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千医生抗议同仁被杀 轰官员下台 全国声援

浙江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医护人员被杀害事件持续发酵。10月28日,逾千位来自温岭医疗系统的医务人员聚集在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抗议,悼念被逼强行火化的医生王云杰,并高喊官员下台,呼吁打击医疗暴力。而全国各地医护人员以各种方式悼念王云杰。

逾千人悼念王云杰 高喊官员下台

今天(28日),来自温岭市人民医院、附近县市医院的医护人员,自发赶到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广场内悼念王云杰及声援温岭同仁。

27日晚,王云杰的遗体在医院解剖后,院方未征得死者家属同意,企图将王云杰遗体送往殡仪馆火化,遭到死者家属及医护人员集体阻拦,当局派出大批特警维稳,欲抢尸迅速火化。直到今天早上5点半,王云杰的家属被逼同意火化。

今天早上8点开始,浙江所有医护人员继续举行抗议活动,长长的白布上写下了“医院暴力零容忍的倡议书”,现场打出“还我生命”、“还我尊严”、“维护正义”、“拒绝暴力,保障医护人员身心安全”等标语。

温岭郑先生向大纪元记者说:“抗议活动昨天就开始了,政府强制尸体要火化,强行抢尸,一直争执到凌晨一点多,家属被迫同意,今天火化了。现场有一、二千人,大家情绪悲痛和愤怒,举牌、喊口号,来了几百个特警,不准医生离开医院大门,特警把两扇大门堵了。”

他表示,今天温岭所有医院的门诊部集体罢工抗议,他们失去了自主的权利,他们要维护医生的权利和尊严。政府参与了此事,没有任何答覆,就匆匆火化,大家很气愤。副市长来了,大家喊他下台,哪个官员来,就喊他下台。

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一位医生对记者说:“我要为我的同事说一些话,作为一名医生,应该得到应有的权利和保障。现在它跟政治挂勾,进行‘平安温岭’的评选活动,领导认为影响不好,以掩盖来处理事情,医生也是有尊严的,不能以偏概全把责任都推给医生。”

有医生发贴表示,温岭现场人员较多,浙一医院,浙二医院,省中医院,杭州市中医院,省立同德医院等各大医院同仁声援温岭同仁,支持同仁理性表达合法诉求。省儿保同仁戴黑纱,继续门诊。

上海龚晓明医生表示,10月28日,温岭市的同道们,你们不孤单,全国的医护人员与你们同在。

10月25日上午,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3名医生在门诊被一名男子捅伤,其中耳鼻咽喉科主任医师王云杰被砍七刀当场死亡。另外两名医生也被砍成重伤。

官方报导称,凶嫌连恩青,此前为该院患者,对该院的鼻内镜下鼻腔微创手术结果持有异议,并称嫌犯有精神病史。

郑先生表示,政府隐瞒了很多事情,做了很多虚假的报导,政府谎称他有精神病。马上就要评比“平安温岭”,为了这个活动,政府把所有的事都遮掩,引起大家的公愤。

近年来,中国大陆多个地方发生医患纠纷事件,暴力冲突不断,大有越演越烈的趋势。据中国大陆医疗网站“医咏通”的信息说,中国大陆在2010年医院医患冲突案件有17,243件,比起5年前增加高达7,000多件。

近日,广州医生被殴重伤、浙江温岭三位大夫死伤于患者刀下,使医患冲突再度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在工作压力较大、医疗纠纷频发的情况下,中国医务人员的生存环境令人堪忧。据媒体公布的最新医师执业状况调查,中国78%的医生不希望子女从医。


10月28日,逾千位来自温岭医疗系统的医务人员聚集在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抗议,高喊官员下台,呼吁打击医疗暴力。(网络图片)

从临海市乘车赶过去的高医生对《新京报》说:“王医生死在岗位上,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声援王医生,希望社会重视已经被扭曲的医患关系,重视医生的生存环境。”

