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访民李桂芝在北京抛撒上访材料被刑事拘留

12月10日,湖北省广水市上访维权人士李桂芝在北京10路公交车途经天安门西的新华门附近时,在车上抛撒上访材料,随后被带到西城分局厂桥派出所,当日被送往西城区看守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据李桂芝的女儿介绍:自12月10日后,家人一直无法联系母亲李桂芝,半个月以来,亲友多方设法打听李桂芝的下落无果,一家人焦急万分。终于在12月24日,广水市公安局称李桂芝在北京已经被刑事拘留,关在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家人急忙打西城区看守所电话查询,看守所称是厂桥派出所送来的,因为在10路公交车上撒上访材料。家人又向办案的周警官打电话查问,周警官不愿透露更多,只说案子已移交到检察院了。家人再打电话向西城区检察院查询,检察院答复说没有收到李桂芝的案件。
李桂芝的女儿说,到目前为止,家人仍未收到任何有关母亲李桂芝被刑事拘留的法律文书。李桂芝患有严重的高血压,此前曾因高血压病被拘留所拒收。
据了解,李桂芝因十多万银行存款被他人恶意取走,但犯罪嫌疑人一直逍遥法外,银行也未给任何说法,上访十余年来,被行政拘留过无数次,每到中共的敏感时期,还常常被软禁在家中或囚禁到他处限制其人身自由。

如皋政府强拆民房,孩子平安夜放学见家成废墟(图)

12月24日是平安夜,韩银章的孙子是五年级的小学生,下午五点放学兴冲冲地赶回家,期待与家人一起欢度平安夜。但他再也见不到原来的家了,一个好端端的家已经被拆迁暴徒捣毁,成了一堆废墟。韩银章的孙子只能在拆下来的门板上做作业,周围一片废墟。街坊邻居无不伤感,指责政府在平安夜强拆民房,丧尽天良。
韩银章的院子位于如皋市如城街道宏坝居十二组30号,上午十点,如城街道干部带领100余人的拆迁队伍将此院包围,并威胁其亲属。有人向110报警,但出警警察无动于衷。强拆人员有恃无恐抢走了韩银章儿子的手机,还将其打伤,并实施强拆。
2013年10月21日,如皋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向韩银章送达了皋执改字【2013】第3103号《责令改正通知书》,称“你户自2000年以来……经初步调查,你户以上建设行为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属违法建设行为。现责令你在接本通知之日起三日内自行改正。逾期不自行改正,本机关将依法立案查处,一切后果由你户负责。”韩银章不服向如东县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但该法院既不立案,也不裁定。致使拆迁暴徒更加肆无忌惮,以至于在平安夜疯狂地强拆民房。

北京近千人堵路抗议 交通陷入瘫痪(组图)

2013年12月23日,北京市海淀区温泉镇太舟坞村和东埠头村,近千村民堵着太舟坞十字路口,抗议回迁房严重缩水、延期交房,导致当地交通陷入瘫痪。

政府出动大批警察到场,用扩音器呼叫民众赶快离开,但是村民不理会。随后警方暴力清场,多人被抓。

村民从22日开始维权,堵塞了村口主要马路,并挂上两条大横幅:“抗议回迁房缩水!抗议非法克扣面积”、“抵制延期交房!抵制拆迁不平等待遇!”。

2013/12/25/20131225100147650.jpg

2013/12/25/20131225100147414.jpg

2013/12/25/20131225100147422.jpg

2013/12/25/20131225100147631.jpg

2013/12/25/20131225100147397.jpg

2013/12/25/20131225100147627.jpg

2013/12/25/20131225100147679.jpg

2013/12/25/20131225100147742.jpg

四川村民联名举报暴力征地殴打村民的违法行为(图)

