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维权人士李红卫庆生十余人抓进派出所(图)

本网信息员从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先生处获悉,今天(5月26日)中午山东济南一批维权人士为李红卫庆祝生日,13人在济南英雄山新疆居餐厅聚会,参会者全部被抓进四里山派出所,直到下午5:30十人仍在关押审问中。

据说警方传唤他们的理由是涉嫌“非法集会”,关押者中,李红卫,张廷夫、于新永、邵凌才都曾参加过512“济南纪念六四24周年”活动。此事发生在六四之前值得关注。李红卫电话:13012992453

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电话: 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维权访民要求释放邓志波吕动力等维权人士(图)

本网信息员获悉,5月24日各地维权访民在北京南站附近举牌要求释放邓志波、吕动力等维权人士。

多日来维权访民对政府打压抓捕维权人士表示极大的愤慨!中央倡导反腐,到实质问题时就采取极端手段对真正反腐维权人士打压、抓捕、迫害。从3月31日抓西单四勇士,到5月18日抓维权访民,彰显出了反腐有罪的维稳新动向。十八大以后人们仍没有看到平反冤假错案,依法治国的希望。

当大家听说18日以来抓的维权访民,不管是哪个区,哪个所抓的维权人全都关押在西城看守所时,感到非常气愤。这是依照那条法律办案的?

所以维权访民为了反腐,为了正义,为了法律的尊严,他们不顾个人安危,一次又一次的举牌抗议当局非法抓捕维权人士。并呼吁社会各界和国内外媒体关注被抓的维权人士。

西城区看守所预审科电话 01083995293 看守所电话 0108399546

参加抗议活动的名单如下:  

安徽女子嫁港人单程证办理受阻,举牌抗争(图)

安徽省芜湖女子王玉凤于2003年赴深圳打工,期间结识一名香港老年男子,双方于2007年在香港登记结婚,2011年9月在芜湖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办理的《港澳通行证》时获悉可以办理单程证,于是开始申请单程证,后一波三折,往返奔波于深圳——安徽之间,为此丢掉了工作,并与丈夫两次向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入境管理处请求协助,被告知“有关受理、审批、签发《单程证》的事宜,均由内地公安机关按内地法律、政策和行政法规所厘定,不属特区政府的职权范围”,在反复请求、投诉无果后,王玉凤要求公安机关出入境管理部门给出书面答复,她要明白为何《单程证》办理不下来的原因何在?王玉凤称,她已经一无所有,指望着赴香港定居后一边照顾丈夫,一边能够打工维持生活;而《单程证》迟迟办理不下来,让她的指望几成泡影,生活陷入困境,为此她要舍命抗争!
据王玉凤反映,她丈夫年事已高,收入低,身体不佳,正指望着她赴港,为此事于2012年8赴芜湖市接受公安局的调查,又曾接受香港特别行政区入境处与相关部门的调查。
为了办理《单程证》,王玉凤女士2013年已经三次返回安徽到芜湖市公安局、安徽省公安厅要求办理,如不办理请给书面回复,甚至为此到安徽省政府上访。并于6月17日到安徽省公安厅上访举牌,被110警察从公安厅大门送公安厅后门的接访处,经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处的两位孙姓警官接访,后按要求于6月24日上午在公安厅会议室与出入境管理科孙雷副科长见面,被告知两个月给书面答复,这使王玉凤女士非常不满,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接到她与丈夫的传真请求后,不超出六天就给回复;而她《单程证》问题,公安已经调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方面也已经调查,政府方面不能说她的婚姻是虚假的,也无其他理由说明迄今不给办理《单程证》是合法、合理的。
为此,王玉凤女士又于6月25日安徽省公安厅厅长接访日赴公安厅上访,但亦无果。
据悉,王玉凤女士已经赴京上访,如果不能就《单程证》获得解决,她将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抗争。



广州三公民申请六四纪念游行被关押

广州三名公民徐向荣、李惠国及李文生,周三(22日)到越秀区公安分局提交六四纪念游行,警方受理后,翌日晚上其中二人被警方带走。(海蓝报道)