“此次抗议希望能给死去的王云杰医生讨个公道,不能随意判定患者有精神病史就掩盖过去。也希望社会能正视医护人员的生存环境,拒绝暴力,一个医生如果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怎么能安心去给病人看病。” 谢医生说。

沈勇被上海当局带走后死亡 民众穷究真相

继24日上海遭强拆访民沈勇被警方带走两个小时死亡事件之后,浦东新区维稳办和公安分局领导分头警告访民“下一个就是你” “不要管,再管,就叫你吃家伙”后,上海维权人士依然不惧威胁、义无反顾地站出来,为沈勇讨公道。28日,社会各界维权人士,很多知名维权律师发起了公民沈勇死亡事件维权观察团。观察团呼吁尽快查明沈勇死亡之真实原因并对全国公布,对杀人凶手依法处理。

上海访民控告警察打死沈勇 遭当局抓捕

28日上午,上海维权人士、民主人士和市民上百人从四面八方涌向上海市浦东公安分局控告警察打死沈勇,但遭警察分别围捕,陆锳、王月花、端木家寿等部份访民被抓走。

下午1时许,上百人转而到中央巡视组在上海江苏路的住地为沈勇伸冤,遭拒绝接待,于是众人在门外喊冤。孔令珍指责警察打死沈勇,警察威胁道:“你再说!”孔令珍回道:“就是警察打死的!”立即上去4名警察把她抬了进去。孔令珍是沈勇脖颈上有绳子的勒痕及全身多处伤痕见证者之一。

上海访民石萍告诉大纪元记者:“警察不由分说将孔令珍抬手抬脚地抓走了,直到现在都没有放出来。我跟沈勇一样,我的房子被抢了,我们只是想讨个公道,结果被警察这样暴打搞死了!沈勇死时,连衣服都没有穿。多可怜啊!沈勇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所以我们一定要声讨这种非法的暴力行为!”

上海官方发“脑残”微博掩盖真相 警方威胁维权者“下一个就是你”

上海一位知情人告诉大纪元记者:“沈勇死亡当日,浦东新区维稳办和公安分局领导警告访民‘下一个就是你’后,27日,浦东有二十多人,其它区有数位访民分别受到公安当面或电话警告:‘不要管,再管,就叫你吃家伙!’”

上海官方微博“浦东发布”公布沈勇事件,被上海访民和民众指责为是一篇从头至尾逻辑混乱、漏洞百出的脑残微博。

25日晚,上海浦东新区政府网站“浦东发布”说:“沈勇自行离开住所”。26日晚,“浦东发布”说:“沈勇随物业人员搬离该小区”。

两则微博均提及“业主多次报警、投诉”,但都刻意规避“警察”、警察有无出警、事发时有无警察在场。

家属称 当局在撒谎 沈勇遍体鳞伤是被打死的

上海访民毛恒凤对大纪元记者表示:“邻居看见沈勇是被手铐双臂反拷着走的。手铐是戒具,只有公安机关才可以使用,保安没有这些戒具,而且我看到沈勇的遗体上后背从脖子到屁股全是伤痕,就是那种用铁管子打的痕迹。我被多次打过,很熟悉这种伤。他脖子上还有多处被勒过的痕迹。”

沈勇的儿子沈亚明告诉大纪元记者:“上海当局在撒谎,说我父亲自然死亡。我父亲很多年都没有什么病的,身体很好的,我父亲被打得遍体鳞伤,遗体上清清楚楚的。现在当局想逃脱责任,如果不是心虚,为什么抢尸体呢?”

