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访民陈洪琴被拖出拘留所(图)

5月10日下午4点多钟,上海访民孙洪琴被闸北区芷江西路警所警号033325的警察使用暴力从上海市拘留所床上一路拖到大门口扔下,口里不停地骂:“对你太客气了,看以后怎么对你。”孙洪琴被拖到拘留所门口已四肢发麻,打出电话求助时,声音微弱断断续续:“我被警号033325从拘留所床上拖到拘留所大门外面,我现在被扔在门口,我无家可归,我的人身得不到保障,请求媒体和各界正义人士关注”。
4月27日北京警察发现孙洪琴是访民,就把她抓到久敬庄受冻挨饿关押一晚。第二天释放后孙洪琴欲去公安部讨说法,又遭到北京警察拦截,送马家楼黑监狱关押。随后由上海驻京办把她从马家楼接出,被谴送回上海后,被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为由行政拘留10天。
2000年单位领导污辱孙洪琴的人格,孙洪琴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的权利,她依仗《宪法》、《妇女权益保障法》等有关法律向法院提起诉讼,遭到闸北区法院做假材料枉法裁判。上海市长宁区法院从2004年至今冻结孙洪琴唯一生活来源——养老金。她在这9年里靠乞讨度日。
2010年孙洪琴拥有土地使用权的私房又遭到贱价强征,使她不仅衣食无着,更居无定所。
孙洪琴捍卫人权长达13年之久,从2007年至今连续不断遭到打击报复,这次已经第9次被拘留。今年已经第3次被拘留,元旦下午3时左右,孙洪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乞讨时被天安门分局警察抓,关黑监狱后,回到上海被行政拘留10日。3月5日去人民大会堂欲向两会代表提议,被北京警察抓,被谴送回上海行政拘留10日。孙洪琴表示自己会坚持依法维权,希望媒体和社会各界人士关注她的处境。
孙洪琴电话:18939958679

安徽张兵环境维权被撤回公诉后,十个月无公正结果

安徽省庐江县龙桥镇农民张兵,因安徽新中远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严重环境污染维权被庐江县检察院以涉嫌敲诈勒索罪提起公诉,最终两次判刑二年,缓刑三年,被合肥市中级法院两次发回重审,庐江县检察院只得撤回起诉,并获庐江县法院2012年7月17日以(2012)年庐江刑初字第00199号刑事裁定书,裁定书裁定准许公诉机关庐江县检察院撤诉 。庐江县检察院则将案件退回庐江县公安局补充侦查,迄今已经有十个月之久,无任何结论,张兵多次到庐江县人民检察院、庐江县公安局询问案件结果,却始终被以“快了”相敷衍。对此,张兵感觉非常的无奈,其有罪无罪就不能有个明确的结论吗?其因环境污染而向媒体投诉,向政府反映就会涉嫌敲诈勒索罪吗?
因为张兵被庐江县检察院以涉嫌敲诈勒索罪被提起公诉一案,根据先刑后民的诉讼原则,庐江县法院于2012年6月裁定中止审理,自2012年7月17日撤回公诉后,张兵就多次向庐江县法院提出恢复民事诉讼审理,张兵并向法院提出由有资质的评估单位对其污染损失进行评估,但被新中远公司代表陶伟拒绝。目前案件没有任何进展。
张兵认为国家有《环境保护法》,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可自己作为环境污染的受害者,从2009年7月遭遇重大污染,为讨个说法,不仅没有获得民事赔偿,反而被庐江县公安局、庐江县人民检察院、庐江县人民法院刑拘、提起公诉、判刑,所幸获得媒体关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两次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最终庐江县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可案件迄今没有结论,难道庐江县公安局就这么一直补充侦查下去?难道民事诉讼案件就这样一直没有进展?就此,张兵希望包括维权网在内的新闻媒体继续予以关注,为环境污染受害者说公道话!
本网相关报道:安徽庐江县张兵污染维权被追究刑事责任案检察院撤诉

陈光诚兄长:“地道农民也成了转世党”(组图)

陈光诚及兄长
陈光诚之兄陈光福

旅美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之兄陈光福继4月中旬起持续受到不明骚扰,昨日暴力升级,陈光福遭两名不明男子殴打受伤。与此同时,他对外发布信息的微博账户遭删除,无奈地成为微博“转世党”。

旅美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兄长陈光福对外界表示,他5月9日在离家3公里的国道上遭一辆无牌车辆跟踪,此后被截停并遭到殴打,打人者还砸坏陈光福的电动车档板。事发地点位于陈光福所在的沂南县邻县蒙阴县垛庄镇派出所附近。陈光福报警后在做笔录时,发现打人者的车辆就在大门外观望,其后继续跟踪报警后回家的陈光福。