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指,周五凌晨约4时,徐向荣通过网络留言指,他被关押在海珠区龙凤派出所巳经6个小时,不清楚他是否被传唤。与他们稔熟的朋友指,李惠国与徐向荣同一时间被抓,不清楚李惠国是否被关押或在何处,李文生则没消息。

唐荆陵说:我收到讯息,他(徐向荣)是凌晨4时,我看那个讯息时间,他上面讲的时,他巳经被关了6个小时。原因肯定是六四游行这件事,不会有其他原因。

记者分别致电三人,徐向荣及李文生手机关机,而李惠国手机打通,没人接听。

另外,记者致电海珠区龙凤派出所公安指,不清楚徐向荣是否在此。

本台早前报道,徐向荣提交游行申请前,曾被国保传唤,他被问话及警戒,不准在六四举行活动或参加别人的活动。三人申请在六月四日,由海珠广场集合,游行至巿政府悼念六四事件。他们以往曾提交申请,但没有批准,六四前亦被限制自由。

北京维权人士赵常青被以“非法集会罪”逮捕(图)

5月24日,被以“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的北京维权人士赵常青的妻子刘晓冬,收到警方送达的逮捕通知书,通知书中称,5月24日9时,赵常青因涉嫌“非法集会罪”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批准逮捕,羁押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落款是北京市公共交通安全保卫分局。
目前已知继袁冬、张宝成、马新立、齐月英、李蔚、丁家喜被批准逮捕后,赵常青又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以“非法集会罪”批准逮捕,成为近期北京地区因推动官员公示财产而被正式逮捕的第7人。
3月31日,张宝成、马新立在北京西单展示条幅,袁冬现场演讲呼吁官员公示财产,侯欣(女)在一旁记录。大约十分钟后四人被警方带走,后4人被以“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4月14日,王永红在北京国贸附近拉条幅呼吁官员公示财产,15日晚被警方带走后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4月17日晚和18 日,参与推动官员财产公示的孙含会、赵常青、丁家喜陆续被以“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

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与领事馆官员会面谈香港之行(图)

5月23日上午8:45分~9时45分,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在上海和平影都与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政治处处长、政治经济处孟儒生先生会面畅谈了一个小时。上海当局的便衣警察们没有阻止,但有十多人对准他们拍照。
在习进平与奥巴马6月7日~8日在美国会面前,美国外交官征求了郑恩宠律师有关维护中国人权的意见,并将在7月份中美人权谈判中提出。郑律师向孟先生提出上海有450位维权律师中国有6900位维权律师的执业生存状况不佳,同时也提出需要重点关注的上海律师名单。
香港中文大学法学院今年4月7日已向郑恩宠律师发出邀请函,邀请郑律师进行学术交流和访问,课题是《中国的土地制度和城市建设》。上海方面已经宣布给予出入境自由,60%-70%已经批准,称最后要报中央批准。
美国外交官孟先生关注郑律师的香港之行是否顺利?郑律师的夫人蒋美丽女士是否能一同成行?他们在美国就读的女儿能否和在香港与父母见面?上海政府何时能解除对他们夫妻俩的软禁等一系列问题

上海的维权人士祝愿郑恩宠律师夫妇香港之行一帆风顺,并希望郑律师会一如既往地为中国底层民众呼吁。在现实的中国:老百姓上不起学、有病医不起、工人下岗、农民土地被掠夺、居民房屋被强拆、无家可归、无生活来源者发声讨公道被殴打、被失踪、被关黑监狱、被拘留、被劳教、被逮捕等各种迫害在全国比比皆是。

郭泉母亲顾潇专程赴扬州探望维权人士傅涛

郭泉母亲顾潇与维权人士傅涛(知情人提供)
【大纪元2013年05月24日讯】5月19日至21日,郭泉母亲知名作家顾潇近日专程赴扬州探望维权人士傅涛,作为郭泉入狱前好友傅涛,2007年5月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一年,两人曾拍照留下合影,并先后获政治罪名此合影尤为珍贵,维权人士傅涛对知名作家顾潇来访感到非常高兴,给予了热情接待。

