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民主维权人士吕耿松被警察上门骚扰

今天(4月24日)早上,本网信息员获悉,浙江杭州民主维权人士吕耿松在家中遭到负责监控的警察上门骚扰,两警察蛮横要求对吕耿松女儿房间进行搜查,在遭到吕耿松强烈抗议并要录像情况下才离开。
据吕耿松跟本网信息员说:今天早上8点不到,温州维权人士、前洞头县副县长林炳长等到我家来,他说外面有个眼睛紧盯着他们。我说昨天有两个访民被警察赶走了,林讲了两三句话就走了。林刚走,就有两个警上门,手上拿了一张单子。我说客人被你们吓走了,你们还要干吗?他们说要到卧室里看一下。我和我女儿坚决不让进。他们出去后又进来,说领导让看。我说领导让看我不让看,这是我女儿的卧室,你们要看就拿搜查证来。他们还是坚持要进,被我女儿撞拦住。我对我女儿说,你去拿照相机来,把他们拍下来,这些人才走。
近一段时间以来,杭州警方加强了对吕耿松和他一家人的监控。不仅吕本人出行受到限制或被贴身跟踪,即使他的妻子和女儿出行出常常受到限制。

维权人士朱瑛娣在北京遭逮捕,杭州访民集会要求释放(图)

杭州维权人士朱瑛娣因参与访民打出“习主席,我想吃包子”的横幅表达诉求,先后于2014年1月14日、2月28日被行政拘留两次共20天。当3月11日她和丈夫从杭州拘留所回家时,发现家中水、电设施均被当地政府破坏,便于第二天毅然上北京投诉。3月13日她与姐姐朱美莉一起到公安部上访,但不被接待。无奈之下,她在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给她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背面写上“冤”字,向路人散发。当天下午,她和朱美莉一起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区分局东交民巷派出所带走。第二天,派出所释放了朱美莉,并告诉她朱瑛娣被行政拘留七天。七天后,朱瑛娣仍未回家,经多方打听,方知其已被刑事拘留,但始终未收到警方的刑拘通知书。   4月18日,刑事拘留的最长期限37天将满,朱瑛娣丈夫戴鑫根到北京准备接妻子回家。他找到东城区公安分局预审科曹警官,曹告诉他朱瑛娣早在3月27日就已被东城区检察院批准逮捕,现检察院正在审查起诉。刑事拘留不通知家属,逮捕不通知家属,随便就对一个公民进行刑事处罚,这个国家还有法律、还有人权吗?经戴鑫根多次交涉,北京警方才补交了刑拘通知书和逮捕通知书。   朱瑛娣的罪名是“寻衅滋事”。根据中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的规定,寻衅滋事罪是指肆意挑衅,随意殴打、骚扰他人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刑法将寻衅滋事罪的客观表现形式规定为四种:①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②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③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④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主观特征上,寻衅滋事罪以满足耍威风等不正常的精神刺激或其他不健康的心理需要为动因,以破坏社会秩序为目的。寻衅滋事罪是从1979年刑法第160条规定的流氓罪中分解出来的一种罪,是主要针对恶霸、流氓、地痞的。当局把这条罪强加给访民,不仅是对访民的政治迫害,而且也是对访民人格的污辱。政府雇佣或默许流氓地痞任意跟踪、尾追、拦截、殴打访民,没有任何人被追究寻衅滋事罪。在杭州市下城区文晖街道胜利社区,七八个流氓住进江南园40号樊红燕家并将主人赶走,他们在樊家吃住20多天,将樊家的油、米和冰箱里的菜吃光,临走前将樊家的门窗桌椅砸破,将水电设施破坏,村民报案几十次,但警方没有对任何一人作出过处罚。要说寻衅滋事,没有比这更典型的了。当局对此种行为不予追究,却将访民表达自己冤屈的行为诬蔑为“寻衅滋事”,是非颠倒莫过于此。    朱瑛娣原来是杭州天和服装厂的工人,因身体不好提前病退。2006年3月杭州上城区政府以“吴山景区整治”为名将朱家的祖房霸占,朱瑛娣由此走上了上访之路。朱瑛娣为人豪爽,见义勇为,乐于助人,深受杭州访民爱戴,却被当局视为眼中钉,必欲拔之而后快。当杭州访民得知他们的“义姐”被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陷害后,义愤填膺。
今天(4月23日)上午,陈渭湘、梁丽婉、陈美佳 、许捷、王丽民、朱美莉、朱为国、严忠良、李金女、张贤娟、戴文珍、施云法、汤柳叶、徐金海、熊德凤、邵江金、马玉珍、叶红云、余亚萍、陆凤英、马国君、俞若群、李全英、桑仁娟、邬发根、徐建美、林志彪、周青、缪关林、章金火、朱彩花、陈建英、凤加文、王金根、朱凤英、姜兆龙、沈莲芝、胡惠芬、黄滨翔、裘玉梅、张基敏、沈凤仙、张茶凤、倪彩芬、李美菊、曹永兴、徐志明、汪秋莲、沈瑾、李惠明、高天渊、陈国美、徐桂珠、舒小芳、沈云娟、施根美、徐彩英、应志温、倪祖昂、杨荣贵、汪国纶、倪水根、汤师法、沈德中、俞东亮、单兴福等访民在杭州市政府门口集会,抗议中共当局对朱瑛娣的无端迫害,强烈要求当局立即释放朱瑛娣。