为掩盖沈勇死亡真相,沈勇被警察及保安殴打并被反铐双手的见证人沈勇的妈妈沈阿宝一直被警方秘密关押、下落不明。沈勇的儿子沈亚明也被当地警方控制住。

24日下午,数十访民来到仁济医院,将沈勇被打得遍体鳞伤的遗体拍照留存证据。晚上上海警方20多名警察伙同40多名保安,控制住沈勇的儿子沈亚明之后,抢走尸体。

维权人士举牌抗议 要求严惩凶手

25日上午,上海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及市民300~400人来到上海市公安局门口,举牌抗议,要求严惩凶手,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将抗议人群驱散。下午,大批访民到沈勇的家北蔡镇举牌悼念,北蔡镇的警察闻讯赶到,驱散人群。

沈勇被殴致死事件激起大陆民众的愤怒,上海维权人士天天出来抗议,而上海当局开始抓捕维权人士。“下一个就是你”、“再管,就叫你吃家伙”,上海警方今天正在兑现这种黑社会式的死亡威胁。

社会各界维权人士发起了公民沈勇死亡事件维权观察团

28日,社会各界维权人士,很多知名维权律师发起了公民沈勇死亡事件维权观察团。观察团在呼吁书中说:

“沈勇之死,骇人听闻!惊骇中国!人命关天,关乎到公民沈勇最基本的人权,关乎到中国社会的法治和公平正义。社会公众有权利知道沈勇死亡这一社会事件的真实原因;公众应该看到媒体对沈勇亲属、友人及当事人的采访报导,这有助于明了真相。我们希望在每个中国公民身上实现公平正义和法治人权。

今我们呼吁全国热心人士组成沈勇死亡事件维权观察团。因为被震撼,并基于最基本的人道底线,我们发出如下强烈呼吁:

1、要求上海浦东新区政府及其相关机构尽快查明沈勇死亡之真实原因并对全国公布,全国民众对此恶性事件有知情权。

2、要求浦东新区政府及其相关机构尽快安排媒体对沈勇亲属、友人和相关当事人进行采访报导,并公诸于社会。

3、如调查得知沈勇确为他人伤害致死,则此“他人”不论是任何个人和团体,都应当被依法处置。

4、此呼吁书将对外发布并寄致上海浦东新区政府及其相关机构。

5、公民沈勇死亡事件维权观察团部份成员近日将前往上海,推动沈勇死亡真相的调查、公布与依法处置。”

沈勇和母亲沈阿宝原有私房621平方米,于2008年12日3日被上海市浦东新区政府暴力强拆,从此母子在外流浪5年。今年5月28日,沈勇和母亲住进自己自留地上的房屋(位于浦东新区北蔡镇北艾路1765弄1号102室)却接二连三遭到北蔡镇政府派歹徒打砸抢进行迫害。10月24日早上7时许,沈勇遭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六里派出所警察及保安暴打,两个小时内死亡。

〝严打〞新阶段 首批〝新公民运动〞人士受审

28日,曾在网上发布照片,呼吁官员公开财产、呼吁释放活动人士的大陆江西三名维权人士出庭受审。人权组织担心,北京严打反中共当局活动即将〝进入一个新阶段〞。

英国《每日电讯报》援引与案件有关的律师张学忠说,维权人士刘萍、魏忠平、刘思华三人将于28日早上8时30分左右在江西新余出庭受审。BBC对《每日电讯报》的消息也进行了报导。

据悉,三人面临的指控包括〝非法集会〞,刘萍和魏忠平还被控〝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张学忠说,他们最初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不过后来控罪降级,原因不明。

张学忠指出,对刘萍等三人的控罪毫无根据,表明中共上届政府倾向于〝欺骗〞人民、这届政府更愿意〝威胁〞人民。〝政府也知道他们没罪。不过是要拿一个案子去庭审,看看社会反应。〞

活动人士认为,从刘萍等三人的判决结果,可以预见北京当局今后打击异见的严厉程度。

香港中文大学法律学者、人权问题专家艾华(Eva Pils)说,北京可能是在对名气更大的目标提出刑事控罪之前,先拿一些名气不算太大的活动人士〝试试水〞。

另外两名被关押的活动人士的代理律师隋牧青说,这次严打的范围和强度〝有点奇怪〞。一般情况下,新领导人都更加宽松、容忍,不过这次严打却比胡温执政10年间任何一次都要严厉。江西三人的受审是更广泛打击活动人士的〝前奏〞。

