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权捍卫者倪明其、丁菊英家光天化日下遭洗劫

2015年9月27日中秋节,上海人权捍卫者蔡孝敏、刘国芳、韩素芳、杨秀婷、卫佩芳、杨银莲、唐霞珍等买了月饼和水果到居住在上海市浦东公安分局王港派出所的倪明其、丁菊英夫妇。这对年近70岁的老夫妇睡觉睡在派出所活动室里的台球桌上。没有厨房做饭,只好在睡觉的台球桌旁边的一张小桌子上做饭。

据了解:本月22日,上海当局乘丁菊英夫妇二人外出,强行在上海市浦东新区虹盛东路39弄2号601室和602室实施抢劫。丁菊英的丈夫倪明其上午9时许返回家时,在楼下看到自己家的财物被装满一大货车运走了。治安、特保、便衣等人从楼上搬丁菊英家里的私有财产装在车上,警察在场参与其中。

本月15日丁菊英到浦东新区人大控告浦东法院违法执行,请求区人大依法监督浦东法院执行局终止违法执行。21日区人大信访办告知信件转到浦东法院。22日上午突如其来发生了丁菊英家里财物被强行搬走不知去向,门锁换调,无法进家门。

当天下午丁菊英回家后到浦东公安分局王港派出所报䅁,当夜,派出所领导考虑到丁菊英无处居住这一实际情况,让其暂住在派出所的活动室。但住进之后常遭受黑保安的骚扰。派出所副所长朱军,警号021441出面欲将丁菊英赶出派出所。他否认当时派出所让其暂住这一事实,强迫丁菊英承认“自行强行住进”这一虚假事实。因丁菊英不从,021441恼羞成怒,下令让保安将其被子搬出欲将其驱赶出派出所。丁菊英手被拉扯出现紫块当场跪在该副所长面前,据理力争之后她取得成功,副所长021441作出了退歨,自己承认是经其同意之后才入住的,又下令保安将搬出的被子搬进了活动室,副所长自己却偷偷溜走了。

上海人权捍卫者丁菊英请求有良知的人士继续关注其生活现状。
联系电话电话:13248010520
3

中秋节,南通公民何志军与母亲拉横幅抗议南通港闸政府逼迁

中秋节,何志军与母亲在家门口拉出“誓死抵制港闸暴力强征”的横幅,抗议南通市港闸区政府以“协议搬迁”为名,采用停水、停电、断路挖沟、挖墙角等恶劣手段逼何志军一家搬迁。

何志军的房屋位于南通市港闸区永兴街道节制闸村5组。港闸区政府通过其工作人员口头传达何志军家所在地区进行协议搬迁。南通所谓协议搬迁,往往是强制性,经常用威胁手段进行逼迁,民不聊生,怨声载道。

2015年9月23日上午九点许,有二台挖掘机到何志军家周围挖沟成河,故意毁坏农田,还挖何志军家的墙角,企图逼何全家搬迁。何志军立即向110报警。南通市公安局港闸分局永兴派出所赶到现场,带走二名开挖掘机的司机不了了之。何志军扣下了二台挖掘机。次日,突然来了30多人,对何志军进行殴打,并倚仗人多势众夺回了一辆被扣的挖掘机。何志军母亲拼死爬上了另一辆挖掘机,才未被夺走。何志军再次向110报警,并强烈请求警方履行保护公民财产和人身安全的法定职责。警方才决定在何志军房屋周围拉起一圈警戒线。

何志军一家在警戒线内度中秋,如此怪现象还将持续下去。
3

山东临沂暴力强拆,亿元私企两次遭纵火焚烧

2015年8月28日,山东临沂私企“欧亚汽车乐园”收到当地警方的《立案告知书》。至此,欧亚汽车乐园遭野蛮暴力强拆第二次被人为纵火焚烧一案,终于得以立案。

自2012年开始,山东临沂亿元私企“欧亚汽车乐园”遭暴力拆迁,先后多次遭不明身份人员的打砸,还曾被泼粪、和纵火焚烧。

3年来,受害企业老总刘兰欣一直不断在投诉、控告,却始终未果。

2014年,身心疲惫的刘兰欣只得将企业无奈撤离,只留下一个停放着200多辆商品车的货场。

据了解,2014年 6月24日晚,货场院内再次发生打、砸事件。当时闯进来50名不明身份人员,先将值班人员控制,随后开进叉车,将停放在院内的200多辆商品车全部推放至院内东侧,值班人员被暴力非法拘禁长达8小时。

