佩玲已去北京声援律师)等上街呼吁民众站在正义一边“我们愿与律师同囚”, 这是黎明前的黑暗,讲述被抓律师的遭遇。

虞春香、吴玉芬、郑培培、石萍、徐佩玲等10人在2014年5月份亚信峰会期间被捕后判刑8个月。她们的案子上诉到中级法院已7个多月了,至今没有收到中级法院开庭审理的书面通知。

虞春香、吴玉芬、郑培培、石萍表示愿与下列维权律师同囚:
1、王宇 (北京,锋锐所,7月9日凌晨3:00被带走,被刑拘)
2、周世锋 (北京,锋锐所,7月10日07:30被带走,被刑拘)
3、王全璋 (北京,锋锐所,7月 10日13:00开始未能联络,被刑拘)
4、黄力群 (北京,锋锐所,7月10日 08:30开始未能联络,被刑拘)
5、隋牧青 (广东广州,7月10日23:40 被带走,以煽颠罪被监视居住)
6、谢阳 (湖南,7月11日,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监视居住 )
7、陈泰和教授 (广西,7月13日以寻衅滋事被刑拘,羁押于桂林二看)
8、谢远东 (北京,锋锐所实习律师,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9、谢燕益 (北京,10日下午约谈,12日早上被带走,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10、李和平 (北京,7月10日14:00 被警方带走,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郑培培:02153963826;
虞春香:13269685635;
吴玉芬:13817829343;
徐佩玲:18121439381;
石萍:13818313059;
3

湖南网友欢迎泛蓝谢福林出狱

2015年7月26日,湖南网友在长沙给刚从狱中出来的泛蓝维权人士谢福林接风洗尘。

谢福林是湖南信仰三民主义的泛蓝人士,也是长沙的民主维权人土。因积极参与泛蓝组织的建立与活动,参与民间维权行动,被当局以偷电罪名将他与其弟弟谢树林各判刑六年。谢福林表示其弟弟谢树林遭遇酷刑,在狱中被打聋耳朵,他也曾绝食抗议。

谢表示身体在狱中受摧残需先去医院检查治疗,待身体好转仍会一如既往投身中国公民社会建设行动中去。参加活动的网友有怀化张善光、黎建君,长沙何嘉伟、刘京生、李东卓及访民代表多人。
3

余文生律师向天津公安局递交王宇律师羁押地点所涉罪名的信息公开

自王宇律师2015年7月9日凌晨4时,被警方带走后,半个多月音信皆无,只在中央电视台污名维权律师的报道中,有一闪而过的画面,还有的就是官媒对其肆无忌惮的污名。王宇被当局破门绑架,已经失踪半个月了,对家人没有任何法律文书、通知、决定,严重践踏了王宇律师的基本人权,也严重违反自己的相关法律,实属明目张胆的执法犯法。对此,余文生律师向天津公安局递交王宇律师羁押地点所涉罪名的信息公开的要求,以捍卫王宇律师的基本人权。

余文生律师介绍说:王宇律师作为余文生律师的辩护人,现已失踪十余日,其家人至今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书、通知、决定。我作为取保候审犯罪嫌疑人之身份,王宇律师的当事人,是通过电视媒体知道王宇律师被刑事拘留,是通过网络媒体“知道”她被天津市公安局抓捕。

王宇律师丈夫包龙军律师被抓捕、儿子未成年、父母年迈,其所在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被封,主任周世锋律师亦被抓捕,王宇律师的辩护人李威达律师也不知道她的下落。

我的辩护人不知去向,我作为利害关系人,需要了解王宇律师的情况。在通过其他途径无法了解王宇被羁押地及所涉罪名情况下,余文生律师依据法律赋予的权利,通过网络,于7月25日依法向天津市公安局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天津市公安局对王宇律师羁押地点及所涉罪名进行信息公开。

对于王宇律师的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3

福州当局压案超过5周年,人权律师林洪楠要求法院尽快结案

福建德高望重的福建法炜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律师林洪楠先生,是一位代理过包括“福清纪委爆炸案”、“退役军人陈信滔遭公安联手黑社会抢劫案”、“福建三网民案”、以及福建三网民被构陷的“比巴东邓玉娇悲惨一万倍案”等案的人权律师,今年已经74岁高龄。

就是这样一位为维护国家宪法法律实施而深受社会敬重的人权律师,居然因为已经过法庭公开开庭审理的“福清纪委爆炸案”的两份证据,被福州市司法局以“泄露国家秘密”报复性处罚!已经过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中质证的证据何来涉密?如今“福清纪委爆炸案”被判定冤假错案,亦佐证了当年公安与公诉机关指证吴昌龙、陈科云、谢清、杜捷生等人的证据属于不折不扣的伪证。