艾华认为,目前没有理由相信中共政府会改变腔调、或者放松态度,而且压制会继续下去、甚至会更严厉,因为中共政府可能觉得他们还没有控制住局面。

案件回顾

今年4月27日,江西新余市刘萍、魏忠平等近10位维权人士因呼吁释放被中共当局关押的八君子(呼吁官员公布财产而被以非法集会罪关押的律师、牧师、维权人士等8人),并要求官员公开财产,遭中共迫害,多人被拘押、虐待。随后部份人员获释,但刘萍、魏忠平等被当局扣上〝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继续拘留,并被以〝非法集会罪〞名义关押至今。

9月23日,新余市望城工矿区检查院还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和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追加起诉刘萍、魏忠平两人。

有律师认为,新追加的罪名比原有的罪名更可笑。北京著名律师周泽曾就对此评论表示,一个号称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政权,竟然连一个女人竞选人大代表、表达要求官员财产公开及〝自由、公义、爱〞的主张都受不了!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欧美驻华使团关注新余三君子新公民案审理

香港—江西省新余市维权人士刘萍、魏忠平、李思华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涉嫌非法集会”案10月28日上午开庭审理。美国、加拿大和欧盟的驻华使团负责人权事务的官员前往新余实地关注。而10多位成功“偷渡”到新余的维权人士被警方控制,下落不明。

由于“新余三君子”被外界视为是新公民运动首批受审的活动人士,此案具有标杆性意义。美国驻华使馆政治处二秘戴德年、加拿大驻华使馆一秘赛加祺和欧盟驻华使团的杜海飞,星期一一早便前往新余法院表达关注,但是被拦截在警戒线外。

中国各地警方对维权人士前往新余声援刘萍等人采取了严密防堵措施,一些人被控制或软禁,另一些则在途中被拦截。而陆续得以到达新余的10多位维权人士和网友则先后被新余警方控制带走,目前失去联系。

据证实,浙江维权人士吴斌(网民秀才江湖)、广东的区伯、李小玲、黄宾、张皖荷、香港保钓船长杨匡和妻子刘沙沙、福建活动人士游明磊等都在抵达后不久或在法庭外被警察带走。

据网友讲述,前往江西新余渝水区法院的道路一早便被封堵,法院外则设置了警戒线,几十位警察在现场高度戒备。不过仍有近百人左右围观。

另据网上消息,伍雷、陈光武、郑建伟三位辩护律师星期一早上在进入法院前被当地警察阻拦、检查律师证、授权书等文件。律师交涉20分钟无效,超过开庭时间。

此外,李思华的辩护律师庞琨星期天抵达新余后,曾被当地警方带到派出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后获自由。而刘萍的辩护律师郑建伟也被“碰瓷儿”,被找茬儿滋事。

今年以来,几十位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新公民运动的活动人士被当局刑拘和逮捕,包括知名法律学者、新公民倡导人之一的许志永、北京律师丁家喜和企业家王功权等人。

刘萍、李思华、魏忠平新公民案的上午庭审在11:35结束,下午13:00继续开庭。

湖南洪江托口库区近二千人生活在被断电的黑暗

本网信息员今天(10月27日)从洪江市托口库区维权人士处得到消息,自本月洪江市托口电站搬迁指挥部下令将托口库区内所有变压器强行拆走后,没有从现住处搬走的近2000托口村民一直生活在被断电的黑暗中。

为了达到迫使没有签订搬迁协议的托口移民搬出现住处的目的,洪江市托口电站搬迁指挥部从本月开始强行将托口库区内所有变压器拆走,虽然有村民出面阻止,但自警方抓了3位阻止强拆的村民后,几天内所有变压器便被拆完,使库区近二千人夜晚生活在黑暗中。

维权人士还告诉本网信息员,现在托口镇老街和朗溪村近30户村民自己购买了发电机发电,以此抗拒洪江市政府的野蛮强迁。

各地维权人士到医院看望蒋雪华并为其捐款,多人被警察带走(图)

