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将近,上海大肆拘留4位人权捍卫者 丁德元被处行政拘留7日

2016年2月23日星期二,本网获悉:两会将近,上海进入两会维稳模式。现已获知,已有4位人权捍卫者丁德元、戴中耀、黄月华、沈佩兰被拘留。这4位都是60多岁的老人,两男两女。其中丁德元被处行政拘留7日,其他几位具体情况尚需落实。

上海人权捍卫者丁德元昨天早上6点多钟被绑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到上海市浦东公安分局合庆派出所,后被浦东公安分局作出行政拘留7日。

 

遵纪守法、德高望重的老丁(大家都喜欢尊称丁德元“老丁”)在上海是公认的“老丁大好人”,他在维护自身权益的同时,更多地投入为包括律师在内的所有良心犯声援呼吁和为访民群体代言。老丁喜欢用“上海访民丁德元”这个名称发表言论。

 

上海人权捍卫者尹慧敏、丁菊英、刘国芳、杨秀婷、陈建芳等认为:这次老丁被拘留,很有可能因近日在本网的发表(《上海访民丁德元给国务院信访办领导写信责问“你们有没有将地方政府管好的能力?”》之后又写了一篇题目为《请还给我们监管你党的权利》。

 

从逮捕关押良心犯与拘留老丁看出习近平的“依法治国”只是块遮羞布,是假面具。已充分暴露出“我是流氓我怕谁”。

 

附:《请还给我们监管你党的权利》

 

近日有亲戚劝阻我不要上访:“算了,不要再搞了,不可能搞得着的”;我对他们的劝阻回答说:“我以法维权这是在搞吗?政府希望百姓讲理、守法这完全应该,但政府应该比百姓更讲理、更守法;假如市信访办解决不了我的上访诉求,就应该以书面形式给我回复,回复中讲明我诉求解决不了的原因,这一点市信访办为什么不能够做到呢?”

 

又有乡邻劝告我说:“你现在在搞的事主要是同杨永新二人之间的个人恩怨,你应该去找杨永新谈谈,不要把政府牵涉进去。”我回答说:“杨永新在趁‘为党工作’这一便利对我行刁作恶,这只是我与他二人之间的个人恩怨吗?我被刁书记杨永新刁难得苦不堪言,无奈之下上访到合庆乡政府信访办,信访办接访员劝导我‘再去同老杨协商’,再协商的结果是受尽了杨刁官的挖苦与嘲笑;我上访到川沙县党委信访办,信访办接访人员还没等我讲完我的委曲就将我驱赶‘去、去、去!这类小事我们不管的。’党组织把‘村书记以职务之便刁难村民’当作小事,这不是有意在包庇刁书记吗?”乡邻说:“党是好的,是官的不好。”请问政府:你们是否也认为‘党是好的,是官的不好’?我想问:假如党是好的,哪党为什么不将那些刁、恶、懒党官进行惩治?党为什么要容忍刁官恶意削减我们的生存空间?党为什么要容忍恶官将我们送进疯人院投入黑监狱?党为什么要容忍恶官指使恶警、黑保安将我们殴打、关押?党为什么要容忍懒官对我们的上访诉求置之不理、敷衍塞责、推诿拖延?我们百姓认为:政府办事机构内出现刁恶懒官员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些刁恶懒官员有着党组织这个强大的背景作靠山,这就使得我们百姓对他们的行刁、作恶、耍懒感到十分的无奈。

 

几年来为‘官不好还是党不好?’这个问题我与人争论过好几次,我个人认为:因为官的不好使得党也不好,党的不好又加大了官对民作恶、为害百姓的能力;有以下事实为证:

 

1,你党强调“以党管党”,便利了你们同党之间的相护,这是我们百姓感到‘天下乌鸦一般黑’的真正原因;

 

2,你党对媒体的控制、对舆论的导向,使得官的恶得到掩盖、使得民的苦无法展现;

 

3,在你党的统一领导下,官员们敢于、能够有组织的拒绝公民要求其公布个人财产的合理要求,使得官员的非法财产没能显现;法院却把我们上街拉横幅‘要求官员申报财产’的正当行为枉定为寻衅滋事;

 

4,在你党的统一领导下,当今各部门、上下级官员空前的团结,结成了抵抗民众维权的统一战线,在这统一战线下:有多少维权百姓遭受了亲戚的人情绑架?有多少维权百姓遭受了陌生人的恐怖威胁?有多少维权百姓因上访而遭受了官员更严厉的打击报复?有多少维权百姓遭受了恶警、黑保安的残暴殴打?有多少维权百姓被官员送进疯人院关进黑监狱?有多少维权百姓遭受了派出所的非法拘留?有多少维权百姓被法院枉判为‘寻衅滋事’、‘敲诈政府’?有多少维权、民运人士被游了CCTV?新华社又拒绝了多少维权百姓要求其采访自己冤情的请求?在有党组织作背景的这条统一战线下,官家不按信访条例处理访民的诉求没人能够追究,对访民的维权行为却常要贴上‘非访’的标签予以严厉打击。

 

现今我们百姓感到非常疑惑的是:你党作为执政党,为什么要强调‘以党管党’?我们百姓在私下相互问道:“共产党搞以党管党,还让我们凭什么相信它是真正的代表我们的利益?共产党搞‘以党管党’排斥了我们百姓对它的监管,我们百姓是否也可以搞‘以民管民’来拒绝共产党的领导、‘服务’与‘代表’?”

 

假如你党不执政国家事务、不强行作我们的‘公仆’,我们百姓根本不想来管你党的事,但因为你党强行要给我们作‘公仆’、强行要‘代表’我们的利益,强行要为我们‘服务’,由此我们民众也只得要强行的监管你们!我代表自己也代表愿意被我所代表的百姓向你党告知:因为无权利钳制的权力必定会为害我们民众,为此我们坚决拒绝搞‘以党管党’的政党来作为执政党,假如你们共产党真心想作我们的公仆,就请你们放弃‘以党管党’,还给我们监管你党的权利。

 

上海访民丁德元 2016-2-2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