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向最高院邮寄“起诉江泽民”信件,黑龙江宾县宁远镇18位法轮功学员被拘留15天

据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向本网信息员报称:因为向最高院邮寄“起诉江泽民”信件,2015年7月28曰,在宾县宁远镇凌晨二点开始大规模抓捕,19位公民被半夜在家抓捕,其中一位是法轮功学员的丈夫,并未修炼法轮功,也一同被抓,被拘留10天,其余法轮功学员均被拘留15天.

据当地法轮功学员说:其中两位学员是外地过宁远镇来玩的,也被一同抓捕并拘留15天。

18名被拘留15天的法轮功学员分别为:赵洪荣,张士荣,温海,温景林,兰波,季春霞,修财,修洪军,修洪艳,徐金华,王桂萍,曲学英,李杰,刘淑华,王雪梅,陈建和另外一位不知姓名的是来自外地的法轮功学员也一同被拘留15天, 修贵是法轮功学员杨桂清的丈夫,但是抓捕当天杨桂清不在家,所以绑架了修贵,他并非法轮功修炼者,也被拘留10天。其中王雪梅是宾县长安镇。

当地警察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们不服提起诉讼,没有给一个家属和被处罚者“行政处罚决定书”和“解除拘留证明”,进入家里抓人,也未出示传唤证和检查证。

据2015年7月10日的一份中国邮政集团公司黑龙江分公司的“传真电报”披露:当地邮局被当局规定,一旦收到邮寄地址是两高一访的信件,要专门标识……。

自此以后,法轮功学员邮寄信函被抓捕拘留的事件就时有发生。

因声援屠夫遭抓捕的湖北人权捍卫者尹旭安、王芳、耿彩文或转刑拘 仍暂无确切消息

2015年8月23日,本网获悉:湖北公民尹旭安因声援屠夫于7月28日被抓,现在可能已被转为刑事拘留。同时被拘的耿彩文和王芳依然没有消息。

尹旭安此次被拘留是因为7月25日与耿彩文、王芳众网友在武汉黄鹤楼前穿声援屠夫的文化衫,并拍照上传网络,于7月28日晚被警察从家中带走。

8月2日尹旭安家人从当地派出所处得知其被行政拘留15天,但未收到拘留通知书。尹旭安本应8月13日拘留期满释放,但是家属没有得到消息。其家人于8月14日去大冶市保安鎮上派出所询问情况,之后被告知尹旭安因在拘留所中闹事打架,又增加10天行政拘留,并且不允许家属探视。今日(8月23日)拘留期限再次到期,家属去派出所询问情况,被告知已于上周转为刑拘。但家属依旧未接到刑拘通知书。

另外兩位和尹旭安一起参与声援屠夫活动的湖北公民耿彩文、王芳(均為女士)亦被当局处以行政拘留15天,拘留期滿后又都被转为刑事拘留,并且不许家属会见。

尹旭安长期帮助访民维权,被当局打压多年,今年3月8日,尹旭安在北京被湖北公安丶国保数十人强行带回大冶市,被处以治安拘留15天,其后又被以“涉嫌泄露国家机密罪”转为刑事拘留。在王宇律师的帮助下,尹旭安4月30日得以取保获释。7月25日又因声援屠夫,与耿彩文、王芳一起被抓,后被刑拘。

对尹旭安、耿彩文、王芳等人权捍卫者的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无锡杨国英第三次拘留案今日开庭

2015年8月24日下午2点15分,无锡杨国英诉无锡市公安局锡山分局、无锡市人民政府行政处罚案在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杨国英委托倪文华代理。这是杨国英第三次被拘留而引起的行政诉讼案。

今年大年初一,即2015年2月19日,无锡市公安局锡山分局作出了锡公(八)行罚决字【2015】662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现查明:2015年2月17日,杨国英在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信访,扰乱该地区的正常秩序,被北京公安机关查获并训诫。”并对作出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这是杨国英第三次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其理由相同,即“杨国英在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信访,扰乱该地区的正常秩序”。杨国英认为:

