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企业运东智慧能源公司竟能左右仲裁 江苏宜兴市劳动仲裁委选择“安乐死”

2015年10月14日星期三上午,本是维权人士张建平受劳动者委托,向上市公司运东智慧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主张支付劳动报酬、经济补偿、社会保险仲裁一案的第二次开庭时间,但从常州赶到宜兴劳动仲裁委后,拿到的却是宜兴市仲裁委以“被申请人提出超过审理期限”为由,作出的宜劳仲案字(2015)第1169号终结仲裁活动的劳动仲裁决定书。

宜兴市劳动仲裁委所谓的“被申请人提出超过审理期限”的说法,其实是宜兴市劳动仲裁委主动提出自己超过《劳动仲裁法》第43条规定的审理期限了,电话“征求”申请人与被申请人是否需要终结的结果。当时,张建平明确告诉仲裁员周平,劳动仲裁审理期限是你们仲裁庭应当注意的常识性事项,由于被申请人一直以“没有时间”为由拒绝开庭审理,按照《劳动仲裁法》第43条规定,仲裁庭可以向仲裁委申请,由仲裁委主任批准延长15天审理期限,如果你们放弃这个法律赋予的权力,说明你们涉嫌故意不作为。也就是说,今天宜兴市劳动仲裁委作出终结仲裁活动,是故意“犯规”后请被申请人协助其为了不作为而实施的“安乐死”行为!

宜兴市仲裁委员会为什么要故意不作为?是因为注册资金达九亿多人民币的被申请人运东智慧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财大气粗下被迫选择“安乐死”?还是背离TPP价值观的社会主义特色市场经济潜规则下与被申请人的一出“双簧”?

在2015年9月23日上午第一次开庭审理中,经过仲裁庭的调查、举证质证等程序,仲裁员周平归纳了运东智慧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侵害劳工权益“四个无争议”的事实,并由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确认,而本案中被申请人又放弃了举证权利,也就是说只需要仲裁庭依法作出仲裁决定就已一裁终局了。但,仲裁庭以“时间到了吃饭时间下午继续审理”为由宣布休庭,继而被申请人代理律师谎称“下午有其他庭”拒绝下午出庭,而且以“没有时间”为由一直持续到审理期限的45天。而宜兴市仲裁委也十二分的配合,在完全可以延长15天审理期限的的情况下放弃法律赋予的权力,选择在侵害劳动者权益的被申请人协助下“安乐死”。

在宜兴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的宜劳仲案字(2015)第1169号终结仲裁活动的决定书最后,称申请人可以在15天内在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维护劳工权益的“皮球”被踢到了宜兴市人民法院,持续6年拒不支付劳动者报酬的运东智慧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其作为上市公司也有放倒宜兴市法院的“牛”气?

标志着现代政治经济文明的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已经达成,而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却因为无法通过劳工权益、环境保护、信息自由等必须遵守的协议规则门槛而被拒之门外,WTO带来的黄金15年即将结束,不能或不敢依法维护劳动者权益的宜兴市劳动仲裁委员会应当反思,张建平希望即将接“球”的宜兴市法院应当引以为戒。

另据张建平说,江苏宜兴市劳动仲裁委员会除了不能(可能是不敢)依法维护劳工权益外,其他方面还是比较人性化的,其领导王主任在今年7月份看到张建平坐轮椅不方便进入立案大厅的情况后,专门制作了无障碍坡道,今天有上级宣传单位到仲裁委采访,张建平还给予了点赞,并希望设置在4楼的仲裁庭也能够安装无障碍设施,方便一些因工伤事故而行动不便的劳动者。
3

上海失地农民172名代表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第11次维权

2015年10月13日,上海失地农民172名代表到上海市世博村路300号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社保局)第11次维权。

