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维权访民祝贺“中国保障人权律师服务团”成立(图)

9月13日中国维权律师王成、唐吉田、江天勇发起的“中国保障人权律师服务团”成立。来自各地的维权访民,得知这一消息后自发的聚到一起,举牌支持此团队成立。维权访民们说:中国保障人权律师服务团的成立让我们看到了光明,给我们带来了希望,鼓舞了我们维权的士气。大家支持并祝贺中国保障人权律师服务团的成立。
在场的维权访民说:“我们深知维权的艰难,钱云会、王德兰等人之死,让我们看到的是,我们走的是一条血淋淋的维权之路。我们走在这条路上被当局打压、迫害,被拘留、劳教、判刑。正像维权律师所说‘当下的中国又到了一个或重大进步或重大退步的关键十字路口’。特别是3月31日以来,大批维权人士,维权访民无故被当局抓捕。在我们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中国保障人权律师服务团成立了。面对打压,维权律师为因行使公民权利而被拘捕审判的维权人士提供法律服务,他们敢于担当的精神,激励着我们为争取民主、人权而奋斗。
各地的上访维权者,很多人都因为维权而被拘留、关黑监狱、甚至逮捕判刑。在人权遭到严重侵害时,往往是求助无门。大家说,我们需要维权律师的鼎力相助。
维权人士许乃来、何斌等20余人,因5月25日去美国使馆,向美国“飓风”的灾民捐款而被逮捕的案件,“中国保障人权律师服务团”的律师已经接受委托,代理这起案件。在此何斌的家属徐彩虹向代理律师表示感谢!访民们对维权律师表示深深的敬意!
参加活动是有:湖北徐彩虹,河南李玉凤、王金兰、江帆、王苗苗、胡醒爱,天津郑建慧,河北赵敏、刘敏杰、段淑兰、侯淑芝、朱建红、张朋周、邸香玉,吉林王义、刘庆恩、赵云侠、邓志波、王玉波、张继新,辽宁赵广军、王素娥,黑龙江吕双丽、于丽华、初东方,山西冯秀燕等人。

三亚城郊法院包庇公安,剥夺市民信息公开知情权(图)

海南三亚商人何剑明先生向本网信息员控诉:2013年9月29日,他收到三亚市城郊法院的行政诉讼裁定,以何先生的起诉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一项规定,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范围而裁定驳回,第一项规定是:因申请内容不明确,行政机关要求申请人作出更改、补充且对申请人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告知行为;

据何先生介绍:他是依法要求城郊法院确认三亚市公安局于6月17日作出原告于6月28日才收到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补正通知书(2013年)第1号违法。其含义是,三亚市公安局超过了信息公开的法定时间,侵害了何剑明的合法权益,三亚市公安局本应作出是否公开其所保留信息的答复,却以“补正通知”来忽悠何剑明先生,且何剑明于6月28日才收到“补正通知”而补正通知载明的补正截止日期却是6月27日,也就是说,何剑明收到“补正通知”后已经超过了补正截止日期,这无疑是故意剥夺上诉人的知情权。
他并非针对补正通知进行行政诉讼,因此,一审法院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一项来裁定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案件受理范围,明显是故意包庇公安的不作为行为。
何先生说:如果要他补正,三亚市公安局应当在5月14日收到他的信息公开申请后,依照信息公开条例所规定的15个工作日内作出“补正通知”。三亚市公安局5月14日收到信息公开申请,2013年6月4日晚上20点20分59秒才寄出“延期通知”而且是用的不符合法律规定的“顺丰快递”进行邮寄,即便排除这个顺丰快递的非法性,也已经超过了法定的15个工作日,因为所谓工作日,就不包括休息时间,而三亚市公安局信息公开办公室的正常工作时间是网上20点以后吗?所以,其发出延期通知的时间已经超过了15个工作日。
而且,此时却没有通知他需要补正,而到了延期时间即将结束时的6月17日,才作出一份他根本无法履行的“补正通知”此时,所谓的延期的15个工作日也已经即将届满,明显是故意设置陷阱,这无疑是故意剥夺他的政府信息知情权。
再者,此时发出延期通知,却又于6月17日作出补正通知,这明显有违常理,既然前面的15个工作日内都没有发现需要补正,此时延期的时间也即将截止,才作出补正通知,并且,18日发出,28日才送达,而且送达时信封还撕破了,明显更换过内容。这在一审庭审中他已经充分指出。
根据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行政机关收到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能够当场答复的,应当当场予以答复。行政机关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如需延长答复期限的,应当经政府信息公开工作机构负责人同意,并告知申请人,延长答复的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个工作日。
三亚市公安局在5月14日就已经收到了何剑明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6月17日才作出补正通知,并且故意拖过了通知的补正期限才送达给他,已经严重违法,同时也不符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24条之规定,如果三亚市公安局要通知补正,应当在前15个工作日内就作出,而三亚市公安局却只是作出了延期通知,并未要去何剑明补正,明显故意刁难何先生。