首先,被告所称的“北京中南海周边地区”,其范围模糊不清,没有明确具体的地点。其次,所谓“扰乱该地区的正常秩序”没有具体的内容。第三,所谓“训诫”的事实不存在。退一步说,即使存在训诫,也说明不足以作出行政处罚才作出训诫。故被告以训诫为由,作出行政处罚是不能自圆其说的。第四,该案源来路不明。公安机关不能出示移交手续。

特别应当指出的是,被告公安机关适用法律不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二十条第四项规定,作出处罚。但适用该条款的地点条件是“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或者其他公共场所。”中南海周边不属于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那么,中南海周边是否属于其他公共场所呢?杨国英认为,这里的其他并非包罗万象,须有最高院作出司法解释。公安机关只有行政处罚权,但没有司法解释权。况且,“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有明确的地理位置,但中南海周边是模糊的概念,没有具体的四至位置。

杨国英向被告无锡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申请。市政府维持原行政行为。杨国英不服,依法向锡山区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

庭审中,无锡市公安局锡山分局和无锡市人民政府坚称“杨国英在北京中南海周边上访,扰乱了社会秩序。”倪文华问二被告:“你们一口咬定杨国英在北京中南海周边上访,但杨国英以何形式进行上访?上访的内容是什么?上访的具体地点在哪里?”无锡市政府答:“北京中南海周边没有上访接待站,故杨国英在中南海周边上访违法。”倪文华指出,市政府一方面坚称杨国英在中南海周边信访;另一方面又称中南海周边不设信访接待站。市政府的说法显然不能自圆其说。没有信访接待站,就不可能信访,更不可能因信访扰乱公共秩序。况且,二被告不能列举扰乱社会秩序的现象和后果,显然是无的放矢。

整个庭审过程,争论激烈,到下午5点15分才结束。审判长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四川资阳雁江区法院再次审理张锦英诉雁江区公安局非法传唤案

四川资阳雁江区法院继8月7日张锦英申请法官马康林回避宣布休庭后,8月20日再次开庭审理张锦英诉雁江区公安局非法传唤案。被告雁江区公安局副局长吴基伟出庭应诉,雁江区公安局法制大队大队长陈静雯、雁江区公安局大北街派出所所长胡占勇代理诉讼。

庭审中,审判长马康林说:“根据原告张锦英的申请,我们向证人陈廷浮发出了证人出庭作证申请书,但是陈廷浮没有出庭。另外原告还申请了我们调取原告在北京扰乱公共秩序的视频资料,因不知道是否有这个视频,且我们认为该视频与本案无关联,所以我们研究决定不予调取。”原告张锦英的诉讼代理人吴俊梅提出:“原告申请陈廷浮出庭作证,但是他没有出庭作证,建议法庭向陈廷浮所在单位发出司法建议书,对他进行相应的处分。因为证人的行为导致了法庭无法查清案情真相,致使法院无法依法作出公正的裁决。因为陈廷浮是关键证人,是陈廷浮报的警。”随后,原、被告双方对提出的证据进行了质证,就传唤证是否合法、传唤理由是否成立进行了辩论。

原告张锦英的代理人吴俊梅作如下辩论:

1、程序违法。被告传唤原告,是因为信访办工作人员陈廷浮报警说原告扰乱办公秩序,公安局出示的传唤证却没有写明传唤理由,但在公安局提供的传唤证上,传唤理由是扰乱公共秩序。说明被告是先将原告传唤到公安局,再找理由。
2、办案逻辑混乱。被告在向原告出示传唤证的同时,又向原告出示了由其制作的训诫书,但训诫书写明的发生地点却是北京中南海,训诫的内容是原告几天前在北京中南海周边扯横幅、喊口号,扰乱公共秩序。
3、报警人陈廷浮,身为信访办工作人员,不是对上访人进行疏导,化解矛盾,而是诱骗原告到其办公室进行训诫,导致语言冲突。而陈廷浮却报警说原告扰乱办公秩序。被告在没有对事情进行了解的情况下,就对原告开具传唤证,并殴打原告,是典型的滥用职权。

