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亚莲:上海沈佩兰被逮捕,期间曾遭看守所虐待施刑

自2016年2月22日上海闵行区维权者沈佩兰女士被刑拘后,到昨天3月30日止已满刑拘不得超过的最长期限37天,沈的家人和朋友都急切的关注被无辜蒙狱打压的沈何时可被释放。但3月31日上午,沈的律师告知:沈已被批捕。

此举意味着,对维权者的打压,决不会随着“法治”的口号而收敛,地方政府还会应最近中办国办下发《连续发生群体事件,党政主要负责人将被追责》而加剧假“法”名义对维权者施以新一轮更大强度的力控。

 

但凡中央下发追责领导的条文,每次都会演变成地方政府打压平民的推手和“依据”;而堂堂“法律”成为恶官整治平民的帮凶,早成中国司法伏身权治的“风景”。按以往惯例,此文件下达后,最直接的体现必定又是:截访更厉了,拘留所维权者更多了,各地黑监狱更忙了,特警和特保(外地无业者充当)对维权者施展身手的表演更频了,外地民工上海就业机会增加了,地方政府维稳基金帐面更大了。

 

而中央政府面对此情此景,竟都充耳不闻、视若无睹。这样的中国特色,无疑令人唏嘘!更让人愤慨!

 

2016年2月22日,沈佩兰家门口被马桥镇政府聘用的多个外地人看管,午饭后沈家中突然断电,沈的老公开门欲去查看电源,门外涌入多人,将沈佩兰以“寻衅滋事”名义传唤到马桥镇派出所,家中二台电脑同时被抄走,手续都未出示。第二天,沈即被送入奉贤看守所,但虽经家属多次讨要,公安局就是不按法律规定出具家属通知书,拖了近二个星期才无奈出具,以致家人为沈聘请的律师无法及时会见,也无法为沈送换洗衣服。沈佩兰的合法权利在光天化日下再次被剥夺、被侵犯。

 

无论按联合国人权规章,还是中国的各项法律规定,即使对真正的刑事犯者都不能虐待、凌辱,更不能施以酷刑。但在一党专制的中国,这样的规定对官者痛恨的维权、民运者是不适用的,被关押的维权、民运者如坚守信念和抗拒的,更会遭到毒暴之手,我、我们无数人因此都曾被上刑架。而63岁的沈佩兰,此次也未能逃脱摧残。

 

沈佩兰告诉律师,她被送进看守所时,因抗拒对无罪的她剥光衣服搜身,看守所所长竟命警察将她手铐脚镣锁在禁闭室地上的环扣上,二天半后才将她松绑;之后,又因她膝盖有病无法盘腿静坐而再次以同样手法将她锁了四天。期间沈无法直身且大小便都在身上,皮肤发出疹子,血压上升,痛苦不堪。

 

之后,沈佩兰和律师分别向审讯员和检察院的控告,显然因其的特殊身份而无济于事。

 

63岁的沈佩兰之前已因维权而多次被软禁、被拘留,还多次因抵抗非法软禁被伤骨,但她依然不改讨还公道、与官场腐恶抗争到底的初衷和决心,故被列入地方政府的眼中钉名单之一。最近,北京上海联手打压每月底上海访民大集访的行动屡屡无功而返,作为执政当局不反思逼民激愤的根源是官商勾结侵害民权,却将大棒挥向受侵害者。

 

就在今天,又有上海多个维权者被警方从家中带走,如黄浦区老西门街道的周坤等,显然是对集体访镇压和防范清明节集访高潮恐吓手段的继续。

 

不追究违法和失职、渎职者的责任,反胡乱寻找出气者、关押有冤人,这样的施政手段赢得的只会是民怨冲天!只会是更大范围的反弹!

 

清明时节雨纷纷,维权冤者欲断魂。借问法治何处有?大大直指权之手!

 

马亚莲(手机:13761265924)

2016年3月31日

又到清明时节,众维权人士缅怀赵紫阳祭奠杨佳

离2016清明节越来越近,各地维权人士开启了一年一度到福田公墓祭奠杨佳,缅怀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活动。

2016年3月29日,来自于河北省保定的蔡志国、李凤华、赵云,以及黑龙江的王清臣,辽宁的文革中押刑场陪毙的老“反革命”赵振甲,山西的王利军,河南的胡大料等维权人士,从早晨出发,先到“中华世纪坛”,举“最腐世纪”之牌,表达对专制腐败体制的不满。

继而,大家又到福田公墓,祭奠2008年7月1日因维权无门,被逼上“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而到上海市闸北区公安分局怒杀6个公安之路的杨佳。最后,到富强胡同6号,缅怀因支持反腐与改革被罢黜的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

杨佳事件8年过去了,人们只有看到公安不断加强安保措施而没有对该事件的根源做深刻反思,更没有看到公安在超越法律的维稳中有任何的检点。人们从没有把杨佳当作犯罪,而且每年都会在清明时节自发去祭奠,究竟是人们的价值观错了,还是这些政府机关的平时造孽太深?