为了洗清自己被“处罚”的不白之冤,人权律师林洪楠将福州市司法局告上了法庭。五年前的2010年7月22日,人权律师林洪楠诉福州市司法局乱作为一案在福州市台江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全国各地的维权律师达几十人、已经几百位维权律师抵达福州,要求旁听该打压人权律师的司法丑闻案!而,福州当局居然出动大量公安、便衣、保安等封锁台江区人民法院的所有路口,禁止包括福州市民在内的所有人进入法院500米内的地方,开创了司法秽史的里程碑!让公开开庭审理拦路、封锁、截人等不允许公众旁听的手段成为常态。

当年庭审的经过当然是不言而喻的,正因为此,福州市台江区人民法院居然在长达5年的时间拒不作出判决,即使是“福清纪委爆炸案”已经推翻,涉案第三人昭雪!五周年了,人权律师林洪楠再次向台江区法院发函,要求尽快结案,追责。
3

最高法院现黑法警,重庆访民张家兰被劫持扔郊外

2015年7月20日早上9时50分左右,重庆市云阳县冤民张家兰(身份证号511224196507220863)到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的最高法院,要求到档案室复印自己的484号申诉案件卷宗,却遭遇黑法警执法,被劫持后扔到郊外,还差一点被车祸。

张家兰说:“我和郑忠成到最高法院门口后,要求到档案室给我们调档案,最高法院一个黑没穿警服,也无警号的一个自称是法警的人,叫来一辆辽AA106号的警车,从车上下来4个法警,其中一个警号是010252号,他们把我们劫持上车,到郊外的双庙扔下就走了,我用重庆手机号向北京010110报警,辽警车又返回想撞我们杀人灭口,我们拼命奔逃了一公里以外,才算一逃过一劫。”

据张家兰说,其于2015年4月21日与7月14日曾经两次去最高法院调档案,最高法院档案室的工作人员说调档案要收费,然后张家兰回住地去拿钱,回到档案室后档案就骗其签字,接着说档案已经给张家兰了。到7月14日张家兰再去最高法院时,一个警号为010053号的法警直接掐着其脖子,要其离开。

张家兰是三峡水库移民,由于移民安置款被侵吞而受乡亲们委托进京上访举报。张家兰说:“希望是中央依法治国,依宪执政能够落实,我要公平、公正的法律文书,我们特此要求中共中央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

张家兰电话:13051999762.

因唐荆陵案即将开庭,网络作家徐琳遭强行遣送长沙,湖南人权捍卫者去广州声援唐荆林被阻

2015年7月21日晚上8点30左右,三名国保将网络作家,作曲家,建筑高级工程师徐琳用一辆车牌为“粤OAA323”的车,强行“护驾”送往长沙,据说是全程“护送”。告知的理由是唐荆琳案即将开庭。

徐琳,徐琳祖籍湖南,户口已迁至广州。近两年在湖南长沙工作,是活跃的网络作家和作词作曲家,近年来撰写了很多网络歌曲包括《我在去监狱的路上》《我在自己的祖国流亡》《站在正义这一边》《一人一票》因此收到广东国保的特别“关照”。

2015年7月22日,综合湖南全省人权捍卫者消息,7月23、24日唐荆林案将在广州中院继续审理,湖南人权捍卫者计划组织强大声援队伍前去声援,但是湖南国保提前动手阻拦,很多人权捍卫者被警告不许去广州参加声援活动。

下午4点30左右,湖南何家维在十五分钟之内连续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是株洲方面的肖姓国保,一个是长沙方面的李姓国保,两位口吻统一口气相同,总之传达一个中心思想就是劝阻何家维不可去广州围观唐荆陵案开庭,并说要他尽量劝说其他人士莫去广州,否则后果自负!

通联集资案受害人再次集体到西安市公安局上访

2015年7月21日上午,上百名集资受害人冒着酷暑,再次到西安市公安局上访,要求切实尽快查处五洲迅达公司和通联公司的诈骗行径,追回我们被骗的血汗钱。数千通联集资案投资者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曾于2015年1月到陕西省“两会”会场外求见两会代表,多次集体到陕西省政府、中共陕西省委、西安市公安局上访、请愿,都无下文。

他们介绍说:我们三千多被骗的集资者满怀对骗子公司的极大愤慨、对政府急切期待的心情,向全社会揭露陕西通联合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及其上司西安五洲迅达信息产业有限公司利用网络模式诈骗我们巨额钱财的犯罪事实。