2013年10月26日,郑州贾灵敏、长沙罗宾汉、南京许娟、济南倪文华、北京志愿者、南通单丽华、常熟顾晓峰、如皋季竹芳以及当地的维权人士王小俐、张慧玲等人,陆续来到常州市中医医院看望患肺癌的蒋雪华。大家纷纷为蒋雪华捐款。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常州著名的维权人士张建平,身患残疾,也坐着轮椅来看望蒋雪华。
蒋雪华现年才41岁,无工作,又无医保,且家中房屋在6年前遭遇了强拆,未得到合理的补偿,难以承受每日万元的治疗费。蒋雪华在拆迁维权过程中,经常帮助与其类似命运的拆迁受害人,并参与多起维权活动,被抓被关已成了家常便饭。蒋雪华生活极其困难,长期营养不足,强拆给她造成严重的心理压力,积怨成疾,竟是肺癌晚期。
常州当地维权人士组织募捐,为蒋雪华治病。10月26日下午一点半许,看望蒋雪华的贾灵敏和陆菊花在医院里被便衣带走;蒋雪华抱病报警。在此之前,准备参加募捐行动梅文菊也被当地派出所带走。
南京许娟、南通单利华、济南倪文华、如皋季竹芳和当地维权人士王小俐、张慧玲等带着展览板、募捐箱,来到常州市闹市区南大街准备为蒋雪华募捐。四周的警察和便衣步步紧逼,形成了包围圈。南京许娟等无法开展募捐活动,只好撤离,但他们走到哪里,警察和便衣就跟到哪里。许娟等只好分散活动,警察和便衣等迅即分别跟踪。许娟与王小俐等在人群中穿梭,机智地摆脱了警察的跟踪。倪文华与季竹芳走在一起,因季竹芳拿着展览板,警察特别紧张,紧紧相随,即使季竹芳等上下过街桥,也无法摆脱警方的跟踪。当倪文华和季竹芳离开闹市区,在一条相对平静的街道上,相持良久,警察才撤离。一场为蒋雪华募捐治病的活动被常州警方破坏了。
下午五点多,一位警察和一位协警来到蒋雪华的病房,来了解报警的情况。蒋雪华强打精神,控诉常州市警方抓走准备为其募捐的维权人士。蒋雪华讲到自己在维权过程中被抓,在关押期间要求治疗疾病被拒绝,导致病情恶化时,闻者无不伤感。王小俐离开常州市中医医院时依然有警察对她跟踪。

国家信访局竟然删除访民近10年的信访记录(图)

访民陈红飞、翁明华是浙江省舟山市人,他们夫妻为八户渔民的房屋被政府野蛮强拆得不到合理的安置,作为八户渔民的代表来北京上访已近10年。十年来他们数百次去国家信访局登记交表,因为4号窗口是接待强拆和违规征地的,所以很多年他们夫妻都是在4号窗口登记。
今年10月24日,陈红飞、翁明华夫妻二人又去4号窗口登记交表,一名接待员告诉他们,你们是新访,一会安排人接待你们。听说是新访,夫妻二人诚实的说道,我们不是新访,我们都告了10年了。接待员说你们这是第二次登记,怎么不是新访,你们上次登记日期是8月21日,你们再也没有别的记录了。
夫妻二人听后惊呆了,十年的辛酸、屈辱,就这么没了。联想到2012年3月就是这个窗口的一个接待员去他们县里协调他们的信访案件时说过的话:如果这次不接受就关了你们的信访窗口。
夫妻二人明白了,国家信访局的人去县里,一定是受到了地方政府的极好招待,回来就删除了他们的信访记录。没有了数百次的信访记录,对地方的官员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政绩。
夫妻二人绝望的说,国家信访局都这么干,我们还能去哪里告。
以下是这对夫妻及8户渔民泣血的控诉










