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后强拆继续 长沙逼死人事件再添一例

11月20日,湖南省长沙市一位65岁的老人,因强拆被逼迁居愤而喝农药自杀。据不完全统计,几年来,长沙市强迁已经导致30多人死亡

据《维权网》报导,11月20日凌晨3点,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望岳街道金星村艾家坡,因为强制拆迁腾地、堵路逼迁,导致65岁老人李云桂喝农药自杀。

据不完全统计,最近几年,长沙市在强制拆迁中已经导致了30多人死亡。

据《财经网》报导,2010年4月26日,为抗强拆,长沙市岳麓区靳江村49岁村民赵利舒服毒身亡。

2010年5月25日凌晨,在岳麓区湾镇,56岁的黄建华因不堪压力,于待拆迁的家中楼道内自缢,并于死前留下遗书:“房屋已被政府抢走……我已无路可走。”同日下午,同样是在湾镇,73岁的尹贤春老人在与拆迁干部理论的过程中,猝死于拆迁指挥部。

同年10月17日凌晨3时,长沙市岳麓区靳江村41岁的村民李秋香去世。此前一日,她因自家房屋被强拆,前往拆迁指挥部索要补偿款未果,愤而在拆迁干部面前服农药甲胺磷,15个小时后身亡。……

从2000年起,长沙市开福区率先摸索出一整套拆迁“五招三十六法”,并扩散至其它各区。尤其是2009年,长沙市施行棚户区改造模式,弥漫全市五区的氛围愈发紧张。实行的“政府自己制定文件,授权给自己征收”的政策,合法性倍受质疑。

许多拒绝强迁的商户遭到不明身份者哄抢,坚持不肯签字的住户被殴打。警车与司法局的执法车把守在街口,街道随处可见城管与警察。从各大机关被抽调出的干部们,采取几个人盯一户的战术,按时到住户家“上班”,寸步不离,不乏半夜敲门“做工作”之举。许多被拆迁户因上访被“依法”关押、刑拘、劳教甚至判处有期徒刑。

据《华夏时报》在《部份房地产项目灰色成本达40% 多数流入政府机构》一文中报导,“有专家指出,商品房的成本中有30%属于‘灰色成本’。《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得知,‘灰色成本’属于行业的潜规则,这类成本所占比例随房企的实力、项目的大小有所不同,至少10%,有些甚至高达40%……这些‘灰色成本’有不少流向了政府机构。”民众“痴途马”对此评论道:“这就是地方政府热衷于强拆的真正原因和目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