 

上海17勇士北京南站打横幅庆祝访民〝5.1劳动维权节〞

(上海访民庆祝劳动维权节 本人提供)

(上海访民庆祝劳动维权节 本人提供)

(上海访民庆祝劳动维权节 本人提供)

(上海访民庆祝劳动维权节 本人提供)

(上海访民庆祝劳动维权节 本人提供)

4月23日下午上海17位维权勇士,在北京南站拉起‘上海访民庆祝劳动节维权节 深化改革何时惠顾访民利益’的横幅,提前庆祝5.1访民〝劳动维权节〞,以此表达访民维护自己权力的决心,也体验出访民为了为维自己的合法权益,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他们希望海外各界关注中国访民。

国际劳动节是全世界劳动人民的节日,访民们都是劳动人民的一分子,访民的庞大群体中有工人、农民、军人、警察、知识分子各阶层人士都有。

他们因为各种原因受到了不公证的待遇,如强拆、医疗事故、交通事故、劳动纠纷、工资待遇等等原因得不到合理的、公证的处理,从而走上上访之路,有的上访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问题使终得不到解决。

有的访民被搞的家破人亡,走投无路,上告无门,绝望自杀,北京国家三办门前每天都是访民如潮,他们报希望而来,失望而去。

访民们被当地政府做为维稳对象,关黑监狱、劳教、判刑、更甚者被自杀、被失踪经常有报道。

上海访民提出了5.1是国际劳动节,是中国访民的劳动维权节,也是访民们的心声。上海访民刘海林向新唐人记者诉说自己的亲身遭遇:他己是60多岁的退休工人,在国有企业工作了一生,退休了房子被强拆,最基本的生存条件没有了,他说:〝我们最基本的居住权被剥夺了,我们应该庆祝劳动节,可是我们现在只能为生存而奔波,所以感到即是劳动节,也是维权节了,感到非常阻丧。〞

2006年政府打着为了照顾最低层的老百姓,为民谋福利,改善居住条件,打着旧区改造的旗号,把当居民从最繁华地区赶到边远地区,而且是以最低的价钱赔偿每人7.5万,在大上海根本买不起房。

政府确打着建地铁的名誉,向地铁公司索赔拆迁费,刘海林向记者介绍:‘我们曾经找过地铁公司,地铁公司说我们给普陀区政府很多钱呢?每人能达到3.40万。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为了维护合法权益,向法院起诉和向市政府上诉,但是还是不行,还是把房子强拆掉了,……生我养我的房子就被强拆掉了,该享受的待遇我们没有得到,这种冤情能咽的下去吗?!〞

他说:〝5.1劳动节是全世界都要庆祝的节日,我们也是劳动人民啊!我们变成了维权节,心里非常感。慨所以去打那个横幅。〞

上海访民虞月明也是修地铁7号线被非法强拆的受害者,她现也已退休,强拆后没有得到任何赔偿,没有安置住房,没有了房子被迫租房住,只靠退休费又要吃饭又要租房,生活非常结据,9年时间搬了十几次家,每次都是因为付不起房租而找更小的,更便宜的,她和女儿相依为命,孤苦伶仃经常抱头痛哭,现在家里什么都没有了,所有的家椐都没了,只有两个纸箱装衣服,揍合活着。