当今,为了利益集团不法利益而践踏法律的维稳与依法维权愈来愈水火不容的事实,也让人们不得不缅怀开明的前总书记赵紫阳!清明节追问:如果赵紫阳当年没有被罢黜又会怎么样呢?

蔡志国电话:13240031559。

王清臣电话:17081895464。

李凤华电话:15010709839。

胡大料电话:13121376929。

王利军电话:13513522765。

赵 云电话:15010709839。

冯正虎起诉上海边检站违法限制其出境

自2015年7月9日大逮捕律师至今(2016年3月23日),共有36名律师、其子女及人权捍卫者被限制出境。2015年10月5日,冯正虎在上海浦东机场也被违上海浦东出入境边检站警察法限制出境,若超过2016年4月5日不起诉,就将视为自愿放弃依法维权的诉权、默认违法的行政强制措施。冯正虎于3月21日上午亲自去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交起诉状,但立案庭长童凌法官不敢接收,于当日用邮政特快专递方式(EMS:1082650448908)提交,3月23日法院签收。

冯正虎诉讼的意义不在于输赢,而是伸张正义、主张权利,给民众一个用法维权的示范,督促政府遵守法律、保障人权。

 

行政起诉状

 

原告:冯正虎  男,1954年7月1月出生,汉族,研究生学历

身份证:310108195407012452
住址:上海市政通路240弄3号302室
邮编:200433
电话:13524687100

被告:上海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

法定代表人:施 健  职务:站长
住址:上海市申滨南路666号
邮编:201106
电话:021- 31366666

诉讼请求

1、依法确认被告禁止原告出境的行政行为违法。

2、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3800元人民币(机票退票、签证等费用)。

3、判令被告向原告书面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

 

事实与理由

 

原告是上海市民,准备去日本探亲旅游,持有合法的护照及签证,已购一月内往返的飞机票。2015年10月5日在浦东机场乘中国国航CA919航班于14:15起飞,上午10:54办理了登记手续,托运行李,领取登机牌,确认座位45A。原告的妻子及朋友陈启勇、童国菁到机场送行。

 

下午约12:30原告进入浦东机场海关,在浦东机场出入境边防检查站被上海边检警察禁止出境。边检支队长胡世云警官(警号034525)告知原告:“北京公安局的通知,根据《出入境管理法》第12条第5项,你出境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在场还有两位警察(警号:035697、035697),其中一人手持微型摄像机在摄像。

 

原告要求出示书面通知,胡队长觉得原告讲的有道理,答应原告再去交涉,直到14:15后飞机起飞了,胡队长回到办公室,他告诉原告:他一再争取,但北京市公安局不肯出示书面通知。北京市公安局与上海浦东出入境边防检查站警察没有出示法律规定的文书就不准许原告出境,这是违法的。

 

离开边检站,原告就在机场里办理退票手续,但航空公司、售票公司都要求原告出示原告被禁止出境的证明,他们认为:现在是依法治国,既然是政府决定,应当有一个书面的通知,否则谁都说不清,或许有可能是私人借公报复。原告也觉得奇怪,北京市公安局是否有这个通知?或许,又是一次瞎折腾。

 

原告花费近半年的时间对冯正虎被上海浦东出入境边防检查站警察限制出境的事件进行取证调查,得出判断:上海浦东出入境边防检查站限制冯正虎出境的行政行为是违法的。其事实及法律依据如下:

 

1、被告违反《出入境管理法》第12条第5项之规定。

 

该规定:“中国公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准出境:……,(五)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国务院有关主管部门决定不准出境的;……。”但是,被告一再表明是北京市公安局口头通知不准原告出境,而不是公安部或国安部。北京市公安局是隶属北京市人民政府的地方公安部门,不是国务院有关主管部门,无权决定原告不准出境。原告的户籍所在地在上海,又是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境,应当由上海市公安局管辖。因此,被告限制原告出境的行政行为适用法律错误。

 