陈光福近期将遭遇不断发至新浪微博,5月8日他发出:“始于4月18号的持续骚扰还在继续。本人十次报警无果。决定去北京讨个说法,相信北京有青天。从此走上上访路,从此走上维权路。堂堂共产党的天下,难道容忍土匪恶势力横行?难道就没有我一家人的活路”?就在他遭不明人士殴打的当日,微博也遭删号。

德国之声早前曾报道,从4月18日起,陈光诚家人便发布消息称:全家人几乎每天都处在不明骚扰和威胁中;家中多次在深夜被扔石块、啤酒瓶、死鸡、死鸭等;村中还出现很多攻击陈家为汉奸的传单;陈光福和陈母家中自留地的秧苗和树苗被拔掉;陈光诚四哥的车胎数次被扎;正在系狱的陈光诚侄子陈克贵的女儿在幼儿园受到当地计生部门人员威胁等。陈光福早前也透露,他曾先后超过10次报警而无果,他确信不明攻击与政府打压有密切的关系,其目的在于以家人为人质阻止陈光诚在国际上发声。

陈光诚及兄长
4月份陈光诚访问德国不会向中国当局挟持家人作人质以阻止他发声的作法妥协

“镇政府说光诚是典型的汉奸”

陈光福向德国之声表示,被殴打后出现头晕、恶心和浑身疼痛症状,家人不敢让他出门,怕再遭黑手。他认为,时至今日,不明身份者的骚扰、袭击、警方迟迟不予处理等都可以建立一个完整的链条,而链条的另一端就攥在当地政府手中。

陈光福向德国之声表示,4月18日时,他所在的双堠镇党委召集党员干部和联防队员会议,事后当地联防队员为能和地方官员一同参加会议感到“兴奋”,向其他村民“炫耀”时透露了会议内容:“是在4月18号,在这个会议上,他们讲了光诚,第一个是说光诚提了40多个官员的黑名单;第二是说光诚要去台湾,支持台湾搞独立,说他是典型的汉奸;第三说是他还要去西藏,支持西藏独立,我相信不止这些内容,应该对光诚的家人如何打压还做了部署。”

“你们做了,我说说还不行吗?”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5月10日早上透过推特表示,有热心网友帮助陈光福重新注册微博账号,他在安慰陈光福时,陈光福回复:”万没想到土里吧唧的农民也会成为转世党”。

陈光福表示转世后发出的第一条信息就是:“我一个土里吧唧的农民,从来不敢有过激的言论,只是把别人做的事情说了一下,这也有错吗?人在做天在看,你既然做了,我说说也不行吗?”

目前陈光福一家的处境引发网友关注,一些网友表示既然警方不积极保护公民生命安全,只能尝试私力救济方式,有网友推出“悬红征殴打陈光福凶手”线索行动。为保证陈光福及时对外发布信息及免遭删除,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及其他网友将陈光福转世后的微博“搬运”到墙外推特上。

江苏邵允黎新华门撒传单被拘留(图)

5月8日,江苏上访维权人士邵允黎在北京新华门-中南海一带撒传单时,被府右街派出所拘留。
邵允黎的儿子是某高校的大学生,因与同窗女友同居被以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半入狱。为了给儿子讨回公道邵允黎走了九个年头的上访维权之路。其中被多次拘留,被黑监狱。邵允黎认为,案件存在诸多违法之处:
一、本案程序违法:1、被告没有收到公安机关立案通知书;2、严重超期关押。2004年6月19日我儿被南京公安警察在旅社抓走到2005年4月15日南京鼓楼区法院一审判三年半;3、法院开庭原告、证人都没有到庭当庭质证的情况下就判了强奸罪。
二、江苏省南京一审二审法院对本案定性错误。早在1984年4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当前办理强奸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诺干问题的解答。法研字第7号第三条。1、把强奸同未婚男女在恋爱过程中自愿发生的不正当性行为加以区别……2、把强奸与通奸加以区别……本案有情书、人流证明作证。
三、本案定罪量刑的事实没有证据证明庭审中原告告被告暴力强奸4次,未出示暴力法医伤情鉴定结论来证明,法律是讲证据的。

邵允黎曾于2011年3月13日在天安门游玩,被以非法上访为由被常熟地方政府行政拘留我13天,期间被带手铐脚镣。
由于无法联系到邵允黎本人,她被行政拘留的依据和拘留期限、目前被关押何处尚不明确。

湖南著名维权人士谢福林狱中病重送医

本网信息员从湖南维权人士处获悉,湖南长沙著名维权人士、中国泛蓝联盟成员谢福林因在狱中病重,于本月8日上午被所关押的长沙监狱送往长康医院治疗。

谢福林妻子金焰女士表示,谢福林目前病情很重,高血压引起脑溢血症状,眼球血管破裂,无法进食,已经三四天没有进食。

长沙监狱方面对谢福林讲,给其保外就医,但是遭到谢福林拒绝,谢福林表示其是遭政治迫害,是冤案,必须要一个说法,否则就算死在监狱,也不会顶个刑事罪名的保外就医。

金焰女士另外表示,监狱在这个时候希望给谢福林保外就医是因为看到他病重,随时可能出现不测,监狱方面不想谢福林死在监狱里,也不想去承担这个责任,所以才在这个时候给谢福林保外就医。

金焰女士呼吁关注谢福林所遭受的迫害,也希望长沙当局能够及时纠正这起冤假错案,有一个公正的重审结果,还谢福林一个公道。

希望各位关注人权、民主事业的朋友能够给予声援!