上午8时,172名失地农民代表已到达社保局,要求局长周海洋出来接待。失地农民代表在社保局门口外面呼喊周海洋局长出来接待,警察和便衣警察及保安站在旁边观看。中午12时许,失地农民代表自行离开,双方没有发生冲突。本次是周海洋局长第11次拒绝给上海失地农民代表一个说法。

失地农民代表表示:“我们的诉求很简单,征地享受“城保”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上海各级政府上下推诿,镇推区,区推市,市又推到镇。我们的利益被严重侵犯,竟然无人出面解决民生问题。”

国务院发布关于征地农民落实社会保障的政策是蛮好的,但是,说得到,做不到。失地农民代表今年已经第11次到社保局讨说法,为什么把失地农民生活陷入贫困,不落实与“城保”同等的医疗保障和养老金待遇?从农民手里抢去土地的时候说什么“城镇一体化”、“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如今上海市政府为什么把城镇社会保障拆分为“城保”和“镇保”,使农民失去土地陷入生活无保障的困境?上海市政府压迫、愚弄百姓要到几时?

关注失地农民人权状况请与下列代表联系:
朱金安电话:13818475430
卢银仙电话:15221618832
3

对维族学者伊力哈木的无期徒刑判决是对良知、法制和人权的践踏

2014年1月15日,著名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抄家拘押,2月即被控“分裂国家罪”,9月17-18日在新疆乌鲁木齐中级法院出庭受审。根据中国刑法规定,“分裂国家罪”是中国大陆最严重的政治罪行之一,外界估计伊力哈木面将临至少十年的刑期,但是今天2014年9月23日,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被判处无期徒刑。

而伊力哈木其实早已意识到自己将承担的这个巨大苦难,他曾说:“我哪里也不去,维吾尔人的问题在中国,解决的办法也是在中国。如果一定要坐牢,那么我会呆在中国的监狱里,出狱以后我还是会在中国寻找维吾尔人的前途。如果我死了我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将我安葬在我的故乡,这一点幸福对我而言已经足够了。”

众所周知,伊力哈木一直反对分裂,并以和平、温和的意见表达方式来探讨解决新疆问题,但他却被以“分裂国家罪”的名义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全部财产。这种捏造罪名、以莫须有的重罪来严惩言论和意见表达的做法,既违犯中国宪法和法律,也践踏了国际人权标准。

在法庭上,伊力哈木是这样陈述的:“我一直以来拥护国家统一,反对分裂,从没想过分裂国家,没有参与任何分裂活动,更没有组织什么所谓的分裂组织。我提倡依法治疆,包括落实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尊重法制,尊重人权,让各民族公正地分享发展的成果,平等就业,消除歧视,包括地域歧视,民族歧视,性别歧视,身份歧视——。”

我们有必要更加全面了解伊力哈木对新疆问题的主要观点和言论,感谢唯色女士为我们做了如下的整理:

伊力哈木:“其实在新疆,有一种倾向,那就是反恐扩大化问题。以反恐的名义掩盖其他矛盾,包括地方政府的无能以及维稳部门的无能。其实,新疆的主要矛盾并不是反恐问题,也不是恐怖主义问题,而是权力(不受制约)的问题,权力的不平等以及权力被既得利益集团控制和垄断的问题。”

伊力哈木:“我在新疆看到,它越压制宗教,维吾尔人越保护这个宗教…政府应该做的是什么?不是一再高压,而是要首先对自己动手术。治理不好自己,它也治理不好这个国家。治理不好自己,不去改变对待维吾尔人的方式和思维,不尊重人民的发言权,包括民族自治的权利,那么维吾尔人与政府的矛盾会越来越突出。”

伊力哈木:“2009年我被软禁时,曾告诫中国过政府,将来维吾尔族类似的抗议事件可能会形成一种抗议运动,而且其规模是过去60年你们没有见到的,你们会看到越来越团结的维族人。我现在也大胆预测,如果政府不改变对新疆的政策,那么越来越多的维吾尔人可能选择和与政府抗争的方式来表达自己诉求。”

