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江阴朱徐海为父申冤诉江阴公安滥权处罚,上诉后再遭无锡中院枉法讯问

2015年10月26日上午9时30分,江阴朱徐海为父亲朱万清申冤诉江阴公安滥权处罚案,上诉后再遭无锡中级法院枉法讯问。

据朱徐海介绍,其父朱万清2013年1月30日和3月1日两次在北京上访,根本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但江阴市公安局在2013年3月14日却莫名其妙地给他父亲行政拘留7日。

其父不服处罚,于2015年2月2日向江阴市法院提起诉讼,但随后其父死亡,同年7月23日一审判决维持公安处罚决定,后朱徐海于2015年7月28日上诉至无锡中院。

朱徐海说,江阴公安对父亲的处罚根本就是捏造事实,滥用公权,打击报复,不让父亲去上访。公安的处罚案卷都是违法伪造的,《受案登记表》中报案人是空白的,里面却写着报案人是无锡市驻京信访工作组说父亲在北京非访被北京市公安查获,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但没有北京公安查获的任何证据,更荒唐的是,云亭派出所提供的两份《传唤证》时间相隔一个多月,但传唤证号却为澄公(云)行传字【2013】4号和6号,中间只相隔一个号码,也就是说,云亭派出所在这一个多月时间中,只发了一个传唤证,等于在放假,案卷中其他违法行为太多太多,但一审江阴法院视而不见,包庇、纵容公安违法行为。

朱徐海说,10月26日中级法院通知我去询问,这就是违法行为,因为我在上诉时,提出了充分的公安造假的新证据和一审法院枉法判决的证据,提出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中级法院理应开庭审理,但他们却让一名法官以“询问”代替开庭。而且,在询问过程中,法院也根本不听我的陈述,不对公安的违法行为进行调查,不对一审法院的枉法恶判进行纠错,只是走了一个过场。

最后,朱徐海说:“期盼法院能真正客观公正,希望通过每一个案件让我们感受到公平正义,不能总让我们失望。”

因为朱万清家的养猪场在2008年5月12日被云亭街道违法拆除,2009年7月3日房屋和另一养猪场又被非法强拆,为此走上维权路。2013年3月朱万清去北京上访回来后,云亭街道综治办主任威胁说:“你再去北京上访,死在哪里都不知道。”没过几天,朱万清在人行道上被一辆汽车撞后逃逸,造成朱万清颈部受伤,再经上访折磨,于2015年3月27日去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