上海市民市政府抗议访民沉勇被当局打死

25日上午,上海市民三四百人到上海市政府抗议:上海警方将被强拆访民沉勇暴打致死,遭数十警察暴力驱散。下午上海市民来到沉勇的家北蔡镇继续举横幅抗议警察暴行。今天上海维权人士要到沉勇家中慰问。24日,沉勇遭警察暴力殴打,两个小时之内死亡,晚上警方数十人,控制住死者儿子,强行抢走伤痕累累的尸体。

25日上海市民多地举牌抗议 访民被殴致死

10月25日,由上海维权访民、民主人士和普通市民组成的三四百人来到上海市政府门口,抗议警察和保安暴打遭强拆的沉勇致其死亡。他们到南京路上打着“上海访民沉勇被警察打死,严惩凶手”的横幅,悼念遭警察打死的沉勇,沉勇的儿子沈亚明本来要参加悼念父亲的活动,遭到北蔡镇政府的控制,不能前来。当局派数十警察将抗议人士驱散。

下午,维权人士多人转战沉勇的家所在地北蔡镇,打出横幅“关注沉勇就是关注我们自己”和上述横幅继续抗议。警察、国保数十人带着打手闻讯前来镇压,维权人士撤退。

今天,上海维权人士到沉勇家慰问。一位维权人士告诉大纪元记者:“明天上海的维权人士将继续为沉勇声援,抗议警察的暴行。”

警方派来抓捕沉勇的两辆车上均配备医护人员 有备而来

沉勇的儿子沈亚明告诉大纪元记者:“我奶奶说,10月24日早晨7时多,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六里派出所警察无任何法律手续闯入爸爸住的地方,先是暴打正在睡觉的沉勇,然后沉勇被反扣手铐带到车上,当时来了两台车,每台车上都有护士。沈亚明的奶奶上了第一台车,奶奶用脚踢开车窗,正看到一个穿白大褂的护士在按压沉勇的胸部做人工呼吸。”

医生说沉勇在送到医院之前就已经身亡

9时,在外的沈亚明接到仁济医院来电,医生说沉勇在送到医院之前就已经身亡。沈亚明10时赶到医院,看到其父身上伤痕累累,后背从脖颈到屁股全是被打的红色、紫色淤痕,脖子有一条明显的绳子勒过的痕迹。胸口被打得有两块紫色瘢痕。

上海访民毛恒凤到了仁济医院现场,她表示:“沉勇的头部有伤。脖子有明显的勒痕,后背大面积是伤痕,自己是打不到自己后背,肯定是他人所为。”

警察保安抢尸

晚上,二十多个警察和四十多个黑保安强行闯入仁济医院沉勇尸体安放现场将沈亚明捆绑、控制住,然后数十人将沉勇的尸体强行抢走,尸体至今下落不明。

26日上海浦东新区政府网站“浦东发布”表示,上海公布维权人士沉勇尸检结果:“未见外力伤害痕迹。”

家属说官方撒谎 “如果警察不心虚 为什么抢尸?”

沈亚明告诉大纪元记者:“上海官方微博造谣说,我父亲是心脏病导致的死亡,是自然死亡,他们在撒谎。我父亲全身都是伤,是被他们打死的,而且警察来时,两辆车上分别配了一个医护人员,他们是有备而来,是预先策划好的。请你们媒体一定要为我们受害人主持公道。如果警察不心虚,为什么抢尸?”

沉勇和母亲沈阿宝原有私房621平方米。于2008年12日3日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政府暴力强拆。从此在外流浪5年。今年5月28日,沉勇和母亲住进自己自留地上的房屋(位于浦东新区北蔡镇北艾路1765弄1号102室)却接二连三遭到北蔡镇政府派歹徒打砸抢进行迫害。10月24日,早上7时许,沉勇遭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六里派出所警察及保安暴打,两个小时内死亡。