伊力哈木:“有些汉族学者说,维、汉面对的问题基本上是一样的。我部分同意这种说法,因为从人权、法治、民主的角度,维汉面临的是共同的问题。不过维吾尔族还面临一个特别的问题,就是社会资源。我们还要面对民族歧视和宗教等问题……因为我们和汉族主流文化,包括语言、长相、信仰等方面差别很大。”

伊力哈木:“现在新疆是“一村一警,一警一户”,这是张春贤去了之后实行的政策,也就是,一个村一个警察所,一个警察负责一个户。走访的人员有干部,还有政府聘用的一些失业的人,甚至是不良青年,或拿了政府补贴的人,以及警察、特警等等。如果有人随便闯进我家,我绝对不接受。”

伊力哈木:“目前在新疆对维吾尔族的排挤和歧视是很系统的,而且是政府带头…维吾尔族对政府不满,在内部是没有分歧的,而且是全面的。政府在新疆那么多年,并没有培养出维吾尔族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些人有,但是很少,没有形成规模…我觉得这一点上,新疆的政策很失败,连这个都没有做到。”

伊力哈木:“到现在为止,我那么困难,我没有寻求过任何国家的资金支持。 我不会成为任何人的走狗,我是一个有独立人格,能独立思考的人,一个维吾尔知识分子。我首先负责任的是对我的民族,我的家乡,我的国家。我不会成为任何人的走狗。”

伊力哈木:“我崇尚美国的制度,我喜欢美国的学术自由,我喜欢美国的价值观,比如人权的保护,少数主义的尊重,宗教自由,媒体自由,民主等等。但有一点,我不是美国人。我也不认为维吾尔问题靠美国就能解决,维吾尔问题最终还是靠维、汉的相互对话来解决。”

伊力哈木:“我不想对国际社会呼吁什么,我们需要中国政府要用负责任的态度,反思自己的新疆政策。不要把一些个案政治化和民族化,要讲证据。”

如果说审判伊力哈木是对“依法治国”的嘲讽和戏弄,那么判处他无期徒刑,则无异于对正义和人权的蹂躏和践踏。伊力哈木案是专政下的政治审判,是对和平异见者毫不容忍的表现。这个无期徒刑的判决只会加深维族人内心深处的愤怒之火,对于当下新疆问题的解决有百害而无一利。同时,我们也看到,这一荒诞的判决也正在唤醒更多汉人的良知,使他们更加理解和同情维吾尔人所遭受的歧视和压迫。

最近几年,中共不断加剧对温和的政治异见人士的打压。许志永这么理智的法律人被抓;铁流这么大年纪的作家也抓;伊力哈木这么温和的学者也不列外、并以莫须有罪名重判。对一位维族学者因言论判终身监禁,再次证明当局对少数民族异见人士和良心犯一律加倍重判的恶劣行径。

伊力哈木的无期徒刑,让良心人士再一次强烈地感到生活在这样一个法治全无、滥权毫无制约的所谓“三个自信”的时代是怎样一个莫大的人权灾难。

而在这样的黑夜中,伊力哈木原本可以抛弃良知和责任,去过上个人舒适的生活,但他却选择了担当和苦难。或许李方平律师的这句话,会让我们更加理解伊力哈木和他所选择的道路——“我又想起伊力哈木宣判前会见所言:请你转告我的家人、我的民族,不管什么样的判决都不要有仇恨。” 即使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刻,他仍坚韧不拔地呼吁民族间的平等与和解。

我们强烈谴责当局对伊力哈木的非法重判,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这位和平的异见人士,结束文字狱,改变当局在新疆实行的歧视维吾尔族人的经济开发政策和高压的“安全”政策,通过平等对话协商解决“新疆问题”。

 

