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访民郭兴梅被绑架阻止上北京

郭兴梅,女,今年53岁,是重庆的访民。她家的房屋2003年3月被政府违法征地拆迁,2003年12重庆市人民政府才下批,没有国务院批文。于是,她走上了上访之路。她多次被抓捕、绑架、拘留、关黑监狱。

以下是她向本网记者电话讲述的,她今年两会前的遭遇:

2015年2月26日,郭兴梅买了重庆到石家庄的火车票。可当她3月1日晚上8点多到重庆北站准备检票上车时,被人绑架。郭兴梅认识,他们是沙坪坝区磁器口街道办事处司法所所长刘斌,凤凰山社区书记郑嘉玲、王主任等人。

在被强行抬上车时腰被闪了。郭兴梅强烈要求去医院检查治疗,结果被拉到东华医院。到了医院,对方放下她就全部跑掉了。郭兴梅只好借别人的手机报警和找自己老公来医院帮忙。这时发现,在绑架过程中,郭兴梅的手机、身份证和火车票全不见了。

夫妻两个连忙打出租车再到重庆北站报警。打了110十多次后,才来了两个警察,一个着制服(警号:226698),一个着便装。制服警察出示了证件,便装警察拿出证件一晃,不让郭兴梅两人看清楚就收回了。警察把两人带到派出所,不作笔录也不开接报警回执,只说等磁器口派出所的人来接他们回去。过一会儿,磁器口街道领导李官仁、凤凰山社区书记郑嘉玲、磁器口派出所教导员三人到来。郭兴梅不同意回去,坚持要求重庆北站派出所出具接报警回执。出警警察(警号:226698)几次想开回执,都被不知哪里打来的电话阻止。最后,耗到3月2日凌晨3点钟了,磁器口方面来的人跑了,北站派出所则干脆到外面雇了两个临时工(重庆叫“棒棒”)来把郭兴梅夫妇看守在里面不让走。

2日天亮,一直到上午11点了,磁器口街道和派出所再次来人,把郭兴梅夫妇送到东华医院。同样,他们也是一到医院就跑掉。郭兴梅自己去拍了片子,后又转到西南医院就诊。

现在郭兴梅在家里休养。她们夫妇呼吁社会各界关注他们的遭遇。

咸阳氮肥厂股东到中共陕西省委请愿维权

2015年3月3日上午,近百名股东到中共陕西省委请愿,在省委大门外高呼口号:“还我股金!”“还我股东权利!”“我们要见省委书记!”要求召开股东大会,讨论解决氮肥厂的资产处置等问题。

他们介绍说:咸阳氮肥厂原是一家国营企业,2000年进行了股份制改造,266名职工以出资入股的方式,购买了氮肥厂的资产,成为这个厂的股东。由于经营效益和环境污染等问题,我们厂在2011年后逐步停产,咸阳市政府在没有召开股东大会讨论的情况下,凭借行政权力,单方面将全厂近4千万元的设备资产评估为1400万元,于2014年3月将设备变卖,厂房等建筑拆除,至今没有对我们的股金进行任何赔偿。这是对我们股权的公然侵犯,给我们股东的权益造成了严重的损害。

咸阳氮肥厂紧靠西安至兰州、咸阳至三原、铜川的公路,交通位置十分优越,地价很高,早就有人打这块地的主意。他们曾到咸阳市政府、市委上访,反映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