浙江维权人士林大刚专程赴扬州代表经租房群体探望知名作家顾潇,并陪同游览了当地名胜园林。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社会、政治活动人士郭泉,2007-2008年,组建“中国新民党”,任“代主席”,郭泉先后向国家领导人进言,提出建立多党制、军队国家化等建议。2008年11月,他被当局羁押,2009年10月,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0年有期徒刑,目前在南京浦口监狱服刑。


郭泉与维权人士傅涛(知情人提供)

郭泉母亲作家顾潇自儿子身陷牢狱后,在探监与奔波而致的忧虑与烦恼中,身体一直不好,近来有所恢复。

她说:“郭泉为了中国民主事业,为了追求理想,付出了太多太多,他放弃了他的优越的生活,追求全面福利的理想社会而遭受了牢狱之灾,这让我做母亲的感到很难过,但是我理解他的追求。”“郭泉是中国当代最优秀的知识份子之一,中国知识份子的良心与脊梁。”做母亲的为他感到自豪。

我们不能忘记,也不该忘记,为了中国民主事业,为了百姓维权而做牢的人,应当给予更多的关注与关爱,送去一声问候。


郭泉母亲顾潇和傅涛 (知情人提供)

浙江维权人士林大刚(左)、郭泉母亲顾潇和傅涛(右) (知情人提供)

郭泉母亲作家顾潇电话 025–86202380

南通公安局受理冯兰美就被关黑监狱而报警的行政复议(图)

5月22日,南通市公安局向如皋冯兰美送达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并告知其享有包括委托代理人代为参加行政复议、查阅被申请人提出的书面答复和对行政复议机关和被申请人的行政复议活动实施监督。
冯兰美曾经二次被关黑监狱。为此,她向如皋市公安机关报警,但如皋市公安机关置之不理。冯兰美坚持要求如皋市公开110报警记录,以及出警和处理情况。但如皋市公安机关以该信息不属于政府信息为由,拒绝公开。于是,冯兰美向南通市公安局提起行政复议申请。冯兰美感到奇怪的是,同样的情况,南通各区的公安机关对此予以公开,但在如皋却不能公开,难道法律在南通各区和如皋各行其是?
冯兰美希望南通市公安局在受理行政复议后,能作出公正的行政复议决定。

邓志波、张继新的家属为其办理取保候审受阻(图)

5月18日患有严重肝病的吉林维权人士邓志波、张继新在北京天坛公园附近行走时,被北京公安局西城分局带走刑事拘留至今已经四天了。各地的维权访民们都非常着急,担心患有肝病等多种疾病的邓志波的病情恶化。
5月22日,邓志波的女儿和张继新的亲属在维权访民赵云侠(吉林)、杨忠和(吉林)、王心灵(河北)、郑建慧(天津)等人的陪同下,前去北京市西城看守所依法办理取保候审受阻。
据看守所的工作人员说只对律师不对个人,西城看守所将大家送去的衣服退回。家属直到现在也没有见到当事人被刑拘的处罚决定书和给家属的通知书。因此正常的法律手续都没有办法履行。

党报发文抨击维权 遭网友怒批

21日,党报发文《权利若不正确行使可能变社会动荡导火索》,斥民众维权无视法律,将社会动荡归结为民众权利的不正当行使。该文被指为中共的暴力维稳找说辞,遭网民狂批。

这篇发表于《人民日报》的文章称,“一部分人只注重享受权利,不注重履行自己的责任和义务,由此导致公众权利意识强与社会责任意识弱并存这一现象的存在”。并举少数民众被逼无奈的极端案例佐证这一论点,企图以偏盖全,否定百姓的维权行为,为“维稳”开脱。

中国社会矛盾激化 群体性事件暴增

中共当局侵犯百姓权益的案件数量与维稳经费逐年大幅攀升,现基于每年规模性群体事件18万起的估计值,中国的维稳经费连续数年超过国防预算开支。按中共官方公布资料,2013年中国维稳预开支高达7690亿元。仅最近一个月,海外媒体就报导了数起恶性维稳案件。