依法维权,上海颜兰英诉“北京公安面对暴力截访不作为案”在二中院开庭

中国大陆有三千万访民,常年到北京上访的达数十万,仅上海每个月底周五到国家信访局集体上访被截访的就达上千;在北京,每月有成千上万的访民遭地方政府截访,无数访民遭暴力,有被打伤打残,但大都投诉无门。

上海访民七旬老太颜兰英遭暴力截访打伤后,坚持不懈依法诉讼,终于敲开了法院的铜墙铁壁。

2015年10月13日上午,颜兰英诉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区分局不履行法定职责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上诉审),案由为2013年4月26日,颜兰英在国家信访局遭上海市政府截访保安强行绑架后,在驻京办被保安殴打致骶骨骨裂,经右安门派出所出警,并委托鉴定属轻微伤。既然有伤,公安就必须履行职责对打人凶手或单位的违法行为进行处罚,但是一审判决没有法律依据只用“并无不妥”代替法律,因此不服提起上诉。二审审判长问被上诉人不履行职责的理由,代理人答:“适用国家赔偿法”,妄图逃过追究刑事责任这道程序,化纳税人的钱来抹去他们的罪恶。审判长也没有支持被上诉人狡辩的所谓仅仅适用的国家赔偿法的说法。

半年多前,颜兰英的胞妹颜秀英诉上海公安枉法处其行政拘留十日的冤案胜诉后,上海公安也是要用国家赔偿来“化解”,而拒不追究有关办案人的责任,这种与“依法治国”背道而驰做法,理所当然被颜秀英拒绝。现在的政府官员、公安警察依其强权漠视法律已是常态,法院庇护它们也是常态。

遭暴力截访打伤的访民,每年有成千上万,而诉至法院并被受理的却是寥寥无几,颜兰英能顽强抗争,迫使法院审理是访民维权的进步和成绩;但既是如颜兰英的胞妹颜秀英诉讼成功,法院只提国家赔偿而不追究政府及公安的责任,这无疑是法治的悲哀!

参加上海访民颜兰英诉北京丰台公安分局不履行法定职责开庭的访民有30多人,他们是:

颜兰英:18916134088;颜桂英:18916134088;谈兰英:18964333123;
石萍:13818313058;徐佩玲:18121439381;黄月华:15921244983;
彦芬兰:13262297218;李雯丽:13564725255;王晟:13167010856;
徐建明:13122900537;姚亚娥:13917912674;丁德元:18721388935;
张明娣:13817335948;郑美翠:18964371897;张翠珠:13774424840;
张立:13774424840;胡颖梅:18321209778;余敬(湖北):15327189186;
胡双莲(湖北):13051371379;戴宝妹:18721871032;王再明:18930457576;
陆雅美:13651835148;郑培培:02153963826;王燕亭:18017655518;
韦开珍:18017125130;吴玉芬:13166441831;王扣玛:13601772756;
虞春香:13520588180;毛恒凤:13901662286.。
3

上海公民倪明其“房屋登记行政登记”案将10月15日开庭

2015年10月14日,本网获悉:上海人权捍卫者丁菊英的丈夫倪明其“房屋登记行政登记”一案将于明天(2015年10月15日)下午1:45分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第二十六法庭开庭审理(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丁香路611号,交通:地铁2号线到上海科技馆下车,2号或7号出口步行约10分钟)。

据了解:丁菊英夫妇今年8月份才知道上海市浦东新区虹盛东路39弄22号102室133.86平方米,在2004年已被伪造倪明其签名卖掉了。其实之前丁菊英夫妇不知道这件事。所谓的《上海市房地产登记信息》、《上海市商品房预售合同》、《房屋交接书》等相关材料上的“倪明其”的签名都是伪造。这种冒名签名出售房屋(被冒名人一分钱也没有拿到)的行为在专制国房屋交易中普遍存在,只是更多的民众被蒙在鼓里。丁菊英夫妇希望大家旁听倪明其“房屋登记行政登记”一案,即使没有真相,也可作个见证。

