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后以“法”治民信访老常态——你们的问题解决不了!

今天(2015年3月21日星期六)上午,被强制“甩包袱”下岗的工商银行湖北支行劳工伍立娟,与2008年“5.12”大地震后的甘肃难民候敏玲一起,到了中纪委与国务院信访局,下午去了组织部,中纪委大部,要求解决多年未依法解决的劳工问题和中共官员发国难财导致难民无家可归的问题。

伍立娟说:这些信访窗口几乎都是一个口气,称我们反映的问题不属于接待范围内,她们解决不了,要求我们到其他部门。其中4号窗口的一个女工作人员说国有银行的问题不可能解决,不要再到他们那里去了。看她们的态度也极不认真,在办公室里谈笑风生,半天不接待,就一句话把我们打发走,想多说一句话他们就叫保安驱赶,完全不给我们说话的机会。
下午到中纪委接待窗口被推诿到银监会,看到中纪委大部门口有5辆双挂公交车等候访民送往久敬庄,没有几个访民,今天各部门都没有几个访民,因为在两会期间大部分访民都被抓回地方还没有上来,有的还在关押中。

中央所有信访窗口实际上都是欺骗老百姓的摆设,没有“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党的领导下的所谓依法治国,老百姓怎么可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伍立娟电话:13146573264.侯敏玲电话:18500526813。3

因到公安局打听母亲哥哥消息,郭洪伟妹妹被拘留10天

河北唐山访民张爱民发出消息称,昨天(2015年3月20日)吉林维权人士郭洪伟的妹妹到市公安局,想问问她78岁的母亲和哥哥为什么被送进看守所,可是公安不但不给出答复,反而把郭洪伟的妹妹也送进了拘留所拘留十天。

2015年3月8日15点40分,正在北京上访的郭洪伟和母亲、妹妹被以“回去解决问题”骗回吉林省四平市,当时由吉林省四平市国保大队长高伟、南四纬派出所副所长马力、驻京办事处一翟姓人员、街道办事处主任等人陪同。结果回到四平后,郭洪伟和母亲肖蕴苓被以“寻衅滋事”刑拘直接送看守所。

据郭洪伟的妹妹说:当时返回到四平市南大桥路口时,由等候在此的多辆警车中的警察、便衣将自己喊下车,然而架至一辆警车强行带至吉林省四平市南四纬派出所称要录口供,一会儿进来两名手持二份刑事拘留书的便衣,告诉说郭洪伟及母亲已被以“寻衅滋事罪”拘留了,让自己在拘留证上签字,问在你们的监控下怎么寻衅滋事了?回答说:无法回答。自己拒绝签字。那两人说:不签拉倒,就是通知你一声。后该便衣转身走了。

拘留,尤其是刑事拘留,涉及的是人身权利,公安机关应该在查明确有违法行为才可以按照《公安机关执法细则》的规定对嫌疑人实施拘留,而四平市公安对郭洪伟及母亲、妹妹的拘留,显然有滥用职权与打击报复的嫌疑。

郭洪伟家电话: 0434-6022906.

紧急关注:维权人士陈云飞家被盗,报警后他却被警察殴打遭死亡威胁

2015年3月21日星期六,维权人士陈云飞发现暂住地失盗,他报警后,一自称是警察的人(警号009390)好不容易找到他暂住地,来后此人核对陈云飞的身份证,然而陈云飞让他出示警察证,他却说,他怕丢失没有带,他还还叫陈云飞投诉,他还没有带驾驶证。

陈云飞投诉后,该自称是警察的人叫来带有警察证的民警,强制带陈云飞到成都武侯机投镇派出所。在路上的警察上,该警察辱骂陈云飞,说陈云飞激怒了他,他不干警察了要杀陈云飞全家,并动手殴打陈云飞,抓头发,拌手指。到派出所外下警车后,他叫来协警收走陈云飞所有东西。在把陈云飞押进派出所厕所边,再次对陈云飞搜身,并当着陈云飞的面,捣毁陈云飞的港澳通行证,并将陈云飞其他证件扔进垃圾桶,毁掉陈云飞所有证件。边殴打陈云飞,边说让陈云飞出不去了。

