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zyzszyzs333

南宁“两会”召开 会场外抗议不断

2月13日至16日,广西南宁市“两会”召开期间,不断有来自该市各县区的市民在会场外抗议。

据参与抗议活动的张女士介绍,“两会”开幕当天就陆续有市民来到会场,要求向与会领导当面陈情,直到16日会议结束。

据介绍,政府派人将到访的市民赶到会场后的信访室,之后由各县区各单位的工作人员接待。张女士表示,政府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所谓的接待只不过是走过场。

政府对待到访者的态度引发市民的不满,会议持续期间,不断有市民在会场外聚集抗议。不过,每次聚集均遭到现场执勤的警察驱赶。

该市最大的上访群体“出嫁女”也到场抗议。该群体的维权代表李女士告诉本网,她们多次到达会议现场,大约有四十人,每次都聚集在一起,高呼口号并拉横幅抗议。

知情人电话:0771-2694478

“链子门” 事件当事人严文汉提起申诉,陆大春再审听证

2月16日,本网信息员接到四川维权人士严文汉申诉材料。“链子门” 事件当事人严文汉认为乐山中院对整个案件的判决属无理由判决,于是严文汉在2011年12月14日向乐山中院提出以无理由的形式申诉来抗议司法不公。2012年01 月12日被乐山中院退回。严文汉于2012年02月14日正式向乐山中院提出刑事再审申诉。申诉内容如下:

刑 事 申 诉 书
申 诉 人:

严文汉,男,1963年10月06日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汉族,身份证号:510102196310062158,高中文化,私营业主,户籍所在地: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玉林北巷2号3单元4楼7号

事 由:

申诉人严文汉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不服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2010)乐中刑初字第7号刑事判决,不服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乐刑终字第202号刑事裁定。并在刑满释放后非法采取強制手段限制人身权利监视居住属严重违法,应予与作出赔偿和公开道歉。

申诉请求:

撤销(2010)乐中刑初字第7号刑事判决,(2010)乐刑终字第202号刑事裁定,宣告申诉人无罪。

原审法院名称和法律文书号:

乐山市中区人民法院2010年9月28日作出的(2010)乐中刑初字第7号刑事判决。

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年5月10日作出的(2010)乐刑终字第202号刑事裁定。

对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申诉人刑满释放后非法采取強制手段限制人身权利监视居住属的既定事实给予赔偿和公开道歉。

事实和理由如下:

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条规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章第一节第二十三规定可以看出聚众、情节严重是刑法和治安处罚法的重叠部分。刑法第二百九十条聚众、情节严重、严重损失三者必须是一个整体,不能分割,不具有选择性。

二:刑事法律对于损失的界定仅指直接损失,不包含间接损失。

三: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必须是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才能作证据,否则是假证、伪证。

四:从该案卷宗编号为1064—1070的证明材料来看,三份是与该案有直接利害冲突的成都中院出具的(1068–1070),一份是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第四分局三大队(1064有大队长雷霆和更高一级领导签字),成都市公安消防支队五中队(1066)的《情况说明》一份(无公章、无签名), “三友百货” 的说明材料两份。

1:成都中院和消防、交警三政府部门出具的《情况说明》无论从冤民聚集到成都中院门口的时间上或行为上全部都是造假。三部门好像是经过商量的一样,所注明的时间都是早晨8时许,且阻塞交通、中断机动车通行、直至21时许才恢复正常交通。

2:最值得敬佩的是成都中院钟尔璞,作为存在利害关系的成都中中院副院长,非自然人,本不具证人资格的他本身就应对近几年中院因枉法栽决而形成的冤民群体负责,却摇身一变成为控方证人,在无任何证据支撑的情况下,不惜以身试法,挺而走险指控鲍俊生等冤民中断街面交通已涉嫌诽谤,作伪证和妨害司法公证,其行为是自毁法院形象。申诉人保留追究他涉嫌刑事犯罪的权力。