当时,“欧亚汽车乐园”值班人员拨打110报警求助,出警的警察要求企业人员撤出,并承诺“东西不要紧,我们负责!”,值班人员按照警方的要求撤出现场。

2015年3月日17点左右,“欧亚汽车乐园”货场再次被人纵火焚烧,幸亏119消防队及时赶到现场将火扑灭。但存放在货场的200辆商品车已经有16辆被烧得面目全非,其中有小康面包车2辆、哈飞小霸王1辆、哈飞路宝1辆、力帆轿车11辆、羚羊1辆,共计损失约100万元。

当时,企业再次向盛庄派出所报警求助,派出所之后回复“因为案情重大,派出所没有能力办理,已转到刑警队。”之后,他们一直不断在有关部门之间投诉,要求公安机关立案。

欧亚老总刘兰欣陈述:“8月20日,我们找临沂市公安局,向市信访局递交了材料,却被拒绝接收。第二天又到市检察院,市检查院也是拒绝接收材料。25号,我们又到省纪委信访,他们看完材料后告诉我说,这个案子在2015年5月3号就已经转到省公安厅了,然而我们又到省公安厅,省公安厅却说没见这个案子,让我们回去找市检察院。我们一直追,不停的向上反映。

刘兰欣还透露:盛庄派出所没有履行承诺的“东西不要紧,我们负责”。企业搬离后,200多辆商品车由于无人看管,均遭不同程度损坏,不是零件被偷就是车辆被砸,几乎全部报废,加上被烧的16辆,共损失近2000万。”

另据了解,此案在2012年强拆打砸遭焚烧后,刘兰欣投诉控告到公安部,当时就被公安部定性为涉黑案件,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但至今未果。
3

江苏77岁人权捍卫者姚宝华住宅被挖成孤岛

2015年9月25日,本网获悉:今日上午8点左右,江苏常州著名维权人士姚宝华的住宅来了几百号强拆的民工和城管,挖掘机开始在住宅旁挖沟,家中快变成孤岛了。

姚宝华,77岁,江苏省常州人。因土地问题为村民维权十年,四次被刑拘,还被劳教一年三个月。2013年2月刑拘期间,姚宝华查出胃癌,被取保候审做手术治疗。 2014年6月23日,姚宝华因反抗强拆自家房屋,一家三口被以敲诈勒索开发商获刑5年,被送进溧阳监狱服刑。2014年8月18日,监狱方把他送进医院检查,又查出膀胱恶性肿瘤和前列腺癌。8月21日先做了膀胱恶性肿瘤切除手术,医院担心他身体吃不消,前列腺癌手术过段时间再做。现因癌症保外就医。

如今在姚宝华因癌症保外就医期间,姚家住宅面临强拆,被挖成孤岛。他呼吁有时间的朋友能过去围观,也许阻止不了,但是能够见证和纪录这个荒诞而无耻的时刻。

姚宝华女儿姚钦电话13606118767。
地址:常州市钟楼区北巷街道邹家村委会江墅村72号。
3

逾千上海访民第30次国办大集访被押久敬庄集中营

本网获悉:2015年9月25日下午,逾千上海访民不惧上海当局的严厉打压,毅然来到北京集体上访中共中央、国务院办公厅、国家信访局和中纪委信访办,控告上海市政府不作为和乱作为、司法不公、有法不依、违法不究、官商勾结、贪污腐败行为,依旧没有诉理的地方,还是被上海当局伙同北京公安关进了久敬庄集中营,并被收缴了身份证,关押至天黑释放。

此项每月末周五的大集访活动已进行了8年之久,本次是近年来统计的第30次。大集访活动遭受了上海当局一年比一年更严厉的打压,不少访民为此被殴打、关押、拘留甚至劳教、判刑,但广大访民还是不屈不挠坚持抗争。
3

重庆强拆依旧 农民张永金抗议政府抢私产

在2015年8月31日,重庆市江北区郭家沱街道就组织人员,大白天的开来挖掘机对张永金的200余平米的私有房屋进行强制拆除。在拆房之前没公示任何相关法律文件(征地批文,征地公告,强拆公告等等)。据了解,遭政府非法强拆的不仅仅是老百姓的房屋,还有赖以生存的土地。