后在其他警察的劝阻下,陈云飞被带到大厅。该警察又冲出来在陈云飞臀部扎了一针(我不清楚是艾滋针或别的什么针),在别的警察劝阻下他才远离陈云飞。

一会说是刑警(警号072943)的人带我到出租屋取证。取证后该警察他叫陈云飞自己去派出所,他开车离去。

陈云飞还在报警求助,等待中…

内蒙古冤民宋翠荣一个月之内第二次被行拘

2015年3月19日内蒙古冤民宋翠荣去传说中的中共领导人日常办公地北京香山打出写有自己冤情的标语鸣冤,被香山派出所的警察抓走,当日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罪名行政拘留5天,这是宋翠荣3月份第二次被行拘。3月5日她去北京府右街邮局邮寄上访信件被府右街派出所的警察查验身份证,因为身份证查验仪器显示是红色,表明宋翠荣和所有被刑拘过的访民一样是重点稳控对象,她当即被抓上警车被送往马家楼关押,当日她被当地截访的截走押送回原籍,构陷非访的罪名行政拘留10天,3月16日刚刚放出来,18日返回北京。

宋翠荣是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好力保乡杏花村人,2010年她的丈夫赵广玉因为口角被同村的焦颜忠、申录(重度残疾人)暴力殴打致死,他们杀人后,竟有恃无恐地跑到她家谎称她的丈夫醉酒了,让她去把人接回来,为了掩盖杀人的事实,焦颜忠还把她已经被他们打死的丈夫背起一直送回家,她发现丈夫死亡后当即报案,焦颜忠、申录被公安机关抓获,第一次公安机关的尸检报告认定死者赵广玉头部有三处钝击伤。

因为焦颜忠、申录系直系亲属,且二人的家族和亲属在兴安盟势力强大,一个月后杀人主凶焦颜忠获无罪释放,司法三家认定没有伤害能力的残疾人申录为唯一的杀人凶手,焦颜忠被放出来后欣喜若狂般地大摆酒席,并在酒足饭饱后说出:“八万块钱已经把司法三家都搞定了,申录也不会在里边押很久,他是残疾人,保外就医好办,开庭后不久就会放出来。”

被焦颜忠和申录家族买通的扎赉特旗公安局为了给杀人凶手开脱罪责,还故意隐瞒受害人家人违法又做了一份补充尸检报告,这份补充尸检报告把原报告的三处钝器伤蓄谋改成一处,

非但如此,此案的主审法官还违法多次和焦颜忠、申录一起核对他们两人的供词,期许把假案造的天衣无缝。

开庭前主审法官找到宋翠荣,通知她说焦颜忠找不到了,让她找到他才能开庭,遭宋翠荣拒绝后他自己找到了焦颜忠,主审法官还授意焦颜忠买通杀人现场的另一位见证人党跃军出庭做假证,因为党跃军的假证漏洞百出,当庭遭到公诉人的质疑和抗诉,但拿人钱财就得为人消灾的法官还是不得不“采信“这些假证,认定焦颜忠无罪,重度残疾人申录为唯一的杀人凶手,并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申录无期徒刑

宋翠荣不服这样的枉法判决,上诉到内蒙古高级法院,当地司法三家的贪赃卖法者怕罪恶暴露多次找到焦颜忠家族的人,让他们多给她钱,堵住她的嘴,撤回上诉,遭宋翠荣拒绝后焦颜忠家族的人狂妄的叫嚣,我们哪里都有人,给他家的钱我还不由送给高院的法官,在兴安盟司法三家的干预下、在焦颜忠家族的运作下,内蒙古高院维持了原判。

走完所有的法律程序后,宋翠荣被逼来北京上访,当地的司法三家怕贪赃卖法私放杀人元凶的罪恶暴露,不择手段地对她进行打击迫害,只要他们在北京发现她就会把她强接回去,不是关进黑监狱进行迫害,就是送进拘留所进行关押,2012年宋翠荣被当地构陷罪名劳动教养一年半,在她劳动教养期间,政府对她未成年的儿子进行非法的关押和恐吓,致宋翠荣儿子不得不撮学流浪他乡。在劳教所内,得到指令的看管人员对她至始至终的进行各种惨无人道的迫害,致她身罹多重难以治愈的疾病,现已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当地政府为了彻底让宋翠荣屈服他们的淫威,一年来断了宋翠荣母子赖以生存下去的低保,多重的迫害和当地政府的冷漠残暴使宋翠荣母子成了无家可归、流落他乡的司法难民,这是对当局高呼什么依法治国、关注民生最好的讥讽和控诉。3

上海维权人士丁菊英诉上海浦东公安分局滥用职权案庭审 审判长竟然抢夺证据

2015年3月18日下午1:45分,上海维权人士丁菊英诉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滥用职权第18次迫害(2014年11月16日—26日行政拘留10日)拘留一案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第十三法庭开庭。审判长是胡玉麟,审判法官是刘媛媛。