四川省自贡市在修建内江到容县的高速公路时,经过容县辖区高山镇马塘村,在未跟村民朱大成达成拆迁补偿协议的情况下,20个左右的人对其大打出手,朱大成被殴打住院,该村十一组村民为此联名举报,抗议这种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
2013年12月14日上午10时左右,内荣高速公路修至荣县高山镇马塘村段,由于没有跟被占地农民达成补偿协议,施工方雇佣的二十名左右的打手在村民朱大成的耕地上,将其打成重伤,朱大成被送往荣县医院救治,面对这样的群殴残酷迫害,朱大成说“这是施工方和有关人员有预谋,有组织的雇凶打人的刑事案件,凶手乘专车到打人现场,打伤朱大成后乘专车逃跑,报警后,警察至今没有抓到一个人,只是说多陪你们点医疗费算了”。
据了解,该村其他村民的赔偿标准也没有按照国家标准发放,现在又发生暴力打人事件,马塘村十一组30位村民联名举报声讨该侵犯人权的行为,并强烈提出如下要求:1、政府、公安机关、有关部门和人员立即责成施工方给付伤者入医院的一切费用;2、公安机关及时缉拿打人凶手;3、政府和公安机关立即制止并追究幕后组织者指挥者的责任;4、在我们的耕地没有妥善解决前,立即制止施工,避免再发生打人或流血事件;5、请求政府和有关部门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和省人大公布的《四川省土地管理实施法》妥善解决我们失去耕地的生活问题;6、请求政府和有关部门对荣县高山镇历年来国家对农民的耕地补偿费和这次征地补偿费进行一次彻底清查,并向社会和农民公布。

周维林案仍在检察院,北京多名被捕维权人士被起诉到法院

今天(1223日)安徽维权人士周维林的代理律师朱久虎赶到合肥市虞山区检察院查阅复制了周维林案卷材料,了解到周维林被控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案已经移交到检察院,但是目前还没有起诉到法院。据接待周维林的工作人员说,案子还不排除再退回到公安补充侦查的可能。如此,周维林案可能很难在今年内结案。
 
另据北京知情人士透露,今年因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被拘捕的一批维权人士,有一部分已经起诉到了法院,而还的同时被抓的却仍然没有起诉到法院的。据知情律师跟本网信息员说:目前已经确切起诉到法院的要求公开财产维权人士有许志永、丁家喜、赵长青、张宝成、袁冬、候欣、李蔚。而他们原本应该属于同一案,但现在北京市执法部门已经将他们分成五个案子,其中许志永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而丁家喜与李蔚同一个案,袁冬与张宝成同一个案,赵长青单独一个案,候欣单独一个案,这四个案由海淀区检察院向海淀区法院起诉。与袁冬他们共同参与西单举牌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四君子之一的马新立,目前案子仍然在海淀区检察院,还没有起诉到法院。

河北访民段淑兰因司法不公上访遭数十次关押(图)

段淑兰是河北省阜平县阜平镇大元村人,她的一双儿女袁园、袁浩于2005年1月17日被袁园的同学张金鹏勾结其男友张帅杀死在段淑兰的家中,案发后张金鹏一人投案,扛下来所有的罪恶,当地警方不顾张金鹏是个体弱的女中学生,无力杀害两名和她年龄相仿,体质要比她强壮得多的这个简单的事实,收受巨额贿赂,包庇父母是官员的犯罪嫌疑人张帅。
案件被移交到检察院和法院后,这两家不顾张金鹏当庭供出张帅是杀人主犯的事实,只裁定张金鹏一人有罪,放过了真凶主犯张帅。
段淑兰难以接受这样的枉法判决,她依法逐级一直申诉到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但这两家也只听下级司法部门的一家之言,正常的司法途径难以讨回公道,2006年底段淑兰被迫来北京上访,来京上访的7年间,她不下20次被拘留、关黑监狱,具体次数连她自己也记不清了。
2007年两会期间她被镇政府绑架回原籍,关进政府的装清扫用具的屋子27天;2008年8—9月间被关黑监狱56天,期间数次转换地点;2012年十八大召开前,她在北京遭人追杀,跳进河中大声呼救才幸免于难。事后她接到对方的电话,威胁她,别告了,回来得两钱得了,再告就弄死你。现在段淑兰连家都不敢回,她绝望的说道,看来只要还是目前这个体制,她只能被拖死在上访这条不归路上了,这个政府害死了人往往用钱来赌老百姓的嘴,一个政府用钱来量化人的生命,就是对生命的漠视、也是对人权的莫大践踏。
段淑兰誓言不畏强权,不畏打压,誓死为一对屈死的儿女讨回公道。



四大国有银行前员工再聚北京维权

数千名中国四大国有银行被买断工龄的员工周一前往北京银监会及各银行信访部门维权,当局出动大量警方戒备,约有三百人被带往久敬庄收容。此前,他们曾多次前往北京及在当地讨说法,但均无果,反而有人遭到警察殴打。关注此问题的教授王江松对记者表示买断工龄的做法涉嫌违规违法,他支持员工的诉求。

曾于今年5月、7月及10月三次在北京维权的四大国有银行被买断工龄员工(简称断友)周一再前往银监会及各银行信访部门,要求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

参加了此次维权行动的湖北潜江工行前员工伍立娟周一向本台表示,共有大约数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断友前来讨说法,他们周二或将前往国家信访部继续维权。

“我们今天来的有几千人吧,我们今天早上在银监会。北京市公安局好像早有部署,我们都还没有聚集,他们都把警戒线(拉好),过路的路口都封死了。我们几千人零零散散地在银监会旁边散步。最后我们拉着红旗再次聚集散步的时候,拉了两、三车人到久敬庄。然后各大银行(被买断工龄员工)又到了各自的总行信访办。”

记者:“现在维权行动结束了吗?”