今年上半年,重庆市江北区郭家沱街道专门对石佛村7组开了几次会,欺骗老百姓说愿不愿意农转非?如果愿意就先让政府把房子拆了,到2018年之前再来补办征收手续,从此可以跳出农门。郭家沱街道就这样伙同石佛村的村干部,一起骗取老百姓去签字,按手印。

张永金说,郭家沱街道的工作人员在2015年8月的时候就开始到每家每户来拉起皮尺丈量房子。到那时都没出示过任何征地批文和拆迁房屋征收土地的公告,安置补偿方案的书面文件也没有。因为没有合法手续,我没同意签订拆房的任何书面协议,结果房子还是被他们强拆。他们这种行为,完全是无视国家法律,法规和征地程序,严重违犯了宪法,物权法,土地管理法以及国家关于征收集体土地的相关文件等等,侵犯了我们老百姓的合法权益。

薄熙来之所以唱红打黑只是红潮未成红朝,与其拒绝制度改革以黑打黑坚持共产思维有关。如今重庆在薄红潮过后依旧黑,则是中共官员共产意识形态拒法治的直接体现。

张永金电话:13350331982。
3

上海人权捍卫者丁菊英合法宅基地房屋将遭强拆 呼吁关注

2015年9月16日上午,上海人权捍卫者丁菊英手持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6月17日作出的浦执字第24487号公告在上海人民公园,向人们诉说自己家庭遭遇公权力的略夺和迫害:

“我是上海市浦东新区唐镇乡大丰村7队受害冤民丁菊英,本户原拥有农村集体土地上总建筑面积1278多平方米合法宅基地房屋,还有承包4亩耕地,一家祖孙三代过着富裕的小康生活。

2002年8月,人为灾害降临,以改革发展为名义,从测量到签协结束只有20夭的时间,官商勾结,警匪一家强逼我老公在最后一夜的凌晨3点半签下货帀补偿协议。其所涉房屋不在上海豪洲发展有限公司的拆迁许可证范围內,不在征地范围內。他们利用诈骗的手段把本户的承包耕地掠夺侵吞,农村宅基地房屋非法拆除,祖孙三代只给44万3千元,我家一夜间变成了脱富致贫的流浪家庭,造成我家生存艰难。我为了维护自己和家庭合法权益,就从那天起我依法走上了艰辛漫长的维权之路。

在维权路上遭受地方政府警匪一家打击报复拘留18次(其中3次刑事拘留)、数百次关黑监狱等迫害。在本户的宅基地上非法建起了一座无立项批准,无土地规划许可证的私类贵族学校 ,侵犯了本户的合法权益长达13年之久至今未归还,法理何在?天理何在?

2013年我突遭非集体土地使用人的唐安公司非法起诉,我依法提起反诉,浦东新区法院民事法庭庭长顾江平,官官相护,权钱交易,徇私舞弊,徇情枉法,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剝夺公民诉讼权,反诉案子不受理,法院庭长顾江平帮腐败份子随便更改诉讼请求,陷害百姓剝夺我的反诉权。侵犯我的合法反诉权,致使我的合法权益遭受巨大损失,还要遭受浦东法院执行庭的枉法强制执行,我近七旬老人,人身得不到安宁,精神受到严重苍伤!

2015年9月7日下午,我收到浦东法院执行庭法官顾悦和唐镇政府恶意串通伪造上海市商品房预售合同假材料,冒名顶替我丈夫倪明其的假签名和倪明其的假印章,胡说倪明其购买房子并交易转让给别人,以用益物权強制执行赶出现居住的房屋,实际用益物权巳经2014年10月8日被上海一中院变更为排除妨碍。浦东法院民事法庭庭长顾江平和浦东法院执行庭故意制造冤假错案,保护腐败恶势力,迫害不在拆迁范围内的我祖孙三代人。使得我家面临第二次无房住流浪街头,具有中国特色无房流浪难民。

腐败分子和法官兴风作浪,腐败份子抢了人民财产与法官串通一气,所以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造成人民群众捅杀法官现象的存在,这与法院,法官滥用职权,违法审案有着密切的关联性。现今他们要对我现居住处強制执行,这不是在逼我去杀法官吗?浦东法院法官逼我成为杨佳式女英雄,如果这后果的发生,这是法官自己造成的!”

