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众人权捍卫者上街举牌声援郭飞雄——“我们与郭飞雄站在一起”

2016年6月30日,本网获悉:七一前夕,上海人权捍卫者上街举牌“我们与郭飞雄站在一起”,要求广东省阳春监狱立即停止迫害并立即让郭飞雄保外求医。

上海人权捍卫者周炎、周洪宝、李治平、惠顺英、沈兰珍、王宝妹、刘本秀、陈文龙、刘国芳、颜兰英、颜秀英、韩素芳、张平、邱蓓、李品芬、魏勤、石萍、徐佩玲、丁菊英、丁德元、陆国芳、殷振华、郑培培、万文英、叶桂香、吴玉芬、陈建芳等请求郭飞雄立即停止绝食,决不再伤害自己,一定要保重身体迎接黎明的曙光。

起因源于广东省国保局和阳春监狱共同利用郭飞雄病弱需要救治的时刻,暗中对他下毒手,在家人不在场的情况下,阳春监狱强行给病弱中的郭飞雄做肛检,并录像,还威胁他要把录像发到网上去。随后监狱就强行郭飞雄他剃光头,并语言威胁,命令他“见到警官要抱头蹲下像个虫子。

郭飞雄:原名杨茂东,1966年8月2日出生,湖北省谷城县人,网名郭飞雄,独立作家,著名人权捍卫者,南方街头民主运动的重要参与者和领导者之一。因参与社会运动及维权被多次刑拘并酷刑。2013年,因参与组织同年1月7日—9日在南方周末集团办公楼前围观声援南方周末职工抗议新年献词被改事件,以及2013年4月,积极组织和促动八大城市街头举牌,敦促全国人大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活动,被当局视为是该活动的组织协调者之一,遂于2013年8月8日被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刑拘;同年9月11日被广州市天河区检察院以同罪名正式批捕,被羁押于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2年3个多月。2015年11月27日,此案在天河区法院开庭,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和“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2016年2月22日被送往广东省阳春监狱服刑。在服刑期间病情恶化得不到治疗,因此,郭飞雄进行无限期绝食抗议。

杨茂东(郭飞雄)中国政治犯关注(CCPC)编号:00056

广东省阳春市松柏镇1号大院邮编529615

广东省阳春监狱 囚号:4412029461

冯正虎:谁怕冯正虎做150件行政案件的公民诉讼代理人?

2016年6月28日上午9:00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第21法庭公开审理上海莘庄失地农民50位当事人诉上海市闵行区政府土地纠纷一案(政府信息公开),共计150个行政案件。同日的第21法庭上午9:15审理另一件民事案件【(2016)沪01民终5198号】。

150个行政案件的主审法官是姚佐莲一人,用简易程序审理。15分钟内,审完150个行政案件,上海法院又要创造新的迪斯尼纪录,审判速度超音速。法院的意图相当清楚,让150个行政案件草草走过场,既有政绩,又有业绩。受伤害的是,这50位作为原告的失地农民,还有法律的尊严。

50位原告不服法院的欺弄,决定全部委托冯正虎出庭诉讼,而且获得50张当事人所在社区的推荐函。我决定接受委托,作为50原告的独任公民诉讼代理人出庭诉讼,面对独任审理的法官姚佐莲与被告闵行区人民政府,全力维护原告当事人的利益。我已经研读了被告提交的150份答辩状及相关证据材料,包括法院的材料一起有1966页,厘清诉讼问题,查明被告的违法事实,结合法律规定,草拟了代理词,有信心打赢这场官司。

上午8:30,我与大部分原告当事人一起抵达一中院。今天很特别,主管一中院行政审判的孙敬沪副院长在法院安检口亲自把关。一位书记员拿着名单一一点名,点到名才可以进入法院。而且,第21法庭一律不准其他人旁听,有大批法警守卫。孙副院长见到我,先请我不要排队通过安检进入法院,在一边等候,让原告进入后再让代理人进入。