3:成都“三友百货”公司在2009年02月19日的《情况说明》中(书证编号分别为1065)写到2009年02月23日9点左右,“三友百货”公司员工发现楼顶有人进行请愿行动,该公司保安队员上楼劝阻,未果,于是报警。我们都知道“三友百货”公司商场所在位置只是该大楼底楼部分,整个底楼开间至少不会少于四十米(目测),除左边警方的警戒线(大概五、六米)位置和中间有点厨窗(大概七、八米)外,整个底楼包括拐角处都是正门,进出完全不受影响,鲍俊生等人在楼顶维权不知管“三友百货”公司那门子鸟事,“三友百货”公司又没有在楼顶卖东西,而去报警。如果“三友百货”公司认为凡是路过的人都应当进入商场购物的话,那“三友百货”公司就只有天天报案了。成都“三友百货”公司《情况说明》中说的销售收入受到影响,是减少了还是增加了?没有作出具体的说明,“三友百货”无当天的和前后几天的财务报表和营业销售情况的比对,也无往年同期的财务报表和营业销售情况的比对。我们的法官大人就心领神会的知道了“三友百货” 当天的销售经营已严重损失了,不知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凭什么认定鲍俊生等人在02月23日给“三友百货” 造成严重损失(栽决书笫36页)?“三友百货” 都不敢说该商场当天的销售收入有所损失,可见这一点至少比我们的检察官和法官都懂法,起码“三友百货” 还知道作伪证是刑事犯罪。

4:作为亊件的亲历者、见证者、记录者和受害者的申诉人在“223”当天所拍的一组现场照片显示,到中院喊冤的冤民是 10点左右才到的现场,也没有阻塞交通,更没有冲击国家政府机关、商场等暴力行为。整个事件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堪称群体维权的典范,同时也为鲍俊生等冤民没有扰乱社会秩序提供了铁证。更为侦办单位打击报复申诉人提供了诱因。另侦办单位给检控单位提供的44位证人证言正证明了鲍俊生等冤民当天没有半点不理智的行为。

以上是本案经过无数次退侦和延期所收集的“犯罪证据”, 不管是在时间点上还是事实本身全系是伪造,而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此作为法律依据来判案就已超越了法律本身。

五:鲍俊生等人在2009年02月18日以邮政快件的形式给党中央、国务院和四川省、市政府各大机关、各大媒体等寄去了他们的《游行示威申请书》,明白告知政府相关部门他们将在2009年02月23日在中院门口举行示威游行活动抗议司法不公。申诉人合理的怀疑他们上下其手,互为你我,精心自编自导的一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故鲍俊生等冤民的行为只是“聚众”,并未扰乱任何社会秩序 ,也不可能给任何单位和个人造成任何经济损失。

六 :检控方故意回避另一获刑人徐崇丽在2009年03月04日下午15时05分被捕后的第一次笔录对事实的陈述(书证编号为347),她是这样回答侦办人员的:“2008年02月17日我给严文汉打了个电话,就把杨久荣她们准备上演跳楼秀的事情讲给了她听了,严文汉还在电话中说,他们毎周二都要到中院去,没得意思’( 本人比较粗鲁,原话是说的‘球莫名堂’),我就讲杨久蓉她们这回是给公安局写了申请的。……”从以上笔录可以看出,徐崇丽对此事件毫不了解,就连是谁上楼她都没有搞清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道听途说者,申诉人就更不知情了。而申诉人在接到她的电话的第一反应是对此行为的不认可,申诉人认为很多案子不是法官能独立作出判决的,就如同本案。 作为拆迁受害人的她也仅仅只是想去看看热闹而已。这一情况被检控方刻意回避,一厢情愿的把鲍俊生等人的行为强加在申诉人头上,其用意如司马昭之心。

七 :被定性为“223事件” 的策划人和参与者有几十人之众,他(她)们都是因各种原因遭遇司法不公的受害人,长期上访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的冤民,由一个一个的个体,一个一个的个案形成的维权群体。他(她)虽然长期遭遇了司法不公,但仍然怀着对政府的无比信任,才会聚集在中院门口要求政府出面解决他(她)的问题,是对政府合法性的肯定。02月23日在中院门口手栓铁链,头戴冤帽的冤民有二十多人,除一蔡姓访民和陈姓访民在23日当天下午19点左右(当时中院门口只有六、七人了)被行政拘留外,其余当天在中院门口手栓铁链,头戴冤帽“聚众”喊冤的冤民没有受到任何行政处罚,也就是说02月23日在中院门口手栓铁链,头戴冤帽的冤民事先已向政府相关单位提出了申请,是合法行为,所以不应该受到任何处罚,其结果也是如此。只是侦办单位来了个超级“变”、“ 变”、“ 变”,一个华丽转身强制性的把维权冤民变成了控方证人,当然也就不敢让他(她)们出庭作证。