今年9月22日上午8:30分,上海当局在丁菊英夫妇住处:上海市浦东新区虹盛东路39弄2号601室和602室实施抢劫。丁菊英的丈夫倪明其上午9时许返回家时,在楼下看到自己家的私有财物被装满一大货车运走了。治安、特保、便衣等人继续从楼上搬丁菊英家里的私有财物装在楼下的车上,警察在场参与其中,突如其来发生了这一切。丁菊英家里财物被强行搬走不知去向,门锁被换调,无法进家门。

当天下午丁菊英回家后到浦东公安分局王港派出所报䅁,当夜,派出所领导考虑到丁菊英无处居住这一实际情况,让其暂住在派出所的活动室。但住进之后常遭受黑保安的骚扰。派出所副所长朱军,警号021441出面欲将丁菊英赶出派出所。他否认当时派出所让其暂住这一事实,强迫丁菊英承认“自行强行住进”这一虚假事实。因丁菊英不从,021441恼羞成怒,下令让保安将其被子搬出欲将其驱赶出派出所。丁菊英手被拉扯出现紫块当场跪在该副所长面前,据理力争之后她取得成功,副所长021441自己承认是经其同意之后才入住的,又下令保安将搬出的被子搬回了活动室,副所长自己却偷偷地溜走了。

本月6号中午12时许,丁菊英夫妇俩有事外出不在王港派出所活动室。下午4:30分回到活动室时发现被人投毒,欲杀人灭口。丁菊英拨打010110、拨打1101、拨打12345均无果。

丁菊英被破门抢窃报警立案至今己23天了,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王港派出所不但案子不破,反而百般刁难临时居住在王港派出所活动室里的丁菊英夫妇。

丁菊英电话:13248010520
3

贵州著名民运人士、诗人莫建刚先生赴西安欲迎接赵常青出狱在西安火车站遭警方拦截

2015年10月14日星期三,本网获悉:10月13日,贵州著名资深民运人士、诗人莫建刚先生赴西安准备迎接16日刑满出狱的赵常青,不料刚刚下火车,就在西安火车站遭西安警方的拦截和扣留,后被移交给赶到西安的贵阳警方。

莫建刚先生被打算在西安旅游几日,待赵常青出狱去迎接一下,他已经联系好在西安朋友家借宿。直到傍晚,西安朋友还迟迟等不到莫建刚先生来,就欲查询,不想却得到莫建刚被拦截的消息。令人殊难理解。

著名民运人士、89学生领袖、《零八宪章》联署人赵常青已在狱中服刑两年半,将于2015年10月16日释放。从莫建刚先生被拦截事件看,目前西安警方已经高度戒备,阻止各地民主维权人士赴西安迎接赵常青出狱。

莫建刚先生简介:

莫建刚:男,1951年3月12日出生于贵州省贵阳市。作家、诗人、著名资深民运人士。

1978年10月11日及11月24日,参加并发起在北京的《启蒙》民主运动,与此同时,参与成立《中国启蒙社》,是该社的主要负责人之一;1979年1月受《中国启蒙社》的委派,率队到北京张贴第三次《启蒙》大字报,并组建《中国启蒙社北京分社联络处》;

1980年下半年参加贵州大学学生发起的现代文学运动,任《崛起的一代》编辑工作;

1984年下半年被当局指使工作单位对其强行并勒令解除工作,从此失去生活来源;

1986年发起并参与《中国天体诗歌星团》(发源地贵阳)的组建工作,同年赴北京和同仁们一起举行《中国诗歌大爆炸》运动;1988年在北京燕山地区发起《现代诗歌》运动。

1989年六•四期间,在北京参与学潮的游行示威和宣传鼓动工作。六•四学潮被镇压后,在北京燕山被当地警方抓捕,关押在燕山看守所,期间构思政治抒情诗《自由的丰碑——献给伟大的六•四》(该诗于2005年6月4日发表在《民主论坛》)。由于北京诗人及朋友的全力营救,9天后获救,年底返回贵阳。