伍立娟:“没有,没有,明天可能到国家信访局去。”

记者:“你们今天去维权,银监会或是信访办那儿有没有人出来见你们?”

伍立娟:“没有,没人接待,没人管。就是警察。”

今年10月14日至24日,被买断工龄员工在北京维权时,一度与警察发生冲突,据本台了解,其中工行及农行两人更遭到长达37天的拘留。

湖北建行的孙红萍周一告诉本台,10月24日,建行召开股东大会,其中一位作为股东的断友在会上就“买断”问题向董事长王洪章提问时,对方表示已落实有关的养老保险、失业金等,他们才陆续返回,但回到了家乡,却遭到银行的推搪,有些断友甚至还遭到警察暴力对待。

“10月份为什么回来?股东大会上建行的王洪章行长,他说我们买断的这些人已经有97%的已经召回了,又在上岗了,还有养老保险金都交到97.8%了,特困的已经给了好多补助。我们都没见到,当时(有断友)在会上跟他说了,他说这样,你们到基层行去落实,这样我们才回来落实的。他们踢皮球似的,基层行就说我们要等政策,说是没文件我们也没权力办,基层行是这样回答的。好多省份的(基层行)又找公安的,我在QQ群里也看到了,江苏的、黑龙江的、河南的(断友)都被打得头破血流,好几个都是重伤了。”

12月16日,中国多个省份的被买断工龄员工在各省分行前发起大规模维权行动。河北建行的曹荣爱表示:“16号我们到省行去了一下,省行的又推到二级分行。找了很长时间,一直都不给(答覆),(周一)就又去北京了。”

根据四大国有银行2011年业绩报告显示,净利润总额高达6301.67亿元。10年前,国有银行为了提高效益改制上市而买断了全国数十万员工的工龄,但在银行暴利的当下,这些被牺牲的员工却没有获得任何补偿。

长期关注被买断工龄员工权益问题的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11月曾在其博客发表了一篇长达2万余字的《关于四大行被买断工龄职工上访事件的调查研究报告》,报告中写道:从2001年开始,由工商银行率先推出了 “减员增效”、“买断工龄”的一系列政策,各家银行随即纷纷效仿,在很短的时间内迫使69万银行职工签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完成了买断工龄工作(银行方面美其名曰“自谋职业”、“协解”)。应该说,存在的不一定是合理合法的。买断工龄的做法涉嫌违规违法,也是极不公正合理的。

王江松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支持员工的诉求。

“这个事还没完呢,他们明年还有更大规模的(维权行动)。只有到北京才有可能解决问题,他们16、7号在各省的分行搞了一次,规模很大的,也没有什么效果。他们很坚决,很坚定,我了解他们,他们的确很多人生活很困难,他们的诉求我认为是合理的。我认为政府应该出面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这显然不是各大银行自己的事情,当年四大银行同时改制,肯定是上面有意思,解铃还须系铃人,还得政府出面解决。”

公民记者兑军勇因拍摄访民大游行被刑事拘留(图)