2、跨省的北京公安局口头通知,无凭无证,与法不符。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国家安全部颁布的《关于依法限制外国人和中国公民出境问题的若干规定》的相关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国家安全机关及公安机关对某些不准出境的外国人和中国公民,需在边防检查站阻止出境的,应填写《口岸阻止人员出境通知书》。被告行使限制原告出境的权力时,不仅适用法律错误,还没有北京市公安局限制冯正虎出境的通知书。说是北京市公安局的口头通知,无凭无证,谁知道?事后,原告于2015年10月8日依法向被告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获取决定冯正虎不准出境的文件或被告具体实施不准冯正虎出境行政行为的书面决定或证明书。但被告至今无法答复,原告已于2015年11月27日向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诉被告行政不作为。

 

3、关于冯正虎不准出境的决定或通知属子虚乌有,被告限制原告出境的行政行为属违法。

 

原告于2015年10月8日依法北京市公安局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获取北京市公安局决定不准冯正虎出境的通知书,北京市公安局回复三次补正申请告知,持续三个月时间最后还是不肯承认有限制冯正虎出境通知这一回事。原告又于2015年10月16日依法向公安部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获取公安部制作或保存的关于冯正虎出境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并决定不准冯正虎出境的文件。公安部也不肯承认有决定冯正虎不准出境的文件,并以涉及国家秘密为由拒绝公开应当公开的政府信息。其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第十五条第四款规定,从上海机场边检警察向冯正虎正式公布限制其出境的决定内容时即视为解密了,已解密的政府信息,就应当依法公开。原告于2015年11月11日依法向国家保密局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国家保密局回复:关于冯正虎出境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并决定不准冯正虎出境的文件内容属于国家秘密的文号及文件不存在。最后,2016年2月29日原告又向国务院申请裁决诉公安部行政不作为。原告历经半年时间向相关政府部门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至今没有一家承认制作或保存关于冯正虎不准出境的决定或通知,所以被告实施限制原告出境的行政强制措施属违法。

 

综上所述,被告对原告采取限制出境的行政强制措施是违法的,而且造成原告名誉、精神及经济上损害。依据《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一)项、第四条第(四)项、第七条、第三十五条之规定,被告应当对原告的损害予以国家赔偿。其具体赔偿如下:

 

1、被告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3800元人民币。其中,机票及保险费3200元、日本签证代理费400元、10月5日机场来回车费、午餐费200元。

 

2、被告向原告书面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

 

为了捍卫公民出境权,维护法律的尊严与权威,原告依据《行政诉讼法》相关规定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依法立案,秉公司法,支持原告的诉请,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此致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起诉人:冯正虎

2016年6月21日

 

附件:(冯正虎被限制出境一案的证据)

 

1、2015年10月5日冯正虎在上海浦东机场被限制出境

2、冯正虎赴日探亲旅游的签证
3、冯正虎的往返机票及其付款发票
4、冯正虎被禁止出境退回托运行李的凭证(CA230167)
5、浦东机场国航公司提供的因不准出境而无法登机的内部记录
6、证人:送冯正虎出国的陈启勇、童国菁及上海浦东机场出入境检查站分队长胡世云警官(警号034525)
7、向北京市公安局、公安部、国家保密局及其他国家机关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行政复议所获取的证据材料(庭审前提供)
8、原告身份证复印件

两会维稳,无锡捍权女士程茂娟被枉法拘留10日释放

2016年3月25日,本网获悉:两会维稳,无锡捍权女士程茂娟被枉法拘留10日释放。

2016年3月25日上午9时许,无锡市滨湖区为父伸冤遭打击报复的捍权女士程茂娟被无锡市滨湖区公安分局枉法拘留10日获释。

2016年3月14日,程茂娟在南通市被截访,后被无锡市滨湖区公安带回,15日被以违反监督管理规定为由,被滨湖区公安分局行政拘留10日,25日上午,无锡维权人士前往迎接,程茂娟拉出“无锡‘共产党’:腐烂、变质,恶毒胜日寇”的标语,控诉无锡当政者的暴虐行径。

程茂娟是因为父亲抗战老兵的待遇被无锡剥夺而上访,在为父伸冤的过程中,遭到无锡当局维稳人员殴打,致手骨、股骨、手臂断裂,已构成伤残。

两会维稳,无锡71岁彭兰英遭惠山公安分局关押黑监狱22天

2016年3月25日,本网获悉:两会维稳,无锡71岁彭兰英遭惠山公安分局关押黑监狱22天。

 

