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让中国领导层面临考验”

4月29日认为,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从软禁中逃脱,“这个轰动事件的爆炸性在周末相当明显。尽管官方没有证实,似乎可以确定的是,陈就在北京的美国大使馆内。

“几天后就是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和财长盖特纳(Geithner)按计划出席美中两国每年一度的战略和经济对话,两国外交关系因而在走钢丝。对于两国相互关系而且对中美各自而言,这个棘手案子面临重大考验。”

让安全机构蒙羞

该报写道:“在陈2010年获释后,国家安全机构用围墙、监视器和密布岗哨将他的家变成了监狱。至于陈逃亡几天后都没有被察觉,直到他进了美国大使馆,这让安全机构的羞辱感更加一层。”

文章称:“被免职的重庆警察局长王立军2月份进入美国总领馆,从而推动薄熙来倒台,在中共内部引起一场地震。现在,这个新的外交纠葛来得不合时宜。然而陈是一位极受国际尊重的人士,尽管他没有任何可被指责之处,多年来却与其家人一道饱受最残忍方式的折磨。”

该报指出,“中国领导人面临考验,让薄熙来下台是以实施’法制’为理由,这在党和司法混为一体的中国根本不可能实现。对陈也应该正确使用法律,然而,权力中心对属下安全部门完全违法的折磨是间接批准的。美国人的卷入对中央高层是一次挑衅,同时,也为高层那些嗅出美国颠覆中国阴谋的势力提供了养料。

“陈并非真正的政治活动家,而是政权专横的受害者。他不愿人们将他逃入美国大使馆理解为寻求流亡,出境会让他的活动不能进行。然而,今后极其紧张而偏执的国家机构会让他不受阻碍地从事自己的事情,似乎也不现实。”

“正值一个关键时刻

《世界报》4月29日认为,“陈光诚避难美国大使馆,美国外交官不愿证实也不愿否认,随之而来的是北京和华盛顿秘密进行的外交争夺战。正值一个关键时刻,两国政府代表星期四在北京进行‘政治和经济战略对话’,这是两个超级大国的最重要双边峰会。

“两大世界经济强国关于货币、增长和金融所涉及的议题,会影响世界经济。而这位异议人士案不合双方的计划,尤其两国2012年都面临选举新领导人。

“或许因此它们对外才表现出若无其事来,北京下令全体官媒不得报道。西方外交官说,可能难以找到一个让双方都保全面子的解决办法。

史无先例的逃亡

该报说,“这位社会活动家的出逃没有先例。1989年6月5日,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和夫人逃进美国使馆寻求保护。北京已计划将他们作为1989年学生运动的策划者抓捕。经过1年谈判,当时的国家领导人邓小平1990年6月25日开恩允许他们流亡。

“针对陈却没有任何理由。作为所谓捣乱分子坐满4年多的监禁后,按照中国法律,他就是一个自由公民。北京可以让他呆在美国大使馆内,也可以让他出境,但陈不愿意。他在网上视频呼吁总理温家宝保护他妻子、女儿和母亲防止被报复。”

该报认为:“中国政府在陈案中出于政治稳定原因成为地方当局的帮凶,当陈2010年出狱后受到报复,政府从未干预。

“北京若想务实地解决此案,就得允许他全家出境并以此保护他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