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芜湖市85岁老人魏声江疑因暴力强征土地致伤医治无果死亡,其子魏明福已被强制释放

芜湖市经济开发区85岁老人魏声江于2015年5月 6日因土地征收、房屋拆迁被施工方殴打致颅骨损伤住院治疗,不幸于2015年10月3日在芜湖市皖南医学院弋矶山医院去世,此前其子民魏明福为父催住院费被于9月22日被当地警方决定拘留10天,于9月26日上午被强制提前释放。

据魏明福女儿魏露反映,她于10月3日下午13时许到弋矶山医院给爷爷送饭,但在监护室门口,护士对她说人快不行了,正在抢救,15时20分许,其父母赶到医院,可此时魏声江已经去世。

此前魏露父亲魏明福因为要求支付魏声江住院医疗费而被当地警方于9月22日以“扰乱单位秩序”案由决定拘留10天,后在9月26日强制释放,当时当地警方出动六七人强行将魏明福抬着送回家。

据魏露反映,当地警方对魏声江死亡一事尚未立案,其理由是死因不明,且没有人证明魏声江被打。而她们一家对警方的做法表示不满,正积极地要求警方刑事立案,追究打人者的刑事责任。魏露称,祖父魏声江、父亲魏明福被施工方打伤时,村民水从务曾报警,警方还要找什么证据才能立案呢?她表示不解!

血性访民林炳兴“阅兵”被拘,老母亲和未成年儿子到检察院要人

当身高只有1米5的福建血性冤民林炳兴,因阅兵前的2015年9月2日在北京被当地公安骗回家关押超过30天后,其老母亲和未成年儿子就开始在福州与福清之间来回奔波,一面乞讨一面到有关部门要求当局释放林炳兴,让其一家人团聚。据悉,在“阅兵”时期一起被骗回地方刑拘的还有福州市晋安区的蒋碧秀。

附:福建冤民林炳兴、蒋碧秀的血泪控诉

林炳兴的控诉:

我名叫林炳兴,我的妻子名叫石立琴,我们夫妇均为福建省福清市人。在遭遇侵害之前,我们一家以开小服装店为生,虽不富裕,但却安居乐业。

我们一家的苦难从一个与公安和黑社会有勾连的恶邻侵害开始——

2002 年10 月15 日,一个名叫柳则娟的恶邻,因怀疑自家违章建筑是我们举报,便怀恨在心,随纠集一帮黑社会,手拿斧头、木棍等作案工具,闯进我们的服装店和家里打砸,造成:我和父母重伤,尤其是我的父亲,险些丧命,其头部被砍裂为7.5 公分,仅抢救费就花去数万元,至今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如此严重的私闯民宅、故意伤害他人、损坏私有财产等一系列违法犯罪行为,有关部门不是依法严惩柳则娟等入侵者,而是将受害者之一的我判刑了事。从此,我们一家被硬生生推向坐牢与伸冤的泥潭……

2009 年10 月30 日,诉求无门又遭福建省检察院官员辱骂“无赖”的妻子石立琴被迫自焚,经抢救后,虽脱离危险,但从此面目全非,落下终身残疾,连两只耳朵几乎都烧没了。

2013 年6 月,诉告无门而又万般无奈的我夜闯美领馆“告洋状”,被再次判刑入狱。随之,我的妻子石立琴,赴京寻找我而被捕入狱至今。2014 年 10 月,出狱后的我再次赴京举牌伸冤,又再次被捕入狱。在这段日子里,我们夫妇二人双双入狱,生死两茫茫。我们三个未成年子女,因灾难深重而多次萌生自杀念头,甚至有一次孩子们已经爬上了镇政府的楼顶,险些丧命。

2014 年12 月3 日被关押了整整一年的妻子石立琴,带着她满身的创伤和她那双残缺的双耳,被司法部门从福清市看守所押到福州市仓山区法院审判,这一场景,让在场的人无不动容。也就在这一天,我妻子石立琴在法庭上作出《最后的陈述》是——“如果判我有罪,我将再次自焚,让世界震惊。”

然而,丧尽天良的法官们根本不把平民百姓的生命尊严和社会公平正义当回事,竟然对我“讨说法”的妻子石立琴进行“秘密审判”——以“寻衅滋事罪”判其有期徒刑两年半。更让人绝望的是:二审法院也以同样的方式——对我的妻子石立琴进行“秘密审判”——维持了这一罪恶的冤判。

尤其让人感到愤恨不已的是:这两级法院的“秘密判决”,居然仅相隔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如此轻率的冤判,如此故意的冤判,如此肆无忌惮的背离司法精神的冤判,让我一家百口莫辩。让我一家欲哭无泪。让我一家完全出离了愤怒!

