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权捍卫者再为遭政治迫害广州三君子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上街举牌

2016年9月29日,本网获悉:上海人权捍卫者今天又为被政治迫害坐牢至今已28个月零14天的广州三君子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寄了有40多人联名写着:“自由万岁、良心无罪、我们爱您”字样的明信片。魏勤、丁德元、刘培裕、奚仁娣、苏同勇、郑培培等近日上街举牌呼喊“中国甘地唐荆陵律师无罪”、“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无罪,暴政有罪、专制必亡”等口号声援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

在中国大陆民间有“中国甘地”之称的唐荆陵律师(为社会底层民众伸张正义,在2006年已被剪牌)为了帮助中国人民脱离专制暴政的压迫而与袁新亭、王清营一起传播“公民不合作运动”理念的5本书籍,这5本书籍是:《从独裁到民主》、《粉碎邪恶轴心》、《草根群众组织》、《自我解放•终结独裁政权或其他压迫的行动战略规划指南》、《论战略性非暴力冲突:关于基本原则的思考》;并倡导和推动“六四静思节”行动、429纪念林昭等。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于2014年5月16日被广东省广州市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2014年6月21日被构陷“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2015年6月19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在广州中院开庭。7月23日上午8点30在广州中院第二次开庭审理。2016年1月29日宣判。唐荆陵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袁新亭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王清营被判有期徒刑2年6个月。

2016年6月1日辩护律师收到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的二审裁定书,案号:(2016)粤刑终619号,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唐荆陵律师(CPPC编号:00135)是中国公民不合作运动的首倡者和积极推动者。他致力于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希望借此带来民主和自由的中国。其设计的公民不合作运动主要包括内容:

1.赎回选票行动(不参加不公平的选举);

2.关注疫苗安全、精神病强制收治滥用;

3.六四静思节行动 (以静思方式纪念六四);

4.429林昭纪念日悼念 (4.29日集体到林昭墓前悼念);

5.民心片行动(向政治犯寄送明信片);

6.告别专制倒计时行动 (预设中国专制政权还能维持十年,然后不断倒计时);

7.自由民主文化衫行动(将宣传自由民主的口号印在衣服上);

8.583行动(要求工人5天8小时月薪3000元待遇);

9.普惠制基本养老金(老人最基本养老金550元人民币);

10.废除户籍隔离;

11.平等待遇(军转、民师、下岗、同工同酬);

12.MZ行动(网名以MZ标注代表民主);

13.反暴政(强拆、强征、强计、火化、城管);

14.反奴工蓝丝带行动;

15.接力签名救援行动(黄丝带行动)

16.清除洗脑教育;

17.废除退休双轨制;

18.模拟公投、五区公投(香港);

19.反岐视(乙肝、残疾、妇女权益等);

20.反盘剥(出租车、公营事业、乱收费);

21.反垄断(开放投资);

22.土房运动;

23.非暴力普选八条等;

为广州三君子唐荆陵、袁朝阳(袁新亭)、王清营写信慰问和寄明信片地址:

怀集监狱地址:广东省怀集县3739信箱1002分箱(九监区)

唐荆陵(收)

邮政编码526434

广东四会监狱地址:广东省四会市290信箱

袁朝阳(收)

邮政编码526237。

广东省韶关监狱地址:广东省韶关市浈江区犁市镇韶关监狱

王清营(收)

邮政编码512140

上海访民周荣清蒙冤30多年 为求公正继续上诉到江苏省高级法院

2016年9月27日,本网获悉:上海访民周荣清诉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钱桥街道办事处非法解除其主管会计职务要求行政赔偿一案,去年9月8日在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被枉法判决。周荣清不服一审判决,今年7月26日上诉于江苏省高级法院。应高院传票,将于10月14日下午3:30分在江苏省高级法院(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宁海路75号)听证。