八 :申诉人和黄晓敏到成都中院门口和三友百货楼上用相机进行了实况拍摄,申诉人是在主流媒体集体习惯性失声的情况下,用影像真实记录了整个“223事件”。正是申诉人和黄晓敏的真实记录,才为鲍俊生等被告人没有扰乱社会秩序的辩解提供了铁证。 才使一些人精心设计的阴谋未能得逞,申诉人合理的怀疑一些心怀不轨的人为了打击报复申诉人,强扯上另一渉案人徐崇丽(从徐崇丽的刑期可以看出)值得庆幸的是鲍俊生等人没有持枪抢银行、没有贩毒、没有强奸妇女、没有故意杀人、不然小命难保。

九 :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第39页笫十三行

……经查,鲍俊生等人策划扰乱活动的动机之一就是扩大影响,给政府、法院施加压力、黄晓敏等人在扰乱现场采访、摄影摄像时,鲍俊生等人未予制止,反予配合,黄晓敏等人在得知鲍俊生等人的扰乱活动之后,到现场摄影摄像、制作不实文字向网络上发布,为鲍俊生等人的扰乱活动进行恶意歪曲炒作,二者积极配合,相互呼应。黄晓敏等人的行为是鲍俊生等人策划、实施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行为的重要组成部分。

1:每年的两会人大代表给政府的提案和意见也是给政府施压,是不是构成犯罪?是不是要把所有的人大代表都抓进牢房?

2:如果鲍俊生等人有制止一个公民在公共场所自由拍照的行为,那就是侵犯人权。可见鲍俊生等人的法律水平要高于我们的法官大人,鲍俊生等人至少知道一个公民在公共场所拍照是该公民个人意志的体现,是受法律保护的 ,

3:不知法官大人采用的什么证据证明鲍俊生等人与申诉人反予配合?难道他亲眼看见鲍俊生等人在申诉人的镜头前摆 pose?

这一段文革式的语言感觉不是严肃的法律文书了,而是现代版的科幼小说,其文字功底已可以和文学大师郭沬若媲美了,这已是一种非法律逻辑的蛮横思维了,是人治而非法治。

当人证,物证都不足以定罪的情况下就只有某些人的心证了,一只无形的手主宰了事件的发展和结果,你、我也许只是玩偶而已。事已至此,有无证据并不重要了,我感到背心发冷,无语。不知这是中国司法制度的悲哀,还是法官大人的悲哀,但愿只是我个人的悲哀,否则受害的决不仅仅只是申诉人,也决不会仅仅只是我们这一群体、我们这一阶层。

申诉人到现场拍照是公民自由意志的体现,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护,决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犯罪。

综上事实足以说明乐山市两级法院破坏罔顾事实,肆意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制度,防碍司法公正,为了我们的子子孙孙有个公平、公正的社会环境和司法环境,请求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拨乱反正,依法撤销(2010)乐中刑初字第7号刑事判决,(2010)乐刑终字第202号刑事裁定,作出正确的判决,宣告本案不存立,申诉人无罪。

此 致
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重审申诉人:
2012年02月14日
另外,成都“链子门事件”当事人之一的陆大春再审听证会2月15日在乐山举行,据四川维权人士黄晓敏介绍:举行的再审听证会,是在乐山市中院信访接待处信访调解室,一个小型会议室如期举行。时间从上午的九点半开始听证,到十点50分听证结束,整个过程约80分钟。乐山中院指派立案庭再审法官雷姓女士等三名出席,再审申诉方除了再审申诉人陆大春,还有从北京赶来的律师张生贵,以及四川本地的律师冉彤等三人参与了听证。