老天知道,十四年来,我为了伸冤,先后被拘押20 多次,被暴打的次数早已不计其数,而我的身体也每况日下。这些苦,这些难,无以言表,但有苍天作证!

就这样,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政府的胡作非为搞的:妻离子散,轮番坐牢,苦难无边。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遵循习总书记“依法治国”的方针政策,拨乱反正,惩恶扬善,还我一家公道!
而蒋碧秀女士,原有个其乐融融的小康家庭,在福州市晋安区长乐路以东最繁华的地段有一处店铺,是每月向政府纳税的良民。2010年9月26日,福建福州晋安区政府无福州市发改委建设立项,无任何拆迁许可证下,对蒋碧秀不在公告拆迁范围内的店铺进行暴力强拆。晋安区政府原王庄街道书记兼福州市人大代表任孝孜带着黑社会人员,将身孕的女儿赶出家门,把赖以生存自己经营的店铺、住宅以及财产劫空,财产至今下落不明,更没有补偿与安置,一家三代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蒋碧秀的控诉:

本人历来可靠一楼店铺经营得来的收入来维持家庭的生活生计,二楼是一家三代人的居住,店面坐落在商业网点中心。晋安区政府官商勾结,与民争利,霸王条款,强买强卖,蛮不讲法理,利用公权力,抢夺我私有合法的财产。

店面被政府强拆后依法依规在当地各个部门上访无果,后来进京上访也得不到一份合法合理的答复议见书,反而得到了是地方政府官员的打击报复,变相陷害打击报复,屡次被地方政府非法关押地下室、拘留的违法行为。

吴宏福电话:13609506870.
林炳兴家人:15659996773。
3

上海人权捍卫者冯正虎去日本探亲在浦东机场被拦截 “709抓捕律师事件”后已有18位律师及其子女和人权捍卫者被禁止出境

2015年10月6日星期二,本网获悉:上海人权捍卫者冯正虎10月5日欲去日本探亲观光在浦东机场机场被警察拦截阻止出国。理由是:冯正虎出境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这是北京市公安局的口头通知。

此前,冯正虎表示说:“从2010年2月12日回国,至今已有五年多,历经风风雨雨,想做的事做成了,暂且没有成的事需要时间,顺其自然,我也该休息一下,准备10月5日去日本探亲观光,护照、签证、机票都已办妥。”

冯正虎10月5日准备在浦东机场乘中国国航CA919航班于14:15起飞。他上午10:54办理登记手续,托运行李,领取登机牌,确认座位45A。他妻子及朋友陈启勇、童国箐送其出国,在浦东机场上还有两位国保警察跟随。

下午约12:30冯正虎进入浦东机场海关,在浦东出入境检查站被警察请到一边坐着等候,并由两位警察(警号:035697、035697)陪同,其中一人手持微型摄像机悄悄地在摄像,冯正虎告诉那位警察,可以大大方方举起来站在我对面拍,这个录像让领导看得清楚点。

等了好久,一位队长拿着我的护照与登机牌来告诉冯正虎,今天不能出境了,并请冯正虎去办公室谈。他的姓名胡世云,警号034525。冯正虎要求他告知不准出境的原因及法律依据。他对冯正虎说:“是北京公安局的通知,根据《出入境管理法》第12条第5项,你出境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冯正虎要求出示书面通知,胡队长觉得我讲的有道理,答应我再去交涉,直到14:15后飞机起飞了,胡队长回到办公室,他告诉我:他一再争取,但北京市公安局不肯出示书面通知。北京市公安局与上海边防出入境检查站警察没有出示法律规定的文书就不准许我出境,这是违法的,又在瞎折腾,我会依法维权。

冯正虎对胡队长说:“怎么是北京市公安局的通知?我是上海人,北京市公安局也有权管辖吗?难道我出国探亲旅游也会危害国家安全吗?这个国家的安全也太脆弱了。我可以不出境,但北京市公安局也得有个正式的文书,随便来个口头通知,谁认账?接着我的机票还要全额退还,谁来证明?”