通联公司法人潘朝辉、五洲迅达公司法人张佳清,自2012年10月起以加强机房设备建设为名,在社会上广泛“借款”,利息最高的达到月息3%。到2014年9月、10月,通联公司内部发生各高管提现风潮,公司资金链断裂,不能按合同给投资人支付利息,到期的本金也不能支付,诈骗的行径暴露。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五洲迅达公司骗取的资金多达五六十亿元,仅五洲迅达公司下属的通联公司,骗取的金额就有十五亿元多,被骗的投资者有三千多人,涉及五个省市。

通联公司在向客户“借款”时,没有国家批准颁发的融资《许可证》,所办的营业执照不是进行融资的执照,他们利用群众法律意识淡薄、追求高息的心理,以高利息做钓饵,指使公司业务人员花言巧语百般诱导,使广大集资人上当受骗。

通联公司和五洲迅达公司向客户“借”的款,并不是像他们所说的那样用于发展公司的业务、加强机房设备建设,而是被公司高管放贷、用于个人名下的其它项目或转移。在资金链断裂、诈骗目的暴露后,通联公司法人潘朝辉、五洲迅达公司法人张佳清加紧转移资产,仅潘朝辉给其妻子名下就转款一亿多元,给保险公司转走七八千万元。公司还忽悠、欺骗、拖延投资人员的质疑追讨,并采取黑社会流氓行径雇佣社会上闲散人员,对投资人盯梢、威胁、恐吓,公然散布污蔑、攻击政府和执法司法机构的政策、法规的言论和谣言,妄图阻止破坏我们的维权追款行动,严重影响我们的生命安全和社会稳定。

以张佳清、潘朝辉为首的五洲迅达公司和通联公司,是无任何实体货真价实的皮包公司,是地地道道目无法纪、丧尽人性的诈骗公司。我们自己积攒了一辈子的养老钱、看病钱、买房钱、子女结婚钱、孩子上学钱、下岗职工买断工龄钱、农民的征地补偿款、城中村拆迁补偿款等等,都被这两个“陕西最佳诚信企业”、“陕西最佳创业突击能手”、“陕西最佳利税大户”吞光揽尽!他们的行径给我们投资者带来无穷的灾难!多少人因此倾家荡产,多少家庭亲情撕裂,夫妻反目,朋友成仇,已有三位上了年纪的投资人经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悲愤离世,有几十人因此病情加重在病床上煎熬度日。

我们最初向西安莲湖公安分局桃园路派出所报案,案件现由西安高新分局经侦支队查办。近十个月了,案件侦查的如何?“借”款去向哪里?追回来多少?办案机构不给我们通报,我们反复打问也问不出来。
3

天津维权人士吴刚被抓捕18天无消息,疑与被捕律师有关

2015年7月21日,天津维权人士张云亭(网名:张工)说:7月3日,天津维权人士吴刚,因在天津人大门口举牌被警方带走,至今没有消息,19日,有访民到天津访民经常聚会的“普法花园”时(天津市中心的中心花园),发现那里到处都是警察和便衣,警察对前来的访民说:吴刚已经被逮捕,与被捕律师有关。

信息员试图联系吴刚的家人,但没有成功,后天津其他维权人士说,家人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

据了解:吴刚是天津的一位知名的公民代理,经常代理访民案件,也经常在“普法花园”给访民讲解法律,因而被天津当局列为重点维稳对象。

另据张云亭(张工)说:7月份天津还要抓400访民,截至目前已经约谈几十人,约谈内容主要是要求这些访民不要请律师,要与维权律师划清界限。

大连基督徒周金霞第40次给习近平、彭丽媛传福音遭驱赶

2015年7月21日星期二,本网获悉:基督徒周金霞坚持不断、7月20日,她第40次到中南海前给习近平、彭丽媛传福音。她在中南海门前举起写着:“神爱世人,呼召习近平、彭丽媛。‘自由、平等、公正、诚信是来自神的,‘无神论’生产罪恶、祸国殃民。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辱!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随后被警察驱赶、没收了福音信。此前周金霞曾因在中南海门前传福音被行政拘留10天。

周金霞介绍了这次传福音的情况说:“今天(2015年7月20日),我第40次到中南海给习近平传福音。愿神仰面照亮习近平。上午9点20分左右,我来到长安街对着新华门的马路对面,避开警务人员面向新华门撑着福音信,十多分钟后,警察来问我反映什么事,我说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辱,信靠耶稣、远离罪恶,警察让我离开。随后我来到中南海北侧面对西安门大街继续撑福音信。过了一会儿警察和保安来到,强收福音信,要身份证、查包,说“你信偏了,这是和共产党作对,是不是想让所有人都看到?你违法了,你在这里多长时间了?”他们通过对讲机汇报,得到指示让我离开。我要福音信,警察说‘我们收回去存档。’我自行离开。感谢神!我上了公交车就下起大雨。无所不能的独一真神,愿你祝福中国出黑暗进入光明!愿你仰面照亮习近平!哈利路亚!”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