2016年2月26日,无锡惠山彭兰英在北京火车南站被无锡市驻京信访工作组(非法机构)截访,后被押到位于丰台区的京华宾馆,即无锡市驻京办的老巢(非法拘禁访民的黑监狱),然后驻京办雇佣黑车黑保安,将其绑架到无锡,27日中午直接押到无锡市公安局惠山分局洛社派出所,副所长沈明抢走她的手机和所有随身物品,民警强制将其关押到审讯椅上,彭认为自己没有违法,坚决不从。28日晚饭后,民警将其换到一个没有监控的房间内,直接29日下午4时许,派出所用警车将其押送到位于洛社镇先冯弄28号的友家宾馆,将其关押在一个小房间内,民警、保安和城管共2人分四班进行看守,不让出门,窗户也不让打开,吃饭是外面送进来。

2016年3月18日上午10时许,看守她的人全部离开,她就自行回家,届时,她已经被非法拘禁22天。

上海虹口法院拒民众旁听姚敏华诉公安非法拘禁案,审判长遭申请回避

2016年3月24日星期四,本网获悉:昨天(3月23日)下午2点,上海维权人士姚敏华在上海虹口区法院诉被告虹口公安分局非法拘禁一案,众多维权人士前去学法旁听,虹口法院门口保安阻拦不准进入。

姚敏华要求审判长公开审理请旁听者进法庭,被审判长拒绝后,姚敏华申请该审判长回避,故今天庭审暂停。依法维权,报团取暖,抗争才会胜利。

附: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行政审判笔录 (姚敏华记录)

时间:2016年3月23日   下午 2:00点

地点:第十八法庭

合议庭成员:审判长  黄宇姣

代理审判长 张忠 唐尚德

书记员     何宇欢

书记员宣读法庭纪律(略  )

核对到庭当事人身份情况。

原告:姚敏华,女,1958年5月25日出生,汉族,家住本市虹口区江杨南路……。

被告: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嘉兴路派出所

法定代表人:(局长未到庭)由嘉兴路派出所的副所长代替出庭。

委托代理人:不详

审: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现在开庭,今天对原告姚敏华诉被告虹口区公安分局的行政拘留处罚一案进行公开审理。

审:如果认为合议庭组成人员及书记员与本案有利益关系,可以申请回避。原告是否需要申请回避?

原:我需要申请回避。

审:原告要申请哪位回避。

原告:你,审判长(原告气愤的举起手指向审判长)。

审:要求审判长回避的理由是什么?

原告:(义正言辞的回答)理由很简单:1.把大的、空闲的法庭关闭着,提供给我们只能坐8个人的小法庭。2.你阻扰我们公民学法、懂法。所以我要你审判长回避。

审:审判长是否回避要由院长决定。

(说完退庭去请示院长,约十几分钟后)副审判长出来宣布:“院长不在,休庭延期审理。”

以上开庭笔录是当事人姚敏华真实的记录并提供(因为法庭书记员何宇欢不提供庭审记录)。

 

当事人提供:姚敏华

2016年3月24日

北京著名人权律师张凯今日获释

2016年3月23日星期三,本网获悉:北京著名人权律师张凯今日获释。张凯晚上在其微信上发布了他已回到内蒙老家的信息,并对关注他和帮助他的人们表达了感谢。

张凯律师因帮助浙江省基督教徒在全省大拆教堂十字架运动中维权,2015年8月25日被温州警方抓捕,并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为境外窃取、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监视居住6个月,于2016年2月26日变更为刑事拘留。

张凯父母张志民夫妇曾在2月28日发表声明:“张凯已于2月26日21时变更为刑事拘留,后面的情况不明,一切交给主掌控。对于这样的处理,作为父母的我们, 心情十分焦急,但我们相信张凯是无辜的,希望政府尊重法律赋予他的权利。希望温州警方能够依法办事,希望张凯能够尽早与家人团聚。谢谢所有关心张凯的朋友。”

此前,张凯律师遭受巨大压力的情况下,在官方电视台认罪,外界普遍认为随后会取保候审,未曾想,官方所说的变更强制措施竟然是转为刑事拘留,当时令人不解。而今日张凯获释,令人们稍感欣慰。

 

对于其他仍被羁押的人权律师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著名人权捍卫者郭飞雄在狱中第一次得以律师会见 身体健康不理想但精神良好

2016年3月22日,本网获悉:今天下午,代理申诉的李金星律师和张磊律师在广东省阳春监狱第一次会见了郭飞雄。郭飞雄是2月22日被送往阳春监狱服刑的,至今已经一个月。