被告雁江区公安局诉讼代理人陈静雯在辩论时说:“公安局传唤原告是有法律依据,符合法律程序的。公安局在最初出具的传唤证上没有写明理由,但在公安局内部材料上是写清楚的。原告在北京的训诫书,不是本次传唤的事实和理由,只是证实这个事件的来源。“
中午时分,法庭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2013年7月2日,雁江区资溪办事处信访办工作人员陈廷浮打电话给张锦英,说新领导上任,要解决问题。当张锦英来到陈廷浮办公室时,陈廷浮却态度粗暴的大声呵斥张锦英,说其到北京上访,还在中南海周边扯横幅,喊口号是违法的。张锦英据理力争,说其没有在中南海周边扯横幅、喊口号。双方因此发生语言冲突。陈廷浮报警,大北街派出所所长胡占勇带领几个警察来到现场,胡占勇手举传唤证,高喊:“张锦英,你违法了。”几个警察一拥而上,七手八脚的将张锦英抬上警车,张锦英拼命挣扎,遭遇警察殴打,左大腿被划了一条大约5厘米长,1厘米深的伤口。张锦英为此住院7天。2015年4月,张锦英以传唤证没有告知诉权为由,诉讼至雁江区法院。雁江区法院以超过诉讼时效为由,作出裁定,驳回起诉。张锦英不服裁定,上诉至资阳市中级法院,资阳市中级法院经过审理,驳回裁定,指定雁江区法院审理。
3

上海人权捍卫者谢金华“房屋拆迁安置补偿纠纷”案开庭(图)

2015年8月18日下午2时,谢金华诉第一被告: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第二被告:上海华飞置业有限公司“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第19法庭开庭审理,第一被告缺席。丁德元、徐佩玲、石萍、颜秀英等参加旁听。

庭审过程中,原告谢金华的代理人对被告出示的证据“验收证”提出质疑“上面的盖章为什么与施工单位是同一家?莫非是施工单位自己施工又自己验收吗?” 原告代理人又对房屋的质量提出疑问:“房屋保质期从验收之日起计算是不合理的,应从交付给住户之日开始计算。假如一套豆腐渣工程房屋,离验收之日10年后卖给一家住户,这对于住户来说保质期已经不存在,已经消失了。”原告代理人质问被告:“原告把房子质量问题反映给被告,被告却让原告去找物业与施工单位。事实是:原告与物业和施工单位不存在任何的直接关系,该房屋是被告交给原告的,房屋存在的质量问题理应由被告负责,让原告直接去找物业和施工单位,这在法律和道理上都是讲不通的。此时此刻坐在被告席上的被告哑口无言。

庭审结束后,旁听人员走出法庭大楼。丁德元用相机对着正在走下台阶的人群拍了2张照片,警察和保安蜂拥而上强行抢走了丁德元的相机。众人质问警察:“按规定法庭上不许拍照,现在丁德元是在法庭外场地上拍,为什么不可以拍?”但警察仍依杖强势横行霸道地抢相机删照片。

大家走到法院门外手持“冤”字牌,丁德元又拍了2张照片,一名保安叫嚷:“删掉,你把我拍进去做啥?谁准许你拍了?”丁德元问:“我给她们拍照,你凑进去做啥?你自己闯进我的镜头。”保安对丁德元纠缠不清,一群警察赶来强行把丁德元的相机抢走并删照片。一名身穿白制服的人质问丁德元:“你敢对我们拍照?你有什么权力对我们拍照?”丁德元回答:“因为你穿了这身制服,对你们拍照就是对你们的监督,今天你这么嚣张,下次只要你和我在外面相遇,我一定会把你拍下来。你们不许我们拍照,说明你们心虚了。”

 

谢金华电话:13761738697

安徽著名民主人士沈良庆因所谓“在天津爆炸案传播虚假信息”被拘留9天

2015年8月19日星期三,本网获悉:安徽著名民主人士沈良庆因“在天津爆炸案传播虚假信息”被拘留9天

8月18日下午5点40,合肥芜湖路派出所警察以“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名义把沈良庆带走。据了解警察是在他买菜途中将沈良庆拦截,再把他带至家中,其后从家中将他带走。警方没有抄家。最新消息:沈良庆先生被行政拘留9天。他们指控,沈良庆曾在推特中转推:“天津大爆炸,至少死亡1400,失踪700多人”的信息,而将他拘留。