1990年至1999年在家潜心学习和写作。着有:华夏精神交响史诗:《大哉•意象》——龙之诗魂,凤之乐魄。《莫建刚诗歌选集》、《政治哲学短文论集》、《哲学论集》、《悲剧哲学——生命永恒的自由精神》等著作。

2001年开始与贵阳的自由作家以及民主人士为维权和民运作出大量的工作至今。

2005年起与贵州朋友一道举办了多届贵州人权研讨会,贵州人权研讨会后被贵州警方定为非法“组织”予以取消,其中成员之一的陈西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0年,现在还在服刑。

2006年10月加入《中文独立笔会》。
3

安徽凤阳水泥厂严重污染环境导致众多村民患上尘肺病

近日,安徽滁州凤阳县武店镇村民王从水等几位村民投诉称:他们那里因砂石厂和水泥厂污染严重,许多人得了尘肺病。为此,村民们不断到各级主管部门上访、投诉控告,但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

据了解,凤阳的环境严重污染是当地一家名为“凤阳珍珠水泥有限公司”,即“凤阳珍珠水泥厂”的私企造成的。

凤阳县珍珠水泥厂是安徽最大的民营水泥厂,注册资金3.5亿,总资产4.6亿,年产水泥300万吨,是凤阳县第一纳税大户,老板高允连是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这些都是互联网上可以查到的公开信息。

“水泥大王高允连”这个称号,在当地是家喻户晓。因为自“凤阳县珍珠水泥厂”生产以来,凤阳的百姓就成天生活在“沙尘暴”里。为此,村民不断到政府有关部门投诉、控告毫无结果。凤阳县国土资源局出具的一份信访事项告知书称:“凤阳珍珠水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依法享有采矿权!”,让绝望中几度下跪的百姓只能永远地做了“肉体吸尘器”!

近年来,凤阳的适龄青年参加征兵体检,结果多是矽肺病。当地村民说仅凤阳武店镇每年就有10多人因环境严重污染致病而死。

新浪网友王琳琳(微博:@你在红尘我在天上2013)等到现场实地调查的网友透露和描述:走进凤阳,走进武店,我在漫天的飞沙中窒息哀思愤慨,在川流不息的运输车后,我们深陷在泥石流里,沙尘里,灰暗里,雾霾里,仿佛行走在沙漠里。

一刹那,我们的车落上厚厚的水泥沙,我们消失在尘土飞扬的黑夜里。是什么把天空变得肮脏,是什么把碧水变成腥臭的污泥坑,是什么让这里的人民死亡?

我们走访了武店村数名村民,原来这里的山林地富含水泥矿石和石灰石资源,许多黑企业地方恶势力相互勾结私自购买制造大量炸药放炮,非法大规模偷采盗采矿山,并藏有大量雷管,炸药,起爆器,导爆管等,百姓的生命随时都有危险!

武店村63岁的老书记邢德和告诉我们,他6年前辞了书记后承包了刘府镇光明村的一座荒山用于植树造林、生产、养殖等。

2013年底,凤阳珍珠水泥厂未经邢德和同意在他的山上进行非法开采石灰石,非法买卖,非法使用爆炸物,并大量砍伐树木和破坏山体植被,严重危及当地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村民们多次向省市县各级政府反应,无人理睬。目前,邢德和承包的山林已被炸的面目全非,整个武店镇刘府镇都笼罩在沙尘带来的死亡阴霾里。

另据了解,王琳琳因通过微博曝光和向当地有关部门投诉举报了“凤阳珍珠水泥厂“严重污染环境的问题,遭到了威胁和恐吓,但她表示绝不退缩,一定要为凤阳百姓讨个说法,她希望媒体和有关部门关注她反映的问题,尽快解决凤阳的环境污染问题。
3