金焰女士电话:13637499975

因劳动纠纷,深圳数百名工人罢工抗议(图)

5月7日上午,深圳市宝安压石岩街道北环路迪威信制品厂因工厂搬迁前,公司未给工人工龄补偿及拒绝支付留下员工的补偿金,导致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产生纠纷,工厂私自搬运机器,引起工人不满,数百名工人开始罢工阻止。直到晚上十点多钟,厂方负责人在政府工作人员面前答应会和工人代表协商解决。
5月8日早晨7点左右,迪威信制品厂的数百名工人陆续赶来集聚在厂门口等待厂方回应处理结果。工人们在微微细雨中等待了两个小时,却也不见厂方有关负责人出面回应。厂方无视不作为的行为激情了数百工人内心愤怒的情绪,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数百名工人开始聚集到迪威信厂办公楼门前继续抗议罢工,并打出“无良老板还偷搬迁,还我血汗钱,还我养老钱。”的标语,同时高声喊出标语诉求口号。
但是几个小时过去了,仍不见厂方领导出面协商。在罢工现场,有位工人因情绪激动心脏病复发,后工友及时拨打120,才被送往医院救治。


五四蓉城维权 警方打压异议人士(图)


成都女作家上官乱 (64天网图片)

四川成都警方继续打压据称跟5月4日抗议PX项目有关的人士。网名上官乱的成都知名女作家5月5日早晨被警方带到派出所。她在派出所对美国之音说,警察一直问她是否发过跟PX石化项目相关的微博。观察人士相信,成都警方拘押上官乱跟5月4日被压制的成都抗议活动有直接关系。

*成都‘上官乱’被警方带走*

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5月5日发消息说,当天早晨8点左右,女作家上官乱(本名凌怡)被多名警察带走,关押在成都市芳草街派出所。

上官乱自称是80年代刁民,民主自由斗士。网络有关她的介绍不多,但从谷歌可以查到的资料看出,上官乱多年来一直关注中国的民主、人权、藏人遭遇等敏感话题。她也因此不止一次被抄家带走。据香港维权网说,2011年以来,上官乱因声援被监禁的异议人士刘贤斌和参与茉莉花行动被传唤,被喝茶,为此还失去工作。

*黄琦:上官一贯热心公益事业*

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黄琦对上官乱的印象是,她是西南地区文笔最厉害的人之一,长期关注公益及民间维权。黄琦认为,这次上官乱被带到派出所,跟4日被压制的抗议PX石化项目有关。

*上官:被拘没有任何手续*

美国之音5月5日拨通上官乱的手机,正在成都芳草街派出所的她告诉记者,从早上7点半被警察带出家门到现在,警察唯一想知道的就是她是否发过跟石化项目有关的信息。

“(记者:请问是上官乱女士吗?)对。(记者:您好。我是美国之音记者。您现在还在派出所吗?)对。(记者:把您扣在派出所有没有书面的证明给您?)没有,任何(书面的东西)没有。出来时我问过,我说有手续吗。就直接说没有,应该是高新区的国保。(记者:把您拘了这么长时间,跟昨天成都被压制的行动有关系吗?您觉得)我不知道,但是今天一直有警察在问我,有没有发关于石化的(信息),我说,我完全不知道。我连信息都没有看过。”

上官乱从早晨被带到派出所,到跟记者通话,大约近12个小时,一直没有吃过饭。她告诉记者,吃不没吃饭,这根本不是警方关心的。上官乱的声音听上去非常疲累。

上官乱还说,上午在派出所发了一条微博,告诉网友自己的去向。被警察要求立刻删除。

*芳草街派出所:不清楚上官乱的事*

美国之音拨打了芳草街派出所电话,想知道什么时候放上官乱,接电话的警员说,这是报警电话,他不清楚上官乱的事,随即挂断了电话。

*黄琦:警方打压异议人士适得其反*

黄琦认为,成都警方这次借压制市民抗议PX石化项目,同时打压异议人士,实际起到了让社会广泛了解他们的作用。

黄琦说: “成都警方其实是挺笨的。把这批异议人士全部推向了社会,实际上起到了‘负面’的作用。千万民众才得以知道还有这么一批人,为了大家共同的利益,而不惜冒着当局严酷打压的风险,进行抗争。实际起到了这样的作用,当局是挺笨的。”

上官乱被警方关押的消息引起很多网友的关注。推特网友※范强※法特姗瑟希蒲※ ‏@fightcensorship  问,为何警察要拘留上官?难道只是让她删除以前的推文?还是因为她煽动人们上街抗议那个不受欢迎的化工项目?或者纯粹是一个拖延战术,不让她发推,等待事情告一段落?

