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消除左右对立

中共承传从光照帮到苏共的反宪政运动,从1926年闹农会到迫害法轮功持续至今近87年的血债,尤其毛周所谓革命时代的红卫兵暴乱运动10年、邓江改革时代迫害法轮功的所谓“反邪教”13年,由官而民,山寨江湖人心败坏默许中共作恶,左右派内斗而伤残理性,被互相谩骂的争斗幻术操控,惟有通过审判江泽民,善心苏醒交鸿运。

看中苏,解体中共和解散苏共的路截然不同。苏联实践列宁所谓十月革命道路的国际暴乱主义歪理,聚合由红军刺刀威逼的10几个东欧、中亚国家,通过华约国际组织推广照帮的反宪政运动,牵制欧美力量,促成中共的红卫兵造神运动和改革开放劫财运动。清算斯大林主义,为东欧共产党在1989年吸取中共六四血案的教训理智地终止独裁和苏共1991年解散铺路。中共没有及时清算毛泽东思想,导致六四血案发生,胡温唯有审判江泽民以脱罪。

从1926年中共彭湃在广东闹农会杀民众开始,直到活摘法轮功学院人体器官卖钱、强拆民房逼人自杀,中共以共产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改革名义夺人性命的血债总计87年,无论左右派都有血债:左派有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反右文革等运动以革命名义欠下的血债,右派有四清揪斗农村走资派、六四镇压学生运动和以“反邪教”为名迫害法轮功欠下的血债。

中共就这样跟苏共的路越来越不同:苏共1940年代跟英美结盟反法西斯,把宗教信仰权利还给了东正教,极权专制的党只剩下政府外壳;1950年代赫鲁晓夫清算斯大林主义的罪恶,苏共最后剩下老人特权苟延残喘,为1980年代戈巴契夫实行民主政改和叶利钦分裂苏共以及最终解散苏共、解体苏联铺了路。中国大陆拆笼子政府没有这样的路可走。

从1920年张国焘执笔写《中国共产党宣言》,到吴邦国去年在人大宣读的五不搞,中共80多年来一直承传德国光照帮反人类文明的邪道衣钵,是个邪教乱党,传邪说、打内战无恶不作、穷凶极恶,在江西、东北、淮海杀人比日本人还邪毒,至今仍压迫着儒道佛三教,绝对不允许中共党员脱党信奉孔孟之道、老庄教诲和释迦牟尼所创佛教,不准反共。

1980年代至今33年,部落酋邦的严管生活在“改革开放”的口号声中逐渐松驰,工厂、公司的福利越来越少,中国人经过审批性的签证可以出国旅游甚至移民,但大陆的新共工氏部落•酋邦并没有恢复中华民国形象或日本近现代文明式的脱亚入欧。各城市大红旗依然高高飘扬,1990年代更在中共各级官员办公桌上搁上小红旗,大陆成了红旗山寨国。

1980年代的特征:中西文化对话,民心大体一致,台湾多党共和的宪政和平转型。1980年代回归中华文化交融、民心思变大体一致的社会变革道路被六四血案堵死。迫害法轮功失败后,中共以维稳政治等同为和谐社会,不准我们过问政治,人民被当成猪似的对待,以身体欢乐为幸福,理论思考只准在数理化等专业领域,不准批判马列主义。政府笼子插红旗的山寨江湖,官民普遍以食色为幸福。中共统治大陆63年,毛泽东时代27年,尤其红卫兵运动10年,以暴乱的斗争哲学培育狼人般凶残狠毒的言行。中共通过把中国人变成谩骂一切却眷恋享乐的大大小小、男女老少的鲁迅和李敖,共产党在东欧和中亚就红旗落地了。

红旗落地,共产党在东欧和中亚穷了,但人民互相谩骂批斗没了,生活也普遍提高了。中共山寨国却党富民穷。1980年代中国大陆10年所谓改革开放,搞“经济特区”圈地引资,太子党由此倒卖红头文件暴发致富,比民国以前的地主和资本家更富却普遍缺德,不理会儒道佛三教教诲,为了快速致富不惜毁坏五岳及全国江河的山川资源,20年来大陆充斥血汗工厂环境污染,人心败坏默许中共维持镇压六四学生运动23年和迫害法轮功学员13年。

左派得“民心”齐心骂人,以粗俗为荣,视文明为虚荣,让欧美和日韩宁愿认可中共政府。右派有心求民主,却相互不妥协不合作,被中共间谍和党文化分化瓦解,有心启蒙民众,却无力理性论证问题和阻止中共继续迫害六四学运和法轮功,致使薄周得以身居高位作恶。

左派与右派在英国、美国、日本等国的议会里,如同人的身体的左半身和右半身、上半身和下半身、后背和前胸,互相依存,相结合而构成一个完整的整体,彼此虽有差异却苦与甜似的不可分离。

党文化洗脑后,中共左派如同恶性肿瘤,从心肺、鼻喉组织里生长出来,却要毁坏它们,非吃掉(吃不掉就弄残)右派的良心和理性才舒心,项羽似的沐猴而冠却无豪气反暴政,右派普遍成为性情中人,卢梭或尼采似的自律能力极弱,少有伏尔泰、孟德斯鸠似的理性中人。

英国科学哲学家艾耶尔说:传统是本能通向理性的桥梁。中共的恶毒在于,通过从鲁迅到毛泽东的反传统的文化革命,首先毁坏儒家礼教传统维系的长辈和老师的经验权威,接着教晚辈和学生与之战斗。

人难免有争斗。中国人却不再和为贵,民不畏死的反暴政传统在反右运动之后消失。法轮功横空出世,复兴了反右前民不畏死的中华传统,却在1999年到今天的13年被中共左右派共同视为封建迷信,听法轮功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命”就闹心,不愿做中共历史罪恶的污点证人,宁愿分担中共的血债,最终被中共邪教伤残理性思维。老共青团员、老少先队员活了40、50岁仍然爱争辩,搞不懂为何超龄不算真的退了,为何应该自己声明退团退队

中共所谓左派与右派被互相谩骂的争斗幻术操控,各说各的党话,都跟自己和他人过不去。共产党是邪教为内核的乱党:乱党中的极品,欠着人类的血债。中共是血债党,所欠人民的血债从1926年闹农会起,再到1927年至1936年12月底在江西的10年内战、8年抗战中在陕北、华北和苏北农村骗农民的运动,战后4年内战,最后从1950年土改直到1999年迫害法轮功持续至今的63年。审判江泽民,中共左右派争斗烈火立刻烟消云散似的熄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