天津大爆炸,爆炸原因、死亡人数、危害物种类、甚至连救援总指挥等等,当局都搞不清楚甚至一问三不知,回答模糊混乱,但当局对民间言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却能一清二楚,令人匪夷所思。当局在天津大爆炸中罪责不容推卸,而其无能令国人愤怒。

对沈良庆先生因言获罪的事件,本网将持续关注。

郭宏伟敲诈公安案开庭,辩护律师因法院违反程序离庭

今天(2015年8月18日)上午8:30分,郭洪伟和经历已经70多岁的母亲肖蕴苓涉嫌敲诈公安、寻衅滋事一案,在吉林省四平市铁东区法院第三审判庭开庭审理。李国蓓律师、幺民富律师、舒向新律师出庭辩护,全国各地的“敲诈”受害者或“敲诈”潜在受害者到法院要求旁听。

曾经果断拒绝送上门的一万元维稳费的湖北人权捍卫者伍立娟说:我们早早来到法院门口,法院门口都已经戒备森严。到开庭时间时,法警违法要求律师接受安检,大家与李国蓓律师不同意。法警一再问:同不同意安检!配合违法辩护无意义!我们坚决不同意安检!法庭不仅要违法对辩护律师安检,还不让证人出庭,很多证人被当地控制,旁听只允许进5人。

由于大部分旁听民众被拒绝进入法庭,大家只能在法院门口等待,也算是对郭宏伟的声援。据伍立娟发出的信息,辩护律师进入法庭没有多久就因为主审法官连续违法,就愤而退出法庭。

郭宏英电话:13756901626。

柳小华电话:18501206918。

上海浦东新区访民傅鹰遭政府持续迫害(图)

2015年8月15日上午9:30分,遭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滥用职权作出10日行政处罚的上海浦东新区访民傅鹰期满释放。无家可归的傅鹰出了拘留所与前来迎接的妻子、嫂子等亲人直接到浦东新区祝桥镇政府讨说法,镇政府无人接待。

据了解:傅鹰的父母生2个儿子,傅鹰和哥哥傅宇。原有房屋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川沙新镇施镇村6队南王家宅45号,是依法批准的农村宅基地私房。该房屋在2009年2月10日遭到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政府血腥、暴力强拆,全家8口人都被打伤(其中连孕妇和八个月大的婴儿也不放过)。当时,付鹰和其哥哥傅宇被以“故意伤害罪”刑事拘留。此次拆迁只是浦东新区“人民”政府打着“机场二期配套工程”的幌子,以拆迁为名实施抢劫。“人民”政府利用权力强行霸占傅鹰父母依法获得永久性使用权的宅基地。失去房屋和宅基地之后,傅鹰的妻子担任照顾年老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傅鹰与哥哥、嫂子逼迫走上血泪上访路。

傅鹰的哥哥傅宇在2010年1月到北京去举报、控告,遭到地方政府打击报复分别于2011年9月份和10月份被拘留5天和10天。并在一些重大节日和重大会议期间遭不明身份的人监控监视。

2012年3月5日,傅鹰去北京举报控告上海市政府渎职,对民生问题久拖不决。于3月7日被上海市政府指派的截访人员送回上海,当日晚上遭浦东新区祝桥镇政府工作人员以送傅鹰回家为理由骗上车(实际上送往临港的一处黑监狱关押)在被送往黑监狱途中,傅鹰发现行驶路线不是回家的路,与车上押送傅鹰的祝桥镇政府工作人员理论并发生冲突,傅鹰被祝桥镇政府工作人员残忍地推出正在高速行驶的汽车,造成傅鹰脑出血、肋骨骨折、肺挫伤、左脚距骨粉碎性骨折。因同车被押人员的大声呼救,傅鹰才被送往医院抢救。家属当日到浦东新区惠南派出所报警:傅鹰遭人从行驶的车中被推出!报警至今已有三年五个月,惠南派出所未给一个明确的答复。傅鹰也一直在南汇中心医院(现浦东医院)治疗,所有一切费用都是祝桥镇政府负责。

