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虹口区访民马春英遭政府用车扔在虹口区人烟稀少地区

本网获悉:2016年10月28日下午12:53分,上海市虹口区访民马春英被政府用沪BGA738车扔在上海市虹口区人烟稀少的粤秀支路。当天下午,马春英赶到上海市政府信访办上访,无果。无奈之下她在市信访办接待大厅举着受伤的手臂向访友哭诉。

据了解:马春英因医患纠纷遭上海当局打击报复,不给任何法律手续,无故刑事拘留30日,中断生活来源和治疗津贴。马春英按照《信访条例》规定,逐级上访至国家信访局。国家信访局的《告知》始终告知:“转上海市信访办办理”或者就是“按相关规定办理”。然而两年多过去了,“信访事项复查”停滞不前,至今没有丝毫进展。

在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期间,10月23日上午7时许,马春英在上海市政府设立在北京市丰台区右外东庄90号北京市接济管理服务中心的黑监狱里,被强权塞进车子强行押送回上海关遭酷刑,被官匪结合和黑社会人员关押黑监狱,手臂被用100度开水烫伤、被用饭砸头、裤子被扯破,四个黑社会男人禁止马春英上厕所大小便,逼她裸体打扫房间。

2003年,马春英因189元(人民币)岗位补贴被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凉城街道办事处侵吞而走上血泪上访路。

从2003~2010年之间一共被拘留13次、一次行政警告、非法拘禁600多天,年仅8岁的孩子也被街道送进养老院关押15天(因马春英请了一批残疾人到上海市公安局去要求抓捕非法拘禁孩子的违法犯罪分子,街道才把孩子放回家)。

2008年,马春英被绑架,殴打造成腰椎骨折,至今靠四根钢钉支撑。

2010年政府恢复了7500元“息访息诉”方案。2014年因医患纠纷,7500元被停止。从2014年至今又被拘留3次,非法拘禁5天。

2015年12月17日,马春英家电源被人为拉断造成孩子无法做功课。

G20峰会维稳:2016年8月27日上午10时43分,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凉城派出所警察柯佳带领一帮人突然冲到江苏省泰州市海陵区圣湖花园71弄101室砸门导致马春英的姐姐受伤,当天下午5点钟左右,上海又派出大批特勤把马的姐姐家包围起来。29日特勤又挑起事端殴打马的亲人。30日,打人行凶者全部撤回上海,此次马春英又被绑架殴打致遍体鳞伤。

无锡维权人士王金娣被“寻衅滋事罪”上诉案11月2日在无锡市看守所第一法庭开庭宣判

2016年10月29日,本网获悉:无锡维权人士王金娣被“寻衅滋事罪”上诉一案,于2016年11月2日上午10点30分,在无锡市看守所第一法庭开庭审理(宣判)。

2016年10月28日,王金娣的辩护人常玮平律师收到无锡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开庭通知。常玮平律师看到通知写了开庭(宣判),不敢大意,打黄法官电话问询后得知果然是直接宣判,家属可以旁听。

王金娣及家人不服滨湖法院的枉法判决,向上一级法院申请要求再审。二审开庭应该是重新审理。如果直接宣判,就失去上诉的本质意义,权力部门已严重违法。除了构陷王金娣的公检法等权力部门的违法犯罪行为,其他违法行为也不少。

2016年10月24日,77岁王金娣的辩护人常玮平律师,接到无锡中院黄辛法官的电话,被告知经逐级请示,决定不回避(对于之前黄辛法官怠于安排二审开庭不适合参与本案审理而申请其回避)。

常玮平律师称,告知法律规定回避决定,由院长做出,作为被申请回避人,应当回避宣读关于是否回避的决定。其次,该决定应由院长做出后书面送达申请人。第三,自申请到答复近一月,严重超过法定期限,因此辩护人对此决定不予认可,要求立即自行回避并转告合议庭其他成员,在新组合议庭后尽快安排开庭。黄辛法官称再向领导请示后回复。