据了解:1943年4月3日,周荣清出生在上海。30年前在去江苏省无锡担任财政所主管会计。1985年3月2日晚上,周荣清在结帐时发现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钱桥乡党委副书记龚汝清(2001年2月提拔为惠山区副区长、2007年11月调任惠山区人大副主任、2012年3月退居二线为惠山区调研员)多领工资250元人民币(当时龚汝清每月工资32元人民币,多领250元相当于如今的250万元人民币)等一系列不正之风以后。次日周荣清便开始向钱桥乡乡长、乡党委书记反映情况,同时,也向无锡县、无锡市、江苏省和中央有关部门如实反映了当时所发生的一切情况。

 

江苏省无锡县纪委1985年9月17日签发(1985)28号文件:“解除周荣清会计职务,列为待配干部”。

周荣清表示30多年来始终不明白:自己不是共产党员,只是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老百姓,为什么要江苏省无锡县纪委签发(1985)28号文件?

 

现年73岁高龄的周荣清蒙冤30多年至今未讨到一个说法,现在为求公正继续上诉到江苏省高级法院。周荣清电话:13818262106

G20峰会期间,上海维权人士金月花在派出所内遭注射毒针

2016年9月27日,本网获悉:G20峰会期间,上海维权人士金月花遭上海地方政府在派出所内注射毒针,又被派出所行政拘留10日,9月14日拘留期满获释,举牌喊冤呼吁社会各界正义人士关注。

2016年9月3日晚上8时26分,金月花乘南京南至德凊站D2221列车,到德凊站下车时被警察拦截后交接给上海警察。有其户籍所在地:上海市闵行区华坪路派出所警察蔡庆伟和闵行区江川街道信访办主任张磊,蔡驾驶警车,通宵行驶,9月4日凌晨到达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华坪路派出所。金月花被关押在询问室内,有社会上不明真相的黑社会闲杂人员4男1女看守(注意:黑社会闲杂人员4男1女进入华坪路派出所是闵行区江川街道政法委书记李斌安排的。手机:13761131131)。

华坪路派出所警察蔡庆伟这样威胁金月花:“我现在代表公安执法,対你进行强制措施执法。”并强行抢夺了金月花随身携带的包,翻出包內的物品进行诬陷。胰岛素是患糖尿病多年的金月花常用治病药物之一,被警察蔡庆伟认定打胰岛素用的一根针是袭警的凶器、手机充电包是爆炸物。蔡警察又说:“你不要不讲话,我们对你没办法,我们多的是办法,你不要装病,会教你有病的,逃避处罚的。”此时,警察蔡庆伟自圆其说地把询问笔录写好问(金月花)签字吗?金月花拒绝签字。

金月花讲述自己在派出所遭到注射毒针的全过程

2016年9月4日上午8时30分左右,闵行区江川街道信访办主任张磊(手机

180-1605-5865)接受闵行区江川街道政法委书记李斌的指使进入华坪路派出所,身后带来江川街道地段医院的朱医生以给我测血糖、量血压为由。叫4个监视我的男人把我手脚抓紧,张磊牠很专业的用手臂锁我喉龙,我头昏眼花时,朱医生在我手臂上注射了毒针。我拼命呼喊“救命”,警察听见却没人进来阻止。

这是上海市闵行区江川街道政法委书记李斌指使江川街道信访办主任张磊和社会上不明真相的黑社会闲杂人员共同在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华坪路派出所内实施的集体犯罪。以上集体犯罪的现场有派出所内的监控录像。

毒针计划实施后,政法委书记李斌再诬陷我“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把我行政拘留我十天,关上海市闵行区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政法委书记李斌继续迫害我,用特权指示江川街道地段医院的医生,每天派2名医生,各12小时为一班,24小时在拘留所监控我,10日拘留期间,总计有20名医生在拘留所内陪同我。在我被拘留第5天,我感到不能走路,就向拘留所所长讲述了:我在闵行区江川街道华坪路派出所发生的一切情况,所长说:会向我们的上级领导汇报的。

2016年9月14日,我拘留期满,回到家里的我,身体明显不如拘留前,现痛苦不堪、生不如死。

为何我户籍所在地:上海市闵行区江川街道政法委书记李斌一直要置于我死地?