她说:〝我上访9年了,能找的单位都找过,区、市、街道、里弄都不给我解决,一直拖着不办,没有人性啊!只能到北京上访,5.1节我们只能维权,也就成了维权节〞。

她盼望早日能解决住房,能安居乐业,能过上正常生活,一定维权到底。

山东临沂数十名强拆受害人抗议法院枉法判决(图)

山东临沂数十名暴力强拆受害人在临沂中院审判庭外,公开展开他们制作的临沂市政府野蛮强拆;殴打抢劫老百姓财物的“临沂南坊违法强拆现场部分照片”的巨幅照片集锦,抗议法院一审中不顾事实枉法判决。当天临沂中院公开审理了一起由省高院发回重审的强拆受害人(刘汝排)诉临沂市政府违法强拆的案件。
据了解,近年临沂市政府由老城区搬迁到南坊新区,以市政府的红头文件代替法律法规,采用各种卑鄙手段强征了几十个村庄老百姓的房屋。对“不配合”拆迁的老百姓进行疯狂惨无人道地殴打,用野蛮暴力强拆的方式强拆了10多户老百姓的房屋。
南坊新区拆迁是政府行为,这事在临沂是家喻户晓的事,但法庭上临沂市政府在大量的证据面前,却公然否认强拆老百姓房屋的事实称强拆与政府无关,以此逃避应该承担的法律和赔偿责任。
一审时,临沂中院不顾事实和大量的证据,枉法判决强拆与政府无关。
临沂中院的枉法判决早已激起众多强拆受害人的强烈不满,当天的重审庭审现场有50多名同样遭受到临沂市政府暴力强拆的受害人参与旁听。
法庭上,原告方列举了26个强有力的证据,证明临沂市政府实施了野蛮暴力强拆。原告列举的大量的证据和事实以及对暴力强拆慷慨激昂的痛斥引起旁听席上50多名旁听人员的共鸣,大家多次情不自禁的鼓掌喝彩,法官多次要求旁听人员不得喝彩和喧哗。
庭审结束后,参与旁听的数十名强拆受害人自发在审判庭门口展开“临沂南坊违法强拆现场部分照片”的巨幅照片集锦,抗议法院一审中不顾事实枉法判决,希望此次重审后的判决能尊重事实;纠正一审的错误判决;维护法律的尊严。
图片1-2:数十名强拆受害人审判庭外展开政府违法强拆照片集锦抗议法院枉法判决

上海17勇士北京南站打横幅庆祝访民〝5.1劳动维权节〞

(上海访民庆祝劳动维权节 本人提供)

(上海访民庆祝劳动维权节 本人提供)

(上海访民庆祝劳动维权节 本人提供)

(上海访民庆祝劳动维权节 本人提供)

(上海访民庆祝劳动维权节 本人提供)

4月23日下午上海17位维权勇士,在北京南站拉起‘上海访民庆祝劳动节维权节 深化改革何时惠顾访民利益’的横幅,提前庆祝5.1访民〝劳动维权节〞,以此表达访民维护自己权力的决心,也体验出访民为了为维自己的合法权益,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他们希望海外各界关注中国访民。

国际劳动节是全世界劳动人民的节日,访民们都是劳动人民的一分子,访民的庞大群体中有工人、农民、军人、警察、知识分子各阶层人士都有。

他们因为各种原因受到了不公证的待遇,如强拆、医疗事故、交通事故、劳动纠纷、工资待遇等等原因得不到合理的、公证的处理,从而走上上访之路,有的上访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问题使终得不到解决。