听证会上,首先由从北京专程为陆大春进行辩护的律师张生贵,谈了自己对案件的最新看法和基本观点。随后参与了一审二审,为陆大春提供辩护的成都律师冉彤,向听证的中院法官,就案件审理中存在的程序问题,阐述了诸多的问题。最后陆大春就案件重审,对以往存在证据、事实和定性存在有人作假、与事实不符和权贵操控,提出最新的证据和现行处理原则。乐山法院三名工作人员耐心认真的听取了三个人的发言,就听证以后如何处理,是否一定进入重新审理,工作人员委婉告知:上报领导,日后决定。不过,雷姓法官解释说“依据现行诉讼法规定,最迟必须在三个月内做出答复。”

当天,准备参与听证的还有陆大春的同案黄晓敏、严文汉、曾荣康、杨久荣等四人也赶到了乐山,由于其他的原因未能进入旁听,但是四人将会为已经获准的再审听证做积极的全方位准备。

据担任陆大春律师的张生贵先生说“刑事案件能够进入再审听证,多年的从业经历中还是很少发生,不谈你们这个案件还是一个群体事件,但愿这是一个好的开启。”

 

百名白盆窑村民在要求见北京丰台区区长遭拒

本网信息员获悉:2012年2月15日上午10点半左右,北京市残疾访民葛志慧前往丰台区政府信访办讨要生活费。到达丰台区政 府时,见到上百名北京丰台区花乡镇白盆窑村民集会区政府门口喊话要求见丰台区区长,解决白盆窑村民房屋被拆迁,没有善后处理一事。

当局出动数十名警察在维持秩序,事件中村民们没有与警察发出冲突,丰台区区长也没有出来会见白盆窑村民,解决白盆窑村民房屋被拆迁,没有善后处理一事。

葛志慧见状,原来要到信访办讨要生活费一事只得做罢,便趁机偷拍了几张照片,与一位白盆窑村民谈了几句话,便勿勿离开。

为了进一步了解北京市丰台区花乡镇白盆窑村民房屋被拆迁,没有善后处理一事。本网信息员通过葛志慧提供的拔通一位白盆窑村民电话。

本网信息员:请问您是白盆窑村民吗?

白盆窑村民:是的。你是哪位,有什么事吗?

本网信息员:我是维权网的信息员,从事维权报道,想了解2月15日上午你们白盆窑村到底有多少人到区政府门口集会?因为什么事?事件中有没有人受伤,被拘留等?

白盆窑村民:人数嘛,我也说不上,大约有一百多人吧。还不是因为2002年,我们白盆窑村民房屋被拆迁没有善后处理一事。原来政府答应给我们的置留费一分钱没有给,户口也没迁,这事拖了10年了,他们办事就是这么拖拖拉拉—–

本网信息员:打断一下,事件中有没有人受伤,被拘留等?

白盆窑村民:没有人受伤,也没有人拘留。不过,14日,有一个七十多岁老太太受伤,被警察推倒在地——

本网信息员:14日,你们也去了。那位老太太您认识吗?

白盆窑村民:是的。那位老太太不是我们村的,不认识。

本网信息员:哦。谢谢您的配合,我挂电话了,再见。

白盆窑村民:喂喂,等一下,别挂先。

本网信息员:怎么了?还有什么情况没说吗?

白盆窑村民:不是的。我刚才跟你说的对政府有不好的话,你可别跟我写上去,我不想麻烦,你写文章时可要注意了,千万别激烈。我是个小老百姓,我只想解决我家问题,要回他们答应给的钱与迁户口,我不想沾上什么麻烦,我的电话你也别给我公布上去,我害怕—–

本网信息员:我明白,您放心好了,我会注意的。再见!

本网信息员挂断了电话。

从这位白盆窑村民既想解决问题又不敢表白内心真实想法的恐惧语气中,可以知道当代中国人民到底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国度?中国当代的维权事业才刚刚开始,任重而道远!