现说明一下:房地产开发商与我本人订立了欺诈协议。

事发地责任单位:上海闵行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

事发地履行职责单位:上海闵行区颛桥镇人民政府。

本人户籍所在地:上海闵行区江川街道办事处。

事因—2000年10月17日,上海闵行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不具备拆迁人身份(未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房屋拆迁资格证书)与被拆迁人(本户)订立了显失公平协议。事后通过政府信息公开查明此协议属协议无效。属欺诈协议。

欺诈协议无效, 上海市闵行区法院庭审中查明却枉法判决。法院违背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违背国家法律法规,司法不公、侵害本人的基本利益。

法院庭审中查明:

  1. 先拆迁后办证的情况属实。
  2. 闵行房产公司不是闵房地拆许字(2000)第33号房屋拆迁许可证载明的拆迁实施单位。
  3. 双方签约的时间在房屋拆迁许可证核准的拆迁期限之前。

为此我进京上访16年,到国家信访局,北京最高法及建设部等各部门控告、举报地方各部门权大于法。把案件的处理就偏偏弄得是非界限很不清楚。在事实面前颠三倒四,不依法办事。由于地方政府权大于法,导致我16年上访无果。

因我户籍所在地:上海闵行区江川街道政法委书记李斌等人的打击报复,以及陷害我多次被刑亊拘留,行政拘留次,经常被关黑监狱,监视居住等不法行为。

冯正虎:叶剑的冤案

叶剑,男,1980年2月13日出生于江西省广丰县,2000年毕业于江西省上饶公安学校,2006年6月来上海工作,居住在上海市闵行区都市路樱园小区336号,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07年10月6日被刑事拘留,同月8日被逮捕。2008年10月24日被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8)沪一中刑初字第171号】。2009年1月15日被上海市高级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08)沪高刑终字第175号】。一审、二审的辩护律师均作无罪辩护。

叶剑不服枉判,向上海市高级法院提出申诉。2011年3月16日上海市高级法院驳回申诉【(2011)沪高刑监字第2号】。2016年6月24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作出不支持叶剑申请抗诉的刑事申诉审查结果通知【沪检刑申审[2016]4号】。

目前,叶剑在江西省豫章监狱服刑,已坐牢十年,受尽折磨,但始终不认罪,申诉到底。叶剑于2013年3月5日已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至今还在审查中。

一、冤案前的故事——叶剑被砍,公安不作为

2006年6月份,是一个名叫吴加一,另一个是童志丰(绰号“梅千”),这两个江西广丰人,相邀叶剑到上海,让叶剑接手一个土方工程项目,因之前叶剑借钱给吴加一投资, 吴加一感恩叶剑。广丰人在松江土建圈子有点关系,那些广丰人个个在松江都是土豪,他们让叶剑进入这个项目圈子里攒钱。叶剑一方面是想到上海看个究竞,另一方面想找吴加一还钱,但到松江一看,吴加一原来是和张峰在开赌场,看到他们所做所为完全不是像想中的游戏规则。叶剑在那住了一段时间,是吴加一租的房子。叶剑想等土方工程项目下来,但这些广丰人在松江晚上几乎全是赌博,到处都设赌场,土豪们白天是人,晚上都成了赌鬼。

张峰黑白两道通吃并且又是土豪们的保镖,背后又是公检法做靠山无法无天。张峰赌场里面逢赌必赢,有一次叶剑正进入场子亲眼看到张峰在麻将机里面设机关,也就是江湖上说,抽老千。叶剑心底善良,当场揭穿他们的秘密,向参与赌博的老板暗示真相,得罪了张峰他们,最后导致两次砍杀灭口。

第一次砍杀叶剑的时间是2006年10月6日中秋节。早上张勇和叶剑两人一起走出小区准备卖吃的,刚到小区门口突然闯出四个不明身份的男子,嘴里喊着,他们是广东来的,个个从后背闪出短刀冲向叶剑砍去,叶剑反应过来立即往回飞奔逃命,在慌乱恐惧之下跌倒在地,这时阿勇见四人追上砍叶剑,飞奔上去用身体为叶剑挡四人的砍刀,一面喊:“哥,快站起来,快走。”这时,叶剑迅速起身再逃,逃到小区里面拼命喊救命,住在小区里的几个老乡听见赶出来,看到张勇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他还在说:“哥,我的腿已被废了。”叶剑一边打110报案,一边送张勇去松江人民医院抢救。到了医院,张勇已经流血过多休克了,一直住在重症监护室。医生说:张勇的腿伤很严重,骨头都露出来,会留下终生残疾。而且,当日杀人者还把张勇身上的背包抢走,里面有三万多元,还有两部手机。此事发生在松江方松路派出所管辖区,叶剑向派出所报案,该所刑警队长多次到医院做了详细的笔录。叶剑告诉他们是张峰指使干的,并在张勇住院期间一直追问刑警队长案子的进展及要求鉴定伤残伤情,但毫无收获,公安根本不作为,就这样石沉大海。