据了解:近日,浦东法院的执行法官上门找丁菊英告知了强制执行问题,意味着丁菊英全家即将被法院强制执行驱赶出门。丁菊英家庭在动拆迁中得不到安置补偿且诉控无门。上海当局故意民生问题久拖不决把上访人拖老拖死。到法院提起诉讼不立不裁或是枉法判决。

丁菊英敬请有良知有道德的好心人士帮助关注呼吁,并相互转告,事发时请大家前来围规,见证滥用权力的罪恶!

围观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唐镇虹盛东路39弄2号601室、602室。地铁2号线到唐镇1号出口斜对面乘坐636路公交车到虹盛路虹昌路下,斜对面金枫公寓39弄2号601室、602室。

丁菊英 电话:13248010520
3

中国冤民在纽约联合国大厦前举牌维权 为习近平访美预热

2015年9月17日星期四,本网获悉:离中国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访美还有5天时间,尤其是昨天习近平以“实现人权是人类共同目标”致信2015•北京人权论坛之际,来自于中国上海的王爱莲、张翠萍、马志生、以及江苏、河北等地冤民,于今天(美东时间16日)上午在美国纽约的联合国大厦前,高呼“还我房产,还我人权”等口号,为习近平主席这一次的重量级访美预热。

据悉,习近平这一次访美要在“新型大国关系”、“投资”、“网络安全”等议题上给出惊喜,这些议题中除“新型大国关系”比较高大上、与老百姓生活没有多少直接联系外,“投资”与“网络安全”与老百姓就存在息息相关了,如基督徒王爱莲的恩莲贸易公司遭强拆,就是官僚体制对老百姓投资的私有财产不尊重的具体体现,在网络上对受害老百姓禁言,剥夺老百姓的话语权,这种“防火墙”安全是官僚体制的安全,也就是网络的最大不安全。

基督徒王爱莲是在恩莲贸易公司遭到偷拆,上海闸北区公安不给说法、也就是在中国国内根本没有救济途径的情况下,才到驻美国纽约的联合国“上访”的。其他中国大陆地区到联合国“上访”的冤民,基本都是相同的情况。

王爱莲电话:001-6462405829(美国). 13585739129(中国)。
4

上海市公安局行政复议的信息不公开 人权捍卫者冯正虎提起行政诉讼

冯正虎依法向上海市公安局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及其证据材料,要求公开关于冯正虎向上海市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的政府信息,但上海市公安局于2014年1月21日告知原告:“经审查,您提交的材料不符合《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的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要求,不适用于《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本机关不再按照《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对上述申请作出答复。”

冯正虎不服上海市公安局的信息公开告知书,于2014年4月16日向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起诉,但法院至今既不立案又不裁定。冯正虎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二条,2015年6月13日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又于2015年8月3日用邮政特快专递方式(EMS:1020988597614)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起诉。

此行政诉讼,原告:冯正虎 ,被告:上海市公安局。

本案诉求:撤销被告于2014年1月21日对原告申请的3项政府信息不予公开的告知书,责令被告在一定期限内,提供原告向其申请的3项政府信息。

本案管辖法院: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本案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诉讼条件,原告是行政行为的相对人,有明确的被告,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

本案应当立案登记,但是至今仍是既不立案又不裁定,谁在违反法律?谁在干扰司法?请上一级法院、法律监督部门及法律人评判。

行政起诉状(政府信息告知)

原告:冯正虎,男,1954年7月1月出生,汉族,研究生学历
地址:上海市政通路240弄3号302室
邮编:200433
电话:021-55225958 13524687100

被告:上海市公安局
法定代表人:白少康 局长
住址:上海市武宁南路128号
邮编:200042
电话:021-62310110

诉讼请求

撤销被告于2014年1月21日对原告申请的3项政府信息不予公开的告知书,责令被告在一定期限内,提供原告向其申请的3项政府信息。

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

原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之规定,于2013年12月9日依法向被告上海市公安局邮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及其证据材料,12月10日被告收到。其申请的政府信息公开事项有4项:1. 获取原告冯正虎不服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超期扣押原告13台电脑等大批物品的具体行政行为,依法向上海市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由你局制作的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政府公开信息;2. 由你局依法在六十日内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政府公开信息;3. 由你局依法获取保存的原告冯正虎行政复议申请书和邮寄信封政府信息;4. 申请公开上海市公安局行政职责书面政府公开信息。