王金娣的女儿许海凤认为:“针对母亲王金娣被“寻衅滋事”案二审的开庭宣判这事,本人认为,宣判结果百分之百是维持滨湖法院的枉法判决,因为这起冤假错案本身,就是无锡当局为了杀一儆百,打压维权人士而“生”的,怎么可能“承认”错误改判呢?母亲上诉是一种抗争的态度和方式,即使我们都已经料到有什么结果,但也绝不妥协。”

许海凤发出正义的声音说:“中国的法律是为公权力服务的。枪杀徐纯合的没判死刑,雷洋案的始作俑者没判死刑,撵死钱云会的没判死刑,贾敬龙寻求法律的时候,法律不见了,他杀了人,法律像模像样找他了。”

上海人权捍卫者魏勤、陈天英为贾敬龙免死举牌 徐佩玲支持冯正虎竞选人大代表竟然都被警察扣押

2016年10月27日,本网获悉:昨天中午,上海街头举牌勇士、人权捍卫者魏勤、陈天英等人在上海人民公园拉“刀下留人、贾敬龙为民除害有功无罪”的横幅时突然被便衣警察把横幅抢去,并且便衣警察威胁要打魏勤2个耳光,魏勤无所畏惧地对便衣警察说:“你敢打我2个耳光,我可以报媒体说警察打我2个耳光了,你把警察证拿出来。”便衣警察始终不敢把警察证拿出来。

随后魏勤、陈天英被便衣警察绑架到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广场治安派出所至下午1时10分获释,没有任何法律手续被非法关押1个小时15分钟。

另据获悉:上海人权捍卫者徐佩玲昨天上午去冯正虎家里支持冯正虎竞选杨浦区人大代表。10点多,徐佩玲与冯正虎一起走出小区,徐佩玲被警察强制拖进警车,送往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公安分局五角场派出所,由两位国保警察面谈,其中一位长相难看的警察陆巍峰恶狠狠地对徐佩玲说:“你是徐汇区的人以后不许你到杨浦区来,只要看到你再来就抓你。”

但徐佩玲不惧强权,理直气壮地对恶警陆巍峰说:“你们的行为是违法的,你没有权利禁止我。”陆巍峰气势汹汹地说:“你不要对我说法,这里是不讲法的。”

徐佩玲据理力争说:“那也得讲理呀”,旁边一个叫张磊的警察说:“没有理可讲,国外警察抓人也不用讲理,要抓就抓。”

徐佩玲在五角场派出所被关押到下午4点左右由其户籍所在地派出所派车接回家。徐佩玲被没有任何法律手续非法关押在五角场派出所6个小时。

魏 勤:13661481786

徐佩玲:18121439381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召开 上海在京访民大批被抓关黑监狱

2016年10月25日,本网获悉: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昨天开始在北京召开,上海访民崔福芳、范桂娟、龚爱红、管红栴等昨天去中南海找中央领导被关国家级黑监狱久敬庄。久敬庄只给她们每人吃2个馒头、1包榨菜、1根火腿肠。她们都是遭到政府強拆房子已数十年未得到安置和一分钱补偿款。

80多岁高龄的上海访民刘淑珍身穿写着”世博会抢我财产,求党帮我讨回财产”字样的状衣到北京找中央领导也被关久敬庄。

上海市静安区东八块95岁高龄的朱桂英有其儿子蔡进富陪同到北京向中央領导反映上海市政府行政不作为,被北京警察送府右街派出所后关久敬庄。

上海访民皋根娣昨天去北京京西宾馆找中央领导被关久敬庄。

昨天晚上这些被关久敬庄的访民都有上海市政府派往北京截访的工作人员从久敬庄接出转送到上海市政府设立在北京市接济管理服务中心的黑监狱继续非法关押。

另获悉:今天(第十八届六中全会召开第二天,10月25日)上海访民的信息:

上午约8时,上海访民刘海林、方涛、倪娜、仇秀娣、纪扣宝、陈红其、郑兴国、虞月明、周荣清、潘金凤、顾伟良、陈济生、仇志平、金昌建、刘荣华等15人在北京乘公交车至军博博物馆站时被北京警察从公交车上拉下来,另坐一辆中型面包车送到上海市政府设立的黑监狱北京市接济管理服务中心非法关押。

普陀区长寿街道毕建平昨晚在北京被上海市政府截访人员强制送上T109列车,今天中午到上海。现被关在黑监狱如家酒店222房间。

普陀区访民唐明兰、丁建芳、李志琴三人被上海驻京办押送回上海,现被普陀区政府关押在上海市陕西北路1726号的如家快捷酒店。

普陀区长寿街道维权人士王永风昨晚被上海市政府截访人员送上109列车,今天被上海二名警察从上海市政府专门关押访民的黑监狱━━上海府村路500号接出后关押在上海市长寿路如家宾馆并由两名街道人员看守,王永凤遭到该两名街道人员按倒在床上暴力殴打,伤势严重得不到治疗。

嘉定区访民李琴,因欲到北京上访被嘉定区政府雇用7~8个黑帮和本地联防队员强行软禁在家,不得出门。

长宁区访民吴慕珍因房子在2010年被强拆至今未得到解决。在北京东安检口洒材料被送回上海关在府村路500号(内有上海市政府关押访民的黑监狱)后被新泾镇派出所警察押回派出所,不给吃饭,並要带她去医院检查遭拒绝后称要拘留吴慕珍

上海市浦东新区机场动迁户申琴芳、谢云达、王怡芬、高文婻在北京举报控告上海市政府滥用权力欺压百姓的违法行为,昨天被上海市政府截访人员强制带离北京谴返上海。今天到达上海被非法关押在府村路500号黑监狱里。祝桥政府雇佣流氓黑帮从府村路500号黑监狱接出后,又被非法关押到祝桥政府设立在盐朝公路863号华东商务大洒店内的黑监狱里,申琴芳等4人身上的手机已被绑匪抢走,现失去联系。

上海维权人士上街举牌要求释放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

2016年10月23日,本网获悉:上海维权人士周炎、苏同勇、王燕亭、丁德元、吴玉芬、魏勤、唐霞珍、丁菊英、郑培培、王宝妹等近日持续上街举牌“中共必亡,人权律师无罪”、“中国甘地唐荆陵律师无罪”、“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无罪、暴政有罪、专制必亡”等字样声援被政治迫害坐牢已超过29个月广州三君子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郑培培、吴玉芬、丁菊英、唐霞珍等在上海街头举牌声援唐袁王之后立即到北京继续举牌抗争。

唐荆陵律师因倡导“非暴力公民不合作运动”而受到中国大陆民众的敬仰,被尊称为“中国甘地”。

唐荆陵律师为权益受到侵犯的人伸张正义,在2006年被剪牌。被剪牌后的唐荆陵律师为了帮助中国人民脱离专制暴政的压迫与袁新亭、王清营一起传播“公民不合作运动”理念的5本书籍,这5本书籍是:《从独裁到民主》、《粉碎邪恶轴心》、《草根群众组织》、《自我解放•终结独裁政权或其他压迫的行动战略规划指南》、《论战略性非暴力冲突:关于基本原则的思考》;并倡导和推动“六四静思节”行动、429纪念林昭等。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于2014年5月16日被广东省广州市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2014年6月21日被构陷“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2015年6月19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在广州中院开庭。7月23日上午8点30在广州中院第二次开庭审理。2016年1月29日宣判。唐荆陵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袁新亭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王清营被判有期徒刑2年6个月。

2016年6月1日辩护律师收到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的二审裁定书,案号:(2016)粤刑终619号,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唐荆陵律师(CPPC编号:00135)是中国公民不合作运动的首倡者和积极推动者。他致力于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希望借此带来民主和自由的中国。其设计的公民不合作运动主要包括内容:

1.赎回选票行动(不参加不公平的选举);

2.关注疫苗安全、精神病强制收治滥用;

3.六四静思节行动 (以静思方式纪念六四);