现场目击者葛志慧电话:13261499836
白盆窑村民电话:13261164XX

 

固始县城关镇居民联名要求中纪委调查土地问题和推举人大代表

居民代表:王海洲(13526089507)吴春友(13782976424)
王春乐(13663763716)余海科(13569736187)

注:联名件已于2012年2月12日由几个中央政协委员递交到

中纪委,联名件扫描附在该材料下面

中纪委:

我们是河南固始县城关镇东大店子一组居民,因为土地问题已经多次的上访过固始县县委县政府、固始县信访局、河南省信访局,也上访过国家信访局。

县委书记焦豫汝来到固始县主持工作后,我们虽然也见过一次面,但我们的问题却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处理和答复。

城关镇东大店子的土地问题同样由来已久,在原县委书记方波、原城关镇党委书记魏森林的支持下,社区支部书记高学武及东大店子的村干部们强占、侵吞了我们居民的很多土地,他们真的是罪该万死!

2005年以来,方波、魏森林、高学武及东大店子社区村干部们多次纠结成群结队的黑社会打手先后强占我们东大店子一组200多亩的土地囤积在那里作为“期货”,然后分期、分批的倒卖给私人建别墅和商品房,赚取了巨大的差价。

强占我们的土地时高学武及东大店子社区村干部们直接参与了黑社会打手的冲锋行动。

虽然方波、魏森林没有直接参加行动,但如果没有县委县政府和固始县公安局的的纵容,黑社会打手是不敢这么干的!

强占我们的土地之后,方波、魏森林、高学武一伙人没有通过我们一组居民,由土地部门、城关镇政府单方面的伪造了所谓的“征地协议”,“征地协议”上面写的是以1.25万元/亩征了我们的土地119亩,公然地隐瞒了80多亩土地。

我们东大店子社区是固始县城区的蔬菜基地和“菜篮子”,我们依靠种植蔬菜为生,收入较高,所以我们的土地赔偿应该是征用基本农田的几倍!

可以肯定,隐瞒的80多亩土地被方波、魏森林、高学武一伙人合伙贪污私吞了!

因为生存所逼,2011年3月份开始,我们东大店子一组居民不得不一齐起来夺回已经被方波、魏森林、高学武合伙倒卖给别人但还没有建上房子的“土地期货”。

这些没有建上房子的“土地期货”也只剩下80亩左右的面积,正好与方波、魏森林、高学武一伙人隐瞒的面积相吻合,完全应该归还我们!

归还我们80亩土地的同时,对于已经盖上房屋的119亩土地的补偿必须重新评估增加,1.25万元/亩的补偿我们绝不会答应!

按照市场价格,80多亩的土地所涉及的金额几千万,没有原县委书记方波这样实权的人物和直接负责管理规划土地的固始县土地资源局的参与,魏森林、高学武绝对私吞不了80多亩的土地的!

城关镇有很多村的上访代表多次向上级纪检监察机关举报魏森林侵吞倒卖土地、贪污的事实;并多次联名要求固始县县委县政府调查魏森林的情况下;但县委县政府 竟然有很多人一齐出来保护魏森林。这就证明参与私吞、私卖土地的肯定有很多人;而且都是固始县县委县政府掌握实权的一些人!

一旦魏森林和高学武一伙人强占、私吞、私卖土地的内幕抖出来的话,固始县县乡村干部群体贪污的事实就会大白于天下,就会像2009年郭永昌(原固始县县委 书记)、符孔道(原固始县主管土地的副县长)、丁晓康(原固始县土地资源局局长)、张志喜(原固始县城建局局长)等人合伙贪污案一样!

郭永昌、符孔道、丁晓康、张志喜等人合伙贪污案东窗事发的时候,方波担任固始县县长,是参与者之一,而且是主犯,却为什么成了漏网之鱼?

郭永昌等人倒台之后,方波继任固始县县委书记,固始县的土地滥占和私卖不仅没有得到遏制,而且是越来越厉害,很多开发商竟然肆无忌惮的、公开的倒卖土地。

郭永昌、符孔道、丁晓康、张志喜等人合伙贪污案没有事发之前,固始县就被评为“全国解决信访问题的先进县”

郭永昌、符孔道、丁晓康、张志喜等人合伙贪污案事发后,方波、曲尚英一伙变本加厉的强占和私卖土地,固始县上访的人数与日俱增,固始县“官商警匪”合伙坑 民害民及严重的腐败在国内外网站、媒体广泛的报道炒作,可以说是“举世瞩目”,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固始县竟然连续8年被评为“全国解决信访问题的先进 县”;2009年和2010年方波竟然作为“全国先进模范县委书记”连续两次上了中央电视台,向全国的电视观众夸夸其谈的介绍固始县的“先进经验”。更显 示出了方波的欺上瞒下的手段、本事非同一般