过一会儿,孙副院长告知我:“法院不准许你做原告的诉讼代理人。”我当即回答:“你的说法没有法律依据,按照法律规定,我已得到当事人所在社区的推荐,有当事人的授权委托书,应当可以成为当事人的公民代理人。而且,2011年我已在上海崇明法院做过人身伤害赔偿案的原告公民代理人,最后胜诉。”

我拿着原告朱仁昌的材料告诉他:“今天这位原告已85岁高龄,生病无法亲自来法院,我是他的特别委托代理人,若我不能进法庭,他的诉讼权利马上就受到侵害。而且,今天我不仅是他一人的委托代理人,而是50位原告的诉讼代理人,除了我一人,没有其他公民诉讼代理人。” 沈副院长很不满地威胁道:“你够狠的。以后法院门不会对你开放。”我当即回答:“原则问题,我不会让步的。”我清楚法院对自己的报复,无非就是不让我立案剥夺诉权而已。

沈副院长发话了,谁还敢放我进法院?我也没有打算为了维护公民诉讼代理权与法官吵架,沈副院长剥夺了我的公民诉讼代理权,其实真正伤害的是50名诉讼当事人的诉讼权,让这些大字不识、不懂法律的失地农民在法庭上失去法律的援助,处于一个极不公平的诉讼地位。他们若不抗争,不维护公民诉讼代理权,我是做义务的,何必操心? 我不争不吵,在法院安检口静坐等候。

十位原告及三十八位原告的亲属代理人进入法庭,向法庭提交了原告新增加的证据材料、委托冯正虎做公民诉讼代理人的授权委托书及社区的推荐函后,开始向法官发问,要求法官让他们的诉讼代理人冯正虎进法庭。在法庭里,1个被告有三位诉讼代理人,而50名原告却没有一位懂法律的诉讼代理人。原告对司法不公非常气愤,有的提出法官回避,有的不停地抗议,有的悲愤而痛哭,法庭在乱哄哄中持续2个小时多,最后的庭审笔录只有1个半人签名并写上反对司法不公正的意见,其他人全部拒签。

我在法院门外,一直等到所有的诉讼当事人平安走出法院,大家在一中院门前留影纪念。今天是一场特别的庭审,法官违法,原告护法。法官只有在尊重法律、尊重诉讼当事人的基础上,才会有公正的审判。150个行政案件强行审理,草草过场,与草菅人命有何区别?这场庭审大跃进不是一中院的光荣,是一中院的耻辱。受伤害的当事人会问责到底。

冯正虎 

2016年6月29日

湖北潜江市数万民众游行示威抗议建农药厂

2016年6月27日星期一,本网获悉:今天(6月27日)清旱7点多钟,湖北省潜江市数万市民冒雨打着横幅呼喊“保卫潜江”,抗议在潜江建污染严重的农药厂,目前游行正在进行中。

民众说:如果潜江人民没有任何反应的话,这次的农药厂一旦落户,我们面临着要么搬出潜江,要么病死在潜江的困境,祸及子子孙孙!坚决抵制建高污染企业!

对于潜江市民众为环境生存权的抗争,本网将持续关注。

因雷洋案 人民大学被北京警方重点监控

2016年6月27日,人民大学在校学生李航(化名,女)向本网介绍说:由于关注校友雷洋离奇死亡案,人民大学被北京警方列入重点监控单位,公安便衣日夜在校园本部溜达。

在雷洋七七吊念日间,人民大学部分校友原计划在该校的1958茶楼聚会悼念,但是警方获知消息后,派出很多便衣提前在该楼布控。与会师生发现后,被迫转移聚会地点,但是还是被警方跟踪并骚扰。不过,与会师生认为聚会不违法,对其不予理睬,同时他们决心对雷洋案件跟踪下去,尽人大校友之援助义务。