4.429林昭纪念日悼念 (4.29日集体到林昭墓前悼念);

5.民心片行动(向政治犯寄送明信片);

6.告别专制倒计时行动 (预设中国专制政权还能维持十年,然后不断倒计时);

7.自由民主文化衫行动(将宣传自由民主的口号印在衣服上);

8.583行动(要求工人5天8小时月薪3000元待遇);

9.普惠制基本养老金(老人最基本养老金550元人民币);

10.废除户籍隔离;

11.平等待遇(军转、民师、下岗、同工同酬);

12.MZ行动(网名以MZ标注代表民主);

13.反暴政(强拆、强征、强计、火化、城管);

14.反奴工蓝丝带行动;

15.接力签名救援行动(黄丝带行动)

16.清除洗脑教育;

17.废除退休双轨制;

18.模拟公投、五区公投(香港);

19.反岐视(乙肝、残疾、妇女权益等);

20.反盘剥(出租车、公营事业、乱收费);

21.反垄断(开放投资);

22.土房运动;

23.非暴力普选八条等。

贾敬龙被判死刑引民间抗议 “贾敬龙故意杀人案死刑停止执行申请书”已寄发

2016年10月21日,本网获悉:贾敬龙故意杀人案死刑判被民间舆论强烈抗议。今天,由斯伟江律师和刘红博士起草的“贾敬龙故意杀人案死刑停止执行申请书”,已经正式递出。

而《最高法请刀下留人》的民间联署也在进行中,联署信如下:

贾敬龙因遭巨大无辜伤害才杀人的,贾既有自首的情节,又没伤及无辜。在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的今天,留贾敬龙一命,就是让愤怒者记住不伤害无辜,就是给忍无可忍者留下一条自首的路。

强烈要求最高法,撤销核准贾敬龙死刑的决定。

附议的朋友,请参加的网络联署签名。救贾敬龙一命,就是让自己有些许安全。

上海维权人士周荣清诉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政府赔偿案再审“听证”

2016年10月20日,本网获悉:上海维权人士周荣清诉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政府赔偿一案,因不服(2016)苏02行赔初2号《行政裁定书》,故依法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16年10月14日下午3点30分,该法院为周荣清举行(2016)苏行赔终16号“听证”。

上海维权人士郑培培、徐佩玲、石萍、周咏华、杨新民、杨伟明、王斌、刘海林、陆雅美、颜秀兰、陈建芳等陪同70多岁的周荣清夫妇当天从上海赶到在南京的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门卫被查身份证并收缴了所有随身携带的物品之后才得以进入法庭参加旁听。

听证一开始,令周荣清夫妇及12位旁听人员没想到的是法官就企图不良地举了个例子说:如果一名警察酒驾后被单位降级了,你说法院该管不该管?

周荣清夫妇及12位旁听人员都认为这个举例很不恰当。但是法官不许旁听人员发言。

据了解:周荣清,上海市人,出生于1943年4月3日。30年前在江苏省无锡担任财政所主管会计。1985年3月2日晚上,周荣清在结帐时发现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钱桥乡党委副书记龚汝清(2001年2月提拔为惠山区副区长、2007年11月调任惠山区人大副主任、2012年3月退居二线为惠山区调研员)多领工资250元人民币(当时龚汝清每月工资32元人民币,多领250元相当于如今的250万元人民币)等一系列不正之风以后。次日周荣清便开始向钱桥乡乡长、乡党委书记反映情况,同时,也向无锡县、无锡市、江苏省和中央有关部门如实反映了龚汝清多领250元的情况。有关部门不但不处理龚汝清的腐败问题,反而对周荣清打击报复。江苏省无锡县纪委1985年9月17日签发(1985)28号文件:“解除周荣清会计职务,列为待配干部”。

周荣清表示30年来始终不明白:自己不是中共党员,只是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老百姓,为什么要江苏省无锡县纪委签发(1985)28号文件?在会计岗位上没有任何过错,仅仅因为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举报贪官“原乡党委副书记龚汝清多领工资250元的贪腐款,遭打击报复被迫“待配干部”,没有任何过错方与有过错的“警察酒驾”能相比吗?