2015年8月5日,浦东新区惠南派出所警察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把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的傅鹰从病床上绑架到派出所,并于当天晚上以“寻衅滋事”对其作出10日行政处罚,并强制傅鹰在沪公(浦)()行罚决字【2015】2001517249《上海市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书》上签字捺印。家属与傅鹰失联,去医院才知傅鹰被惠南派出所警察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带走。家属立即到惠南派出所进行交涉,得到的理由是:医院报警说傅鹰侵占他们的床位,所以他们就依法采取行动。家属告诉警察:“傅鹰在医院所有费用都是祝桥镇政府在支付的”。警号058236的警察告知家属:“因为祝桥镇政府已经停止了付费,所以医院才报的案,如果你们不服可以到法院去告我们”。家属觉得不可思议,认为这是天大的笑话:把傅鹰伤害致残的凶手至今逍遥法外,而受害人却进了牢房。同样是同一个惠南派出所对政府工作人员和我们平民百姓的态度截然不同,对于政府工作人员违法犯罪就拖拖拉拉、答非所问、遮遮掩掩!而对至今伤势未康复的傅鹰则可以随便编织一个罪名。本来身强力壮,现年36岁的傅鹰自从受伤后留下后遗症,成了靠拐杖行走的残疾人。对傅鹰及其家庭的抢夺、打压、迫害!这就是所谓的“和谐社会”?“法治社会”?这就是人权比美国好五倍?

本网持续关注傅鹰

 

傅鹰的哥哥傅宇电话18930011781

 

失地农民:江苏省巡视组是骗子(图)

江苏省宜兴市官林镇滨湖失地农民庄秀凤、钱春波、曾志扬三人在2015年8月17日一早去江苏省巡视组驻宜兴市原工商局的办公点,举报违法抢地一案,但发现巡视组根本没有对失地农民反映情况给予重视,甚至有包庇地方政府官员违法的嫌疑。、

失地农民庄秀凤说:我与钱春节波同一个类型,宜兴国土局的所谓批准通知,其通知上的土地征收面积是14亩左右,实际用地是27亩左右,少批多占了13亩,可能是问题不算太严重,巡视组人员一看马上接受他的材料,当我拿出一份批准通知上的土地面积60多亩,实际用地是400多亩材料后,巡视组人员当场就变脸了,拒绝接收。

中央重视巡视工作就要发现问题的,用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讲是要通过反腐来救党的,江苏省巡视组的行为这说明他们依旧是骗上压下,这样的巡视组是老百姓眼中的骗子,更是习近平总书记所称的“砸锅党”。

庄凤秀电话:13771351467.

郭宏伟敲诈公安案开庭,辩护律师因法院违反程序离庭

今天(2015年8月18日)上午8:30分,郭洪伟和经历已经70多岁的母亲肖蕴苓涉嫌敲诈公安、寻衅滋事一案,在吉林省四平市铁东区法院第三审判庭开庭审理。李国蓓律师、幺民富律师、舒向新律师出庭辩护,全国各地的“敲诈”受害者或“敲诈”潜在受害者到法院要求旁听。

曾经果断拒绝送上门的一万元维稳费的湖北人权捍卫者伍立娟说:我们早早来到法院门口,法院门口都已经戒备森严。到开庭时间时,法警违法要求律师接受安检,大家与李国蓓律师不同意。法警一再问:同不同意安检!配合违法辩护无意义!我们坚决不同意安检!法庭不仅要违法对辩护律师安检,还不让证人出庭,很多证人被当地控制,旁听只允许进5人。

由于大部分旁听民众被拒绝进入法庭,大家只能在法院门口等待,也算是对郭宏伟的声援。据伍立娟发出的信息,辩护律师进入法庭没有多久就因为主审法官连续违法,就愤而退出法庭。

郭宏英电话:13756901626。
柳小华电话:18501206918。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