李同学说,人大法学院的部分师生对雷洋案进行了研讨,该案疑点很多,警方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但是他们分析,检察院极有可能以渎职罪起诉涉案警察,如果这样的话,罪过就轻多了;如果这样的话,对受害人极度不公,也是对法律的破坏。

最后,李同学说,在大变革来临之际,人民大学的校友要敢于担当社会责任,不能再容忍黑暗继续下去。警方的违法监控只能带来更大的反抗,克服恐惧是公民的自由。

陈云飞被控寻衅滋事案将于6月30日在成都开庭审理 仅给家属两张旁听证

2016年6月24日星期五,本网获悉:四川著名人权捍卫者陈云飞被控寻衅滋事一案将于2016年6月30日在成都武侯区法院13法庭开庭审理。

据陈云飞案代理律师冉彤律师介绍:“陈云飞被控寻衅滋事一案,定于6月30日10时30分在成都市开庭。我和陈云飞的交流中,他否认所有有罪指控。我和法官的交流中,法官很客气的说保留的座位少,只能为陈云飞家人提供两张旁听证。我回答,法庭是法治教育的课堂,公开审理的案件公民都可依法旁听,这种政府找人占坑的做法不好。这样做,既违反宪法、法律,也和执政党‘三严三实、两学一做’活动倡导的密切联系群众、求真务实的精神相抵触,这种做法是不可接受的。”

2015年3月25日,陈云飞因与维权公民20余人到成都市新津县为当年的六四死难学生肖杰、吴国峰扫墓,遂在返程途中遭到上百名持枪特警的围追堵截,3月26日即被四川省新津县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2015年4月30日,被以同罪名正式批捕。

后成都市检察院接受了冉彤律师意见,取消了对其煽动颠覆政权罪的指控,将案件下移武侯区检察院。起诉书中吧,其案件主要是针对陈云飞搭灵堂批评武侯区政府等维权活动进行了指控,指其涉嫌寻衅滋事罪。

附:陈云飞简介(来源:中国政治犯关注CPPC)

陈云飞(CPPC编号:00249)1967年8月13日出生,四川省达州市达县人,个体农场主和农艺师,民主“业余驯兽师”,四川“民主行为艺术家”,著名维权公民、异议人士,中国在押政治犯。

1989年曾参与过“89学运”,六四镇压后返乡谋生,仍坚守民主理念,在当地展开多种帮助访民的维权活动,后因多次试图前往北京祭奠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而被成都警方长期监控、威胁;

2007年6月4日,曾因在《成都晚报》刊登“向坚强的六四遇难者母亲致敬”的广告,被成都警方抓捕,后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监视居住半年;

2008年,曾因以发起人名义与维权公民谭作人、冉云飞等捐血纪念六四而被警方警告、威胁;

2011年,曾因被怀疑参与“茉莉花革命”而被警方软禁家中多日;

2013年1月26日,因不满和抗议当局禁止其出境旅行,而为其护照和港澳通行证举行别样葬礼,自此开中国此类葬礼之先河;

同年3月5日,曾因向四川省人大常委会递交“致习近平等先生的公开信”、“要求中国最有权力的205名部级以上官员公开财产的公民建议书”以及7033名有效公民的签名名单,而被拒绝签收;

2013年5月13日,曾因租赁房屋被当局联合黑社会逼迁,搬迁中又遭遇暴徒的殴打和恶警的威胁攻击,终致其身体严重受损;

2015年2月至3月,又因其开通“成都市区到彭州中石化厂一日游旅游线路”而被当局忌恨,其活动随即被成都市警方搅局破坏。

2015年3月25日,因其与维权公民20余人到成都市新津县为当年的六四死难学生肖杰、吴国峰扫墓,遂在返程途中遭到上百名持枪特警的围追堵截,3月26日即被四川省新津县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2015年4月30日,被以同罪名正式批捕。后检察院取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只以寻衅滋事罪起诉。