2013年5月15日是福建省南安市市委书记信访接待日,访民杨明梅一家因多年冤情未果前往上访,等侯十几个小时,书记不但不接见,还叫来几十个防暴员警和民警暴力驱赶,将杨明梅全家人打得生命垂危并拖回村口。

天津市东丽区宝元村村民为保护自有土地不受强占,遭到当局员警血腥镇压。5月11日凌晨4时左右,100余辆警车、800余名员警用蓝色铁板强行把宝元村村民耕种农作物的承包田圈起来,开始殴打被围困在里面手无寸铁的几十名村民。有20多位村民被暴力殴打成重伤住进医院,员警甚至扒下女村民的衣服和裤子拳打脚踢,老人和小孩都不放过。村民拨打110报警,员警拒不出警, 而120一直停放在现场见死不救。

美国之音5月10日讯,中国江西活动人士刘萍等五名公民因举牌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及声援北京、广东被抓人士遭警方拘押后,一批来自中国多个城市的维权律师不顾当局打压,志愿组成后援团,无偿为其提供法律援助。知情者认为这与2013年4月22日刘萍等人,在当地进行的举牌活动有关。

《权利若不正确行使可能变社会动荡导火索》这篇文章强调法制,但当局维稳连维护法律尊严的正义律师也不放过,据美国之音报导,大约十名维权律师5月13日因去资阳围观并关注一所被认为是黑监狱的法制教育中心,在四川资阳被当地警方暴力控制。据维权人士说,至少5名律师被打伤。

社会不公导致中共的暴力维稳规模空前。前不久,中国政府发布《中国武装力量的多样化运用》白皮书,其中提到,武警部队是国家处置公共突发事件、维护社会稳定的骨干和突击力量,2011─2012年累计用兵160多万人次。此数量相当于一场大规模战争所用兵力。

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曾表示,治国难,不在治民而在治官。但当局反其道而行之,既然不能让官员公布财产并清理他们的海外资产,就清理呼吁官员公开财产的人士;既然没办法阻止权贵资本主义肆虐,就不让国民讨论权贵资本主义;没办法管住权贵与官员的贪婪之手,就管住老百姓的思想,让老百姓不知世界上还有普世价值、公民意识与新闻自由这等事物。

网友怒斥

网友班加西往事二世称:《党报:权利若不正确行使可能变社会动荡导火索》通篇不谈政府官员的权力滥用,反倒责难人民在独裁政权压制下的无奈维权方式,真是千古雄文。而这个国家真正面临的问题是:权力被滥用,才是社会动荡的导火索,社会动荡的罪责在官府,而不是人民。

网易广东省惠州市手机网友称,请党报顺着这个逻辑谈谈腐败,看看能得出什么结论。有网友引述环球时报的文章标题回应道,要允许适度腐败,民众应理解。

“这是天朝允许官僚黑商帮乱国,不允许屁民无规矩和提意见表不满,常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无梁就倒下来,上正而威严有律下怎不服贴,你们天官怎不向新加坡、美国等学习治国理法经验一味埋汰屁民,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婊子身子乱了怪男人搞的,首先怪你的欲望无耻懒隋无尊严感。”

网易重庆市手机网友称:WCNMLGB,没规矩?让官猿强奸了保持沉默这就有规矩?强拆出人命保持沉默这就有规矩?………我觉得你家女性全让人轮奸,你保持沉默这才有规矩。

网易北京市网友:当报,我只想问你一句:你还能再无耻些吗?不要脸见得多了,你这样的真是世间少有的极品,恐怕只有中国才能存在吧!

这真是应了天朝民间段子《你和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

你和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
你和他耍流氓,他和你讲法制;
你和他讲法制,他和你讲政治;
你和他讲政治,他和你讲国情;
你和他讲国情,他和你讲接轨;
你和他讲接轨,他和你讲文化;
你和他讲文化,他和你讲孔子;
你和他讲孔子,他和你讲老子;
你和他讲老子,他给你装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