有的访民被搞的家破人亡,走投无路,上告无门,绝望自杀,北京国家三办门前每天都是访民如潮,他们报希望而来,失望而去。

访民们被当地政府做为维稳对象,关黑监狱、劳教、判刑、更甚者被自杀、被失踪经常有报道。

上海访民提出了5.1是国际劳动节,是中国访民的劳动维权节,也是访民们的心声。上海访民刘海林向新唐人记者诉说自己的亲身遭遇:他己是60多岁的退休工人,在国有企业工作了一生,退休了房子被强拆,最基本的生存条件没有了,他说:〝我们最基本的居住权被剥夺了,我们应该庆祝劳动节,可是我们现在只能为生存而奔波,所以感到即是劳动节,也是维权节了,感到非常阻丧。〞

2006年政府打着为了照顾最低层的老百姓,为民谋福利,改善居住条件,打着旧区改造的旗号,把当居民从最繁华地区赶到边远地区,而且是以最低的价钱赔偿每人7.5万,在大上海根本买不起房。

政府确打着建地铁的名誉,向地铁公司索赔拆迁费,刘海林向记者介绍:‘我们曾经找过地铁公司,地铁公司说我们给普陀区政府很多钱呢?每人能达到3.40万。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为了维护合法权益,向法院起诉和向市政府上诉,但是还是不行,还是把房子强拆掉了,……生我养我的房子就被强拆掉了,该享受的待遇我们没有得到,这种冤情能咽的下去吗?!〞

他说:〝5.1劳动节是全世界都要庆祝的节日,我们也是劳动人民啊!我们变成了维权节,心里非常感。慨所以去打那个横幅。〞

上海访民虞月明也是修地铁7号线被非法强拆的受害者,她现也已退休,强拆后没有得到任何赔偿,没有安置住房,没有了房子被迫租房住,只靠退休费又要吃饭又要租房,生活非常结据,9年时间搬了十几次家,每次都是因为付不起房租而找更小的,更便宜的,她和女儿相依为命,孤苦伶仃经常抱头痛哭,现在家里什么都没有了,所有的家椐都没了,只有两个纸箱装衣服,揍合活着。

她说:〝我上访9年了,能找的单位都找过,区、市、街道、里弄都不给我解决,一直拖着不办,没有人性啊!只能到北京上访,5.1节我们只能维权,也就成了维权节〞。

她盼望早日能解决住房,能安居乐业,能过上正常生活,一定维权到底。

高智晟生日逢复活节 亲人盼望早回家

身为基督徒的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仗义执言身受酷刑、身陷监狱,至今音讯全无。

4月20日是高智晟律师50岁的生日,恰逢今年的复活节。高智晟的太太耿和带孩子去教堂参加童子军活动,这次活动是展示父亲和子女的亲密关系。耿和对自由电台记者说,孩子已多年没在父亲身边,她特意带孩子来感受父亲对孩子的爱。她说:“儿子特别喜欢教会的感觉,因此我们去教会参加这样一个亲子的活动,我觉得我们家的孩子需要有一个男性的父亲的感觉。”

耿和说,来美国五年了,她与儿女在盼望高智晟回家中度过每一天。去年1月,高智晟的大哥曾获准前往沙雅监狱探望高智晟,至今不准家人再去探望。“高智晟的状况,没有任何改善。我们家人多次打电话,给北京打电话,给沙雅县打电话,要不就不接,要不就推脱。最近还有律师去沙雅县见高智晟,也不让律师进入。”

耿和说家人和律师从来没有接到法院对高智晟的判决书,法院也从未告知家人高智晟何时出狱。耿和推算,今年的8月15日应该是高智晟刑满出狱的日子。耿和说:“我前几天跟孩子说,今年可能有爸爸的好消息。儿子很高兴,说太好了,我马上就要小学毕业了,希望爸爸能参加我的毕业典礼。”

4月20日,复活节,高智晟50岁生日,耿和希望就是高智晟在监狱中平平安安,并早日回家。耿和还说,从高智晟被绑架之日算起,到现在快八年了,但是她担心中共当局又找一个理由继续关押高智晟。

中国著名律师高智晟从2004年12月到2005年12月,接连写信给国家领导人,揭露政府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2006年8月15日被北京国保绑架,并施以骇人听闻的酷刑。除了短暂时间获释回家外,高智晟长期处于被绑架失踪状态。2006年12月14日,北京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高智晟三年徒刑缓刑五年。2011年12月,高智晟缓刑撤销,被关进边远的新疆沙雅县监狱。耿和为躲避国保无日无夜的监控和骚扰,2009年1月在友人的帮助下,带着孩子逃离中国来到美国。