组图:公民维权日 千访民三办门前抗议

25日这天,是每月最后一个周五的“公民维权日”,当日下午,全国千余名维权访民挤满三办胡同,现场有大批警察戒备。

维权网报道,25日是每月最后一个周五的“公民维权日”。下午,全国千余名维权访民已经把三办(即国务院信访办、全国人大信访办和中纪委信访办)胡同挤得水泄不通。反腐维权的访民对政府还抱有一线希望拥向这里。而在三办门口“恭候”维权人士的是几十辆警车、无数警察,因此访民们感到失望也在这里。

几年、十几年、几十年访民在这里周而复始的填表登记,解决诉求的则是寥寥无几,人们往往是带着悲哀离去。

25日这天大家最多谈到的是要求释放陈永洲,保障记者的合法权益。在场所有的维权人士抗议当局杀害无辜百姓!以及打出“公民要求官员公开产”的横幅。

此外,大家针对近期沉勇、王德兰之死提出强烈的抗议!再次打出“严惩违法劫访,誓死捍卫人权!”的横幅。访民要求彻查!给全国人民合理答复,依法保障公民的生命权。

事发10月24日上午,家住浦东新区北艾路1765弄1号102室的维权人士沉勇(男,1959年出生)被公安从家里带至六里派出所后仅一个多小时即突然死亡,沉勇的母亲也被公安带走不知去向。


图:25日这天是每月最后一个周五的“公民维权日”,全国千余名维权访民挤满三办(即国务院信访办、全国人大信访办和中纪委信访办)胡同。

图:25日这天是每月最后一个周五的“公民维权日”,全国千余名维权访民挤满三办(即国务院信访办、全国人大信访办和中纪委信访办)胡同。

图:25日这天是每月最后一个周五的“公民维权日”,全国千余名维权访民挤满三办(即国务院信访办、全国人大信访办和中纪委信访办)胡同。

图:25日这天是每月最后一个周五的“公民维权日”,全国千余名维权访民挤满三办(即国务院信访办、全国人大信访办和中纪委信访办)胡同。

图:25日这天是每月最后一个周五的“公民维权日”,全国千余名维权访民挤满三办(即国务院信访办、全国人大信访办和中纪委信访办)胡同。

图:25日这天是每月最后一个周五的“公民维权日”,全国千余名维权访民挤满三办(即国务院信访办、全国人大信访办和中纪委信访办)胡同。

图:25日这天是每月最后一个周五的“公民维权日”,全国千余名维权访民挤满三办(即国务院信访办、全国人大信访办和中纪委信访办)胡同。

图:25日这天是每月最后一个周五的“公民维权日”,全国千余名维权访民挤满三办(即国务院信访办、全国人大信访办和中纪委信访办)胡同。

吉林冤民邹金上访途中遭拘留劳教等迫害(图)

邹金是吉林省四平市伊通县人,因为得罪了村里的治保主任,被报假案,他被乡派出所非法拘禁,他的妻子因惊吓导致精神病复发投河自尽,邹金在上访路上,受到拘留、劳教等迫害。
2008年邹金被四平市劳教委员会以“到非访区非正常上访” 的罪名劳教二年,解除劳教后,邹金为一次又一次的非法关押继续上访。2012年2月1日,邹金被伊通县公安局法制科副科长陈迎春从长春接回伊通,刚进陈的办公室,陈迎春就把邹金打倒在地,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连在场的其他警察都说,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了。被打得奄奄一息的邹金爬到走廊给局长打电话投诉,局长说,我让打的,要告就告我吧,给你拿钱去看伤,告公安局,你不是找死吗。
邹金住院后,家中80多岁的老母亲听说儿子被警察打坏了,惊吓忧伤过度,三天后故去,没有见上唯一儿子最后一面。
今年9月18日,去府右街邮局寄信的邹金又被地方政府人员截走,当天就押回伊通县,以“扰乱秩序”为由行政拘留十天。
邹金在漫漫的上访路上,母亲、妻子两位亲人因惊恐离世。邹金说虽然自己的诉求看不到解决的希望,但为了争取人权,还会坚持抗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