法官不确当的比喻使周荣清彻夜难眠,当天给江苏省高级法院院长写了一封信。信的部分内容摘录如下:

请问:信访问题通过诉讼程序解决,过错在哪里?公民权利受到侵害,不找法院继续上访吗?

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二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七条  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行政职权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该行政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法院该不该管因我没有过错而权利受到侵害一案?这是“听证”的焦点,如果法院该管就必须撤销原裁定发回重审。

1、尽管国家《行政诉讼法》是在1989颁布,正因为有公民的权利受到侵害,国家才出此法律条款来保护公民、法人的权利不受侵害。比如在文革中以刘少奇为代表的受害人,在刘少奇去世后,其家属依然为刘少奇申诉、最终还是平反昭雪并得到国家赔偿。如今为什么我的冤案不可以得到赔偿呢?难道因为我是无权无势的小人物而这样对待我吗?难道法律不能公平公正吗?

2、我在会计岗位上没有任何过错,因对工作认真负责而举报贪官侵吞集体资产,理应受到嘉奖、表扬,结果却遭到迫害,遭到打击报复被调离会计岗位。三十多年来,我没有停止过举报和控诉。直至以习近平总书记领导执政,在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上已经强调了“依法治国”,在全国司法改革后,2015年《行政诉讼法》的修正,立案登记制的改革,我才真正有机会把信访问题通过司法诉讼解决,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切实希望法院依法保护公民(我周荣清)合法权利不受侵害。

3、法院以(2015)惠行初字第00014号《行政裁定书》和(2015)锡行终字第142号《行政裁定书》作为本案不能开庭审理的理由之一,我非常恼火。从起诉、上诉,完全也是因为法院不能公正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同一个法院继续以程序问题不能直接进入事实审理,我被剥夺了诉理权。所以,我又不得不直接提起国家赔偿,我的权利遭到行政机关侵害应当获得赔偿。

4、在《行政诉讼法》颁布后,根据《会计法》的相关规定,我才知道原乡党委制作、炮制(1985)28号文件,使我的权利遭受了侵害,其中包括个人名誉、工资收入、公务员待遇等,并株连妻子和子女的损害。

5、我已经是70多岁的老人,30多年前因举报贪官侵吞集体财产遭打击报复,株连妻子和子女;30多年后上诉人以诉讼程序,希望了断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一段冤情。如果法院继续包庇官员的贪桩枉法,继续不公开审理的暗箱操作,势必上诉人再从白发到死亡,法官可以熟视无睹吗?恳请院长,全面客观公正的进行审理,让上诉人有个诉理的地方!

周荣清电话:13818262106

上海维权人士周成龙、周成虎、周成标三兄弟遭遇血腥强拆

2016年10月18日,本网获悉:上海维权人士周成龙、周成虎、周成标三兄弟位于上海市普陀区白玉路曹家村232号的房屋在2016年10月9日遭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政府强拆。强拆当天,普陀区人民政府以“人民法院裁定准于执行”为由实施强拆。

周成龙三兄弟的房屋曹家村232号面积争议由来已久。早在2014年6月,第一次公示房屋面积为全幢。上海八达国瑞房地产土地估价有限公司现场勘察表编号46,现场测量面积为170平方米。分房摸号后,第二次房屋公示面积改成了80平方米(由旧改办内部纪要会议八部门根据1993年补发得的土地证记载占地面积40平方米x2,无国家明文规定)。第二次面积公示后,周成龙、周成虎、周成标三兄弟根据房屋征收文件《沪房管规范征【2012】9号文件》及曹家村地块征收政策,多次向征收组提出曹家村232号房屋是在1980年6月建造的,有居委会证明。按照文件精神“1981年以前已经建造并用于居住的房屋,以房屋行政管理部门认定的房屋调查机构实地丈量的建筑面积为准”。