杨林“煽颠案”下月开庭,上海公民打横幅抗议(图)

4月22日上午,上海公民声援团成员不惧打压,勇敢地上街为即将面临刑事审判的深圳维权人士杨林(又名:杨明玉,山东省聊城市临清市尚店镇黄杨村31号)发声呐喊,47名成员联名强烈要求深圳当局停止迫害,立即无罪释放维权人士杨林。
去年6月12日,深圳维权人士杨林被强迫失踪,1个多月后家属收到杨林被深圳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名的逮捕通知书。
杨林“煽颠罪”案将于2014年5月6日上午10时在深圳市中级法院开庭,北京人权律师李静林和深圳人权律师范标文将为杨林无罪辩护。
中国公民声援团坚决支持两位律师为杨林无罪辩护,准备前往深圳市中级法院旁听,听听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法院怎样审杨林“煽颠罪”案?到法院取证很难,因为经过安检:照相机、摄像机、录音笔等设备被强制锁进法院的柜子里。在大陆有一些法院拒绝非亲属参加旁听,有当局指派人员占领旁听席的位置。至于深圳市中级法院是否发生类似情况,目前无可断定,只能拭目以待。
中国公民声援团呼吁海内外正义人士关注杨林“煽颠罪”案。



六四领袖柴玲刊文“我在广场坚持到最后一刻”

4月20日,“六四”学生领袖柴玲向“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发表公开信,披露1989年“六四”事件当时的亲身经历和真相,澄清外界的一些说法。图为柴玲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李莎/大纪元)

今年是“六四”25周年。4月20日,“六四”学生领袖柴玲向“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发表公开信,披露1989年“六四”事件当时的亲身经历和真相,澄清外界的一些说法。

在公开信中,针对丁子霖所说从许良英先生那里听到“柴玲在大屠杀之前的5月末接受西方记者采访时说她‘期待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而她自己‘要求生’”这样冷血的话大为震惊,柴玲表示,首先,那不是她要求西方记者的采访,那个西方人也不是记者,是个留学生。柴玲也不认识他,是被临时介绍到他,听说他能够找到个能录音的地方。柴玲说她录的是她万一活不了的遗言。像当年Ann Frank躲避纳粹写的日记一样的。

柴玲说,她为什么要留这样一个遗言哪?因为在这前一天,确实她开会回来大家同意撤离广场,李录反对。他的理由是撤退是政府的诡计,他说柴太天真相信这些知识份子了。他们中间有人被重金收买在做政府要做的事情。柴玲说她当时听了很吃惊心,也很窘。以为自己是不是真的被什么人骗了,中了政府要“关门打狗”的诡计—让学生撤回去,再抓再镇压。所以她改变了同意撤的决定。好像那些知识份子跟李录谈了以后,也同意不撤了。

柴玲表示,到现在为止,她也觉得有必要弄清这个真相。也许李录所说的是真的,也许是他被误导,也许是他说假话。但有一点是真的:李录自始至终没有离开广场,不像很多其他的人。六四以后,很多人也改变立场,都一边倒,都说撤就不会导致镇压。关于撤与不撤,很反覆。直到六月三号晚上,屠杀开始时,有人端着枪闯进广场指挥部里,要柴玲发令撤,又有人拿着刀进来,要柴玲发令不撤。柴玲的命令是任何人要走,立刻走,要留,和平的留下来—尊重每个人的意愿。

但是柴玲第二天醒来,安静思想,觉得虽然广场是个象征,不能倒,但是如果要取得真正的胜利 —-“和平对话,摘掉动乱的帽子,保证不秋后算账,推动改革,反腐败”,必须说服军人不执行戒严。柴玲听说,前一部军队认识真相后,没有执行镇压。但新来的并不知道真相。柴玲认为,最重要的工作是让新来的军队知道真相。但这是很危险的工作,远比在天安门广场上,受很多的媒体和人群关注的保护危险多了。所为一个总指挥,她应该去做最重要,最危险的工作。去找新的戒严部队,说服他们认识真相。如果他们把她抓起来,并把她失踪掉,或秘密处死,那她也准备好了遗言。她没有把这个计划在录音里讲出来,是怕他们拿到录音,让计划不成功。