相隔十几天,又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杀人凶案。第二次砍杀叶剑的时间是2006年10月20日,使用更加暴力残忍手段,其中有一名杀手是跟随张峰身边的人,被叶剑认出。这次是松江永丰派出所出警,后由松江分局刑警大队接管,也好几次到医院做笔录,最后同样石沉大海。

第二次凶杀案的情况,有叶剑的表弟提供一份证词:当天我在租住的小区(小区名不记得了,在大学城附近)家里做饭,时间是大概下午5-6点左右,我接到一个电话,说表哥叶剑在咖啡厅(具体地址记不起来了)被人砍到了,已经送到医院(好像是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松江分院),我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叶剑脸部,脖子,身上多处要害部位有刀伤,手上也有几道伤口,一直在流血。当时看到叶剑已经说话没有力气,说不出话了。我到医院后,急诊室医生简单问了表哥姓名和我的关系,就送叶剑去抢救室做手术。手术结束时间应该是晚上10点-11点左右。后来医生说伤势有点严重,手术室出来后就立刻安排救护车送往解放军455医院(医院地址在哈密路),送到哈密路的医院,在手术室做了伤口处理,脖子上和头上有致命伤口。医生说,差一点就伤到静动脉了,如果这样就有生命危险了,或者是晚到医院一会,就有可能失血过多休克。当时非常危险,但当晚医院没有病床,只好安排到医院走廊里的。第二天还是第三天的样子,松江公安局有几个民警过来做了一些笔录和拍照取证,后来我就没看到有警察过来了。在医院的这段日子里,基本上都是由我照顾,由于伤势比较重,吃喝拉撒都只能在病床上解决。经过20天左右的治疗,伤口基本上愈合了,但脸上的伤口导致终身毁容,还有手指由于筋脉被砍断,也不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造成手指不能正常伸直。出院后就一直住在市区一个表哥家里养伤。

叶剑与张勇两人被砍后从死神中逃脱,真是九死一生,因两人都没钱治疗付不起昂贵的药费,后来都从医院偷跑出来各自疗伤。

上述两起砍杀凶案,叶剑报案后,当地警察没有追查下去。反而是,叶剑被砍杀几个月后,又被冤枉指使他人杀害梅千,被当地警察抓捕入狱,后来被法院枉判无期徒刑。叶剑被无限期地关押在狱中,他的被砍事件也就无人追究了。据替叶剑挨刀的张勇说:“死者梅千和叶剑是好朋友,都一起玩的,根本不可能是叶剑对他有恨。张峰砍叶剑,这个人有仇才对。说叶剑指使他人杀梅千,这真的是千古仇冤啊!”

叶剑的母亲叶桂香为儿子喊冤十年,做了方方面面的调查,她痛苦地疾呼:“我儿子叶剑,第一次命悬一线被张勇替命逃过灾难,第二次又侥幸逃过死亡线天不绝叶剑,可是事不过三,灾难逃不过三次,最后还是利用公检法灭我儿子。梅千遇害和叶剑半点关系也没有,是公检法捏造串通同案犯嫁祸陷害。叶剑被砍背后的黑幕是公检法在松江与黑社会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为了掩盖公检法黑幕的丑陋,灭我儿子永运不让他说话。”

二、冤案的产生——没有证据仅凭嫌犯口供就定罪

2007年7月23日凌晨1时许,上海松江区松汇路小肥羊火锅店附近发生一起凶杀案。当时被害人“梅千”与几个朋友在该火锅店喝酒,四名打手持长刀进入该火锅店,“梅千”见状赶紧逃跑,在店外50米处被打手截住乱砍,后被送进医院因失血性休克死亡。