今年的12月4日法制宣传日,公民记者兑军勇和数千访民一起参加了访民大游行,并对现场进行了拍摄,六天后的12月10日,兑军勇被北京市丰台区洋桥派出所抓走,同日被北京警方以“非法使用偷拍设备侵犯他人人权”的罪名刑事拘留,关押在丰台区看守所。
得知兑军勇被刑事拘留后,12月22日上午,来自于各地的访民冒着严寒和随时被截访和抓捕的危险,到国务院信访办、全国人大信访办、中纪委信访办(即三办胡同)抗议,大家打出:表达无罪,释放兑军勇等横幅,声援因拍照12.4访民大游行而遭北京警方刑事拘留的兑军勇。
兑军勇是河南省新郑市人,因在广东打工期间,被人诬告遭广东警方刑讯逼供、导致右腿残疾并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零十一个月,兑军勇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已经上访八年之久。在上访的过程中,他意识到如果没有健全的法制和监督,就不会有公平正义,每一个个体的基本人权都随时可能会受到侵害,于是加入到依法维权的队伍中。
参加抗议和声援兑军勇的访民们认为:他用市场上公开出售的录影设备对公共事件进行录影,哪里来的“非法使用偷拍设备侵犯他人人权”,这纯粹是公权力对访民的欲加之罪,要说使用偷拍设备对人权进行侵犯,那么每天都有便衣警察在南站和三办胡同用更先进的录影和录音设备对访民进行录影和录音,要知道他们可是使用经过培训的特务手段,访民的人权每时每刻都在受到侵犯,不知道这些侵犯访民人权的握有公权力的便衣们有谁来监督他们。
各地访民们在抗议中不仅在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懑,也是对把他们的言行和冤情记录下来的兑军勇和公民记者的感激和声援。参加声援和抗议活动的访民有:门继宝(河北)、巩富财(内蒙)白雪花(山西)段淑兰(河北)、李春华(辽宁)等数十人。






上海249名老年失地农民就养老待遇等到社保局讨说法(图)

12月20日星期五上午9时,上海市浦东新区249名老年失地农民到上海市江西中路209号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讨说法。
大家在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人民群众来信来访接待室得到了接待,被接待员告知:“市政府的政策不能改,给你们办理‘城保’不可能,最多缩短距离”。失地农民们知道‘缩短距离’意味着与‘城保’有差距。
据了解,这些农民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后,遭遇政策欺诈受到不公正对待。他们的户口簿上只是增加‘非农业户口’字样,却仍要他们自己买‘农村合作医疗’。当今社会物价飞涨,失地农民们没有‘城保’,被剥夺生存权的失地农民们表示:依照“有错必纠”的原则还我公道。
249名失地农民伤感地表示:“今年是《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5周年,这部《世界人权宣言》在我们国家不起作用,里面第二十五条记载着:‘(一)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着、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在遭到失业、疾病、残废、守寡、衰老或在其他不能控制的情况下丧失谋生能力时,有权享受保障’,而我们失去土地为什么无权享受保障?”






沈阳冤民刘丽就被非法劳教和人身伤害提起行政诉讼(图)

刘丽是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去人,因父亲在2009年1月12日上班途中发生车祸致残,而用人单位苏家屯区八一镇政府拒绝承担责任不给做工伤认定,刘丽替父在辽宁省内依法诉讼而省内的各级劳动行政部门和司法部门枉法裁判,刘丽一家被逼逐级上访到北京。
自2009年9月14日来北京上访至今不但诉求未依法获得解决,刘丽还遭受到政府疯狂的打压和迫害。2010年两会期间,正在国家信访局上访的刘丽被沈阳市驻京办工作人员盖红以带她去见领导给她解决为由把她骗上车,上车后,不由分说车上的一位截访的壮汉就对她一顿暴打,直把她打得昏死过去,造成其身体严重受伤,经诊断(1)眼底外伤性黄斑色素上皮层脱落,(2)身体多处软组织挫伤,经专家鉴定为轻伤,住院84天,外伤至今未愈。她多次向北京警方报案,但至今行凶的暴徒仍逍遥法外。
2011年12月10日刘丽又被沈阳警方从北京抓回当地,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罪名行拘10天,2012年5月4日她又被沈阳警方非法抓回,于5月5日被刑拘,10天后她被政府非法劳动教养一年。
今年8月30日,刘丽带着两位丹东来的朋友借宿在其妹妹家里,睡到半夜2点多钟,她妹妹家被数十名警察及政府工作人员包围,多名警察破门而入,一顿乱翻后把刘丽和她的两个朋友抓到了派出所,用人海战术对她进行逼供,警方的不人道激起了刘丽的激烈反抗,她又被行政拘留12天。刘丽认为,这次无辜被抄家拘留是因为全运会于8月31日在辽宁举行,政府为了营造假和谐把访民做有罪推定,进行残酷维稳的一部分,这是违法,是对公民人权的粗暴践踏,是和体育的宗旨背道而驰的,也玷污了被世人奉为圣明的奥林匹克精神。
对于因依法信访却遭到多年的打压迫害,刘丽就政府的非法行径和她的基本人权被侵犯的事实已经提起行政诉讼。刘丽表示为了做人的尊严和依法享有的基本人权,她会和残暴的公权力抗争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