下午1:30分,一些维权人士到十三法庭门口欲进入旁听,警号310854堵住法庭门口,不让旁听人员进入旁听。维权人士责问310854警察:“为啥不让我们进去?”310854只说里面坐不下了,维权人士说:“打开门让我们看看到底有没有坐不下?”310854仍不肯开门,他以‘坐不下’为由恶意剥夺公民旁听权。

突然法庭里传出吵闹声,门也开了,门外的维权人士立即走进去看见丁菊英被两个警察按住肩膀动弹不得。问明情况才知道,因丁菊英当庭要求胡玉麟回避,并拿出前几天寄给法院院长一封信的邮寄凭证原件,被胡玉麟当庭抢去。丁菊英追到法庭门口欲向胡玉麟要回原件,警察把丁菊英拦下,放走了知法犯法的抢劫犯——审判长胡玉麟。

据了解:丁菊英寄给浦东法院院长一封信的内容是:1、申请胡玉麟回避;2、要求十三小厅换二十九大厅;3、申请原告和被告证人出庭作证;4要被告的证人出庭举证。

丁菊英电话:132480105203

行政诉讼市政府、区政府,临沂中院立案三年才开庭

2015年3月19日上午9点,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胡遵刚、王善美、张建霞等八位职工起诉临沂市政府未履行法定职责案。下午2点,该院审理该八位职工诉临沂市罗庄区政府越权行政案。八位原告委托倪文华代理。

2008月6月23日,临沂市罗庄区人民政府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组织实施拆除矿区商场楼,并欺骗矿区职工说手续齐全,还逼职工签订解除劳动关系协议。数百职工迫于无奈,只得签订了不合理的解除劳动关系的协议。但胡遵刚等八位商场职工不服,拒绝签订该协议。

2011年6月9日,该矿区商场八位职工向临沂市政府申请公开以下政府信息:“①拆除矿区商业楼的批文;②对职工拆迁安置补偿方案。”市政府于当年10月13日公开了罗庄区政府制作的15号文件和《安置补偿情况说明》,但与八位职工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内容不符。

八位职工于2012年3月8日提起行政诉讼,经几番折腾,临沂中院直到2015年3月19日才公开开庭审理此二案,远远超过了审判期限,也不说明理由,似有难言之隐。三年以来,临沂中院裁定罗庄区法院审理,罗庄区法院不愿审理。此案成了法院的烫山芋,哪个法院也不能接受。但丑媳妇早晚得见公婆,临沂中院拖了三年,不得不硬着头皮审理此案。

上午的庭审中,倪文华指出,罗庄区政府的15号文件是申请规划许可,并不等于拆迁批文;《安置补偿情况说明》与“对职工安置补偿方案”不是一回事。市政府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内容属于离题万里。被告市政府的答辩逻辑混乱,莫衷一是。

下午的庭审中,原告方着重指出,罗庄区政府在既没有合法手续,也没有制定《职工安置补偿方案》的情况下,拆除了商业楼,致使广大职工无工可做,也无收入。罗庄区政府无视劳动者的权益,拆除偌大一个商场楼竟没有任何合法手续,更没有听取广大职工的意见,如此明目张胆地侵害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不知其底气从何而来?

可笑的是,罗庄区政府一口咬定是合法拆迁,却始终不能出示拆迁批文,也不能出示拆迁许可证。

紧急关注: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家中昨被盗报警反被警察殴打 今伤重住院

2015年3月21日晚上7点半左右,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去参加“秋雨之福”上访者团契回家,发现家中被盗,于是报警,结果反被警察殴打,毁掉证件.

陈云飞拨打110投诉,但截止24点左右,未见督察来处理,于是,在成都维权人士的陪同下,深夜0点30分左右,来到成都市公安局门口求助,寻求保护,成都市公安局出来了一个警察,拿走陈云飞的证件就进去,陈云飞欲拍照取证,被门口的武警阻拦,截止发稿,陈云飞还在成都市公安局门口静坐等候处理。

据了解:昨天是成都《秋雨之福》基督教家庭教会的上访者团契日,一大早遭到警方的无理阻拦,团契支持者张国庆,访民王蓉文,维权人士黄晓敏均受到阻止不允许参加这个团契,后经过抗争得以成功举办,结果,参加者陈云飞的住地却遭到盗窃,报警不仅处警人员程序违法,还故意殴打报警人。