张磊律师介绍说:“郭先生身体健康并不理想,脸色非常苍白,但精神良好,理念坚定,会见交谈在多名狱警近距离监视监听之下隔着厚玻璃通过电话进行,他与律师沟通了申诉的初步设想,表示他会坚决申诉到底。另外,他感谢外界的关注,向所有的朋友问好。”

 

郭飞雄先生曾多次遭遇当局酷刑。他本次于2013年8月8日被关进广州市天河看守所,没有得到一天放风,此状况已经持续超过2年半,令人发指,而律师多次控告无果。律师们认为:这是和平时期最严重、最恶劣、最赤裸裸的侵犯人权事件。《看守所条例》第25条明确规定:“人犯每日应当有1—2小时的室外活动”。

 

而郭飞雄上次入狱也曾遭受令人发指的残暴酷刑,2007年郭飞雄刚进梅州监狱的时候,狱警让他抱头下蹲,他不接受,狱警就指使另一个在押人员打郭飞雄,从楼梯上用脚踢到楼下,打得郭飞雄满地滚,直到在场的200多在押人员发出嘘声,才有管理人员出面,说不要弄出人命,打手才住手。

 

对郭飞雄先生狱中状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王建芬提交三十四份申请书,无锡羊尖镇借故推卸被举报

本网获悉:2016年3月21日,3月21日,无锡市锡山区羊尖镇王建芬向锡山区监察局提交了举报信,请求查处锡山区羊尖镇人民政府拒绝公开政府信息的违法行为。

自2015年初起,王建芬陆续向镇政府提交了内容不同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内容包括申请公开:“2015年公务车数量的信息”、“公开羊尖镇2013年三公消费按上级规定的标准,该上级部门名称及标准的具体内容”等内容一目了然的各种政府信息,一共34份。羊尖镇政府为此焦头烂额,不胜其烦,竟然于2015年11月2日,一日之内就向王建芬送达了34份《政府信息公开补正申请告知书》,一概以“未明确特定政府信息的文件名称、文号或者其他特征描述”为由,要求补正,其实质是刁难,以达到拒绝公开上述政府信息的目的。

对于羊尖镇政府蛮横、冥顽、故意刁难的行政行为,王建芬选择其中四份《政府信息公开补正申请告知书》向锡山区人民政府提起了行政复议申请。

2016年3 月5日,锡山区人民政府作出了 “【2016】锡府行复3号”、“【2016】锡府行复3号”、“【2016】锡府行复3号”、“【2016】锡府行复3号”4份行政复议决定书。载明:一、撤销被申请人(羊尖镇政府)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补正申请告知书》;二、责令被申请人(羊尖镇政府)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十五个工作日内重新作出答复。

尽管王建芬行政复议大获全胜,但她认为监察局应当对故意刁难申请人的领导和责任人依法予以查处,以儆效尤。

王建芬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33条、第35条,《江苏省政府信息公开暂行办法》第25条、第26条、第39条,《江苏省政府信息公开工作过错责任追究办法》等相关规定,向锡山区监察局举报,请求其履行监察职责,对羊尖镇人民政府分管信息公开的领导人依法予以查处,并将查处结果书面告知举报人。

维权人士刘杰被拘禁于医院,报警后警方说需等上面通知

今天(2016年3月20日)早上,本网信息联系到黑龙江省农垦维权人士刘杰的家属,了解到目前刘杰仍然被北安维权人士控制在北安市人民医院中,亲属冲破阻拦前往探望,并设法拨打了110报警,但警方前去调查后,回复说仍需等上面通知。刘杰病情危重,急需转院前往北京医治。

据刘杰的孩子跟本网反映:昨天我堂哥、我老舅又去看我父母了,我们黑龙江逊克农场公安局的人在看守着我父母。他们不让我母亲转院,也不让打电话与外界联系。我母亲昨天用我堂哥的手机报110了,黑龙江农垦北安公安局来人在做调查,听我堂哥问逊克农场公安局的人的意思说,还需要再关几天,得等上面通知。

目前刘杰已经出现吐血及昏迷情况,病情危重,急需转院到北京的大医院抢救治疗,而北安医院基本不提供治疗。所以,晚转院一天,生命危险就大一天。刘杰本人及家属呼唤中共当局本着人道主义精神,马上停止对刘杰的违法维稳拘禁,立刻让刘杰转院到北京大医院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