被告于2013年12月26日回复《延期答复告知书》:“依据《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第二十六条,经本机关信息公开机构负责人同意,延期到2014年1月22日予以答复,请予谅解。”

被告于2014年1月21日最后答复原告《告知书》:“本机关于2013年12月10日收到您提出要求获取编号:SQ002420447020131210003;编号:SQ002420447020131210004;编号:SQ002420447020131210005的申请。经审查,您提交的材料不符合《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的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要求,不适用于《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本机关不再按照《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对上述申请作出答复。”

原告向被告提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及证据材料完全符合《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的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要求,有申请人的姓名、联系方式、有明确的政府信息内容(如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行政复议决定书等)、有获取政府信息的方式(原告向被告法制办邮寄行政复议申请书的邮局凭证,使被告可以依法向其法制办获取政府信息)。

如果被告是依据已被废止的《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2004版)第二十一条规定,那么原告提出的政府信息内容(如行政复议决定书等)是不适用于《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2004版),因为不属于本规定第八条应当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2008年5月1日实施的新版《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比已废止的2004年版《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的最大进步,就是扩大了政府信息公开范围,增加了“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政府信息。现在,上海市人民政府已在网上已公开行政复议决定书(参见:上海政府法制信息网http://www.shanghailaw.gov.cn ),被告理所当然可以向申请人公开与其切身利益相关的行政复议决定书等政府信息,除非被告是依据已被废止的2004版《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

因此,原告认为,被告为了利用延期答复的权力,在《延期答复告知书》中运用的《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是2008年5月1日起施行的版本,有效的政府规章。但是,为了逃避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时,在《告知书》中运用的《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是2004年5月1日起施行的版本,已经废止的政府规章。但是,《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第三十七条明文规定:“本规定自2008年5月1日起施行。2004年1月20日市政府发布的《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同时废止。”

还有,被告的《告知书》没有履行告知申请人可以行政复议或诉讼权利的义务,应当在告知书结尾写明:“如对本告知不服,可以在收到本告知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上海市人民政府或公安部申请行政复议,或者在3个月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当然,《告知书》上没有写这些文字,不服告知书的申请人依然可以向上一级政府机关提起行政复议,或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33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39条已保障了申请人的复议或诉讼权利。但是,对于被告作为行政机关来说,不履行应当履行的义务是违法的。

依据《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第十一条第(一)项规定,原告要求获取的政府公开信息项目涉及公民切身利益的,应当依法公开。原告申请的3项信息属于国务院《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9条规定的主动公开范畴,应当依法向原告予以公开。但是,被告没有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

因此,原告依法向法院提起行政起诉。请求法院秉承公正的立场,依法独立审理,维护法律,保障人权,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此致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起诉人: 冯正虎
2015年8月3日

附件:

1、原告身份证复印件
2.原告向被告提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3、上海市公安局《延期答复告知书》(2013年12月26日)
4、上海市公安局《告知书》(2014年1月21日)
5、原告向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提交起诉状的凭证(2014年4月17日)
6、《立案法官违法(4):冯正虎向上海静安法院投诉与起诉》及邮局凭证(2015年5月20日)
7、《立案法官违法(6):冯正虎向上海二中院投诉与起诉》邮局凭证(2015年6月13日)

图、上海市公安局《告知书》(2014年1月21日)
3

公安部露宿第八天抗争,姜家文望当局“认清形势不做历史罪人”

2015年9月14日星期一,姜家文重病缰身睡在公安部己8天了,仍在坚持坑争,为讨公道不惜一切代价,倒逼党国官员尊重人权。

姜家文为此发出向当局了:“认清形势,为中华民族大局着想,化解予盾,解决会理诉求,暴政暴力必将被历史的车轮碾的粉身碎骨,遗臭万年,恳请郭声琨部长直面访民的冤情,给出明确的答复,老百姓心里有杆秤,白猫黑猫分的清,不要做历史的罪人”的呼吁。

这几天北京的天气一直不正常,秋雨绵绵,曾经的“被劳教冠军”姜家文先生只能暂避地下通道,物品被淋湿,身体也开始感冒发烧,急需外界的关注与支持。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