*天网义工蒲飞突被房东赶走*

5月4日有至少20人被成都警方控制,但后来被陆续恢复自由,其中包括天网人权事务中心义工蒲飞。不过,蒲飞北京时间5月5日晚上发推文说 ,房东突然要求他搬出现在的住所。蒲飞正在搬家。

*最新消息:上官乱获释 昏倒在派出所*

记者截稿前从天网人权中心获悉,北京时间5月5日晚10点56分,接蒲飞电话,上官乱获释,昏倒派出所。

上官乱于北京时间5月5日晚11点40分发推文说:“短暂晕厥已苏醒并被亲属从派出所接离。再次感谢大家。”

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被警方抓入派出所中

今天(5月4日)中午,四川民主维权人士陈云飞刚刚回到成都后,就被当地警方带走,现被送到郫县古城派出所中,与外界失去联系。

陈云飞于上月底前往江苏苏州祭奠林昭,随后到浙江杭州探望系狱政治犯朱虞夫并向浙江司法厅提起要求改善朱虞夫狱中待遇的公民监督函。于5月2日晚上乘车离开杭州。5月4日火车进入四川地界后,快到成都时的早上7点多钟,陈云飞忽然发现有乘警带着两名警察在他前面晃荡,显然在观察他的情况。于是陈云飞给朋友发出了:刚火车上乘警带着两警察在我面前晃荡,估计下火车会控制我。我9点到站,保持联系。

早上9点零5分后,陈云飞又给朋友发出:下火车,平安,保持联系。

原以为不会有什么情况了。结果到上午10点30分,陈云飞在成都离九眼桥1.5公里处的一个小饭店中,被警察前去带走。到中午12点半已经被警察带到了郫县古城派出所中。

随后本网信息员拨打陈云飞先生电话,显示已经关机。希望外界关注!

五公民杭州举牌促官公布财产遭驱逐(图)

举牌要求官员公布财产
2013年5月1日,杨林、徐琳、陈建雄等维权人士,于上海人民广场地铁站打出横幅,并向民众演讲,宣传人权及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意义,吸引途人观看。

五名到杭州举牌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维权人士,遭当局带走问话后驱逐离杭。有参与者指出,警方出动三十名警员包围宾馆抓捕。

来自广东和上海五名维权人士,包括孙德胜、徐琳、杨林等,连日在江苏省多个市内奔走,向民众宣扬人权及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周四,于杭州市还未开展相关工作,他们就遭到当地国保带到派出所问话。

其中有被带走的上海维权访民张皖荷,周五接受本台问时指,她刚离开派出所,由国保送到火车站遣返途中。她指,他们一行人周四由上海转到杭州后,相约当地维权律师王成及杭州民主党成员见面,而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亦参与其中。她说,不排除会面一事走漏了风声,国保一直在会面地点监视跟踪。当张皖荷、杨林等人返回宾馆后,即遭近三十名警员包围,其后带返派出所通宵问话。

张晥荷说:我们是昨天才到杭州,没多久就发现有人跟踪我们,可能是我们见的人敏感吧,警方有点过度紧张。来捉我们的警方有二三十人,他们问我到杭州进行活动,有否联络甚么人。

其后本台联络到正遭驱逐离市的杨林。他指和另外三个人正由国保送往厦门途中。他指,周四晚被国保带到派出所问话,共做了数次笔录,主要是质问他到杭州目的并与甚么人见面。杨林指,他们自上月底,已在上海、苏州等地举牌拉横额。杨林相信,杭州警方担心参与举牌的人数将越来越多。

他说:对,就是造成他们的恐慌,哗,你们那来那么多人。其实他们自己添自己麻烦,我们只是来这边和朋友见见面,认识一下。我们举牌是全国性的,先去厦门、湖南、江西、山东等,全国性的去做,形成一个力量。

有传被杭州国保带走的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接受本台问时指,他并非参与举牌活动,因关心朱虞夫狱中长期抱恙,所以日前到当地为其家人提供法律协助。由于得悉杨林等人到达杭州,所以才相约周四见面。但会见后即被警方在路上拦截问话。

唐荆陵:我决定在食饭的宾馆入住,警方就送我过去然后撤退了。可是警方有翻查我们的东西。今早我去我的车上一看,看到行李都被人翻得乱七八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