冯正虎离开边检站,就在机场里办理退票手续,但航空公司、售票公司都要求冯正虎出示被禁止出境的证明,他们认为:现在是依法治国,既然是政府决定,应当有一个书面的通知,否则谁都说不清,或许有可能是私人借公报复。冯正虎也觉得奇怪,北京市公安局是否有这个通知?他怎么会上了北京市公安局的黑名单?

冯正虎对此并不生气,他表示:“我入境日本的签证还有二个月的有效时间,即使签证过期,再办一个也很容易,等中国政府放心了,再去日本游玩吧。原本我一人去日本几个星期,游山玩水,探亲访友,买点日货,没有想到还有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中国太脆弱,当政者太不自信,我还是留在国内奋发图强吧。”

据本网统计,自2015年7月9日大逮捕律师至今,共有18名律师、其子女及人权捍卫者被限制出境。其中,有10名律师被限制出境: 1张庆方、2梁小军、3蔡瑛、4斯伟江、5李方平、6陈武权、7燕文薪、8葛永喜、9黄思敏、10刘正清。另有8名其他人士:1王宇律师儿子包蒙蒙、2人权捍卫者向莉、3锋锐所某律师的孩子、4李和平律师15岁儿子、5李和平律师5岁女儿、6、NGO工作人员苏楠女士、7范燕琼、8冯正虎。

限制出境正在被中共当局肆意滥用,近期当局针对人权律师及其家人、其他人权捍卫者,广泛使用限制出境这一措施,是对他们进行人权活动的变相惩罚,当局的这一行径严重践踏了公民合法的出境权。
3

天安门地区成“黑五类”禁区,梁桂英老太被截回囚派出所折磨

今年已经68岁的老太十月一日前在北京反映职称被掉包问题,“十一”党国国庆突感身体不适,步行到大栅栏准备购买心脏病与高血压的药品,结果遭到盘查后交南京截访人员,于昨天晚上20点押回到南京迈皋桥派出所,受派出所警察车轮战折磨一晚。

据梁桂英说,自己有心脏病、高血压,在昨天押回的路上一天没有吃饭,到南京市栖霞区公安分局迈皋桥派出所后,被囚禁在派出所的审讯室内,由警察商瑞与另外三个警察轮流审讯,要求交出北京公安的训诫书,要求承认自己作为访民行走天安门地区属于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行为。梁老太被折磨到今天凌晨2点多,商瑞等警察才扔下体弱多病的梁老太一个人在审讯室,各自回家呼呼大睡去了。

梁桂英是怀疑自己职称被顶替而上访,至今已整整28年,期间关押精神病院两次,1996年被以“侵占国家财产”为由构陷判刑7年,后改判2年,2010年劳教一年。

梁桂英电话:13675104278.

山东80后访民盛巧真为奶奶伸冤上访遭报复,家中连续几年被毒死12头牛

2015年10月1日清晨,山东省济宁市嘉祥县疃里镇河西村80后女访民盛巧真,发现自家牛被人毒死,这是她为被害的奶奶(冰棺陈尸家中)伸冤5年,遭打击报复被毒死的第12头牛。

据了解,2006年11月29日,时任河西村支书阮久潮因想霸占盛巧真奶奶的房子,指使自己的儿子闯进盛巧真家打伤了盛巧真的爸爸。当时她们家人报警,公安不作为导致盛巧真家人开始上访。

2010年4月10日,在有政府人员看守严密监控的情况下,盛巧真的奶奶“突然离奇死于家中”,出事后监控的人员全部撤离,由此盛巧真认定奶奶是被害身亡。为了调查真相,盛巧真一家将奶奶陈尸冰棺放在家中至今没有下葬。

盛巧真家地处偏僻的农村,没有其它经济来源,一家人靠养牛为生,农忙时用于耕地,平时作为家庭的主要经济支柱。

自从盛巧真开始上访以来,她家年年不断有牛被人投毒害死,这次已经是第12头了。

盛巧真悲痛万分,发出求助消息称:我现在该怎么办啊!被害的奶奶还在冰棺里躺着,被害的第12头牛又在外面躺着。几年来,我家狗被害死数头,牛草被放火;家中被投毒;被车祸;被绑架;关黑监狱,被毒打进拘留所……,一言难尽啊,电视悲剧都没有这样悲惨的情节,为什么山东这么黑暗,我该怎么办!!