柴玲说,在这样的背景下,才会理解她为什么要说出,她要求生的愿望。这里是没有任何错的。她是要世界知道,虽然我们都热爱着生命,但是为了一个自由的中国,我们是做好了献上生命的准备。

至于“期待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柴玲表示,这不是她的想法,也不是他们的策略。是她重复从李录那里听到的话。当她在重复这个话语时,有三个方面是要澄清的:
1. “血流成河”的定义。她并没以为是会有屠杀。她一直以为最坏的会像“四五”运动一样,普通学生被棍棒打。学生领袖被打被抓。很多参与了天安门运动的人也都签名同意这个想法;
2. 她当时是同意无论发生什么事,一定要发生在光天化日下。不要再像以前那样,再允许镇压后,用谎言遮盖真相;
3. 她并不同意学生要流血。所以当她重复到这里时,她就哭了,怎么能让他们流血哪,他们还好年轻啊。这是她的原则。她最后在广场的命令是,任何人不许扔石头,扔瓶子,这样会造成更大的牺牲。

柴玲说,她一直坚持在广场最后一刻。她不是那样:让别人流血,自己求生的人。

柴玲还表示,这二十几年来,她仔细地检查了她的每一个动机,行动,决策,她自己认为她是在是尽了她所有的力量和生命来和平地推动这个民主自由运动了。她希望世人知道她在最后一刻在广场上,在他们谈判回来之前,不知道下一步还能活几分钟,几小时,或多久的时候,她的愿望是祝福中国,祝福那些向学生们挺进的士兵,和天安门后下令屠杀的领导人们。希望他们知道她没有仇恨,是充满着爱,希望中国会有一个昌盛繁荣的好的未来

柴玲是1989年“六四”事件中的学生领袖,天安门广场绝食倡导者之一,并担任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总指挥。“六四”事件后,柴玲、封从德夫妇被中共通缉。1990年4月经香港逃离中国大陆,十个月后抵达法国巴黎。随后柴玲与封从德离婚,到美国求学、工作、创业。

中共“六四”血腥屠杀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突然离世,成为“六四事件”的导火索,中国学生与民众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发起长达两个月的要民主、反贪腐的民主运动,并引发了全国性的示威游行活动,但最终遭到中共军队的武力镇压。

据目击者和录像资料记载,1989年6月3日夜间至6月4日凌晨,数以千计全副武装的解放军士兵在坦克和装甲车的掩护下以执行戒严令为名从多方冲向天安门,并沿途开枪打死数以千计的民众。中共六四“大屠杀”死了多少人,至今仍是迷。当时西方媒体几乎都说六四期间有几千人遇难。

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因同情学生运动,反对邓小平武力镇压的决定,同年6月被撤职,后被软禁在家长达15年,于2005年1月17日去世,终年85岁。

而在“六?四”前夕因整肃《导报》受赵紫阳批评的江泽民却踩着“六?四”学生的血,夺得了中共最高权力。成为“六?四”屠城的最大受益者,实际上也是“六?四”屠城的最大罪犯之一。在2002年江卸去总书记和国家主席时,他给政治局常委定了几条规矩,其中一条就是不许给“六?四”翻案。

 

成都中院为被告辩护,幸淸贤再次判败(图)

2014年4月17日,“链子门”受害人幸淸贤,收到成都中院作出的二审裁定,以“金牛区政府作出的‘告知书’是金牛区政府受理审查中过程性行为,幸淸贤可依照该告知书内容补充、完善相关事实证据后,要求金牛区政府作出受理决定。故金牛区政府作出的21号告知书尚未对幸淸贤的权利义务产生直接的实际影响,故驳回了幸淸贤的上诉请求。