望云和尚(林斌)失踪近百日 福建人权捍卫者们看望其母 其母讲述遭政府欺骗经过

2015年10月12日星期一,本网获悉:10月10日福建人权捍卫者尤锦绪、陆祚钰、熊凤莲、江智安、林依妹、廖俊等人看望了失踪近百日望云和尚(林斌)的母亲。

望云的母亲是一位善良的居士。她谈到望云和尚(林斌)时不禁老泪直流,她向人们讲述了政府“领导”哄骗她的卑劣做法,他们说只要她离开九仙寺,过两天望云就会回家。于是她就离开了九仙寺,日盼夜盼也未见望云回来的踪影!现如今儿子还是不知人在何方。

望云和尚是在“709大抓捕律师事件”中7月10日于四川成都云游期间被不明身份人强行带走,之后据闻关押于天津市河西看守所,至今家属未收到羁押通知书。他所在的九仙禅寺于7月9日就遭到不明身份人查抄,之后一直有人在寺庙看守,劝望云妈妈搬离,望云妈妈坚守至今,还是被强行带走。九仙禅寺是由望云家主要出资修建,属于私有财产,当局没有权利没收。随后8月17日,政府给望云妈妈说:“望云和尚快回来了”,以此为条件哄骗望云妈妈从寺庙搬走。

以下是望云的妈妈口述:

我的儿子望云(林斌),你在何方?

我一直以为,佛门是清净之地;我一直以为,佛门是清修之地;我一直以为,佛门是普渡众生之地;我一直以为,无论孩子犯了什么错,执法机关都应该将孩子的关押地和处理结果告诉他年迈的母亲……

然而,这一切都与我以前的认识不同。

今年的7月11日,有望云的朋友告诉我,望云在四川被抓,被抓的原因是什么?不知道,被抓后关到哪里?不知道。有好心的律师接受了我家的委托,到可能的关押地去寻找,最终也被拒之门外,而且,拒不告知望云因为什么被抓,以及关押到哪里。

我今年将近70了,一生与人为善,年轻时就笃信佛法,相信因果轮回,善人有善报,恶人必定有恶报。一心清修念佛,先后在支提山、九仙峰长期住庙修行近四十年。本以为世间纷扰早已与我无缘,于此清净佛地,接引有缘众生,共成佛道。

然而,这一切都在今年的7月被打破。

我的儿子望云(俗名林斌,法号释性慧)和尚,毫无原因的在四川被捕,有他的朋友告诉我,望云是因为热心公益被抓捕的。我并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但如果是真的,热心公益是犯罪吗?为什么抓捕他?如果这个消息不是真的,那么抓捕他的人为什么不敢将抓捕他的原因,以及关押的地点告诉我们家人?

而且,自我儿子被抓之后,地方“领导”三番五次地前来搜捕我常住的九仙禅寺,并劝我离开这个我修行了近十年的地方。最后,几次三番劝我不成,又强行将我逐出寺院,并骗我过几天望云就回家了!我想,即便是我儿子真的犯了法,为什么对我这个虔心的老居士采取这种做法?难道这个社会已经容不下一个修行之人吗?你们害我孙子(林斌老婆怀孕第一胎六月被计生打胎),害我儿子,现在又来害我!

如今,我的儿子已经失踪快一百天了,作为他的母亲,我得不到一丁点关于他的任何来自政府方面的消息,这使得我昼不得食夜不能寐,整日沉浸在痛苦中,心中的挂念难以言述。思念使得我快速地苍老,疑惑使得我越来越不相信这个世界,到底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快点还我儿子望云和尚(林斌)!