命案发生后,警方依据被害人手机信息线索追查,第一时间将嫌犯韩庆发抓捕归案。刑卷韩庆发讯问笔录显示:“韩庆发是做装潢生意的,“梅千”被害前,韩庆发刚刑满释放。韩庆发承认其与“梅千”有过节,曾经被“梅千”砍过手。刑满释放来到上海后,曾与刘燕平的得力干将也是连襟关系的陈利华密谋将张峰、“梅千”赶出松江地区”。韩庆发的讯问笔录还显示:“7月22日下午1时接到了主犯刘燕平打来的查询“梅千”下落的电话,得知了今晚有人要干掉“梅千”,于是在下午2时、4时韩庆发赶紧通知“梅千”身边他的朋友小顺子等赶紧撤离,结果数小时后即第二天凌晨1时“梅千”就被害”。

二审庭审笔录显示:“主犯刘燕平当庭承认,韩庆发是他的大哥,两人关系十分铁。”再说刘燕平赌博团伙(包括陈利华、徐鑫、毛志生、潘小华、汪德根、郑以伟等人)来上海一个多月,赌场的生意一落千丈,资金也快用完了,这时既需要寻找投资的合作伙伴,也需要打掉几个赌场,给自己的赌场立威。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刘燕平过去的大哥,装潢老板韩庆发的到来,对他来说是一个机会。韩庆发需要寻仇,报复“梅千”,刘燕平需要韩庆发的资金周转,同时也需要将其他广丰人在松江开的赌场打掉几个,尤其是开的比较旺的如张峰及“梅千”开的赌场,这完全是天赐良机。

在这样的背景下,依据受害人手机信息追查到了韩庆发,警方当然把韩庆发当成了主犯当中的主犯,但是未料韩庆发在做了11次讯问笔录后仍未坦白交代,最终警方迫于限期破案的领导批示,只能放弃对韩庆发的追诉,草率地根据唯一来源于刘燕平之口的同案犯口供将本案叶剑列为主谋,并宣布破案。

有同案犯的口供指证叶剑犯罪,但没有任何旁证。控方上海市检察院检察官当庭承认所有的案犯口供涉及到叶剑的部分,均来源于刘燕平,但是控方强调本案中除了案犯口供外,有韩庆发、周金华、潘求顺证人证言可以佐证叶剑构成犯罪。而辩护律师则恰恰认为,正是因为有韩庆发、周金华、潘求顺证人证言才洗脱了叶剑的罪名,并暴露了刘燕平等人栽赃、陷害叶剑的事实。二审庭审中潘小华等人翻供揭示出的栽赃陷害叶剑的事实更是让人感到震惊!

刘燕平等案犯,在7月22日晚上5时30分许,突然不请自到,进入叶剑在上海市闵行区莘庄镇的家。当时叶剑陪同乡下10岁的表妹过完生日刚从千岛湖回来,当晚邀请了在上海工作的妹妹及小孩等5、6人在家吃晚饭,还有叶剑新结识的女朋友郑智英也在一起吃饭。为了吃好这顿饭,还特地请了厨师来烧菜,但是这伙不速之客的到来,令叶剑非常的不高兴,但碍于情面不得不临时加饭菜。叶剑10岁的小表妹系小学语文组组长,其在父亲的陪伴下给律师做了非常完整的笔录,并经公证处当场公证。这份笔录反映了控方及一、二审判决认定叶剑在7月22日5时30分许晚饭间预谋伤害“梅千”是多么的荒唐。二审法院惧怕这名10岁的小朋友当庭作证,并把她拒之门外,有关她的经过公证的笔录,被禁止在法庭上宣读。