为了保护魏森林,固始县县政府特地从城关镇、城郊乡、汪棚乡分别规划出几个村成立一个“番城区”, 魏森林现在被调为“番城办事处书记兼主任”,正在负责筹建番城区党委政府。

固始县县委县政府知道整个东大店子社区的居民非常痛恨高学武,为了继续让高学武作威作福的强占农民土地,公然的取消了东大店子社区的村委会换届选举。

既然县委县政府和城关镇党委政府违反《宪法》和《选举法》,公然的取消东大店子社区的村委会换届选举,我们东大店子的老百姓只有按照2011年九月份发出的声明办事,以公投的方式推举社区“行政长官”,实行真正的村民自治。

仅我们东大店子一组的土地就被方波、魏森林、高学武一伙人强占了200多亩,并从中私吞了80多亩;固始县其他地方有多少土地被强占和私吞就不言而喻了!

2011年我们这里土地的市场价格相同地段是一百多万一亩,80多亩土地涉及的金额是多大?希望纪检监察部门深入调查

私吞80多亩土地之后,魏森林、城关镇镇长李泽光、高学武又伙同开发商利用杨海春弟兄三人(杨贵春、杨付春、杨海春)出来,在没有土地使用证和准建证的情况下,又公开的在规划为我们一组居民的安置地上建商品房出售,然后共同分赃。

2011年3月10日,杨贵春(其实杨贵春家里正有很多处房产)先以没有房子住为由写好一个申请,高学武在申请上写“在团结路28米以外的空地可以建房,请镇长签字批准为盼”,镇长李泽光在申请上写到“同意按规划28米红线以外报建”。

杨贵春现在正在公开的销售商品房

魏森林、李泽光、高学武等人还唆使一组的恶棍杨海春寻衅滋事,到维权代表王海洲的土地上无故殴打王海洲,公安局派出所至今没有给个说法。

按照《土地法》和相关的政策规定,只有土地部门签发土地使用证之后,城建部门才给办理准建证,在两证齐全之后,建房人才可以施工建房。而杨贵春仅仅凭着李泽光、高学武两人的签字就随便的占地600多平方建起6层高的商品房公开的销售,从中赚取丰厚利润。

杨贵春在开始建房时,我们一组居民不止一次的到他的施工现场要求他停工,并出示相关法律文件,杨贵春当众直言不讳的说:我有李泽光、高学武两人的签字,是我送给他们五万元钱买来的!

并当众将李泽光、高学武两人签过字的申请拿出来给大伙看,维权代表便将杨贵春的签字申请复印了一份,杨贵春也毫不在乎:让你们告,又能怎样?十分嚣张

这是魏森林、李泽光、高学武利用杨贵春非法占取我们一组居民土地的铁证!

我们东大店子一组全体居民希望中纪委能够保护我们农民合法权益:

一、调查东大店子一组的土地问题。追查魏森林、高学武合伙隐瞒的80亩土地的来龙去脉,已经建上房子的土地按照合理价格重新给予补偿;未建上房子的80亩“土地期货”全部归还给我们一组的居民

二、责令固始县土地、城建、监察、纪检部门立即成立联合调查组调查杨贵春非法建房一事。我们把李泽光、高学武为杨贵春签过字的申请复印了一份,作为证据一齐交给中纪委。

三、责令固始县地方政府按照《宪法》和《选举法》的规定让东大店子社区的所有居民公开参与区县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并责令固始县地方政府严格按照选举程序公布选举信息,张榜公布选民名单,允许选民公推人大代表候选人,接受选民监督,透明计票、唱票、监票等等。

东大店子一组居民一致推举农民维权代表周德才为全国人大代表!

东大店子一组居民向中纪委及全国人大常委会郑重的声明:

如果中纪委无法做到以上四点,我们全社区的居民一齐起来向广东乌坎村农民一样成立农民自治联合会,把党和国家的村民自治政策落到实处!

东大店子一组居民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