附:望云和尚(林斌)简介

望云和尚简介:法号:释性惠法师(俗家名:林斌),1972年生于福建省宁德市。年少即有慧根。青年时便倾慕佛法,2000年于支提山灵峰寺出家,02年于太姥山平兴寺受具足戒。06年成为宁德市九都镇九仙禅寺主持并出任法人代表。

性惠法师身在佛门,心系社会,常因社会不公而发声呐喊。为抗议宁德地区不顾民众反对强行上马镍合金项目,他独自一人前往市政府门票举牌抗议,坚持半日,在当地造成很大影响。后遭报复,被行政拘留。释放后,性惠法师不暗明志,始终冲在围观第一线,先后声援范木根案,徐春玲强拆案,以及郑州案等,并默默地做了大量工作。

性惠师奉持太虚大师人间佛教正信理念,认为佛教徒应该深入社会,并以正信的佛教改进社会。于善尽心力,于恶不妥协。性惠法师,如此信仰,亦如此践行。
3

年近古稀的骆德惠在成都中级法院被法警打断两根肋骨

成都市新都区龙桥镇青桥村的骆德惠老人,2015年10月9日,在成都市中级法院旁听儿子诉政府行政赔偿案时,因质疑法官故意刁难,被法警打断两根肋骨。

10月9日下午,成都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陈阳诉新都区龙桥镇政府行政赔偿案。庭审前,原告陈阳向法院递交了授权委托书,委托公民罗福元代理诉讼,并向法庭提交了与代理人有工作关系的证明材料,推荐函、工资表、委托员工证明书、缴纳社保的发票以及公司的组织机构代码证等资料。

庭审时,审判长宣磊在审查代理人资格时,以提交的缴纳社保的发票没有盖章为由(实际是盖了章的),说罗福元没有代理资格,要罗福元退出法庭,并拒绝开庭。原告陈阳的母亲骆德惠上前质询审判长,说发票上明明有公章,你们说没有公章,这是故意刁难,要求审判长开庭审案。原告陈阳的爱人林利君也上前质询,双方因此发生争执。突然,法庭冲进了十几个法警和穿便衣的警察,将陈阳的母亲骆德惠和爱人林利君从11法庭拖到6法庭,并一路拳打脚踢。

众人报打110和120,110警察出警后不作笔录,法院不准120将骆德惠老人送进医院。然后,将骆德惠和林利君关在底层的机要室里,开起强冷的空调,两人被冷的瑟瑟发抖。年近古稀的骆德惠老人因患有心脏病,加之被暴打,受强冷空气刺激,昏倒在地。

晚上6点过钟,骆德惠打电话告知原告说他们在机要室,已经冻得快不行了。众人再次报打了110和120,原告陈阳与警察、120医生来到机要室,警察到现场后仍然不作笔录,法院仍然不准120将骆德惠老人送进医院。

法院将事先作好的笔录要陈阳签字,并威胁说:“如果不签,你们三个就一起拘留,下场更惨。”被逼无奈的陈阳只好签字,母亲骆德惠被放了出来,爱人林利君却以打伤了一米八几的法警为由,被拘留10天。

回到家中的陈阳的母亲骆德惠感觉浑身疼痛难忍,支撑不住,来到新都区第二人民医院,经检查,骆德惠老人的第8、9根肋骨被打骨折。
3

无锡支韦忠房屋遭政府非法强拆,怒斥政府是土匪强盗法西斯

015年9月16日上午,无锡市锡山区查桥镇村民支伟忠的房屋遭到锡山区政府强制拆除,支伟忠愤怒绝望地骂无锡政府是土匪强盗法西斯。

据支伟忠介绍,2015年9月16日,无锡市锡山区政府在趁他家人外出之际,对他家500多平方米的房屋进行非法强拆,将他81岁父亲控制安置到一房内。支伟忠夫妻俩回家时,房屋已被夷为平地,房屋内所有物品均被埋压。

支伟忠说,他家的房屋是有土地权和工商营业执照的合法财产,政府要强制他交出土地,但没有依法没收他家的房屋,他认为政府强制拆除他家房屋的行为是违法的,是抢劫行为。

愤怒而绝望的支伟忠对着朋友的摄像机,怒骂无锡政府是土匪强盗法西斯。
视频地址:https://youtu.be/4Nvwh_o03FM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