目前被羁押于四川省成都市新津县看守所。

62岁的上海访民孙洪琴为了生存不得不天天沿街乞讨

2016年6月21日,本网获悉:1954年3月12日出生,今年62岁的上海访民孙洪琴为了生存不得不天天沿街乞讨。

2004年,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滥用职权非法冻结孙洪琴的养老金。养老金是孙洪琴的唯一生活来源,至今被扣押。孙洪琴为了要回养老金,依法维权13年无果。在这13年里,从未得到过慰问金、维稳费、安抚费、救济款等。孙洪琴因上访多次遭受迫害,被关黑监狱、被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芷江西路派出所滥用职权行政或刑事拘留共12次、维权致贫的孙洪琴诉控无门、走投无路、欲哭无泪。

2016年6月11日,孙洪琴收到上海市电力公司市北供电公司《欠费停电通知》,该《通知》称:将对孙洪琴停止供电。孙洪琴表示被停止供电后,自己只能靠拾柴板和纸板箱生火烧水煮粥吃,但是不能保证不出安全事故及影响市容市貌。为了不损坏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的形象,一贫如洗的孙洪琴请求上海市交通公园居委会、上海市芷江西路街道、上海市静安区委安路生书记、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上海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崔亚东、国家主席习近平兑现宪法的承诺。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第四十五条(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年老、疾病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国家发展为公民享受这些权利所需要的社会保险、社会救济和医疗卫生事业。

《世界人权宣言》第二十五条:㈠ 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着、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在遭到失业、疾病、残废、守寡、衰老或在其他不能控制的情况下丧失谋生能力时,有权享受保障。

孙洪琴希望尽快解决:1、归还被上海市长宁区法院非法冻结的养老金。2、在该问题未解决期间给予最底生活保障。孙洪琴手机:18939958679

北京公安伪装黑社会,人权捍卫者郝志全刚出分局就遭便衣绑架

2016年6月17日星期五:都说黑社会穿疑似制服伪装公安胡作非为,昨天(6月16日)居然有北京公安身穿便衣,以黑社会手法绑架刚从北京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出来的维权人士郝志全,看来北京公安习惯了便衣“办案”的方式,哪怕是雷洋事件的风头上也难改“老子天下第一”的作派。

昨天下午,曾经救助被截上访民众,将黑保安打的跪地求饶的人权捍卫者郝志全,陪同爱人嵇书龙应约到北京市公安局公交分局,追2012年2月26日发生在长途汽车被盗的一万元案件,嵇书龙说:今年6月1日,北京公安公交分局的一位姓马的副局长接待了我,表示要重视这一起涉及公安人员徇私枉法的盗窃案,约定半个月之后来分局听答复。昨天我们上午先联系了公交公安分局的传达室,定好下午有领导接待。下午我和郝志全到公交公安分局后,两个自称是姓王的接待了我们,说让我们回去再等一等,立案后一定会电话联系的。我和郝志全刚出公交公安分局转弯,就有5~6个自称是警察的人扑上来,将郝志全绑架上一辆非警车的车辆,然而扬长而去,就跟影视剧里黑社会一模一样。

据了解,郝志全遭到暴力绑架后,嵇书龙女士立即用手机拍下了劫持的车辆车牌,并拨打110报警。很快,北京东城区公安分局110到达现场,将嵇书龙拉到北新桥派出所,然而告诉嵇书龙,郝志全是他们派出所抓的,是受陕西省铜川市王益区的公安委托他们抓的,具体事情是郝志全帮铜川市王益区冤民李民正编的反腐顺口溜发到了天涯论坛上了。但北新桥派出所拒绝出示铜川市公安委托抓人的手续,也拒绝给予嵇书龙传唤与抓捕郝志全的手续。在监狱受到严重伤害的环保卫士嵇书龙只能无奈离开,会丰台区吕村的暂住地。

到晚上20点左右,郝志全突然打电话,说自己已经被北京公安移交给了陕西省铜川市王益区公安分局的人了,看到了给自己刑事拘留的罪名是寻衅滋事,要嵇书龙返回东城区北新桥派出所,办理取保候审。随后嵇书龙电话转入秘书台,郝志全手机无法接通。

追案4年多没有说法,一朝帮访友在天涯论坛上发一个反腐揭黑的帖子就被垮省进京抓捕,而且是在“帝都”警察的通力协助下,中国大陆地区的老百姓还有安全与自由吗?王毅部长在加拿大记者面前信誓旦旦的宪法人权呢?