来自成都陈云飞朋友处最新消息:陈云飞昨晚被成都市公安局机投派出所恶警打伤,并威胁他要杀死他全家后拨打督察电无果,陈云飞迫于无耐拖着受伤的身体到成都市公安局要求保护。结果是在公安局外淋雨一夜,今晨病情加剧。现以送往成都市武侯区医院抢救。

派出所电话: 成都市青羊公安分局机投镇派出所电话:02885369511。恶警警号:009390。请大家扩散,并问候派出所。3

江苏盐城中院先于执行将错就错,判决内容自相矛盾不堪一击

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一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经四次开庭,历时二年零一个多月才作出判决。原告、被告和第三人皆不服,依法提起了上诉。

2012年10月25日,原告蒋某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向盐城市中级人民提起民事诉讼,诉称自己是实际施工人,认为南通清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简称清华公司)及其盐城分公司(简称清华分公司)欠其700万工程款,盐城中南世纪城房地产有限公司(简称中南公司)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盐城中院受理后,指定盐都区法院审理。这将使此案出不了盐城,有利于地方保护主义。清华公司不服而上诉,江苏省高院裁定由盐城中院管辖。花海明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了诉讼。

2014年12月10日,该院作出了奇特的判决:一、南通清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支付花海明、蒋某工程款150万,盐城中南世纪城房地产投资公司负连带责任;驳回其他诉讼请求。各方当事人都提起了上诉。

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花海明与蒋某都自称是实际施工人,而盐城中院却硬性认定他们是合作关系。盐城中院二头不讨好。华明海认为,蒋某只是被自己雇佣的一名管理人员,既不实际施工人,也不是合作关系。而蒋某认为,自己委托华明海签订合同,故自己才是实际施工人,但不能出示委托代理合同。

中南公司称,本公司将土方工程发包给清华公司及其分公司,由花海明承担项目经理。中南公司与蒋某没有合同关系,没有欠蒋某任何款项。并质疑盐城中院采取先于执行的措施。

清华公司及其分公司也否认也蒋某有挂靠关系,并指出涉案土方工程实际施工人为花海明,只与花海明结算,与蒋某无关。

花海明认为,盐城中院的判决自相矛盾,一方面认定工程款系花海明与蒋某共有;另一方面将150万先于执行给蒋某了。另外,至于这150万是怎么计算出来的,盐城中院竟然避而不谈,莫名其妙地先于执行给蒋某了。更奇怪的是,盐城中院用“对花海明与蒋某之间应如何结算,本案不予理涉”的遁词,掩盖其先于执行的150万没有计算依据的错误。但盐城中院的判词“依据本案的实际情况,本案仅支持已由先于执行的工程款150万元”凸显了其陷入二难境地的尴尬局面。如果不支持先于执行的工程款150万元,该院将无法执行回转最后把自己也卷入进去。只得硬着头皮,胡乱判决支持先于执行的工程款150万元,但又拿不出计算依据,于是乎,绞尽脑汁,用“对花海明与蒋某之间应如何结算,本案不予理涉”的遁词,蒙混过关。即将错就错,用一个错误,掩盖另一个错误。盐城中院,如此胡乱判决,司法权威性和公正性何在?

花海明手机:18751323000

维权人士郭春平因转发反雾霾集会贴被拘留十四天后遭强行送回老家

2015年3月21日,隋牧青律师发出消息称:晚上10时许,接郭春平电话,他从拘留所被国保接走,非法强制遣返回家乡,刚刚获得自由,但身份证被家乡国保非法扣押。

隋牧青说:“郭春平大概是国内因转发有关反雾霾集会贴唯一被拘留者,特务此举,既是针对其发帖行为,更是针对其人。因郭春平是广深街头运动的主要发起者之一,几年来组织、参与了诸多街头抗议、声援活动,国保称其为郭飞雄的亲密战友。”

据了解:郭春平3月6日被广州当局以转发有关雾霾的贴子为由行政拘留14天,21日拘留期满,广州维权人士刘少明、黄敏鹏于3月21日一早前往黄埔拘留所,等候了整整一个上午,未见郭春平踪影。

3月20日下午,隋牧青律师意外接到郭春平从拘留所打来的电话,告知很可能不会正常获释,会有花都国保把郭春平接走,而后等待郭春平的可能是刑拘或遣返。

郭春平简介:

郭春平:男,1975年2月出生,河南新乡市长垣县人。1994年8月–1996年6月就读于郑州黄河科技学院企业管理专业,大专学历,近年一直在广州工作、生活。2011年起,多次发起和参与广州街头公民抗争活动和维权活动,是广深街头民主运动的主要发起人之一。