2015年11月9日,普陀区人民政府不实事求是,按照征收组提供的错误信息,作出了沪普府房征补【2015】74号文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曹家村232号两幢四层楼170平方米、三个自然户口簿(周成龙、周成虎、周成标)、共十二人,只按80平米分配给嘉定区洪德路二套房屋。

普陀区人民政府向普陀区人民法院起诉,法院周琪法官于2016年6月8日发出出庭通知,定于6月15日在普陀区人民法院第九法庭开庭。开庭前周成龙三兄弟提供了长达83页的相关文件和证据材料。在法庭上当法院出示了区政府房征补74号文,周成虎当庭要求行政复议,并在6月28日寄出双挂号信给上海市人民政府,至今没有收到书面答复。开庭结束后直到8月5日,法院都没有判决。

2016年8月4日,普陀区人民法院法官但振华电话通知周成龙三兄弟8月5日上午到法院谈话,告知三兄弟之前法官周琪6月15日的开庭不算,法院于8月3日已重新立案,让三兄弟重新提供材料。8月8日联系法官但振华,法官让三兄弟8月9日上午将证据材料送到法院。8月9日周成虎将材料亲手交给但法官,同时却接到单位领导电话,说法院寄来强拆裁定书。原来8月8日上午法院已经将裁定书寄出。在收到法院强拆裁定书15日内,周成龙三兄弟进行了抗诉。于2016年8月22日到法院执行庭涉诉信访,提出第一次周琪法官开庭从6月15日至8月5日没有判决,第二次但振华法官8月3日重新立案后,连开庭都没有,二日内直接作出判决。

2016年8月15日,周成虎向二中院提出上诉,对普陀区人民政府作出的2015年74号补偿决定书表示不服,法院受理立案,通知单交给征收组并在公示栏张贴。

2016年8月17日,普陀区人民政府贴出强拆通知,通知15日内强拆。期间接到普陀区长风街道多次组织的协调会,要求旧改办对232号房屋按政策规定办,协商解决。经过多次协商,三兄弟与征收组总经理奚洁谈话,同意房屋面积有争议待二中院开庭结果确定,先腾房,后分房。因为周成龙、周成标二人仅有曹家渡232号一处居所,腾房后将流离失所,所以征收组提出就近借用二套临时房,让两兄弟就近上班生活。由于征收组又说无权租房,商议拿出江桥动迁房一室一户两套让两兄弟临时过渡。

2016年9月24日由旧改办、征收组老总、居委会书记组成的临时过渡房安置协调会上,征收组拿出的房屋只有三十多公里外边远地区的房源,之前老总答应的江桥房源没有了,青浦房源离三兄弟上班的地方近五十公里,不能解决三兄弟生活实际困难。在谈话过程中,突然冲进来一个人,气焰嚣张地逼迫我们说“你们签不签,我是普陀区老大,没有怕过谁”并欲动手打人,被边上老总拦下(有录像为证)。协调会不欢而散。

2016年10月9日,在没有任何人通知的情况下,一伙民工对曹家村232号进行了包围。政府和相关部门没有一个人到场与周成龙三兄弟联系。开发商派民工在房屋外围搭建脚手架。周成龙、周成标二人上屋顶告知不明真相的人员,等法院开庭后再进行拆除。期间附近群众多次拨打报警电话“110”。10月9日上午11时许,周成虎家属李爱珍及其姐姐李菊珍在自家门口对搭脚手架人员进行劝说并报警,突然冲进来一批疑似黑社会打手,对二人施行了殴打并绑走。李爱珍为残疾人,当时就倒地不起,暴徒将其在地上拖行100多米扔进面包车(有视频为证)。沿途群众高喊救人、高喊残疾人不能打,现场警察视而不见,没有人阻止。途中李菊珍的丈夫杨光弟看见自己老婆被人绑走,上前阻止,只说了一句:“她是我老婆”,便被黑社会打手一哄而上拳打脚踢,并一同被绑进面包车。在车上,暴徒继续对三人进行殴打虐待,拗断手脚。之后三人被转移至附近一处空房内,被非法拘禁6个多小时,拘禁期间被抢走手机,不给吃喝,不给上厕所,直到晚上6点多才将三人放出。