紧急关注:曾遭残暴酷刑折磨的中国著名人权捍卫者高智晟律师再次在陕北老家被当局带走

2015年9月25日星期五,本网获悉:中国著名人权捍卫者高智晟律师24日下午1点多再次在陕北老家被当地警方带走,其所住的大哥家也遭到搜查。本网通过多种渠道,已经无法联系上高智晟律师。目前高智晟律师处于强迫失踪状态。

据分析,高智晟律师这次被警方带走失踪的直接原因是媒体公布了美联社对高智晟律师的采访视频。

美联社称,高智晟在今年早些时候接受了独家专访,但是要求采访内容要几个月后,等到他完成了两本书的手稿并将手稿安全送至海外付梓之时,才能公布。而对于在习近平访美这一敏感时间段公布此采访视频内容,高智晟律师曾表示:他做好了各项准备了。

高智晟律师在接受美联社专访时谈到他所遭受的令人发指的酷刑:他在2010年后再度被捕和关押之后,遭受到被电棍击脸的酷刑,并且被单独囚禁在不通风的囚室长达3年。在被转移到新疆的一个监狱之后,他不再遭受肉体上的长时间折磨,但是他被关在一个没有窗户、不通风的8平米的房间里。当局还在他的囚室安装了一个高音喇叭,向他宣传社会主义价值观长达68周之久

高智晟2014年8月7日获释出狱,但仍然被软禁在家中无法自由行动。高智晟律师的牙齿被打得几乎全部松动,现在只能吃软的流食。

高智晟在接受美联社面对面的采访中说:“每次我们从监狱里活着出来,对我们的对手来说都是一次失败。”

对于长期遭受酷刑折磨的高智晟律师的境况,本网高度关注,同时,呼吁国际社会积极行动起来,为高智晟律师的人身安危与自由继续进行不懈的努力。

上海人权捍卫者探望遭公权力入室抢劫财物、霸占房屋的丁菊英夫妇

2015年9月29日,上海人权捍卫者丁菊英因本月22日遭公权力入室抢劫财物、霸占房屋。造成生活困难,丁菊英今向民政部写信求助,希望得到关心照顾。

9月28日,上海人权捍卫者刘国芳、韩素芳、杨秀婷、卫佩芳、杨银莲、蔡孝敏再次到上海市浦东公安分局王港派出所看望被驱出家门已一个星期的上海人权捍卫者丁菊英和丈夫倪明其。大家在派出所大门口拉“中秋佳节月圆家不圆”的横幅表示声援在和谐社会无家可归的近70高龄的丁菊英老夫妻、丁菊英手举“冤”字跪在中间。

上海人权捍卫者丁德元、申琴芳、蔡晓红、唐建中、高文婻、金妹珍、颜秀兰、颜秀英、徐佩玲、石萍、俞忠欢得知了丁菊英家的遭遇表示同情也前来关心问候。

丁菊英气愤地透露:“房屋被侵占,现在我一无所有,我向上海市浦东公安分局王港派出所报警,立案侦查己经足足7天了,直到现在还沒有侦查结果。22日报案后,有接报民警请示领导安排丁菊英在未破案之前居住在王港派出所的活动室里。7天了未破案,不但未破案反而天天被骚扰。

在9月27日早上8、30分左右王港派出所副所长朱军警号:012441,电话:13386285876又态度恶劣地把好心人送给我的日用品扔到派出所门外。我坚持原则、坚持抗争后012441才指挥协管员把我的被子等日用品重新搬回到派出所活动室里”。

本网持续关注丁菊英夫妇的情况

丁菊英电话:13248010520
丁德元:18721388935,
申琴芳:18964199037、
卫佩芳:15o21714166、
蔡晓红:18321818003、
杨秀婷:13661998059、
唐建中:13386167157、
高文婻:15801842268、
金妹珍:13162146986
杨银莲:15800310649、
颜兰英、颜秀英:18916134088、
徐佩玲:18124139381、
石萍:18221532679、
刘国芳:18016317498
韩素芳:13788947491、
俞忠欢:02152130239。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