2011年4月30日,在广州石牌桥地铁口,发起举行“提高个税起征点并降低个税税率签名”活动。

2011年7月30日晚上,组织网友在广州东站绿化广场举行7.23火车遇难同胞悼念活动。

2011年10月与网友一道赶赴山东临沂东师古村探望陈光诚。

2011年12月10日,发起并组织“世界人权日”宣传活动,在广州天河石牌桥地铁口与多名朋友拉横幅、举牌宣传人权知识。

2011年12月14日(周三),发起“声援乌坎,惩治腐败,追求民主”的活动。在网上呼吁全国各城市民众晚七点后,在城市主要地点,上街散步,声援乌坎人民维权。广州举行地点定在天河万菱汇广场前人行道上。当晚与杨崇、林炎举牌声援乌坎,现场众多网友围观支持并散步声援。

2011年12月18日(周日)下午,在广州正佳广场,与杨崇等十几位朋友再次举行声援乌坎的活动,当场先后分别被国保与警察抓捕。

郭春平12月份发起的“世界人权日”宣传与声援乌坎活动,不仅有力声援了乌坎人民,也使广州街头民主活动气氛更加活跃。

2012年4月参与救援欧荣贵、肖勇等3.31举牌五君子。7月参与推动李旺阳死亡真相调查签名活动,9月参与为刘萍和魏忠平维权签名活动。

除发起和参与街头民主活动外,郭春平还积极召集组织2012年的广州网友月末的公园聚会民主活动。分别在广州的磨碟沙公园、海珠湖、越秀公园与天河体育中心组织广州网友月末聚会民主活动。特别是2012年12月底,网上发帖组织网友于2013年1月2日在天河体育中心举行“广州公民论坛”聚会活动,在元月2日上午被广州国保非法抓捕,元月3日被国保强制遣送回河南老家。

2013年2月23日,与徐琳、孙德胜、袁奉初等十来名朋友在广州天河城广场和人民公园前,拉横幅抗议朝鲜举行核试验。2月25日,在广东省政府门前,只身举牌抗议广东当局拘留反对朝鲜核试验的人士,要求广东当局立即放人。

2013年3月,参与推动敦促中国人大尽快批准《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联署与宣传活动,再次被广州国保强制遣送回河南老家。

2014年元月12日–14日,到濮阳市南乐县声援南乐教案。

2014年2月8日–11日,到山东曲阜,与网友围观薛明凯之父薛福顺非正常死亡案,在陵城镇章枣村祭奠薛福顺时,遭到当地国保粗暴殴打。

2014年7月26日–28日,在郑州第三看守所门前声援郑州十君子(参加绝食一天接力抗争活动)。

2014年的9月与11月,两次到广州天河法院围观郭飞雄、孙德胜案,声援郭飞雄与孙德胜。

参加民主活动以来,多次受到广州国保的非法传唤、驱赶搬家、遣送等迫害。

两会期间,山东临沂党委办公室成了关押访民的黑监狱

本网信息员获悉:两会期间,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太平镇党委政府,将党委办公室临时改做关押访民的黑监狱。该辖区为儿伸冤险遭“被活埋”的访民徐进奇夫妇,被从北京绑架劫持回来后关在这里4天,直到两会结束后才被放出来。

2015年3月12日,徐进奇夫妇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遭当地政府驻京办的工作人员绑架劫持,交给雇佣的黑保安连夜押解遣返回临沂。

之后,徐进奇夫妇被带到所在辖区河东区太平镇政府党委办公室,困了夫妇俩只能蜷曲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打个盹。门外由几名政府和党委的工作人员24小时把守,严禁他们走出房间。

据了解,4年前,徐进奇因女儿计划外生育二胎全家遭株连,21岁的儿子徐帅被当地政府和计生委工作人员夜闯民宅活活殴打刺死。

为儿伸冤,徐进奇夫妇从此踏上了艰难的上访之路。几年来,他们多方投诉控告要求追究所有参与者和幕后指使者的法律责任,不但毫无结果反而不断遭受来自公权力的各种打压和迫害,无数次被关黑监狱,此次他们夫妇又被关在由党委办公室临时改成的黑监狱内4天,身心再次受到严重地伤害。

直到3月16日两会结束后,徐进奇的亲戚接到当地政府的通知,才将被关押在党委办公室4天的他们接回家。

徐进奇:13053918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