据幸淸贤介绍:他是因为金牛区公安分局警察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后,向金牛区政府申请的行政复议,申请行政复议时,提供了现场录像和照片,足以证明有警察对其限制自由的行为存在,而金牛区政府收到复议申请后,作出的“告知书”内容是:“经审查,该复议申请没有必要的事实依据,不符合行政诉讼受理条件。特此告知”。该“告知书”不符合行政复议法中任何的法律文书形式,其内容却并非是叫幸淸贤补正,也不说受理或者不予受理。其实就是无故剥夺了幸淸贤申请复议的权利,甚至剥夺了幸淸贤的法律救济途径。因此,幸淸贤才向成都中院提起诉讼,而中院将案件转交青羊区法院审理,青羊区法院裁定(2013)青羊行初字第53号行政裁定书,以被告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受理范围为由驳回了幸淸贤的起诉,幸淸贤才又上诉至中院的。

幸淸贤说:根据中院二审判决书中描述:二审中被告并未做出答辩,也就是说,被告并未对其做出“告知书”的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做出举证,二审法院居然就认定这个告知书对幸淸贤的权利义务不产生直接影响,成了被告的辩护人。  根据行政复议法第十七条规定:行政复议机关收到行政复议申请后,应当在五日内进行审查,对不符合本法规定的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不予受理,并书面告知申请人;对符合本法规定,但是不属于本机关受理的行政复议申请,应当告知申请人向有关行政复议机关提出。 根据《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行政复议申请材料不齐全或者表述不清楚的,行政复议机构可以自收到该行政复议申请之日起5日内书面通知申请人补正。补正通知应当载明需要补正的事项和合理的补正期限。无正当理由逾期不补正的,视为申请人放弃行政复议申请。补正申请材料所用时间不计入行政复议审理期限。 而金牛区政府作出的“告知书”既未要求申请人补正,也未告知其补正期限和内容,更未明确具体是受理还是不受理,显然不符合法律规定,而由于申请人不能明确告知内容即救济途径,因此,对这个“告知书”进行起诉要求法院确认其合法性,符合行政诉讼法之规定。 幸淸贤认为:成都中院很明显是故意包庇金牛政府的违法行为,同时也就是包庇金牛公安的违法行为,而保护这种违法行为,受害的不仅仅是幸淸贤自己,而是每个公民,也包括这些作出枉法判决的法官。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他们在位时都无视法律,是法律的破坏者,最后也是这个法律的受害者,难道一个小小中院法官,能够幸免?当初审理王立军的审判长钟尔噗,不是早早的就“退休”了? 

黑龙江上访维权人士丁亚军两会期间撒传单遭逮捕(图)

丁亚军是黑龙江省鹤岗市人,因为家中的房屋遭开发商暴利强拆,当地政府不顾百姓的死活,一味地偏袒开发商,在黑龙江省内难寻公道,被逼于2008年来北京上访,鹤岗当地的官员们怕官商勾结大搞权钱交易的罪恶败露,多年来不择手段地对她进行打击迫害。
2010年8月28日丁亚军被关进北京虎坊路黑监狱。    2011年3月10日,丁亚军再被关押黑监狱3天,直到2011年3月14日,在120急求车的抢救下,才捡回一条命。那次被关黑监狱,差点导致丁亚军死亡。后丁进行了控诉,当局也至今未予受理。    2012年2月24日-3月4日,丁亚军又被关进北京南五环黑监狱。同年3月19日-3月26日,丁亚军再次被关进北京南四环黑监狱
2012年3月26日,丁亚军在京维权却被地方维稳人员截访回原籍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期间,由于丁亚军身患心肌疾病,多次出现呼吸困难而进行抢救。最后,劳教所怕承担死亡责任,就要求家人给丁亚军保外就医,监外执行一年。    今年3月8日,中共两会在北京召开,被逼走投无路的丁亚军去会场外抛撒写有自己冤情的传单,希望把她的冤情告知代表们,更希望能有敢为民请命的代表帮助解决她的诉求。她当场被警察抓捕,于3月9日以寻衅滋事的罪名被北京西城区警方刑事拘留,近日丁亚军在鹤岗的家人已经收到由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寄来的逮捕通知书。
听说丁亚军的境遇后,在京的访民们都忧心忡忡,联想到近来有大批上访维权人士被刑拘,近日又有多名上访人被批捕,这已经表明中国的人权状况已进一步恶化,今后的上访维权将更加地艰难,所以,只有大家团结起来,不惧打压,才能和当局抗争,推动中国的人权状况向好的方向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