起诉书指控因寻找张峰未果叶剑等人便将寻找目标变更为绰号“梅千”等人。起诉上述事实的唯一来源系刘燕平的口供。刑卷中涵盖了刘燕平系赌场老板,除叶剑以外的案犯全是他的手下,他既是直接雇用四名打手的人(抓获的打手均承认是被邀请来上海帮刘燕平看场子的,讨债的),又是打手衣食住行的提供者,不仅提供了用于跟踪受害人的犯罪工具汽车,而且直接指挥凶手赶到现场杀害梅千,之后又指令陈利华带凶手逃跑。这样的人,向警方交代7月22日晚上应叶剑邀请去吃晚饭,晚饭间上了楼,叶剑向其说:“找不到张峰找梅千,于是刘燕平当着叶剑的面打电话向韩庆发打听梅千的下落”。刘燕平的这些话全是十分明显的谎话,前半段,叶剑表妹经过公证的笔录就可以指证叶剑根本没有邀请他来吃晚饭,控方也举不出任何电信记录来证明;后半段,韩庆发早在当天的下午1时就接到了刘燕平要求查询梅千下落的电话,并得知了刘燕平等人当晚要对梅千下手,便立即通知他的朋友赶紧从梅千身边离开。说明刘燕平和其他人早有预谋要对梅千下手,说明叶剑不可能在当天晚上跟刘燕平说这样的话。韩庆发、周金华、潘求顺三位控方证人在控方做的询问笔录内容,全部是涉及韩庆发通知赶紧从梅千身边撤离,通知的时间节点是7月22日下午1、2、4时,起头者是刘燕平。可是刘燕平却把他说成了当晚晚饭间叶剑起头让他寻找梅千,这不是栽赃是什么?上海市检察院检察官不看上述三位证人笔录的上半段内容,光看刘燕平口供里的当晚晚饭间当着叶剑的面向韩庆发打听梅千下落的内容,还振振有词当庭强调:“三位证人证言与刘燕平的口供能够互相验证”,这让我们感到何等的震惊!

但是,最令我们感到愤怒的,是二审法院的审判长周强,此人系原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刑庭副庭长,其工作作风非常霸道,其历年来所作的判决导致的民愤不断,很多冤假错案均来自于他的判决。本案在审理的过程中,其当庭不允许辩方出示证据(这些证据在开庭的一周前就已送达法院)、也不允许辩方证人出庭(包括10岁小女孩在内的多名证人)、不允许辩方事先申请的另案处理的同案犯出庭对峙、不允许辩方申请的调取案犯之间通讯记录及汇款凭证……

这名审判长在审理的过程中,搞不清哪一个绰号属于哪一个被告,当同案犯中的潘小华,在二审唐律师发问过程中将栽赃陷害叶剑的过程一一抖露出来的时候(包括写在纸上让他们背下来),这名审判长屡屡打断他的发言……。

冤假错案就是这样造成的,这位曾经担任过警官学校学生会主席的年轻人叶剑是无辜的。叶剑于2007年10月6日入狱,2009年 1月15日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周强终审枉判为无期徒刑,先在上海监狱,后转到新疆监狱,现在江西省豫章监狱服刑,改造了十年,仍是初心不改,永不认罪。

2016年9月20日

参考材料:

1、唐建立律师的二审代理词及所有证据材料

2、刑事申诉书(叶剑、叶桂香)

3、一审判决书

4、二审判决书

5、叶剑被砍事件的调查材料

叶剑的亲属:

叶桂香,叶剑的母亲,现居住在上海,联系手机: 18201884009

孙建华,叶剑的继父,中国著名的画家、徐悲鸿的弟子、世界艺术大师、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副主席。

上海访民丁建勇被刑拘后取保候审 但一直被关押在精神病院

2016年9月24日,本网获悉:上海访民丁建勇因上访维权于今年7月25日被刑事拘留。8月26日取保候审,但未释放,而是被直接送到上海市宝山区精神卫生中心关押至今近一个月。

在丁建勇被关押失去人身自由的这2个月中,外界无人知道丁建勇的情况,其妻子受到当局的威胁不敢把丁的遭遇透露出来。

近日,丁建勇借别人的手机发出信息求助:“我是點亮陽光,姓名是丁建勇。在今年7月份,我被泗塘派出所又非法乱作為。我向寶山區法制辦提出行政復議,法制辦受理馬上把我關押看守所30天之後再強行押送到寶山區精神卫生中心住院沒有自由。