郝志全:18610661356

北京公安公交分局:010-84093653

公交分局传达室:010-84093307

郭飞雄狱中绝食信息断绝 家人要求会见遭拒

2016年6月14日星期二,本网获悉:郭飞雄狱中绝食已经30多天,目前信息断绝,昨日家人要求会见遭拒。目前郭飞雄的姐姐又去监狱,并在阳春监狱外静坐已经超过5小时,她是去劝说弟弟停止绝食的。

据郭飞雄姐姐消息:“朋友们,我的微信朋友圈被封,微博也被封。我弟弟郭飞雄(杨茂东)在阳春监狱绝食三十多天了,我昨天带着他妻子张青劝说他停止绝食的信件来到阳春监狱,准备劝说郭飞雄停止绝食,但是阳春监狱不让见,我打电话给我当地的国保请求他们帮我请求会见,当地的国保已经尽力了,他们仍然不让见。在监狱外静坐三个小时后,我让同行者给我照相,他们抢我手机,同时把我给郭飞雄的书还给我,说不允许拿进去,这本书是纳粹监狱的被关押者朋霍费尔的《狱中书简》。”

对于郭飞雄狱中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人权捍卫者杨林(杨明玉)今刑满释放

2016年6月12日星期日,本网获悉:人权捍卫者杨林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后于今日刑满释放。但前往迎接的朋友暂时还未接到杨林。

杨林原名杨明玉(CPPC編號:00072)。1968年4月14日出生,山东省聊城地区临清巿人,上访维权人士,人权捍卫者,零八宪章签署者。

2006年因发生工伤事故而遇不公,自此加入上访群体,也因此曾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被处劳动教养1年,被行政拘留11次。

由于在上访过程中屡遭不公与不幸,深感只有追求民主宪政才是唯一的出路,随毅然投入到推进中国民主宪政的事业中,尤其是2012年—2013年,曾多次积极参与举牌要求官员财产公示、呼吁公民基本权利等活动。

以上行为最终招致当局的不满与忌恨,随于2013年6月11日—12日被深圳市警方秘密拘捕;2013年7月19日被深圳巿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2014年2月27日,其案在深圳市中级法院开庭审判;2015年11月24日,终被深圳市中级法院以同罪名判处有期徒刑3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一直被羁押于深圳市福田区看守所。今日刑满释放。

陪都维权公民、女杰赵安秀被重庆大渡口公安分局以“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拘留10日获释

2016年6月8日星期三,本网获悉:陪都维权公民、女杰赵安秀被重庆大渡口公安分局以“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拘留10日获释。

2016年5月28日,重庆市大渡口区八桥镇民乐村公民赵安秀被重庆市公安局大渡口区分局以“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拘留10日,6月7日获释。

据当地维权朋友介绍,赵安秀,是重庆市大渡口区八桥镇民乐村2组公民,5月27失联,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后了解到,2016年5月22日,赵安秀在其新浪微博为八桥镇村民蒋邦全转发了一个题为“大渡口区政府你真要一手遮天吗?”的微博,5月24日,即被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被大渡口公安分局传唤,5月28日又被大渡口公安分局以“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传唤并拘留10日。

 

赵安秀因长期关注弱势群体、正义发声又房屋被强拆而维权,长期被骚扰、恐吓、威胁。因此,屡遭政府打击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