被害人放出后报警,110接警后将三人带到白玉路派出所报案,开出三张验伤单。目前三人伤情为二人重伤,一人轻伤。被害人李爱珍是一名残疾人,被暴徒打至手脚骨折、脑症荡,全身多处挫伤;被害人杨光弟被打至鼻梁骨骨折,右眼受伤;被害人李菊珍被打至脑震荡、胸部头痛、颈部勒伤。

目前,周成龙、周成标等兄弟无家可归、流落街头!三兄弟请求有关部门主持正义,还社会一个公道!

 

周成龙手机:13524666737

人权律师丁家喜今天已经获释

2016年10月16日,本网获悉:著名人权律师、新公民运动的组织者和协调人之一丁家喜今天已经获释。丁家喜夫人发信息说:“家喜事务所的朋友巳经接到他了,现在正在回家的路上。他用朋友的手机电话给我说他一切都好,叫我感谢大家的关注支持。”

丁家喜律师2013年4月17日被北京警方以“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2013年5月21日和11月4日,北京警方又先后将其罪名改换为“寻衅滋事罪”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2014年1月27日,被北京当局最终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开庭审案。2014年4月18日,经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

附:丁家喜简介(来源:中国政治犯关注CPPC)

丁家喜:(CPPC 编号:00057)1967年8月17日出生,湖北省宜昌市人,前沈阳航空工业总公司、北京航空工业总公司工程师,曾任职北京律师协会企业重组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民主同盟中央法制委员会委员,北航创业家协会秘书长,中关村国际孵化软件协会法律委员会主任等,原德鸿律师事务所主任,知名维权律师,北京新公民运动的组织者和协调人之一,政治犯。

自2010年起,曾因积极参与推动“随迁子女就地高考”的教育平权活动,2012年12月9日,又与许志永、孙含会、王永红等人发表致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等中共高层领导人公开信,要求包括习近平在内的205名中国部级以上官员率先财产公示,并广泛征集公民联署超过八千余人。这些活动触动了中共脆弱敏感的神经,遂于2013年4月17日被北京警方以“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关押于北京市第三看守所。2013年5月21日和11月4日,北京警方又先后将其罪名改换为“寻衅滋事罪”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2014年1月27日,被北京当局最终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开庭审案,但鉴于法院在审判中出现严重违法现象,对案件结果明显不利,故其不得不当庭宣布解除对辩护律师的委托,迫使法院只得宣布休庭,择日宣判;2014年4月18日,经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再次重审,最终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刑期将至2016年10月16日。

 

此前丁家喜在天津市茶淀站前进监狱(天津京山县茶淀站106-9信箱,邮编300481)服刑。2016年10月16日,刑满释放。

上海维权人士李月芳、冒盛凯拥有的月圆火锅店遭到上海市黄浦区城管暴力强拆

本网获悉:今天2016年10月13日上午7时许,上海维权人士李月芳、冒盛凯拥有位于上海市宁海东路281—291号月圆火锅店遭到上海市黄浦区城管暴力强拆,有警察、特勤、保安、黄浦区政府和街道办工作人员等在场。李月芳被不明身份的人从月圆火锅店里绑架走后下落不明,4小时后获释。

据了解:被黄浦区城管以拆“违法建筑物”为由拆除的月圆火锅店是上世纪80年代初建造,当时该房屋使用者是一家国营企业,之后该建筑物与其所依附的房屋一起在市场上辗转交易,中间经手多位产权人。2009年8月,李月芳、冒盛凯通过拍卖得到了该处房屋,该建筑物在结构上一直保持原样。

2016年9月27日,李月芳、冒盛凯已向上海市黄浦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上海市黄浦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作出的(黄)城管责拆字[2016]第020017号《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法院已立案,2位原告缴纳了50元诉讼费。未等法院判决,城管实施野蛮强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