我現在被關押在寶山區精神病醫院二病區。星期二、星期六、星期日下午2點可以接見。交通路线:地铁三号线友谊路站下,友谊支路312号宝山區精神卫生中心住院部,二病区,丁建勇。”

上海部分维权人士得知消息后立即前往宝山区精神卫生中心看望了丁建勇,呼吁国际社会紧急关注丁建勇,正常人被关精神病医院是中共独裁专制的专利。今天的丁建勇,明天的你我他,请社会各界正义人士消除恐惧,帮助营救丁建勇。

夏霖案一审被判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2016年9月22日,本网获悉:历时1年10个多月的夏霖案,在9月22日上午9点30份在北京一审宣判。夏霖一审被以“诈骗罪”判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夏霖律师2014年11月8日,因其为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负责人郭玉闪被捕案担任辩护人,被北京市警方突然从家中带走,后被以涉嫌“诈骗罪”刑事拘留,后逮捕起诉,一直关押在北京。

夏霖律师自2014年11月8日从家里被北京警方带走一年多的时间内,从公安到检察院到法院,一次次的延期,几乎已经将诉讼程序上可以用的时间全部用足。在最开始的长达三个月的时间里,律师一次又一次的申请会见从未被允许过,从未能依法会见夏霖,长时间无法得知他的状况,在极度担心害怕的情况下,让夏霖妻子和家人在那段时间生活完全失常,几被摧毁。

在2016年6月17日,夏霖案开庭审理,但未能宣判。夏霖案被广泛认为是当局对人权律师的蓄意打击报复。对夏霖案,本网将持续关注。

福州维权人士大抓捕通报:已获知8人被刑事拘留(2016年9月20日)

2016年9月20日,本网据福州人权捍卫者庄磊消息:已获知8人被刑事拘留。

目前明确被刑拘的已经升至8人。林炳兴8月30日刑拘在福清看守所、石立琴刑拘在福州第二看守所,廖俊9月2日刑拘在福州第二看守所,江智安9月13日治拘升刑拘在福州第一看守所,林依妹、蒋碧秀、熊凤莲等三人9月13日治拘升刑拘在福州第二看守所。严兴声9月13日在家抓捕,羁押在第一看守所。

其他维权人士:吴宏福、罗红梅、贺清敏、张秀屏等四人,目前还没联系上家属没有进一步的消息。其中9月2日在宁德被带走的七人中,林赛英于9月13日在福州拘留所治拘十天到期已释放。

 

被搜家的情况:9月2日廖俊搜家带走一部电脑主机,蒋碧秀搜家带走一部电脑主机和一些上访材料,熊凤莲搜家带走举牌横幅,江智安搜家带走公民衫等,严兴声抓捕时带走电脑、手机等。(以上被拘留人员林烦兴、石立琴为夫妇,吴宏福、罗红梅为夫妇。)

郑州任全牛律师8月5日获取保候审被旅游至今未回到家中

2016年9月14日,本网获悉:郑州任全牛律师获取保候审被旅游至今未回到家中,吴魁明律师呼吁关注、寻找、援救。

吴魁明律师12日发出了支援郑州人权律师任全牛的呼吁:

任全牛律师于2016年7月8日被刑事拘留后,7月15日写下《致歉声明》,于2016年8月1日写下《悔罪书》,结果倒是于8月5日晚上取保候审了。

取保后由警察护送任律师到家与妻子儿女见面不到半小时,收拾行里跟着警察“旅游”了,开始可以每天通话一次,现在也不让通话了。原说是过了G20会议就回来,可是今天已经12号了,人还没有回来的任何迹象。

综上,我们认为,任全牛律师在取保候审后,又被强迫学习实际上是非法拘禁至今,已经突破了法律的底线和我们的承受能力,必须奋力保护任律师的合法权利,但是本地律师实在难以行使辩护职责,故请外地人权律师支援,吴魁明律师下周到位外,还需要一名刑事辩护律师和二名民事律师应诉。一定解决代理案件律师的交通、住宿费用。谢谢大家了!

 

任全牛律师原是709案赵威的辩护律师,后遭恶意构陷7月8日被刑事拘留,后8月5日被取保候审,原本说被旅游一段时间,但至今未能回到家中。本网对任全牛律师的境况将持续关注。

无锡维权人士孙静芳拘留释放,再遭公安刑事传唤

2016年9月7日,本网获悉:今天早上九点四十分左右,无锡维权人士孙静芳,在拘留所被惠山公安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刑事传唤。

今天早上八点多,无锡众多维权人士在拘留所门口,准备迎接在G20期间被拘留的孙静芳。9时08分,一辆公安内部车苏B·2737B,进拘留所。9时40分,孙静芳被公安带走,孙静芳称被惠山公安分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刑事传唤。

G20期间,8月27日中午,无锡维权人士孙静芳在田里买香瓜,突然被多名便衣和不明身份的人带走,后被“扰乱公共秩序”行政拘留。

法律规定,“扰乱”的构成要件,“扰”到什么程度,“乱”到什么程度才能拘留。

见证孙被抓的维权人士李梅芳的说,当时孙静芳买好香瓜,去李梅芳家做面筋,后开电动车出来,被两辆车拦住后被抓走。当时,孙静芳开电动车,正常行驶车辆,如何“扰”,更谈不上“乱”现场秩序。

无锡维权人士称,这次孙静芳被拘留,是因为G20维稳的需要,每到重大节日,重大维稳期,它们就要以各种方式,限制维权人士的人身自由。无锡维权人士许海凤,在“9.3大阅兵”期间,在北京公主坟公交车站,被滨湖公安绑架回无锡,被非法拘禁十天,后被非法“取保”,主要用于限制人身自由。

据接孙静芳的众多维权人士称,此次孙静芳再遭传唤,与无锡413大抓捕有关。

李梅芳:15251650573

 

许海凤:15052436408

无锡警察错抓无辜者后,竟将其列入吸毒人员库

本网获悉:2016年9月6日,无锡市人民政府向陆铭珠送达了《行政复议决定书》,签署的日期是8月24日。该决定认定无锡市公安局交通治安分局未履行法定职责,并称“无锡市公安局交通治安分局提出已与潘乐健、陆铭珠沟通,并进行了告知的意见,因未提供相应证据,不予采信”。同时责令该局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之日起15日内向潘乐健、陆铭珠作出政府信息答复。

2016年7月11日,潘乐健、陆铭珠(潘乐健之母)通过天天快递向无锡市人民政府寄送了《行政复议申请书》,主要内容是:“2015年5月18日,潘乐健坐出租车路经无锡市锡港路治安卡口被该治安卡口工作人员因公安内网将其列入吸毒人员而要强行做尿检。潘乐健从来没有吸毒,受此打击,精神顿时崩溃,言行异常。”

事后,潘乐健、陆铭珠向无锡市公安局交通治安分局申请公开“有关对潘乐健做尿检的依据及其手续”的政府信息。但该交通治安分局收到潘乐健、陆铭珠的申请后置之不理。潘乐健、陆铭珠向无锡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

在复议过程中,无锡市公安局交通治安分局辩称“因相关单位误将潘乐健的信息录入警务平台吸毒人员库,故我局民警在2015年5月19日进行治安检查时,对潘乐健进行了尿液检测,后未发现吸毒后放行”。

对此,潘乐健、陆铭珠更感到疑惑,所谓“相关单位”,其具体的名称是什么呢?何时因何将潘录入吸毒人员库呢?对于潘乐健的吸毒信息,当时交通治安分局工作人员称是从“公安内网”发现的,但答辩时称“警务平台吸毒人员库”发现的,莫衷一是。

在此之前,即2015年2月4日中午时点,无锡市锡山区派出所民警抓吸毒者,误将潘乐健蒙上黑头套,反铐双手,关押29小时。这是明显的冤案。潘乐健和母亲要追究冤案制造者的法律责任。该派出所出4000元作为精神抚慰金,并要求受害人写承诺不再追究。

潘乐健、陆铭珠万万没有想到,时隔三个月后,警方再次误将潘乐健列为吸毒者。潘乐健的母亲陆铭珠再次为无辜受害的儿子维权,追查冤案制造者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